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shaolin1254
收起左侧

[机型] C919大飞机专题第二季:103架完成喷漆

  [复制链接]
最长的一天 发表于 2018-6-12 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statue 发表于 2018-6-12 11:22
你不就是在“流言蜚语”嘛
局方早就对媒体透露了相关问题,目前还不飞自然说明还在排故咯,而你要求的 ...

谢谢分享,既然不影响飞行安全的排故,为何不边排边飞呢,搞不懂。
最长的一天 发表于 2018-6-12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statue 发表于 2018-6-12 11:31
居然脑补出捂盖子商飞对客户是有信息通报的,买家企业可不需要从大众媒体上探知“内幕秘辛”

如此甚好,别的没有,只是着急。
shen8103 发表于 2018-6-12 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liao68811 发表于 2018-6-12 11:13
这不是要了818的亲命了吗,机头一变,整个气动都需要重新做啊。

内部改装的话和气动就没关系了吧
shen8103 发表于 2018-6-12 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prototype 发表于 2018-6-12 09:11
要改機頭的是ARJ21...

好吧,我可能记混了,[手动挠头]
记忆中ARJ21最近的主要新闻是东北航线、大侧风、噪声测试并没有改机头新闻的印象
shen8103 发表于 2018-6-12 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最长的一天 发表于 2018-6-12 12:27
谢谢分享,既然不影响飞行安全的排故,为何不边排边飞呢,搞不懂。

你想太多了,那些不需要你搞懂,你只要乖乖等捷报来了喊厉害就行。否则就是胡思乱想、流言蜚语、地域黑、不懂还乱扯、酸喷子……你着急不着急无所谓的,没必要向你汇报,总之一切尽在掌握。
漆室葵忧 发表于 2018-6-12 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statue 发表于 2018-6-8 11:12
之前东方卫视报导的102机航电问题(虚警),是否就是昂际航电的锅?
102转场已经跳票2个月了吧,看来排故 ...

  看起来简单的问题往往很难解决。
statue 发表于 2018-6-13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C919成功完成增压舱增压极限载荷验证试验

发布时间:2018-06-13  来源:装备工业司  

2018年6月6日,在中国民航局上海审定中心审查代表目击下,中国飞机强度研究所(上海分部)成功完成了C919大型客机00l架机机身增压舱增压极限载荷验证试验,试验结果符合分析预期,机身保持压力性能良好。
本次试验是C919大型客机全机静力试验中的首个极限载荷工况试验,也是C919大型客机适航取证过程中一次重要的适航验证试验。试验主要对机身增压舱,包括门、窗、活门与机体结构连接的强度,在150%使用载荷下进行考核。试验准备阶段,试验大纲按程序提交中国民航局上海审定中心批准同意,同时还获得了欧洲航空安全局(EASA)C919项目工作组认可。
此次试验的成功为C919大型客机后续其它工况极限载荷试验奠定了基础。按计划,C919大型客机001架机2.5G极限载荷试验将于7月上旬开展


shen8103 发表于 2018-6-13 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statue 发表于 2018-6-13 11:38
C919成功完成增压舱增压极限载荷验证试验
发布时间:2018-06-13  来源:装备工业司  
2018年6月6日,在中 ...

“同时还获得了欧洲航空安全局(EASA)C919项目工作组认可。”

是不是意味着919已经放弃FAA准备改走EASA认证了?
ncepuren 发表于 2018-6-13 16:22 来自航空航天港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shen8103 发表于 2018-6-13 13:17
“同时还获得了欧洲航空安全局(EASA)C919项目工作组认可。”

是不是意味着919已经放弃FAA准备改走EA ...

恰恰相反。
已经和FAA签了互认合约,相当于互认各自的能力,承认各自的实验数据。
没有和EA签约过,所以现在做给他们看,证明自己的能力,为下一步互认能力和实验数据做基础。
shen8103 发表于 2018-6-13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ncepuren 发表于 2018-6-13 16:22
恰恰相反。
已经和FAA签了互认合约,相当于互认各自的能力,承认各自的实验数据。
没有和EA签约过,所 ...

