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Nighthawk
收起左侧

[机型] 歼20四代战斗机讨论专帖[第三季] -官方证实列装

  [复制链接]
红水兵 发表于 2018-6-25 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pingkefu 发表于 2018-6-23 12:49
???我的意思是国内现状,绝对不会像美国国会一样搞自我阉割,限制高技术武器的采购。你的问题是什么?

我的意思是两边的议会都有预算天花板,美国天花板比中国高到不晓得哪里去了,就算“自我阉割”也不是后者能够相提并论的。
漆室葵忧 发表于 2018-6-26 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pingkefu 发表于 2018-6-23 12:49
???我的意思是国内现状,绝对不会像美国国会一样搞自我阉割,限制高技术武器的采购。你的问题是什么?

    其实国内因为预算问题夭折的高新技术项目一点都不比美国少,因为预算导致采购数量缩水,性能简配的现象也屡见不鲜。
     比如为了图便宜而采购红旗-12A、红旗-22、96A这样的低端货。为了省钱砍掉071的防空导弹。
闷雷 发表于 2018-6-28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漆室葵忧 发表于 2018-6-26 16:24
其实国内因为预算问题夭折的高新技术项目一点都不比美国少,因为预算导致采购数量缩水,性能简配的现 ...

话说现在连056都有红旗10了, 071装备两套红旗10应该没多大预算压力了吧。第一批071大修的时候应该可以考虑加装了。
3431 发表于 2018-6-28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漆室葵忧 发表于 2018-6-26 16:24
其实国内因为预算问题夭折的高新技术项目一点都不比美国少,因为预算导致采购数量缩水,性能简配的现 ...

实际上讲是更多 056的近防炮都砍到单30了
zhh894217 发表于 2018-7-11 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铸长空“威龙” 挺大国脊梁
——歼-20设计制造团队打造坚强战斗堡垒、发挥党员先锋模范作用纪实
■本报记者  宫玉聪


从珠海航展上的惊鸿一瞥、朱日和阅兵场上首次以三机编队的形式接受检阅,到正式列装部队,“威龙”歼-20的热度一直不减。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7周年之际,记者来到航空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和航空工业成都飞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探寻他们在设计制造战机中如何打造坚强战斗堡垒、发挥党员先锋模范作用。—编  者  

关键任务党员担当,关键时刻党员冲锋

步入航空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以下简称“成都所”)和航空工业成都飞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成飞”)的科研工作区,几架战鹰振翅欲飞,昭示着成都所、成飞与这些“空中明星”的血脉联系。大道两旁宣传橱窗里展示的数十位党员先锋的照片和先进事迹,向人们生动讲述着一个个平凡而感人的故事。

成都所某项目办成员叶海就是其中一位。一次风险课目试飞,叶海随保障队伍在现场进行全程保障和协调。试飞期间,一保障人员突发疾病,被送往医院抢救。叶海一方面照顾病重同事,一方面协调后续试飞安排,在发现自己脑袋也隐隐作痛后,他仍坚持留在现场,完成工作交接,保证风险课目按计划试飞。

“这是军人手中的钢枪。”在成飞装配车间,张泰军晃晃手中的铆枪,就钻进机舱。虽然是一名“90后”年轻党员,但他已是知名的全国技术能手。张泰军和工友的任务是把上百万个零件组装成一架架战鹰。战斗机舱内体积小,结构复杂,留给工人的活动空间十分有限。工人大多数时间只能趴着、躺着、甚至跪着进行铆装,一天爬上爬下十几次,一趴就是几个小时,而主管领导每天深夜都要召开现场技术分析会。大家幽默地说:职工天天泡“酒吧”(久趴),干部天天进“夜总会”(夜间总开会)。

回忆起型号攻坚期间一个个难忘场景,成都所党委组织部同志介绍说,“关键型号有党员攻关、关键任务有党员担当、关键时刻有党员冲锋”,这是歼-20设计制造团队近年来在党建工作中一贯坚持的做法。无论在科研攻坚一线还是支援保障现场,都可以看到党员突击队奋勇当先,为型号研制奋战在一线的场景。深夜,成飞外面路边摊时常出现匆匆吃点东西又急急回到加班现场的身影。生产车间还开通“现场直通车”,遇到问题,蹲点守候的设计人员在生产现场第一时间制定可行方案。

