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zhh894217
收起左侧

[专题] 国产直升机专题【第二季,通用信息】【具体型号请到各自专贴中讨论,链接见顶楼】

[复制链接]
klonoa1121 发表于 2016-8-1 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cannews.com.cn/epaper/zghkb/2016/07/30/A02/story/1066599.shtml

      近年来,“需求工程”一词开始映入越来越多设计师的脑海。在民机研发过程中,用户需求更为多样化,如何充分准确地捕捉需求已日益成为研发设计中的关键环节。直升机所借助3吨级民用直升机AC322的研制平台,成立了需求工程项目团队。项目团队在直升机型号研制之初就引入了需求分析方法,这在国内尚属首次。“我们通过咨询团队的帮助,按照导入的需求分析流程,识别直升机级、各专业系统级利益攸关者的需求集,并采用Doors工具管理条目化后的需求形成数据库,并由此输出各层级各专业的研制规范。这对加强设计控制、减小项目风险、避免后期返工、降低成本具有长远意义。”需求工程航电系统项目负责人罗雪丰博士讲到。“这是一项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事情,为后续开发重型机等民用型号提供知识储备。”
      2015年,航电系统需求工程团队项目引入国内外优秀供应商参与联合定义。通过共同开展需求分析和讨论,在项目验收之际,航电系统构建的条目化需求质量已接近行业国际水准,这对AC322型机今后取国外型号合格证打下良好基础。
      当然,民机研发体系建设带来的最大的变化是研发人员设计理念的提升。彭勉认为:“过去民航局适航专家在审查时,面对出现的问题,很多设计员不理解,认为局方专家‘找茬’。现在不一样了,设计员们已认识到适航是民机必须满足的最低安全要求,是民机研发路上必须考虑、不可逾越的门槛,主动适航意识已深入头脑中,我们通过学习和对比,会认识到不足和亟待改进的地方,而且也希望通过设计改进我们的产品,在民机领域不断创新实践,做出业绩。”

liao68811 发表于 2016-8-1 14:52 | 显示全部楼层
klonoa1121 发表于 2016-6-28 23:33
http://www.cannews.com.cn/epaper/zghkb/2016/06/28/A12/story/1024739.shtml

低成本复合材料平尾党员 ...

难道是Z20的?
bluebluestar 发表于 2016-8-7 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dingsheng.com/forum.p ... &extra=page%3D1
关于土鳖直升机和涡轴发动机的一些猜测——美粉在行动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美粉,土鳖在各个方面都积极展开像美鳖学习的活动,直升机和涡轴发动机领域也不例外。

之前,土鳖的直升机技术来源主要有三个地方,一是苏俄从米4直5,米8米17米171,KA283132。一是欧洲的从松鼠Z11,海豚Z9,超黄蜂Z8,以及在Z8基础上发展的Z18,这三款也是我国改开以后最主要的三款直升机。还有一个是美国,主要是购买黑鹰,以及给S92做一些代工什么的。这三个地方,基本也是世界工业化发达的地方。

米4Z5,是当时中国唯一能引进和有人手把手教着第一次造直升机,后来基本都被淘汰了。90年代以后的米8/17/171和KA系,都是外购,技术上估计也学了一些,但是并未作为以后发展的主要方向。欧洲则是我们在改开以后主要的技术来源地。但欧洲的格局气量还是小了点,到00年以后,土鳖的发展方向就是瞄着美帝了。上世纪80年代黑鹰的引进让土鳖大开眼界,也大受刺激。虽然只是购买产品,但从技术和设计思路上,估计也学了一些,包括给西科斯基做些代工啥的,不过这种学习,都相对有限,因为底子太差,要粉美帝,也要有能粉美帝的资格,到00年以后,特别是08年汶川地震以后,随着土鳖工业能力的提高和对直升机领域的重视,这个领域才开始了极大的发展,目前已经有了巨大的进步,个人估计,处于即将井喷的前夕。

目前中国自己制造的直升机以军用的Z11 Z9 Z10 Z8 Z18为代表,民用的AC311 312 313这些基本和军用匹配,就不单独说,以军用的直系列为线索好了。直升机和飞机,舰船,汽车,以及所有的工业运输载具一样,核心就是重量吨位和动力。简表如下,未必准确,主要数据来源百度搜索和自己瞎蒙。吨位以最大载重为取值,动力尾数取整数。

Z11      2T    WZ8              450KW
Z9        4T    WZ8x2          450KWx2
Z19      4T    WZ8x2          450KWx2
Z10      6T    WZ9x2        1000KWx2(有消息说WZ9叫玉龙发动机,有改进型。还有说换1200-1500KW级别的WZ16,还有说换WZ10,这个是什么,2000KW级别的吗?)
Z15      6T    WZ16x2      1300KWx2(先期可能用PT6C-67E)
Z20     10T   WZXXx2      

Z8         13T    WZ6x3         1100KWx3        
Z8KA    13T    WZ6Ax3       1250KWx3(山寨PT6B-67AX3)
Z18A 13.8T    WZ6Gx3       1450KWx3

从俄罗斯引进,未仿制。
MI17       13T   TV3-117MTx2    1454KWx2
MI171     13T   TV3-117VMx2    1545KWx2
KA28/31 12T   TV3-117VMAx2  1640KWx2

以上就是我国目前直升机的大体情况。从以上总结来看,我国现阶段的直升机和相对应的发动机,基本上都是以型号为引导。基本上一型直升机对应一型发动机,和航空领域的固定翼飞机和发动机类似。Z9,Z10,Z8和Z18,涡轴8,涡轴9,涡轴6,代表了我国在直升机和涡轴发动机的主要发展成就。同时,也暴露出了很多问题。
bluebluestar 发表于 2016-8-7 0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比如Z9只有4吨,体量太小,无法作为通用直升机,更多的应该是定位为通勤机,即使作为舰载机,也是捉襟见肘,只好引进KA28。Z10作为我国第一代专业武装直升机,同样存在吨位偏小,动力不足,和美国的AH64D,俄罗斯的MI28N相比,也要弱一些。Z8源自法国的超黄蜂,作为当年洲际弹道导弹全程试验的海上打捞装备,用了30年左右的时间,才算是摸清摸透了,在Z8基础上研发的Z18,代表了我国现在大型直升机的发展水平,有中国“灰背隼”之称,各种改型也会不断出现。包括但不限于运输型,搜救型,反潜型,救护型,电子战型,预警型,专机型等机型。而且Z18体积巨大,除了航母和两栖战舰,其他的驱护舰无法搭载。

在大功率直升机涡轴发动机领域,我国基本都是源自加拿大普惠公司的PT6系列。大功率涡轴发动机和先进涡轴发动机,和世界还存在差距。

针对以上状况,我国在08年以后启动了大规模的直升机研发计划。个人感觉,最大的特点,就是从型号向系列发展。从以前的一型发动机对应一型飞机,向发动机系列化,直升机通用化,灵活研发方向发展。另外,感觉空军的WS系列和以后商飞的CJ系列,也是这个思路,这样不至于因为一型飞机的下马或者发动机的瓶颈,造成整个飞机和发动机项目的失败。从WZ8,WZ9,WZ6这些具体的单一型号,向500KW 1000KW 1500KW 2000KW 5000KW,这样的系列发展。做了个简单的涡轴发动机功率和对应型号,对应机型的列表。

(WZ6 WZ8 WZ9 WZ10? WZ11? WZ16 2000KW 5000KW)
(Z8 Z9 Z10 Z11 Z15 Z20 ……)

