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429|回复: 7
收起左侧

[畅聊吧] 佛教僧侣为什么要攻击穆斯林教徒?

[复制链接]
暗夜流星 发表于 2015-11-23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对本站感兴趣的话,马上注册成为会员吧,我们将为你提供更专业的资讯和服务,欢迎您的加入!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暗夜流星 于 2015-11-23 10:33 编辑


BBC 新闻,由译言网翻译
http://article.yeeyan.org/view/387509/361055

/ 艾伦•斯特拉斯恩  
哈佛大学
在佛教僧侣被灌输的所有道德戒律中,处于第一位的就是许诺不杀生。所以,比起其他主要宗教,“非暴力”在佛教中合情合理地处在更核心的位置。那么,佛教僧侣们为什么总是使用仇恨言论攻击穆斯林,并且加入到致死无数的暴徒行列中?
这发生在印度洋上相隔1000多英里的两个国家——缅甸和斯里兰卡。令人困惑的是,这两个国家都没有受到伊斯兰武装分子的威胁。通常,伊斯兰教在当地均是一个平静的小教派。
在斯里兰卡,关于清真食品的屠宰问题成为了导火索。佛教徒的大部队——强硬派佛教组织Bodu Bala Sena[注1]的成员们在僧侣的领导下举行集会,呼吁直接行动,抵制穆斯林贸易,并且抱怨穆斯林家庭大小的问题。
在斯里兰卡没有穆斯林因此被杀害,而在缅甸事态就严重多了。这次对抗由969组织[注2]打头阵,僧人阿信•维拉图(Ashin Wirathu)领导。维拉图曾于2003年因煽动宗教仇恨而入狱。2012年释放后,他离奇地称自己为“缅甸本•拉登”。
位于缅甸中部的密铁拉城内,三月期间爆发了直接针对穆斯林的聚众暴力,造成至少40人死亡。
引人注目的是,暴力起始于一家金店。两个国家的运动都利用了一种经济上的委屈感——小众宗教成为了大众宗教志向受挫的替罪羊。
周二,佛教僧众攻击了仰光北部奥坎的清真寺,并烧毁了超过70个住宅,起因是一个穆斯林女孩骑自行车撞到了一个僧人。攻击造成了一人死亡,九人受伤。
但是佛教僧侣不应该是宗教里的好人吗?
攻击性的思想对于佛教所有教义都是有害的。佛教甚至有一套切实可行的办法来清除这样的思想。通过冥想,你和别人之间的感觉分歧会慢慢消解,同时你对于芸芸众生的慈悲之情则逐渐生发。
当然,在基督教义中也有强烈的和平主义主张:“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是耶稣在《登山宝训》[注3]里的话。
然而,无论一个宗教起初是怎样,它迟早都会与国家权力达成一个浮士德式的协定。佛教僧侣向国王们——暴力活动的终极地下党——寻求只有他们才能提供的支持、赞助和命令,而国王们则指望着僧侣提供只有具有高度道德视野才能授予的大众合法性。
结果看上去似乎是讽刺的。如果你的世界观中有一种强烈的高于一切的道德优越感,那么保护和发展它的需求似乎就成了最重要的任务。
基督教的十字军、伊斯兰教的武装分子、或者是“热爱自由的国家”的领导人,所有这些人都仗着“为了更好”而为他们看做是必须的暴力活动而正名。佛教的统治者和僧侣们也无一例外。

所以,在历史上佛教并没有比基督教热爱和平到哪里去。
都图卡马奴(Dutugamanu)是斯里兰卡历史上最有名的国王之一。他于公元2世纪统一整个岛屿,该事件记录在一部重要的编年史文献《大史》[注4]中。
据记载,他将一个佛教遗物治愈自己的长矛之上,率领500僧人一道对抗一位非佛教徒国王。
他摧毁了对手。流血事件之后,一些得道高僧劝慰他说:“那些被杀之人低如牲畜;你这样做,会使佛光普照大地。”
缅甸的统治者们,即“正义之王”,以他们所谓“真正的佛教教义”为战争正名。
在日本,很多武士是禅宗佛教的忠实信徒,但是一直以来各种争议也围绕着他们,比如,杀掉一个将要犯下可怕罪行的人是慈悲的行为。
当缅甸和斯里兰卡寻求摆脱英国君王统治的枷锁时,佛教在这些民族主义运动中起着主导作用。这些运动偶尔也会不受控制演变为暴力。在1930年的仰光正诉诸于直接行动期间,僧侣们用刀砍死了四个欧洲人。
更重要的是,很多人都觉得佛教是他们民族认同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对这些刚刚独立的国家来说,小众宗教的存在反而让他们觉得不自在。
1983年,斯里兰卡的种族关系紧张引发了内战。在反泰米尔人的大屠杀之后,岛屿北部和东部的泰米尔分裂派力图从僧伽罗[注5]主流政府中脱离出来。

