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武安君二世
收起左侧

[专题] 航母配套工程(舰载机)专题:新一批舰载战斗机飞行员通过航母飞行资质认证

[复制链接]
langge945 发表于 2017-1-27 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zhyuli 发表于 2017-1-26 22:38
不知道是运7改进的先期验证机,还是真正原型机

舰载模型。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oddvar 发表于 2017-2-6 12: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空弹匣 发表于 2017-3-16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歼15总工程师孙聪:空战要“一快、二骗、三准、四狠”
2017-03-15 17:32:42 http://www.guancha.cn/military-affairs/2017_03_15_398914.shtml
据微信号“中航工业”(id:avic-2008)3月14日刊文称,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歼15舰载机总工程师孙聪在今年两会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我国航空武器装备确实实现了井喷式发展,但冷静地说,我们与世界航空工业强国还存在差距。
关于航空武器装备对比,孙聪强调,不能简单比较,空军装备的对抗讲究“一快、二骗、三准、四狠”,这取决于装备的机动性、隐身性能、姿态感知能力、携带的武器装备等各个方面,还包括作战环境。
孙聪还称,奋勇抢占航空科技制高点,是航空工业提高自主创新能力的基础,3D打印、超材料等新科技手段都被运用在新型飞机研制过程中。
左起:杨伟、唐长红、孙聪
近日,在全国两会期间,一张“中国航空三杰”同框的照片在网络媒体“刷屏”。眼尖的朋友马上就认出来,这就是中航工业的三位战机总设计师杨伟、唐长红、孙聪。
他们三位最杰出的成就分别为,杨伟是歼-10系列战机、FC-1“枭龙”、歼-20总设计师;唐长红是歼/轰-7A“飞豹”、运-20总设计师;孙聪是歼-11、歼15舰载机、FC-31“鹘鹰”总设计。
这张照片拍摄于3月3日,当天全国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下午3时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据介绍,杨伟和唐长红还来自同一个宿舍:西北工业大学空气动力学系1978级5381班,他们还有一个同班同学是歼-15舰载战斗机副总设计师赵霞。一个班级出3个总师,也算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了。2015年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上,受阅的18型战机当中有5型是他们三个人设计的。
孙聪,1961年2月生,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任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科技委副主任,中国航空工业航空报国特等金奖获得者。担任多个飞机和飞机制造业数字化工程的总设计师,先后参与组织了多个飞机的研制任务,取得了累累硕果。曾获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1项、二等奖1项,国防科技进步一等奖2项、二等奖3项;先后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辽宁省劳动模范等荣誉。
原文如下:《歼15总师孙聪:空战要“一快、二骗、三准、四狠”》
“2016年底开始,歼15舰载机随着辽宁舰航母从渤海、黄海到东海,开展远海训练,多批次歼15舰载机开展了空中加受油、空中对抗等多项训练任务。作为这型飞机的总设计师,每每看到这样的新闻,您内心的感受是怎样的?”
“我没有陶醉在其中,而是在想后期该怎么改进。”孙聪只用了简短的一句话作答。
在全国两会期间,孙聪的身份是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而在航空工业界,他最被人熟知的身份是歼15舰载机、“鹘鹰”战斗机的总设计师。然而,针对上述提问,孙聪并没有向着记者设想的“骑鲨瞰海、倚舰卫国”的故事和豪言壮志中走去,却淡然地一转身,走进了讲述一条探索我国航空工业如何改进和发展的话题中。
“中国人是有梦想的。为了实现这些梦想,我们需要手段来捍卫和平,协调好发展与和平的关系。我们要在军事装备方面迈向国际顶尖水平,我们有这个能力一步一步往前走,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
孙聪
并轨中国制造,以转型升级之名
“近年来,我国航空武器装备确实实现了井喷式发展。我们不应该妄自菲薄,但也不能盲目乐观。冷静地说,实际上我们与世界航空工业强国还是有差距的。”——回答“中国的航空工业在世界上到底处于什么样的水平”这个问题时,孙聪答道。
从歼10到歼20,我国航空武器装备取得了跨越式发展。正如中国航空工业总经理谭瑞松在去年的珠海航展上所说,我国航空武器装备实现了对世界先进水平从“总体跟跑”到“主体并跑”的转变。运20大型运输机、歼20战斗机、“鹘鹰”战斗机等一批新型飞机的亮相,也标志着我国空军已经飞入“20”时代。
“有部分网友热切关注,从产品本身来说,认为‘鹘鹰’一定能PK掉F-35。您对此怎么评价?”
“这不能简单地来对比。我们说装备之间的对抗,讲究四个字:‘一快、二骗、三准、四狠’。这取决于装备的机动性、隐身性能、态势感知能力、携带的武器装备等各个方面。同时还取决于作战环境的影响。”对于装备的阐述,这位总设计师总是显得特别冷静和理性,他认为,“需求引领创新”,正是对于产品的不断升级迭代的需求,引领着航空人不断创新超越。
