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返回列表
楼主: jingyan66
收起左侧

[专题专项] 美国星际探测器的最新进展、规划:彗星取样返回和泰坦直升机项目入选New Frontiers 4

  [复制链接]
hkhtg090201 发表于 2009-5-21 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宇航局全力拯救深陷火星沙地勇气号(图)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5月21日 09:06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5月21日消息,据美国太空网报道,美国宇航局正采取一切可能措施拯救本月初陷入火星沙地的“勇气”号,试图让这辆超龄服役并且久经考验的火星车重新在这颗红色星球上跋涉。

  目前,宇航局的火星车项目小组正利用“机遇”号以及其他火星探测器,寻找最理想的操纵方式,试图将“勇气”号从柔软的火星地面中摆脱出来。当前的“勇气”号已经身陷其中,不能自拔。

  5月7日,火星车项目小组决定暂时让“勇气”号停止前进,车轮可能被卡住是作出这一决定的重要因素。在此之前,停止转动的车轮以及其他车轮已经深陷火星土壤之中,深度差不多与轮轴齐平。5月16日进行的诊断测试传来一些鼓舞人心的好消息:左中车轮的电阻仍在预期范围之内,发动机尚未“罢工”。

  “勇气”号与“机遇”号项目负责人、宇航局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帕萨迪纳的喷气推进实验室的约翰·卡拉斯(John Callas)表示:“这个车轮还没有完全失去作用,可以说是一个令人鼓舞的消息。我们正采取措施,加大拯救力度。下一步,我们将命令这个车轮旋转一度或者两度,其他车轮将保持静止状态。也就是说,并不会改变‘勇气’号的行进方向。”

  叫停“勇气”号的另一个原因是,车轮钻进土壤可能将车身降至腹部与小岩石堆摩擦的程度。目前,火星车小组正利用“机遇”号测试一套可以被“勇气”号使用的程序——借助于安装在机械臂尾短的显微成像摄像机观察火星车下方的路况。研究人员可以利用这种方式判断“勇气”号是否触碰到下方的岩石。

  “勇气”号和“机遇”号在火星表面的跋涉时间已经超过5年。据悉,宇航局的“火星奥德赛”探测器也参与到拯救“勇气”号的行动中。过去一个月来,风曾经4次吹掉“勇气”号太阳能电池板上的尘土,“勇气”号因此拥有足够电量,每天可增加一次额外的通讯对话。“火星奥德赛”的任务是接收“勇气”号额外发送的信息。这些信息包括“勇气”号对火星土壤属性及地面几何学所做实验的图像数据。

  目前,火星车小组正利用这些数据以及其他信息在喷气推进实验室的火星车试验场,对“勇气”号当前所处形势进行模拟。他们正在测试不同的材料,例如用于模拟“勇气”号所陷火星土壤物理属性的地球土壤。在此之后,项目小组将测试让“勇气”号重获自由的操纵方式。在试图让“勇气”号摆脱困境前,相关测试预计持续几周时间。(孝文)
cmj9808 发表于 2009-5-23 21:12 | 显示全部楼层
5月22号的science paper,讲述机遇号在维多利亚坑的发现

Exploration of Victoria Crater by the Mars Rover Opportunity

http://www.sciencemag.org/cgi/content/full/324/5930/1058
 楼主| jingyan66 发表于 2009-5-25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机遇”号探测发现水影响火星整个地区地貌

2009年05月25日


维多利亚火星陨石坑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5月25日消息,据美国太空网报道,美国宇航局勇敢无畏的“机遇”号火星车用了两年时间对火星维多利亚陨坑的地况进行探测,整个过程中,这辆火星车经常在危险的陨坑边缘进行研究。具体探测结果刊登在5月22日出版的《科学》杂志上。根据“机遇”号的探测发现,科学家得以清楚地了解曾经发生的一些过程对火星地表产生的影响,其中包括水对维多利亚陨坑所在地区地况影响的证据。

  另一项独立研究——研究发现刊登在5月21日出版的《自然》杂志上——致力于寻找“液态水如何在早期火星上形成”这个问题的答案。研究显示,即使火星表面温度低于零度,但只要溶解足够的矿物质,水仍有可能在表面流动。

