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航空航天港 门户 查看主题

东风五号洲际导弹系列

发布者: shh | 发布时间: 2010-1-2 17:02| 查看数: 50740| 评论数: 292|帖子模式

对本站感兴趣的话,马上注册成为会员吧,我们将为你提供更专业的资讯和服务,欢迎您的加入!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摘自第二炮兵政治部编《辉煌年代:回顾在改革开放中发展前进的第二炮兵》第246~254页

改进某大型号导弹纪实
杨桓

    上世纪90年代,我离开工作岗位两年后,欣闻某大型号导弹的改进工作经历了漫长而曲折的过程,终于试验定型成功,心中感慨万千。因为,这标志着我国从此真正脐身于拥有洲际战略导弹的国家。回想我几十年的军旅生涯,曾参与过多种型号导弹和卫星的研制、试验和训练发射,唯有这种大型号导弹的改进工作遇到的曲折和困难最多,印象特别深刻。从一定意义上讲,该大型号导弹改进试验定型成功,实现了我多年的凤愿,圆了我数十年的梦想,放下了长期积存在心头的一桩心事,一种不同寻常的兴奋和快慰,油然而生。

某大型号导弹的研制成功与遗憾

    说到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的研制过程,不能不先说说它的前身——某大型号导弹。因为“改进型”导弹是由前者改进完善而成的。从严格意义上讲,今天我们所说的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也就是最初设计的某大型号导弹。只是在研制过程中被分成了两步。第一步称为某大型号导弹,第二步则被后人重新命名为“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
    某大型号导弹,是继1964年中国自行研制的第一代近中程导弹首次飞行试验成功后,开始预研的。“文革”前,周恩来总理亲自主持第十一次专委会议,从当时的国际形势和国家安全战略的长远需要出发,决定研制某大型号战略导弹武器系统。
    以当时确定的战术技术指标来看,该大型号导弹显然应当是一种名副其实的洲际导弹,如果能如期达到设计·要求,将意味着中国拥有与世界上几个核大国平起平坐的战略威慑力量。因此可以说,这个决定是一个大幅增强国防力量、提升国际地位、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决定,是一个标志着中国从此步入研制洲际战略武器时代的重大决定。
    当时,我在国防科工委某部队地地导弹部工作。听说这个消息后,倍受鼓舞。为了预先掌握这种新型号导弹的知识技术,提前做好靶场飞行试验准备工作,作为最早接触该型号导弹的试验基地的一员,我曾多次被派住研制单位学习进修,从此就与大型号导弹结下了不解之缘。
    大型号导弹的研制工作,以当时的七机部所属的某研究院为主,动员了七机部全部和国家各有关单位的力量,堪称在全国“一路绿灯”。研制初期阶段,工作进展很快,几年后进行了第一枚导弹飞行试验,基本获得成功。后又经过多发低弹道、高弹道、全程弹道以及多种型号的卫星轨道飞行试验,成功率较高。证明理论方案是正确的,系统匹配是协调的,精度和可靠性也经过多次飞行试验的检验,不断改进和完善,除射程之外,基本都达到了设计指标的要求。但是,受当时总体技术水平的限制和不同时期国际国内形势的干扰和影响,该大型号导弹从开始研制到定型装备部队,用了数十年时间,真可谓是一个漫长的岁月。最让我们感到遗憾的是,它未能按照中央批准的设计指标完成定型。这对于每一个为该型号导弹设计研制付出过艰辛、才智、心血与汗水,了解研制实情的同志来说,是一个难以接受的现实,留在他们心中的是始终抹不掉的遗憾和不安。究竟为什么,使研制者们中途改变初衷呢?原因虽然是多方面的,但仍可归结为技术水平和“形势”两个方面。从技术层面上看,主要是再入大气层飞行段的烧蚀问题当时未能解决。该型号导弹进行全程飞行试验之前,设计人员对这个问题是有争议的,一些同志担心风险太大,提出并坚持要分两步走的方案,得到了主管部门和决策高层的更多关注。从国际国内形势看,一是受国内“文革”的干扰,二是中美关系改善后,我国政治、军事、外交战略指导思想发生了某些变化。基于上述原因,中央最终采纳了该大型号导弹研制分两步走的方案。经毛泽东主席圈阅,对该型号导弹第一步射程指标进行了修订。现在回忆起来,可以想象,毛主席他老人家在圈阅这份历史文件的时候,手中之笔该是多么沉重,心中又会生出怎样的无奈与遗憾!
    某大型号导弹研制定型就此被“腰斩”,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许多该型号导弹的初创者们,终未看到它的诞生,带着终生遗憾走了。完成该大型号导弹第二步的研制定型任务,历史性地留给了后人。