成飞党委组织部同志介绍,党组织“朋友圈”也在型号业务拓展中以共建形式同步加强,不断扩大。备战朱日和阅兵,为加强对某部队的服务保障,成都所保障分队与空军某部机务大队成立“服务保障临时党支部”;新机研制进入攻坚阶段,有关单位深入开展“厂所共建”,成立“党员联合突击队”,开展技术交流和集智攻关;成飞主动与重点成品、零件配套供应单位开展“基层党组织共建”,打破“无形壁垒”,创新协同机制,促进型号研制协同推进;在型号研制外场成立13个党小组,确保“型号延伸到哪里、党组织就建到哪里、党的工作就开展到哪里”。

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

黑格尔说:一个民族有一群仰望星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歼-20研发和制造团队就是这样一群仰望星空的人。夜深人静时,歼-20总设计师杨伟办公室的灯总是亮着。早上7点至深夜,是他的工作时间。型号研制进入关键阶段,清晨五六点他就会开启工作模式,只争朝夕的拼命劲儿让大家肃然起敬。杨伟经常说,国家把最好的飞机项目交给我们来做,就是把国家未来空中安全的重任交给我们。所以,我们每个人搞的不是一个“轮子”,不是一个“把手”,而是与国家安全紧紧相连的航空装备。

在成飞高级工艺师刘顺涛的实验室里,他向记者讲述了几年前那个下午看到歼-20首飞新闻时的激动,仿佛一股强大的电流瞬间击中每一根神经。这两年,刘顺涛每年都会回到母校清华大学与学弟学妹交流。他欣喜地看到,越来越多名校毕业生选择加入这支“铸剑者”队伍,因为这里能够“立大志、入主流、成大事”。

为实现航空强国的梦想,设计师和工人奉献着忠诚、智慧、才华乃至生命,却在很多时候只能默默无闻。在这里,出差和加班是家常便饭。他们只能跟家人说要加班和出差,家人多少有些抱怨和疑惑。为此,成都所与成飞分别组织了“家属开放日”活动,让家属在参观中了解整个单位的工作氛围,也增强他们身为军工人亲属的自豪感。

6月29日,应邀来到成都所作《共产党人的信仰与生活》专题讲座的中国浦东干部学院教授刘哲昕感慨地说:“当你和这群军工人谈奉献、责任和荣誉时,你会看到每个人脸上骄傲的光彩,我从他们眼神中读懂了信仰的力量——中国共产党人的家国情怀。”

用青春撑起一片安宁天空

“这样一款先进产品,现场没有一张图纸。”在成都所科研大楼,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全数字化飞机研发体系。这一技术创新实现了飞机设计完全无纸化,彻底变革了战机研发模式、流程与体系,大大缩短了战机的试制周期。

这样的创新,在歼-20身上有很多。通常研发一款新机,采用的新技术一般不会超过30%,三代机采用的新技术一般超过60%,歼-20的新技术含量更高,许多新技术几乎要从概念起步。一个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歼-20设计制造团队是如何一步步跨越的?

这一跨越的背后是一代代航空人对祖国航空事业满腔热忱和执著追求的薪火相传,也是研制团队不断追求极致的创新实践。歼-10飞机总设计师宋文骢院士在《鸿爪留痕》一文中写道:40多年前,一群年轻人响应国家建设“三线”的号召,从全国各地来到四川成都,成立成都所,从事军机研制工作,同成飞形成一研一制的格局。

一代飞机带走的是一代人的青春、一代人的心血、一代人的奋斗,却撑起祖国天空的安宁。40多年来,从平房到高楼大厦,从歼-9、歼-7C/D到歼-10、“枭龙”系列、歼-20,从白纸算尺、铅笔画图到数字化设计、虚拟仿真……航空人用理想、信念、坚守与奉献,一次次拉近中国航空工业与世界的距离。他们播下的一粒粒“自主创新”的种子,会长成参天大树,形成一片遮天蔽日的航空产业“大森林”。

“在未来的世界航空装备制造业格局中,是别人根据我们的装备来调整自身装备发展目标,而不是相反。”远眺前路,杨伟给自己和团队设定了更高远的目标……
http://www.81.cn/gfbmap/content/2018-07/09/content_210449.htm
zhh894217 发表于 2018-7-11 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自主创新 永不止步
——访歼-20总设计师杨伟
■本报记者  宫玉聪

歼-20列装空军作战部队后,服役情况一直备受关注。这型战机在自主创新上有哪些特点,未来还会有怎样的创新和发展,在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上有哪些启示?日前,记者专访了中国科学院院士、歼-20总设计师杨伟。

记者:此前,您的一封写给2035年的歼-20的信受到军迷热捧。为什么选择2035年这一时间点?

