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空弹匣
收起左侧

[辨论会] 中国的网络舆论战争

[复制链接]
 楼主| 空弹匣 发表于 2016-9-16 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媒体:乌坎老奶奶“被死亡”,外媒何以如此急火攻心?
发表时间:2016-09-15 19:52:53 http://www.guancha.cn/society/2016_09_15_374491.shtml
原标题:乌坎老奶奶“被死亡”,外媒何以如此急火攻心?
作者:水枚
9月13日早上,广东陆丰警方依法对乌坎村内涉嫌聚众扰乱公共秩序和交通秩序等违法犯罪的13名嫌疑人抓捕归案。乌坎村开始恢复昔日的安宁,村民的工作和生活秩序走向正常。
不过“树欲静而风不止”, 眼看着乌坎在快速回归秩序,一些境外势力似乎看不下去了,“急火攻心”下甚至有点走火入魔。13日上午,一则耸人听闻的“乌坎80多岁老奶奶身中2枪死亡”信息在一些境外网站热炒,少数与这位乌坎老奶奶没有半点沾亲带故的“爱心人士”,居然还披麻戴孝,为老奶奶搞起悼念活动。
不过,真相又是如何呢?乌坎当地的陆丰在线网站13日下午发了一条消息,称记者采访了陆丰市人民医院和正在住院治疗的这位乌坎老奶奶。刚刚接受了手术治疗的钱秀香说:“我没有死!”
该消息称,据陆丰市人民医院梁银澎副院长和主刀医生张平主任介绍,患者钱秀香,女,83岁,因外伤左上臂外侧、左肘部外侧疼痛,于13日上午8时送达急诊科就诊。经过X光检查,于上午10时30分组织专家进行手术治疗,相关异物被顺利取出。下午3时30分,武警医院专家到达会诊,认为病人心肺功能正常。目前病情稳定,需继续观察治疗。消息还说,根据初步调查,致使患者钱秀香受伤的异物疑似渔民出海所用的土炮弹片。
陆丰在线这条小稿,字数不长,却铁板钉钉地说了三个事实:1。老奶奶活着,“我没有死!”2。老奶奶受伤并接受了手术治疗,病情稳定。3。导致老奶奶受伤的异物疑似渔民出海打鱼的土炮弹片。把一个活人整成死亡,而且言之凿凿称“身中2枪”,如此蒙太奇未免离奇过头了!无怪乎老奶奶的亲属要考虑追究某些境外媒体和“爱心人士”侵犯名誉权。
陆丰在线的澄清,令一些外媒又大大丢了一次脸。有的为了保脸面,扭扭捏捏承认是援引了庄烈宏提供的信源。而这个庄烈宏正是5年前乌坎事件中呼风唤雨,而后摇身一变成所谓“异见人士”,如今躲在美国“避难”的中国经济犯罪嫌疑人。事实上,这个不甘寂寞的人 ,就是乌坎这么一个普通的中国村庄一个时期里被人为复杂化的一名搅局者。只要乌坎一有风吹草动,他就会耳提面命于西方某些势力的眼色,充当搅屎棍的角色。

广东省乌坎村村委会2012年3月3日选举现场庄烈宏投票,林祖恋曾称其是“乌坎首害”
自林祖恋涉贪被查处,乌坎村的此次风波已经持续了80多天。对于村民反映的土地等各类问题,汕尾和陆丰两级政府没有回避,也没有推诿。据当地政府负责人介绍,能够解决和兑现的目前已经全部落实。一时解决不了的,比如乌坎和周边7个村的土地纠纷,也开通了协商平台,政府充当娘舅,各家充分磋商。属于不合理不合法、不可能解决的,比如林祖恋许诺的48万元人头费的“空头支票”,也实事求是回复了村民。2个多月下来,1万3千人的乌坎村,继续热衷于闹事起哄的也不过百来号人了。
此次乌坎村风波刚起时,某些境外媒体几乎同步进村安营扎寨,坐等警民冲突。可惜,他们没有等着。即便某些外媒肆无忌惮地在乌坎村内进行煽动、策划、导演,警方也保持了最大限度的克制。结果,随着林祖恋案件的立案、起诉、审理、宣判,随着林祖恋一次又一次地认罪悔罪,越来越多的村民看清了闹事背后的真正企图,聚集的人员也越来越少。当警方此次抓捕犯罪嫌疑人后,一些乌坎村民还放起烟花、鞭炮表示庆祝。如此情景,令某些境外势力情何以堪!
