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hnxsyw
收起左侧

[科普资料] 美国导弹防御系统动能拦截弹研制与部署现状

[复制链接]
Lsquirrel 发表于 2010-2-2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推测的拦截场景:
DSP/SBIRS探测到靶弹发射,火控中心提示部署在威克岛上的AN/TPY-2雷达,当靶弹进入AN/TP ...
syhssj888 发表于 2010-2-2 16:58


宋兄,SBX的确切位置您在哪里找到的,能告知下资料来源么?
syhssj888 发表于 2010-2-3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确切位置,大概推算出来的
shaolin1254 发表于 2010-2-5 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罗马尼亚将同意部署美国导弹拦截器  

新闻发布时间:2010-02-05


  [据自由欧洲电台网站2010年2月4日报道]  罗马尼亚总统特拉扬·伯塞斯库已表示,罗马尼亚已经同意部署美国防护系统的中程弹道导弹拦截器。
  
  伯塞斯库在最高国防委员会会议闭幕式上称,罗马尼亚已收到美国总统奥巴马正式邀请,参与美国导弹防御系统。陆基拦截器将作为反导系统的一部分部署在罗马尼亚本土。根据与美方达成的协议,部署在罗马尼亚的防御系统将在2015年投入使用。
  
  他还表示,罗马尼亚已同意参与其中,原因是系统可以“保护整个国家领土”。并强调,该系统不应被俄罗斯视为有敌意。此次邀请是由美国军备控制和国际安全部副部长提出,最终决议还需经罗马尼亚议会审批通过。
  
  目前,伯塞斯库的声明是否能反映出奥巴马政府就在何处部署其欧洲防御系统的决策尚不明了。(中国航天工程咨询中心 陈菲 侯丹)  

责任编辑:中国航天工程咨询中心_陈菲
shaolin1254 发表于 2010-2-5 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五角大楼发布新弹道导弹防御评估报告(SMDR)  

新闻发布时间:2010-02-04


  [据美国国防部网站2010年2月2日报道] 2010年2月,五角大楼出台了最新的《弹道导弹防御评估报告》(BMDR)。该报告在美国总统和国防部长的领导下完成,同时满足立法需求,对美国弹道导弹防御政策和战略进行评估。
  
  BMDR将评估弹道导弹面临的威胁,并阐述导弹防御态势,以应对当前和未来的挑战。BMDR将决定弹道导弹防御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和军事战略中的适当角色;BMDR将为当前和未来的导弹防御项目及预算决策提供战略支持;BMDR将把军力构成和国家优势、战略实体相结合。
  
  弹道导弹和相关技术的扩散一直威胁美国的领土安全、海外驻军和友国盟国。美国弹道导弹防御战略和政策必须对变化中的威胁环境和预算限制做出响应。美国必须发展具有成本效益并经过验证的能力,通过真实试验评估并验证可靠性和有效性。国防部必须继续支持与友国、盟国的弹道导弹防御合作,发展共同的导弹防御战略及能力。
  
  BMDR的要点及事实包括:
  
  (1)正如美国导弹防御政策情况说明书概括的,用阶段性、适应的方式解决欧洲导弹防御问题;
  
  (2)为美国军队和盟军提供有效的区域导弹防御,以对抗短程、中程弹道导弹。
  
  (3)为美国提供对抗远程弹道导弹的有效防御;
  
  (4)平衡弹道导弹防御的能力与投资,解决美国、盟国及海外部队近期和远期威胁。
  
  (5)明确弹道导弹防御能力的需求,以及美国弹道导弹防御项目的执行及监管;
  
  (6)弹道导弹防御项目试验及验证的目标、需求及标准。
  
  与四年防务评估及其他正在进行的评估一样,BDMR的过程是融合整个内阁政府的态度。国防部与其他政府部门、各机构以及相关的国会委员会积极商讨。
  
  美国国防部长已经建立一个管理机制来管理BMDR。这次评估由美国国防部办公室和总参谋部共同领导。作战司令部和各军种也参与完成此次评估。此外,BMDR还咨询了友国和盟国。 (中国航天工程咨询中心 曲佳 陈菲)


责任编辑:中国航天工程咨询中心_曲佳
kktt 发表于 2010-2-17 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的东欧反导新计划会增加对中国的威胁

吴日强

美国奥巴马政府最近对布什政府的欧洲反导计划作了修改,这一修改令俄罗斯满意,但实际
上增加了对中国的潜在威胁。奥巴马的新方案放弃了在欧洲部署陆基固定雷达和拦截弹,转
而倚重海基SM-3拦截弹和机动X波段雷达,在近期,用现有的SM-3 Block I拦截弹实现对
中短程导弹的拦截,在远期,则利用升级的SM-3 Block II拦截弹实现对中远程和洲际导弹
的拦截。这一计划至少在近期可以大大缓解俄罗斯的担忧,因为当前的SM-3 Block I拦截弹
的关机速度约3.2 km/s,可以拦截来自伊朗的中程导弹,但是无法拦截俄罗斯洲际导弹(洲
际导弹的关机速度为7 km/s左右),不会损害俄罗斯的核威慑能力。相比之下,原先布什政
府计划部署的陆基拦截弹关机速度可高达8 km/s以上,完全有能力拦截俄罗斯的洲际导弹,
从而损害俄罗斯的核威慑能力。