哦,谢谢!听上去很赞的样子~

不知道21现在离FAA的证还有多远
langge945 发表于 2018-6-16 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商飞构型管理中心揭牌成立
时间:2018年06月15日 11:29   来源:中国商飞公司新闻中心视力保护色:【字号 大 中 小】

构型管理中心揭牌

  2018年6月14日,中国商飞公司举行构型管理中心成立暨揭牌活动,以进一步完善公司构型管理体系,统一产品全生命周期构型管理规则,加强构型管理能力建设,支撑公司产品研制和项目群管理。中国商飞公司总经理赵越让,副总经理郭博智,上海审定中心主任顾新出席活动并讲话。
  赵越让代表贺东风董事长和公司党委向构型管理中心挂牌成立表示祝贺,对构型管理中心下一步工作提出两点要求:一要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武装头脑、推动工作,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大飞机事业的重要指示精神,科学谋划、扎实推进,形成独立自主的贯穿于产品全生命周期的构型管理能力;二要坚定实现公司“三个一”目标的信心和决心,落实好公司党委领导的各项要求和部署,坚决打赢公司“三步走”总体安排第一阶段的工作,为实现“大飞机梦”作出更大的贡献。
  郭博智指出,构型管理中心成立体现了公司对于构型管理工作的高度重视,也得到了包括局方在内各方面的积极支持。针对下一步构型管理工作,他指出,要积极主动,加快工作步伐,明确定位职责,理清内外部的界面和关系;要紧跟行业最佳实践研究,总结型号既有成果,将经验提升固化为公司资产,提高构型管理的核心能力水平;要关注型号项目的迫切需求,服务好型号工作,为型号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顾新表示,构型管理贯穿于民机产品的整个生命周期,对保障民机产品的设计、制造、顺畅运行都具有重大意义,也是型号商业成功的重要标志之一。上海审定中心一直关注中国商飞的构型管理能力建设,也非常愿意协助推动落实中国商飞构型管理体系建设。上海审定中心将一如既往地支持中国商飞包括构型管理在内的各项工作,双方将在这一新的平台上,继续密切合作、共同推进,推动中国民机制造业的构型管理迈上新的台阶。
  构型管理中心作为公司构型管理职能的延伸机构,是公司构型管理业务具体实施的责任主体,支持公司系统工程部开展产品全生命周期构型管理策划工作,编制与推广公司通用的构型管理相关程序及方法,指导及审核构型管理业务具体实施,履行型号构型管理职责等。
  公司总部有关部门及各单位相关负责人,构型管理中心全体人员参加活动。

http://www.comac.cc/xwzx/gsxw/201806/15/t20180615_6408928.shtml
liao68811 发表于 2018-6-16 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ZT C919大飞机预计2021年交付首家用户 人机高度融合

  预计到2021年,C919将交付给首家用户中国东方航空公司。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商飞公司副总经理、C919大型客机总设计师吴光辉透露,C919还将进行3到4年的试飞及实验活动,预计到2021年交付给首家用户中国东方航空公司。
  吴光辉代表表示,C919采用流线型机头加曲面风挡,外形很漂亮;内部驾驶舱设计更体现了人机高度融合,力求让飞行员可以无忧操纵。此外,C919还采用一系列新技术,追求飞机的安全性、舒适性、环保性、经济性。
2017年12月17日,第二架C919大型客机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完成首次飞行。.jpg

  C919大型客机是我国按照国际民航规章自行研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大型喷气式民用飞机,于2017年5月成功首飞,累计28家客户815架订单。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maple 发表于 2018-6-18 03: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消息说 C919试飞停止三个月以改进平尾和襟翼
maple 发表于 2018-6-18 03:02 | 显示全部楼层
见下文:
http://atwonline.com/manufacturers/comac-grounds-c919-flight-test-aircraft-modify-prototypes


COMAC grounds C919 flight-test aircraft to modify prototypes
Jun 15, 2018                                                     Bradley Perrett                                                     |                                                       ATW Plus

The Commercial Aircraft Corp. of China (COMAC) has grounded the C919 flight-test aircraft for modifications, costing about three months in the flight-testing schedule.