    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项目的提出

    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这个项目,就二炮范围来讲,最初是由第一研究所的同志正式提出的。
    本来,某大型号导弹试验定型后,继续完成中央早已确定的第二步增加射程的洲际导弹,即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应是顺理成章的事。但由于当时军队建设指导思想已经实行战略转变,由立足于“早打、大打、打核战争”,转变到和平时期现代化建设上来,一些同志对我们发展洲际导弹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产生了疑问。有的认为,搞射程那么远的武器,打击目标不明确。有的认为,要搞就搞第二代先进导弹,目前这种型号已经落后,花钱搞增程是白浪费。还有的感到国家的方针是集中财力搞经济建设,这是中心和大局,给军队发展武器的经费十分有限,等等。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的研制工作,正是在这样一种大的环境背景下,被“不合时宜”地提了出来。也许正是因为它“不合时宜”,才注定它的诞生,必将是一个曲折而漫长的历程。
    80年代中期,在一次研究武器发展会议上,二炮科研人员正式提出了某大型号导弹改进增程的问题。他们的意见引起了与会同志的重视和共鸣,一致认为,这个意见反映了二炮领导、机关、部队和广大技术人员的共同心愿,同时也表达了研制单位的愿望。这可以从后来长达数年的时间里,二炮上下始终坚持不懈,努力推动,研制单位积极配合,密切协作,终于使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胜利定型的事实来说明。当该大型号导弹要发展成为“改进型”的建议正式作为二炮意见上报后,上级有关部门的答复是,二炮“七五”期间的武器装备研制经费早已定位,再增加经费不可能。这样,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的研制工作就变成了“无米之炊”,只能耐心等待时机。
    在这种情况下,我感到,二炮作为使用单位,要想推动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的立项和研制工作,必须首先在二炮内部统一思想,下定决心,搞好协调,形成合力。这个想法,得到了李旭阁司令员、刘立封政委的支持。二炮多次召开常委会和办公会,重点就研制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的必要性重要性,以及如何落实军委答复等问题,结合二炮战略武器发展实际,进行深入的分析讨论,逐步达成了共识。大家认为,二炮作为中国的战略导弹部队,尽早装备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十分心要,它不仅在军事上可以填补中国洲际导弹的空白,成为在本世纪内乃至下个世纪初中国战略威慑力量的重要文柱,也有益于在政治上确立我国“大三角”战略地位,增强平衡世界战略格局的法码。同志们进一步从经济上进行分析,一致感到,我国为研制某大型号导弹已经投入了大量人力、财力、物力,二炮担负战备任务以来,在某大型号导弹阵地建设、部队建设和装备购置等方面的投资也十分巨大。如果拿到这种大型号导弹就此止步,不再发展,就成为“得不偿失”,是很大的浪费。相反,如果再少花点钱改进和增程,既可使我国拥有真正意义的洲际战略导弹,经济上也更合算。至于第二代洲际导弹的研制,周期会很长,难以解决二炮目前之急需。李旭阁司令员幽默地指出,如果不对某大型号导弹加紧进行完善和改进,二炮的战略武器就可能出现断档,我这个二炮司令员可就真的要变成“空军”司令了。同时,从军委的批复看,对某大型号导弹性能战标的完善和改进是同意的,只是暂时无经费支持。我们贯彻执行军委指示,必须采取积极主动的精神,无论工作多艰巨,困难有多大,都要竭尽全力,千方百计促使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尽快上马,尽早定型,尽快装备部队,以改变二炮战略武器面临的严重局面。
    会议还要求,技术人员首先提出技术可行性的论证报告,这是启动研制工作的先决条件。各级要多汇报,多请示,多宣传,争取上级领导和机关更多地了解二炮武器装备的实际情况,更多地理解二炮的困难和问题,以求得更多地关注和支持。要多方筹措经费,不能只把眼睛盯着上面,甚至可以考虑把上级拨给二炮的装备购置费、维修费和研制费捆起来使用。要精打细算,把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研制费控制在最低限度。根据会议精神,二炮上下动员,团结一致,业务部门与研制单位紧密配合,积极开展各项研究、论证、协调等工作。