杨伟:习主席在十九大报告中提出,中国从2020年到2035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再奋斗十五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作为保卫祖国的空中利器,2035年的歼-20,一定是骨干中的骨干。当然,我们一定会不断向前发展,奔着未来需求,研发新的型号项目,这是我们作为装备研发者的使命。

记者:歼-20的成功研发给我国航空工业自主创新方面带来哪些收获?

杨伟:歼-20的成功研发带动相关行业、研发体系、管理模式等多个方面的创新。更重要的是我们独立自主走完了一条新一代战机自主创新路,这一点对未来发展至关重要。另外,我们在研制新机的复杂艰巨工程中,锻造出一支高素质、能战斗、敢创新的全体系工程研发队伍。

记者:我们的研发团队如何保持创新激情?

杨伟:我们创新的激情来自于我们所从事事业的地位。国家把最好的战机研发交到我们手上,就是把国家未来空中安全的重任交给我们。这种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驱使我们团队精益求精、追求完美。

如今,我们团队不仅拥有一批经过多个型号锻炼、工程经验丰富、技术水平高超的优秀科技人才,而且拥有一批高学历、高水平的知名专家和学科带头人,一大批“70后”“80后”成为技术骨干,他们是中国航空工业的未来和希望。

记者:我们了解到,歼-20在研发时就让空军飞行员参与其中,入列后得到飞行员一致好评,您对此有何评价?

杨伟:飞行员对战机每个系统都有所了解,这是飞行员的优势。飞行员参与研发是我们一直坚持的做法。作为一新型飞机,在这么短时间,被这么多飞行员掌握到如此熟练的程度,充分证明我们这种做法是有效的。

记者:歼-20的研制在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上有哪些启示?

杨伟:歼-20在军民融合方面取得很大发展,比如歼-20使用的一些材料,都是民营企业生产的。航空工业是典型的大型军工工业体系,不仅需要高新技术,还需要完善的产业配套,民营企业就是产业链中的重要一环。因此,要进一步开放民营企业的参与通道和建设信息共享机制,加强政策法规、采购及技术需求等公共信息交流。

记者:适逢建党97周年,请谈谈如何看待党员在科研战线上发挥先锋模范作用?

杨伟:在研制战线,有一大批优秀共产党员,一个党员就是一面旗帜。作为一名有着3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我认为党的建设和整个单位的建设密不可分。我们为之奋斗的事业本身就是党的事业,也是国家和人民的事业。当整个团队为党的事业、为国家和人民的事业奋斗时,党组织自然起到重要的领导作用,党员也在其中发挥先锋模范作用。把党的意愿、国家和人民的意愿,贯彻到每个党员和职工心里,是我们攻克一个又一个难关的重要法宝。

记者:下一步,歼-20还会有怎样的创新和发展?

杨伟:随着歼-20列装部队,我们一方面会大力支持部队尽快形成战斗力,另一方面也会进行系列化发展,不断提升飞机作战能力。同时,我们更会积极探索跨越式发展途径,着眼未来战争需要,进行再思考、再研究和再探索,确定我们下一步的方向与路径。歼-20只是一个开端,未来,在战机的信息化、智能化发展征程上,我们会一路前行,永不止步。
http://www.81.cn/gfbmap/content/2018-07/09/content_210450.htm
zhh894217 发表于 2018-7-11 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托起歼-20的“银河战队”:非对称超越 无边界创造