暴力使缅甸很多穆斯林无家可归
战争期间,针对斯里兰卡穆斯林最为严重的暴力事件出自泰米尔反政府武装组织之手。然而,在2009年战争以流血收尾、反政府组织被彻底击败之后,似乎主流人群的公共激情在少数群体穆斯林身上又找到了新的目标。
在缅甸2007年的番红花革命[注6]中,僧侣们行驶道德权威来挑战军政府,力主民主。这一次,和平抗议成为了主要武器,僧侣们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现在,一些僧侣正在用他们的道德权威来得到一个完全不同的结果。也许他们会是少数群体,但是这50万的僧人,包括很多孤儿和为逃避贫穷而进入寺庙的孩子,当然有跟其他愤怒青年一样的公平份额。
两国佛教极端分子和执政党之间的确切关系性质还未明了。
斯里兰卡颇有影响力的国防部长戈塔布哈雅•拉贾帕克塞(Gotabhaya Rajapaksa)是一所佛教部队培训学校开学典礼的贵宾,他说僧侣们是“保卫我们国家、宗教和种族”的人。
但是反穆斯林的信息似乎在部分人群里引起了共鸣。
尽管佛教在两个国家都是主流教派,但很多僧侣还是存在共识,认为他们的国家必须统一,而且他们的宗教受到威胁。
全球的大环境是至关重要的。人们认为激进的伊斯兰主义是世界上大部分极端暴力冲突的核心所在。他们觉得他们成为了非常多福音派一神论宗教推动信仰转换的攻击目标。并且他们觉得,如果其他信仰变得强硬,他们最好还是乖乖照办。

【关于作者】艾伦•斯特拉斯恩(Alan Strathern)是哈佛大学布拉森诺斯学院的研究员,著有《17世纪斯里兰卡的王权和信仰转变——葡萄牙帝国入侵佛教领地》。

译者注:
1. Bodu Bala Sena (僧伽罗语:බොදු බල සේනා; 英语:Buddhist Power Force; 缩写:BBS),是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的一个崇尚僧伽罗佛教民族主义的强硬派佛教组织。更多信息请点击:http://en.wikipedia.org/wiki/Bodu_Bala_Sena
2. 969组织(969 group),即969运动中的组织。969运动是起始于缅甸国的一场佛教运动,该运动因传播反穆斯林思想而引起了强烈反响,在世界媒体中招致广泛批评。更多信息请点击:http://en.wikipedia.org/wiki/969_Movement
3. 《登山宝训》(the Sermon on the Mount),又名《山上宝训》,指的是《圣经•新约•马太福音》第五章到第七章里,由耶稣基督在山上所说的话。山上宝训当中最著名的是“ 八种福气 ” ,这一段话被认为是基督教徒言行的准则。本文该段引文语出《新•太》5:44,译文出自《圣经》和合本。
4. 《大史》(the Mahavamsa),佛教史籍,早期巴利文的斯里兰卡王朝与佛教的编年史。亦名《大王统史》。成书于6世纪左右,大名长老著。该书以《岛史》和宫廷文件为主要资料,叙述佛教的产生、传入斯里兰卡直到大军王统治时期(325~352)的过程。主要有佛教的产生与发展、佛陀到斯里兰卡弘扬佛法的传说、佛教传入斯里兰卡后的变化发展、斯里兰卡护教国王杜多伽摩尼的业绩等四个方面的内容。作者采用史诗体裁,文笔优美,叙述生动,有一定的文学和史料价值。
5. 僧伽罗(Sinhalese),是斯里兰卡古代名称。字根来自梵语Simhalauipa,意为驯狮人,因此被意译为狮子国。《梁书》称狮子国,玄奘《大唐西域记》作僧伽罗。宋代之后,称呼它为细兰。明朝时称锡兰。
6. 番红花革命(Saffron Revolution),又称袈裟革命,是指2007年8月-9月25日期间主要在缅甸当时的首都仰光发生的旨在反对缅甸军政府的示威游行,主要有僧侣和市民参加。引发该运动的直接原因是此前军政府突然大幅上调燃油价格,导致燃油和其他生活物资价格猛涨。而背后的真正原因则是民众对于缅甸长期实行的军人独裁统治导致的民生凋敝、黑暗腐败等现象的强烈不满。此次运动是自1988年8月8日缅甸民主运动遭到军方血腥镇压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