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的技术可行性

根据会议精神,我们与航天部商定,二炮对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提出战术技术指标要求,研制单位加紧对该型号导弹需要改进、完善的主要项目,以及改进型导弹的总体技术方案,进行技术可行性的全面论证,于当年得出了初步结论。
    (一)射程能力。根据某大型号导弹飞行试验推进剂剩余量实测值统计计算,如果对发动机加注方案采取改进措施,它的实际射程完全可以达到设计要求。
    (二)命中精度。在总结某大型号导弹研制和飞行试验经验教训的基础上,进行了大量分析和试验工作,并提出提高射击精度的各种办法和措施,经过误差分析分配计算,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的命中精度、射击密集度可以达到战标要求。
    (三)可靠性。在某大型号导弹评定的可靠性基础上,加上卫星运载的多次飞行试验,对暴露的问题加以改进,使各项可靠性指标的分配更加合理,改进型导弹的可靠性预期指标,将比某大型号导弹适当提高。
    (四)作战使用性能。这是使用部队最关心的问题,也是提高战斗力的重要一环。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和设计、使用单位的重视,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的使用性能,将会比原型号导弹有明显提高。特别是拟对自控系统、控制系统和安全系统采用卡马克测试技术,使操作更趋简化、准确,既减少了操作错误的几率,又可缩短发射准备时间。
    (五)关于弹头的防热问题。这是某大型号导弹未能一步达到设计要求的主要技术因素之一。由于再人大气层飞行段的烧蚀量,地面设备无法检验,必须经过实际飞行试验才能计算。从多次全程飞行试验的结果看,实际烧蚀量远低于理论设计的厚度,说明原射程设计的烧蚀量基本是正确的,加之试验后技术人员对烧蚀量认识的深化,并在飞行程序上采取相应措施,进一步提高了“再入”的可靠性。从以上几个主要指标的分析看,对某大型号导弹实施改进和增程,在技术上是没有问题的。
    为降低研制经费,二炮和研制单位进行了长时间研究论证。当时研制一个洲际导弹需××亿元,而改进一个型号需投入多少经费,我们心中无数。根据二炮确定的原则,经费心须控制在亿元以内,否则成功的可能性就会大打折扣。机关和技术人员为此确实绞尽了脑汁,费尽了口舌。经与研制单位的技术人员共同研究,提出一种打一发弹就定型的方案。这样经费虽然降下来,但也太大胆,太冒险了。当时国内外都无此先例,也不符合飞行试验理论上的要求。即便是改进型,至少也需2至3发弹进行试验。另外,打一发弹万一失败了怎么办?这给领导决策带来了极大的风险和难题。经过与机关和技术人员反复分析研究,我们感到不冒这个险,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就可能流产,眼下别无它违,只有走冒险这条路了。况且这个方案,并不一定走不通,成功的因素还是不少的。如某大型号导弹的可靠性比较高,又有那么多发弹的飞行数据,定型后可利用批量生产抽样检验的子样。随着研制过程的进展,还可以想办法调整,以降低风险率,提高成功率。在反复分析研究的基础上,经李司令员、刘政委同意,决定采用“冒险”打一发弹定型的试验方案。
    上述方案只是同研制单位技术人员研究的结果,航天部领导和某试验基地领导尚未认可。要说服航天部领导同意花几千万元改进这种导弹,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一方面他们怕“贴本”,另一方面也担心打一发弹定型的方案能否成功。对此,我和二炮技术装备部领导分头做工作。安振山部长利用在航天部工作过的关系,多次找熟悉的领导和专家,反复说明二炮采取这个方案的理由,同时表明今后二炮的主要需求。从长远看,生产单位在研制中价格上的损失,完全可以在大批量生产中得到补偿。我和航天部领导也多次接触商谈,在与李绪鄂部长的一次商谈中,经过深入研究探讨,双方同意把研制经费定在数千万元的总盘子上,并对怎样降低一发弹定型的风险,找到了初步解决办法。譬如,可利用批生产检验弹作为备份等。更重要的是,大家一致认为,要把着眼点放在中国战略武器发展的大局上,对发展的前途要有信心,对当前的局面要有紧迫感。这才是双方最为关心的问题,也是双方共同的责任。不久,二炮与航天总等单位对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的战术技术指标、改进项目、所需经费、研制进度等,达成了原则性的研制协议。工作做到这一步,我们非常高兴,对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的诞生信心更足了。