显然,不愿看到乌坎太平的境外势力坐不住了。不甘心乌坎这个他们臆想中的“争民主争人权”的标杆就此偃旗息鼓,不甘心乌坎老百姓越来越向心于地方党委政府,于是,但凡乌坎村有点情况,他们下意识地会听风便是雨,夸大其词,煽风点火,直至让老奶奶“中弹死亡”。
莎士比亚曾经说过:谣言是一把凭着推测、猜疑和臆度吹响的笛子。某些境外势力太钟情于这把笛子了!以致于把幻觉当做了现实。不过,西方还有一句名言:既然没有被子弹打死,何必害怕谣言的子弹?重归安宁的乌坎村民早已看透了这类把戏。他们还有自己的幸福梦想去追求,可不想当那些人手中的谣言子弹!
 楼主| 空弹匣 发表于 2016-9-28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起底“工运之星”曾飞洋:想扮演NGO领域元老
发表时间:2016-09-27 17:27:18 http://www.guancha.cn/society/2016_09_27_375605.shtml
我对我的犯罪行为给企业、给社会、给工人带来的损失表示道歉,对给家人带来的巨大伤害表示深深的愧疚。也希望大家以我为戒,不要再上某些境外组织的当,对自己的权益必须通过合法方式和渠道去维护。”9月26日,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第二法庭内,被告人曾飞洋当庭鞠躬,深深忏悔。
据新华网9月27日报道,当日,曾飞洋、汤欢兴、朱小梅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一审公开开庭审理。法庭当庭宣判,3名被告人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至一年六个月不等,并因有悔罪表现和法定从轻情节,均宣告缓刑。3人当庭认罪,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9月26日,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曾飞洋、汤欢兴、朱小梅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案并当庭宣判。新华社 图
曾几何时,身为“番禺打工族文书处理服务部”主任的曾飞洋,以“工运之星”的“美誉”名噪一时,还获评“年度公益人物”。如今,随着法槌落定,曾飞洋的真实面目以及其背后的某些境外组织企图对中国实施渗透破坏、实现不可告人目的的种种阴谋,也随之浮出水面。
台前“领袖”台后“马前卒”
站在被告席上的曾飞洋,神情黯淡、满面愧疚,已不复曾经媒体镜头前的神采飞扬。在他的供述中,将自己称为“某些境外组织对我国进行渗透破坏的马前卒”。
办案人员的调查揭开了这个“工运领袖”不为人知的一面:曾飞洋,真名曾庆辉,1974年出生,广东南雄人,在广州读中专时被学校开除;回到原籍后,以自己的城市户口为交换,换取一名叫曾飞洋的同乡的学籍再次参加高考,此后一直冒用曾飞洋的姓名。在南雄市司法局工作期间,他因违法行为被行政拘留15天,不得不辞职。
2001年,曾飞洋成为“番禺打工族文书处理服务部”负责人。“我是学法律的,参与成立‘服务部’,为一些打工者提供了法律帮助。后来,我接受了一些敌视中国的境外组织的培训和资助,按照他们的要求煽动组织工人以极端方式维权,把事情闹大,制造影响。”曾飞洋在法庭上说。