500KW   WZ8J       Z11 单发       2T
500KW   WZ8J       Z9  双发        4T
1200KW  WZ9改? Z10 双发        6T
1500KW  WZ16      Z15 双发        6T
1500KW  WZ16      Z10 双发        6T
1500KW  WZ6C      Z18 三发      14T
2000KW  WZXX? Z20 双发      10T
2000KW  WZXX? 新武直双发  10T
5000KW  WZXX?  重型机,偏转翼直升机,蓝鲸重型直升机。不同吨位,用途,发动机数量。     

目前,2000KW和5000KW的发动机对应的机型,还不是很明确。既然土鳖是最大的美粉,参考一下美鳖的主力直升机和动力系统,以及一些典型机型,大概如下简表。

AH64       10T  T700x2        1200KWx2 GE
S70         10T  T700x2         1200KWx2 GE

NH90       9T  RTM322x2     1800KWx2 RR
                T700-T7E1x2                          GE
S92         12T  CT7-8           1800KWx2 GE
EH101     14T  RIM322x3    1800KWx3 RR 英国
               T700-GE-T6A       1300KWx3 GE 意大利

CH47F    20T  T55-L-712    3500KWx2 霍尼韦尔                 
V22         27T  T406x2        4600KWx2 RR
CH53K    38T  T408x3        5500KWx3

MI26       56T   D136x2       8500KWx2

(注:CH47F其实应该算是重型直升机,虽然不能和CH53K,MI26相比,但是对比EH101 Z18 MI171 SH92 NH90,这些普遍10吨左右的通用直升机相比,已经可以看作是重型机了。)            

以上可以看出,AH64和S70,这两款美国主力机型,虽然功能各异,一个是武装,一个是通用,但是同吨位,动力系统差不多。作为10吨级直升机,我国的Z20和未来的重型10吨级,都可以参考,可能用2000KW级别的先进发动机作为统一动力。在10吨到15吨之间,美国的S92,英国意大利的EH101,俄罗斯的MI171,我国的Z18,都很具有代表性,其中美俄都是用双发,我国和英国意大利是三发。基本也都是用1500KW到1800KW这个级别的发动机。

20吨级以上,美国有CH47F,V22和CH53K,俄罗斯有米26。其中,V22和CH53K都是用5000KW级别左右的发动机,这个级别的发动机也是我国研发的方向。根据中国直升机所总师吴希明在采访中的报道,中国会发展快速直升机,以及4旋翼的蓝鲸垂直直升机。快速直升机,目前的国际方向一是V22这种偏转翼直升机,另外就是类似X2这种共轴直升机。双发5000KW级别的土鳖版V22可以作为上舰使用,4发5000KW级别的蓝鲸,很可能是土鳖版的V44,作为陆地使用。同时,3发5000KW级别发动机,可以用于中俄合作的38吨级重型直升机(民用),也可以用于土鳖版的CH53K(军用)。

5000KW级别的涡轴发动机,是中国未来重型直升机的主力发动机,类似于WS20对Y20的意义。而且,类似于CH47F这样的双螺旋桨直升机,如果需要,用两个5000KW的发动机,也可以搞出来。不过如果有鳖版V22和CH53K的话,海军用这个必要性就可能不大了,陆地上根据需求来搞。可以说,5000KW级别的先进涡轴发动机,是决定我国未来重型直升机的关键,一旦研制成功,我国和美俄两国在重型直升机领域,不说并驾齐驱,至少也是迎头赶上了,在这个领域,欧洲已经没有发言权了。同时,5000KW的涡轴发动机,能不能改成涡桨,以后给Y9或者新中运用。目前运9采用的是国产涡-6C(WJ-6C)发动机,功率从涡桨-6(WJ-6)发动机的4000马力提高到5100多马力,如果用5000KW发动机,功率可以直接提升到6800马力。


未来我国的武装直升机,可能如下。

Z19     4T   WZ8Jx2      500KWx2  哈飞
Z10     6T   WZ9改x2  1200KWx2  昌河     
ZXX  10T   WZXXx2   2000KWx2  未知  (估计可能是在昌河)

未来我国的通用直升机,可能如下。

Z11     2T   WZ8J        500KW     昌河  (通勤训练机)
Z9       4T   WZ8Jx2    500KWx2  哈飞  (通勤机)   
Z15     6T   WZ16x2  1500KWx2  哈飞  (未来在天津?)              
Z20  10T   WZXXx2  2000KWx2  哈飞              
Z18  13T   WZ6Cx3  1500KWx3  昌河              

6吨级的Z10和Z15现在资料都很少,Z15是中欧合作项目,欧洲型号为EC175,我国主要承担机体部分,动力部分可能是由欧洲提供,未来如果全面国产的话,动力系统可能是WZ16。参考同吨位的Z10,目前好像是用WZ9,据说以后换WZ10,这是什么,也有说换WZ11,这个又是什么。还有说用WZ16,不过个人感觉WZ16是1200KW-1500KW,即使美国的AH64,也是用两个1200KW的发动机,所以Z10以后用WZ16的可能性感觉还是有的,和Z15保持通用。但另外有一种说法是,WZ16是立足民用的发动机,和同为6吨级的Z10武装直升机,在使用环境上有很大差异,所以不会用,未来可能还是WZ9的改款,或者其他发动机。

10吨级的Z20以及未来的重型武装直升机,资料更少,动力资料更是主要靠猜。至于Z20和重武,我国自己主要搞的是2000KW级别发动机,功率更大,更先进,据说用了FADEC全权限数字式发动机控制,现在的各种新型发动机,好像都用这个。有可能是WZ10的发展型号,具体情况不清楚,还有一个WZ11是什么,也不清楚。

在1000KW到2000KW之间,这个现代直升机使用最广泛的发动机功率范围,我国从WZ6C(现有型号1250KW)WZ16(1500KW级别?)WZ10/WZ11?(2000KW级别?)以及合作研制的PT6C(1250KW),采用多条腿走路的方式。既有原有型号的升级,也有合作研发型号,还有更加先进的研发型号,保证在动力系统上不受制于人。(估计也是过去被搞怕了,所以现在搞了一堆,据说进步很大,但是报道很少)从以上也可以看出,我国未来500KW,1000KW,1500KW,2000KW和5000KW级别的发动机,都有广泛的应用范畴。

民用型号,估计对应的是
Z11  AC311
Z9    AC312
Z15  AC352
Z18  AC313
其他未知。

未来,我国陆军以Z20,Z18A,米171为主力,配合我国20吨级直升机,成为垂直运输的主力。 民用系列还有更大的中俄合作38吨级项目,4发蓝鲸重型直升机项目。至于MI26这个级别的,估计不会再搞了,太大了,与其说是通用直升机,不如说是特种直升机了。而且在中俄合作的38吨级项目之外,自己也在搞蓝鲸,这个估计比38吨级更大,也不需要搞MI26了,毕竟MI26也太老了。

可以看出,一方面,我国在现阶段,不断学习借鉴,合作研发先进直升机,比如和欧洲的Z15/EC175,和俄罗斯的重型38吨级直升机。另外一方面,我国更是在积极主动的参考美国和美军的直升机体系,确立我们自己的直升机发展规划。

在军用方面,包括轻型、中型、重型的武装直升机,Z9,Z20,Z18,土鳖版V22,甚至土鳖版CH53K的运输直升机。至于Z15/EC175,国内民用型号是AC352,很可能以后就作为民用或者警用直升机,在有了Z20以后,很难进入军方采购的名单。

在民用方面,包括AC311,AC312,AC352,AC313,未来的20吨级,中俄合作的38吨级,以及4旋翼蓝鲸直升机等。另外在10吨级通用直升机上,我国军用型号是Z20,类似于黑鹰,感觉除了作为通用,还有突击直升机的性质,民用的话,可能还会搞一款类似NH90那样的,具体怎么样,也不清楚。