2018年07月11日 05:40 来源:中国青年报 参与互动 

  祖国终将记住那些奉献于祖国的人  
  托起歼-20的“银河战队”
  轰鸣声由远及近,它如一道银色的闪电,瞬间插入云霄,另一架与它一模一样的僚机斜刺里飞出,也很快隐入白云。整个过程都伴随着两个男孩的尖叫。
  在网络上,这段“爬墙视频”流传甚广。军迷们这样介绍歼-20:代号“威龙”,中国航空工业集团研制的一款具备高隐身性、高态势感知、高机动性等能力的隐形第四代战斗机。
  今年2月,中国空军新闻发言人宣布,歼-20开始列装空军作战部队,这款隐形战机终于浮出水面。官方评价是:歼-20入役体现了中国航空工业和空军现代化建设的跨越式发展,是中国航空工业自主创新的重要成就。
  歼-20总设计师杨伟常把军迷们拍的歼-20飞机照片、视频放在大屏上,对身边人说,“军迷们拍的照片角度多好!”
  杨伟院士是不少年轻人心中的“超级英雄”。军迷们不知道的是,这位歼-20领军人物已有30多年党龄,在他背后,是一群以共产党员为主体的设计者、制造者、试飞员、飞行员……他们集结成“银河战队”,共同托起了中国人的骄傲。
  非对称超越,无边界创造
  杨伟的办公室里有一面墙,多宝格陈列着一架架引首向天的飞机模型。柔和的灯光打在模型上,各种流线闪烁着金属的光泽,唯有歼-20身上的亚光如此沉静,让人一下就能联想到它深藏云波、突然攻击,然后绝尘而去,只短暂闪烁下蓝色的尾焰。
  杨伟的办公桌就对着这面墙,他抬头就能看见这些飞机模型。在他眼中,一架架飞机就是一群“符号”:有我们航空工业的过去和现在,有我们蹒跚中发展的技术路线,也有我们追赶的目标。
  “战斗机研发长期以来被国外严格保密、完全封锁。过去,我们是奔着先进战机方向使劲追赶;未来,我们要靠创新自己走出一条路来。”杨伟的目光落在墙上那几个空格子上。
  确实,中国的“银河战队”在2018年就实现了歼-20的正式列装,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我们有先进的手段、先进的流程、先进的团队,包括以前的技术积累,还有大方向的技术把握,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杨伟介绍,“非对称超越,无边界创造”是一种境界。“装备是用来博弈的,无论研发什么装备都得有权衡,权衡的理念之一就是非对称。完全跟着别人做,那就不存在非对称,是一种对称式的和别人在比。在权衡的时候,你必须突出或提高一些东西,同时也可以放弃或降低一些东西,这样就会形成非对称优势”。
  对于杨伟的追赶动力,航空工业成都所的设计师感同身受。80后何杰清楚地记得,当年,杨伟总师忽然说要推翻快要完成的技术方案,给出全新的设计目标和要求,这让相关研发人员几近“崩溃”——过三四个月就要飞了,团队的软件开发已经完成80%以上,有些硬件已经做好了……在必须保证“后墙不倒”(最后的时间节点不变)的前提下,推翻重来意味着自我革命。
  杨伟与大家“交心”:“跨代的新机就得有跨代的架构,我们既然判断这样做能让国家向前迈一步,那为什么只迈半步?我们再拼一把!”几年后再复盘,何杰不得不佩服,杨伟的决策是负责而有担当的。
  杨伟15岁就考上了西工大,是别人眼里的聪明人,但他偏偏很勤奋,“我们处在追赶阶段,如果都朝九晚五按部就班,怎么可能追得上呢?国家领空的防线不会等你!”
  “我入党30多年,从事的事业本身就是党的事业,当整个团队为了党的事业、为了国家的事业而奋斗,党员和党组织自然就起到了最重要的作用,就是把党的意愿、国家和人民的意愿贯彻到每个党员和职工的心里,体现在日复一日的自觉行动中。”杨伟深知,作为技术带头人,他必须首先成为一个研究者,探索技术发展的最前沿;作为总设计师,他必须给团队指出正确的前进方向;作为一名老共产党员,他更要以身作则,带领团队为这个伟大的事业添砖加瓦,为祖国天空的祥和与安宁而不懈奋斗。
  红色基因 蓝色梦想
  面对战斗机领域的先进技术屏蔽,杨伟为什么能成为这个临门一脚的功勋式人物?
  “机遇!”杨伟这样解释,“我赶上一个好时代,立于一个大平台。”
  上世纪80年代,杨伟想出国深造。当时,歼-10飞机总设计师宋文骢专门找到他。这位老党员在滇桂黔打过游击,也参加过抗美援朝。一句“别走了”,让杨伟留了下来。
  今天,杨伟成为多型战斗机的总设计师。
  “祖国终将选择那些忠诚于祖国的人,祖国终将记住那些奉献于祖国的人”,杨伟今天的成就,充分诠释了中国航空工业这句座右铭。
  说起航空工业成都所独特的研究氛围,曾与宋文骢共事数十年的原副总设计师谢品谈到自己对成都所红色基因的理解——
  一是“国家和部队所思所想,就是我们所作所为”。航空工业必须牢记强军首责,为部队服务,从实战出发。这一点作为航空工业主机所的成都所从建所一直传承至今。