 楼主| 暗夜流星 发表于 2015-11-23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前年的新闻了,我在搜索佛教的暴力活动的时候发现了这个。
因为巴黎恐怖袭击,其实主要是新疆地区的暴力活动,让针对某些民族和宗教的极端言论有所抬头。
我贴出这个,希望大家在讨论此类话题的时候,能多一点理智。
 楼主| 暗夜流星 发表于 2015-11-23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mzb.com.cn/html/report/1602234016-1.htm
佛教也出现极端主义势力

提起宗教极端分子,人们往往首先联想起臭名昭著的基地组织和罪恶昭彰的“伊斯兰国”。不曾想,倡导不杀生、以非暴力原则为核心教义的佛教也会被人利用,成为仇视乃至暴力攻击其他信仰和民族的精神武器。

  近年来,斯里兰卡兴起针对穆斯林少数族群的暴力活动。其中2014年年中发生在奥图加马和贝鲁瓦拉两个小镇的袭击达到20年来的高潮,那次袭击导致大量的房屋和清真寺被毁、数人死亡和80余人受伤,无家可归的穆斯林暂时躲到学校避难。

  袭击者是人口占比达75%的僧伽罗人中的极端派佛教徒。他们依托一个叫“武道巴拉塞纳”的强硬派佛教组织。该组织的首领加拉格达斯特·那那萨拉长老认为,“斯里兰卡属于僧伽罗人,是我们建立了这个国家的文明、文化和安定,而白人制造了种种麻烦”。他把斯里兰卡存在的一切问题都归咎于“外来者”,认为英国殖民者毁坏了整个国家,而当前存在的问题也是外来者——泰米尔人和穆斯林所造成的。那那萨拉长老号召人们保持战斗直到斯里兰卡“回归成为僧伽罗人的国家”。而实际上,大多数的泰米尔人、穆斯林已扎根这片土地数百年。

  极端主义分子不仅攻击穆斯林少数族群,也视温和的佛教徒为眼中钉。一位为佛教徒与穆斯林之间合作而斡旋的长老遭到劫持并被羞辱性地强行割去包皮。那那萨拉长老威胁这位长老,如果继续从事这种“背叛”活动,他将被扔到马哈威利河里去。该河曾在1989年的左翼暴乱中,吞没过很多下落不明的人的尸体。

  引发佛教极端分子袭击穆斯林少数族群的理由五花八门,大到穆斯林的饮食习惯,包括在屠宰场“偷偷宰牛”的行为,小到单个佛教徒与个别穆斯林之间的宗教争论。

  那么,斯里兰卡佛教极端主义深层次的原因是什么?

  第一,僧伽罗人此前在内战中的胜利激发了宗教民族主义情绪。在一些僧伽罗人看来,斯里兰卡政府军对泰米尔猛虎组织的胜利,不是国家统一与安全的胜利,而是僧伽罗人的胜利。他们把与猛虎组织的战争描述成“保护僧伽罗人和佛教徒的使命”。当泰米尔少数民族的极端组织被打败后,内战所激发和滋养的宗教民族主义情绪需要找到新的“敌人”,而“唯利是图的”穆斯林少数族群和“惯用欺骗和狡诈”手段转化佛教徒的福音派基督徒便成为他们理想的目标。

  第二,经济上,斯里兰卡的穆斯林少数族群长期在商业、贸易等方面表现突出,逐渐发展成比较富裕的商业民族。极端佛教徒组织却因此而认为占总人口9%的穆斯林正欲控制该国的商业,“这将影响到广大佛教徒的切身利益”。早在上世纪初,佛教复兴主义者达摩波罗就攻击“穆斯林是用资本主义剥削方式富裕起来的”。穆斯林的商铺因此往往成为极端佛教徒组织攻击的主要对象。从这一点来看,斯里兰卡的穆斯林少数族群的命运有些类似于历史上欧洲的犹太人。

