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speed
收起左侧

[机型] 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鲲龙600(AG600)专题:第二次试飞

[复制链接]
fly2014 发表于 2017-12-25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投入国内使用估计比C919快
fly2014 发表于 2017-12-25 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news.ifeng.com/a/20171225/54490301_0.shtml
凤凰军事 凤凰军评 12月25日

12月24日,中国AG600水上飞机首飞成功,作为尺寸、吨位世界第一的在研水上飞机,AG600的首飞使很多人习惯性的将其列入反潜机,甚至是预警机的改装平台之列。但无论从技术还是需求出发,让AG600从军都是一个得不偿失的选择,而AG600自身的一项绝技却能令中国南海固若金汤。



水轰5曾是中国最大的空中反潜平台,但无论是反潜改装还是实际使用都不成功。(资料图)

反潜机始终是AG600呼声最高的改装方向,但水上飞机却不是改装反潜机的最佳平台。这其中除了水上飞机内部空间较小,难以装备足够水上探测与打击设备外,水上飞机受制于外形阻力,速度普遍较慢,而这就成了水上飞机进行反潜作战的致命伤。众所周知,潜艇上浮是反潜的绝佳时机,因此反潜机需要具备较高的速度才能抓住潜艇。目前AG600的最大速度仅为500km/h左右,相比之下P3C反潜巡逻机的最大飞行速度则为750km/h。

国产舰载固定翼预警机的缺失直接催生的“水上预警机”的概念,简而言之,就是在水上飞机技术上研发预警机,日常为特混编队进行预警,平时就降落在特混编队周边水域即可。但水上飞机内部空间受制于原始设计远小于其他机型,无法在机内有效装载预警系统。另外水上飞机起降时的重力加速度为4.5G,而常规飞机则为2G,这显示水上飞机起降时的颠簸很大,这对于雷达这种使用环境稳定性要求都极高,相对娇气的高精密设备而言是无法接受的。



AG600能通过简单的斜坡进出水面,从而能令南海大多数中小型岛礁也被纳入航空运输体系。(资料图)

由此可见,AG600尽管作为目前在研的世界最大水上飞机,在目前的装备体系中似乎并没有很适合的军事改装需求。既然AG600没有明确的军事用途,其民用用途也远没有C919那么明显,为什么AG600会与C919和运20一起位列“大飞机”之列呢?原因很简单,AG600的主要使用场合在南海,而且AG600将主要以民用飞机的身份出现,而其4500千米的航程与水上飞机的装备类型,将从根本上改观南海现状,令南海固若金汤。

众所周知,中国在南海填海造陆工程后,继永兴岛后,在渚碧礁、永暑礁、美济礁接连建设了大型机场,与西方刻意渲染的军事部署不同,中国始终宣传的是民用飞机在这些岛礁上进行的起降,以及民间在这些岛礁上的建设、生活。这预示中国将民间力量控制、经营南海的主要手段,而机场就成了建设南海的重要支点。但高昂的金钱与时间成本令填海造陆与建造机场难以普及,而AG600这类大型水上飞机的出现,很好的化解了这一瓶颈。



别210是在别200的基础上研发的客运型水上飞机,AG600日后很可能出现类似改型。(资料图)

水上飞机除了在远洋上实现起降,还能从陆地上通过斜坡进出水面,依托陆地、岛礁,在近岸实现起降。有了AG600这类大型水上飞机,日后南海的人造岛礁只需兴建面积较小的水上飞机保障机场与下水斜坡,即可实现航空补给与人员运输。依托AG600水上飞机4500千米的航程,只需少量岛礁即可实现对整个南海的航空运输覆盖,届时中国在南海的军民力量存在环境都将获得根本改观。作为参考,俄罗斯的别200水上飞机很值得关注。

俄罗斯的别200作为事前世界飞行最快,唯一一款喷气式水上飞机,尽管其发展历程相当坎坷,但俄罗斯却始终对其青睐有加。别里耶夫设计局在别200基础上研发了别210客运型水上大飞机。该机能以749毫米间距布置座椅时可乘坐72名乘客,满载航程1852km,适用于机场网络不发达的偏远地区。对于湖泊河流分布并不均匀且气候寒冷的西比利亚而言,别210的应用空间并不广大,但对于广袤的南海而言,这类水上飞机无疑将大有作为。

某位军事专家曾说过,要想有效控制南海,10个“马尔代夫”远比10个军事基地管用,当整个南海及岛礁成为马尔代夫那样的世界闻名的旅游胜地,谁还会质疑其主权归属呢?而AG600这种水上飞机,无疑是中国在南海实现“民间力量存在”的核心装备。(凤凰军事 凤凰军评 刘畅)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12-25 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AG600将使我国海上搜救能力大幅提升
2017-12-24 20:32:20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社广州12月24日电(记者 胡喆 王攀)国产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AG600于24日在广东珠海成功首飞。AG600飞机具备良好的水陆起降和低空低速特性,相比于直升机、船只以及其他平台具有速度快、航程远的特点,在中远海海上快速支援和搜救等特种任务方面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其航程超过4000公里,一次可救援50名遇险人员或装载相应重量的空投物资。

  AG600项目行政指挥系统办公室主任冷毅勋介绍,AG600飞机的应用可以实现中国对南海更远端的中沙群岛、南沙群岛以及公海等区域的救助,更好地满足日益增长的海洋发展需求。中国急需将AG600飞机纳入航空应急救援体系,发挥其海上支援和搜救速度快、可达性和机动性好等特点,填补中国海上救援特别是中远海救援力量的不足,带动海上搜索救援相关技术的发展,最终实现海上搜救能力的大幅提升,为建设成海洋强国奠定基础。