在直升机发动机技术上,我国和加拿大普惠公司在PT6系列,和法国透博梅卡公司在WZ16,和俄罗斯相关单位在大功率发动机上,都展开了长期合作,广泛学习先进发动机技术。感觉我国直升机发动机,和飞机发动机一样,都有在原有技术上改造,比如WS10的改型,有仿制合作生产,比如WS18,还有自己的全新发展,比如WS15和WS20。前两者是立足现实和满足装备,后者则是面向未来,一争长短。随着中国航空发动机集团(简称中航发)的成立,原隶属中航工业旗下的发动机所和企业,包括涡扇,涡喷,涡轴,燃气涡轮等,好像也都并入中航发集团下了,表明了国家对发动机领域的巨大重视,也希望为以后的发动机发展,建立体制优势。

我国原有的直升机体制,是中国直升机研究所(位于景德镇的中航602所)研究,由昌河和哈飞两家单位生产。涡轴发动机设计生产,好像一家是湖南株洲608所,产品包括WZ8系列,WZ8C,WZ9,WZ10,WZ16。另外一家是常州兰翔机械总厂,产品包括WZ6C。直升机发动机的信息,比飞机发动机的还少。

我国现在直升机发展的最大报道平台是从2011年开始的每两年一届的天津直升机展,下一届要到2017年,届时估计又会有很多新的信息出来。在直升机上,除了发动机,还有减速器(类似于汽车变速箱),传动轴,离合器,先进旋翼,桨毂,机体,航电系统等等,都是高科技含量,需要大力发展的。只不过,作为一个文科生,靠着百度能把这些直升机型号和发动机功率搜集一遍(对错不管),已经是很不容易了,其他的,就是专业人士普及的事情了。

码了这么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码了些啥,能看完的,都不容易啊。。

军美
2016.8.5
zhyuli 发表于 2016-8-7 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bluebluestar 发表于 2016-8-7 09:23
比如Z9只有4吨,体量太小,无法作为通用直升机,更多的应该是定位为通勤机,即使作为舰载机,也是捉襟见肘 ...

Z10是7吨级的武装直升机和欧洲的虎式是一个级别的,不是6吨级
klonoa1121 发表于 2016-8-9 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cannews.com.cn/epaper ... story/1066579.shtml
当时只道是寻常——记中航工业直升机所旋翼技术专家李满福

2016-08-08 12:01:46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在我们的生活中,各行各业的名家匠人便是这个行业真正的灵魂。他们有的置身于繁华都市,有的隐于田园树影,有的寄身山川大漠,从不追求名利,用自己的平凡而伟大的一生铸成了一个个行业的灵魂。李满福就是这样的一位寄身于江南古镇中的匠人,现今五十多岁的他,在直升机旋翼技术领域一干就是三十年,始终抱着最初的信念,守护着最爱的旋翼。

情迷直升机
      将时钟拨到80年代,李满福走到了人生的第一个十字路口:高考的志愿填报。每个时代都会有自己的烙印,在那个“投入航空、投入航天、为祖国发展工业”的时代召唤下,他选择了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直升机专业。冥冥中缘分天定,李满福就这样开始了与直升机的情缘。
      大学期间, 李满福将青春年少时的激情都给了直升机。在那个资源匮乏的年代里、有限的教材、有限的读物、有限的资源都挡不住他一颗求知探索的心。李满福千方百计找到一切可以学习的资料,如饥似渴地学习,同时挖掘利用一切可能的资源,更多地了解直升机。转眼4年过去了,李满福从最初的响应国家号召,逐渐痴迷于直升机的技术研究。离开校门时,他没有任何迟疑,来到了景德镇,开始自己人生的崭新篇章。

情牵旋翼专业
      1985年,李满福带着对直升机的热爱来到中国直升机设计研究所,进入旋翼传动研究室桨毂组,从事旋翼总体/桨毂设计工作。当时中国的航空设计能力极其薄弱,产业基础不扎实,型号任务匮乏,特别是直升机领域,几乎一穷二白。
      李满福入所时恰逢直8旋翼桨毂国产化关键阶段,整个系统都采用逆向设计与制造,先对各个零件进行测绘设计,再进行返设计。那时候没有现代化的办公条件,全部工作由手工完成,李满福和他的同事们利用卡尺、坐标纸、画图板、大桌子,就着山沟简陋屋子里粗陋的环境,与自己心爱的直升机牵起手来。
      在型号攻关的同时,李满福不仅仅看到眼前的旋翼技术,更是立志要推动新一代旋翼技术的发展。我国首款粘弹阻尼器——频率匹配器就是当年李满福和自己的师傅一起着手进行研发的。在直升机所山沟里那个低矮的小屋中,漆黑夜晚中昏黄的灯光下,李满福手持铅笔在铺满图纸的桌子上废寝忘食地忙碌着。面对试验件脱粘的窘境,他从头开始思索,从橡胶材料中各成分的比例到粘接设备、粘接工艺再到试验台,他都进行了细致校核。在最后一次试制中,满福和一起试制的同事们通宵达旦,忙上忙下,搭手共同试制。在结束工作休息时,有个工厂的同事凑到身边说:“大哥,你是哪个厂借调来的啊,活做得太好了,我们的师傅都乐意听你的。”这时,李满福只是谦虚地微笑着,待稍作休息后又开始全身心投入工作中。最后,频率匹配器成功通过验收。

情定旋翼发展
      90年代中期,直升机所开始了球柔性旋翼设计对法合作。此时,作为桨毂组组长的李满福担起了重任,身在第一梯队的他带领大家攻坚克难,走出了旋翼跨越式发展的道路。在十余年的研制历程中,李满福全程参与了旋翼桨毂和尾桨毂研制工作,并在项目后期成了国产旋翼地面鉴定试验、鉴定试飞和设计定型的第一技术负责人。
       科研道路从来都不平坦顺利。在技术攻关方面,国产化旋翼系统首件钛合金中央件疲劳试验给李满福的印象尤为深刻。钛合金中央件是国产化研制中的关键件,对旋翼系统国产化的研制成败起着关键作用。然而在国产化旋翼系统研制过程中,首件钛合金中央件疲劳试验件在试验中出现提前破坏,寿命达不到要求。当时大家都很着急,苦思冥想却始终找不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在紧张的进度要求下,李满福作为第一直接责任人,挑起了试验件研究、改进的重担。
       安静的夜晚是最美妙的,而漫漫长夜中李满福的思绪却一刻未停。到了白天,他在试制现场既当设计员、又当工艺员和检验员,对中央件的设计细节、制造工艺进行审视和质疑。在确认各个环节均满足设计状态的情况下,他率先自我否定,承认设计失误。随后他提出在关键部位增加抗疲劳细节设计技术和喷丸强化技术,以提高中央件疲劳性能。改进后的钛合金中央件顺利完成疲劳试验,确保了重点型号研制的质量和进度。在紧迫的设计周期里,自我否定是需要勇气的,从中,我们看到了李满福勇于担当的男儿气魄和实事求是的男人胸襟。
      在该型机成功定型后,李满福对旋翼的情进一步升华了,他的感情都倾注在了这直升机的“翅膀”上。情定旋翼,旋翼都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旋翼飞得越高越远,他就越开心越自豪。

