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空弹匣
收起左侧

[军事时评] 亚投行及一带一路专题

  [复制链接]
 楼主| 空弹匣 发表于 2015-3-23 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港媒:香港已申请加入亚投行 身份及出资仍待商讨
发表时间:2015-03-23 08:16:41 http://www.guancha.cn/local/2015_03_23_313185.shtml

(星岛日报报道)财政司司长曾俊华昨天在网志表示,已指示属下官员着手研究香港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下可扮演的角色,包括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及丝路基金。他也正计划尽快带同商务团出访“一带一路”部分沿线国家,与当地政府启动促进贸易和投资的安排,为打开这些新市场做好准备。港府消息透露,港府已向中央政府提出加入中国牵头的亚投行,但具体安排包括加入的身份及出资等问题仍有待商讨。

香港财政司司长曾俊华(资料图)

港府消息透露,港府已向中央政府提出加入中国牵头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但由于目前亚投行的创始国申请者都是主权国家,究竟香港可以用甚么身分参与、出资额等等具体问题,仍有待商讨。亚投行的法定资本为一千亿美元,初始认缴资本目标为五百亿美元左右,实缴资本为认缴资本的两成。预料亚投行的创始成员国,初期需要筹集一百亿美元资金。

股权分布方面,各国同意以国内生产总值(GDP)作为分配亚投行股份的基础,但具体的股权及出资细节,仍有待商讨。

曾俊华昨天在网志上表示,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按目前的安排,金融业将为整套“一带一路”战略担当引领角色,这对于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香港,是非常重要的讯息。香港在金融业和专业服务方面均拥有国际领先优势,“一带一路”战略无疑为香港提供了非常庞大的发展机会,随之而来的贸易往来,对本地的贸易和物流业而言,也是开发新市场的重要时机。

他表示,在宣布预算案之后,已指示同事着手研究香港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下可扮演的角色,他亦正计划尽快带同商务团出访“一带一路”部分沿线国家,与当地政府启动促进贸易和投资的安排,为打开这些新市场做好准备。

曾俊华表示,政府除了考虑加入亚投行外,总值四百亿美元的丝路基金,港人亦有机会参与其投资。他引述央行行长周小川的说法,指“丝路基金”需要的人才是懂投资、懂金融、懂财务、懂国际、懂工程、识外语,曾俊华认为香港精英,都有条件、有机会参与这次关乎国家下一轮重要发展的庞大工程,“关键是我们是否能够做足准备,把握好这个时机”。

亚投行的创立一直受到美国的“杯葛”,昨天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国务院常务副总理张高丽就对各国投资者加入“一带一路”建设表示欢迎。

亚洲开发银行总裁中尾武彦即提出,要求亚投行“遵守最佳管理和环保实践”,对此,财政部部长楼继伟随即反驳,他不认可有所谓的“最佳实践”,还说:“谁是最佳?”他又表示,亚投行和亚银是互补关系,双方正讨论下一步如何合作。

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金立群昨天在北京表示,截至三月底,最终的亚投行创始国将会超过三十五个国家,包括印度、印尼、新西兰等在内的二十七个域内成员国,另外英国、法国、瑞士等域外国家也积极响应并提出申请。目前正在与意向成员国商议制定贷款和融资的相关政策。



langge945 发表于 2015-3-23 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俄罗斯副财长:俄尚未决定加入亚投行

2015-03-23 20:12:06   |   来源:中国新闻网   |   编辑:杨玉国   |   


  原标题:俄罗斯副财长:俄尚未决定加入亚投行

  中新网3月23日电 据俄媒23日报道,俄罗斯财政部副部长斯托尔恰克表示,俄罗斯尚未决定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是一个政府间性质的亚洲区域多边开发机构,重点支持基础设施建设,总部设在北京。亚投行法定资本1000亿美元。

  随着本月31日确定亚投行创始成员国资格截止日期即将到来,亚投行的“朋友圈”越来越大。目前,英国、法国、德国和意大利等经济大国已经宣布他们加入亚投行的意向,美国和日本等尚未表态。21日,瑞士和卢森堡成为亚投行两个最新申请加入国。

http://gb.cri.cn/42071/2015/03/23/3245s4910867.htm
 楼主| 空弹匣 发表于 2015-3-24 08:09 | 显示全部楼层
亚投行不但为中国赢得朋友 还成功拉拢美国盟友
2015年03月24日 07:31

3月17日,《经济学家》撰文指出,尽管美国和中国一再重申均对对方抱有善意,但两国间的战略敌对是显而易见的,而且会表现为诸多形式。在美中战略博弈中,任何一方都很难完胜。不过,近日却有一项例外,那就是中国努力创建并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在该回合争夺中,中国赢了,不仅赢得了美国在亚洲盟国的支持,同样也获得了美国在欧洲的盟友的加入。
  一、美国“反亚投行”阵营“多米诺骨牌”式崩溃。近日,先是英国,然后是法国、德国、意大利,宣布要申请加入亚投行。美国仍对亚投行持怀疑态度。美国官员“画蛇添足”地解释说,美国并没有到处游说反对亚投行;美国只是强调,象亚投行这样的机构,遵守国际准则,如透明度、可信度、环境可持续等,是何等重要。早些时候,美国的保留态度确实对其亚洲亲密盟友产生了重要影响,澳大利亚、日本、韩国站到了美国一边,但同时其他一些美国的亚洲盟友,如新西兰、新加坡、泰国则选择了加入亚投行。这些决定加入亚投行的国家给出的解释是,中国反正要成立亚投行,与其跟中国对抗,不如成为其一员,从内部影响亚投行未来经营和政策走向。欧洲的加入是一个重要转折点,会使之前拒绝加入亚投行的国家改变主意。澳大利亚表示正重新考虑其不加入亚投行的决定,而韩国几乎铁定要加入亚投行。
 二、美国选择了一场“错误的战斗”。亚投行是中国近年倡导成立的一系列新组织之一。对现行国际机构无法适应中国快速提升的国际影响力,中国明显感到不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改革方案在美国议会触礁搁浅。同时,美国仍保留着其对世界银行的控制权。亚洲发展银行总部虽设在马尼拉,但其高层职位一直由日本人垄断。中国拥有世界第一的巨额外汇储备,最好的办法就是另起炉灶,重新构建一个全新的国际框架,将中国外汇实力转化为中国国际影响的“软实力”。
  为此,中国发起成立了亚投行、由“金砖五国”主导的“新发展银行”,同时倡议成立“丝路基金”促进与中亚邻国的互联互通。中国这些倡议均积极回应了促进基础设施投资、支持发展等国际社会关注的重大问题。
  相比之下,美国不知是有意为之还是真的无能,居然将亚投行问题作为美国外交影响力的一项测试。这一做法的后果是灾难性的。美国有官员指责英国“一味地迎合中国”。对此,不少国际观察家也有同感。但是,如果连美国最亲密的盟友都选择了商业利益,丢弃了美国立场,只能说明美国选择了一场错误的战斗。当然,中国的胜利也不是纯粹的。如此众多金融强国的加入,将迫使亚投行不得不采取与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同等的严格标准。这将有助于中国从亚投行获得良好收益,但显然不利于中国把亚投行作为其外交政策工具的最初设想。
 楼主| 空弹匣 发表于 2015-3-24 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林毅夫谈亚投行:中国得道多助 美国……

观察者网讯 全国政协常委、国务院参事、经济学家林毅夫今天下午表示,中国主导设立的亚投行对于中国、其他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都有利。而英国、法国、德国等发达国家纷纷加入亚投行表明,中国是得道多助的。

2015中国宏观经济论坛今天下午在上海召开。林毅夫在回答听众提问时说,基础设施一直是亚洲各国经济发展的瓶颈,中国对基建投资较多,但依然不够。对于广大发展中国家而言,如果我们能够为它们的基建提供资金支持,对它们肯定是有利的。而对中国来说,我们拥有将近四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其中大部分是美债。这部分资产回报率很低。另外,中国未来的贸易顺差可能会持续,这将导致我们的外储继续增加。

林毅夫在2015中国宏观经济(上海)论坛 观察者网摄

将外储资金用于投资基建,这对外储的保值增值很有好处。林毅夫还表示,建材、施工都是中国的强项,对外投资将有利于中国扩大市场份额。

发达国家也将从亚投行受益。林毅夫指出,目前发达国家最需要的就是一个蓬勃发展的世界经济,为它们的产品和服务创造更大的市场。

林毅夫总结称,由此可见,亚投行是一个很难得的对每个人都有利的机构。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等纷纷加入亚投行,说明中国得道多助。反观美国,二战以后,美国一个国家的GDP就站全世界的50%。当时所谓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设计是美国做主的。在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有的条款要求,项目必须有85%的多数投票同意后,才能通过,但是美国一国就占了17%的股权。”也就是说,这样投资规则的设计,完全是给美国量身定做的。”林毅夫说。