  维多利亚陨坑

  “机遇”号在火星上跋涉的时间已经超过5年,在第952个火星日,这辆火星车最终抵达维多利亚陨坑。在此之前,“机遇”号曾对距离维多利亚大约3.7英里(6公里)的鹰状陨坑和耐力陨坑进行探测。火星探测漫游者项目首席科学家、康奈尔大学的史蒂夫·斯奎尔斯(Steve Squyres)表示,任务科学家将维多利亚作为下一次探测目标的原因在于:“它可能是我们发现的最大陨坑。”

  据科学家小组估计,深度大约在400英尺(125米)左右的维多利亚陨坑可能提供更多有关梅里迪亚尼平原地质情况的线索,这一平地的面积大约相当于俄克拉荷马州。在此之前,科学家已经发现了耐力陨坑内与众不同的沉积层以及在沉积层形成过程中水扮演重要角色的证据。但维多利亚陨坑让科学家看到了这一地区的其它面,原因在于:它的深度和海底均高于耐力陨坑,让“机遇”号有机会对不同的层进行探测。

  在长达两年的探测中,“机遇”号曾向维多利亚锯齿状边缘一带的隆起边缘开进,这允许它观察下一个隆起并对沉积层进行成像。此外,“机遇”号同样冒险进入维多利亚陨坑,研究内部地况。这辆火星车在维多利亚陨坑发现了富含硫酸盐的沙岩,这一点与在耐力陨坑的发现一致,此外,“机遇”号也发现了水侵蚀岩石中的矿物质而后蒸发,遗留下的盐再次凝固成岩石的证据。

  这些发现显示,水在耐力和维多利亚陨坑所在地区扮演了重要角色,说明在整个梅里迪亚尼平原均存在这种现象。斯奎尔斯在接受美国太空网(SPACE.com)采访时表示,这可能是在维多利亚陨坑探测过程中上演的最为重要的发现。

  斯奎尔斯说,“机遇”号也同样发现了有关岩石内保存下来的沙丘结构的“大量惊人证据”。“虽然在耐力陨坑也发现了一些沙丘存在的迹象,但真正让我们的目光聚焦这个问题的却是维多利亚。”在向维多利亚陨坑开拔并在其周围活动时,“机遇”号也同样发现了大量小陨石。斯奎尔斯和其他任务科学家认为,这些小陨坑可能是形成维多利亚的“撞击者”的碎片。

  一项全新的任务

  随着维多利亚陨坑探测任务的结束,“机遇”号开始朝下一个目标——7英里(12公里)外的奋进陨坑开进。斯奎尔斯表示:“我们希望发现一些非常特别的东西。”奋进陨坑的年代要比维多利亚和耐力更为久远。他解释说,在“机遇”号研究的沉积物在这一地区出现之后,维多利亚和耐力才在火星表面形成。“沉积层下方的东西对我们来说仍旧是一个谜。”

  在这些沉积物下沉前,形成奋进陨坑的陨石撞向火星。科学家希望“机遇”号能够有机会对梅里迪亚尼平原下方的岩床进行探测。维多利亚说,从本质上说,此次旅程将是“一项全新的任务”。

  温湿还是冷湿?

  “机遇”号以及其它火星探测器发现的大量证据显示,液态水一度流淌在这颗红色星球之上,科学家需要用一种更为“狡猾”的方式揭开水保持液态之谜。火星是一个非常寒冷的世界,表面温度低于水冻结的零度。地质学家表示,他们当前在火星上看到的地貌特征是液态水形成的,在存在液态水的日子里,火星的温度要高于现在。但气候建模人员无法在他们的火星大气模型中增加足够的二氧化碳(一种温室气体),让温度保持足够高的程度以阻止水冻结。

  这项同样使用电脑模型的新研究提出的假设认为,水中溶解的盐能够通过降低凝固点的方式让水保持流动性,就像用盐融化公路和人行道上的冰一样。内华达州里诺沙漠研究所地球化学建模员吉列斯·马里恩(Giles Marion)表示:“多年来,人们一直就这个问题提出各种假测。”马里恩自己研究这个问题,并没有参与这项新研究。

  新研究利用了“探路者号”、“海盗”号探测器以及“机遇”号和“勇气”号火星车的分析数据,以确定在火星泥土中发现的盐是否降低了水的融点。研究结果显示,盐确实可以解释水如何在一颗冰冷的星球上保持液态。马里恩和布朗大学同样没有参加这项新研究的吉姆·希德(Jim Head)表示,新研究为这一想法提供了支持。马里恩在接受太空网采访时说,早期火星究竟是一个温暖潮湿还是冰冷潮湿的世界仍旧是一个开放性问题。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hkhtg090201 发表于 2009-5-25 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美未来火星车大揭秘:可攀爬峭壁跳跃(组图)
  据美国《连线》杂志网站报道,在登陆火星后,机遇号和勇气号火星车在过去5年里都曾陷入火星土壤里难以动弹。美国宇航局(NASA)对火星车发生的种种故障都记录在案,以为更好地研制下一代新型外星车提供借鉴。