情系旋翼未来
        近年来,作为技术专家的李满福,把工作重心放在了旋翼预研工作上。由于第一次开展ABC旋翼研究,大家心里都没什么底,当时正值寒冬,基本上每个晚上,李满福都会来到自己空空的办公室,搜集整理资料,对比现有双旋翼构型的优劣,修正敲定双旋翼模型的总体设计参数……两个月内,方案已经完成了四个。在方案敲定讨论会上,满福摒弃已有的方案,毫不犹豫地提出跳出原来方案的新思路,不管难度多大,都要敢于尝试。而今看来,模型旋翼风洞试验的成功,说明了当时的决策是值得的,为后续的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除了ABC旋翼,近年来李满福成功主持了新型无铰式旋翼预研、大吨位直升机钛合金中央件加工等预研工作。李满福常说,预研不能怕风险,要敢于创新,突破常规,要敢于否定自我。在党的生活会上,李满福曾道:“党要求我们要敢于批评和自我批评,技术工作中要敢于自我否定和自我突破,勇于创新才是旋翼不断发展的钥匙”。
      工作之外,李满福在年轻人的专业培养上也不遗余力,他致力于培养年轻人的独立思考能力及归纳总结能力。他说这两种能力需要在日常的工作中慢慢培养和沉淀,但这是成为一位具有匠心精神的科技工作者必需的能力。他曾在导师带徒出师会上深情地说:“你们年轻人才是旋翼专业的未来啊,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茁壮成长,把我们的旋翼做得更强。”
      时光荏苒,在直升机旋翼战线上奋斗的30年里,李满福主持并参与了众多型号和预研课题工作,先后多次获得中航工业一等功、二等功,申请专利10余项。可填报贡献的时候,李满福总是把年轻人推在前面。他面对技术的时候可以滔滔不绝,而对荣誉,他却看得很淡。这就是李满福,一个在工作上精雕细琢、凝神专一,在生活中淡泊名利、随性潇洒的大国工匠。(陈少峰)
klonoa112 发表于 2016-9-13 18:16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5ODIwNTAyOQ==&mid=2659191945&idx=3&sn=1bd4a7a1241b227e08dbc74490795eeb&scene=1&srcid=0913fpJXHMOL3Y0p6aCuQsbz&pass_ticket=5EosSlP0JGUjaRbI%2FKI4f8Bq6vjcGvxSmX25Nc3jzm3m9eANFf24lFtSoPPCisSz#rd

中航工业直升机水上迫降分析和试验技术填补国内空白
2016-09-12 中航工业

     中航工业直升机所对外合作开展的“直升机水上迫降分析和试验技术研究”成果9月初通过验收,填补了一项国内空白。



      国家国际科技合作专项办公室近日在直升机所召开了“直升机水上迫降分析和试验技术研究”项目技术验收会,这一国际合作专项项目成果获得了专家组一致好评,项目顺利通过验收。验收专家组听取了直升机所项目负责人的结题汇报和答询,对软件、模型等研究成果进行了现场考察。专家们一致认为,直升机所业已掌握直升机缩比模型研制技术和直升机模型着水试验技术,提升了国内直升机缩比模型着水试验能力;建立了着水载荷试验结果的刚度影响修正方法,自主开发了直升机着水载荷计算软件,具备了刚体直升机水上迫降过程仿真计算的能力。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楼主| zhh894217 发表于 2016-9-23 2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本正到中航工业直升机调研

    来源:中航工业直升机
    发布时间:2016-09-21
    【大 中 小】


  9月19日至20日,集团公司副总经理李本正一行到中航工业直升机检查指导工作,听取了直升机总体情况、党建工作、军机科研生产、民机工作及经营情况的汇报。李本正要求:一是要组织落实好AC352、重型直升机、三吨机的研制工作;二是要在民机产品研制上狠下功夫,不断改进、不断完善,做到产品安全、舒适、经济,满足客户需求,提高客户对产品的认可度;三是要进一步强化管理,主动帮助所属成员单位,共同提高综合管理水平;四是要针对军队提出的要求继续扎实地做好整改工作;五是稳步推进条件建设,继续保持现有态势,把准备工作做好,做细、做扎实。民机产业部项目管理办公室、防务工程部相关领导陪同调研。
http://www.avic.com/cn/xwzx/hkkx/635365.shtml
klonoa112 发表于 2016-10-11 20:08 | 显示全部楼层
jetfight2000
昌河Z-11WB轻型武装直升机。该机在AC311民用直升机基础上研制于2015年10月首飞。Z-11WB机头下方安装了光电头,具备夜间作战能力,机身两侧加装了简易挂架,可挂机炮吊舱和火箭发射巢等武器。Z-11WB是昌河继Z-11WA之后在轻型武装直升机领域里的又一尝试,该机因可执行反恐作战任务而有可能被新疆武警所采购
Z-11WB


Z-11WA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Pepino 发表于 2016-10-12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klonoa112 发表于 2016-10-11 20:08
jetfight2000
昌河Z-11WB轻型武装直升机。该机在AC311民用直升机基础上研制于2015年10月首飞。Z-11WB机头 ...

我去,松鼠还能改成这样。
klonoa112 发表于 2016-10-12 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81.cn/lkkj/2016-10/11/content_7295123.htm
我军首支维和直升机分队正式展开部署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吕德胜 冯升责任编辑:菅琳
2016-10-11 02:02

      本报北京10月10日电 记者吕德胜、冯升报道:记者从国防部维和事务办公室获悉,我赴苏丹达尔富尔维和直升机分队配套装备物资今天由天津港启运,这标志着我军首支维和直升机分队已正式展开部署。这批物资预计于11月中旬运至苏丹港,并于2017年1月中旬运抵分队驻地苏丹北达尔富尔州首府法希尔市。

      2015年9月,习近平主席出席联合国维和峰会时宣布,中国将向联合国在非洲的维和行动部署首支直升机分队。经习主席和中央军委批准,我应联合国邀请派遣1支维和直升机分队参加联合国/非盟达尔富尔特派团(以下简称联非达团)。该分队编制140人,配备4架米-171中型多用途直升机,主要承担联非达团维和部队运输、人员搜救后送和空运后勤补给等任务。

      受领任务以来,中国军队按照联合国维和部队派遣程序和要求,完成了与联合国的《委托协议》《谅解备忘录》的谈判,并赴联非达团进行现地考察,先后2次接受联合国部署前核查,并根据联合国提出的标准和要求,高质量完成了分队行前训练、直升机和车辆装备加改装等各项准备工作。下一步,待联合国明确我维和直升机及人员空运和部署计划后,中国军队将周密筹划和组织后续部署工作。

      国防部维和事务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中国军队向联非达团派遣维和直升机分队是落实中国庄严承诺的具体举措,体现了中方积极支持联合国维和行动的坚定决心,展现了负责任、爱和平的大国形象。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klonoa112 发表于 2016-10-17 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cannews.com.cn/epaper/zghkb/2016/10/15/A06/story/1184929.shtml

“胡和平组”有啥来头?
本报通讯员 林志刚
2016-10-14 17:45:37

今年,中航工业直升机所就发生了一件破天荒的事。
      职代会上,国家重点实验室旋翼气弹动力学组被命名为“胡和平组”。用个人姓名命名班组在直升机所还是头一次。
      在胡和平办公室墙面上,一块写着班组构成、使命责任等信息的板子引人瞩目。“胡和平组”人数并不多,成员7人,其中研究员1人、工程师4人、助理工程师2人,大部分是30岁左右的青年骨干。乍一看,“胡和平组”好像并无特别之处。这个班组到底有什么来头呢?