林毅夫指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规则设计需要更加合理,不能像美国那样以自身的利益为中心。这样一来,“对发展中国家有利,对发达国家也有利。”

2015中国宏观经济(上海)论坛是由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和上海国有资本运营研究院主办的。除林毅夫外,北大国发院院长姚洋、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部副部长魏加宁、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宋国青等人均出席论坛并发表演讲。




 楼主| 空弹匣 发表于 2015-3-24 08:21 | 显示全部楼层
财政部长楼继伟就亚投行反驳亚开行行长:西方规则并非最佳

申请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全球各主要经济体有了一种“根本停不下来”的节奏。但是这个新生的机构规则该如何制定仍然未露真面目。

3月22日,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北京一个论坛上重申,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简称“亚投行”)与亚洲开发银行(ADB,简称“亚开行”、“亚行”)之间是合作、互补的关系,但是目前并没有所谓的最佳实践。亚洲开发银行行长中尾武彦提到亚投行满足亚洲融资需求的一个前提是遵照最佳实践,这遭到楼继伟的反对:不赞同最佳实践这个说法,西方提出的一些规则并不是最佳。

今日,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在北京举行。楼继伟和亚行行长中尾武彦就亚投行与亚行的关系发表各自看法,双方认可两家银行之间可以进行合作。

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表示,亚投行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为主导的多边开发机构,要考虑发展中国家的诉求。

由中国倡议筹建的亚洲基础设施发展银行预计将于2015年底前正式投入运作,3月31日将是申请成为创始成员国的最终截止日期。除了中国等27个亚洲国家,目前包括英、法、德、意、瑞士、卢森堡等等多个欧洲国家已经决定将加入亚投行,韩国、日本以及美国等则未有正式表态。

亚投行的成立和发展是中国发展高层论坛的重点话题。此前,已有日本学者建议日本加入亚投行。就在昨日,美国纽约大学教授保罗-罗默在论坛上也提出,亚投行的成立为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带来了危机感。

今天的主旨演讲现场,也有嘉宾向担任亚洲开发银行行长的日本人中尾武彦提问,谈到亚洲基础投资银行成立后,亚洲开发银行与它是不是竞争的关系,如何合作?

中尾武彦露出一个并不意外的表情,坦言称早就预料到会有人问他。他说:“我一直在说完全可以理解中国要成立亚投行,因为亚洲地区非常需要大量的基础设施的投资。”

对楼继伟指亚投行与亚行之间为互补合作关系的说法,中尾武彦表示认同,并同时表示:“亚投行成立以后,只要遵照最佳实践,确保能够减少对环境的影响,能够有一些保护措施的话,我认为亚投行可以很好地满足亚洲地区的基础设施投资的需求。”

对于亚投行亚洲开发银行的关系,中尾武彦表示,两者更多是合作、互补的关系,而不是竞争的关系,两家银行可以合作,为亚洲做更多的事情。

中尾武彦也强调,亚洲开发银行也在进行改革,也希望能够提高融资的能力。“我觉得我们不想让我们的成员国来进行改革,而是我们自身必须改革。因为中国是我们非常重要的一个合作伙伴,所以对我们来说改革也非常重要。”

亚洲开发银行行长中尾武彦表示,亚行需要进行改革,希望提高融资能力。

听了中尾武彦的这番话,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提出了明确的反对意见。

对于中尾武彦所说,亚洲开发银行和亚投行是合作关系、互补关系,楼继伟表示出认同,演讲前,双方的双边会谈也正在讨论下一步怎么合作,也谈到用什么样的标准,但并不认同中尾所说,需遵照最佳实践。

“我多次表示过,我不认可最佳实践。谁是最佳?刚才中尾武彦行长也说到,亚行需要进一步改革如果最佳就不需要改革了。”楼继伟坦言,亚投行会参考现在多边机构好的一些做法,但是一些比较官僚主义、特别烦琐的一些做法,“我们并不认为是最佳的”。

楼继伟强调,我们要更多考虑到,亚投行是一个以发展中国家为主导的多边开发机构,需要考虑他们的诉求,而西方有时候提出一些规则,不认为是最佳的,这已有很多西方国家参与了,咱们一起讨论,不见得现存制度都是最佳。

较早前,中方曾表示,希望向其他国际融资机构学习先进的运作方式,尤其是在环境保护、管理规范等方面进行借鉴。

亚行行长中尾武彦还出席了今天上午的活动,他在发言中提及,中国的转移支付是根据户籍户口来分配的。楼继伟在问答环节,也更正了这一说法。“我们现在对地方的转移支付,是根据统计局统计的常住户口,已经不是户籍户口,我们需要改进的地方还多得很,这个问题已经做到了”

IMF和OECD欢迎中国成立亚投行

此外,国际国际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秘书长古里亚,同一日也被问亚投行的问题。

对于亚投行和IMF的关系,拉加德表示, “第一,我们欢迎中国成立亚投行;第二,中国有充分的理由成立这样一家多边金融机构;此外,我也非常希望IMF能够为基础设施提供融资,但这不是IMF的使命所在。”拉加德称:“我们很愿意跟亚投行进行合作,我也代表世界银行表个态,世行也很愿意与亚投行合作,因为在世界很多地区,尤其是在亚洲地区,需要建设很多基础设施,所以还是合作的空间更大。”

对于目前英法德意等发达国家表示申请加入亚投行,古里亚说,“首先,这些不少加入亚投行的国家也是OECD成员国,问题很简单,亚投行还处于起步阶段,要满足什么标准与条件,方能加入亚投行,成为贷款的提供方,是很有意思的问题。这个标准必须很严格,有理论依据,很透明,标准要根据亚投行的立意本身来制定。”

“另外,还有一个重要问题,政策制定,比方说,你要做一次基础设施投资,譬如水利投资。问题就来了,你对水利问题有没有合适的定价,对水利体制有没有很好的管理,你有没有监督能力,跟进能力,你有没有足够的技术储备来投入水资源管理,你如何去控制水域。水是一个例子。”

古里亚说,“再譬如说,你要做医疗卫生投资,你可以建一堆医院,但你有没有能力制定有效的医疗卫生政策以及医疗卫生体制,这些政策与体制要可行,其次得具有高质量,而且要从成本与收益上可行。为什么?因为譬如像医疗卫生这种问题,非常高尚,和人,和你我直接相关,我们都非常强烈地感受到这一点,我们提供支持,但问题在于,做某些事的花费可能是无限高,但换种方法后可以更便宜,更轻松,也更有效地做成这件事。”他进一步解释说。

古里亚表示,你可能在某项疾病研究上花非常钱,但是患有这个疾病的人却非常少。所以,投资不是像造一座医院,造一所学校,造一座水坝那么简单,投资真的很考验政策制定能力。所以我觉得一个促进发展的合作组织要取得成功,这一点很重要。我自己从来没听说过哪家发展银行是因为缺钱而关门大吉的,钱从来不是问题,失败的原因只会在于政策制定不好,或者是这个合作投资项目本身准备不充分,没有彻底想清楚。可能现在有更多的资金、更多的选择,但我的观点是,你不需要在亚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亚投行几家资金提供者之间徘徊,主要还是发挥政策的关键作用,也就是政策需要协调配套。不过总的说来,多一家银行,还是可以有更多资源可以利用的。



 楼主| 空弹匣 发表于 2015-3-24 08: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中日韩外长会举行 最新成果:尽早举行首脑峰会 反对朝鲜核武

时隔3年,中日韩三国外长终于重新做坐到一起。第七次中日韩外长会3月21日在韩国首都汉城举行,集中讨论如何缓和因领土和历史争端造成的区域紧张局势问题。三国外长会谈后发表联合新闻稿称,为在三国均方便时尽早举行三国领导人会议而继续努力。

此次外长会是三国外长2012年4月以来首次举行正式会谈,外长会议之前三国官员举行了一系列双边会谈。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同韩国外交部长官尹炳世、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共同出席 。