该“服务部”号称“国内第一个劳工NGO”,在国内活跃10多年之久,2007年被工商部门注销登记后,曾飞洋仍然以“服务部”名义组织“劳工维权”行动。作为“服务部”主任,曾飞洋屡屡见诸于境内外媒体报道中,还应邀赴国外演讲、考察、交流,受到热烈追捧。
被告人、“服务部”工作人员汤欢兴应曾飞洋之邀,于2014年加入“服务部”。身处其中,汤欢兴却发现“服务部”的另一面:名义上是独立机构,却定期向一些境外组织汇报日常工作,境外组织也派人员来参与管理以及一些维权活动的具体策划。按照曾飞洋的说法,“服务部”的经费来源就是境外组织的资助。
在曾飞洋控制下的“服务部”,接受境外组织资助大多被冠以“合作项目”的名义。在被告人、“服务部”工作人员朱小梅看来,这些项目的真实目的“不那么简单”。
为了让朱小梅“多积累”“备好课”,曾飞洋曾派她赴印尼、香港等地接受境外组织培训,了解境外组织下一步给“服务部”的任务,然后回来落实。
证据显示,曾飞洋与一些境外组织和外国驻华使领馆长期保持密切联系,多次出境接受培训,回国后以组织中国“劳工运动”并向境外报告情况作为条件,换取境外资金支持。
从2010年起,某境外组织每年向“服务部”提供70余万元经费。按照要求,曾飞洋定期提交项目进展报告、财务审计报告等。该组织有时候还从幕后走到前台,派人员入境参与“服务部”活动,并在工人停工谈判现场作出具体“指导”。
曾飞洋还供述,境外组织的督导人员曾通过暂扣项目经费的方式施加影响,“保证我与‘服务部’完全按项目要求及他们的意见行事”。
以“维权”为筹码博名牟利
“‘服务部’介入诸多劳资纠纷事件,表面目的是替工人维权,但实际目的是扩大服务部的名气及影响力,特别是在境外的影响力。”汤欢兴供述,“产生的影响越广泛,‘服务部’受到的关注越多,曾飞洋的名声和地位越高,接下来向境外申请资金就越有利。”
曾飞洋曾声称:“我们有任何建议都是给工人代表参考,决定权都在工人。”
然而,“服务部”组织的维权行动从始至终,曾飞洋都要通过各种手段把控主导。
曾飞洋还声称:“我们服务部介入劳资纠纷的立场是一贯的,都是站在工人角度上介入,是为了给工人争取合法权益。服务部的角色是协助者、支持者,不派谈判顾问,不到现场。”
然而,在维权事件中,“服务部”工作人员孟晗(另案处理)奉曾飞洋之命操控选举工人代表,在停工现场指挥,不断怂恿煽动、将气氛引向狂热,毫不顾忌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曾飞洋的供述解释了他的口是心非:“我被一些境外组织鼓吹的某些理论蒙蔽、迷惑和洗脑了,也被名与利所左右。自开展劳工维权以来,我渐渐有了一些知名度。可是我对名的追求没能停止,还继续渴望在劳工NGO领域扮演元老前辈角色,享受被同行尊敬的感觉。”
除了博名,劳工维权也是曾飞洋的生财之道。2002年起,曾飞洋以“服务部”的名义接受多个境外组织、外国驻华使领馆的经费支持,总额超过500万元人民币。其中大部分经费被他中饱私囊。
汤欢兴供述称,境外组织到底资助了多少钱,这些钱花到哪里去了,他和“服务部”其他人并不清楚,“服务部”账目也从未向社会公开过。
办案人员查明,有的境外组织先把钱打到曾飞洋在香港的公司账户上,曾飞洋再通过地下钱庄等通道,将钱转到自己的境内个人账户。有的境外组织将资金兑换人民币后,由曾飞洋到香港带现金回来,或者转账给其个人账户。曾飞洋通过第三方平台支付等方式,将大量境外资金据为己有,不仅给自己买了汽车,而且购置2套位于广州市中心的房产,其中一套放在妻弟名下,再租给“服务部”,套取更多资金。据曾在“服务部”担任财务人员的蔡某举报,曾飞洋购买牙膏、牙刷、洗发水等个人用品的小票,以及一些没有实际发生的费用,都拿回“服务部”报销。