但是这一计划同时增加了对中国的潜在威胁。SM-3 Block II系统目前正由美国和日本联合
研发,预计其关机速度可达6 km/s以上,具备一定的对洲际导弹的拦截能力,实际上已经
成为战略反导系统。更重要的是,这一系统是水面机动系统,开发完成后必然安装于美国及
其盟国的宙斯盾军舰上,危机发生时可以部署到需要的水域,从而搭建成所谓全球反导系统。
对中国而言,10年后,战略导弹将可能被迫面对美国和日本联合构筑的三层拦截:即前沿
部署的SM-3 导弹在上升段、加州和阿拉斯加的地基拦截弹在中段和部署于美国西海岸的
SM-3导弹在下降段的拦截,导弹的突防概率将大大降低,中国的核威慑能力将被削弱。所
以,在当前阶段,中国必须密切关注这一计划的进展,同时要求美国和日本提供足够的信息
和采取必要的措施来打消中国的疑惑。

http://learn.tsinghua.edu.cn:8080/2000990313/wrq200911.pdf
shaolin1254 发表于 2010-2-21 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洛马公司成功进行PAC-3 MSE拦截飞行试验  

新闻发布时间:2010-02-20


[据美通社2010年2月18日报道] 洛马公司的增强型PAC-3导弹——PAC-3分段改进(MSE)导弹在2010年2月17日成功拦截了一枚具代表性的战术弹道靶弹。PAC-3 MSE与基本的PAC-3成本降低计划(CRI)导弹相比,性能更高、飞行高度和射程更远。  

责任编辑:中国航天工程咨询中心_谢慧敏
shaolin1254 发表于 2010-2-21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导弹防御局机载激光器在第一批拦截试验中三发两中  

新闻发布时间:2010-02-20


  [据美国太空新闻网2010年2月19日报道]  据美国导弹防御局(MDA)和工业官员的消息,美国导弹防御局装备在波音747飞机上的机载激光器(ABL)在2月11日向两枚靶弹开火,一枚靶弹被击落,但另一枚靶弹未能被摧毁。
  
  在这次期待已久的射击试验中,美国导弹防御局的机载激光器从爱德华空军基地起飞,并与从海上移动平台发射的短程、液体燃料弹道靶弹交火。据导弹防御局2月11日发布的消息,ABL利用它的跟踪激光在几秒钟之内就捕获了目标,射出第二束瞄准激光测量并调整大气失真,之后发射它的高能化学激光攻击了导弹。MDA称,整个交火过程少于两分钟,靶弹被击毁但是它的火箭发动机仍然在推进中。
  
  波音公司ABL项目经理在2月12日的采访中称,在同一小时内,ABL还发现、跟踪并射击了另一枚从圣尼古拉斯岛发射的固体燃料探空火箭。高能激光器对目标进行了打击,但是异常导致系统在目标被摧毁前自行关闭。系统在飞行中恢复到准备状态,但是并未进行第二次击落目标的尝试。
  
  在多重射击测试之前,2月3日MDA曾进行过一次ABL试验,但之前MDA并未公开此次试验。在那次试验中ABL摧毁了一枚探空火箭,该火箭与2月11日未能摧毁的火箭相似。MDA发言人莱纳称,与2月11日摧毁的液体燃料导弹不同,探空火箭靶并不是ABL设计应对的典型威胁。
  
  波音国防、太空与安全公司是ABL项目的主承包商。高能化学激光器由诺格宇航系统公司开发,光束控制与火控系统由洛马太空系统公司提供。
  
  MDA曾一度计划部署作战型ABL用于助推段导弹的防御,但是奥巴马政府削减了该计划。现在计划把ABL试验平台作为研究定向能武器的试验台。MDA的执行主任在2月1日称,依据可获得的资金,飞机今年可能再执行两次的飞行测试。然而,MDA发言人莱纳在2月12日称,目前无计划进行额外的飞行试验。MDA 的预算文件显示,飞行测试之后,ABL的管理将从MDA移交给五角大楼国防研究与工程主任办公室和高能激光联合技术办公室。ABL在2010年的预算为1.823亿美元,但MDA在2011年的预算中未为该项目申请经费。(中国航天工程咨询中心 谢慧敏)  

责任编辑:中国航天工程咨询中心_谢慧敏
shaolin1254 发表于 2010-2-23 11:17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防部没有恢复机载激光器计划的意向  

新闻发布时间:2010-02-22


[据先驱报2010年2月20日报道]  五角大楼的新闻发言人称,尽管2月11日在波音飞机上进行的机载激光器导弹拦截试验获得了成功,但这并不能保障这项在2009年被削减的耗资82亿美元的机载激光器计划会获得恢复。  

责任编辑:中国航天工程咨询中心_谢慧敏
kktt 发表于 2010-3-19 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aviationweek.com/aw/g ... amp;channel=defense

First SM-3 Block IB Test Slated For 2011

Mar 18, 2010




By Amy Butler

Raytheon is on track to execute its first flight test intercept attempt with an SM-3 Block IB missile early next year, according to Ed Miyashiro, vice president of Raytheon Missile Systems.