王毅表示,今天的会议是一次迟到的外长会,更是一次来之不易的外长会,值得加以珍惜,同时更应认真反思和总结其中的经验教训,努力以实际行动克服一直困扰我们的问题和障碍,共同推动三国合作实现健康和可持续发展。中方始终高度重视中日韩三国合作,不愿看到三国合作受到本不应有的干扰和破坏。希望三国以此次外长会为契机,本着正视历史、开辟未来的精神,妥善处理好历史问题,确保三国合作保持正确的方向。在此基础上,中方愿与韩日两国进一步加强各领域务实合作,为促进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和本地区的和平、稳定与繁荣做出应有贡献。

三方就三国合作进展和未来方向交换意见。王毅表示,各方应共同努力,克服政治障碍,推进互利合作,深化人文交流,加强地区互动,支持中日韩合作秘书处工作。

3月21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汉城同韩国外长尹炳世、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共同出席第七次中日韩外长会。

三方积极评价三国合作取得的进展,充分肯定三国合作对三国自身发展以及东亚区域合作的重要意义,同意继续推进政治、经贸、可持续发展、人文、非传统安全等各领域交流合作,做好三国投资协定推广落实工作,加快推进三国自贸区谈判。同时,共同支持东盟共同体建设,推动2015年底前如期完成“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谈判,努力实现2020年建成东亚经济共同体的愿景目标,携手推进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促进地区的持久繁荣稳定。三方同意将继续支持秘书处在三国合作中发挥更大作用。

三国外长强调,三国间有关双边关系是三国合作的重要基础,深化三国合作也有利于三国间有关双边关系发展及东北亚地区的和平、稳定和繁荣。三国外长同意,三国将本着正视历史、面向未来的精神,妥善处理有关问题,为改善双边关系、加强三国合作而共同努力。

三国外长赞赏为促进地区合作所做的各种努力,决定携手实现建立地区信任与合作的共同目标。中国和日本外长对韩国的“东北亚和平合作构想”表示高度赞赏和欢迎。三国外长决定进一步加强三国在东北亚的核能安全合作,扩大在核安全、灾害管理、环境和青年交流等领域的合作。

此外,三国外长决定,恢复三国反恐磋商和三国非洲政策对话,继续举办三国网络政策磋商、三国环境部长会议机制下的空气污染防治对话会以及东亚文化之都、亚洲校园、人文交流论坛、媒体交流等活动。三国外长还决定推进青年峰会、三国外交培训机构合作、智库网络和三国中东事务政策磋商等新项目,愿探讨首都圈、老龄化领域的合作。

三国外长就地区和国际问题交换了意见。三国外长重申坚决反对在朝鲜半岛发展核武器,一致认为联合国安理会有关决议和“9.19”共同声明所规定的国际义务和所做承诺应得到切实执行,决定继续共同努力,恢复有意义的六方会谈,争取在半岛无核化方面取得实质进展。三国外长一致认为,中日韩合作是东亚合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决定共同努力通过区域对话与合作推动在东亚建立信任。三国外长对东盟共同体即将建成表示欢迎,决定加强在东盟与中日韩、东亚峰会、东盟地区论坛、亚太经合组织等其他现有区域机制下的三国合作。

三国外长就应对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乌克兰局势、中东事务、国际经济等全球问题交换了意见,决定继续就国际社会面临的各种挑战保持密切协调。

三国外长决定在此次会议成果基础上,为在三国均方便时尽早举行三国领导人会议而继续努力。

王毅外长介绍了中方准备举办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有关情况。



 楼主| 空弹匣 发表于 2015-3-24 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澳议员:亚投行或重组国际金融体系 澳不应旁观
2015年03月24日 08:39

“美国希望与中国引领的基础设施基金合作”,《华尔街日报》说。在全世界聚焦李光耀逝世的日子里,美国这次“松口”令越来越多分析家相信亚投行创立已势不可挡,目前仍犹豫不决的澳日韩,均有媒体劝政府赶紧加入,不要再拖。中方多次强调,亚投行建立是对现有国际金融体系的补充,但国际舆论总愿将其看做中美间某种“零和”
  “火车要出站了”
  23日上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人民大会堂会见来北京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5”的亚洲开发银行行长中尾武彦。李克强指出,中方倡议建立亚投行,是为加快本地区互联互通,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亚投行将以开放、包容的姿态,同现有多边开发银行相互补充,实现互利共赢。中尾武彦表示,亚投行的成立适应了本地区经济发展需要,亚行愿同亚投行开展合作。
  英国《卫报》23日说,在北京主办的高层论坛上,IMF总裁拉加德和中尾武彦都称愿与亚投行合作,他们的加入使这股支持亚投行的浪潮令美国越来越不安。文章说,按计划,堪培拉23日将决定是否加入亚投行。
或许是受前总理弗雷泽去世影响,截至本报昨晚发稿时,澳大利亚尚未发出最后决定的消息。澳大利亚工党议员马特·西斯尔思韦特23日在英国《卫报》撰文呼吁澳大利亚迅速加入亚投行,他说,阿博特政府总是对此犹豫不决,但这是不应该的,中国引领建立亚投行是国际金融体系一次巨大震动和重组,澳大利亚应加入这一过程,而不是在外围观。西斯尔思韦特说,目前还没有纯粹的太平洋国家加入亚投行,澳大利亚加入可以促进亚投行实施良治,那些反对加入的人总是害怕亚投行会成为中国战略利益工具,但这种批评阻止不了法德意追随英国的脚步加入亚投行,澳大利亚也不用担心会因加入而损害与美国的关系,澳大利亚有能力同时与两个大国搞好关系。
  “火车就要出站了,再不跳上去就晚了”,一名欧洲外交官告诉路透社记者,目前欧盟内部争论是否加入亚投行时,欧盟国家的经济专家和亚洲问题专家都持这种看法,而安全专家则更倾向于拥抱美国。但美国内部对亚投行给出的信号也不清晰,美国国务院、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和财政部似乎都在牵头处理亚投行事宜,这令欧洲非常困惑。文章说,伦敦宣布加入亚投行引发了“雪崩”,德法意纷纷宣布加入,卢森堡和瑞士也说要“入伙”,大家都怕被伦敦偷走比赛。有时,地缘政治的改变就是源于偶然,而非有意为之。也许,历史学家将把2015年3月当做中国支票外交的成人礼来纪念。



 楼主| 空弹匣 发表于 2015-3-24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外媒:亚投行系权力之争 美不愿中国扩大影响力
2015年03月24日 08:48

 美国对亚投行(AIIB)的态度松动了吗?美国《华尔街日报》23日一条“独家消息”引发了外界对华盛顿态度生变的猜想,该报道援引美国副财长希茨的话称,美国对能增强国际金融架构的新多边机构表示欢迎,他还提议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ADB)等现有机构与亚投行联合为项目融资。“美国希望与中国引领的基础设施基金合作”,《华尔街日报》说。在全世界聚焦李光耀逝世的日子里,美国这次“松口”令越来越多分析家相信亚投行创立已势不可挡,目前仍犹豫不决的澳日韩,均有媒体劝政府赶紧加入,不要再拖。中方多次强调,亚投行建立是对现有国际金融体系的补充,但国际舆论总愿将其看做中美间某种“零和”。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说,感谢美国国会的小气(阻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改革),现在比分是北京1,华盛顿0。
  美副财长提议联合融资
  “面对盟国纷纷签署协议支持由中国牵头的亚投行,奥巴马政府提议,亚投行应与世界银行等华盛顿支持的国际金融机构建立伙伴关系。”23日,美国《华尔街日报》以此开篇,推出独家消息——“美国希望与中国引领的基础设施基金合作”。该报道称,奥巴马政府希望通过现有发展银行与亚投行联合为项目融资,借此实现美国另一个长期目标,即确保新建立多边金融组织的标准足以防止债务规模达到不健康水平,以及防止侵犯人权和减少环境风险,美国的支持也会为美企竞投亚投行项目铺平道路。同时,这种合作方式旨在确保亚投行不会成为中国政府一项外交政策工具。
  美国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希茨对《华尔街日报》说,美国将对能增强国际金融架构的新多边机构表示欢迎,他还说,与世界银行和亚行等现有机构联合融资,将有助于确保高质量和高标准。文章说,亚投行目前仍在筹建过程中,尚未决定是否将与现有多边开发银行合作,不过美国的盟友们不太可能反对联合融资,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发言人也称中国政府不排斥和现有开发银行进行合作。文章还说,法、德、意等重要欧洲盟友表态加入亚投行令美国遭遇外交尴尬,与亚投行合作将帮助美国走出外交混乱,与欧洲弥合跨大西洋分歧,并避免给外界留下反对亚投行就是遏制中国的印象。
  “出于对亚投行大幅提升中国外交影响力的担忧,美国过去始终劝阻其他国家在加入亚投行问题上要三思”,路透社说,因此《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让人觉得华盛顿发出了倡导合作的新提议。这意味着什么?美国财政部对此未予回应。
  “说白了吧,就是权力(之争)”,路透社称,多位奥巴马政府匿名官员私下说,什么新银行是否能保障人权,以及确保环境和劳动力标准,管理是否能够透明,这些都是“官方说辞”,问题的本质是权力,全世界都同意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改革,扩大中国话语权,但美国国会仍执意阻止,本质上“就是不想为中国扩展影响力制造机会”。一名身在北京的亚洲国家外交官用“小气”来形容美国国会的做法,“这不是一场他们(美国)能赢的战斗,连他们最亲密的盟友都排队(加入亚投行)了”。
  23日,德国《经济新闻报》认为美国的新提议意味着“冰开始溶解”。文章称,对美方来说,提议亚投行与现有机构合作是“新姿态”,这一方面是因为欧洲老牌盟友纷纷加入亚投行已令美国竖起的防线瓦解,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华盛顿意识到亚投行体量还很小,尚不构成威胁,合作空间还是存在的。
  23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清华大学经济外交研究中心主任何茂春对美方的合作倡议做出积极解读,他表示,美国财长已对国会进行了多次游说,希望以某种形式参与亚投行,在此背景下,合作倡议的提出显示华盛顿立场的松动是明显的。此外,中国提议建立亚投行也不是为了颠覆现有的由美国主导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媒体对中美博弈全球经济领导力的解读“夸大其辞”。