对无轴承旋翼研发的执着
       谈及“胡和平组”,自然离不开在直升机所人人皆知的旋翼专家胡和平。最近,他和他的班组迷上了无轴承旋翼技术研发。由于工业基础落后以及研发起步晚等因素,我国在无轴承旋翼研究领域与西方一直存在较大差距。无轴承旋翼的完全自主研发成了胡和平的奋斗目标,也成为“胡和平组”的直升机梦。
       为确保无轴承旋翼研究的顺利开展,组长胡和平制定了“总体规划、分步实施”的研究思路,探索一条预先研究与型号研制平滑过渡的技术路线。其后“胡和平组”一步步完成无轴承尾桨、无轴承旋翼基础预研和无轴承旋翼型号应用的工作。他们在困难中不断创新进步,先后通过无轴承旋翼装机技术质量评审、解决老型号加装机外燃油切断安全措施、预研项目进行飞行员与地勤培训与发证、首次开车振动大等难点。
      “在首次地面开车时,第一次接触无轴承旋翼的飞行员经验不足,直接按照原直11的操纵方法进行开车操作,并没有注意到操纵杆初始位置有了稍微地偏移,导致出现了机身振动大的问题,最后班组成员与兄弟单位多方协调不断优化设计,解决了该难题。”组员高乐回忆起来仍觉得些许辛酸。
        最终,安装无轴承旋翼的直11型验证机悬停飞行取得成功,标志着“胡和平组”超额完成了国家863课题规定的装机考核。无轴承旋翼研发获得突破。
组内人际关系就像平等的家人
       谈及对“胡和平组”的看法,洋溢着温暖平等的家庭氛围是大家共有的感触。虽然是技术大拿,享有权威,但是在班组里十分民主,遇到具体技术问题,组员之间经常讨论争辩,做到知识共享。
       无疑,胡和平是班组的灵魂人物,相比应用各种新潮的管理工具和方法,他更倾向于营造温馨、和谐的家庭式氛围,用氛围感染人,用榜样带动人,用交流培养人,运管理于无形之中。
     “重点实验室2009年才成立。一路走来,老同志常常以身作则,鼓励、带动年轻同志。“胡和平组”对组员的个人发展规划也十分明确,组长会给组员设计5年甚至10年的技术发展目标。”室主任黄水林从普通设计员成长起来,对此深有感触。
     “胡师傅带徒弟非常严谨细心。记得第一次独自去绵阳做实验时,他有事留在景德镇,我们便用短信交流。他将想要的试验数据列成清单发给我,然后我再向他汇报结果,试验中遇到的小问题他也会格外关心。”高乐说道。
     “组长对新人的培养非常认真负责,拿毕业论文作为参考替我制定学习计划,帮我明确技术发展方向,让我们在工程中钻研技术细节。”刚入所两年的“小徒弟”宋彬也感受到不同于学校教学的新方式。
       如今,“胡和平组”已经成为直升机所的一个品牌,这个以胡和平为师长的大家庭,凭借对直升机旋翼深沉的爱,将搞好直升机旋翼技术预研作为毕生奋斗的目标。

klonoa112 发表于 2016-11-4 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klonoa112 发表于 2016-10-11 20:08
jetfight2000
昌河Z-11WB轻型武装直升机。该机在AC311民用直升机基础上研制于2015年10月首飞。Z-11WB机头 ...

@烽火议军情
#珠海航展# 【直-11WB以“鵟”知名亮相不是全部重点 重点是还能与无人机协同】 直-11这次以直11WB “鵟”的新面貌亮相,具备侦察、干扰、武装,面前的弹药玲琅满目,点面结合,不只火箭弹空空弹空地弹全都有,还有红外激光干扰吊舱、对海监视雷达,最有故事的还是翼下挂载的“SW6无人机”!

烽火小分队最初看到展开的SW6时猜测是无人机,但室内实外的展区都还在布展,没有展牌不能确定,后布展结束与展方才确认是【无人机】,巡航时间45分钟左右,无人机可与直升机(或者地面站)协同信息回传,作为直11的前出的无人侦察机。有人-无人机的协同,此前是美最新“长弓新阿帕奇”主打的技能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klonoa112 发表于 2016-11-16 23:51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cannews.com.cn/epaper ... story/1208309.shtml
携手并肩向直升机“智”造之巅行进 ——中航工业昌飞旋翼系统制造总厂建设纪实

2016-11-14 09:05:18
      经过8个月的紧张筹建,中航工业昌飞旋翼系统制造总厂(以下简称旋翼总厂)在8月30日这一天,迎来了联合“检阅”。昌飞公司组织相关专家对旋翼总厂“完成建设工程并进入运行状态”督办任务的执行情况进行评审。评审结论为:提前一天顺利通过验收。
      看似一场普通的评审,其实是一场变革,是关乎昌飞发展的变革,是关乎企业命运的挑战。它的通过标志着昌飞公司智能制造时代正式开启,昌飞人正携手并肩地朝着“中国制造2025”大步迈进。
      短短200余天时间,历经了厂房建设、设备搬迁、验线批产……每个过程都是系统性的大工程,昌飞人不等不靠,励精图治,用汗水和智慧克服一个又一个困难,缔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奋力在“中国制造2025”的道路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始终不忘初心 砥砺奋斗前进
      古语有云:“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对于每一个昌飞人来讲,初心就是努力完成好党和国家交给我们的光荣任务,生产交付更多更优的直升机系列产品,满足国防装备建设和国家经济建设的需要。  
      “十二五”期间,昌飞虽然突破了直升机核心制造技术,形成了国内领先的核心制造能力,但是与世界一流航空企业相比,公司仍然需要在产品制造质量和稳定性上花大力气、下大功夫,仍然需要使整个供应链的产品质量得到同步提升,而这其中一块较为明显的“短板”,就是直升机旋翼系统的加工、装配与制造。
      近年来,昌飞公司围绕直升机旋翼系统制造这一核心竞争能力提升目标,一直不忘初心,砥砺前行,默默地潜心策划和绘制“十三五”宏伟蓝图。通过前期的钛合金桨毂机加、三大部件装配、复合桨叶生产线建设的运行探索,摸索并积累了一定的航空领域生产线制造方面的宝贵经验。在此基础上,公司领导层牢牢把握直升机产业的新机遇,紧紧抓住“中国制造2025”这一利好契机,义无反顾,果断拍板,全面启动旋翼系统制造总厂建设工程,由此展开了吕蒙总装园厂房建设如火如荼的恢宏画卷。
      昌飞公司旋翼总厂由两个建筑面积均为24000平方米的主厂房组成,同时也是两个分厂的建制。建成后的旋翼总厂将打造一个全新的、由动部件关键零件机加生产线、复材桨叶生产线、旋翼系统装配生产线、自动仓储及物流系统、生产运行智能管控系统等组成的现代化、标准化、科学化的生产环境,具备以“状态感知、实时分析、自主决策、精准执行”为特性,具有自适应加工、物料与工件自动识别、机械装卸与自动对接装配、制造过程动态调度、运行管理与现场控制集成等典型功能,能够有效解决多年来一直制约公司快速发展的旋翼系统核心制造中的生产技术关键、提升质量与产能、提高旋翼系统生产配套能力多方面的“瓶颈”,力争在全行业率先打造一面“质量至上、客户满意、形象一流”的智能制造标杆企业的“金字招牌”。
      早在2013年3月,昌飞公司就组建了钛合金生产线试制验线工作团队,摸索和打通了生产线模式,为后续旋翼总厂的验线工作奠定了基础。  
      2014年11月6日,昌飞公司成立了旋翼总厂筹建团队,调小部件加工厂副厂长邵华担任总牵头人,配合厂房基础建设开始了紧锣密鼓的方案策划、工艺准备、设备搬迁、设施采购等前期筹建工作。
      2015年12月,昌飞公司又适时成立了旋翼总厂筹备团队,搭建了总厂领导班子,正式开始招兵买马、组建机构并积极筹备“粮草”。  
      2016年4月7日,昌飞公司下发《关于部分组织机构调整的通知》,宣告旋翼系统制造总厂正式成立。而在此之前的2月12日,以旋翼总厂厂长熊曦耀为首的第一批“旋翼人”临危受命,风尘仆仆地进驻吕蒙,就此拉开了旋翼总厂厂房建设的帷幕。