  据了解,目前我国应急救援体系正在逐步完善中,相应的任务体系、指挥体系、运行体系、协同体系还未形成明确的机制,发展远海、深海搜索设备的研发将成为未来的方向。

  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民机产业部项目部有关负责人表示,未来将开展水陆两栖飞机的海上救援模式的深层研究,为用户提供实际使用的数据和方法,与现有的救援装备形成协同配合,在实际的海上救助中发挥其快速灵活的特点,并逐步积累使用经验,同时开展针对水陆两栖飞机特点的海上搜索设备和救援装备的研发,水陆两栖飞机配备高性能的先进设备,利用其多用途平台,达到远海救助的目的。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7-12/24/c_1122159461.htm
maple 发表于 2017-12-26 05:0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飞机要过适航吗?
hdcscience2012 发表于 2017-12-26 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english.chinamil.com.cn/view/2017-12/25/content_7881967.htm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12-27 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maple 发表于 2017-12-26 05:07
这飞机要过适航吗?

http://www.xinhuanet.com/2017-12/24/c_1122159128.htm
  中国航空工业通飞副总经理/ AG600项目现场常务副总指挥张枢玮当天表示,“鲲龙”也是中国首次开展大型水陆两栖飞机的研制和型号合格审定工作,目前飞机已经获得一些国内外客户关注,有着良好的市场前景。

  他说:“‘鲲龙’是一机多型的多用平台,除森林灭火、水上救援外,还可以在海洋巡逻、海洋监测、岛礁运输旅游等方面发挥作用,目前已经得到一些国外客户的关注,市场前景看好。”

  适航是民机进入市场的前提,是保证民机安全性的基础,AG600项目于2009年7月启动适航取证工作,目前型号合格审定已完成概念设计阶段、要求确定阶段、符合性计划制定阶段工作,并于2017年9月转入符合性计划实施阶段。
目前已启动caac取证工作,但之后会否启动FAA取证就暂时不知道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12-27 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AG600飞机起落架, 国内最高单支柱起落架
陈永新 彭世冲

       AG600飞机起落架在国内具有开创性,它是目前国内最高、收放系统最复杂的单支柱起落架,是目前世界上在研最大水陆两栖飞机使用的起落架,是国内首次设计的可用于陆地起降的大型水陆两栖飞机起落架。AG600的研制成功,表明我国已经完全掌握了大型水陆两栖飞机起落架,尤其高支柱、复杂收放系统起落架设计技术,掌握了其布局、收放机构、承力结构等关键技术,极大地推动了国内大型水陆两栖飞机起落架的设计进步及发展,对其他飞机的起落架设计也有很大借鉴作用,同时提升了我国飞机起落架设计能力及影响力。

起落架布局及收放机构设计

       AG600飞机起落架在飞机上的布局直接影响着飞机地面运动稳定性和水面滑行稳定性。AG600飞机底部为船底外形,机翼为上单翼。为保证船身式机体的水动性能和不破坏汲水舱的底部结构设计,主起落架不能像其他运输机或民航客机收藏于机腹或机翼内,而是收藏于机身侧面主起落架的整流罩内。因此,主起落架为高支柱起落架,且为目前国内最高单支柱起落架。前起落架与常规飞机一致,收于驾驶舱下的前起落架舱内。
       悬臂外伸式高单支柱起落架布局虽然能有效减轻重量,但对气动外形、滑水性能、飞机侧翻角、收放运动机构设计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在保证侧翻角的前提下,起落架重量不能太大,收藏主起落架的整流罩对气动及水动性能影响尽可能要小。在设计过程中,通过风洞试验、水动试验等,不断优化,使起落架收藏空间尽量紧凑,最终确定了整流罩外形;通过CATIA三维建模及运动仿真技术,不断优化起落架收放机构的形式及收放路径,根据整流罩的外形调整起落架收放角度以及下位锁的位置,最终确定主起落架收放机构的形式及收放路径。

机轮刹车设计

       AG600飞机主要用途为森林灭火和水上救援,其可在沿海、内陆多种环境下服役,当在比较恶劣的腐蚀环境下,机轮及刹车系统不仅要满足一般飞机陆上起降的环境要求,同时考虑水陆两栖飞机的特殊性,机轮及刹车装置完全浸入海水中,因此机轮刹车严格考虑防水密封,防盐雾腐蚀。同时还需要考虑飞机在水上、陆上不同机场间起降带来的影响,要求在水上、机场上、下水及陆上机场起飞和着陆正常,这就要求刹车机轮具有良好的湿态刹车性能,刹车装置采用碳/陶刹车盘,目前在大吨位飞机上应用还是首次
       AG600起落架团队坚持不断创新、超越自我,他们怀揣航空报国的情怀,以刻苦钻研的态度,用崇高的敬业精神,攻克了多项关键技术,突破了一系列艰难课题,掌握了单支柱起落架设计核心技术,强有力地支持AG600型号的顺利研制,极大地推动了国内大型水陆两栖飞机起落架的设计和制造能力的提升。
http://ep.cannews.com.cn/publish/zghkb7/html/471/node_017611.html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12-27 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抗浪能手——AG600高抗浪船型机身设计
蒋荣 吴彬 黄领才