 楼主| 空弹匣 发表于 2015-3-24 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澳媒:感谢美国的坏脾气 忧亚投行变中国猫爪子
2015年03月24日 08:53
 美国对亚投行(AIIB)的态度松动了吗?美国《华尔街日报》23日一条“独家消息”引发了外界对华盛顿态度生变的猜想,该报道援引美国副财长希茨的话称,美国对能增强国际金融架构的新多边机构表示欢迎,他还提议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ADB)等现有机构与亚投行联合为项目融资。“美国希望与中国引领的基础设施基金合作”,《华尔街日报》说。在全世界聚焦李光耀逝世的日子里,美国这次“松口”令越来越多分析家相信亚投行创立已势不可挡,目前仍犹豫不决的澳日韩,均有媒体劝政府赶紧加入,不要再拖。中方多次强调,亚投行建立是对现有国际金融体系的补充,但国际舆论总愿将其看做中美间某种“零和”。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说,感谢美国国会的小气(阻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改革),现在比分是北京1,华盛顿0。
  美国会加入吗?
  “中尾武彦在北京摸索如何与亚投行合作”,《读卖新闻》23日说。日本财相麻生太郎“可能朝着加入方向进行磋商”的表态令日本媒体猜测,东京是否在欧洲国家加入的压力下“慌忙转变方向”。
  “有分析认为,美国加入亚投行应该也是时间问题”,韩国YIN电视台23日说,考虑到亚投行未来的重要性,不排除美国最终会加入。奥巴马在处理亚投行的问题上明显失当。
  “民主是如何让我们失望的”,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23日以此为题的文章也认为,美国错得不轻。文章说,堪培拉和华盛顿一样,都担心亚投行会变成中国外交的猫爪子,但亚投行的成功不全是因为中国的推动,更在于美国政治的失败。现存的布雷顿森林体系1944年就建立了,全世界都同意IMF和世行该改革了,中国和印度等新兴国家也配得上更大话语权,连白宫都同意了,但美国国会就是不同意。“感谢美国国会的小气和坏脾气,美国被超越了,现在比分:北京1,华盛顿0”。
美国会加入亚投行吗?23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认为“短期内不可能”,但他也认为,美国提议世行与亚投行合作是好事。金灿荣说,目前亚投行法定资本金为1000亿美元,未来项目投资时需要融资,世行的加入可以提升融资的信用级别,这种合作是好事。另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世界银行行长金墉通过其发言人表示,他和助手们已准备好与亚投行进行“深入探讨”,“看看我们究竟能怎样紧密合作”。
  俄罗斯会加入亚投行吗?在美国盟友们为是否加入纠结时,俄国内对此也有争论。俄新社称,莫斯科目前对此没有统一的官方立场,俄罗斯也在倡议设立欧亚开发银行。不过有分析认为,俄的资金能力尚无法与中美相比,最好不要尝试与中国直接竞争。
  16日,在清华大学产业发展与环境治理研究中心举办的讲座上,主讲人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教授格拉汉姆·阿利森在答问环节多次被问到亚投行,他表示就像世行和IMF旨在促进美国与世界的利益一样,亚投行也会更多为中国负责。一名阳光、高大的中国高中生当时用流利的英语提问,吸引了格拉汉姆的目光。而他的回答同样耐人寻味:看到你,我仿佛看到了中国的崛起。
langge945 发表于 2015-3-24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加拿大寻求加入亚投行 七国集团五家倒戈


美股腾讯财经[微博] 2015-03-24 08:51

[摘要]G7国家美日落单,分析称美国欲通过加入来管理亚投行。

据彭博报道,加拿大正考虑加入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这意味着,由美国主导的七国集团(G7)中,五个国家已经“倒戈”,只剩下日本和美国自己还在门外。

但美国提议,亚投行与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等金融机构建立合作关系,以引导亚投行向着世界主要经济体的经济目标发展。分析称,美国想通过加入来“管理”亚投行,这是亚投行以及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的新变数。

目前有包括英法德瑞等33个创始成员国 韩澳或最后冲刺

3月31日是亚投行接收创始成员国的最后期限,根据此前财政部确认,截至目前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数量已达27个。3月12日英国申请加入,成为申请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中第一个西方大国。上周德国、法国、意大利、卢森堡、瑞士均宣布有意申请亚投行创始成员国资格,如以上各国的申请均获同意,则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数量将增至33个。

3月22日,亚投行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长金立群表示,到本月底,也就是申请成为亚投行创始国的截止日期,最终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数量会超过35个。据亚投行临时秘书长金立群的表态来推算,在未来一周中,将有至少另外2个国家宣布加入。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一位与亚投行接触密切的外交人士消息,这2个国家“目前来看,韩国、澳大利亚可能性最大,也不排除日本的可能性。”

3月13日,韩国企划财政部副部长周亨焕表示,韩国正在考虑是否需要加入亚投行。3月21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首尔会见韩国外长尹炳世,邀请韩国加入亚投行。

3月14日,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表示,将在几周内决定是否加入亚投行。3月16日,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毕晓普更是表示,澳大利亚“相当有兴趣”加入亚投行。

另据新加坡《联合早报》报道称,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3月20日在内阁会议后的记者会上就表示,如果妥善的融资审查机制等得到确保,就不排除加入其中进行磋商的可能性。

美态度转弯 分析称美欲通过加入来管理亚投行

在英国申请加入亚投行初期,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公开对英国加入亚投行的决定表示质疑,称美国对于亚投行在治理能力、环境和社会保障上是否具有行之有效的高标准表示关切。

但十天后,美国态度大转弯,提议亚投行与美国主导的开发性金融机构,比如世界银行建立合作关系。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庞中英表示,“美国想通过加入来‘管理’,这是亚投行以及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的新变数。”

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杰弗里·斯科特(Jeffrey J. Schott)3月20日也表示,其实在美国政策圈,已经有不少人认为奥巴马政府在英国加入亚投行后的过激反应、对亚投行的态度是一种战略错误。斯科特同意其同事弗雷德·贝格斯滕为英国《金融时报》撰稿所称的“美国应该加入亚投行”。

而贝格斯滕的观点正是:“美国应鼓励其亚洲和欧洲朋友加入亚投行,以便在中国采取任何不利行动时帮助美国一同加以反对。”

中国将稀释股权 并放弃否决权?