  2005年,机遇号火星车车轮陷入“炼狱”沙丘,而挣扎脱离这个沙丘花费了超过5个星期的时间,包括计划、测试和小心翼翼的驾驶操作。陷住它的沙丘约有30厘米高,2.4米宽。 在上周,勇气号火星车身陷一个科学家称为“特洛伊”的沙坑。给勇气号火星车下达指令的科学家团队的已经暂时停止运行“勇气”号,他们开始研究该火星车周边的地形,打算在帕萨迪纳美国宇航局喷气推进实验室利用一个试验车进行驱动选项模拟实验,希望使勇气号火星车早日摆脱困境。但是勇气号火星车的前景并不乐观,它可能要被困在“特洛伊”沙坑长达数周,甚至永远被困在那里。

  但是科研人员通过改进设计,未来外星车将很可能轻而易举地摆脱勇气号和机遇号火星车遭遇的困境。 据悉,美国宇航局科学家正在研制一系列新型外星车,它们行进的方式非常独特,在不远的将来就会取代常常被困的勇气号和机遇号火星车。
  

  “登山者”(CLIFFBOT)

“登山者”(CLIFFBOT)
  对火星车来说最艰难的任务是攀爬陡峭的山坡。 火星最有趣的地貌,比如悬崖上暴露的岩石和陨石坑里的溪谷,对于机遇号和勇气号火星车来说都是无法到达的。 科学家们担心火星车会在那里翻车,或者如果它们进入陨石坑的溪谷,它们就无法返回。而“登山者”由于借鉴了登山者的登山技能,将能轻易地攀爬悬崖或深入陨石坑。 像登山运动员一样,“登山者”被用改进的鱼线紧紧栓在悬崖顶部的锚定物上。这样“登山者”就能够爬下80度的陡崖,在陡崖底部拍照,取回土壤样本。

  “登山者”已经把双脚弄脏了, 因为在过去的三个月,它一直在挪威进行场地练习。不过由于那里过于寒冷,它的电池被冻坏,它也不得不躲避北极熊的侵扰。

   
  “攀岩者”(LEMUR)

“攀岩者”(LEMUR)
  “攀岩者”纯粹是依靠自身的灵敏性来解决攀爬难题。 “攀岩者”的全称是有限征程机械用途机器人,设计用来帮助建造在轨飞行物。 攀岩者能够在光滑的镜子表面爬行,也能攀爬攀岩馆里的岩壁。 工程师们希望它能够想攀岩者那样在岩石或土壤上放置“抓手”。攀岩者仅有18英寸宽,因此它的功能很令人叹为观止。
   
  “运动员”(ATHLETE)

“运动员”(ATHLETE)
  庞大的“运动员”(全地形六腿宇宙探险者)是在“攀岩者”的基础上改造而成。 “运动员”的设计用途是在月球表面运送人员和装备,凭借大块头它能够征服复杂地形。 “运动员”模型宽达4米,预计真正的“运动员”外星车几乎是其两倍大。 在月球的山坡上,“运动员”外星车速度能达到每小时6英里,而且其中心部位保持水平。 也许听起来没什么,但是运动员外星车比勇气号和机遇号火星车要快100多倍。自从两台火星车登陆火星后,在5年多的时间里,机遇号和勇气号不过分别穿越了大约5英里的距离。 和已有的火星车不同,“运动员”不仅仅能绕过障碍物。 它能抬腿迈过障碍物,甚至它能做出像蝎子一样的威胁动作。“运动员”外星车很可能会配合其他外星车一起使用,比如在奥巴马就职典礼上出现的月球车。

  不过如何把这一昆虫式的庞然大物运送到月球确是一个难题,工程师们担心运过去它就会散架。 它们将会被拆分,运抵月球后就会像巨大的蜘蛛机器人一样自动拼装起来。 还有一种办法就是把它分成两个三条腿“运动员”,到时能拼装在一起,或对接到其他月球车上。
hkhtg090201 发表于 2009-5-25 20:03 | 显示全部楼层

“跳跃者”(HOPPER)