对外,曾飞洋却标榜自己“身为公益人士不求财,月工资只有几千元”,并以此要求“服务部”其他人员。
枉顾工人利益煽动停工
汤欢兴供述,曾飞洋带领“服务部”介入劳资纠纷事件,就是迎合某些别有用心的境外组织的要求。“那些境外组织的要求是,将劳资纠纷闹得越大越好、越乱越好,然后他们再以此做文章抨击中国政府。”
按照曾飞洋确定的分工,在维权行动中,孟晗负责会议召集和现场协调指挥,汤欢兴负责宣传鼓动,朱小梅负责联络协调。曾飞洋对汤欢兴总结梳理的现场图片、文字修改审定后再发给媒体,在境内外网站传播,他本人还频频接受境外媒体采访。外媒在报道中,将工人与企业的矛盾升级、夸大,歪曲成工人与中国政府的矛盾,借机抹黑中国国家形象、攻击中国社会制度。
2014年12月至2015年4月,曾飞洋等人利用广州市番禺区南村镇利得鞋厂的劳资矛盾,挑动矛盾逐渐升级,组织煽动工人进行三次集体停工。插手工人维权的过程中,曾飞洋等人幕后策划召开工人代表大会,选出工人代表,并通过所谓“培训”,告诉工人不要走政府渠道解决问题,而要组织集体停工向厂方施加压力。
第二次停工后,厂方基本答应了工人提出的条件,但由于政府主管部门方面的手续问题,补偿款到位还需一段时间。就在这一关键节点,“服务部”人员造谣称厂方忽悠工人,要求继续停工。
了解实情、希望理性解决的工人代表们拒绝了这一命令。不料,2015年4月19日晚,“服务部”突然连夜组织召开工人代表大会,散播“5名工人代表收了公司、政府黑钱,出卖工人”的谣言,宣布罢免该5名工人代表,选出新的工人代表。
“真实原因是我们要求5名代表召集工人给厂方施压,但被这5人拒绝了,他们不听我们‘服务部’的,还说利得工人的事让工人自己解决,曾飞洋决定罢免他们,重新选出听话的代表。”朱小梅供述。
“就是不让我们谈判成功,而是要以激进的方式维权。”工人代表李某某说。此时,工人代表们才意识到,曾飞洋等人的真正目的是煽动工人停工、制造社会影响、干扰工厂正常生产和扰乱社会秩序。
次日一早,第三次停工即告开始,持续了6天5夜。回忆起当时的场面,一些亲历者至今心有余悸——
数百名工人封堵工厂大门,不准任何车辆和货物出厂,每个人进出厂门都被强行开包检查。部分工人还冲到附近马路上,一度导致周边交通堵塞。厂区内一片混乱,千余名工人高呼口号示威游行,全厂2500多名工人全部停工。部分工人想上楼休息,但被守在通道口的工人代表言语威胁,逼他们继续参与停工。多名管理人员被工人围堵、强迫道歉,还有管理人员被无端辱骂、扇耳光。一名女工在厂里生病晕倒,公司安排车送她出去就医,却遭到门口工人的阻拦……
最终,厂方作出重大让步,“服务部”才让工人统一复工。停工期间,该厂基本处于瘫痪状态,正常生产秩序被严重破坏,蒙受严重的经济损失;周边交通秩序和群众生活也受到影响。
“回头看,利得鞋厂三次停工的最大受益者是谁?是‘服务部’和曾飞洋。”汤欢兴供述。利得案例是近年来赔偿最多的一次,被鼓吹为劳工维权历史性的事件,“服务部”的招牌更响了,曾飞洋在维权圈的地位高涨,更多追捧者纷至沓来。但真正的受损失者除了工厂还有工人,“工人得到短暂利益后,工厂遭受重大经济损失、经营困难,很多工人因此失业。”
据曾飞洋本人供述,在广州大学城环卫工人维权、广州市番禺区高雅首饰厂工人维权等10多起集体维权行动中,均有“服务部”介入其中,遥控操纵。
深刻忏悔引人深思