The sea-based SM-3 Block IB will feature a new divert-and-attitude-control system as well as a two-color infrared sensor, both improvements over the SM-3 Block IA now in use.

These missiles are designed for use with the Aegis ship-based defensive system.

The IB is a linchpin for the Obama administration’s phased adaptive approach plan to field regional missile defenses in Europe to protect from an Iranian ballistic missile attack. Land-based SM-3 IBs will be deployed in Europe by 2015, according to the plan.

SM-3 Block IB missiles are starting to roll off of Raytheon’s Tucson, Ariz., production line this fiscal year, but Miyashiro says the interceptor buy is at an “all-time low” based on the Fiscal 2011 spending request.

The factory can assemble 48 missiles per year in a single shift and has built as many as 30 annually.

“The FY ’11 request is not very good. It is not very robust at all,” Miyashiro says.

Eight SM-3 Block IBs are included in the Fiscal 2011 budget proposal. A faster production rate is expected in Fiscal 2012.
kktt 发表于 2010-3-26 17:03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纽约时报》3月24日报道】奥巴马班子枪毙了不合时宜的 F-22战斗机项目,并正在对超预算的F-35联合攻击战斗机项目采取严厉措施。现在,它还要考虑陷入困境的导弹防御计划。项目主管、陆军中将帕特里克· 奥赖利22日在一次会议上说,部分合同商仍在生产劣质拦截导弹零部件。

这对美国纳税人来说,可不是什么合算的交易,尤其是在国家预算需求庞大而且日益增加的情况下。导弹防御机构正在要求增加预算,从7亿美元增加到99 亿美元。

奥赖利中将说,他将扣留以次充好的合同商的部分利润。他既没有公布公司的名称,也没有透露被撤销的合同的数量,显然是因为这个决定还有待诉请裁决。波音公司、雷神公司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是很多武器项目的主要合同商。2006年,五角大楼由于陆基导弹拦截系统的缺陷而扣留了波音公司大约1.08亿美元的款项。

惩罚合同商很敏感,因为利润是一个强大的驱动因素。但是,必须谨慎制定惩罚措施,以防自食其果。专家说,如果合同商知道倘若导弹试验不成功利润会减少,那就有可能产生强大的刺激,促使它们通过增加纸上试验、减少实际试验,搞虚假的试验成功。

五角大楼还需要更加有效地调整合同结构。政府问责局2009年表示,防务合同通常仅仅因为“满意的”表现,就能获得高达84%的承诺利润。这样一来,合同商不会去精益求精。

奥赖利中将敦促防务公司解雇那些不满足更多质量控制要求的员工。
shaolin1254 发表于 2010-3-26 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奥利奥你是上台搅局的吧,啥项目都要裁,小心中期选举惨败、干不满一届就下台呀
shaolin1254 发表于 2010-4-2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雷神公司因在2008年击落失灵卫星被美国导弹防御局授予技术进步奖  

新闻发布时间:2010-03-26


  [据雷神公司网站2010年3月25日报道] 在3月24日举行的第八届美国导弹防御年会上,三名雷神公司员工获得了导弹防御局(MDA)技术进步奖。三名员工因在“燃霜行动”(Operation Burnt Frost)中的突出贡献而获此殊荣。“燃霜行动”是美国2008年进行的一次对失灵卫星的拦截行动。
  
  行动中,雷神公司“标准导弹”-3击落了太空中失灵的卫星(代号USA193),卫星中含有有毒燃料,对地面上成千上万的人口造成潜在的威胁。为了执行这次任务,“标准导弹”-3进行了改进,雷神公司的工程师对三颗“标准导弹”-3的软件进行了一次性改良。最终,导弹以超出其原有能力的表现,在太平洋上空拦截目标。
  
  雷神公司设计建造的海基X波段雷达跟踪了导弹实施拦截之前的过程,然后对撞击进行了评估。雷达在提示、跟踪和识别目标的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中国航天工程咨询中心 侯丹 许红英)  

责任编辑:中国航天工程咨询中心_侯丹
kktt 发表于 2010-4-7 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aviationweek.com/aw/g ... Of%20Two%20Problems

GBI Test Failure Result Of Two Problems

Apr 6, 2010

By Amy Butler

Two unrelated factors contributed to the failure of a U.S. Missile Defense Agency Ground-Based Interceptor (GBI) to destroy its target during a Jan. 31 flight test, Aviation Week has learned from multiple officials in the ballistic missile defense program.

The first problem, known in the rocket sector as “chuffing,” occurred as the target boosted from the Kwajalein Atoll in the Marshall Islands around 3:40 PST. Chuffing refers to the sound that the motor makes, but it is also used to describe changes in the burn rate or pressure of burning in the solid-rocket fuel that propels a booster, in this case the LV-2 target. Chuffing is common in rocket motors, particularly older boosters. LV-2 used Trident C4 boosters, some of which are 25-35 years in age.