       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AG600是世界上在研的最大的四发涡桨水陆两栖飞机,具有优良的水、陆两栖性能,可在静水和波浪水面滑行、起飞和降落,这是陆基飞机所不具备的能力。因此,AG600飞机在水动外形设计上就必须考虑到给飞机一个能够在水面上运行的水动部件,也就是在机身下部设计像船一样的“V”型船型机身,这也是AG600飞机能够在水面起飞和降落的关键。
       衡量水上飞机性能一个重要的指标就是它的抗浪能力。如果水上飞机抗浪能力不好,飞机的出勤率将受到极大限制,也会影响到它的经济性和水面起降的舒适性。AG600飞机设计目标是达到在2米浪高的海面正常起降,这是国内到目前为止水上飞机领域最高的抗浪能力指标,从世界范围来讲能达到这一要求的飞机也屈指可数。我国自20世纪80年代初完成水轰5水上飞机后,对高适海抗浪船型机身线型研究基本处于停滞状态,而国外在这方面一直不断进步,取得了很多成果,日本先后研制了US-1和US-2,俄罗斯先后研制了A-40和别-200等大型水陆两栖飞机。
       从气水动布局设计方面来看,AG600飞机既要按照陆基飞机的起降模式,使用起落架系统来完成陆上起降,同时还要按照水上飞机使用船型机身滑行的模式,来完成水上起降,而这两种起降模式的气动与水动特性存在着明显差异,这两种模式必须有机地融合在一起。低速的船舶水动力与常规的陆上飞机空气动力理论比较成熟,试验手段较为真实,精度较高,而高速水动力研究相对较少,理论基础较薄弱,再将空气动力理论叠加在一起,来完成飞机在水上起降过程中的气水交融与耦合特性的分析,无疑给气水动布局设计带来了严峻的挑战。在国内高抗浪船型机身设计经验不足、研究基础薄弱的情况下,航空工业特飞所和通飞研究院水动力中心以自有设计与试验条件为依托,立足自身开展了高抗浪船型机身的关键技术攻关,目的是设计出一款具有稳定性好,抗浪能力强,且飞机综合气、水动性能优越的水陆两栖飞机高抗浪船型机身。开展技术攻关的过程中,水动力专业技术人员对国内外大中型水陆两栖飞机进行了对比分析研究,制定了从“吸收-设计-试验-优化-再试验-总结提升设计”的攻关路线,系统分析了水陆两栖飞机水动性能相关参数,在关键技术攻关和船型机身设计上大胆创新,在大量计算与试验后,最终取得了关键技术的突破,确定了目前的高抗浪船型机身。
       在AG600飞机高抗浪船型机身关键技术攻关过程中,水动力研究中心依托高速水动力航空科技重点实验室对水上飞机船型机身线型进行了大量的水动方案研究和选型试验,其中单船身模型试验和修型试验进行了几百次,全机带动力模型试验进行了近百次,通过这些研究试验,掌握了船型机身线型各个参数对飞机水动性能的影响以及各个参数之间的相互影响关系,为AG600飞机高抗浪船型机身设计奠定了宝贵的技术基础和经验。
       水动专业在进行关键技术攻关时,首先获得的是飞机的总体技术要求和技术参数,在综合考虑飞机水动性能与气动性能的基础上,首先确定了飞机的船型机身宽度作为飞机的船型机身设计基准参数,并且,根据确定的基准参数进行了其余参数的设计优化。
       船型机身长宽比是船型机身的一个重要参数,与飞机水面起降过程的加、减速性能、运动稳定性能都有直接的联系,根据对历史上大中型以及小型水上飞机的研究表明,为获得较好的快速性和稳定性,宜采用较大的长宽比,长宽比的增加,可以降低降落时的最大垂向角速度,同时可降低最大的降落角度,纵倾和升沉运动的最大值都可以减少,但是由于长宽比的增加,往往会导致船型机身的喷溅增大,影响到飞机波浪上起飞和降落的性能,为此,综合分析考虑,确定了长宽比,对比国际上水上飞机船型机身长宽比,AG600长宽比略小,将获得更好的喷溅性能。
       水面滑行稳定性是水上飞机最重要的性能之一,一般用稳定范围大小来表征水上飞机水面起降滑行稳定性的好坏,即水上飞机稳定范围越大,飞机抗干扰能力越强,飞机抗浪性能越高,反之亦然。因此,在水上飞机船型机身设计时,应尽可能提高其上不稳定边界,降低下不稳定边界,增加稳定范围,才可保证飞机在2米浪高上运动时有足够的稳定性和抗干扰能力。综合考虑水上飞机在水面滑行不同阶段的水动性能要求,水动力研究中心提出了采用“扭曲前体+长后体”设计方案。扭曲前体设计主要降低飞机高速滑行时的下不稳定边界,长后体设计主要降低飞机在阻力峰处的下不稳定边界,两者配合,从而达到增加飞机滑行稳定范围的目的;此外,扭曲前体加长后体设计还能有效降低飞机在波浪水面中的运动响应,提高飞机的抗浪能力。
       飞机在水面滑行、起降过程中,需要飞机具有很好的可操纵性,需要飞机在水面滑行过程中姿态的变化要可控,不能有操纵舵面却不能够改变滑行姿态的情况,由于水面滑行时,飞机船型机身断阶处将产生一个明显的机尾浪,造成断阶后的水面升高,易造成断阶后船型机身被水吸附,使飞机水面滑行阻力大幅增加,飞机失控的情况。为避免此类情况的发生,水动专业从船型机身后体设计出发,创造性的地将后体设计为了双曲率曲面,在后体斜升角使用变斜升角设计,断阶和尾部采用较小角度,中间取较大角度,如此保障了飞机在滑行过程中不会被水流吸附,同时在着水过程中后体又具有足够的支撑,经过试验表明此后体设计保障了飞机水面良好的可操纵性能。
       AG600飞机在波浪水面起降,不可避免地会产生喷溅,当飞机在2米浪高上起降时,喷溅将变得更加严重,需要采用有效措施抑制喷溅,避免造成襟翼、螺旋桨等结构部件损坏,影响飞机安全。在喷溅抑制措施方面,水动力对水上飞机喷溅抑制技术和世界主要的水陆两栖飞机采用的喷溅抑制方法进行了研究。根据AG600飞机的抗浪能力要求,确定AG600飞机采用抑波槽来抑制喷溅。抑波槽设计的关键在于其槽的宽度、深度以及外板的设计,需要对船型机身进入抑波槽以后的流动进行控制。水动力通过CFD仿真方法,对抑波槽内流动进行分析,发现抑波槽内压力很高,影响了对喷溅的抑制效果,由此,设计上考虑在抑波槽顶端设置减压孔,极大地减小了喷溅对襟翼和螺旋桨的冲刷。通过单船型机身模型试验的方法,水动力对抑波槽的宽度、深度、船型机身舭部圆角等参数进行试验研究,分析了不同抑波槽参数对喷溅的抑制效果。根据研究结果,提出AG600飞机抑波槽优化设计方案,经过单船型机身模型和全机带动力模型水动试验验证:经优化后的抑波效果与原型机相比,喷溅强度和高度都降低了60%,有效降低了船型机身喷溅高度,保障了飞机在2米浪高上起降的安全性。
       AG600作为我国新研制的大型水陆两栖飞机,水动力通过理论研究、数值仿真、计算、模型试验等开展高抗浪船型机身优化设计的关键技术攻关,完成了上万次的模型试验,使AG600飞机具有了抗浪2米的能力,在各种水面情况下,飞机的水动性能表现优异,攻克了船型机身设计上的多项关键技术,掌握了大长宽比船型机身设计、抑波槽设计、高稳定船型机身设计等技术,确保了项目研制的成功,推动了水面飞行器水动力设计技术的发展,为下一代水陆两栖飞机的研制积累了数据与经验。
(本版摄影 魏萌 岳书华)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zenith 发表于 2018-1-10 03:42 来自航空航天港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奋战八年实现首飞:央视专访AG600首飞机组 揭首飞内幕
千龙网01-09 11:17