“劳动权是宪法保护的公民基本权利,但是维权必须在法律许可范围内进行。”公诉人在庭审中指出,正当目的必须采取合法手段来实现,决不能依靠被告人曾飞洋的“服务部”这种没有合法登记注册的组织、依靠聚众滋事的方式来达成。
公诉人认为,本案中,被告人曾飞洋、汤欢兴、朱小梅从一开始就排斥司法解决途径,拒绝政府劳动监管机构介入解决,实施集体停工激化劳资矛盾,致企业生产陷入停顿,工人长远利益被损害,其行为不是正常停工维权,而是聚众扰乱正常工作生产秩序。
面对庄严的法庭,曾飞洋对自己的犯罪行为进行了深刻剖析。“在(劳工维权)这个过程中,我得到了境外的大量钱财,还被封为所谓的‘工运之星’。”曾飞洋说,“我的私欲极度膨胀,即使在‘服务部’被有关部门取缔后,还不思悔改,继续打着‘服务部’的旗号煽动组织工人聚众闹事,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给企业造成了巨大损失。”
“我在某些境外组织的指挥下所做的这些事情,严重触犯了法律,充当了那些境外组织搞乱我们国家的工具。”曾飞洋悔不当初。
汤欢兴在忏悔中说,我受曾飞洋鼓动加入“服务部”,在其指挥下参与组织利得鞋厂事件。期间,我负责自媒体宣传,鼓动工人不接受厂方条件,和企业对抗,把事情闹大,由此触犯法律。我后悔莫及,教训深刻。
朱小梅也表达了深深悔意。“我原来是一个普通女工,在曾飞洋帮我维权的过程中认识他,参加了‘服务部’。被安排接受某些境外组织的培训后,我接受了他们的思想,认同了他们的做法,开始参与组织利得鞋厂员工集体维权。通过办案人员对我的教育和帮助,我深深认识到所犯罪行的严重性,希望其他工友按照相关法规依法维护权益。”
走出法庭,多位旁听庭审的人士表示,这是一次深刻的法治教育课,触目惊心、令人深思——
“我现在越想越后怕。”广州东塑石油钻采专用设备有限公司员工何炽杰说,曾飞洋等人不计后果地煽动停工,很可能会发生伤亡事故等意想不到的情况以及不可控制的冲突,最后受伤害的还是工人,所以维护劳动权利一定要通过合法途径。
广州鹏辉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员工曾翠冰深有感触地说,一些别有用心的境外组织企图对中国进行渗透破坏,希望把中国搞乱。“这些停工的照片被发到境外传播,加上歪曲的报道,负面舆论越传越多,抹黑国家形象,损害国家利益、危害国家安全。对此,我们必须保持清醒头脑,不被一些别有用心的组织蒙蔽利用。”
广州市总工会常务副主席钟诚指出,我国当前处于社会经济转型期,必须牢记法是国之公器,任何矛盾纠纷必须在法治轨道内依法化解。每个公民都要进一步加大学法力度、形成法治共识,怀着对法律的敬畏之心尊法守法,将法治思维延伸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楼主| 空弹匣 发表于 2017-3-4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专家:有些国人充满民族自卑 竟然为萨德开脱
2017-03-03 09:08:00 http://mil.huanqiu.com/observation/2017-03/10240087.html
警惕“新汉奸文化”露出苗头

  林治波

  最近,网络上有一种声音颇为引人注意:有些中国人竟然主张接受萨德,认为萨德仅仅是防御性武器,对中国并没有什么危害。他们认为该对朝鲜狠一些。

