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返回列表
查看: 7815|回复: 4
收起左侧

[科普资料] 自动乌鸦:冷战中的美国雪貂卫星

  [复制链接]
贝尔纳多特 发表于 2015-4-9 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动乌鸦:冷战中的美国雪貂卫星

作者:德韦恩.A.戴(Dwayne Day)

贝尔纳多特(联合帝国)译,请勿转载



越战中斯坦福大学的反战活动

20世纪60年代,反战运动席卷美国校园。在旧金山以南的斯坦福大学,夜里经常能听见打碎玻璃的声音,那是激进学生们朝着他们判断为(并不一定准确)涉及战争研发项目的建筑投掷砖头所致。到1969年春,学生们烧毁了该校中一幢用于培训未来军官的建筑物,并且扰乱了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在该校的招募活动。不过,尽管局面有些紧张,但大体来说还算平静。

由于斯坦福大学进行着大量的航空学研究项目,所以航空学部门自然成为了激进学生们的目标。为此,教授和研究生们经常整夜值班,以保护他们的笔记与设备。可不久后,示威者们又把矛头指向了斯坦福电子实验室(SEL),因为他们知道那里存在机密研究项目。

当时SEL的研究员詹姆斯.德.布勒克特(James de Broekert)为守护实验室与机密资料就曾在其中值过夜班,他想起1969年4月示威抗议达到高潮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激进学生连同那些他们校外的专业顾问一道强行占据了机密研究实验室,9天中,那里成了他们的‘解放区’,”三十年后布勒克特回忆道:“他们在墙上张贴莫斯科、中国还有切.格瓦拉的海报。”

对布勒克特和他的“后台老板”美国国家侦察办公室(NRO)来说,幸运的是激进学生们从未闯入实验室内的安全设施或者曝光其中的研究项目。假设当时发生了那样的事情,美国的国家安全将会遭到严重打击,这将等同于苏联间谍能够造成的破坏,甚至会更为严重。因为当时布勒克特一干人等在SEL中正为NRO的机密卫星设计信号情报接收器,卫星上的这些设备能够探测到数百千米外苏联反弹道导弹雷达的微弱信号。NRO只得筹划迅速将布勒克特及他的研究项目转移到一个更安全的地点。可是,继4月占领实验室之后,斯坦福大学的抗议活动愈演愈烈。只过了几个月,打碎玻璃的声音就为催泪瓦斯的爆炸声所取代,学生们纵火焚烧校长办公室,并占据了一幢学校建筑物,1969年10月,校长向学生们妥协,下令关闭实验室,并解散了里面所有的教职员工与研究生。由于涉及的研究工作非常重要,布勒克特与他的机密研究被转往其它地方继续进行。

危险的挑衅

冷战时期,美国飞机经常在苏联国境周边进行试探。飞机上那些有人操作的电子探测和记录设备被称为“乌鸦”,它们的任务是搜集苏联发射的各种电子信号(主要是雷达设备)。苏联雷达的位置与功能对美国战略空军司令部而言异常重要,因为他们的B-52同温层堡垒战略轰炸机在核战中必须要避开或能干扰掉那些雷达。“乌鸦”们搜集的即是所谓信号情报(signals intelligence)数据,简称为“sigint”。

装着“乌鸦”的飞机被称为“雪貂”,那是一种善于洞穴捕猎的毛皮动物。很少有飞机敢于穿越苏联领空,做出这种举动的飞机有时会被击落。而雪貂在空中的职责是记录电子信号,这份工作需要苏联人雷达开机时才能执行,所以是一种挑衅性的任务。有时,他们会朝着苏联边境直飞,到最后一刻才突然转向,还有时,他们会与其它飞机联合行动,通过向“猎物”摆出一种好战姿态来恐吓对方做出反应,以期达成目的,总而言之,这不是一份安全的工作。

作为一名电气工程师,布勒克特于20世纪50年代末到达斯坦福大学应用电子实验室,以继续深造。他之前曾参与北美F-100超级佩刀战斗机雷达显示器的设计工作。在斯坦福大学,他的头一份工作是将使用真空管器件的电子接收器转为固态技术。这份工作前途广阔,通过采用更加健壮且功耗更少的固态组件,许多美国空军的卫星项目都能从中获益。

布勒克特和同事们很快便开发出一种电池供电的小型手持式电子情报(elint)接收器。他也定期参与技术顾问委员会(TAC)的会议,在会议上,政府机构和涉及电子情报系统的承包商们在一起研讨工作。在回忆起1959年8月,会晤威廉.哈里斯(William Harris)博士的情形时,布勒克特说道:“哈里斯在那次TAC会议中走访了SEL,看见了我们实现的小型电池供电式接收器,”他进一步解释说,“后来,在一次航班飞行中,我们拿起一部那种接收器的后继袖珍型号,将其举到窗口,它记录下了飞机途经处的雷达信号。哈里斯对我们的小型电子情报接收器产生了兴趣。”布勒克特记得哈里斯随后问了他一个问题:“你说它能不能塞进一颗卫星里?”