落实经费,煞费苦心

    技术可行性和研制经费控制在数千万元以内的问题解决后,在正常情况下,研制工作应该可以按程序顺利展开了。但事实并非如此。因为这些经费还仅仅是预先画好的一个“饼”而已,并无着落。后来的工作实践证明,解决研制经费,是二炮在推进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研制工作中遇到的耗时最长、困难最大、花费精力最多、工作涉及面最广的一个难题。二炮领导、机关和技术人员多次从不同层面向军委领导、总部机关请示报告,写信汇报情况,还利用参加会议讨论等时机做工作。根据机关记录和我个人回忆,仅李司令员、刘政委单独或带副职向上面汇报,或参加军委涉及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研制的重要会议,就达10多次。我和栗前明同志也先后给军委领导单独写信汇报过。二炮主管部门向上级领导和机关汇报、请示或研究问题的次数之多,几乎无法统计。
    虽然我们的工作密度和工作力度相当可观,但效果并不明显。因为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没有列入国家“七五”计划。没有计划就没有经费,计划就是法,依法办事,任何入都无可非议。至于把“三费”捆起来使用的办法,二炮也曾做过工作,但同样遇到了“专款专用”的法规限制。后来有一次向军委张爱萍副秘书长汇报二炮武器发展问题,事情似乎有了一线转机。张副秘书长提出,可否在军队专项收益上做些文章。二炮抓住这个契机,又向主管这项经费的领导机关表达了上述想法,希望能够帮助解决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的研制经费,但仍末如愿。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时,军委领导要听取二炮“七五”期间武器发展问题汇报,重点就是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的研制进展情况。李司令员带我参加了会议。会上,我们全面汇报了该型号导弹的研制情况,详细说明改进和增程在技术上的可行性,强调总参已经同意二炮上报的战术技术指标要求,科工委有关部门只要经费落实,就可下达研制任务书,希望从军队专项收益中帮助解决经费,等等。军委经过研究,杨尚昆副主席最后确定,同意从专项收益中拨给二炮数千万元。真是云开雾散,柳暗花明!半年之后,总参谋部给二炮批复,说经军委领导批准,原则同意按所报主要作战使用性能,改进完善某大型号导弹,所需经费从军队专项收益中解决。一直困扰研制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最主要的难题,终于尘埃落定,研制发展工作就此走上了正轨。