  二是对设计限制的“框框”少,设计人员想创新、能创新,敢想敢做。“我们进行方案设计,都是从一开始就让大家‘聚方案’,一个人提也行,两三个人提也行,之后大家聚在一起热烈讨论,畅所欲言。公认不行的方案,一起否定掉;公认比较好的方案,大家齐心协力把它做得更好,这就是群策群力”。
  从研制歼-9飞机起步到将歼-7C/D放飞蓝天,从歼-10龙腾东方,到歼-20的体系作战训练,从“枭龙”的出口到无人机的跨领域拓展,航空工业成都所走了一条漫长的创新路,一次次的成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是凭空想出来的,更不是按部就班求出来的。
  歼-10一路走来,尝到了太多质疑的滋味。有人用“百折不挠”形容宋文骢以及成都所这支团队,“感觉他什么都不怕,什么都能克服”,这位老党员的身上不仅有特别能吃苦的精神,还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论,所以这个所的文化就是“认定了目标就坚持到底,不怕走弯路,敢于开拓和突破”。
  成都所今天的成功,还得益于一代代人将红色基因与蓝色梦想的深度交融。
  一路走来,成都所的创新之路有过许多坎坷。但坚定的党性,让成都所的设计者始终有着“干惊天动地事,做默默无闻人”的价值坚守。正是有了歼-10系列飞机、歼-20飞机等跨代新机的持续成功,整个航空工业对于建设新时代航空强国树立了更大的自信,中国的战斗机不断攀登世界顶峰。与此同时,有着坚定理想信念、高远梦想追求的80后、90后飞机设计师也在不断成长、成熟。
  党员就像战斗机上的“承重件”
  歼-20背后,除了设计者团队,它的制造者团队也功不可没。
  12点半赶到采访地点的歼-20总工艺师陈雪梅刚坐下,就被问:“你孩子的高考志愿填完了?”
  她眼泪忽然涌了出来,“我的陪伴太少,对她影响力太小了”。6月28日中午12点,高考志愿填报的最后截止时间。上传的结果,陈雪梅的女儿最终决定报考西南财经大学。
  这是让其他父母梦里都笑醒的分数,是上重点线的分数,但女儿志愿里没有工科报国、没有军工痕迹、没有航空航天,“她看到的,就是我太苦太累”。
  陈雪梅主持了歼-20的冷工艺系统技术改造方案设计与论证,组织制定了重点型号研制的工艺总方案并负责组织冷工艺系统重大技术方案实施,在国内首次实现了飞机大部件的数字化高精度装配。
  作为总工艺师,下面有千条线都要穿陈雪梅这根针,她是个为决策领导提供技术方案的重要人物。但偏偏女儿这条线不想穿她这根针。其实,在航空工业人中间,很多技术大牛在家“矮半头”。
  从2008年接下任务,陈雪梅几乎是长年坚守在工作岗位。每次出差开会,都是坐最早的飞机走,乘当天最晚的飞机回来,然后直接回现场看她的歼-20。在工厂的第一线,党员就像战斗机上的“承重件”。“承重件”往往在飞机的关键部位,不仅工艺要精巧,而且要能承受各方面不同材质、不同重量的拉扯力。陈雪梅就是歼-20中的“承重件”。
  陈雪梅是“航二代”,有强烈的历史感。父辈搞歼-7,是仿制后的改进改型,而她这一代是在为国家创造新机型。“这10年,虽然苦,但会是我一辈子的幸福。国家把这么大的平台给了航空工业成飞,给了我。在历史的长河中就这么几点星辰,歼-20肯定是中国崛起的一个闪光点。这个舞台,我站上去了!”
  她手下带了几个博士,其中之一是刘顺涛。
  刘顺涛在清华大学读书时就是中共党员。歼-20首飞的消息传到开来,正在留学的刘顺涛所在的实验室沸腾了,那是中国留学生的节日。不过一些外国人有点酸溜溜,“无非就算OK吧”。
  “只有出了国才知道自己有多爱国。”歼-20让刘顺涛看到了一个可以赶超的机会,一个让自己能参与到伟大事业的机会。当即,他给航空工业成飞人力资源部发了封邮件,提出入职申请。
  “国外数万元高薪不要,非过来拿8000元人民币,还不知能不能拿到手。”2012年刘顺涛归国的第一位师傅就是陈雪梅,她兜头就跟刘顺涛开玩笑。
  “博士不是用来装点门面的,我看见一些企业引进了博士,好久都还浮在面上。”陈雪梅认为,博士往往在一个方向上钻得很深,但在对总体的把握上要横向拓展。
  好在,刘顺涛是个高情商的博士,很快就跟厂里的各级工艺师、操作工人成了朋友。同时,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数字化装配工艺设计、虚拟仿真、数字化测量、数字化装备设计及工程化应用领域开展了一系列极富创新性的研究工作,并作为具体负责人组织策划了型号数字化装配系统及智能制造试点示范项目“飞机大部件智能装配生产车间”的实施工作。
  在说到女儿不报工科之后的第一句话,陈雪梅望向刘顺涛,“我这辈子也就歼-20了,下一代飞机就靠你了”。
  一架半成品的歼-20前面,整整齐齐放了4双黑布鞋。再抬头看,4个穿着白色连体衣的清瘦男孩正在将一块块锯齿状的飞机蒙皮装上去。
  这是一项多么令军迷羡慕的工作,可以穿着袜子轻轻地踩在这架令人迷幻的战斗机之上,用自己的劳动,让它一点点进入隐形状态。