图为接受央视专访国产AG600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首飞I机组机长、特级试飞员赵生。(报道截图)
■面对面 | AG600首飞内幕
(央视网1月8日报道)2017年12月24日9时39分,是我国大飞机自主研发历史上又一个重要时刻。蓝白涂装的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腾空而起。担任首飞机组机长的,是特级试飞员赵生。AG600项目是中国为了满足森林灭火和水上救援迫切需求首次研制的大型特种用途民用飞机,是国家应急救援体系建设亟需的重大航空装备。这架飞机颠覆了一般人对于飞机的想象,它上半身是飞机,下半身是船,既能在地面起飞,也能在水面起降,被称为“会飞的船”。正是这样的特殊结构,给了曾经飞过28个机型的机长赵生非同以往的空中感觉。
鲲龙AG600是当今世界在研制的最大的水陆两栖飞机,最大起飞重量53.5吨,最大航程超过四千多公里。如果说AG600在前期凝聚了千万人的“心血”,那么首飞机组则可以说是将千万人的智慧“结晶”展现在世人面前的关键一环。当然,试飞团队也是风险的最直接承受者。
作为国家航空工业重大工程研制项目,鲲龙AG600在2009年6月被正式批复立项,由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负责研制。2014年完成详细设计,全面转入试制阶段。也就在这个时候,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所属单位中国飞行试验研究院的赵鹏和赵生等人组成试飞团队,与飞机研制团队一起进行磨合。
作为特级试飞员,赵生曾经在28个不同机型上安全飞行七千多个小时。要完成AG600的首飞任务,试飞团队是关键因素之一。在试飞团队中,除了飞机上的机长赵生、副驾驶陈明、机械师魏鹏和监控观察员孙康宁外,曾经参与C919、ARJ21等国产新一代民用飞机试飞工作的赵鹏在地面担任首飞的指挥长。
■记者:首飞的时候您坐在驾驶舱和以往会有一些不同吗?你会时时刻刻和机长来沟通吗?
赵生:那天说老实话还是有点小兴奋,也有点激动,后来只要发动机一开车,这些东西都没有了,就进入了一个工作状态。我能从他们的语气当中判断出是否有不正常发生,这就是团队之间的默契,如果他们传递出一种正在忙,正在处理一个事情,我就会保持沉默,我不会再去用语言干扰,但是如果他们,我觉得他们一副很悠闲的语调,那我们就时刻保持通话。

2017年12月21日,广东珠海,国产大型水陆两栖飞机AG600。(图片来源:CFP视觉中国 千龙网发)(拖拽图片或右键“在新标签页中打开”可查看大图)
■记者:鲲龙和之前试飞的机型有什么不同呢?从机长的角度来看。
赵生:阻力面大,因为它底下是船体,前面还有一个槽,整个东西像一个挡风墙一样,这样的话迎风的时候,它阻力就特别大。加减速能力完全不一样。就跟车一样,假如说我这个车阻力小,油门大,我一加油门加速很快,那么这个飞机阻力大,我想让它快速地加速就需要更大的功率。那么减速也是一样,我们落地的时候是需要把飞机的速度减下来,这个飞机的速度减速会非常快,你只要一动油门它就会很快地减速,飞机很快地下沉,是这么个情况。
■记者:对于这样的一种阻力来讲,从机长来讲怎么来解决?
赵生:这个就靠我们摸索了,我们在首飞的时候。预案是可以有,但是真正飞机实际的反应还是要靠空中去适应、去习惯。作为一款新型飞机,试飞期间尤其是首飞,很多依据地面试验所制造的设备、零部件以及系统并未经过高空的检验,发生危险的可能性不容忽视。
■记者:能想到最糟的是什么?
赵生:飞机结构破损。比如说方向舵掉了、副翼掉了或者是机翼出现断裂等等这类的,发动机掉了这种都有可能。我们在准备的时候,除了它那些可能出现的故障以外,还有一些小概率的东西我们也要做准备。飞机完全不可控,我想让它保持平飞,它也保持不了,想转个弯它也转不了,它完全不受我控制了,这种情况谁都没办法的时候那就只有弃机逃生了。
■记者:这些危险在之前你们会跟这些机组人员讲吗?
赵鹏:这些危险通常我们不会讲,但是我们会把程序共同制定,我们讨论,飞机失火了,飞机出现大的结构破损了该怎么处置,飞向哪儿。这些要素机组既然参与讨论,以他们专业和敬业的态度,他们认为这就是整个首飞你考虑得越全面才是越安全的。你越觉得这个东西我听起来很不舒服,能不能我们不说这些,你们把它弄好就行了,其实这种态度反而更容易发生问题。