The missile defense officials agree that LV-2 performed as required by MDA for the test, and that the chuffing was within normal expectations. While the chuffing did not affect target performance, a problem arose when the primary sensor for the test, the massive Sea-Based X-band radar (SBX) managed by Boeing, had difficulty reading what MDA officials call the “threat scene.” This includes the rocket body, nose cone, countermeasures, warhead and any other objects that may be within view of the SBX during the test, according to the officials. Algorithms designed to help SBX “filter out” chuffing were not engaged during the test, one official says. Thus, the threat scene that SBX viewed was more complex than it should have been. In a real engagement, this official says, the algorithms would be engaged and SBX would not have encountered such an unfamiliar threat scene.

According to an MDA statement issued shortly after the failed flight test, the GBI and target both performed nominally, “but the Sea-Based X-band radar did not perform as expected.” MDA officials declined to outline further detail at that time.

A failure review board is sifting through the test data to discover the causes, and MDA officials still will not directly discuss the findings.

The second problem contributing to the test failure involved the functioning of the Exoatmospheric Kill Vehicle (EKV) itself, according to the officials. The EKV apparently experienced a mechanical failure in a thruster. This was described by one of the officials as a quality control issue brought on by a faulty connector.

U.S. Army Lt. Gen. Patrick O’Reilly, MDA’s director, has complained repeatedly—before and after this test—about the pitfalls of connectors on missile defense elements that require highly precise performance (Aerospace DAILY, March 23).

Though the EKV failed to destroy the target in this case, the results of this portion of the test do not point to an inherent defect in the missile defense system or architecture. Officials found that while the EKV was operating on incomplete data from SBX (which was confused by the threat scene), its onboard sensor managed to pick out the warhead—the actual target—from the threat scene.
kktt 发表于 2010-4-8 18:49 | 显示全部楼层
美成功试射增强型爱国者3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3月31日在白沙导弹靶场进行PAC-3 MSE增强型导弹的作战试验,成功截获战术弹道导弹威胁目标。PAC-3 MSE导弹比PAC-3 CRI导弹具有更高和更广的拦截范围。作为PAC-3 CRI导弹首个螺旋式研制产品,PAC-3 MSE导弹整合了威胁驱动和软硬件升级。PAC-3导弹是唯一采用直接击毁技术以摧毁来袭目标的爱国者导弹。洛·马导弹和火力控制部PAC-3导弹项目主管Richard McDaniel说:“PAC-3 MSE导弹的表现异常优异,随着导弹测试的不断进展,最终将大大提高士兵的防御作战能力。”
此次PAC-3 MSE导弹的升级包括:固体导弹发动机现在添加了一个秒脉冲和更大的直径;气动面和尾部曲面的控制范围更大以适应增强的性能封套;热电源调整大小以适应更好性能和更长的任务时间。
PAC-3导弹已经在2006年6月被选为多国中远程防空系统(MEADS)的主要拦截武器。MEADS项目已完成硬件关键设计审查,现正在集成测试雷达、发射器、战术操作中心和装填。系统测试将在2012年新墨西哥州白沙靶场进行。
kktt 发表于 2010-4-16 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华网华盛顿4月15日电(记者杜静 王丰丰)美国国防部官员15日表示,美国计划在2018年前将导弹防御系统覆盖北约在欧洲的所有成员国。

    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帮办布拉德利·罗伯茨当天在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一个附属委员会作证时说,奥巴马政府正在尽可能迅速地在欧洲部署海基和陆基导弹防御系统。美国将于2018年在北欧部署第二个陆基SM-3导弹拦截装置,届时北约在欧洲的所有成员国都将被置于美国导弹防御系统的保护之下。

    美国布什政府曾极力推动东欧反导计划,与捷克和波兰达成建立反导基地的协议。俄罗斯认为,美国此举旨在遏制俄罗斯,对俄罗斯战略安全构成威胁。2009年9月17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美国将放弃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的计划,转而推出一项分阶段、更有针对性和操作性的反导系统方案。

    根据奥巴马的新方案,美国在欧洲部署导弹防御系统将分四个阶段完成:第一阶段,即2011年前,美国将在欧洲完成部署海基神盾武器系统、SM-3(IA)型拦截装置以及诸如AN/TPY-2型雷达监视系统等感应装置,以应对现有的伊朗导弹威胁;第二阶段,美国将在2015年前完成部署陆基和海基SM-3(IB)型拦截装置以及更先进的感应装置,扩大应对短程、中程导弹威胁的防卫范围;第三阶段,美国将在2018年前完成部署SM-3(IIA)型拦截装置,以应对短程、中程及中远程导弹威胁;第四阶段,美国将在2020年前完成部署SM-3(IIB)型拦截装置,以应对中程、中远程导弹威胁及洲际弹道导弹对美国本土的威胁。
铁人 发表于 2010-4-25 03:41 | 显示全部楼层
NMD对先进洲际导弹来说,只是一把自我安慰的破伞,军火商捞钱的工具而已
东方红 发表于 2010-4-25 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帝对防御洲际弹道导弹是认真的,技术是在进步的,现在唯一能与美帝对抗的核大国俄罗斯心里是着急的。
Lsquirrel 发表于 2010-5-1 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根据AWST的Ares Blog的进一步报告,FTG-06失败中,SBX探测到LV-2尾焰,没能过滤其影响,导致探测到2000多目标,雷达过饱和了。此后,EKV的导引头虽然探测到目标,但是轨控推进器中的一个由于连接器故障,导致EKV拦截失败
具体可查看:
http://www.aviationweek.com/aw/b ... kElementId=blogDest
JK-SETI 发表于 2010-5-18 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K-SETI 于 2010-5-19 00:34 编辑