项目11



几种美国信号情报子卫星

1956年,作为武器系统117L(WS-117L)的一部分,美国空军正式开始了一个侦察卫星项目。WS-117L中包含有成像载荷与信号情报载荷。

虽然有关美国早期信号情报卫星的信息相当有限,但WS-117L项目最初几年的一些卫星方案情报已被解密。1956年,美国无线电公司(RCA)提出一种能在40兆赫兹至40千兆赫兹范围内执行监视任务的雪貂卫星发展计划概要。此方案也包括一份看上去类似于后来007电影风格的雪貂卫星概念图。卫星前部朝向地球,整流罩如花瓣状展开,每片“花瓣”上都有一部碟子天线。

马丁公司也提出了由成像与雪貂信号情报两种型号组成的侦察卫星方案。其中的雪貂信号情报卫星要比成像侦察型号更重,需要更多电力。这也不奇怪,因为当时雪貂飞机上携带的信号情报设备既大又重,非常耗电。可结果是RCA和马丁公司都没能获得研制这种侦察卫星的合同,最后赢得项目的是洛克希德公司,不过看起来,洛克希德公司在20世纪50年代末期发展出的那些雪貂信号情报卫星同样既大又重,而且是耗电大户。





1959年,美国空军的WS-117L项目被更名为萨莫斯(Samos,卫星和导弹观测系统/Satellite and Missile Observation System),其中又包括两个雪貂项目,第一种是需要运载火箭(最初选择的是阿特拉斯,但后来改为索尔)单独发射的大型电子情报载荷,另一种则要与成像间谍卫星共同发射。

可当时,美国空军的竞争对手美国海军正在步步紧逼。海军早在苏联斯普特尼克卫星发射后不久便开始了一个小型简易电子情报卫星项目,1960年6月,他们成功发射了银河辐射与背景电子情报雷达信号间谍卫星(GRAB)。GRAB不久后被改称DYNO,能够探测各种苏联雷达信号,其中包括反弹道导弹(ABM)雷达。GRAB/DYNO是一种小型卫星,只比英式足球大一点儿。

如今,苏联已成过往云烟,许多资料得以公开,从中还未发现DYNO的秘密使命已经暴露。在美国情报界内部看来,GRAB是非常成功的,因为俄国人认为它只是一个用于研究太阳的普通科学卫星项目,没料到其本质上是间谍卫星。

只是相比空基雪貂来说,自动乌鸦们明显存在一个大问题,也就是苏联人能预测到卫星过顶时间。由于这是被牛顿定律所限定的,所以雷达操作员们只要在卫星预定过顶时刻关掉雷达就可免遭探测。即便次次关机对他们来说很不方便,只要尽可能的多干几回,美国卫星就难以获取有用信息以定位广阔苏联境内的雷达站,而想要通过对整个电磁波谱探测来搞到苏联雷达信号的长时间记录也殊非易事。

尽管美国空军的第一个信号情报卫星项目最初仅是作为萨莫斯计划的一部分,不过看起来它们很快便被转到了位于洛杉矶空军基地的发现者项目办公室。当时,发现者是日冕(Corona,为胶片成像卫星)项目的掩护代号。之所以信号情报任务可能被分配到这个地方,主要是考虑到1960年,美国空军决定将较大的信号情报载荷与阿特拉斯火箭剥离,转而与更便宜些的索尔火箭集成,那时后者正由发现者项目办公室负责管理。据当时在发现者项目办公室负责人李.巴特尔(Lee Battle)上校手下工作的空军官员约翰.科普利(John Copley,他之前曾参与地基电子情报系统工作)回忆,“我发现这是一个很好的安排,”他说道:“项目办公室的支持非常棒,我所担心的只是载荷问题。”