  第三,斯里兰卡是一个政党林立的国家,一些政党为了拉拢信仰佛教的僧伽罗主体民族的选票,有意迎合甚至刻意讨好强硬派佛教组织,客观上纵容了佛教极端主义势力。今年1月,意外当选的新总统迈特里帕拉·西里塞纳说,“每个人都知道是谁助长了‘武道巴拉塞纳’的强硬派佛教组织”。他暗示前总统马欣达·拉贾帕克萨是该强硬组织背后的支持力量。佛教和宗教事务部部长卡鲁·贾亚苏里亚表示,新一届政府试图用法治的手段打击强硬派。但有评论认为,在一个佛教占主流的国家,打击一个强烈佛教民族主义党派,新政府是缺乏信心的。

  最后,穆斯林群体的长期污名化和“伊斯兰国”放言“亚洲属于穆斯林的范围”为斯里兰卡佛教极端主义的兴起提供了直接的口实。强硬派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声称,他们“不是恐怖组织”,也“不助长针对任何人的暴力”,“只是反对某些东西”。这里的“某些东西”便是指被他们视为与极端主义者同一语的穆斯林群体。

  “伊斯兰国”关于“世界穆斯林联合起来”的狂妄厥词,在不少地方都被别有用心的人当做妖魔化并继而攻击这一群体的实在理由。最能说明这一点的是,强硬派佛教组织“武道巴拉塞纳”最近公然邀请缅甸的极端佛教宗派——“969运动”的头目阿信·维拉图前往斯里兰卡,商议共同对付“穆斯林入侵”和在亚洲建立同盟的问题。而这位阿信·维拉图正是2003年因煽动宗教仇恨而入狱、自称为缅甸“本·拉登”并造成大量穆斯林平民伤亡的宗教恐怖主义大亨。

  更加微妙的是,斯里兰卡与缅甸两国的极端分子联合似乎并不只停留在“民间”层面。2013年,斯里兰卡当局曾经试图禁发美国《时代周刊》的一期杂志,该杂志以“佛教恐怖分子的嘴脸”为题,聚焦报道了缅甸佛教极端主义分子迫害穆斯林少数族群的恶行。

  斯里兰卡宪法规定,所有官员包括议员在内,都必须宣誓反对分裂主义,维护国家统一。其历届总统似乎都在申明,斯里兰卡“是一个民主的国家,佛教徒与非佛教徒具有平等的权利和自由。维护种族和宗教和谐,是爱国者应该承担的责任”。但要做到这一点,斯里兰卡当局则必须正视佛教极端主义给该国的国家统一与安全造成的直接威胁,并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防范国家被某个宗教群体的极端主义势力所挟持。

(编辑:司静)

 楼主| 暗夜流星 发表于 2015-11-23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Anhin Wirathu ,就是这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楼主| 暗夜流星 发表于 2015-11-23 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佛教总体上来说算是个和平宗教(当然,早期阿育王杀过不少 “外道” ),但也出暴恐分子。
任何宗教都出暴恐分子。
任何宗教都不会说自己是暴力的,但任何一种成名的大教都不干净。
不是依附于权威,就是诉诸于暴力。
靠辩论来传教,那个太慢了。
你去翻看那些宗教典籍,都会说我们要和平,但同时说明,对付敌人,可以采用一切手段。
说到底,宗教还是人的宗教。
人有的毛病,比如心口不一,出尔反尔,宗教都有。
而且如果算算历史帐,因为宗教的名义杀掉的人,怕没有因为其他名义杀掉的人多。
真正出了暴恐事件,多往人和社会,经济,政治的因素上多想想是有益的。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StdNormDist 发表于 2015-11-23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上佛教徒有的是武装分子,都被中央政府镇压下来了
xingyy 发表于 2015-11-24 2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嘛,在中国,极端的佛教徒都杀干净了。。。。。来来回回灭了好几次了
dadanil 发表于 2016-12-11 01: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在佛教占传统优势的国家,在不那么优势的地方表现另有不同。
比方,民国时期的青海、甘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旗下论坛|小黑屋|手机版|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 )

GMT+8, 2017-11-18 16:23 , Processed in 0.316519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