  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横空出世

  经费既已落实,下一步工作就要靠我们和研制单位共同努力了。为使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早日诞生,二炮和研制单位领导及广大技术人员,以只争朝夕的精神和高昂的热情,投入到紧张而有序的后续工作。
   上世纪90年代初,二炮和航天部等单位正式签订了研制合同和任务书。经过数年的艰苦努力,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的研制工作总算可以名正言顺地展开了。然而,这并不等于从此就一帆风顺了,由于各方对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认识的差异,重视程度不同,在实际工作中曾出现不少的矛盾和阻力,使研制工作又用了数年时间才得以完成。
    随着研制工作的深入,认识水平的提高,一线工作同志又对一发弹定型的试验方案作了重大修订和补充。重新制定的试验方案是两发定型,即打一发、备一发。而备份弹是一个具有双重身份的弹,它既是某大型号导弹的批生产检验弹,也是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的定型试验弹。技术人员的这个意见,不但进一步解决了研制经费不足的问题,又提高了试验成功的可靠性,也填补了打一发定型在理论上的缺陷。
    不久,进行第一发低弹道飞行试验,取得圆满成功。接着召开了定型工作会议。后来进行第二发高弹道飞行试验,同样取得圆满成功。两发弹的试验结果,完全达到了二炮提出的战术技术指标要求,战斗实用性能大大提高。
    至此,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从二炮力主立项,到最终研制成功和定型,整整用了数年时间!如果我们仍把它看作是某大型号导弹按照原初设计,最终实现了洲际导弹战标要求的话,它的研制周期则是数十年!无论叫作“十年磨一剑”还是“数十年磨一剑”,都不是文学家笔下的刻意渲染,而是发生在上个世纪下半叶中国那个特定年代里的历史真实。在那漫长的岁月里,我们经历了太多的苦与乐、充实与艰辛、自信与困惑、顺利与挫折、遗憾与无奈……而当那枚满载着两代人梦想的洲际导弹拔地而起、呼啸升空,准确飞向目标的瞬间,这一切都升华为对祖国导弹事业的恋诚!
    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的研制成功,是二炮、全军乃至全国的一件大事,实现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生前研制洲际战略武器的夙愿,使二炮拥有了真正能打仗的洲际导弹,使共和国具有了举足轻重的战略力量,拥有了能够与世界核大国平起平坐的国际地位。我作为直接参与这项浩大工程的一员,经历了某大型号导弹数十年、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数年的艰苦研制过程。据不完全统计,仅在改进过程中,我直接参与组织研制的各项重大活动,就达六七十次之多。这在其它任何一项工作中,都是从未有过的。当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成功定型之际,我由衷地感到高兴。而在兴奋之余,也产生了很多感慨相思索,归结起来有以下几点:一是研制这种大型的、直接决定国防实力的战略武器,除技术因素外,必须充分考虑国际国内形势和国家经济实力。二是在研究决策武器发展工作中,加强科学论证,提高论证水平,增加技术储备,实现厚积薄发,是加速武器发展的有效途径。三是研制必须贯彻以我为主的指导思想,充分发挥使用单位在研制工作中的作用,这不仅可以变“研制什么就用什么”为“需要什么就研制什么”的格局,而且能大大提高武器研制质量,加快研制速度,同时也是培养和提高技术人员素质水平的最好机会。四是统一思想,上下齐心,锲而不舍,协同攻关,是某大型号改进型导弹研制成功的一条重要经验。当然还有深刻的教训,一种大型号武器的研制耗费如此长的时间,经历那么多的曲折,工作又那么费力,是否应该从武器装备研制体制、机制和管理上,做些深入的反思和研究呢?

    (作者:第二炮兵原副司令员)

最新评论

shh 发表于 2010-1-4 16:17
从这篇文章看,5A和5并没有本质区别,重要的系统(比如发动机,制导系统,弹头等)没有变化或者没有大变化,这也是其改进可以用几千万经费完成的原因。

一个低轨运载能力2.4吨以上的运载火箭,本来就是洲际导弹
kktt 发表于 2010-1-4 16:36
东五系列和长二丙系列的设计队伍从来都是一套班子。我猜想东五的发动机和制导系统在80年代长二丙的批产过程中已经改进了。

ps,上文是我首发在博客里的。
shh 发表于 2010-1-4 16:57
K版的博客能不能给个连接? 我以前去过,但是又找不到了。

不大的改进估计一直是有的。单纯从投掷重量看,可能最初的2C(5的02批次)就没有问题了。(或许更早)