A Flawed and Dangerous U.S. Missile Defense Plan

2009年9月17日,奥巴马政府宣布,将搁置布什政府的欧洲导弹防御系统,以一种全新的导弹防御体系取而代之。这一决定停止了在捷克共和国的10个拦截器和在波兰X-波段雷达的部署,有两个非常积极的成果:它取消了技术上存在缺陷的导弹防御系统,该系统不可能为欧洲提供有意义的防御,并避免了潜在的灾难性外交政策——与俄罗斯对抗。不到5个月后,在2010年2月,奥巴马政府在《弹道导弹防御评估报告》中详尽解释了9月的决定。该报告说,弹道导弹防御技术已经为美国提供了面向有限洲际弹道导弹(ICBM)攻击的可靠、强大防御系统。根据该报告,目前已经掌握的技术将使美国建立一个全球导弹防御系统,该系统已经强大到潜在对手将没有选择,只能降低用弹道导弹来实现政治目标的优先性。然而,在导弹防御技术的实际状况进行审查后发现,报告中所提出的这个新构想不过是一个幻想,这些技术神话很可能带来外交政策上的灾难。

关于目前的导弹防御技术,有没有新的事实材料支持在报告中的说法:“美国现在有能力防御有限ICBM攻击”,高高度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的一系列根本问题也得到解决。事实上,这篇文章将说明:最近国防部给出的弹道导弹防御飞行试验数据和1月失败的陆基导弹防御系统试验同《弹道导弹防御评估报告》中的结论恰恰相反。

《弹道导弹防御评估报告》的许诺
根据导弹防御报告,美国本土在“现在”及“可预见的将来”已经拥有了面向有限ICBM袭击的保护能力。[1]该报告还称,这种“优势”是在过去十年中由克林顿和布什政府对陆基中段导弹防御(GMD)系统进行正确“投资“的结果,而根据该报告,GMD目前能保护美国大陆免受ICBM攻击[2]。 在区域导弹防御的部分,报告称,“最近的成功”表明,美国已经可以依赖海军的标准导弹3(SM-3)和陆军的爱国者、末端高空区域防御(THAAD)系统[3]。 根据该报告,其中SM-3 Block IA已在多次飞行试验中被证明为高度可靠的,并将立即部署。根据奥巴马政府的时间表,升级版本——Block IB——将在2015年部署。接着在2018年部署性能更高的Block IIA,并在2020年部署性能更强的Block IIB。 该报告还说,由于各次SM-3试验已如此成功,这些新型号的SM-3将能够完成多种区域弹道导弹防御任务,包括加强已有的美国本土ICBM防御系统。
已经入役GMD防御的基线方案是将最终达到30枚井基拦截器,部署在的两个基地:26枚在阿拉斯加的格里利堡,4枚在在加利福尼亚州的范登堡空军基地。还将建设第三个发射井阵地,包括14个井,以应对“突发的额外需要”。 此外,SM-3与其改进型号,将被广泛部署在船舶和陆基阵地上。通讯和指挥控制系统将连接陆地、海上的雷达与天基红外预警系统,创造一个高度灵活的综合全球导弹防御系统,可以在各种情况下快速移动、集中。
这份报告——应该来自国防部近10个月的技术分析——展示了美国在未来10年建造一个高度可靠,稳定,机动和具有可适应性的全球导弹防御系统的设想。根据该报告,该系统将能够战胜、吓阻对美国及其盟国的核常袭击与威胁。
不过,国防部自己的飞行测试数据表明,在战斗中,绝大多数“成功”的SM-3试验并未能摧毁来袭弹头。这些数据还告知潜在的对手应该如何战胜SM-3和GMD系统,这两者有着相同的严重缺陷。长期的GMD系统测试,加上今年1月的最新的测试显示:它只有在精心策划的条件下才能成功,这些条件被设计成能掩盖基本设计缺陷、制造成功的假象。《弹道导弹防御评估报告》没有提供事实来表明,美国的技术进步已经突破了这种简单化的导弹防御试验。 指出这些缺陷的证据正是在国防部用来证明GMD、SM-3效能的数据。