“跳跃者”(HOPPER)
  “跳跃者”能够跳过小障碍物,因此它就不会浪费时间四处游荡。 这种外星车十分新颖,以至于美国宇航局还没有给它起好首字母缩略词名字,不过它却是美国宇航局跳跃机器人中最新的一种,能够省去围着障碍物绕来绕去的时间和能量。 早期的跳跃机器人跳跃时头部着地,因此需要头盔保护,这意味着它们不能跳得远,也不能运载易碎装备。 “跳跃者”外星车却能灵活地用六支装有弹簧的脚着地。 在地球上,“跳跃者”能跳大约1英尺高,而由于月球引力只有地球上的六分之一,它能在月球上跳6英尺高。 “跳跃者”的六条腿也都是可操控的,它能够在不同角度起跳和落地。 “跳跃者”腹部还装有小型马达陀螺仪,帮它校正方向,因此大可不必担心它在跳跃过程中会摔下来。


[img]      [/img]
  “轮轴”(AXEL)

“轮轴”(AXEL)
  正如美国宇航局给这个新型外星车所起的名字一样,“轮轴”看上去非常简单,仅由一个两侧装有轮子的圆柱体组成。这也是美国宇航局新型外星车最简单的,但是其功能不容小觑。轮子能够翻越过半米高的岩石,而且由于其结构非常对称,“轮轴”外星车免除了外星车在陡峭山坡上最大的烦恼:翻车。Axel的机械臂可以绕轮轴进行360度旋转。机械臂的用途是收集土壤样本,并在遭遇复杂地形时为轮子提供推动力。

  美国宇航局工程师沃尔普说,“纵使它翻了个底朝天也不要紧,因为底朝天就是头朝上,只不过是翻了个个儿”。

  同“登山者”一样,轮轴外星车通过绳索和悬崖顶部的较大的外星车连接。绳索可以卷绕,“轮轴”能探索对未系绳机器人来说太过陡峭而无法到达的区域。只不过“轮轴”外星车更为皮实,能够承受更大的考验。 “轮轴”的轮子能够收起或充气,在着陆时能够缓冲很大的冲击力。 美国宇航局曾对“轮轴”的工作样式进行过模拟实验。“轮轴”从宇航局“凤凰”号登陆器实体模型的顶部甲板启程,利用绳索向下“攀爬”一个露出地面的岩层, 途中遭遇多岩地形。 其机械臂尾端可以摆动,“轮轴”很顺利地取回土壤样本装进连接两个轮子的圆柱体中。接下来只需要通过绳索把“轮轴”摇回来即可。
 楼主| jingyan66 发表于 2009-5-26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新科学家杂志:火星生命证据可能已遭破坏

2009年05月26日



凤凰号的机械臂正在采集火星图样



采集土样后,凤凰号机械臂在火星表面留下的沟槽



凤凰号着陆器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5月26日消息,英国《新科学家》杂志25日撰文称,美国宇航局的机器人探测器没有发现能指向生命的化学物质,相反,可能已经不小心破坏了生命证据。

  1976年,“海盗1”号探测器和“海盗2”号探测器宣告寻找哪怕是极少量的有机化合物(复杂的含碳的分子,我们知道它是生命的重要物质)失败,很多人在火星上发现生命的希望落空了。加州美国宇航局艾姆斯研究中心的杰夫·摩尔说:“我认为,它就是20年没有再进行火星探测任务的原因。”

  这一探测结果还让科学家感到疑惑,就算火星从未有过生命,撞击火星的彗星和小行星也应该会在火星表面散落至少一些有机分子,虽然不是由生命产生。有人认为,火星上的有机物被天然生成的易反应化学物如过氧化氢“清除”掉了。去年,美国宇航局的“凤凰”号探测器也未发现火星上的有机物,但在火星土壤中发现了一些新情况,土壤中可能藏有有机物:一种被叫做高氯酸盐的化学物。在低温中,高氯酸盐基本无害。但是,在加热到几百摄氏度后,它们会释放大量的氧气,可导致周围任何易燃物质燃烧。正因为这一种原因,高氯酸盐被用于火箭推进技术。

  “凤凰”号探测器和“海盗”号探测器通过加热土壤样本到达类似高温来蒸发和分析气体形式的有机分子。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美国宇航局约翰逊航天中心的道格拉斯·明和同事们尝试在地球上加热这类有机物和高氯酸盐,结果发现,燃烧之后有机物不见了踪迹。最近,道格拉斯的研究组在休斯顿举办的月球和行星科学大会上公布了他们的研究结果。