刚开始,载荷只是信号探测器与阿京娜上面级的集成,但后来发展成了一个主力侦察卫星项目。“我们的主要目的是拦截、定位与识别苏联目标,”科普利解释道:“在1962年11月,我们决定那些发展中的信号卫星项目值得拥有一个自己的项目办公室,”所以作为NRO下属A计划特别项目办公室的一部分,在洛杉矶空军基地成立了一个单独的办公室,“我们就此告别了巴特尔上校以及合作方发现者项目。”

在开头几年,信号情报工作方面的成果就有后来被NRO描述为“大型多用途”低地球轨道卫星的产品。此项目由罗伯特.W.云德(Robert W. Yundt)负责,他被许多人称为该项目之父。本来,这些卫星被称为萨莫斯F-2(Samos F-2)和萨莫斯F-3(Samos F-3)项目,但在1962年左右,它们被改称为项目102。

不过,1962年夏,洛克希德公司在那些更大型的卫星之外,又提出一种小型卫星方案,这个玩意儿能从阿京娜上面级的后部进行部署。这种小型卫星不久之后被编号为项目11,简称P-11,它差不多是一种专注于特定雷达发射器型号的单一任务卫星。P-11项目可能由美国空军的小约翰.E.“杰克”库尔帕(John E.“Jack”Kulpa,Jr.)少校负责,因为有报道称他曾管理过一个于1964年结束的机密“研究子卫星项目”。P-11的灵敏信号探测器正是由布勒克特的团队在斯坦福大学SEL开发出来的。

“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激动人心的机会,”布勒克特回忆道:“与要替代的那些飞行于1万或3万英尺(3000米或9000米)高度的飞机不同,我们是在100英里到300英里(160千米到480千米)的轨道上运行,有着更大的视场,可以更迅速地覆盖更大范围的地域。而面对的挑战主要是建立地理定位以及在遥远距离上截获所需信号。”

“另一个挑战则是保证设计上能够适于处理卫星截获的大量信号。我们为此创建了一种简单模型,用于判定拦截所需雷达信号的概率。这个模型也用于确定视场中其它雷达信号造成的环境干扰。这非常具有挑战性。”布勒克特解释道。

“我的工作主要是开发系统方案并建立系统参数。我是团队领导,但载荷的研制过程中通常只包括一个主要负责人和一个技术员,也许会再加上一个支持工程师。我们在斯坦福研制的所有东西基本上都利用到库存部件。我们有一份合格部件清单,明白要避免使用哪些部件,只是,在这些系统中并不存在什么高可靠性部件。我们在实验室中建立飞行准备对象,然后对它们进行摇摆、下落冲击以及温度循环测试。我们并没有进行热真空测试,因为当时大家认为那并不必要。与如今的精密载荷相比,那是些相对简单的系统,但它们干得不错。”

之后,他们便开始了硬件生产,并准备送往几英里外桑尼维尔的洛克希德公司导弹与空间分部。P-11卫星器件将在那里进行集成,它在形状上,为一横长方体,长约1.5米,装有可展开式的太阳能电池板。



从1963年3月到1964年10月,总计发射了7颗P-11卫星,它们被设计为从携带着照相侦察卫星的阿京娜上面级尾架上弹出部署。七颗P-11中有三颗是科研卫星,它们准备研究地球磁场,不过只有两颗实现了入轨。

1964年7月,在P-11项目结束前不久,CIA考虑使用三颗P-11卫星与速度达3马赫的A-12牛车战略侦察机协同工作(当时还被称为A-11)。根据一份解密备忘录的记载,一位NRO官员“草拟了一份计划,三颗以120度间隔部署在极轨之上的P-11卫星将沿北/南走向通过苏联上方,在自东向西的运行过程中,各路径相距500英里,两次跟踪间隙需耗时30分钟。”这位在文件中被删除了名字的NRO官员,还提到“A-11可沿对角线飞越苏联,以刺激防空网,给P-11搜集产生的电子情报数据提供便利。”他推测,此任务可以搜集到被情报界称为令牌、高王和匙架的苏联雷达数据。

对于雪貂飞机来说,诱使苏联地面控制员打开雷达是很常见的做法,但对于冒着被击落风险的飞机和美国来说,这是很危险的,可能会造成国际纠纷,甚至引发战争。派遣一架3马赫高空飞机深入苏联也许对有着完美任务纪录的牛车来说挑战有限,但却极具挑衅意味,尤其会让人回想起美国曾在1960年5月加里.鲍尔斯(Francis Gary Powers)驾驶的U-2侦察机被苏联击落后表示不再派间谍飞机飞越苏联的承诺。假如苏联人怀疑那飞机是执行偷袭任务的轰炸机的话,甚至可能会引爆核战争。所以这个方案最终只成了一种理论上的建议,而未付诸实施。