The company has nonetheless restated a target to achieve certification in 2020. The two prototypes that have so far flown are having their tailplanes and flaps modified, according to two industry sources.

The work on the tail is specifically a response to delamination observed on the carbon-fiber reinforced plastic elevators, one of the sources said. The modifications to the flaps are related to strength, the source added.

Fuel tanks are also being modified, the other source said, adding that the aircraft have been kept on the ground since April and will probably stay there until July.

Changes to the first two prototypes will likely be applied to the other four flight-test C919s that COMAC is building. Modifying them could result in a further loss of flight-test opportunities.

CAAC said in March that C919 certification was targeted for 2020. Four months later, despite the loss of flight-testing time, COMAC has restated the 2020 target. A COMAC official referred to the 2020 target at a conference in Shanghai on June 14, Reuters reported. COMAC said in February it was aiming to make the first delivery of the C919 in 2021.

The C919, designed to seat 158 passengers in a two-class arrangement, is powered by the CFM Leap-1C engine.

The C919 prototypes have flown intermittently. The first aircraft, rolled out in November 2015, made its initial flight in May 2017, but did not fly again for 19 weeks. COMAC said in March that “normal modification work” caused the pause in flying.

The second C919 first flew in December 2017. In March 2018, it was undergoing modification and was slated to return to flight in April—just when the work on the latest changes began.

COMAC said in March that 23 C919 test flights had occurred,

The third C919 flight-test aircraft had been scheduled to fly this year; its current status is not known. The other three are expected to fly in 2019.
maple 发表于 2018-6-18 0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复材平尾有分层现象?襟翼修改有关强度
statue 发表于 2018-6-18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5NTEzNzAxMw==&mid=2650456980&idx=1&sn=cceabf6661ee5634f1b942b71f4c3c35&chksm=884d9e0ebf3a1718556ec93c842fc4829a5a4acf9417d8337f1eacb03f868c0e5877552ffb55#wechat_redirect
非比寻常的增压极限载荷试验

C919飞机01架机全机静力极限载荷试验是C919飞机全机静力试验的首个极限载荷工况。对C919飞机结构强度而言,这未尝不是一次特殊的“高考”,而增压极限载荷试验就是这场“高考”的第一场考试,必须考好。

之所以形容增压极限载荷试验非比寻常,原因是有“一外一内”的两大难题要解决。一个“对外的”难题是:从本次开始,极限载荷试验需要配合欧洲航空安全局EASA的审查,01架静力试验的结构强度设计师没有太多与EASA合作交流的经验,除了大量文件翻译工作以外,如何探索出一条适合双方合作的道路是必须面对的一个难题;一个更难的“对内的”难题则是增压极限载荷下飞机结构强度的计算分析。

增压工况不同于其他工况,增压像是在吹一个气球,气球上任何一个地方有瑕疵,都可能导致失败,它是全机静力试验中唯一考核整个增压舱的工况。在这场“全机”大考中,所有的门窗开口更是重中之重,因为门窗开口的结构细节多,其刚度难模拟,边界条件更可能随着增压载荷的增加而发生变化,难度可想而知。

横生波澜的137%

为了考好第一场,早在2017年底,01架静力试验的结构强度设计师就已开展了试验准备工作。从我方试验任务书的发放到试验方试验大纲的编制,从试验态内力解的求取到结构强度的评估,从试验机装机状态文件准备到试验机构型差异梳理等等,这些常规工作有条不紊。增压试验负责人王益锋出色的英文翻译能力更是为EASA解释系列试验技术文件锦上添花。

2018年5月11日,在公司成立十周年的重要日子,增压极限载荷试验也做好了试验准备,150%增压极限载荷试验正式开始。试验现场完成试前检查并广播试验纪律,监控办公室中数十名风险部位监控人员正襟危坐,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