  艾姆斯研究中心的克里斯·麦克凯表示,他们还怀疑氧化铁影响了有机物的检测,但是高氯酸盐可能更有影响。他认为,即使有机物在土壤中占千分之几,“海盗”号探测器或者“凤凰”号探测器可能已经错过了它们。因此,现在做出火星不存在这些材料还为时过早。他说:“我们还没有找到真相。”

  圣地亚哥加州大学的杰弗雷·巴达也认为有必要开发新的探测方法。他是欧洲航天局ExoMars探测器的新仪器“尤里”的主要研究人员。该仪器将于2016年发射升空,它将能探测浓度为万亿分之几的有机材料。尤里能加热样本,它可在冬天进行加热,因此有机物不会燃烧。

  有机化学物不光是我们在火星上可能错过的唯一物质,碳酸盐也可能是我们在火星上错过的物质。加州美国宇航局喷气推进实验室的拉尔夫·米里肯解释说,玄武岩是火星外壳的主要岩石,风化会把玄武岩分解成为带正离子的粘土。那些铁会与火星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反应形成碳酸盐。虽然人造卫星已经“看到”到火星表面的粘土,但是几乎没有碳酸盐或者其他盐类。但是,米里肯称,我们不应该假设没有碳酸盐或者其他盐类。

  米里肯和同事得出的结论是,风化的火星玄武岩应该生成等量的粘土和盐。这样,在堆积大量粘土的火星南部丘陵地带,应该至少有同样多的盐。米里肯说:“化学分析显示,我们不能通过单纯的观察下结论,因为你仍存在未解之谜。”有人争辩说,碳酸盐的缺乏可能与过去的不同大气成分有关,但是,米里肯认为,我们应该直接研究岩石,之后再下结论。
 楼主| jingyan66 发表于 2009-5-27 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谁知道从04年它们着陆以来各自总共在火星表面移动了多少距离?
HaleBoppComet 发表于 2009-3-22 13:07


“机遇”号已走了超过10英里了{:4_83:}



Opportunity Rover Passes 10-Mile Mark on Mars

By Andrea Thompson
Senior Writer
posted: 26 May 2009
01:24 pm ET


After more than five years on Mars, NASA's tireless Opportunity rover trundled past the 10-mile mark on its odometer while on its way to its next target, Endeavor Crater, the agency said today.


Opportunity reached this marker after a 50-meter (164-feet) drive on sol 1,897 (sols are Martian days, which are about 40 minutes longer than Earth days). The rover's total odometry now sits at 16,133.96 meters or 10.025 miles.


"For a vehicle that was designed to travel 1 km over its lifetime, going 16+ km is a pretty substantial accomplishment!" said Steve Squyres of Cornell University in an email to SPACE.com. Squyres is the lead scientist for the Mars Exploration Rover Project.


Opportunity and its twin rover Spirit landed on Mars in January 2004 on a mission to study the history of water on the red planet.


Scientists recently reported the results of Opportunity's two-year stint at Victoria Crater, which revealed that the whole region the crater lies in was likely shaped by water and winds that blew up huge sand dunes.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planet, Spirit is currently stuck up to its hubcaps in soft dirt. Mission controllers are working on ways to get the rover out and back on its way around the plateau Home Plate feature.

 楼主| jingyan66 发表于 2009-5-29 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NASA仍希望“勇气”号能够复活

NASA Still Hopeful For Mars Rover Revival


May 28, 2009
By Guy Norris


Scientists at NASA's 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 (JPL) trying to figure out escape maneuvers for the stranded Spirit rover on Mars have received some partial good news after tests of the vehicle's left middle wheel show it is operating normally.

The tests have been conducted over recent days to assess whether the problem might be associated with the wheel itself, rather than the vehicle simply becoming bogged down or grounding on a small area of rocky soil.

Operations with Spirit were suspended on May 7 when signals showed the left middle wheel was jammed, while the other wheels were apparently dug into the surface up to their hubs. JPL engineers are planning to run tests of the Earth-based rover over a section of simulated Martian soil to develop the best maneuvers for extracting Spirit, and in the meantime continue to probe the vehicle for clues (Aerospace DAILY, May 22).

Last week JPL commanded one- and four-degree movements of the suspect center wheel, both of which resulted in positive reactions. "We have subsequently performed a 16-degree backward movement and that went as planned. Everything so far has been indicating a nominally operating, unobstructed wheel in the backward direction. We'll await the results of further ground testing, but results so far are encouraging," says Spirit and Opportunity project manager John Callas.