无独有偶,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中国为吸引发达国家参与亚投行,将放弃亚投行的否决权。据参与创建亚投行的相关人士透露,正是放弃否决权这项提议,才促使法国、德国和意大利与美国“分手”并同意成为亚投行的创始成员。

放弃否决权意味着,没有哪个国家能在亚投行中主导决策进程,这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长久以来的做法大相径庭。尽管仅拥有不到20%的投票权,但美国能在一些重大决策上给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上锁”,这种组织结构在过去多年时间里备受世界其他国家诟病。

另据金立群介绍,中国将单方面稀释股份。

亚投行的法定资本金1000亿美元。初始阶段500亿美元。在美国、日本等一些大国没有参与之前,为了保证股本金达到一定规模,出资额中国提出可以最高达到50%,以便使亚投行能如期开张运行。今后,随着更多国家的参与,中国将会单方面稀释自己的股份。

而这些都将是亚投行的一些新的变数。(腾讯财经综合)

亚投行进程时间轴:

2014年10月24日 21个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财长和授权代表在北京签约。

2015年3月12日,英国向中方提交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的确认函。

2015年3月17日,法国、德国、意大利宣布愿意加入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

2015年3月18日,卢森堡向中方提出加入亚投行申请。

2015年3月20日,瑞士宣布申请作为意向创始成员国加入亚投行。

2015年3月31日,创始成员国截止日期。

2015年中,完成亚投行章程谈判并签署

http://finance.qq.com/a/20150324/019039.htm
 楼主| 空弹匣 发表于 2015-3-25 0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外媒:亚投行让中国赢外交红利 美国需重新评估
2015年03月25日 07:39

外媒称,随着越来越多美国传统盟友签约加入由中国主导的亚投行,西方分析师的态度也表现得相当统一。

据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网站3月21日报道,毋庸置疑,北京赢了这一轮。中国必将以更高的频率、强度和技巧在国际舞台上施展影响力,美国需要重新评估自己的策略。
  亚投行之所以成为中美战略竞争的标志(且不论实际情况是否如此),完全是因为美国几乎没有隐藏自己对亚投行的反对态度。
  从明面上讲,美国的反对意见表达的是合理的关切,牵扯到环境保护、劳工权利、预防腐败等管理问题。
  但从根本上讲,美国担心的是亚投行将会削弱那些得到美国青睐、受美国影响很深的现有“布雷顿森林体系”组织,比如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中国在亚投行架构中的大股权份额同样发出危险的信号,令人担心亚投行会遵循中国的经济战略需求。
  香农·蒂耶齐在日本外交学者网站上一针见血地指出,由于鼓励盟友远离亚投行设想,奥巴马政府相当于把一家地区性基建银行变成了一个测试自身全球影响力的案例——现在看来美国输掉了这场官司。
 楼主| 空弹匣 发表于 2015-3-25 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萧万长赴博鳌论坛将见习近平 台湾是否加入亚投行受关注
发表时间:2015-03-24 11:31:25 http://www.guancha.cn/local/2015_03_24_313369.shtml

台湾前副领导人萧万长27日将以两岸共同市场基金会荣誉董事长的名义,率团参加26日至30日举办的2015博鳌亚洲论坛年会,并可望在28日与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萧习会”。佛光山星云法师、故宫博物院院长冯明珠、台湾证券交易所董事长李述德等人,将以特邀嘉宾的身份,赴博鳌参加论坛。

今年博鳌论坛的重点是被喻为“中国方案”的组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和“一带一路”战略;台湾经济研究院中国产经研究中心副主任吴福成今日在《中国时报》时论广场表示,期待今年萧万长的博鳌之行,能利用“萧习会”让正处于“闷经济”的台湾多一些“翻转”的空间和机会,在努力参与区域经济合作过程能获得坚实的支持力量。

2013年博鳌论坛“习萧会”

今年博鳌论坛主题为“亚洲新未来,迈向命运共同体”,亚投行和“一带一路”战略是讨论的重点。台湾方面的代表是“前副总统”萧万长,他将以两岸共同市场基金会荣誉董事长身分参加,预计3月2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开幕式上发表重要主旨演讲后会与萧万长会面。

吴福成认为,当前亚洲国家受到外部市场疲软、欧洲经济不振、日本经济停滞不前的负面影响,正面临“升级换代”的挑战,而为突破亚洲发展难题,“一带一路”建设融资平台的亚投行,预估到本月底签署意向创始会员国将达35个;而“一带一路”则是世界的,目前已串联亚、非、欧等地区26多个国家,还继续欢迎世界各国投资者加入;台湾在这个趋势洪流下不能缺席。

萧万长一行人将于27日出发,随团人员包括两岸共同市场基金会最高顾问钱复、董事长詹火生、执行长陈德升等人,共40多人参加论坛。

萧万长自2013年起,连续3年代表台湾参加博鳌亚洲论坛,并于2014年11月赴北京参加APEC会议,是马英九政府目前委任和大陆交流的最高层级人士。

两岸共同市场基金会执行长陈德升接受中评社访问时表示,此行是以民间团体的身份前往博鳌参加论坛,没有任何政治色彩,因此希望低调处理,而且行程还可能微调,所以24日会统一发布出访的新闻稿给媒体参考。

在2015博鳌亚洲论坛年会的议程中,习近平将于28日上午10点主持开幕典礼,邀请澳大利亚总督彼得.科斯格罗夫、瑞典首相斯特凡.勒文等15国的代表致词,但萧万长并未列在开幕致词名单中。

26日至29日博鳌亚洲论坛会议期间,将举办41场分论坛、6场圆桌讨论、5场电视辩论、9场午餐会、7场CEO对话、8场早餐会、6场晚餐会。

台湾方面,特邀代表、台湾新金宝集团总经理沈轼荣将参加28日下午举行的“3D打印、数字制造与第三次工业革命”论坛;台湾王品集团联合创始人陈正辉参加28日的“创业者说”论坛;台湾证交所董事长李述德参加“资本市场2015:改革红利与投资策略”论坛。

29日,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冯明珠参加“美的力量:世界文化艺术的未来”论坛;佛光山星云法师参加“中道圆融:凝聚善愿的力量”电视辩论。而钱复则将在29日下午2点30分,与海协会会长陈德铭,共同主持两岸企业家圆桌会议,讨论台湾如何把握区域发展的机会,参加大陆经济成长的“新常态”。同时讨论如何在两岸企业的合作过程中,让两岸民众更有感、为两岸年轻人创造更多机会。

台湾“财政部长”张盛和:若受到邀请,愿加入亚投行

台湾“财政部长”张盛和3月19日赴“立法院”备询,被民进党籍“立委”薛凌问到加不加入亚投行?他表示,大陆财政部长在APEC闭门会议时曾经提出这个问题,但并非正式议案,所以目前台湾并未受邀,不过若是受邀,台湾愿意加入,亚投行将可以是台湾资金很好的去处。

然而,有“外交部”官员向平面媒体表示,由于亚投行目前相关章程、规划都不确定,在这种由中国大陆主导的国际组织,中国台湾要以什么样的名义加入就是一个大问题,目前不需要急着“栽”进去。

“行政院长”毛治国20日表示,如果台湾收到邀请参加亚投行,到时候再评估。



 楼主| 空弹匣 发表于 2015-3-25 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2015博鳌亚洲论坛将开幕 亚投行、一带一路成热点

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将于3月26至29日在海南省博鳌召开,本届年会的主题为“亚洲新未来:迈向命运共同体”。值得一提的是,区域合作历来是博鳌论坛的重点,本届年会将重点关注较为热议的“一带一路”、亚投行、东盟共同体、东亚经济共同体等话题。据悉,“一带一路”规划实施方案也将在论坛上发布。

据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周文重介绍,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各国领导人将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5年年会开幕式,出席本届年会的领导人规模将超过历届年会。预计本届年会出席论坛或随同领导人到会的各国部长级官员预计超过80位,同时将有65家财富500强公司的董事长、CEO出席年会,另有132家财富500强公司派出亚太和中国区负责人出席。根据年会秘书处最终统计,出席本届年会的正式代表为1772人,媒体1014人,总规模为2786人,来自49个国家和地区。

“一带一路”规划将亮相

在此次论坛上,“一带一路”将成为核心话题,相关领导人将发表主题演讲。其中,国务委员杨洁篪将于28日下午就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发表演讲,香港特首梁振英将于27日下午就“一带一路”和香港的机遇发表演讲。

新华社此前援引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中国将在博鳌亚洲论坛上发布“一带一路”实施方案,一批重大工程等有望取得新的进展。《上海证券报》从权威人士处获悉,即将出台的“一带一路”规划将包括一份详细的重大工程项目清单。清单将规划未来几年要签约、开工的项目,涉及铁路、公路、能源、信息、产业园区等总计几百项重大工程。清单还将落实具体负责单位。清单集中在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等周边国家。参会各方将在此期间签署重要经济合作协议。

在2015年争取新开工的项目中,中国周边友好邻邦占据主体,中南亚方向的中塔公路二期、喀喇昆仑公路、瓜达尔港项目将集中亮相。该报道还称,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是2015年“一带一路”重点推进的项目。

“一带一路”是指“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3年9月和10月分别提出了这两大战略构想。在去年11月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八次会议上,习近平强调,要做好“一带一路”总体布局,尽早确定今后几年的时间表、路线图,要有早期收获计划和领域。 