2016年7月23日,广东珠海,由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研制的国产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AG600在珠海实现总装下线,标志着该型机首架机机体结构和机载系统安装工作正式完成。(图片来源:CFP视觉中国 千龙网发)(拖拽图片或右键“在新标签页中打开”可查看大图)
■记者:最初通知您担任鲲龙的首飞机长的时候,您当时听到这样的一个消息,对你当时内心的影响是什么?之前你也试飞过很多飞机。
赵生:非常高兴,也非常激动。为什么呢?作为一个试飞员来讲,试飞的生涯里面如果能有一架飞机是你来首飞的,这是作为试飞员的一个光荣。之前虽然也试飞过很多飞机。但那毕竟不是作为首飞机长。作为一个首飞机长他的责任还是比较大的,因为他决定着整个飞机上机组的安全,也决定了这个型号的前途。可以想像如果说一架飞机在首飞的时候出了问题了,那么这个飞机或者这个型号就取消了。
2016年7月23日,AG600完成总装,全面进入联调联试阶段。按照既定程序,一款新型飞机在首飞之前,先要完成低速、中速和高速三个阶段的滑行试验。2017年4月29日,AG600在珠海金湾机场进行了首次地面低速滑行试验。然而,在接下来的滑行试验中发现了不少问题。
赵鹏:这个问题除了刹车的震动,滑油的温度,包括各个系统之间的交联,各种告警,各种系统构型不到位的地方,刚开始这个试飞团队一度有这样怀疑的声音。他们列了我看有一百多条,有大的问题有小的问题。
首次滑行试验之后,AG600项目试飞团队更加紧密地介入飞机的飞行系统、设计师系统和行政系统,大家团结一致,为飞机下一步的研制和改进集中攻关。
赵鹏:我们前期罗列的那些问题,我们把它分成几个颜色,红色的是必须要解决的,而且这个问题不解决就不要转入下一阶段。琥珀色的是我限期你改进的。绿色的是我认为它是问题,比如说它加重我的负荷,比如我操纵起来不太方便,我希望你改但也不是强制。白色的是我意识到这儿可能有个问题,我先记录下来跟飞机上整个对问题识别的颜色系统一样。
■记者:这些问题全部是要反映到研发团队是吗?他们接到之后怎么来进行配合呢?
赵生:对。他们接到的时候首先要故障复现,把这个故障重新复现一下,复现了之后他分析故障产生的原因,然后针对这个产生的原因采取措施。

图为正在进行滑行试验的国产AG600大型水陆两栖飞机。(拖拽图片或右键“在新标签页中打开”可查看大图)
仅仅21天后,2017年5月20日,AG600再次进行了低速滑行试验;此后,中速滑行试验也顺利完成。快速进展的背后,是设计团队和试飞机组之间的相互信任。
赵鹏:凡是试飞机组提出的问题,认真记录、认真分析、认真研究、认真解决、认真答复、认真改进。这里面还有一个令我特别吃惊的故事,就是中间我们的试飞机组发现了方向舵脚蹬踏板,飞机操纵航行的方向舵踏板的操纵和期望的脚蹬力和速率有严重地不匹配的情况,最后发现整个液压传递的管路偏于狭窄。我们在全国各地接手了很多试飞型号,这类的问题以前也碰到过,绝大部分会采取一个折中的方案,打个补丁或者做一些限制,等到首飞节点完成之后再去解决,但这次设计师系统和型号指挥系统居然下了决心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彻底把整个液压管路全部重新设计,全部更改落实到位。
2017年12月6日,AG600飞行机组进行了高速滑行试验。进入高速滑行试验阶段,意味着飞机已经初步具备首飞的条件。2017年12月6日到12月22日,AG600飞行机组连续进行了九次高速滑行试验。随着一次次的高速滑行试验,首飞机长赵生的信心越来越足。
赵生:每次高滑这个飞机的状态都是越来越好,有一些小问题都是不影响首飞的这个问题,飞机状态非常稳定,高速滑行的后期很多问题几乎是都归零了。
赵鹏:当我们2017年12月22日完成最后一次高速滑行的时候,试飞员机组告诉我,今天我们交白卷,所有的问题全部关闭。
■记者:也就是所有的颜色都没了?
赵鹏:都没了,这个确实太出乎我意料了,而且就是说从2017年4月份到12月份,这个跨越进步的幅度是我们作为一个试飞团队以前没有见到的。
之前遇到的所有问题全部关闭,一切都是水到渠成。2017年12月22日第九次高速滑行试验成功后,AG600项目首飞活动飞行总指挥部把首飞时间定在了两天后的12月24日。
■记者:最后让你拍板2017年12月24日首飞是什么样的一个机缘?
赵鹏:首先到2017年12月22日完成第九次高速滑行的时候,从机组这边反馈的信息我们交白卷了,我们所关心的所有问题清零了,具备首飞状态,没有什么可说的。其次设计师系统说,我们把前期我们认为有可能会影响首飞的隐患,或者我们觉得不放心的地方全部捋了一遍,第三指挥系统,我们整个所有组织保障全部完成。我认为已经没有什么可挑剔的地方,我们觉得一天也没有赶进度,一天也没有拖进度,所以说刚刚好,决心也到这儿了,状态也到这儿了,能力也到这儿了。
2017年12月24日9时39分,珠海金湾机场,AG600终于迎来了首飞时刻。考虑到珠海机场附近城市群密集,海岸附近又多礁石,首飞团队事先选定了四个迫降点,几乎都在水上,这也符合AG600飞机的特点。AG600在珠海机场西南3000米高度规定的空域内飞行了64分钟,完成了飞机各系统和基本操纵特性初步检查等预定试飞科目后,10点43分,飞机平稳降落于珠海金湾机场。
■记者:当整个试飞结束真正地着陆的时候,整个机组人员可能是最开心的时候了。
赵生:出机舱门的时候还是激动了一把,一看这么大的场面。
■记者:当时你看到眼前的情景对你的影响是什么?
赵生:这架飞机经历了八年时间,整个战线上可以说是上万人几万人为这个型号去做工作,奋战了八年的一个东西实现了首飞,他们会非常激动。作为我们来讲,把这个事情做好了,实现了大家初期的愿望和梦想,我们当然也会高兴,也会激动的。
鲲龙AG600填补了我国在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领域的研制空白,继运20、C919之后,为我国大飞机家族再添一名强有力的重量级选手。按照设计能力,面对海难时,AG600的飞行速度是救捞船舶航行速度的十倍以上,它可以在复杂气象条件下作业,一次性救助50名以上的海上遇险人员;面对森林大火,它可以通过在水面上短短20秒的滑行,就能一次汲水12吨,单次投水救火面积多达四千多平米,并可以在水源与火场之间多次往返投水灭火。
首飞成功后。项目组的下一步目标,是AG600尽快转入水上首飞试验,并争取在2018年实现水上首飞。
zenith 发表于 2018-1-22 09:17 来自航空航天港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架飞机带起一片产业(产经观察)
人民网-人民日报 01-22 07:05


2017年12月24日,“鲲龙”AG600在珠海首飞。

新华社记者 刘大伟摄

制图:蔡华伟

近日,AG600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鲲龙”首飞成功,党中央、国务院发贺电表示热烈的祝贺和亲切的慰问。AG600与运—20大型运输机、C919大型喷气式客机一起,被称为中国大飞机“三兄弟”。

比起两位“兄长”,AG600飞机似乎没有那么声名远播,但从研制的难度和意义来说,一点也不亚于前两位。它的诞生,填补了我国大型水陆两栖飞机研制领域的空白,1个多小时首飞的背后更是航空工业历经8年的飞跃。

提高救援能力

单次投水救火面积相当于一个小足球场大小,一次可救援50名海上遇险人员

鲲游四海,龙腾九天,AG600这款“中国神器”,巡天为飞机,着水为航船,是水陆两栖双面能手。

为什么中国一定要研制出自己的水陆两栖大飞机?