后来的子卫星很明显就是基于P-11设计的变型,只是已知的唯一实例是一个久被遗忘的非保密型号,虽然它曾在公开文献中被提到过。

在1967年5月的《导弹与火箭》杂志上刊登了一种质量270磅(122千克)的小型实验卫星插图,并注明它将在当年晚些时候发射升空。那张图显然是参考过砖头外形的P-11,图片的注释中还提到它将用于在轨辐射测量。1967年9月,《空间世界》杂志在封面上也刊登了同样的照片,并注明:“此艺术概念展示了洛克希德导弹与空间公司为空军研制的卫星方案,它会把携带的两种反射光学面置于太空环境中。此外,星载仪器将测量辐射与其它空间现象。”在1967年11月的地球卫星研究评估工作(RAE)表中列有一种从KH-4B日冕间谍卫星上部署的子卫星,名为“模块283。”这个序列号很不寻常,其实际编号很可能是项目283。

尽管那些卫星概念图明显源自P-11,但上面却伸出一些奇怪的天线。在概念插画中,可以看到卫星顶部安装的固体推进剂远地点发动机。可即便表面上它是非保密的科研任务卫星,却没有已知的科学出版物提及其任务,也没有独立的观察者曾将它与机密子卫星项目联系在一起。

项目989,追寻反弹道导弹的踪迹

曾有一颗美国海军早期的DYNO卫星侦测到了一处苏联反弹道导弹雷达站的信号。随后几年中,CIA通过其它一些途径偶尔也探测到过这个信号。利用每个月苏联和美国都能看见月亮的那几个钟头,他们开发出了一种通过月球反射来进行信号监侦的方法。而在苏联进行的一系列大气核试验中,其反弹道导弹雷达发射的信号经过反射便会被遥远的美国监听站所接收。

从20世纪60年代开始,美国情报机构越来越关切苏联的反弹道导弹(ABM)能力,他们对位于爱沙尼亚塔林的一处新导弹基地格外兴趣浓厚。该基地的导弹显然是专为高空使用而设计的,但它到底能打多高当时还是个谜。



1967年5月28日,一颗美国KH-7策略光学成像侦察卫星拍摄到的苏联巴尔喀什雷达站的鸡笼相控阵雷达

不过,有一个问题,塔林本身并不是一处值得防御的高优先级目标,那么为何苏联要在那里兴建一处如此的导弹基地呢?不久,美国空军的一些情报分析员们声称塔林基地是为了对抗美国洲际弹道导弹(ICBM)袭击而构建的一处“区域防御”基地。可同样令人不解的是,在发射场附近并未发现ABM制导用的相控阵雷达。当时在苏联境内发现的鸡笼反弹道导弹雷达没有一处接近于塔林。

情报界内部出现分歧是司空见惯的事,其中一些已成为保密领域之外的传奇事件,比如对20世纪50年代轰炸机与导弹差距的评估。但还有许许多多激烈争议依然保留着神秘面纱,比如SS-8导弹,再比如塔林的这个反导基地。对于这种事情已是非常熟悉的CIA分析员们并不认为塔林基地一定是空军情报分析所说的反导基地,充其量也只是有可能而已,并指出美国手头关于苏联境内各种雷达的信息非常有限。

到1966年夏,因这种分歧,导致了需要卫星信号情报收集能力调整的呼吁。当年10月,负责为美国成像与信号间谍卫星选择目标的过顶侦察委员会(COMOR)讨论了“收集针对ABM/AES(AES是反地球卫星的简写,是20世纪60年代反卫星的一个术语)的需求。”11月,委员会再度讨论了这个问题,此时它已成了“迫切需要利用信号情报卫星针对苏联ABM/AES系统进行收集(工作)。”

几天后,美国中央情报总监(DCI)理查德.赫尔姆斯(Richard Helms)给国防部副部长赛勒斯.万斯(Cyrus Vance)写了一封信:“11月17日,美国情报局(USIB)批准了一项针对[苏联反弹道导弹雷达和AES]系统的紧急需求。在接下来的十二个月里必须尽一切努力来达成目标。在评估了能尽早结束任务的各种手段后,我深信可以依靠现在使用的各种信号情报卫星系统,最好是放在一个集中起来的(原文因保密因素而被删除)项目中。这个项目的性质将会改变,而且还有一次额外的发射计划,或许每年多至(原文因保密因素而被删除)。我认为需要立即采取措施,以发展此项目,并为NRO提供必要的拨款。”