  “我们一线操作工都是大专以上学历,政治也很过硬。本来高矮胖瘦都有,但为了顺利地钻进气道,爬上机身,能胜任更重要的工作,很多人在‘瘦身’。”刘时勇今年不到50岁,头发却都白了。但他有一双灵巧的手,在车间,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一套趁手的工具跟着他。
  在飞机装配车间,不少操作工人都是他徒弟。据介绍,刘时勇获得过中华技能大奖,是航空工业成飞型号战线上的“大国工匠”。
  虽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人,但说到歼-10刘时勇便来了兴致。他说,当时他和工人看了图纸都觉得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这是国家任务,凭着对以宋文骢总设计师团队的信任,刘时勇全情投入。最后,应了一句厂里的口号“我为型号作贡献,型号成功我成才”!等歼-10成功后,刘时勇也成了全国最优秀的技工,以他命名的劳模工作室成为装配技工的现场教室。
  他有两个关门弟子都是党员,85后涂俊成和90后张泰军。他们3个人的共同特点都是眉清目秀、有一双灵巧的手。
  “我是成都理工大学毕业的,刚来时自我感觉良好,结果一接触飞机,就慌了,不知从哪里下手”。涂俊成逐渐发现了工人师傅身上无言的伟大。在这个团队里,年轻人把设计师的三维图掰开了揉碎了讲给老师傅听,老师傅教年轻人怎么动手怎么干,“型号成功了,我们有了师徒父子的感情”。
  在这个为歼-20而生的大团队,设计师、工艺师这些博士硕士也必须依赖一线操作工人的灵巧双手;每一位领导、书记也都是从一线上来的,必须尊重设计师与工人的创新创意。这里没有高低贵贱,只有你是不是党员,你是否起到了先锋作用,你的工作是否体现了国家的意志,是不是让歼-20性能优越和安全可靠。
  在航空工业成飞装配车间的中间,一般会有两个七八十寸的显示屏,上面既有各大机床的工作状态、问题报警,也有党员频道,每一个党员的名字赫然在列,他的工作状态如何也一清二楚。
  党的战斗堡垒作用、党员的先锋模范任用不是虚的,正如这3位师徒父子,或许没有成为钢琴家,但在歼-20的完美流线中,在器件鲨齿交错的咬合中,他们找到了与生俱来的艺术感觉,弹奏出了蓝天下的乐章——飞行员、设计师、工艺师、工人,在这场战役中,结成“生死之交”,互相需要互相成就,也都成长为自己领域的国际一流人才。
  “人才磁石”歼-20
  数控车间的工人每天上下班必经门口的墙上,贴满了退休老工人的照片。
  他们都经历过军工低潮,吃过很多苦。生产过干洗机、千斤顶、摩托车,生产过麦道飞机的机头,但他们都是中国工业化的铺路石。
  歼-20的生产线,不同于歼-10和C919机头的生产线,一台台巨大的机床清一色都有国产大型企业的标志。
  歼-20腾飞的机翼带起的,不仅是车间里的技术工人、设计所的科研人员,更多的是它所辐射到的相关领域,在为中国培养、吸引和储备国际一流人才。
  航空工业成飞宣传部部长杨子江也是一个“航二代”,他最近组织同事做了一个电视片《仰望》。
  创意是:过去,我们一直仰望别人,现在,我们要仰望未来。
  20多年前中国人仰望F22,感觉不可超越,是神一般的存在。今天,在网上军事论坛里,网友议论的都是我们的歼-20——“一根针刺破一张网”保卫着祖国的制空权。歼-20,代表了中国科技的未来,代表了航空人攻坚克难,百折不回地追赶和超越的智慧和勇气。
  歼-20周围,正在汇聚成一个红色人才的高地。
  “到2035年,歼-20将是中国空军的主角,歼-20会系列化发展,性能也会更优。”作为一位“老航空”,中国和世界的差距,杨伟心如明镜。在他的带领下,歼-20研制突出重围,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举世瞩目的重大进展,实现了我国航空武器装备自主创新能力的历史性新跨越,新一代战斗机也正在他和他团队的头脑中逐渐成形。
  正如他的诗作——写给2035年的歼-20:
  出生时,你是西南一隅的电光石火,喜悦在这头,质疑在那头。
  长大后,你是珠海航展的惊鸿一瞥,自豪在这头,振奋在那头。
  后来啊,你是祖国海天的坚强卫士,担当在这头,威慑在那头。
  而现在,你是战鹰家族的不老传说,引领在这头,希冀在那头。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堵力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刘羡】
http://www.chinanews.com/mil/2018/07-11/8562682.shtml
ttx 发表于 2018-7-11 18:40 | 显示全部楼层
3431 发表于 2018-6-28 11:23
实际上讲是更多 056的近防炮都砍到单30了