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AG600项目总指挥陈元先介绍,2008年汶川地震救援过程中,我国的航空应急救援体系显现出短板,急需能够上天入海的救援装备。随后十几位院士向国家建言制造大型特种民用飞机。作为国家航空工业重大工程研制项目的AG600于2009年6月经工信部与财政部同意正式批复立项。

据统计,我国每年受各类灾害影响的人口达4亿人次,造成的经济损失平均高达2000多亿元。如何更好地建设包括森林灭火、水上救援在内的应急救援体系成为国家安全的一个重大课题。

“AG600的研制正是为了满足我国空中灭火和水上救援的迫切需求。”陈元先说。我国拥有丰富的林业资源,很多林区山势险峻、地形复杂、交通困难、气候条件恶劣,如果出现森林大火,地面人力难以第一时间有效扑灭,空中灭火效率比地面救援要高很多。同时,我国目前海上搜索救援能力还仅限于满足近海和浅海的海难救援需要,我国曾参与了马航MH370的搜救行动,就暴露出一些远海搜救的不适应性。随着我国中远海战略发展目标的实施,完善健全在中远海海域的搜救和保障体系的重要性也愈发凸显。

这样的形势下,AG600这个身手灵巧的大块头能够发挥速度快、航程远、载重量大、观察和覆盖范围广、具备水陆起降特性等优势,是高效而不可替代的空中救援多面手。

“森林灭火方面,AG600飞机最大载水量为12吨,20秒内可一次汲水12吨,单次投水救火面积可达4000余平方米,差不多相当于一个小足球场大小,同时还能为被困人员和其他灭火人员及灭火机械开辟进出火区的安全通道。”AG600飞机总设计师黄领才介绍。

在海上搜救方面,AG600飞机相比直升机、船只以及其他平台速度更快、航程更远,其海上搜索救援速度可达400—500公里/小时,航程超过4000公里,起降抗浪能力不低于两米,一次可救援50名遇险人员或装载相应重量的空投物资。

按照“水陆两栖、一机多型、系列发展”的设计思路,通过系列化发展和改进改型,AG600飞机还可根据用户的需要加改装必要的设备,满足执行海洋环境监测与保护、资源探测、岛礁运输等任务需要以及为“一带一路”提供海上航行安全保障和紧急支援等任务的需要。

提振中国智造

采用“主承制商—供应商”模式,供应商“打磨珍珠”,主承制商则挑拣出珍珠“穿项链”

作为国产大飞机“三兄弟”中的“三弟”,AG600飞机一诞生便荣获了一个世界第一——目前世界最大的在研水陆两栖飞机。最大起飞重量达53.5吨,载重大,航程远,续航时间长,而且这个大块头,全机5万多个结构及系统零部件,98%由国内供应商提供,全机机载成品95%以上为国产产品,包括4台涡桨发动机,可谓一架完全意义上的“国产大飞机”。

“对于中国航空工业而言,研制这么大体量既能在陆地上起降又能在水面上起降的特种飞机,当属首次;放眼世界,类似型号的飞行器也是不多见的。”黄领才说。

从立项、设计、各大机体商联合制造,到适航挂签、总装,8年多来,AG600研制走过的每一步几乎都是大型特种飞机的尝试与突破。比如飞机上特别显眼的巨大起落架,就具有开创性,是目前国内最高、收放系统最复杂的单支柱起落架。起落架在飞机上的布局直接影响着飞机地面运动稳定性和水面滑行稳定性,为保证船身式机体的水动性能和不破坏汲水舱的底部结构设计,主起落架设计不是像其他运输机或民航客机收藏于机腹或机翼内,而是收藏于机身侧面主起落架的整流罩内。设计团队通过三维建模及运动仿真技术,不断优化起落架的结构和收放方式,首次掌握了水陆两栖起落架的关键技术。

“AG600飞机在研制过程中,单项创新不胜枚举,更可贵的是锻炼出了一支高水平的设计队伍,建立了一个集成创新体系,体系里各项创新互相衔接配套,填补了我国大型水陆两栖飞机研制领域的空白,可以说很好地完成了提振‘中国智造’的战略使命。”航空工业通飞副总经理、AG项目行政副总指挥张枢玮说。

这么多项创新如何被激发集成?全机5万多个结构和系统零部件怎样磨合协同?“主承制商—供应商”的模式成为这个复杂艰巨研制任务的制胜法宝。“主承制商—供应商”模式是世界大型飞机制造商普遍采用的一种研发模式,AG600研制过程中,航空工业通飞公司作为责任主体,航空工业相关单位、国内其他行业供应商参与研制。这是一场涉及20多个省市、150多家企事业单位、十余所高校的数以万计科研人员的航空工业大协作。

“在此模式下,各个供应商的任务就像是打磨珍珠,而主承制商的任务则是挑拣出一颗颗珍珠,并穿成一条珍珠项链。”AG600飞机总制造师王树哲打了个比方。“打磨珍珠”不容易,“穿项链”也不是小工程,要将需求层层分解、下达,然后在顶层架构的基础上集成设计。在此过程中,航空工业通飞华南公司运用了各种先进技术和现代管理手段。比如在飞机大部件对接工装研制环节,研制了低成本半自动柔性对接工装,大幅度降低成本;为了装配后大部件能够协调运行,全面采用数字化协调装配工艺,研制6套标工和7项协调数据集……“AG600为我国‘主—供’模式下大型通用飞机的研制创造了范本。”王树哲说。