传承“昌飞精神” 立志实现目标
      1969年,周恩来总理和中央军委办事组批准了《关于在江西景德镇新建直升机厂的请示报告》,昌河由此宣告诞生。建厂之初,全厂职工以满腔报国热情,投入建设、生产各项工作中,完成了“当年设计、当年建厂、当年出飞机”的工作要求。
     历史在昌飞再度“上演”。2015年6月,昌飞公司旋翼总厂成为首批中国“智能制造试点示范”单位,2016年2月24日,昌飞公司下达了关于“组织完成旋翼总厂的建设工作并投入运行”的督察令,考核节点为2016年8月31日,此次是要求“当年建厂、当年验线、当年批产”。
     剧情高度相似,结局同样精彩,过程的艰辛体现的是昌飞人“团结拼搏”精神的传承和发扬。当笔者问到,是什么让你有信心完成别人认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时,旋翼总厂厂长熊曦耀说,是“昌飞精神”,当年在昌飞公司厂房、办公室、职工宿舍等设施大多都是“一把稻草一把泥”的简陋平房的情况下,前辈都能实现“三个当年”,如今我们没有理由不完成任务。就是带着这种自勉与鞭策,熊曦耀带领着团队成员经历了建设初期的“三难”。
第一难是办公难。正月初五,丙申猴年的年味正浓,由熊曦耀、钱栋祥、陈其南、涂建平、邵华等领导班子成员以及部分业务技术骨干17人组成的筹备工作先遣队就进驻旋翼总厂安营扎寨了。
     当时,厂房因种种原因推迟了交付周期,没有全部建好,施工队伍还在里面忙着抢干收尾工程,空空如也的附楼办公室里面灰尘和外面差不多一样厚。既来之,则安之。旋翼总厂领导班子二话不说,借助吕蒙行政大楼的一间办公室就投入了紧张的工作。
     白天,“旋翼人”按照各自分工,分别到施工现场和相关部门解决处理厂房建设、设备搬迁、生产准备过程中出现的矛盾和问题,联系协调基础设施、办公条件、人员调配等方面千头万绪的工作;晚上,则利用临时借来的电脑、投影仪、投影幕布等设施,召开“诸葛亮会”,汇总梳理工作流程,倒排计划节点,讨论研究筹备的每一项任务、每一个环节,经常工作到深夜一两点钟。就这样,在临时办公场所中度过了一段紧张高效的日子。  
     第二难是行路难。旋翼总厂的两个厂房是在征购吕蒙村废弃农田的基础上建起来的,相邻的厂房刚建好时,中间隔着一条宽管道沟没有填平,方圆数百米都是施工现场。人在道路上行走,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脚泥,底盘稍低的车辆根本无法通行。公司领导了解实际困难后,特批给旋翼总厂一辆底盘高的越野车用于办公,解决燃眉之急。
     第三难是用水难。古语有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可就是在没有风水电气的情况下,20多名筹备团队成员“蜗居”在一间不到30平方米办公室里,合用一台饮水机度过了近2个月。因为房间里装修材料的气味还没有完全散去,饮水机流出来的水都增添了一股“装修”的气味。没有通水,洗手间自然用不了,许漂是团队成员中唯一的女同志,在工作上是巾帼不让须眉,可是没有厕所,着实把她难到了。她只能不喝水,避免找厕所的尴尬。为了有水洗洗涮涮,大家不嫌麻烦,从家中用空塑料瓶装水带到单位,以解不时之需。 在4月份厂房通水通气的那天,大家就像中了头彩一样笑逐颜开,奔走相告。

汇聚“洪荒之力” 众志成城创佳绩
      2014年的昌飞公司十一届三次职代会上,公司总经理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全面启动吕蒙直升机总装园区建设”,“启动旋翼系统制造总厂筹建工作,完成生产制造体系方案的设计”。
      按照这一部署,2014年下半年,昌飞公司副总经理林东率领由熊曦耀、陈其南、汪广平、邵华、李直波、李军等人组成的先遣小组,先后到成都、西安、株洲、大连等地进行调研,详细考察了解旋翼加工自动化生产线等方面的情况,为旋翼总厂平面布置、流程设计、工艺准备、设备安装收集第一手资料。
      智能制造就是改变过去传统的加工方式,建立具有节拍生产、形成流水作业、具有典型特征的专业化、智能化加工单元,有效缓解困扰直升机动部件生产交付的“瓶颈”,从而既能提高生产效率、又能保证产品质量,还能够减少浪费、降低成本。
      朝着这个方向,昌飞公司党政一把手与设计人员一起,围绕工程重点参与设计方案的讨论制定。工程技术、运行保障、机械加工“三结合”工作团队被公司主要领导殚精竭虑的工作精神感染,更是自我加压,大胆创新,夜以继日,连续奋战,悉心摸索,反复推敲,最终最佳设计方案出炉。工程技术部工装设计所副所长周俊消化吸收国内外物流线的先进技术,充分考虑生产设备的布局,带领设计团队反复论证和讨论,自主创新完成了物流线的设计工作。旋翼总厂副厂长涂建平依托昌飞公司原有的信息化成果、多年的技术积累和成熟的技术人员队伍,带领团队成员立足创新研发,完成了基于智能制造模式下的包含智能排产、智能调度、智能仓储物流的生产制造执行系统的软件开发。
      旋翼总厂的物流输送线采用地下、地面、空中立体交叉的形式进行设计,其最大亮点在于:零件、毛坯、刀具、成品件等物品运送完全取代人工,全部实现智能配送,并精准执行到每个加工工位,同时具有占用空间最少、运送路径最短的特点,被专业物流公司认为是目前国内需求最为复杂、最为合理的设计方案。
      据旋翼总厂副厂长陈其南等人介绍,除整条物流输送线的软件是昌飞公司与其他公司共同开发之外,其余的设计、制造、安装、调试都是“昌飞人”自行完成的。
       公司党政一把手要求各单位务必全力配合旋翼总厂的各项工作,确保全年生产任务的完成,确保8月份打通智能制造生产线。领导的高度重视、统筹安排、解决问题等声音和行动不断,公司举全员之力,保证旋翼总厂按节点运行投产。
      据了解,一样的厂房搬迁,之前要用2年的时间,可是要保证旋翼总厂的运行节点,大家伙只有8个月的时间。为了确保“后墙不倒”,为了给昌飞直升机的生产争口气,设备维修厂和运行保障部也是使出“洪荒之力”,他们采用并行作业的方式,工程地面、高空同步施工,设备的搬迁、新设备的安装,还要面临生产的并行开展,几座“大山”纷至沓来,称得上是一场异常艰巨的硬仗。
      设备搬迁面临拆卸、组装、成线三个步骤,过程极其复杂,一个小小的安装错误就会导致数控设备发生告警、无法使用。为此,公司领导班子非常重视,多次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此项工作。安排相关部门制定《搬迁作业指导书》,要求责任单位按照指导书内容,从清扫、检查精度……一个一个步骤进行搬迁。
      细节决定成败,正是因为前期规划的周到、细致,从公司本部搬迁过来的数控设备在旋翼总厂都得以正常地运行,在行业内堪称奇迹。 这其中,昌飞公司的“各路精英”在旋翼总厂的建设中都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旋翼总厂临时设立的联合办公室,就有来自质量保障部、企业规划部、工程技术部等单位的工作人员,他们吕蒙、本部两头跑,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为旋翼总厂的管理、质量、技术做好有力保障。
      虽然辛苦,可是却没有从他们脸上看到疲倦,在和笔者聊起这些时,企业规划部的熊善商憨憨一笑,说:“自己还年轻,有的就是大把精力,能把理论知识放到旋翼总厂这个平台进行具体实施,非常有成就感。”