“鹘鹰”是我国自主研制的新一代隐身战斗机,其研发过程中所采用的设计和制造等技术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
“不管是中国制造2025也好,还是德国的工业4.0也好,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升级换代的概念。”从制造业转型升级,2020年基本实现工业化,到迈入制造业强国,《中国制造2025》的内涵重在创新驱动、转型升级,迈向中高端。工业化发展在经历了机械化、自动化、数字化的历程后,以“动态感知、实时分析、自主决策、精准执行”为特征的“智造”已经成为制造业转型升级的羽翼。孙聪认为,《中国制造2025》正像是为航空工业写就的未来发展规划,体现在加工制造领域,要加强高端制造能力提升,推动质量品质的提升,打造核心竞争力。
“中国制造不仅仅是技术层面,还要带动整个社会诚信体系的架构,涵盖工业文明的内涵。”孙聪强调,智能化的时代、互联网+的时代、定制化需求的时代等的出现,更需要人们具备契约精神,讲究诚信社会构建,推动整个国家工业体系的建设。
提速“黑科技”应用,自主创新落地生根
“首先3D打印件的使用能减轻飞机重量,其次,新技术的创新需要使用载体落地,第三,这也为未来机型上的材料使用指明了方向。”——对于坚持“飞机的成本不只是制造商生产出来的,更是设计师设计出来”的孙聪来说,缘何要坚持使用该项新科技?他答道。
从歼15、歼20、运20再到AG600,我国航空武器装备近年来在自主创新的道路上一路狂奔,并造就了一系列高品质、具有国际知名度的明星飞机。
奋勇抢占航空科技制高点,是航空工业提高自主创新能力的基础。作为高端制造业,航空工业长期以来加大科技攻关,加强预先研究和探索研究。在新型的航空武器装备上,很多“黑科技”提速应用,让自主创新在航空武器装备中有更好的发挥舞台。
据介绍,在我国新型飞机研制过程中,3D打印成为了新手段。孙聪介绍道,在起落架上,之前需要螺钉进行连接的两个或者多个部件,通过3D打印技术可以一次成型;保证足够强度的同时,既减轻了重量,还降低了加工难度。此前需要焊接才能完成的三通管路,通过3D打印技术能够直接制造出一体结构,省去了之前焊接的流程,提高了成品化率。
新型飞机上还大量使用了超材料。“超材料”是指一些具有天然材料所不具备的超常物理性质的人工复合结构或复合材料。通过在材料的关键物理尺度上的结构有序设计,可以突破某些表观自然规律的限制,从而获得超出自然界固有的普通性质的超常材料功能。超材料的使用也推动了飞机性能的提升。
超材料的引进源自于一家深圳的民营企业。“军民融合是什么?是说通过行业外力量将新理念、新技术引进到军工行业,共同打造最尖端的武器装备;同时将军工行业的高精尖技术转移到民用领域,发挥军工行业的溢出效应。”对于如何推进军民融合,孙聪这样评价道。
往事不堪回首,万里长征也要走!
“到了我们这个年龄,现在最大的任务是培养年轻人,真正让祖国的飞机设计事业后继有人。年轻人谁都有梦想,要为他们的梦想创造舞台,为梦想的实现创造条件。”
“您为什么选择在航空工业工作呢?”
“当年不知道。因为在我成绩没出来前,北航招生办的老师就把我‘忽悠’走了。”孙聪笑答。
“您觉得航空最大的魅力在哪?”
“我在这行干了34年了。现在最大的魅力,是因为别的啥我都不会干了,只会干这个。”
“您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往事不堪回首。过来了就过来了,万里长征不也那么走过来了。”一句往事不堪回首,不知蕴含了多少飞机设计研制背后的心酸与隐忍;一句万里长征也要走,不知渗透了多少航空工业发展道路的艰难与苦痛。
孙聪经常告诫年轻人要有“三心二义”。所谓的“三心”,是要建立雄心,为自己订立前进的目标;要有耐心,告诉自己这是一个需要耐得住寂寞的行业;要有责任心,为自己为祖国的航空事业负责。所谓的“二义”指的是“情义和侠义”,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飞机设计不可能是一个人的作品,而是一个团队的成就。在孙聪看来,团队合作中仅仅有智慧、能力还不够,更要合作、团结,融入集体中共同打造精品工程。而作为总设计师,孙聪认为自己一个重要的职能,就是要把最合适的人放在最合适的岗位,让人力资源效益最大化。
上世纪80年代的航空企业,业务急剧下滑,航空装备研制任务少之又少。1984年毕业的大学生到航空企业工作,70多人最后只剩下十多人。在那样的年代,无法要求那些年轻人更多,因为那时已没有了可以发挥个人作用的平台。
走到今天,航空武器装备到了大发展、大跨越的阶段,航空制造已然成了高端制造业闪亮的明星。航空院校的录取分数不断提升,航空专业分值也越来越高,都说明我国航空工业的舞台越来越宽广,吸引的人才越来越高端。“我们还是要做到事业留人,让优秀的人才有广阔的舞台;让合理的制度激发年轻人的工作热情,也要保障职工的付出有所收获。”对于航空工业的人才队伍建设,孙聪如是说。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4-17 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I3MzE4MzUxNQ==&mid=2247484192&idx=4&sn=cbd5339f4ac60acc3225151ddf217009&chksm=eb266554dc51ec425c074ae293fbe929502f7c14cb1b553b2900fa7c25a01a72d85e4918ca9b&scene=0&pass_ticket=CJFxywIIfOVVN%2BhSAJL%2BXfuzxAR5Ea0gk3naH2gppVt%2BW4uWm45rtTFZ43QPAoZm#rd
青年 | 锐眼制霸千万里 飞鲨一跃贯长空                     
2017-04-16 第二研究部 中航工业雷达所                        



“不行,尺寸还是太大,没有结构更紧凑的了吗?”