新架构
新计划将依赖于多个雷达、监视以及通信系统来提供探测与跟踪,其中大部分是全球范围内已经存在的分布式系统;美国需要它们来引导SM-3和GMD拦截器飞向撞击点。一旦拦截器飞到指定的拦截点,机载红外传感器将尝试发现、机动、并直接撞击来摧毁敌方弹头。GMD采用重约5000磅的大型拦截器,每个耗资约7000万美元。这些拦截器将从格里利堡和范登堡空军基地的地下导弹发射井里发射。美国海军系统最初将使用的SM-3 Block IA,重约3000磅,单发成本约1,000万美元。如前所述,SM-3 Block IA将有三个升级型号,增强的SM-3系统的能力。根据《弹道导弹防御评估报告》,SM-3系统的优点是可以部署在船舶和陆基阵地上,可以移动到最需要的地方。
要了解SM-3系统是如何运作,以及为何它可能会失败,有必要了解该系统作战过程中的各个步骤。
当弹道导弹发射,在4万公里高度的美国早期预警卫星,将在其有动力飞行阶段观察其热排气羽烟。这些卫星提供有关资料,把发射地点确定在大约一公里之内,把发射时间确定在几秒钟内。通过观测导弹这几分钟的有动力飞行,卫星还可以初步估计出导弹燃尽关机的大概位置和它的运动方向。这些信息通过全球通信系统近实时地传输给导弹防御系统的各个部件。在某些情况下,导弹防御系统也可能通过在高空飞行无人机(UAVs)中安装红外感应器,跟踪助推段和关机后的弹道导弹。不过,一旦结束有动力飞行,导弹上的各种反制措施可立即启动,以防止这些传感器确定导弹弹头。在伊朗和朝鲜发射导弹的情况下,这些来自卫星和空基传感器的信息将传输给短距离、前沿部署的X波段雷达;X波段雷达部署这些国家附近,它从已有数据中得到导弹攻击方向,不再需要扫描整个天空寻找潜在目标这一费时的步骤。前沿部署的雷达能得到更精确的跟踪数据,并通过在全球监视系统,将数据传输给其他雷达和在海上的宙斯盾舰。

前沿部署的X波段雷达将只有中等的辨别能力,难以在弹道导弹动力飞行结束后分清不同对象雷达信号的差异。出于这个原因,这些雷达也将无法保证美方能从碎片、诱饵中把弹头区分开来。X波段雷达将能够观察到数千公里范围内的导弹弹体,却基本没有能力来跟踪数千公里外的弹头,因为这些弹头形状和几何结构使它们——相对于导弹弹体来说——有内在的隐身能力。
如果导弹弹道上升到了低频、低分辨率大型早期预警雷达的视线内,其所有组件——包括弹头——都可以被跟踪到。不同于高频率、高分辨率、短距离的X波段雷达,早期预警雷达对远距物体雷达反射信号没有任何辨别能力。事实上,低频早期预警雷达的分辨能力是如此差,以至于它们们无法区分两英尺长的箔条与弹头。数万到数十万根箔条可用于制造大群诱饵,其总重量不超过1磅。
宙斯盾舰雷达天线的尺寸不得不小,功率不得不低,结果是对弹头和导弹的探测/追踪距离太短,SM-3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拦截目标。新架构的解决方案是假设:在自己的宙斯盾雷达观测到目标前,SM-3拦截导弹将会发射。在许多实战情况下,宙斯盾舰将可能永远看不到那些弹头。但是,如果外部跟踪雷达能提供相当精确的数据,即使使用这种“盲目发射”,拦截器也可以被引导到大约方圆10千米的空间内,在那里拦截器可以自身的红外传感器来发现、锁定目标弹头。如果敌方在同弹头轨道略有差异的轨迹上释放大量箔条,早期预警雷达将无法确定哪些雷达信号是来自弹头的,宙斯盾舰也就没法得到“盲目发射”需要的准确跟踪信息。同样的策略在进行调整后,也可以用来对付分辨率高得多的短程X波段雷达、无人机机载红外传感器。因此,使用许多简单的反制措施,只要能干扰传感器提供精确跟踪数据的能力,将可以使船舶无法执行“盲目发射”。基本相同的问题也出现在GMD系统中。