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把“一带一路”建设与区域开发开放结合起来,加强新亚欧大陆桥、陆海口岸支点建设

此外,中国已经设立了注册资本达615亿元的丝路基金,用于为“一带一路”沿线各国,以及我国相关西部、东南部省份的基建、能源、金融合作等方面提供融资支持。这是迄今为止,中国规模最大、规格最高的政府多边合作基金,规划涵盖中亚、南 亚、西亚、东南亚和中东欧等国家和地区。

上证报报道还提及,重大工程清单还将重点关照“中哈产能合作”领域。今年两会期间,外交部副部长程国平透露,今年3月下旬,哈萨克斯坦总理马西莫夫将对中国进行友好访问,并出席博鳌亚洲论坛。“届时两国相关企业将签署有关合作协议,这也是中哈产能合作的早期收获,涉及金额将达100多亿美元。”

在今年初的地方两会上,全国30多个省市表示将积极参与“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其中约20个省份明确将“一带一路”战略作为发展重点。在即将正式出台的一带一路规划中,新疆以及连云港两大起始点将率先突破。

目前,普遍看法的是“一带”在古丝绸之路的基础上横贯东亚,包括西北五省(新疆、陕西、甘肃、青海、宁夏)与西南四省(重庆、四川、云南、广西);“一路”将对接东南亚临海港口,主要有三个主港(泉州、广州、宁波)和其他支线港喂给港及东部六省(广东、福建、浙江、云南、广西、海南)。对沿线贸易和生产要素进行优化配置。将刺激区域内基础设施投入与建设,包括边境口岸设施和中心城市市政基础建设、跨境铁路扩能改造、口岸高速公路等互通互联项目建设。

亚投行达成共识迫在眉睫

除了“一带一路”,本次博鳌论坛也将成为亚投行发展历史上的里程碑。

专家指出,由于博鳌论坛举行期间正逢亚投行创始会员国申请截止日(3月31日)前夕,届时亚投行问题势必成为论坛热门话题。

近日,中外媒体关于亚投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话题持续升温。2013年10月,习近平主席和李克强总理在先后出访东南亚时提出了筹建亚投行的倡议。亚投行定位为一个政府间性质的亚洲区域多边开发机构,重点支持基础设施建设。

时隔一年,包括中国、印度、新加坡等在内的21个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于2014年10月签署了《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备忘录》,决定成立亚投行。随后,印尼、马尔代夫、新西兰、约旦、沙特阿拉伯、塔吉克斯坦等国相继宣布加入。

今年3月12日,英国正式申请加入亚投行,成为首个申请加入的G7国家;法国、德国、意大利和卢森堡等欧盟国家,其后也纷纷表示同意加入亚投行,亚投行的“朋友圈”日渐壮大。与之相对的,如美、日、韩等国家对于是否加入亚行仍然持观望和怀疑的态度。据澳大利亚媒体3月20日报道,澳政府已决定加入亚投行,或在博鳌论坛上宣布。而加拿大也表态考虑加入。

除了亚洲国家和世界主要经济体,一些地区也跃跃欲试,香港和台湾都表达了意愿。台湾方面,“前副总统”萧万长将以两岸共同市场基金会荣誉董事长身分参加博鳌论坛,预计3月28日与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

台湾经济研究院中国产经研究中心副主任吴福成表示,期待今年萧万长的博鳌之行,能利用“萧习会”让正处于“闷经济”的台湾多一些“翻转”的空间和机会,在努力参与区域经济合作过程能获得坚实的支持力量。对于近日风头正健的“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吴福成表示,台湾在这个趋势洪流下不能缺席。

中国南海研究院院长吴士存认为:“关于亚投行的规则制定、运作透明度以及对构建国际金融新秩序的影响,都是值得具体观察和期待的看点。”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约研究员王泰平表示:“在亚投行中,中国的出资份额相对较多,尽管亚投行与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的作用相辅相成、实现共同发展,并不会降低亚洲开发银行的重要性,但有些国家担心其将会与日本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形成竞争,所以,他们对是否加入持观望和怀疑态度。亚投行如何在地区、国家之间达成共识、促进亚太地区以及世界经济的共同发展,或将会在此次论坛中传递出一些信息。”



 楼主| 空弹匣 发表于 2015-3-25 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亚投行令日本内讧:又成国际孤儿

3月20日日本经济界“党报”《日本经济新闻》发表社论,题为:“要积极参与中国主导的AIIB(亚投行)”,开宗明义呼吁:一个包括欧洲发达国家在内的有世界各国广泛参加的国际金融机构在亚洲诞生已成定局,亚洲国家日本不可能继续视而不见。

一早,副总理兼财务相麻生太郎答记者问:中国主导的亚投行,日本要求透明度、高标准、公正的管理,日本至少有参加进去进行协议的可能性。麻生是先摆了个大谱,顾足了日本国的面子,再加上了一句“有可能性”。这个麻生是去年第一个发声贬斥AIIB构想的。但是这个“麻生参加可能性的谈话”就马上被媒体传向了全世界。

死硬派的安倍急了,即令官房长官菅义伟会见记者解释说:日本只是在慎重地研究,采取的是慎重的立场。

如何是好?日本精英们陷入了混乱之中。日媒又有阴谋论说:中国从去年就开始主攻英国,今年的查尔斯王子访中,亲手递交女王邀请习近平访英信函等事,都是盎格鲁撒克逊的国际大阴谋的一部分。那最后一幕会是习近平访美,美国参加亚投行!日本被抛弃,成国际孤儿!

前述《日本经济新闻》3月19日在二版头条发了一大块综述《真相深层:亚洲通货外交中步步败退的日美两国》。文中一吐对美国一贯压制日本的积怨和对日本一直从属美国的哀叹。从1997年美国联合中国打垮了日本的“亚洲通货基金(AMF)构想”起,就一直打压日本在亚洲金融方面的任何作为。日本当政者竟然也养成了习惯,做什么事都自动不超越IMF划的线。结果给中国以机会,亚洲各国也都爱跟不受IMF约束的中国交往,使中国一步步做大,以至今日。

其实,日本也没什么好混乱的。一个亚洲国家,生存之路首先在亚洲。怨恨美国之前,你自己先脱美入亚,做一个堂堂的日本国吧。

至于AIIB,仍在跟美国密集磋商的日本,也用不着着急参加。日本还抱着现在这种攀着欧美,自以为是的心态的话,亚洲国家也不会欢迎日本参加AIIB。

亚洲国家既然成立了自己的银行,就不会要美欧日说了算,不会盲从美欧日的什么标准、什么公正。AIIB早就规定了亚洲国家占股75%,域外参加国只占25%,就是这个意思。亚洲国家一定会建立符合亚洲需要的合理的标准和公正。

欧洲各国识时务,同意AIIB规定,申请参加了。日本也要识时务。而且不要无感,日本是因为沾上了生为亚洲国家的光,才第一次可以对美欧骄傲了。但是,你不尊重AIIB标准的话,你没有作为亚洲国家的自尊的话,继续吃里扒外的话,请不要递申请。因为那样的日本不符合AIIB规定,按AIIB的公正是无法接受日本的。



 楼主| 空弹匣 发表于 2015-3-25 08:38 | 显示全部楼层
陈言:加入亚投行,日本谁说了算?