放下电话,刘建华又一头埋到满桌的元器件供应手册中。

“不行,还是不行,以前常用的接插件和微波器件没有办法满足这个型号全新的结构排布。如果不能找到更好的选件,只有在天线的结构上让步。”他眉头紧锁。

架构高度集成化实现天线阵面超薄、超轻,正是这个型号的设计初衷和最终目标。作为新一代的雷达天线,实现多项关键技术的全新突破,必将引发未来机载雷达的革新巨浪,如何抢占技术竞赛的先机,成败在此一举。

任何一个地方都不允许让步!

几个月的时间里,天线的设计稿改了又改,与结构、电源的研讨从未间断,加班和开会成为了常态。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天线分机的主要设计人员更多地是年轻设计师。为配套某型号飞机,我所承担研制雷达任务,去年七月,郑婷部长牵头组织了一支平均年龄只有31岁的年轻队伍,刘建华担任队长。

雷达是飞机的眼睛,天线性能的优劣直接决定雷达的战技性能,决定作战飞机是否看得远、看得准、看得快。在现代空空对战中,雷达的性能优势将会为战机作战能力带来压倒性的优势,因此保证雷达天线技术的先进性意义非凡。同时该型号的成功与否,也直接决定我所能否在新一代雷达的研制技术上抢占先机,这个沉重又艰巨的任务就落到了这支年轻的队伍身上。

“年轻人就是要敢拼,敢干,敢赢”郑部长对这只队伍如是期望,这只队伍就是“飞鲨“罗阳青年突击队。

该型号虽为新一代雷达,相比之前的型号天线在系统架构上有跨越性的改变,而在有源相控阵雷达上,通过多年研究开发的经验积累,技术上优势的保留与体现尤为重要,因此身经百战的前辈参与指导,对于研究方案的形成、研究方法的确定、关键技术的攻克等都是巨大的推动力量。孔老师、侯哥、阿田、老陈和郭老师正是在团队中充当这样的智囊角色,作为多个重要型号的天线设计主管,他们百炼成钢,优秀的设计理念和丰富的工程经验使他们能够给予关键性的指导,一针见血的指出设计上存在的问题与隐患。

团队的其他队员虽然都是不满30岁的年轻设计师,但是都已经在大大小小的型号中学习摸索,在繁复紧张的调试中摸爬滚打,已然新发于硎,只等驰马试剑。他们敢试,大胆尝试新结构,采用新方法,使用新手段,不怕在新的设计上困难重重,就怕在旧的思路中寸步难行,不破则不立。他们敢拼,拼每一个细节,精益求精,拼每一指标,无休无止。可以为了一毫米的外部更改将自己的设计推倒重来,也可以为保证技术性能而为自己的设计据理力争,行成于思,业精于勤。

“罗阳”青年突击队不仅仅是一种荣誉,更传达着一种精神:重任当肩安得闲,上下求索自勤勉,年少当怀凌云志,不负风华正茂时。


空中之霸,其名飞鲨,扶摇而上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只等睁锐眼。



J15新的AESA雷达,与J16那个虽同样是AESA雷达,但在系统架构上有跨越性的改变

langge945 发表于 2017-5-12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心中的大海
收藏 2017-5-10 10:19
2017年4月9日的卫星图片显示,兴城航母飞行员训练基地出现一架黄皮战机。歼15在没有定型之前,也以黄皮机出现在兴城训练基地。兴城再次出现黄皮机,被确认为改进型的舰载机歼15B。
由于航母舰队是个整体大项目,包括核潜艇、巡护舰、舰载战斗机、预警机等都需要装备。由于我国的科技水平不能满足建造现在航母舰队的需要,因此建设航母采用小步快跑的问题。头两艘航母采用滑跃起飞的方式,先熟悉航母的使用,等待其他技术成熟再建造弹射起飞的航母。有网友说,我国建造的滑跃起飞航母技术是落后的,甚至有外国媒体讽刺是60年前的技术。这种认识是大错特错的,因为我国在建造滑跃航母时,就规划了中期改进计划,仔细研究了美国中途岛级航母的改造情况,预留了安装弹射器的空间。
目前,我国已具备建造弹射起飞航母的能力,配套(核潜艇、巡洋舰、预警机)工程技术突飞猛进,因此原歼15A只作为过渡机型,等他们接近退役的时候,滑跃改为弹射起飞的航母改造工程也已经开始。
(南海研究论坛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http://www.nhjd.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65757&mobile=2

http://www.fyjs.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866869&extra=page%3D1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langge945 发表于 2017-5-29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mil.news.sina.com.cn/china/2017-05-29/doc-ifyfqvmh9440116.shtml
《中国唯一培养航母舰载机飞行员的院校亮相》
mirage10 发表于 2017-6-7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news.qq.com/a/20170607/011433.htm?pgv_ref=aio2015&ptlang=2052