  在过去半年多时间里,中国的专家们已经反复指出、论述萨德反导系统一旦在韩国部署,将对中国带来战略性巨大安全危害。甚至连俄罗斯方面都对部署萨德一事表现出坚决的反对态度。那么,在国家安全利益受到如此损害时还替对方说话,这实在令人不解和愤怒。笔者认为,原因很大程度上和美国有关。因为萨德是美国想要部署的,所以一些人就不反对,甚至有意无意替萨德开脱。

  国内有那么一些人,总是站在美国或西方立场上看问题。在他们眼里,西方国家所作所为,无论怎么着都好、都对,哪怕是美国大选暴露出种种社会与体制的弊端,也被一些人想方设法地赞美一番;而凡是中国政府做的、中国人做的,不管怎样都不好、都不对。甘肃康乐杨改兰事件,本来是与家庭矛盾、心理疾病相关的一个极特殊的个案,却被一些人借题发挥,以此否定这些年来党和政府扶贫攻坚的非凡努力和广大农村发生的巨大变化。
中国游客在日本、欧洲、泰国与当地人发生了一些纠纷,国内一些人也总是如获至宝,立刻拿来渲染一番,用以论证中国人的不文明和劣根性。但事实被澄清之后,人们才发现真相往往并非如他们所说的那样。还有一个反复传播的神话,每到雨季,青岛的德国造下水道便变身“网红”,其作用被无限放大。其实,青岛的城市排水功能主要是由青岛人自己修建的数千公里排水管道来承担,当年德国造排水管道只剩下2.66公里,作用微乎其微。相比之下,有关中国发展建设的种种非凡成就本应成为传奇故事,却被他们漠然视之。

  贬损本国而崇洋媚外,是近代鸦片战争以来出现的不良思潮。由于在反抗西方列强侵略的斗争中屡战屡败,中国有一批人丧失了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民族失败主义、民族自卑心理和否定中国历史文化的思潮一度成为当时社会意识形态的主流。

  时至今日,一些人仍然缺乏民族自信,充满民族自卑,不相信中国历史文化、政治体制的优越性和合理性,不相信中国人民能够创造出世界一流的业绩。他们以幸灾乐祸的态度看待中国的问题,见不得中国好,甚至对爱国者进行诽谤攻击,把他们诬称为“爱国贼”。

  有人将上述存在于网络上的这种现象称为“新汉奸文化”的苗头,笔者认为并不为过。在这些人的思想意识当中,就是想刻意诋毁中国,“只要是西方的都是对的”。比如,如果有人说中国具有体制优势,中国越来越多的产品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他们会统统加以否定甚至大肆嘲笑而不予承认。因为一旦承认了,他们深信不疑的西化价值观和对西方模式的崇拜就会陷入不能自圆其说的窘境。

  如果说,五四那一代中国精英分子崇洋媚外尚有其可以理解的背景和苦衷,且其用心是为了拯救中华;而现在一些人反中崇洋走向“新汉奸文化”歧途则完全不同,他们的歪理邪说和阴阳怪气没有一点建设性,对国家、对人民没有半点好处。万幸,这种人在我们的国家不是主流。

  二十一世纪,是中国崛起的世纪,是中华民族复兴的世纪,是该恢复民族自信的时候了。▲(作者是人民日报甘肃分社社长兼兰大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xxx42 发表于 2017-3-12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空弹匣 发表于 2017-3-4 10:00
专家:有些国人充满民族自卑 竟然为萨德开脱
2017-03-03 09:08:00 http://mil.huanqiu.com/observation/20 ...