从上文看,当时最大的技术困扰是对再入没有把握,也反映出弹的自身的限制并不是主要因素。

2C后来着重在运载能力的提高,这些措施可能就和5和5A不是那么相关了。5B或许有些关系,如果投掷重量要求更大的话。
Lsquirrel 发表于 2010-1-4 18:29
K版的博客能不能给个连接? 我以前去过,但是又找不到了。
不大的改进估计一直是有的。单纯从投掷重量看 ...
shh 发表于 2010-1-4 16:57


他的blog地址是http://liuqiankktt.blog.163.com/
最近有更新了关于东风4的不少东西
lostangel 发表于 2010-1-4 20:40
学习~~~~~~
shh 发表于 2010-1-5 14:46
多谢Lsquirrel兄和K版,博客地址收到
shh 发表于 2010-1-5 15:16
在80年代的大背景下,估计能用在CZ-2/DF-5上的改进经费可能比较有限。战略武器上,宝已压在第二代上,这也是为何5A上马如此困难。运载工具上,运载能力的增加可能在改进中占优先地位,也是需求使然。CZ-2的几个批次都体现了这一点。

发动机推力在80年代有一次增加,而后似乎没有变化,当然改善可靠性等等的一些小改动会有。
shaolin1254 发表于 2010-1-5 16:32
shh版,战略武器第二代应该是DF31/JL2,那DF5B算是第二代还是第一代的最终改进版?
花花 发表于 2010-1-6 16:15
回复 3# kktt


    根据《中国航天技术发展史稿》一书,80年代中期,YF22B一系列试车,计划用于东五。
shh 发表于 2010-1-6 16:34
按世界航天运载器大全的介绍,2子级的YF-22B除了采用采用高空喷管外,其余状态和YF-22一致。一子级的单机YF-20的改进型除了推力稍有提高外,其他状态基本也没有大变化。2C/2D系列运力的增加很大程度上靠多装推进剂。
shh 发表于 2010-1-6 16:41
shh版,战略武器第二代应该是DF31/JL2,那DF5B算是第二代还是第一代的最终改进版?
shaolin1254 发表于 2010-1-5 16:32


5B本身是基于5、5A的,象弹体,推进系统等变化不大。但是末助推系统有大变化,制导系统或许也有不少变化。具体划代要看怎么看了,或许也不是那么重要吧
kktt 发表于 2010-1-6 16:51
《中国航天技术发展史稿》172页 :

    改型后的第二级发动机代号为YF-24B,其中主发动机代号为YF-22B,游动发动机代号为YF-23B,主要用作长征三号、长征四号运载火箭的第二级动力装置。主发动机推力室改为特型再生冷却式大喷管后,使主发动机真空推力和比推力都有了明显提高。同时增加了推进剂利用系统,在燃料主活门后引出一路分流量,经过调节活门进入推力室头腔。游动发动机推力室铝合金辐射冷却式喷管延伸段,使真空推力和真空比推力也有了提高。燃气发生器身部都采用铣槽与外壁钎焊的结构,提高了结构可靠性。
    1983年7月-1984年3月,改进后的第二级主发动机进行了5次短喷管状态的热试车,结果表明,推进剂利用系统方案是可行的,调节活门工作正常,调节范围满足要求。1984年12月,成功地进行了带大喷管的YF-22B发动机可靠性试验。从1980年1月到1982年,游动发动机铝合金大喷管推力室进行了8次高空模拟试验,试车结果证明大喷管的结构是可靠的。
shh 发表于 2010-1-6 17:12
采用高空喷管,推力和比冲增加。增加程度有限。YF-22的真空推力720kN,真空比冲2834,YF-22B是738.4kN, 比冲2922.
kktt 发表于 2010-1-6 17:23
CZ-2C二级用的好像还是YF-22,CZ-3和CZ-4用的是YF-22B
花花 发表于 2010-1-6 17:35
是172页这么文字。难道在这本书其他部分提到计划用于东五改进的。我记错了?
YF-22B确实是长三、长四在用,不知道东五插一腿干啥。
kktt 发表于 2010-1-6 17:47
本帖最后由 kktt 于 2010-1-6 17:53 编辑