曹先建登上战鹰

近了,近了……5月30日,渤海湾,浪卷云飞,航母辽宁舰的着舰显示屏上,清晰显示着新一批我海军舰载航空兵飞行员驾驶“飞鲨”绕舰、寻舰时的空中姿态。

400米,200米,100米,50米,20米……伴随着巨大的战机轰鸣声,着舰尾钩在与航母甲板剧烈的摩擦中留下一连串火花,曹先建驾驶的歼-15战机,精准地钩住了辽宁舰甲板的3号阻拦索。

当天的着舰指挥官、“航母战斗机英雄试飞员”戴明盟干净利索地打出了2.94的高分——3分,意味着着舰动作满分。

这一天,距离曹先建遭遇重大空中险情、身受重伤住院419天;这一天,距离他第二次手术后出院复飞仅仅70天!

“我还能飞吗?”这是发生空中特情、去医院救治途中的曹先建,见到部队长戴明盟说的第一句话。

时隔419天,曹先建用一个近似满分的着舰行动作出了回答,成功取得昼间着舰资格认证,我海军舰载机飞行员的“尾钩俱乐部”里又增加了一名新成员!

远望海天,战友们看到了曹先建挑战试飞极限的一道道闪光航迹。

2016年4月6日,渤海湾某军用机场组织昼间飞行训练。曹先建驾驶飞机起飞后,发现飞控系统工作异常。他紧急处置试图挽救战鹰,错过了最佳的逃生时机,直至最后2秒才被迫跳伞逃生,身负重伤。

“作为飞行员,实现梦想是要付出代价的,甚至可能是生命的代价。”“逐梦海天的强军先锋”张超,曾用生命为中国的航母事业铺路,他是曹先建的同批战友。

从事飞行14年来,先后飞过7种机型、飞行数千架次的曹先建,也曾经历过生死考验。

得知张超牺牲的消息时,曹先建正躺在海军总医院的病床上。他日思夜想的,就是早日重返蓝天。

康复治疗,曹先建需要进行两次较大的手术,为了保险起见,医生建议两次手术间隔8个月以上。

可曹先建坚持要求尽早进行第二次手术,这让医生十分为难和不解。“除去手术后康复、归建开飞和完成上舰前技术考核的时间,我必须赶在12月前做完手术!”算准了着舰飞行的时间,曹先建说出了自己的“难”处。

去年11月,曹先建第二次手术开始,麻醉台上,他梦到自己正在飞行,蓝天碧海之间,威武的航母编队尽收眼底……

手术后,经医院组织医学鉴定,作出了飞行合格的结论。

恢复训练的过程同样艰难。返回团队,曹先建凭着惊人的毅力,迅速融入团队中,各项考核指标均合格,曹先建和战友们迎来了“刀尖舞者”的冲击时刻。

作为新批次中年龄最大、飞行时间最长的飞行员,曹先建主动要求自己第一个着舰。部队经过慎重研究,答应了曹先建的请求。

5月31日,曹先建再次站在第一个放飞的位置。迎着辽宁舰14°飞行甲板,曹先建一马当先,迎难而上…


空弹匣 发表于 2017-6-7 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歼15飞行员曾重伤住院419天 出院复飞仅70天就重获着舰资格
2017-06-07 08:10:11 http://www.guancha.cn/military-affairs/2017_06_07_411981.shtml.
6月7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第3版刊发文章《重返海天,他仍旧一马争先》,讲述海军航空兵舰载机飞行员曹先建经历事故,重返部队,取得舰载机着舰资格的故事。这则报道同时也透露出,今年5月30日,中国海军舰载机又一批飞行员完成考核,取得上舰资格。这既表现了海军舰载机飞行员培养的复杂和困难,同时也反映出中国海军的舰载机飞行员培训体系正依托辽宁舰,培养出一批又一批海天精英,为中国未来航母和舰载航空兵部队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解放军报》报道内容如下:

伤愈归队,取得着舰资格的曹先建

歼-15战斗机着舰
近了,近了……5月30日,渤海湾,浪卷云飞,航母辽宁舰的着舰显示屏上,清晰显示着新一批我海军舰载航空兵飞行员驾驶“飞鲨”绕舰、寻舰时的空中姿态。
400米,200米,100米,50米,20米……伴随着巨大的战机轰鸣声,着舰尾钩在与航母甲板剧烈的摩擦中留下一连串火花,曹先建驾驶的歼-15战机,精准地钩住了辽宁舰甲板的3号阻拦索。
当天的着舰指挥官、“航母战斗机英雄试飞员”戴明盟干净利索地打出了2.94的高分——3分,意味着着舰动作满分。
这一天,距离曹先建遭遇重大空中险情、身受重伤住院419天;这一天,距离他第二次手术后出院复飞仅仅70天!
“我还能飞吗?”这是发生空中特情、去医院救治途中的曹先建,见到部队长戴明盟说的第一句话。
时隔419天,曹先建用一个近似满分的着舰行动作出了回答,成功取得昼间着舰资格认证,我海军舰载机飞行员的“尾钩俱乐部”里又增加了一名新成员!
远望海天,战友们看到了曹先建挑战试飞极限的一道道闪光航迹。
2016年4月6日,渤海湾某军用机场组织昼间飞行训练。曹先建驾驶飞机起飞后,发现飞控系统工作异常。他紧急处置试图挽救战鹰,错过了最佳的逃生时机,直至最后2秒才被迫跳伞逃生,身负重伤。
“作为飞行员,实现梦想是要付出代价的,甚至可能是生命的代价。”“逐梦海天的强军先锋”张超,曾用生命为中国的航母事业铺路,他是曹先建的同批战友。