056那个单30并不是砍的,一开始就这么设计的。
mirage10 发表于 2018-7-14 08:37 | 显示全部楼层
2035年是个预言,“。。。形成了以4代机为主体、5代机(国际6代机)为骨干的空天军装备体系,。。。。”
langge945 发表于 2018-7-14 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61.155.50.142/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907832&extra=page%3D1
pingkefu 发表于 2018-7-14 23:16 来自航空航天港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早就想问,J20进气道鼓包下部是灰色材料,和机首雷达罩应该是同种材料,会不会是侧视雷达?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3431 发表于 2018-7-14 23:50 | 显示全部楼层
pingkefu 发表于 2018-7-14 23:16
早就想问,J20进气道鼓包下部是灰色材料,和机首雷达罩应该是同种材料,会不会是侧视雷达?

如果你说的是那块六边形的话 近看上面似乎有孔 可能是泄压口或者通气孔
红水兵 发表于 2018-7-15 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3431 发表于 2018-7-14 23:50
如果你说的是那块六边形的话 近看上面似乎有孔 可能是泄压口或者通气孔

不是,是鼓包进气道的鼓包上两块明显的灰色区域。有两种说法,一个是为了配合换装国产新发动机而调整鼓包外形,一个是利用鼓包的空间安装侧视雷达。
pingkefu 发表于 2018-7-15 11:01 来自航空航天港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3431 发表于 2018-7-14 23:50
如果你说的是那块六边形的话 近看上面似乎有孔 可能是泄压口或者通气孔

六边形不是在左进气道外侧吗?那个应该是J20前部设备的冷却进排气系统
zhh894217 发表于 2018-7-17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代隐形战斗机歼—20研制团队——

默默作奉献 祖国知道我


本报记者 赵展慧

《 人民日报 》( 2018年07月17日   06 版)


  “军迷”们近日又迎来一个好消息。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透露,今年珠海航展上“20系列”高端航空装备有望集体公开亮相,其中已列装部队的第四代隐形战斗机歼—20备受瞩目。

  低空通场、快速爬升、空中滚转和大坡度盘旋……很多人还记得两年前的珠海航展上两架歼—20战机的首秀,短短一分钟的亮相让观众振奋不已!

  当时在现场的歼—20研发团队却无暇抬头欣赏这英姿,他们都在低头看着仪表,密切关注着一个个数据。作为研发团队,他们远不如歼—20战机那样引人注目。“什么也不说,祖国知道我”,他们早已习惯了默默付出……

  创新融入团队基因

  新机研发是理念、技术、研发体系的全面创新

  走进航空工业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绿意葱茏,4个鸟巢形的研发大楼让人眼前一亮:歼—20的诞生地,没有想象中的紧张沉闷,而是一个充满创新活力的技术“极客”聚集地。

  飞机研发是跨学科、大型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上百个专业,尤其是跨代飞机的研制,是在自由王国里的自主探索。这个上万人的研发团队,不断拓展创新边界,引领技术发展。

  歼—20身负很多“首创”和“第一”。总设计师杨伟介绍说:“我们在世界上独创了歼—20的‘升力体边条鸭式布局’,使飞机既有很好的隐身性能又有很强的超声速和机动飞行能力。在态势感知、信息对抗、机载武器和协同作战等多个方面取得了不少突破。