打造“先锋班组” 构建精英团队
      走进旋翼总厂,首先便被一段虚拟化的装配生产线视频所吸引,全自动化的智能生产状态让直升机生产制造走向了“智”造,令人鼓舞、震撼。再抬头,“验线批产、攻坚克难、智能达产、旋翼加油”16个醒目的红色大字便映入眼帘。
      2016年4月底,旋翼总厂建设基本落成,进入一边设备搬迁、一边验线生产的状态。要验线生产,设备到位了,还需要人员操作,早在1年前,公司已经为正在建设的旋翼总厂招聘了33名学员,放在动部件厂、系统部件厂实习,待厂房建成之后再正式上岗。可是,短短一年的实习时间,要独立加工价值上万、甚至几十万的毛坯零件,还要面对设备调试初期出现的各种疑难杂症,作为旋翼总产的总负责人,熊曦耀可不敢粗心大意。
怎么办?只能求助公司的兄弟单位。在不耽误兄弟单位的生产交付节点的情况下,从动部件厂、数控加工厂请来了曾益、王学华、马景亮、朱建民、毛政琛、黄桃、张义林、徐尚斌8位具有数控操作经验的“老”师傅,由他们肩负起培养新手、带好队伍的重任。
      为了让这批年轻人尽快掌握数控加工技能,达到独立上岗操作的状态,旋翼总厂成立了4个一线生产班组,并命名其为“先锋班组”。 先锋班组成立后,迅速投入到难加工盘环生产线、飞行安全件生产线、连接件生产线和折叠接头尾桨连接件4条生产线的生产、8位老师傅耐心细致地教,30多名学员如饥似渴地学;从装卡、找正、编程,到试切、换刀、检验,师傅们一次又一次地认真教授,一遍又一遍地现场示范,学员们一点又一点地细心揣摩,一天又一天地提高积累;功夫下得深,铁杵磨成针,加班加点,废寝忘食,从量变到质变,从门外汉到熟练工。
      在这样紧凑的工作节奏中,一天早晨,大家得到一个消息,张义林腿部受伤,医生强烈建议住院治疗。大家以为会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看不到他的身影,可是就在三天后,大家在旋翼总厂又看到了一瘸一拐的张义林。他说:“总厂筹建正是关键时刻,我请假了,我的工作谁来代替,这些学生谁来指导?”这一刻学员的心情非常复杂,既踏实、又心疼,因为有张义林在现场,会帮解决很多难题,可看到一向活泼乐观的张义林一瘸一拐地在生产线上来回穿梭,有非常心疼。大家问他:“累吗?”他回答说:“累!但这样富有挑战的工作让我心里充实,我喜欢。”
“教授别人的过程,同样也是在历练自己;也许你永远不会再碰到一支像我们一样的先锋队伍,在领导与同事之间,每个人都怀着满腔的热情如饥似渴地成长;队伍一天天的壮大,人员一天比一天多,厂房一天比一天完善,过去两个多月真的没有白辛苦,心里很喜悦。”这是在旋翼总厂SQCDP看板“P”维度的板块上,先锋班组成员们在成长与快乐心得体会上的留言。
      截至7月底,30多名学员几乎人人都可以独立上岗操作了。旋翼总厂从7月份开始实行两班倒,白班从上午8点半到下午5点,晚班从下午5点到夜里11点半,工作回到了正常的轨道,但是大家仍然忘不了那一段协同作战,繁忙而又快乐的时光。
      在验线批产的重要时刻,旋翼总厂针对机加、装配、桨叶建线的7个关键环节,成立了7支党员突击队。100余名干部职工面对党旗庄严宣誓:统一思想、明确目标、集智攻坚,用最勇敢的心、最执着的情,戮力同拼、笑傲疆场,不负重托、不辱使命、坚决完成公司党委和行政交办的任务,为党旗增光添彩,为公司稳定发展尽心竭力。铮铮誓言表达了为昌飞公司稳定发展奋力拼搏的昂扬斗志和工作干劲,以及确保旋翼总厂顺利运行批产的信心与决心。
正是有了这份信心与决心,“旋翼人”携手并肩、自我加压、经受考验,用团结与拼搏、努力与创造向公司交上一份满意答卷,也为公司在智能时代的到来筑基擂台、立柱架梁、昂首先行。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如今,旋翼总厂已实现直升机动部件批产,进入大干四季度冲刺全年任务中,晚班延长到深夜2点。夜晚房里的灯光如同点点繁星,明亮深邃。未来,“昌飞人”将继续保持团结拼搏、创新进取的工作作风,实现旋翼总厂“达产、稳产、智产”的批产状态,向着建成国内标杆、国际一流的智能制造工厂的目标,不断挑战更新的高度,朝智能制造之巅奋力行进。

klonoa112 发表于 2016-11-16 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81.cn/jmywyl/2016-11/16/content_7361375.htm
首批陆航直升机女飞行员两年内数十科目实现“单飞”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孙兴维、李云鹏责任编辑:乔梦
2016-11-16 05:17


首批陆航直升机女飞行员培养步伐加速

两年时间数十个课目实现“单飞”   

     本报讯 记者孙兴维、通讯员李云鹏报道:近日,陆军某陆航旅传来喜讯:陆军航空兵首批武装直升机女飞行员经过严格训练,仅2年时间已有数十个课目实现“单飞”。该旅领导告诉记者,他们坚持科学、从严施训,首批直升机女飞行员的培养周期比常规时间大幅缩短,为女飞行员尽快驰骋蓝天执行作战任务打下坚实基础。

     2014年,陆军航空兵从空军部队选调了5名固定翼机女飞行员加入该旅,成为陆军航空兵首批女飞行员。为使女飞行员尽快适应从操作固定翼机到操作旋翼机的转型,该旅采取多项措施,缩短人才培养周期。

    在技术上严抠细训,从基础训练抓起。针对女飞行员过去飞行固定翼机,在使用操纵杆时用力过大,不易掌握平衡的实际,他们狠抓地面模拟训练。采取教员与学员“一对一”模式,教员帮助她们通过先分解后综合的形式,逐架次、逐课目过关;严格按照飞行准备、飞行实施、阶段讲评的步骤,定期组织教学法研讨、教员学员互评;采用多媒体课件、立体动画演示、视频回放等信息化手段,提高教学质量。

    “发挥女飞行员耐心、细致的特点,想方设法激发她们的飞行潜能。”据介绍,首批陆航武装直升机女飞行员的培训成果对推进陆航部队快速转型发展、培育新的战斗力增长点具有重要意义。

(《解放军报》2016年11月16日 04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klonoa112 发表于 2016-11-28 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cannews.com.cn/epaper ... story/1244309.shtml
近日,中航工业昌飞总装厂现场传来喜讯,昌飞直升机首次实现总装单机军检零故障交付,创造了新纪录,获得了客户代表的一致好评。2016年,昌飞创新质量管理,夯实质量基础,采取系列行之有效的举措,直8型机单机军检故障较2015年下降34.6%,直10型机下降57.3%。干部职工以敬畏之心做好质量工作,以精益求精的态度做精品。公司要求每道工序、每位员工都要对产品质量饱含敬畏之心,都要视责任如泰山,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汤向伟)  



klonoa112 发表于 2016-12-6 12:10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cannews.com.cn/epaper/zghkb/2016/12/03/A03/story/1255229.shtml