曾与曹先建同批参加舰载机飞行员培训的张超,今年4月,因驾驶的战斗机在着陆过程中,飞控故障后跳伞失败牺牲
从事飞行14年来,先后飞过7种机型、飞行数千架次的曹先建,也曾经历过生死考验。
得知张超牺牲的消息时,曹先建正躺在海军总医院的病床上。他日思夜想的,就是早日重返蓝天。
康复治疗,曹先建需要进行两次较大的手术,为了保险起见,医生建议两次手术间隔8个月以上。
可曹先建坚持要求尽早进行第二次手术,这让医生十分为难和不解。“除去手术后康复、归建开飞和完成上舰前技术考核的时间,我必须赶在12月前做完手术!”算准了着舰飞行的时间,曹先建说出了自己的“难”处。
去年11月,曹先建第二次手术开始,麻醉台上,他梦到自己正在飞行,蓝天碧海之间,威武的航母编队尽收眼底……

舰载机飞行训练具有很高的风险,即使是以“征兵片”形式出现的美国电影《壮志凌云》中,也有一段情节表现训练中飞行员因弹射事故丧生
手术后,经医院组织医学鉴定,作出了飞行合格的结论。
恢复训练的过程同样艰难。返回团队,曹先建凭着惊人的毅力,迅速融入团队中,各项考核指标均合格,曹先建和战友们迎来了“刀尖舞者”的冲击时刻。
作为新批次中年龄最大、飞行时间最长的飞行员,曹先建主动要求自己第一个着舰。部队经过慎重研究,答应了曹先建的请求。
5月31日,曹先建再次站在第一个放飞的位置。迎着辽宁舰14°飞行甲板,曹先建一马当先,迎难而上……
暗夜流星 发表于 2017-6-7 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连续发生两次严重飞控故障,相关的厂所怕是撇不清干系了。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7-3 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english.chinamil.com.cn/view/2017-07/03/content_7661754.htm
军网外文:辽宁舰进行舰载机训练

图片比较大就不全部都贴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7-31 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庆祝建军90周年 | 朱日和大阅兵,中国电科14所多型装备成功接受检阅!

歼15飞机上,14所为其配套研制了机载火控雷达,该型雷达在对海面目标的攻击性能上实现了突破。雷达在设计定型试飞中,遇到了海上强杂波干扰、海上大量目标混叠影响目标跟踪等技术难题,但14所的技术团队成功在2个月内解决了问题,该雷达目前在贴近实战使用上在持续改进。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8-12 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ep.cannews.com.cn/publish/zghkb7/html/97/node_003229.html

担当质量责任 严把质量关口 ——航空工业沈飞总装排故攻坚纪实                             
本报通讯员 张可

航空工业沈飞某架飞机总装交付的时间节点仅剩3天。在生产现场,总装厂生产副厂长王晓峰与五工段工段长贾沈军、装配工刘东根和熊松林4人正在起落架总检前进行最后的收放和间隙检查。长时间的通宵达旦,已让他们的双眼布满血丝,身体疲惫不堪。此刻,随着起落架的收放,他们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没问题,间隙检测合格,停压,断电!”王晓峰与贾沈军下达了最后的指令。闻言,疲惫的刘东根长呼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笑容:“终于合格了!”他从座舱站起来,准备去简单休息一下。

“等等!”命令是王晓峰喊出来的,他和贾沈军仍聚精会神地盯着前起落架,并敏锐捕捉到前起落架某部件有一个微小的位移动作。是不是自己看花眼了?他揉了揉眼睛,一切又变得正常。“不行!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这架飞机前起落架系统更改量最大,所有成品都是全新设计、首次应用,绝不能放过研制生产过程中的任何细微变化。”经过一番沟通后,贾沈军也确认了这一现象,他们提出质疑:“会不会是起落架上锁系统发生了故障?”