命中目标弹头
如果宙斯盾舰已从外部雷达获得足够精确的跟踪数据,实现“盲目发射”,SM-3将朝着可使用弹上红外传感器自行制导的空间区域飞去。
一旦“捕获”目标,击中弹头是一个相对容易的任务,但定位弹头是迄今为止为的SM-3和GMD面临的最艰巨任务。必须寻获、辨别并准确定位弹头,而且必须直接命中。经验表明,击中导弹弹体,即使弹头还没有分离,不会破坏弹头,弹头会朝着目标在几乎不变的轨道上继续飞行下去。拦截器三个级的发动机燃烧时间将超过1分钟,把第三级和动能拦截器推至80千米以上的高度。在第三段燃尽后,动能拦截器被释放并执行约30秒钟的最后机动,撞向目标。SM-3拦截器是设计用来打击逼近速度相对较低的目标:每秒约4至5千米,它可以在小于150千米范围内的进行制导。在150千米的距离上,拦截器红外传感器上的物体是若干个光点,因此不可能获得有关物体形状或大小的信息。
这些困难是可以清楚地从美国国防部公开的SM-3拦截试验数据中看到。[4]从2002年到2009年的10次拦截试验中(逼近速度相对较低),有8或9枚SM-3拦截器未能直接击中目标导弹的弹头。这意味着,在实战中,弹头将不会被摧毁,而会继续朝着目标飞去。[5]但是,导弹防御局(MDA)仍然声称这10次飞行试验“成功”,没有向外界说明这种结果不是真正的实战拦截[6]。
从MDA公布录像中截取的飞行试验数据见图1。每一个图像都是命中目标之前,拦截器给出的最后一个视频帧。这次飞行试验数据表明,SM-3动能拦截器的几乎总是错过弹头,击中弹体[7]
动能拦截器试图确定并击中弹头的细节说明了为何直接命中弹头的任务非常困难,容易在实战条件下导致灾难性失败。
撞击之前的1至2秒钟,SM-3拦截器的传感器图像就像在屏幕中心稍微拉长的点。如果击中弹体,拦截器往往会击碎弹体,如同打中薄壁玻璃杯或空苏打罐的子弹一样,穿过箭体而留下无损的弹头。
2002-2009年的飞行试验测试数据显示出许多令人吃惊的“设计”,它们根本不会在实战条件下存在。威胁空域内没有多个对象,目标导弹后端有大型尾翼、目标导弹总是以侧面对着拦截器、而目标导弹的精确几何结构也是已知的。所有这些因素都大大地简化了拦截器的工作。然而,尽管有这些人为的优势,国防部自己的数据表明:该拦截器几乎都没有击中弹头。
这些测试数据也告诉伊朗和朝鲜这样的潜在对手,究竟要如何战胜SM-3和GMD。资料还显示,国防部自己对导弹防御计划的技术监督评估——如《弹道导弹防御评估报告》中所述——是有严重缺陷的、不可靠的。这又是为什么我们必须采取措施,为白宫和国会提供一个真正的独立来源,以确认MDA和国防部其他人有关导弹防御性能声明的真实性。
图3显示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反制措施,利用伊朗和朝鲜已经在其弹道导弹飞行试验计划显示的火箭技术。图2a描述了FM-7(2005年2月)后最近的各次SM-3飞行试验中使用的靶弹。
通过使用简单的爆炸技术,把单级导弹切成多块,一个潜在对手将进一步大幅增加SM-3或GMD错过弹头的机率。已经多级火箭分级的时候,伊朗和北朝鲜已经成功地证明了它们掌握这种切割技术。[8]在多级火箭的上面级也可以采用同样的措施,以对付GMD拦截器。
如图3所示的场景实际上低估了拦截器分析、寻的难度:该图像假设碎片只分布在与拦截器垂直的平面上。它也没有显示额外的假目标:由展开的气球或反制措施的其他部分所产生。
对于目的是击中ICBM弹头的GMD系统,这个问题基本上是相同的。由于传感器必须在更长的距离上工作,寻的过程中几乎没有时间来分析多个目标(很容易被对手故意制造出来)。在这种情况下,逼近速度会比SM-3试验中所遇到的高:约12千米至15千米每秒。速度较高要求拦截器在更长的距离上看到目标:450至600千米。为了提供足够的时间来机动、命中目标,拦截器必须有一个更大的光学部件,以收集更多的远距离目标信号。结果是用来获取准确空间信息的视场更窄(约1度,而不是SM-3拦截器的3.5度左右)。换言之,SM-3的脆弱性和GMD拦截器的相同,都会被伊朗和朝鲜拥有的技术反制。
与SM-3试验未能击中弹头相同的基本系统脆弱性,也导致在FTG-06(2010年1月31日)GMD飞行试验中X-波段雷达的失效。这一脆弱性来源是陆基远程雷达和弹上红外寻的传感器无法提供准确而详细的图像,拦截器也不能清晰地确认弹头。如果没有准确而详细的图像的图像数据,根本不可能把弹头从环绕其的物体中区别出来,特别是各个物体形状都无法预计的时候。


(未完)
JK-SETI 发表于 2010-5-19 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0年4月6日,航空和空间技术周刊(Aviation Week & Space Technology )报道,FTG-06中使用的海基X波段雷达未能确定弹头,因为它遇到了“一个陌生的威胁场景”,“威胁场景”指的是远程传感器观测到的各个物体。[9]在ICBM进攻的情况下,它可能包括鼻锥,弹头,多级火箭的上面级、被对手故意切成块的上面级,球形气球诱饵,弹头形气球诱饵,等等等等。
FTG-06中,固体推进剂火箭上面级发动机意外地释放了的发动机燃料,制造了大量与弹头可比的雷达信号。该雷达“场景数据”被传递给已经编好程以搜索一个“场景”的计算机,由于雷达信号完全出乎意料之外,计算机分析完全失败,未能确定弹头,甚至可能导致对整个目标云的跟踪都失败了。 由于产生虚假雷达信号的物体体积均小于弹头,如果雷达能得到适当编程,它是可以去除掉这些小物体的迷惑信号,然后再进行“场景识别”的。但是如果这些物体是由对敌方故意制造出来而具有与弹头相同的长度,或者说弹头本身与预期的大不相同,这种筛选将是不可能的。
据航空和空间技术周刊的文章,GMD拦截器与弹上红外传感器观测到目标云,并成功筛选出弹头。但下面将要讨论的是,这并不意味着GMD不能被与X波段雷达和SM-3相同的反制手段所击败。