最后,国家侦察办公室决定利用改进型雪貂子卫星(衍生自早期的P-11卫星)设计来搜集这些急需的情报。1968年12月,专注于苏联ABM雷达的新一代的雪貂子卫星开始升空,它们运行在1200千米至1400千米高的轨道上,倾角为80.3度至96.9度,这明显要高于它们的前辈,为了把它们送入正确的轨道,需要一台额外的远地点发动机。这些卫星似乎被赋予了项目989的编号。

除这些卫星以外,NRO也开始从一种名为折叠椅(Jumpseat)的机密通信情报卫星上部署子卫星,它们运行于高椭圆轨道上。在1971年到1981年间,共有7颗折叠椅卫星发射升空,但并不清楚其中有多少携带了子卫星。折叠椅与项目989在代号“收益”(YIELD)之下一直合作到了1982年,之后,项目代号被改为“柳树”(WILLOW)。一些观星者们对项目989卫星由更大型卫星部署的说法仍存怀疑,直到1983年,他们从北美防空司令部(NORAD)定期发布的卫星轨道信息中都找不到额外载荷的部署资料。一种可能性是,项目989的信号情报设备被迁移到了更大的卫星之上,而不再作为独立卫星运作。但是,有两个情报来源已经证实,上面的编号确实属于共同搜集情报信息的系统所有,其中一个来源还确认,折叠椅卫星的确携带有子卫星。

虽然从1966年底开始,探测与特征化ABM雷达便是一项迫切需求,但直到1968年底,项目第一颗卫星升空后,情势才变得紧迫起来。当时空军官员已经承认塔林不是一个ABM基地,它事实上是一处准备击落美国XB-70瓦尔基里高空高速战略轰炸机的防空基地,而XB-70项目甚至在这个基地完工之前便已下马。到20世纪70年代初,美苏之间达成了限制ABM部署的条约。

低轨卫星的部署反映出了这种形势变化。从1968年到1973年,改进型雪貂发射了4颗卫星,但在接下来的十年内只部署了3颗。不过,从折叠椅卫星上部署的载荷数目到现在为止还是一个谜。

泰坦II雪貂

斯坦福大学对雪貂子卫星的信号情报载荷研究贯穿了整个20世纪60年代。根据布勒克特的说法,“我们在斯坦福制造了所有的载荷,除了一个以外,其它都完美的工作到了平台寿命结束。一枚运载火箭在发射时爆炸,落入了水中。因此,我们对这个系统的可靠性都很满意。”在发射中损失的是项目的第一颗卫星,它当时与一颗KH-6牵索侦察卫星一共发射,两者都坠入了太平洋。

洛克希德负责制造了两种基本型子卫星,它们通过自旋稳定或是伸出一根长长的探杆,在轨依靠重力梯度稳定技术工作。那些自旋稳定式卫星的快速闪烁(大约5次/秒),能引起地面上人们的注意。假设一次闪烁是由卫星的一面被太阳照射所引起的,则意味着它们的转速超过60次/分钟。

已知的最后一颗雪貂子卫星于1984年从一颗发射升空的KH-9六边形(也称六角形或大鸟)侦察卫星上部署。1985年,一次失败的KH-9六边形侦察卫星发射任务中也可能携带有一颗雪貂子卫星。

1988年9月5日,美国空军从范登堡空军基地利用一枚泰坦II型火箭发射了一个机密载荷。它将一颗卫星送入了一条500英里(800千米)倾角85度的圆轨道。地面观星者们注意到这个卫星与通过KH-9卫星部署的子卫星有着同样的旋转速率。一年后的1989年9月5日,美国空军又进行了一次这样的发射。可是很明显,此卫星遭遇了某种故障,它分解成了几块。第三次发射则是在1992年4月25日。

这几次泰坦II任务中发射的载荷很可能是直接源自雪貂的新一代卫星,随着大型的KH-9侦察卫星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退役,NRO必须通过其它手段将新型雪貂们送入轨道。而利用从退役泰坦弹道导弹发展而来的泰坦II型运载火箭发射便是一种答案。

泰坦II具有将4200磅(1.905吨)载荷送入倾角90度、高100海里(185千米)圆轨道的能力。但雪貂是在500英里的轨道上运行,所以火箭运载能力必然要打些折扣,尽管也不一定很多。基于以前型号设计的新型雪貂被称为泰坦II雪貂,其闪烁率也在5次/秒,与以前的子卫星雪貂几乎相同。