当时,“围观”的几个人都摇着脑袋说不可能,理由也非常“充分”:“这个起落架各项强度设计得都非常高,还增加了辅助措施,怎么可能会不上锁?之前的20余次收放都未发生问题,这次一定是因为操作原因造成的,不碍事啊!”但王晓峰和贾沈军丝毫未被动摇。为进一步确认这一现象,他们放弃了午休时间,在反复进行收放、停压、断电后发现,这一微小的位移现象确实存在,并随着起落架收放次数的增多而逐渐变大,那么第一次位移到底微小到什么程度?通过试验来看,只有2毫米。但就是这微小的2毫米,若没有被及时发现,那在紧接着进行的飞机落地工序中,前起落架将会立即开锁收起。一旦发生事故,飞机按期总装交付的目标也将化为泡影。

检查确认后,王晓峰第一时间向公司相关领导进行汇报,并及时通知设计单位,排故工作立即展开。起落架抬起、放下,零部件拆卸、安装,一次次反复试验,一次次猜想与论证,他们一直干到深夜。第二天一早,他们又开始了新的尝试……直到下午2时,终于找到了故障原因:活塞杆运动后,在随动行程内形成真空负压,而注油嘴为单向密封,空气只能从外界进入缸体,无法通过注油嘴从缸体内排出。多次收放后,压缩缸体内气体形成了高气压,在断电后系统无压力时,前起落架自动开锁。确定故障原因后,他们立即进行排故处理。在完成之后的总检、军检和相关工序后,飞机按照时间节点要求圆满完成总装调试工作,实现了高质量交付,总装厂也因此荣获公司项目研制特等功。

2毫米的微小位移,有人看不见,有人视而不见。但王晓峰、贾沈军等人却凭借细致入微的观察、高度的责任感、丰富的生产经验,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细微变化,并追根溯源排除了重大质量隐患,避免了重大质量事故的发生。在数米长的起落架上,2毫米的位移可谓是微乎其微,但在他们眼中,找出这微小的2毫米,带来的是万里碧空上的安全保障,是至高无上的“航空报国”使命。



弹射型J15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8-16 2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军报记者
【歼-15空中撞鸟!飞行员沉着驾机带火着陆!】海军舰载航空兵某团副大队长袁伟,在一次飞行训练中,驾驶歼-15战机起飞不到一分钟与鸟群迎面相撞,左侧发动机突发火情,在塔台指挥员冷静果断指挥、僚机全程伴随提醒下,袁伟沉着应对,10分57秒的时间,接收指令50多条,完成操作上百次,成功挽救了战机,创下了战机撞鸟起火、载重超极限着陆、低高度单发迫降成功的航空兵特情处置奇迹。[赞][赞](CCTV军事报道)

http://www.weibo.com/tv/v/Fhozc6gqj?fid=1034:a62c8395173d5ce54a10ebc9628f6a90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oaki911 发表于 2017-8-17 07:58 来自航空航天港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8-16 20:31
@军报记者
【歼-15空中撞鸟!飞行员沉着驾机带火着陆!】海军舰载航空兵某团副大队长袁伟,在一次飞行训 ...

记得27系列有进气口防护罩的,低空飞行时使用,难道给省略了?
查了一下,果然好像取消了进气口防护罩。
野蛮人 发表于 2017-8-17 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次出事的是104号机,万幸的是人、机都飞回来了。
maomaojt 发表于 2017-8-17 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oaki911 发表于 2017-8-17 07:58
记得27系列有进气口防护罩的,低空飞行时使用,难道给省略了?
查了一下,果然好像取消了进气口防护罩。 ...

啥叫进气口保护罩。。。
头像被屏蔽
dadao 发表于 2017-8-17 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oaki911 发表于 2017-8-17 09:07 来自航空航天港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maomaojt 发表于 2017-8-17 08:56
啥叫进气口保护罩。。。

进气道内可以收放的遮挡异物吸进的板子。
红水兵 发表于 2017-8-18 06:32 | 显示全部楼层
oaki911 发表于 2017-8-17 09:07
进气道内可以收放的遮挡异物吸进的板子。

你说的怕是米格-29。直接关闭进气口,从机体上表面开百叶窗辅助进气。
红水兵 发表于 2017-8-18 0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据中国青年报8月17日消息,海军某舰载战斗机团飞行二大队副大队长袁伟在一次驾驶歼-15的飞行中,飞机意外撞鸟,为保住这架价值4亿的飞机,袁伟放弃跳伞,最终在机场成功迫降。事后,面对围在着火的战机旁的战友,袁伟脑中唯一想到的还是他们的安危:万一爆炸了怎么办?

夏季的一天,雨过天晴,特别适合飞行,海军某舰载战斗机团飞行二大队副大队长袁伟检查设备后关闭座舱,他驾驶着歼-15舰载战斗机冲向蓝天。

突然,正在直线爬升的战机撞上一大片黑影,飞机像打航炮一样“咚咚咚”地震颤起来,此时距离起飞不到1分钟。

“嘭”地一声,机身一震,发动机转速骤然下降。驾驶舱内,屏幕显示“危险”,语音报警“左发失火”,“火警”灯闪亮,每一个都在争夺袁伟的注意力。

绰号“飞鲨”的歼-15战机飞歪了,陡然向右倾斜,袁伟操纵驾驶杆以保持平衡。“我撞鸟了!”他向地面的塔台报告。

那片黑影竟是上百只鸽子,有鸽子卷入发动机,一团火球从左侧发动机尾喷射出来。

“坏了。”袁伟想,“一会儿可能要跳伞。”

“你怕吗”

“左发失火,左发失火……”机上冷静、频繁的提示音响着,通过无线电,塔台指挥员、该团副团长卢朝辉都听到了。

袁伟有点害怕。

飞机撞鸟一直都是航空业界的梦魇。据测算,当飞机以483公里的时速飞行时,与体重近0.5公斤的小鸟相撞,能产生8.1吨冲击力,无异于遭到一枚导弹的袭击。

时速接近400公里的飞机,此时在不足百米的低空,留给袁伟的反应时间更短,“感觉特别无助”。没有云层的遮挡,阳光直直射在他身上,照得他有点冒汗,他只能死死踩着右方向舵。