FTG-06表明,无论是使用何种传感器(雷达或红外),如果导弹防御系统确切地知道传感器上的弹头外观,系统就可以从许多其他对象中识别出弹头。这也说明,该弹头必须有一个完全已知的外观,而且要该外观要与其他物体的明显不同。
如果其他对象类似于弹头,或弹头本身与预期的大不相同,,选择弹头只能是一个纯粹碰运气的事情。即使是正确地锁定了弹头,击中它可能也不会是很容易的:弹头连接到其他,或者是弹头被其他物体包围,则拦截器要确定机动到何处才能直接击中弹头,这又几乎是不可能的。对手可以轻松地——也许无意中——采用简单的措施来改变“威胁场景”或弹头的外观,如破碎的上面级。对手也可以改变弹头的外观,方法有覆盖雷达吸波材料来、用气球包裹,或其他方法,这些都会对防御方带来毁灭性的后果。
FTG-06试验的失败说明了GMD、SM-3,以及所有类似这样的高高度防御系统——在近乎真空的空间——的根本弱点,这些问题作者已经十多年以前就揭露过了。[10]在最初两次飞行试验——代号IFT-1A(1997年6月)与IFT-2(1998年1月)——中,一些看起来像弹头的诱饵,使其反导系统无法可靠地确定弹头。作为回应,MDA隐瞒问题,在随后的所有导弹飞行试验里去掉了所有的“有效诱饵”。[11]现在,超过10年后,同样的根本缺陷再次在GMD试验中被揭示出来,这次是从一个固体火箭发动机被意外排出的“假目标”。值得注意的是,MDA至今都再没有进行过IFT-1A、IFT-2弹头/假目标组合的拦截飞行测试。

除非国防部能令人信服地向全世界证明,它可以应对这种简单的反制措施,没有敌人或盟友会相信SM-3或GMD能成为《弹道导弹防御评估报告》所描述的那样“强大,可靠”。该报告所宣布的战略基础在于:美国所拥有技术建造的防御措施是如此有效,对手将直接放弃使用弹道导弹来追求其外交政策目标。
如果美国部署的导弹防御系统能毫不含糊地被判定为“可靠和强大”,它肯定会导致一些国家——例如伊朗和朝鲜——不再依赖弹道导弹作为实现其外交政策的工具。如果导弹防御系统是脆弱的、行不通的——如国防部自己的导弹防御试验数据所证明的——侵略者可能反而认为:他们的目标仍然是用弹道导弹来实现的好。
因此,国防部的弹道导弹防御战略假设对手足够先进,能制造导弹核武器,同样的对手却还没先进到能理解:目前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新重点:SM-3

积极地扩大、改进有缺陷的SM-3导弹防御系统、同时缓步增长GMD部署,这两个决定在国内政治层面上的影响已经很明显。奥巴马政府的导弹防御计划创造了一个框架:没人提出质疑,方案本身考虑不周,为不断扩大导弹防御系统提供了理由。这将形成一个为“更多的拦截器、更多传感器”不断游说的环境,进一步来支持这些错误的理由。 现在这个趋势要走到哪里,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无控制扩张、不合理系统的迹象已经出现。例如,根据2009财年预算,美国最初计划购买总计147枚SM-3 Block IA和Block IB拦截导弹,其中133枚将部署在已经改装了宙斯盾导弹防御系统的军舰上。 2008年6月,MDA已经在国会报告中指出,SM-3拦截导弹的数量应增加至249枚。 2009年7月,参议院武装力量委员会把2010年国防授权法案中采购的SM-3数量由147提高到329枚。Alan “Brad” Hicks少将——MDA的Aegis/SM-3项目负责人——在2009年1月公开集会上声称:需要450至500枚SM-3 Block IA和Block IB拦截导弹。同时,在2009年8月,美国海军决定,将其60多艘DDG-51级驱逐舰全部升级,拥有弹道导弹防御能力。[13]2010年4月15日 ,MDA现任局长Patrick O’Reilly中将在众议院武装力量委员会作证时说:五角大楼正计划在2015年为海军购买436枚SM-3 Block IA和Block IB拦截导弹,为陆军购买431枚末端高空区域防御拦截器。[14]

要求如此多的拦截器表明了,至少有三个重要假设和SM - 3系统有关的,被隐藏了起来。第一个假设是,承诺使用一个或多个拦截器(成本估计为每枚1000万美元)去拦截低精度的1,000 - 2,000磅常规炸弹(目标不定),有其军事价值。第二个假设是,这些拦截器实际上能击中并摧毁目标弹头。第三个是,SM-3能完成更艰巨的任务:拦截大规模的弹道导弹攻击。正如前文所示,最后两个假设错误地以为(能击中来袭的导弹弹体)弹头将被可靠地摧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旗下论坛|小黑屋|手机版|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 )

GMT+8, 2017-9-21 18:29 , Processed in 0.282481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