    风云突变。

    G7中,英国决定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时,日本舆论还相当强硬,以十分看不起的语调,简单地做了报道,并批评英国“只重视经济利益”。等德国、法国、意大利都决定参加后,日本各大新闻齐刷刷的标题是“美国财长:对中国主导的亚投行表示担心”。打开仔细一看,内容却是德法意的最新动态。只看标题,读者们还以为G7其他国家参加亚投行,十有八九会黄。

    最右翼的《产经新闻》在18日还特意发了社论,语言措辞与官方长官菅义伟没有什么不同,显示出日本绝对不会参加亚投行的坚强意志。到了20日晨,媒体方面似乎多少有些挺不住了。自去年以来一直炒作亚投行如何如何不行、没戏的《日本经济新闻》,忽然发表社论“该积极参与中国主导的亚投行了”,让人以为看错了报纸。

    20日,副首相麻生太郎说:条件成熟的话,可以考虑加入亚投行

    日本是经济大国,在过去长达42年的时间里,该国一直维持着经济规模世界第二的排名。在亚投行问题上如此的摇摆,看得出日本国家对亚投行的形势判断,可能又一次出现严重失误。

    日本一方面要维持以牵制中国为唯一目的的价值观外交,宁肯放弃一些经济利益,也要搅局,让中国干不成或干不好。另一方面,大势所趋,美国可以通过舆论进行干涉,但美国企业没有太多的基础设施领域相关技术,也没有准备在亚洲做该领域的业务,而日本不同。日本是世界上最有基础设施建设技术、经验的国家,在中国做过包括北京机场在内的很多项目,日本的企业也希望能在亚洲继续推进相关业务。

    价值观外交不能解决企业的项目问题。政治家养尊处优,可以考虑宁可长草,也不种苗,但企业考虑的问题毕竟不同。

    严重战略判断失误

    日本是个在战略上屡屡严重失败的国家。如今国内安倍人气鼎盛,股价一日千里,看上去遍地繁荣,让安倍内阁很有信心,特别在对中国倡议组建的亚投行问题上,安倍内阁相信至少G7国家及印度、韩国、澳大利亚是不会加入进去的。

    在进入正题前,说一件安倍大伯父佐藤荣作首相一味蛮勇的往事。

    1971年中国加入联合国已经成为必然,中国的态度也十分清晰:台湾当时联合国会员的权利必须全部退还,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但日本还是提出了一个“双重代表权”议案,意思是让台湾留下。日本的提议在第一轮投票中就被彻底否定。在明知道议案绝对不能获得同意的情况下,日本外交还是做了这样的努力,安倍大伯父佐藤首相一直将此举作为自己的一个荣誉。

    今天的安倍内阁,可能再次要在重要战略上重复失误。

    日本看得非常清楚:美国的反对,加上G7各国不支持,最后中国放弃设立亚投行,这样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日本明知最后中国能够成功,但在价值观上,还是要强烈反对。

    美国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世界银行及亚洲开发银行上大权独揽,对中国提出的希望增加一部分投票比重的提案,在过去5年时间内未作任何反应,逼迫中国走一条自己做主的路。

    过去日本经济强势的时候,日本也含蓄地提出过一些要求,至少在亚洲开发银行方面,美国满足了日本的要求。今天在对中国的态度上,美国要比当年对日本更加蛮横,而此时,美国面前的中国比当时的日本块头大出了数倍,足见美国政府并未对中国的能力、意愿做出冷静的判断。好在美国言论多出,还有美国国内学者、媒体也主张美国应该考虑加入亚投行。

    日本舆论则大不一样。即便是以报道经济为主的《日本经济新闻》,除了其20日的社论突然调转了180度以外,之前该报描绘的亚投行前景,一片暗淡:滋生腐败、忽视环境保护、不透明等。至于对于日本企业将会得到的好处,该报始终不愿意分析。

    日本判断的失误,应该和政府、媒体一个声音说话、一个观点看问题有很大的关联。媒体为国家战略背书,让日本在判断亚投行问题上损失惨重。

    价值观至上 还是企业利益至上?

    那么企业的态度又如何呢?


    当地时间3月12日,日立为英国造的高铁运抵英国南安普顿港。

    以笔者数十年对日本的观察,今后十几年或者更长的时间,日本产业最能获取效益的领域正是社会基础设施的建设。日立、东芝、三菱重工等一系列日本企业,现在盈利的重点在社会基础设施上。比如日立在欧洲获得的大量高速铁路项目,东芝及三菱重工在国外拿到的发电厂建设项目订单,每个项目谈成后,都让企业数年到十几年有业务可做。项目完成后,维修保养更新的业务也都掌握在日系企业手上。今后社会基础设施新项目最多的地区恰恰在亚洲。

    但为了推行牵制中国的价值观外交,日本政府全然不顾日本企业的特点,放弃在亚洲推进项目的意愿。按理说,为了获得进一步发展,企业应该如实将业务重点向政府、本国媒体介绍,游说政府做出改变。但在安倍振臂一呼后,加入亚投行、借用亚投行的金融条件,帮助日本企业在亚洲推进社会基础设施建设的想法,似乎是离经叛道的事,党内外无人敢反对,企业也不敢为自己谋利益。

    在安倍执政之前,企业可不是这样,企业干涉政府的例子比比皆是。但在安倍时代,在对待该不该加入亚投行这件事上,政府、媒体、企业保持高度一致。至少在表面是这样。

    笔者2月底在东京采访,和一些企业谈日本可以不向亚投行投资,但似乎没有必要跳出来坚决反对亚投行时,话语一出,会场顿时静寂了起来,和者甚寡,让人感到十分无奈。

    20日,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一反只强调亚投行各种风险的态度,忽然说:“条件成熟的话,可以考虑加入进去。”官房长官菅义伟则又出来救火,但没有张口闭口说绝对不能赞同,开始使用“慎重”一词,似乎开了一个口子。

    21日,中日韩三国外长在首尔会谈,中方会阐述亚投行向所有国家开放的一贯态度。日本外长岸田文雄在20日对其国内的记者说:“从现状看,我们在慎重考虑对应方式。”表示会把日本的想法通报给中国,这次,岸田没有重复像口号一样一直挂在嘴边的“环境、透明性、导致腐败”等词汇。

    日本有社会基础设施方面的技术,有经营亚洲开发银行数十年的经验,现在唯一缺乏的是,与亚洲国家,特别是中国共同建设一个互利共赢、经济不断发展的地区之意愿。在日本价值观外交的大背景之下,到底加不加入亚投行,成了最令日本纠结的难题。


StdNormDist 发表于 2015-3-25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奥地利政府决定申请加入亚投行

奥地利外交部发言人24日向新华社记者证实,奥地利社民党和人民党执政联盟当天在政府闭门会议上决定,奥地利将申请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

奥新社当天报道说,奥地利财政部受政府委托,将参加与加入亚投行有关的谈判。

据奥地利媒体报道,奥地利向亚投行认缴的资本可能在3000万欧元至5000万欧元之间。从对外政策角度看,加入亚投行将加强奥地利与中国及亚洲地区的联系;从经济政策角度看,加入亚投行将使奥地利在亚洲的企业受益。(新华网)

 楼主| 空弹匣 发表于 2015-3-25 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媒:发展中国家急需基础设施 在亚投行得希望
2015年03月25日 07:12

美国《华尔街日报》3月24日文章,原题:发展中国家在北京主导的银行看到希望 如同许多越南人一样,在谈到中国资金时,经济学家黎登营满心怀疑。不过,黎先生也认为,新成立的由中国主导的跨国发展银行是一个聪明的主意,中国将其庞大的财富部署在全世界,能够平息外界的担忧。黎先生也赞扬西方国家背弃华盛顿,加入到这家新银行中,以提高其标准。反对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美国则不仅将自己陷入与西方紧密盟友的外交裂痕中,而且还对其在越南等发展中国家的形象造成打击。
  新兴经济体急需基础设施,但同时也担心过于落入北京的轨道。即便像黎先生这样出言批评中国的人都得出结论,北京正在试图通过新设立的银行平衡这些担忧,而美国则依然陷入老套的思维方式之中。
 美国国会拒绝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新增出资份额的决定,而这一决定对于给予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以更多发言权是必要的。这也是北京成功获得外界对亚投行支持的原因之一。此外,华盛顿的反对进一步支持了中国所说的“美国总是试图阻碍中国崛起”的论断。一方面,美国敦促中国承担更大的国际责任。而当中国提出诸如发展银行等倡议时,华盛顿又试图制止。
  亚投行的管理细节尚未出炉。但华盛顿担心,这家新银行会成为中国外交政策的工具。它同时也怀疑该行对于环境标准和社会标准的承诺。这些担忧都有理由。然而,中国利用经济工具扩大全球影响力的做法也带来了副作用。例如,在缅甸军政府统治下,中国是该国最大投资国。而在2011年,由于公众对环境问题的担忧,缅甸政府暂缓了一项由中国提供资金的水电项目。
  中国似乎是想通过多边机构,就经济接触采取更加细致入微的方式。
  北京正在赌上国际声誉。如果中国真打算将这家银行当做另一个强国工具,或者释放过剩工业品,那么它将付出沉重代价。然而迄今,北京发出的信号都是正确的。黎先生等人越发感到,美国似乎正在打一场错误的战争。(作者安德鲁·布朗,王晓雄译)
langge945 发表于 2015-3-25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财政部:“中国放弃亚投行否决权”命题不成立
发表时间:2015-03-25 15:37:36