“保持好状态,改平坡度。”卢朝辉的声音很快通过无线电传给袁伟,他平静了一些。

1985年出生的袁伟已经飞了10年,早已不是那个初次飞行时紧张得浑身发抖的毛头小子。第一次飞之前,教员问他:“你怕吗?”当时他生怕按错一个按钮或电门,于是老实承认:“怕。”教员却说:“怕什么,有我在。”他觉得说这话的教员超帅。

跳伞手柄就在手边,但他没有跳,因为他发现情况没有糟到失控的地步。“其实那时候跳伞一点毛病没有,谁也不会责怪他。”他的领导说。

袁伟关闭左侧发动机,作出了本能反应,开始右转,避开左侧山峰。

“左发失火,左发失火……”提示音还在叫着。

相当于坐在点燃引信的“超大炸药包”上,袁伟的右转给了地面所有人信号:他选择与“飞鲨”同进退。

他要拯救这个造价近4亿元的“兄弟”。两年前,为了飞歼-15战机,他放弃稳定的工作环境,在而立之年来到舰载战斗机团。有统计表明,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风险系数是普通飞行员的20倍。他却说,“要飞就飞最好的飞机。这是很多飞行员的梦想,我们喜欢挑战。”

“尾钩俱乐部”的成员配合

“极限迎角,极限过载……”语音提醒有了新内容。当时只剩一台发动机的飞机由于动力不足,速度开始下降,高度也在下降。

“飞鲨”掠过村庄、河流,绿色的庄稼地里投射着它清晰的影子。事后从飞机自动录下的影像里可以看到,那抹绿越来越深,说明离地面越来越近。

“要提升高度,只能开右发动机的加力。但此时谁也不知道右发有没有受损,贸然启动可能造成动力尽失。”身在塔台的卢朝辉纠结起来。

此时,目睹他撞鸟的僚机飞行员艾群跟了上来,为他开了“后眼”。

“右发未见明显损伤,无起火拉烟。”艾群冷静的声音出现在无线电中,让袁伟心里一松,他恢复了冷静。

袁伟与该团空射主任艾群是同批次获得航母资质认证的。被选上飞舰载战斗机的飞行员们,至少飞过5个机种、飞过500个小时三代战斗机。袁伟他们已经处在飞行员“金字塔”的顶端,因为目前全球现役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不超过2000人。

在渤海边,他们成立了一个“尾钩俱乐部”——尾钩是舰载战斗机独有的,用来在航母上挂阻拦索。

“检查右发温度状态,开加力。”在艾群报告传来后,卢朝辉通过指挥系统发出指令。这三名“尾钩俱乐部”成员此刻紧密配合,综合三方的信息,袁伟更加确定情况可控,挽救战机仍有一丝希望。

“极限迎角,极限过载……”冷静的告警声在机舱内反复响起,飞机随时可能失速,屏幕上的“危险”提醒频繁闪烁,飞机的噪音持续着,天空中开始出现白云。过去袁伟非常喜欢冲上云霄时的感觉,但此刻,以他的速度飞机都快碰到山头了。

左发火苗又冒出,带出的尾烟阴魂不散地跟着袁伟,而他的战友跟在尾烟后面。

几分钟内,指挥塔台做出了一套航程最短、航时最短的安全着陆方案,但在这条航线的延长线上是市区,那里有近百万人口,以及最高的着陆成功机会。

但袁伟提前扭转了机身,避开市区,向右飞去。

从飞机的录像里可以看到,地面又绿了起来,其间散落着黄色屋顶的村庄。

起落架放不下

“左发失火,左发失火……”提示音继续叫着。

“起落架无法放下。”村庄附近就是机场候机大厅,袁伟为了避开它们准备提前着陆,但突然发现了这个火烧眉毛的问题。

听到袁伟的报告,卢朝辉眉头皱的更紧。“低空低速状态提前放起落架,飞机速度受阻力影响肯定变慢,高度也必然下降。但如果不放,留给飞行员后续的处置时间就越少,稍有不慎就是重大伤亡。”

袁伟此时仍有机会跳伞,并能操纵飞机避开人群,但他仍紧踩右方向舵以保持平衡。“飞机是我身体的一部分,飞行已经融入我的生命。”袁伟事后轻描淡写地说。

他与“飞鲨”的不少大事都发生在同一年。2012年,他结婚成家,“飞鲨”成功降落在辽宁舰。2015年,来到舰载战斗机团的他与“飞鲨”正式相遇,成了“兄弟”。2016年,他驾驶“飞鲨”成功着舰,通过航母资质认证,同年,他的儿子出生。获得认证归来后的捧花照摆在他的书桌上,儿子的照片塞满手机,与妻子的合影是他的微信头像,“飞鲨”与家就是他的两个发动机,一个也不能少。