  秉承“非对称超越,无边界创造”的创新理念,与以往型号不同,歼—20不单纯谈论技术先进性,而是以未来战略需求来布局战机能力、规划技术路线。杨伟认为,歼—20的创新理念,即根据战略需求牵引技术方向,有取舍有权衡,不跟随不攀比,打造适合中国的新一代战机。

  与此同时,歼—20的研制过程中,首次建立了全域覆盖的飞机数字化协同设计制造系统、虚拟仿真和试验验证环境;在国内首次实现全三维模型贯穿新机研制全过程,推进全生命周期无纸化、无实物样机、数字量传递、数字化管理。设计手段、研发体系的创新,大大缩短了歼—20的研发周期,创造了在超短研发周期内实现首飞的“奇迹”。

  党建凝聚团队合作

  联合党建搭建设计和制造沟通桥梁

  一款新飞机的研制,包括方案设计、初步设计、详细设计、试制和试飞、定型等多个不同阶段,各阶段、各环节均涉及单位之间、部门之间的协同作战,相互之间通力合作至关重要。

  比如,设计方需要了解相关制造和装配技术,否则会影响成本和制造周期;制造方也需要了解设计技术和要求,才能把图纸变为现实且实现功能。有时候难免因为相互认知不够全面而持有不同看法。弥合分歧、加强沟通,联合党建就成了制胜法宝。

  “在新机研制中,复合材料用量和结构类型都有了飞跃性的发展,这对设计和制造双方都是巨大的挑战。”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结构部党总支书记甘学东表示。如何密切配合应对挑战?从2013年开始,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结构部、强度部以及成都飞机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复材厂定期联合举办党团共建活动。

  “既有思想建设交流,也有业务技术探讨,还有文体活动,在活动中,大家渐渐熟悉起来,协作氛围也越来越好。”甘学东说。良好的合作促进了技术突破:复合材料在歼—20上的应用从非主承力结构扩大应用到机翼等许多主承力结构,结构实现整体化,大幅提高了我国战斗机的复合材料应用水平。

  攻坚锻造团队品格

  始终保持打破常规的创新热情,同时严格遵规守纪脚踏实地

  “确保首飞节点,还是把原有设计推倒重来?”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机电部张志剑至今仍记得机电综合管理系统方案调整时的两难抉择:随着设计工作的推进,总师系统团队发现机电管理系统改成新的系统架构,飞机性能会有质的飞跃。这也意味着之前的工作要全部推倒重来,耗时耗力。不改,保首飞节点没问题,但首飞之后还得改;改了,就得推迟首飞时间。怎么选?

  “改!”最终,歼—20团队选择了后者,得到上级机关的大力支持。机电管理系统研发团队开足马力、加班加点,高压工作持续了半年。“成功的那一刻,大家合了一张影,照片上不少人的眼睛是红的……”一位成员说。

  困难挫折是“必修课”,负责任务系统靶试的团队也不例外。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新机任务系统主管总师王阳告诉记者,在靶试现场,眼睁睁地看着新机发射的导弹偏离靶机,大家的情绪都失控了:几年时间的研发与努力,难道就要付之东流了?

  痛哭过后,王阳率领团队马上跑回工作室进行数据分析,仅两三个小时就迅速锁定了故障原因。“在试飞期间,及时发现问题对项目本身的发展、对团队的成长都不是坏事……这次过后,我们就没再失败过。”王阳说。

  吃在办公室,睡在试验场;错了就从头再来,病了也不下火线;看到了新飞机的首飞,却错过了自己孩子的降生……“我们搞的不是一个‘轮子’,不是一个‘把手’,而是担着国家未来安全的担子。从事这么重要的事业,什么困难不能克服呢?”杨伟说,在使命感的激励下,团队在攻坚克难中始终保持打破常规的创新热情,同时严格遵规守纪脚踏实地。

  歼—20研发团队内部把新机叫做“威龙”,网友们也给它起了很多昵称:“黑丝带”“银河战舰”……“这些名字,我们都非常喜欢。”说起歼—20,团队成员都有一种看着自家孩子慢慢成长的自豪感,“推动歼—20系列化发展、不断提升作战能力,迈向战斗机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的新征程,我们一直在路上!”杨伟说。
http://paper.people.com.cn/rmrb/ ... b_20180717_1-06.htm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旗下论坛|小黑屋|手机版|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 )

GMT+8, 2018-7-18 18:43 , Processed in 0.377974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