据王德臣回忆,东五最早的下达的最大射程指标是8000-12000 km。实际后来东五是按照8000 km定型的。
而东五甲的最大射程已经达到14000 km。
8000 km的能量最小弹道关机速度是6.56 km/s, 12000 km是7.2 km/s, 14000 km是7.45 km/s,显然还是差别挺大的。如果弹头重量不变,必须提高运载能力。而地井修好后要增加导弹长度是不可能的,只能改进发动机。因此我怀疑东五甲二级改用了YF-24B。
shh 发表于 2010-1-7 16:14
CZ-2/3/4系列的1,2子级发动机在80年代有一次相对较大的改进。1子级的单机YF-20的改进型为YF-20B(有不同工厂产生的DaFY6-2,型号不同,但技术状态非常类似),推力(4台)从2786到2962kN,比冲从2540到2557. 首次运载火箭飞行是88年9月的CZ-4A。 2子级的主机YF-22改进型为YF-22B(DaFY20-1),推力从720到742kN,比冲从2834到2922. 首次飞行是90年7月的CZ-2E。

CZ-2的早期型号用的是YF-22。但是到97年发色铱星时,1,2级已经都是改进型号了。我国几型火箭的1,2子级非常类似,慢慢的都会用改进的发动机的。
shh 发表于 2010-1-7 16:15
5A射程的提高,根本原因是“底子好”,5的射程其实可以到相当远。有这么几点理由
1. 杨桓的文章里提到了之所以第一步定8000km,技术上的根本原因是怕再入出问题,射程远再入速度大,怕烧蚀出问题导致弹头失效。这其实暗示了射程不是大问题。

2. 简单的计算表明,按早期CZ-2CLEO运载能力2400kg,东5弹头按FB-1试验的3100kg来计算,关机点的速度是很可观的。12000km可能可以达到,甚至14000km也不是不可能。无论是从2子级单独的速度增量(这个是大头)来算,还是用平均比冲来估算整个飞行过程都给出了类似结果。当然这些估算很粗糙,也有很多假设。但是可以说东5导弹10000-12000公里是非常可能的。
   YF-22B的贡献是有限的。从比冲的区别里可以估算出相对于YF-22,22B大约可以多给出180m/s的速度增量。这个对于达到14000km的最大射程或许有些帮助。

3. 我猜想90年代后,YF-20和YF-22或许已经停产,因为没有必要保留如此类似而性能略差的型号。5A用改进过的发动机是完全可能也是合理的。虽然在射程上它的贡献有限,大头还是来自原来5的底子。
kktt 发表于 2010-1-7 20:31
本帖最后由 kktt 于 2010-1-7 20:45 编辑

东五按8000km定型是1975年5月确定的,要求1977年研制出来。同年9月,七机部开始组织弹头气动防热攻关全国大会战(号称“淮海战役”)。通过1977年和1978年在FB-1 II的两次低弹道飞行试验验证,已经初步解决了弹头防热问题。580任务的射程也超过了9000km。因此我觉得弹头防热应该不是东五未能达到12000km或14000km的主要原因。

我认为80年代后很多项目速度放慢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央专委的取消,加上战略指导思想的转变,这些很重要的项目中央抓得不紧了。很多决策不是二炮或者国防科工委、航天部能说了算的。1986年二代核武器研制加速是九院直接向中央打报告才解决的。核工业部当时热衷于搞核电,后来九院干脆打报告从核工业部脱离出来,国务院直接管理。载人航天真正开始起步也是1989年恢复成立中央专委后。

QQ|申请友链|旗下论坛|小黑屋|手机版|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 )

GMT+8, 2017-10-24 03:05 , Processed in 0.310806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