“左发失火,左发失火……”冷酷的提示声不愿停歇。塔台的卢朝辉和僚机上的艾群都能听到这告警声。紧盯袁伟向塔台汇报情况的艾群被这声音烦透了。

卢朝辉握紧了拳头,他盯着一直在自己视线范围内的“飞鲨”,一遍一遍地与袁伟、艾群以及塔台各站位交换信息,研判最佳方案。

而此时的袁伟早恢复了惯常的“冷脸”,惊慌被扔出机外。“这就跟看恐怖片一样,一个人看害怕,我们3个一起看就不怕了。”艾群事后总结。“能双机飞就不单机飞”,这是舰载战斗机团用4年多改过来的习惯,他们认为这能帮助稳定飞行员的心态,并作出相应提醒。

无线电里的声音几乎没有间断过,陪伴着袁伟——就像最初带他飞的教员一样。

“开加力增速爬高。”

“由北向南沿跑道通场。”

“听令应急放起落架。”

“调转航向,由南向北,对头着陆。”综合各方信息,卢朝辉发出一连串指令。

“通场后准备调转航向由南向北对头着陆,对正放起落架。”袁伟重复指令,冷静的声音在3人间传递。

降落在跑道中心线

“极限迎角,极限超载,左发失火,左发失火……”不同的危险被交替念出。

超载着陆是个大问题。

由于飞机是在起飞阶段发生特情,机载的数吨燃油还没有消耗多少,载重超过飞机降落时的设计极限值近5吨。同时左发起火,导致无法空中放油减重,这意味着袁伟只能超极限载重着陆。

“尾后左发现在是白色尾烟。”“及时雨”艾群的声音又在无线电响起。

这让看不到尾部的袁伟吃了定心丸,他确定“发动机的火势暂时得到了控制”,白色尾烟是没被引燃的油高速雾化形成的。

熟悉又危险的跑道近在袁伟眼前,几乎被黑色的轮胎摩擦痕迹划满。

300米、100米、50米……飞机高度越来越低,袁伟收油门、拉杆,努力把飞机改平,减少接地瞬间的撞击力。

消防车、救护车等已经在跑道外等着袁伟,包括卢朝辉在内的地面人员都以为少一个发动机的他这次会飞偏。虽然作为舰载战斗机飞行员,他们被要求着陆时偏离中心线左右不得超过3米——航母跑道宽度只有20多米。

“飞机落地以后可能冲出跑道,可能轮胎爆破,可能倒扣……”袁伟驾机着陆前在心里为各种可能出现的问题做着准备。

“哧”地一声,飞机机轮先后接地。他使尽全身力气踩满刹车,尽力保持方向。结果,这名海军目前最年轻的特级飞行员操纵战机沿着跑道中线稳稳地滑行起来。

“好样的!人和机都带回来了。”卢朝辉不禁在塔台吼了一嗓子。

飞机落地后,由于速度减小,尾部又出现火苗,停稳后,火势逐渐增大,爆炸的风险随时可能发生。袁伟迅速解开安全带,抓着机舱边缘从飞机左侧跳了下来——这是相当于两层楼的高度。

他落地时没站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后来肿了好几天,战友们见到他就问:“你屁股好了没?”

沿着一条直线,袁伟拼命跑。把他护送回来的艾群此时超低空飞行通场,飞回蓝天。

迟来的心跳加速

飞机一落地,消防和机务大队等地面人员快速涌向“飞鲨”——身上染着鸟血的它从腹部到地面都着了火。

袁伟回头看到的这一幕永生难忘。

消防员向着火部位喷射干粉灭火剂和水,该团一名机械师在飞机附近急得上蹿下跳,向消防车大喊,“喷左发,别喷右发!”

在飞机下面近身灭火,很多人被喷成了“雪人”,有人因吸入了太多干粉趴在地上呕吐。

看了那么多有关飞行员的电影,袁伟终于有一次像男主角一样帅气的连人带机送回地面,但他开心不起来。

恐惧代替冷静包围了袁伟:这么多战友围过去,已经撞鸟失火近12分钟的“飞鲨”会不会突然爆炸,“那岂不是带回来了灾难?”过去快1个月后,话不多的他说到这件事还会红眼眶。

救护人员很快找到了焦灼的袁伟,他要求确定战友们平安再走,结果被叫上了救护车。在救护车上,他的心跳开始加快,达到了每分钟120次,而人的正常心跳不超过每分钟100次,这时他才发现右脚崴了,左脚的大脚趾指甲快掉了。

而从塔台下来的卢朝辉,心跳也开始加速,快得不行。

最终,机务大队和消防官兵用12分钟将飞机降温,扑灭全部暗火。后来,有些人住了四五天医院

得知战友和“飞鲨”都安全后,一直后怕的袁伟打通了妻子的电话,对这件事只字未提。

鸽子、燕子、麻雀、海鸥等鸟类被列入了该团的重点研究对象,他们“提高了对鸟类危害性的认识”,还请了专家,尝试制订更高效的驱鸟办法。

撞鸟事件没过去几天,袁伟又驾驶着“飞鲨”出任务去了,只不过这次,他和战友们多了一分对鸟的关注。

(记者 惠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旗下论坛|小黑屋|手机版|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 )

GMT+8, 2017-12-15 04:42 , Processed in 0.321915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