这次对乐天的行为,无耻,无赖,无能,丢中国人的脸
 楼主| 空弹匣 发表于 2017-3-16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民日报:加强微信、微博语言治理刻不容缓
2017-03-16 09:29:47 http://www.guancha.cn/society/2017_03_16_399006.shtml
人民日报今日(16日)发表题为《加强“微语言”治理刻不容缓》的文章指出,在互联网时代,“微语言”是无法回避的语言发展趋向,我们既要适应并发展“微语言”,又要重视“微语言”治理工作。只有各方协同、形成合力,才能有效清“泥沙”、去“污垢”,让“微语言”更加鲜活清新,让人们的语言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点击查看大图
网络图片
以下为文章全文: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使用的语言可以称为“微语言”。当前,“微语言”已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表情达意的重要手段,并且呈现由“微”向“大”的发展趋势。“微语言”在给人们语言生活带来鲜活与清新感觉的同时,也带来“泥沙”与“污垢”,不少“微语言”呈现低俗化倾向,对人们尤其是少年儿童的语言学习带来负面影响。在互联网时代,“微语言”是无法回避的语言发展趋向,我们既要适应并发展“微语言”,又要重视“微语言”治理工作。
当前,“微语言”的发展正在重构传统语言生活。比如,一些人认为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属于私域,因此说什么、怎么说可以不受限制。事实上,“朋友圈”作为新兴的社交平台,人们对其性质至今尚未取得较为一致的看法,不能简单认为这里就是私域。“朋友圈”的出现使我们不得不对传统意义上的“语境”加以重新审视,因为从严格意义上讲,“朋友圈”就是移动互联网中的一个“语境”。在这个语境中,言语交际主体呈网状连接,关系错综复杂。我们在看到“朋友圈”好友数量不断增长的同时,对好友的认知度也呈现宽泛化和浅层化趋势,似曾相识的朋友多了,原来老死不相往来的朋友也多了,人们在貌似彼此熟悉的“朋友圈”里进行言语交际活动,在同一个平台上进行多话题互动。这在传统语言生活中是不可想象的,由此带来的语言问题也更加复杂多样。
“微语言”在对传统语言生活进行重构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在语言学理上不适合提倡、在公私领域都不适合传播的语言现象,包括语言暴力、语言低俗、语言臆造、语言失范、语言符号表情化和拼音化等。从社会语言学的角度看,这类问题属于语言污染,对语言生活会造成负面影响,尤其会对少年儿童语言学习造成不良影响。因此,必须高度重视这一问题,进一步加强“微语言”治理。过去,我们的语言政策和语言规划通常是自上而下的,主要由国家语委和相关部委以行政法规的形式进行语言管理。面对现阶段“微语言”迅猛发展的势头,为了确保我国语言生活健康发展,相关各方都要增强主动性,大力加强“微语言”治理。
加强“微语言”治理,应深入到“微语言”使用的平台。“微语言”主要在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上使用,因此,对其治理也必须深入到这些社交平台,采取有的放矢的举措。有的互联网公司曾公布“坏(脏)词表”,这对于“微语言”治理具有重要启示意义。从事网络信息技术服务的公司都应有“微语言”治理意识,不能为语言污染推波助澜。比如,汉字输入法、搜索引擎等都应设置过滤词表。各种社交平台的管理者更应高度重视语言污染问题,防止低俗语言肆意蔓延。把“微语言”使用的平台治理好了,“微语言”的语言污染问题就失去了存在的土壤。
加强“微语言”治理,需要形成多方协同行动的格局。加强“微语言”治理,不仅需要国家进一步完善语言政策,需要相关机构运用不同工具和手段来规范语言的使用,还需要各相关主体共同努力、形成合力。当前,关于语言治理模式,学界一般认为存在“政府主导型”和“多利益攸关方”两种模式。无论哪种模式,事实上都需要各个方面共同参与。加强“微语言”治理,有关政府部门应在制度层面抓紧出台操作性强、易于落地的政策。网络社交平台的发展方、使用者也应从自身做起,努力防止语言污染。只有各方协同、形成合力,才能有效清“泥沙”、去“污垢”,让“微语言”更加鲜活清新,让人们的语言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作者单位: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研究中心)
 楼主| 空弹匣 发表于 2017-4-13 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民日报刊文:对英雄人物“鸡蛋挑骨头”的思维方式是错误的
2017-04-13 07:40:55 http://www.guancha.cn/society/2017_04_13_403380.shtml