关键字: 亚投行否决权中国放弃亚投行否决权财政部史耀斌命题不成立       
        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今天表示,所谓中方放弃亚投行否决权是一个不成立的命题。
        美国《华尔街日报》昨天报道称,中国提出放弃在该行的否决权,以便在美国表达疑虑之际吸引一些欧洲大国的参与。这跟美国主导的国际金融机构的做法大不相同。对此,筹建亚投行首席谈判代表会议主席、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亚投行将遵循公开、透明、高效的方式建立一个全新的多边开发机构。亚投行将按域内和域外划分其成员,随着成员国数量的逐步增加,每一个成员的股份比例都会相应下降。所谓中方寻求或放弃一票否决权是一个不成立的命题。
        根据现有章程,亚投行作为多边银行治理最核心问题——投票权实际上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亚洲区域内国家所占有的75%,另一部分是区域外非亚洲国家占有的25%。
        同时,章程显示,区域内国家的投票权将通过GDP人口等一系列指标来决定,也就是说,每增多一个区域内国家都将对投票权产生影响。
史耀斌(资料图)
以下为财政部网站发布的史耀斌副部长答记者问实录:
        问:请介绍一下亚投行筹建的工作机制。
        答:目前,亚投行筹建工作已确立了以各国财政部参与的谈判代表会议为章程谈判主渠道、亚投行筹建多边临时秘书处(秘书处)为技术支撑机构的工作机制。中方作为亚投行发起方和东道国担任谈判代表会议的常设主席,承办会议的成员国担任当次会议的联合主席。秘书处从专业角度为章程谈判提供技术支持,金立群为秘书长。
2015年1月15至16日,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在印度孟买举行筹建亚投行第二次谈判代表会议,各方就亚投行章程草案进行了首轮磋商。各方计划至少再举行两次谈判代表会议,争取年中完成章程谈判并签署,之后经成员国批准生效,年底前正式成立亚投行。
        问:有媒体报道称,中国放弃在亚投行的一票否决权以换取欧洲国家支持。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答:亚投行决策机制和股份分配是亚投行章程的内容,目前各方正在进行磋商。亚投行是互利共赢的倡议,是对现有国际经济秩序的有益补充,将遵循公开、透明、高效的方式建立一个全新的多边开发机构。亚投行将按域内和域外划分其成员,随着成员国数量的逐步增加,每一个成员的股份比例都会相应下降。所谓中方寻求或放弃一票否决权是一个不成立的命题。

中美日三国投票权比较
        问:请问亚投行未来是否会在其他国家设立区域中心?亚投行高管设置方面有什么考虑?
        答:根据去年10月签署的筹建亚投行备忘录,各方已一致同意将总部设在北京。关于是否在其他国家设立区域中心以及未来高管设置等问题,各方将根据未来亚投行业务开展情况协商确定。
        问:有媒体报道称,澳大利亚和韩国已接近加入亚投行的决定。中方对此有何评论?中方在亚投行筹建过程中是否与美国、日本有过沟通?
        答:亚投行是一个开放、包容的多边开发银行,欢迎所有有兴趣的域内外国家加入,共同为促进亚洲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和经济发展做出贡献。
        在筹建亚投行过程中,我们与澳大利亚、韩国、日本、美国相关部门一直保持沟通。中方欢迎域内外国家积极参与亚投行筹建,同时也将尊重他们是否加入以及何时加入亚投行的决定。我想强调的是,无论相关国家是否加入亚投行,中方都愿继续和相关各方在一些多双边经济对话机制下加强沟通以及同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现有多边开发机构开展合作。
        问:中方一直表示在治理结构、保障政策方面并不存在所谓的“最佳标准”,并表示亚投行将避免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走过的弯路,这是否意味着亚投行将实行与现有多边开发银行不同的标准?
        答:在数十年的发展进程中,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多边开发银行不断完善自身建设,积累了很多经验和好的做法,在治理结构、环境和社会保障政策、债务可持续性等方面形成了一系列标准体系和政策要求。国际上将此统称为“最佳”实践。但实际上现有多边开发银行也一直在完善其相关政策、推行重大改革。因此,严格地讲没有最好的标准,只有更好的标准。
        作为一家新成立的多边开发银行和多边发展体系的新伙伴、新成员,亚投行在治理结构、保障政策等方面将充分借鉴现有多边开发银行通行的经验和好的做法,不走同样的弯路,寻求更好的标准。中方将和其他意向创始成员国一道,将亚投行打造成一个实现各方互利共赢和专业、高效的基础设施投融资平台。
        问:请问何时能确定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的数量?
        答:各方商定将2015年3月31日作为接收新意向创始成员国申请的截止日期,之后需要两周时间征求各意向创始成员国的意见。因此,意向创始成员国数量最早4月15日才能确定。3月31日之前未能申请加入的国家今后仍可以作为普通成员加入亚投行。


junshi126 发表于 2015-3-25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都在申请加入亚投行啦
 楼主| 空弹匣 发表于 2015-3-26 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英国金融时报评论员:美国对亚投行一谈高标准,我就笑了
发表时间:2015-03-25 21:20:18 http://www.guancha.cn/Media/2015_03_25_313653.shtml

围绕是否加入由中国主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欧美国家上演了一幕幕纠结的“宫廷戏”。不过,随着英国于本月12日率先“反水”,事态正如多米诺骨牌一般发生戏剧性的变化。17日,德法意三国纷纷“倒戈”。23日,美国一反常态,居然对亚投行表达了“欢迎”,只是反反复复担忧亚投行是否能够保持“高标准”。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24日在该报撰文,奉劝美国不要再继续对加入亚投行抱有过度的疑虑,也无需对其盟友加入亚投行持有太多的敌意;至于美国对“高标准”的担忧,沃尔夫表示,作为前世界银行高级经济学家,自己“一定要笑几声”。碰巧的是,就在前一天,沃尔夫本人刚受到中国总理李克强的会见

《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资料图)

以下为《金融时报》文章全文(原标题:拒绝加入亚投行是愚蠢行为)

英国愿以创始国身份加入亚投行的决定曾经一度惹恼了美国。但这并不意味那是个糟糕的决定。相反,这合情合理——尽管并非毫无风险。

亚投行初始资本为500亿美元,预计将来这一数字可能还会翻倍。亚投行将为亚洲发展中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诸如公路和铁路等,提供资金支持。

中国将成为亚投行中的最大股东,而非亚洲国家所占份额被限制为最高25%。其他欧洲国家,包括德国和意大利等,已经决定提交申请;澳大利亚(据最新消息,澳大利亚已经决定加入亚投行——观察者网注)、日本和韩国却仍然举棋不定。

或许成为亚投行的债权人是件极为可贵的事情。亚洲的发展中国家急需这样的投资。私人资本投资对这类长期并且有风险的项目,要么是索取巨额的利息,要么就是根本不投资。

因此,中国愿意把自己高达3.8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拿出一部分来注资亚投行,这是个好消息。而且,中国希望通过多边机制来推动亚投行,这更是个好消息,因为无论它发出声音有多响亮,却总是多个声音当中的一个。这家银行的成员将会是全球性的,与完全由中国独资的情况相比,这也会降低亚投行的政治性。

鉴于上述理由,美国也同样应当参与亚投行。白宫也许会回应说,无论政府多么想加入,但永远无法在当下的国会(奥巴马政府去年输掉了中期选举,成为“跛脚”,国会共和党一家独大使得奥巴马政府很难推动政令——观察者网注)那里获得批准。也许确实如此,不过这并不能成为阻止别国加入的理由。

然而,美国还有另外一套说辞,尽管这套说辞令人困惑。美国认为,西方国家通过置身亚投行之外,反而可以获得更多的影响力。一名美国官员声称,如果一旦加入亚投行并且并无信心阻止中国取得否决权的话,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不加入。

但是,一个组织如果无需从外部获得资金的话,那么外部国家就对这一组织毫无影响力。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加入。如果当初欧洲人接受为加入亚投行所设置的条件的话,那么事情就确实如此。不过,现在时间已经晚了。

美国财长雅各布·卢曾表明自己的担忧,认为亚投行无法保持管理和放贷业务上的“最高级别的国际水准”。

作为世界银行的前员工,我一定要笑几声(沃尔夫曾任世行高级经济学家——观察者网注)。卢应当好好研究一下世行在资助前刚果民主共和国总统蒙博托·塞塞·塞科(著名非洲独裁者——观察者网注)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世行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只是诸多不光彩例子当中的一个而已。

如果作为出资方的中国如积雪般洁白,那固然是件好事。但现实毕竟是(不同于上帝的)堕落世界。拥有一个更广泛的成员国构成至少比没有要好得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旗下论坛|小黑屋|手机版|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 )

GMT+8, 2017-9-26 11:46 , Processed in 0.329138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