在当时,美国空军仍然在范登堡空军基地的SLC-5工位运营着侦察兵运载火箭,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则在范登堡空军基地的SLC-2W工位运营着德尔它火箭。虽然对这种载荷来说侦察兵火箭的能力不足以将它们送入高轨道,但德尔它火箭在能力上却完全没有问题,它经常向类似轨道发射气象卫星。而马丁公司也已经策划了两种新型的泰坦II型火箭,一种名为泰坦IIS,它能够在2至10台卡斯托固体火箭助推器的帮助下从范登堡空军基地发射两倍于标准泰坦II火箭载荷的重量。另一个方案更加野心勃勃,它是将三枚泰坦II火箭并列连在一起,可一次向极轨发射四倍于基线泰坦II火箭载荷的重量。但这两种型号后来都没有进一步发展。

也许美国空军认定翻新泰坦II比通过NASA使用德尔它火箭更便宜,即便它们对于小雪貂来说更强有力。再不然,就是空军根本就不想用NASA的火箭。总之这个问题可能很长时间都不会有答案。

在第三次泰坦II雪貂发射之前,一位军方官员在国会作证表示情报界已将两种战略情报任务合并到了一种平台上。此外,不久后又有报道称6次泰坦II的机密发射任务已被放弃了3次。显然,始于20世纪60年代P-11的雪貂任务已经由泰坦II合并入了另一种卫星平台。



未经修改的泰坦II照片



涂改过的泰坦II照片

近几年来,事关此项目有了个幽默的小故事。显然,在这些航天器发射之时,空军官员认定载荷的整流罩会暴露机密载荷的信息。所以不知是谁,选择用拙劣手法涂改了几张发布的照片,但这种努力根本是徒劳地,因为负责翻新泰坦洲际弹道导弹的承包商马丁.玛丽埃塔公司发布了未经涂改的照片。在对比两者之后,发现涂改行为令人费解,因为整流罩本身根本没有泄露什么载荷信息。



波音S3

洛克希德的P-11以及它们的后代并非美国机密间谍卫星任务中部署的唯一子卫星。在20世纪70年代初,美国空军也与波音公司签订合同以开发一种能从KH-9部署的更大更重的科研卫星。这些被称为S3(小型次级卫星/Small Secondary Satellites)的小型次级载荷显然完全出于科研目的,它们为自旋稳定式卫星,在轨寿命6个月,质量在590磅至650磅间(268千克至295千克),看上去无疑类似于P-11,因为它们在KH-9上要占用同样的空间,并需要采用棱角外形,以适应载荷整流罩。在1974年10月(S73-5)、1975年12月(S73-6)和1976年7月(S74-2),发射了三颗这种卫星。

虽然这些卫星比P-11大至少两倍,但1989年时,并未考虑过以它们作为平台用泰坦II火箭发射,因为那时它们已经停产十年以上了。

结语

像冷战史上许多具有讽刺意味的故事那样,如今许多人对苏联乃至今日俄罗斯信号情报卫星的了解要远超对几十年来冷战中美国系统的所知。近些年来,NRO已经承认,冷战中它运营着诸多系统以搜集苏联雷达那些难以捉摸的电子密音,可美国官员们对这些卫星的外形与能力却依然讳莫如深。不过很明显,詹姆斯.德.布勒克特从口袋中掏出,举到客机舷窗边记录雷达信号的那部电池供电式小型信号情报接收器经历了一段漫长的历史。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评分

参与人数 2火箭 +2 收起 理由
mir-2 + 1 冷门中的热门:低轨情报收集卫星!
JK-SETI + 1 果然精品

查看全部评分

cmj9808 发表于 2015-4-9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贝兄翻译,关于美国早期的低轨ELINT/SIGINT星的介绍文章很少,我曾一度以为NRO没有用过低轨ELINT/SIGINT星
poweru235 发表于 2015-4-9 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经常去豆瓣看您写的文 终于对上号了
jaylin159 发表于 2015-4-10 19:50 来自航空航天港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哪個豆瓣?
bugkage 发表于 2015-4-11 00:17 | 显示全部楼层
1956年,作为武器系统117L(WS-117L)的一部分,美国空军正式开始了一个侦察卫星项目。WS-117L中包含有成像载荷与信号情报载荷。

情报战争一直就是没有硝烟的进行着

雾霾有效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旗下论坛|小黑屋|手机版|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 )

GMT+8, 2017-9-19 21:14 , Processed in 0.261065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