据《人民日报》4月13日报道,不久前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规定:“侵害英雄烈士等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这一规定鲜明地表达了我们国家对待英雄的态度。习近平同志指出,“祖国是人民最坚实的依靠,英雄是民族最闪亮的坐标”。
资料图
当前,一些人对英雄不尊重,一些文艺作品、网络文章存在亵渎英雄的不良倾向。比如,有些网络文章用想象代替事实,编造谣言将邱少云、黄继光等英雄人物用生命和鲜血铸就的壮举化为乌有;有些抗日“神剧”看似宣扬英雄,实际上是以戏谑的口吻将中国人民浴血奋战的光辉历史描绘成由花边搞笑和离奇情节组合在一起的“闹剧”。民法总则的这一规定是维护英雄的有力法律武器,同时也启示我们必须对亵渎英雄的事说不,坚决维护中华民族的英雄。
如何对待自己的英雄,检验着一个民族的思想水平、道德境界。习近平同志指出,“对中华民族的英雄,要心怀崇敬,浓墨重彩记录英雄、塑造英雄,让英雄在文艺作品中得到传扬,引导人民树立正确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绝不做亵渎祖先、亵渎经典、亵渎英雄的事情。”英雄是顺应历史潮流而产生的,崇敬英雄、礼赞英雄、学习英雄是各个国家和民族的普遍价值观。从世界范围看,英雄与英雄主义一直是文艺创作的一个永恒主题,一些歌颂英雄的经典之作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和长久的生命力。
历史和现实都表明,英雄始终是鼓舞人心、激励人们奋勇前进的强大精神力量,对于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发展具有重要意义。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侵害英雄烈士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会扭曲公众的历史观、民族观、国家观、文化观,损害的是社会公共利益,应当承担民事责任。当前,一些人受历史虚无主义思潮影响,讽刺崇高、消解价值,对英雄肆意玷污、污蔑。对于这种现象,我们必须用好法律武器,旗帜鲜明地加以反对。
英雄都是时代的产物,评价英雄人物应将其放到具体的时代条件下进行审视。当前,一些人对英雄人物总是“鸡蛋里挑骨头”,找到一些不完美的地方就大做文章,进而全盘否定英雄。这种思维方式显然是错误的。
习近平同志指出:“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应该放在其所处时代和社会的历史条件下去分析”“不能用今天的时代条件、发展水平、认识水平去衡量和要求前人,不能苛求前人干出只有后人才能干出的业绩来”。不同的历史年代,不同的社会实践,都会形成不同的英雄特性。比如,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面对山河破碎、亡国灭种的危险,这时的英雄就是为拯救民族危亡而浴血奋战的忠烈之士;在和平建设年代,没有了枪林弹雨,但经济社会发展面临各种问题、需要克服许多艰难险阻,这时的英雄就是知难而上、敢于担当的实践探索者。只要是为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和国家富强、人民幸福作出重大贡献的人,都是值得礼赞的英雄。
英雄之所以值得崇敬、礼赞和学习,是因为他们身上都有着崇高的精神追求,他们都在崇高精神追求的指引下为国家、为民族、为人民作出了重大贡献。从“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到“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再到“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中国历史上的英雄人物都以国家为重、心系苍生,有着崇高的精神追求,有着大无畏的牺牲精神。正是这些崇高的精神追求,为中华民族精神源源不断注入新鲜血液,激励并引领着中华儿女不断向前向上。因此,我们宣传英雄,关键是要把英雄的崇高精神表现出来,而不能以花边搞笑和离奇情节来博眼球。否则就只是在“消费英雄”,而不是宣传英雄。新形势下,我们要用正确的方法唱好英雄赞歌,对于各种亵渎英雄的事,则要用好民法总则的有关规定,切实用法律武器维护中华民族的英雄。
(文/吴化清 作者单位:教育部新闻宣传中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旗下论坛|小黑屋|手机版|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 )

GMT+8, 2017-6-25 18:27 , Processed in 0.285709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