直升机所技术微创新提高设计效率
本报通讯员 林志刚
2016-12-02 15:11:55
      今年9月,两个由中航工业直升机所旋翼传动技术室设计员利用业余时间编写的软件程序,经过多轮调试和版本迭代后正式投入使用,成为提升旋翼设计生产力的必备工具。这是直升机所打破工程设计和软件开发壁垒,解放设计员双手的微创新典型案例。

运行五分钟  抵过人工30天
      2016年初,在哈尔滨结束旋翼防/除冰试验后,直升机所旋翼传动技术室设计员洪海华需要进行后期数据处理,他在电脑中打开一个软件,导入之前试验时收集到的大量数据,5分钟后,软件界面就弹出了“已完成”的提示。“这个软件是我们王主任编写的,非常好用,年底试验我们还得靠它呢。”洪海华开心地说道。
      这个软件就是防/除冰数据处理程序,由旋翼传动技术室副主任王丁伟研发。旋翼防/除冰系统是直升机在结冰气象环境条件下安全飞行的重要保证,直升机所设计团队在进行系统的总体设计中应用了数值仿真技术,但这种方法并非完美,传统的手动转换处理数据方式一直是设计员心中的痛。一次海量的数据处理需要耗费设计员30个工作日,而且对年轻设计员来说不容易上手,极有可能出现数据输错现象。
      2014年夏,在一次技术交流会上,为了解决多年来困扰设计团队数据处理效率低、准确率不高的难题,王丁伟提出一个大胆设想——开发一款防/除冰数据后处理软件。经过一年多的努力,这款设计员口中“操作简单、界面友好、处理效率高”的数据处理程序2015年开始试运行,2016年正式投入使用。
      据保守估计,这款软件每年可为直升机所节省216个工作日,省去人力成本近5万元。更重要的是,程序能自动生成分类数据和图表,解放设计员双手,推进研制进度,具有巨大的潜在效益。

创新一款“利器”  打通两大环节
      直升机旋翼设计由于其专业复杂性,目前市面上没有成熟的商业软件可用于各环节的配合协作,所以普通设计员不得不在电脑中进行大量手动重复性工作来衔接各个设计环节,因而容易造成设计员没有充分的精力深挖数据背后的规律、设计思考和灵感。
      2015年9月,这种状况因为一款软件的试用而得以改变。这款名为APRD(Assistant Platform of Rotor Design)的旋翼辅助设计平台工具一经诞生便迅速成为旋翼桨叶结构和动力学设计员手中的“利器”。该软件实现了旋翼桨叶结构参数快速转换、旋翼动力学快速调参设计、旋翼动力学计算后处理、旋翼载荷计算后处理等功能,打通了结构设计与动力学设计环节,极大提升了设计效率。该软件由旋翼传动技术室设计员喻国瑞利用业余时间耗时近3年开发完成。
      谈及当时创新的动机,喻国瑞吐露了心声:“所里创新氛围浓厚,正是这种气氛带动了自己。为了不留遗憾,所以想趁着年轻尝试一次。”   
 楼主| zhh894217 发表于 2016-12-23 18:31 | 显示全部楼层
至此,随着AC352直升机的成功首飞,中国民用直升机形成了以AC311为代表的2吨级平台,以AC312为代表的4吨级平台,以AC352为代表的7吨级平台,以及以AC313为代表的13吨级平台。未来,还将陆续推出AC311A、AC322、AC312E、AC312C、AC313A等新型民用直升机,并按规划开展重型直升机项目研制,及高速直升机、倾转旋翼型直升机预先研究。

AC352直升机是中国直升机工业60年厚积薄发的重要成果,更是献给民族直升机工业甲子之年的一份大礼。随着AC352直升机的初登舞台亮相,我们相信,“AC系列”这支全能的国产直升机“天团”,今后必将在世界最顶尖的舞台上闪耀。

http://www.cannews.com.cn/epaper ... story/1282009.shtml
klonoa112 发表于 2016-12-28 20:34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dsti.net/Information/Viewpoint/72710
江山重工集团升级改造昌河飞机工业集团高档设备
2016-12-28
      近日,中国兵器工业集团湖北江山重工有限责任公司华科公司接到昌河飞机工业集团CJK—6140平床身数控车床、NC—90和NC—100卧式加工中心设备更新升级改造任务。
      本次改造是高档数控机床与基础制造装备课题“直升机复杂结构关键零件,国产数控机床和系统生产线示范应用”的技术开发项目。

      目前公司已组织专业技术人员对各设备更新升级改造的操作箱、机床导轨、滚珠丝杠、电柜、轴承、数控刀架、主轴编码器、防护、限位开关及润滑冷却系统等各种零件进行现场勘察测绘,根据现场掌握的第一手资料,整理出全套升级改造技术方案,以便及时组织生产、采购,为该项目顺利完成打好坚实基础。(王莉 陈增) 来源:兵工集团网站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3-10 01:08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cannews.com.cn/epaper/zghkb/2017/03/09/A05/story/1370611.shtml
航门女将之中航工业昌飞 许漂
2017-03-09 08:49:40

     今年是许漂来中航工业昌飞的第十年。2007年的春天,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复合材料专业的她,揣着沉甸甸的证书,踏上了守望蓝天的征途。
     入职以来,许漂如饥似渴地在岗位上实践着书本所学,并将专业发挥得淋漓尽致、先后参与了直10复合材料国产化、直11、直8系列型机机身结构以及复合材料桨叶、国家863项目等多个科研型号和项目的研制,并在其中发挥重要作用。短短两年,许漂就在工科男当道的专业里,一跃成为技术带头人,完成了职场漂亮的华丽转身。
     在专业上,许漂善于深挖技术难点,尤其对科研生产中的瓶颈充满了斗志。以第四代无轴承旋翼系统研制为契机,组织开展复杂“十”字剖面结构柔性梁、大厚度筒体结构袖套成型技术攻关,实现了新型无轴承旋翼系统在直11上的应用。突破了大型整体筒式结构尾梁成型技术、C919双型面蜂窝夹层结构胶接成型等关键技术。
     披荆斩棘的又一个五年里,许漂先后主持申报了国防基础科研、国家863计划等省部级以上科研项目6项,组织并完成了“大型复合材料桨叶模压系统联合研发”国际合作项目等3个项目的结题验收工作。
     通过开展直升机复合材料固化变形仿真、机身结构“工”字梁RTM成型等前沿技术探索,推动新工艺、新技术在直升机生产制造中的应用进程,为公司专业技术的创新和发展奠定良好基础。
     创新求变的许漂喜欢研究新鲜事物,身上那股十年不变的韧劲好似发酵的醇酒,越发浓烈。针对新型号桨叶试制过程中的问题和遗留的桨叶交付技术质量问题,许漂带领团队,持续开展工艺验证和技术攻关,推进桨叶X光检测交付质量、模压成型质量稳定性等问题的解决……
     青春最美好的10年,许漂将如诗的花季缠绕在筑梦航空的路上,当年的小丫头凭着质朴的初心练就了一身本领,成为从技术到管理复合型的行家里手;一路激情绽放的她,在守望蓝天的征途中,早以羽翼丰满,枝繁叶茂,成长为航空工业工程技术领域复合材料专业的一名领军人才。      (汪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旗下论坛|小黑屋|手机版|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 )

GMT+8, 2017-9-27 00:23 , Processed in 0.413297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