一架AG600的起飞,带领的是一个航空工业集群的崛起。张枢玮表示,AG600飞机的研制培养了20多家系统级成品供应商,带动了国内一批民用航空装备制造业企业发展,并且在整个研制过程中、在整个航空大协作体系中,全三维、数字化、自动化等智能制造、现代管理手段全程贯穿,“AG600的研制,可以说是我国加快建设制造强国,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加快培育若干世界级先进制造业集群的重要步伐之一。”

提升适航能力

水上首飞计划今年在荆门漳河水上机场完成

在民航领域有一句话,叫作“民机发展,适航先行”。适航审定,即对民用航空器产品和零件品质以及安全可用性的审定,是民机进入市场的前提。简而言之,飞机研发出来不能直接上天,要经过各个方面的适航认证才能真正上天。中国民航局局长冯正霖曾经表示,适航审定能力是我国迈向民航强国亟待补齐的四块短板之一。

由于大量采用国产机载成品和零部件,再加上国内民机研制适航基础相对薄弱,AG600飞机的适航取证有着诸多难题,比如国产金属材料结构适航验证、系统安全性要求制定、成品适航及供应商适航管理等等。研制团队进行了百余项大型试验、3000余项设备安全性试验,召开了300余次适航审查会议,确认了数千个零组件制造符合性项目、数万个制造符合性检查工序,完成42个结构大部件的适航预检查和局方制造符合性检查,下发2000余份总装指令……克服种种困难, AG600仅用两年时间就高效地完成了两架机的大部件和机载系统的交付工作。

“AG600飞机的研制为中国水上大飞机适航取证探路,极大地推动了国内航空制造供应商适航理念及适航能力的提升。民航局和申请人联合开展水上适航审定技术研究,并提出了审定方案,填补了我国民用水陆两栖飞机水上审定的空白。”AG600飞机适航审查组长揭裕文表示,适航能力的提升,不仅是迈向民航强国的重要任务,也是中国制造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迈进的重要一步。

陆上首飞,只是万里征程的第一步。张枢玮透露,AG600飞机的试飞工作较国内其他机型更为复杂,在完成陆上首飞之后,还要开展水上试飞工作,AG600的水上首飞计划将于2018年在荆门漳河水上机场完成。他表示:“AG600大飞机取得适航证还任重道远,我们将迎难而上,以航空工业的集体智慧早日实现我们的最终目标——让AG600国产特种大飞机获得商业成功。
langge945 发表于 2018-1-24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航天科技九院165厂助力AG600首飞获用户肯定
2018-01-23
近日,我国自主研制、全球在研最大水陆两栖飞机AG600在广东珠海首飞成功,填补了我国在大型水陆两栖飞机领域的研制空白。航天科技九院165厂为其配套研制生产的顺浆继电器盒运行状态良好,产品性能可靠,出色完成试飞任务,获得用户单位的好评。(张建军 何志标) 来源:航天科技网站

http://www.dsti.net/Information/Viewpoint/76074
hdcscience2012 发表于 2018-1-24 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8年1月24日上午9:54,“鲲龙”AG600迎来了进入2018年后的第一次飞行。1月24日上午,中国首款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在珠海迎来了第二次试飞。上午9时54分,“鲲龙AG600”于珠海金湾机场西南3000米高度规定的空域内平稳飞行73分钟,11时07分平稳降落。据了解,本次飞行进行了性能摸底试飞,并对各系统进行检飞,飞机各系统功能正常,并完成了预定试飞科目,表明飞机已正式转入陆上科研调整试飞阶段。(邓媛雯 廖文峰)








http://news.carnoc.com/list/433/433515.html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klonoa112 发表于 2018-1-25 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鲲龙”AG600完成2018年首次飞行
发布时间:2018-01-25  来源:装备工业司
   
      2018年1月24日上午9时54分,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完成了2018年的首次飞行,在珠海金湾机场上空西南3000米高度飞行73分钟后,于11时07分平稳降落。这是自2017年12月24日首飞以来的第二次试飞。
      本次飞行进行了性能摸底试飞,并对各系统进行了检飞,包括空速系统检查、纵向静稳定性检查、定常侧滑、模拟着陆、返场等试飞科目。飞机各系统功能正常,飞机将正式转入陆上科研调整试飞阶段,后续计划还需要30架次/40小时的陆上调整试飞。
      同时,AG600水上首飞的准备工作已经开展,目前已经确定了水上首飞前设计更改方案,梳理了水上首飞的保障条件,开展了相关试验准备和试飞员培训等工作,计划2018年7月转场湖北荆门漳河水库,开展水密特性试验、水上滑行试验、全机水上工况的静强度试验等工作。

http://zbs.miit.gov.cn/n1146285/ ... 035779/content.html

黑夜追风 发表于 2018-2-2 21: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在20世纪70年代研制过一款水上飞机——水轰5,AG600(蛟龙600)可能是水轰5的改进型号,不过水轰5飞机仅生产了七架,水轰5b消防型更是没有定型量产。AG600不会变成第二个水轰五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黑夜追风 发表于 2018-2-2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speed 发表于 2009-7-1 09:49
  据中航通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胡海银介绍,“蛟龙600”为一款单船身四发涡轮螺旋桨式综合救援飞 ...