试验开始了,加载百分比在不断增大,0%、5%、10%...当加载百分比到达120%以后,试验加载增量由5%降低到1%,耳边开始传来密集的加载百分比数字,120%、121%、122%...这密集的数字让试验现场和监控办公室都鸦雀无声,每个人都不由得内心紧张,神情严肃。135%、136%、137%!突然,试验现场传来嘶鸣的漏气声,紧接着试验应急卸载

试验横生波澜,中止在137%

闪烁的“四个长期”

试验卸载后,第一批爬上飞机检查的是C919型号副总设计师周良道和01架机体团队负责人赵峻峰,漏气原因也很快被发现:后服务门顶部区域密封件发生脱落。但这只是现象,密封件脱落的根源是什么以及如何解决,还有没有其他风险?则是恢复试验前必须要回答的问题。

试验当晚,C919型号副总设计师周良道、飞机结构强度工程技术所副所长朱林刚紧急召集01架负责人赵峻峰、机身部副部长王冰以及故障相关结构的结构强度负责人王强、王益锋和张仲桢等人,在祝桥现场商讨部署排故攻关工作。由此,祝桥跟试办公室的白板上开始密密麻麻地记下后续的一项又一项责任到人的工作安排。一场持续近一个月的试验排故攻关战也就此拉开了序幕。



大量的强度分析工作是攻关中必不可少的,这让原机身强度室副主任王强心里泛起了波澜:上飞院组织机构改革刚实施,各项工作仍在梳理交接中,原机身强度室同事都分散到各个新科室,大量的排故工作落实到人并非一件容易之事。但试验次日,放弃周六休息而陆续赶来加班的“老兄弟们”,打消了他心中的疑虑。在后来近一个月的攻关过程中,几乎每次讨论都能见到那群曾经一起并肩奋战的队员。

在困难面前只有一条路,一条集智攻关、不畏艰难的奉献之路,没有人因为时空的变换而有分毫的懈怠,“四个长期”的精神闪烁在上飞院每一位设计人员身上。老同志如此,新加入的队员更是如此。对于飞机结构强度所曾小敏、汪远、钟文亮、陆磊等刚入职三、四年的设计人员而言,这次排故是一次挑战,但同样也是一次历练和成长。

增压,直到极限

经过近一个月的连续攻关,攻关团队找到了后服务门密封件脱落的原因并制定了改善措施,排查了后服务门的其他强度隐患并制定了优化设计方案。6月4日,上飞院飞机结构强度工程技术所召开了增压试验恢复专家评审会,对试验的故障排查工作和风险进行了讨论,会议一致同意恢复试验。之后两天凭借良好的预试结果,又先后征得了局方和EASA恢复试验的意见。

2018年6月6日18点,120%、121%、122%......每一位观试人员心里都在等待137%,这个一定不能再有意外的数字,这次137%之后没有嘶鸣的漏气声,而是138%、139%......直到150%。而那些参与这次攻关的现场参试人员,或许在试验一开始,就已在内心中呼喊:增压,直到极限!

statue 发表于 2018-6-18 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极限试验真是个坎

当年ARJ在静力试验上栽了大跟头(还是在FAA审查代表的现场目击面前丢了脸),如今919也玩了把心跳(现场大概没准也有EASA局方代表吧),幸好是增压舱试验提前暴露问题,就看下个月最关键的整机极限载荷试验了
klonoa112 发表于 2018-6-18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maple 发表于 2018-6-18 03:01
有消息说 C919试飞停止三个月以改进平尾和襟翼

你这句有点误导,其实原文意思很简单,就是指C919从3月开始就停止试飞了3个月,其间进行排故工作。
maple 发表于 2018-6-19 0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嗯,用词不当了。 希望这3个月把问题给解决了。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本身就是试验的一部分。
潜艇4809 发表于 2018-6-19 22:37 来自航空航天港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站长 发表于 2018-5-4 07:22
据说又发现了其他问题,转场计划等调查结果

据ATW消息:中国商飞C919在前期测试中发现使用碳纤维复材的升降舵发生剥落的现象,所以C919的原型机已经暂停试飞开展修改工作…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旗下论坛|小黑屋|手机版|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 )

GMT+8, 2018-10-22 20:03 , Processed in 0.349004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