蛟龙600有什么作用呢?现在南海不是有机场了吗?
最长的一天 发表于 2018-2-2 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内部对此机研制及通飞某些做法有飞议,也许不那么简单。
klonoa112 发表于 2018-2-2 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航空工业集团2018年重点工作任务
(二)加快民用航空产业发展,促进航空主业协同共进

“新舟”700完成详细设计,开展工程试制
AG600实现水上首飞
明确民机关键技术攻关和产业化项目
完成集团民机客舱系统整合,推动客舱业务协同发展
继续整合通航运营产业,理顺“爱飞客”控股内部关系
开展中美适航双边对等互认协议研究,推进中欧适航双边项目取证
积极推进中俄民用航空科技合作、中欧绿色航空科技合作
http://ep.cannews.com.cn/publish/zghkb7/html/586//node_021690.html
klonoa112 发表于 2018-2-8 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航空工业试飞中心在模型自由飞领域 实现历史性技术突破

本报通讯员 李驰

       首次实现国内四发螺旋桨飞机的滑流模拟技术和转速同步控制技术;提出利用飞控模拟飞行员辅助控制试飞新方法,首次成功实现缩比模型的30°转弯失速试飞,打破该专业50余年发展受限僵局,航空工业试飞中心AG600模型自由飞项目团队再次填补国内技术领域空白,部分成果已应用于C919大型客机模型自由飞试验。
       据了解,通过模型自由飞试验对AG600飞机的失速特性进行预先研究,获得飞机失速速度,确认失速进入和改出的方法,验证改出失速的能力,主要目的是降低型号试飞风险,为该型号的设计改进和试飞提供全面技术支持。试飞中心飞机所无人机与模型飞行试验研究室主任郑浩介绍,与其他型号不同,AG600自由飞模型有四个螺旋桨,如果无法精确保证四个螺旋桨的转速同步,模型容易失控;二是该模型的失速速度远远小于载机的飞行速度,模型投放后有可能与载机发生碰撞,“因此我们首先面临的是如何实现自主控制来确保分离安全的问题”。根据AG600飞机研制方提供的风洞试验数据,AG600模型自由飞项目团队构建了缩比模型的气动模型,利用经典的常规控制律架构完成了缩比模型控制律设计。在这一过程中,项目团队首次实现了国内四发螺旋桨飞机模型自由飞从仿真模型预测到飞行试验验证的完整试验过程,提升了模型自由飞试验精准度,确保了模型与载机分离更安全、试飞动作更精准、试飞数据更准确。
       在AG600模型自由飞试验中,由试飞中心项目团队开发的一套控制逻辑和控制律发挥作用,不仅确保了缩比自由飞模型稳定平飞,还首次实现了缩比模型的30°转弯失速试飞。据了解,成功实现模型自由飞转弯失速试飞,项目团队一举打破该专业50余年发展受限的僵局,为国内研究全尺寸飞机转弯失速特性提供了模型自由飞试验手段。
       和涡轮喷气发动机等动力装置相比,螺旋桨滑流对飞机的气动布局干扰较大。因此,模拟螺旋桨滑流对AG600机翼的表面气流分离影响等成为试飞中心项目团队的又一攻坚课题。在地面试验中,科研人员采用风洞试验中常见的丝线法流场显示技术,实现了AG600模型机翼表面的气流分离可视化;通过解决好AG600模型螺旋桨外形、转速、螺距等之间的关系,严格控制四个螺旋桨转速的一致性,确保四桨转速误差不超过2%,成功突破螺旋桨滑流的模拟技术,保证了AG600模型自由飞试验结果真实可靠,结论准确。
       AG600模型自由飞项目课题主管张甲奇介绍,消除滑流问题对模型自由飞带来的一系列影响,这一课题早在20世纪30年代中期就开始为业内所重视,至今仍是各国航空科技发展所关注的重点。目前,除航空工业试飞中心于2012年在“海鸥”300飞机模型带动力模型自由飞试验中进行了初步尝试,国内自由飞试验领域尚无其他成功案例。
       此外,针对项目周期短、试验内容复杂以及降低试验成本等要求,AG600模型自由飞项目团队将3D打印技术应用于缩比AG600自由飞模型研制,所有用该技术制造出来的零部件不用二次修配,不用反复调试,可一次安装成功。目前,经过48架次的模型自由飞试验,3D打印技术在AG600模型自由飞项目中的应用已完全成熟,零部件研制周期可以下降至传统技术的10%~30%,研制经费比传统工艺节省30%~50%,加工效率可提高3~5倍。
http://ep.cannews.com.cn/publish/zghkb7/html/617/node_022807.html

liao68811 发表于 2018-2-26 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黑夜追风 发表于 2018-2-2 21:46
中国在20世纪70年代研制过一款水上飞机——水轰5,AG600(蛟龙600)可能是水轰5的改进型号,不过水轰5飞机 ...

很难说,师母一带吧。
hdcscience2012 发表于 2018-3-12 07: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造”鲲龙AG600今年下半年将进行水上首飞
中新社北京3月11日电 (记者 周音)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11日在北京披露,中国自主研制的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鲲龙AG600将于今年下半年进行水上首飞,研制工作将迎来又一重大里程碑。
  记者从中国航空工业获悉,作为国家航空工业重大工程研制项目的AG600飞机,2009年6月经国家正式批复立项;2012年攻克关键技术,完成初步设计;2014年完成详细设计、全面转入试制;2015年机体大部件陆续交付和部件总装;2016年7月23日正式完成总装下线,随后全面进入联调联试阶段;2017年在完成试飞调试、陆上首飞前准备工作后,于12月24日在广东珠海成功完成陆上首飞。
  中国航空工业新闻发言人周国强称,2018年1月24日,AG600飞机进行了2018年第一次飞行,这是自2017年12月24日首飞以来的第二次试飞,与首飞间隔仅一个月时间。1月26日又进行了第三次试飞。2018年的两次飞行主要对飞机性能进行摸底验证试飞,飞机各系统功能正常,并完成了预定试飞科目,表明飞机已正式转入陆上科研调整试飞阶段。
  周国强在此间透露,AG600飞机将在珠海完成陆上调整试飞,然后转场荆门,开展水上试飞前的系列准备工作。
  他强调,该飞机水上首飞前,还将通过水密特性试验、水面低速、中速、高速滑行等试验,完成对飞机机体水密情况检查,对飞机在水面的横向与纵向稳定性、快速性、操纵性和喷溅特性等验证。
  周国强表示,AG600飞机的研制对中国民机产业的发展具有里程碑意义。通过项目的研制和应用,对提升国产民机产品供给能力和水平,促进中国应急救援航空装备体系建设的跨越式发展,助推“一带一路”倡议、国民经济发展、海洋强国建设都具有重大意义。(完)
http://www.chinanews.com/m/gn/2018/03-11/8465254.s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旗下论坛|小黑屋|手机版|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 )

GMT+8, 2018-4-21 15:41 , Processed in 0.367331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