The start of the ground tests themselves has been delayed because of a computer issue at JPL involved in control of the rover at the laboratory. "We're attempting to recover files lost as a result of the failed disk controller, which is a slow and complex process," Callas says. "We're also exploring parallel options. One is to use the Surface System Test Bed rover lite [SSTB Lite] to do some stand-alone testing of the rover mobility system in various soil simulants."
 楼主| jingyan66 发表于 2009-5-31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机遇”号五年火星探测行程超16公里

2009年05月31日

  北京时间5月31日消息,据美国太空网报道,美国宇航局26日表示,在火星表面跋涉了5年多时间之后,宇航局不知疲倦的“机遇”号火星车在这颗红色星球上的行程已经超过10英里(约合16公里)。目前,“机遇”号正朝下一个目标——“奋进”陨坑进发。

  在第1897个火星日,“机遇”号共前进了50米(164英尺),在此之后,这辆火星车的总行程超过10英里,达到16133.96米(10.025英里)。(一个火星日大约比一个地球日长40分钟。)康奈尔大学的史蒂夫·斯奎尔斯(Steve Squyres)在写给太空网的电子邮件中表示:“对于一辆在设计上服役期内总里程仅为1公里的火星车来说,当前行程能够超过16公里绝对是一项令人瞩目的成就。”斯奎尔斯是火星探测漫游者项目的首席科学家。

  “机遇”号和它的“孪生兄弟”——“勇气”号火星车于2004年1月在火星表面着陆,而后开始对这颗红色星球的“水历史”进行研究。最近,科学家报告了“机遇”号对“维多利亚”大陨坑为期两年的探测结果。探测结果显示,维多利亚所在地区当前的地貌可能在水和风的作用下形成,风在这一地区制造了巨大的沙丘。

  在火星的另一侧,“勇气”号的轮毂盖不幸陷入柔软的泥土中。任务控制人员正采取措施,试图让“勇气”号从柔软的火星地面中摆脱出来,重回在“本垒板”高地周围活动的轨道。
cmj9808 发表于 2009-6-1 22:59 | 显示全部楼层

MRO获得更多火星(曾经)存在生命的证据

本帖最后由 cmj9808 于 2009-6-1 23:01 编辑

Mars orbiter imagery boosts Curiosity rover's life search

BY CRAIG COVAULT
SPACEFLIGHT NOW
Posted: May 31, 2009


NASA and university scientists reviewing data from the Mars Reconnaissance Orbiter (MRO) say evidence is growing that the planet harbored life in its past or that Martian microbes exist now.
......

http://www.spaceflightnow.com/news/n0905/31mromsl/
 楼主| jingyan66 发表于 2009-6-4 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6月2日“勇气”号底部最新照片,有助于地面技术人员找到解救“勇气”号的方法

Spirit Takes a Peek at Her Belly



June 03, 2009

A new image of Spirit's underbelly is helping engineers assess the rover's current state and plan her escape from soft soil. The panoramic mosaic of multiple images was taken by the microscopic imager instrument at the end of Spirit's robotic arm--the first time that imager has been used to assess the underside and wheels of the rover. The image appears blurred because the microscopic camera was designed to focus on targets just a few centimeters in front of its optics. The imagery will assist engineers with analyses and ground-based testing to recreate the rover's conditions before testing various options for extracting it from its current location.

The full image can be seen at http://www.jpl.nasa.gov/missions/mer/images.cfm?id=2324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楼主| jingyan66 发表于 2009-6-4 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勇气”号能够再次运行起来么?

WILL MARS ROVER ROLL AGAIN?


Posted: Wednesday, June 03, 2009 7:03 PM by Alan Boyle

NASA experts are taking fuzzy pictures and trying out different recipes for Red Planet dirt as they continue their weeks-long effort to get a stuck Mars rover moving again.

It's been more than three weeks since the Spirit rover became mired in loose dirt on the west side of the Martian feature known as "Home Plate." During that time, the mission team at NASA's Jet Propulsion Laboratory has fielded scores of suggestions for freeing up Spirit, rover project manager John Callas told me today.

Callas said he and his colleagues have heard from "farmers who have had tractors stuck in the mud and figured out how to get them out," as well as a 7-year-old boy named Julian who suggested having Spirit push itself out with its robotic arm.

The ideas are much appreciated, Callas said, but "we still have many arrows in our quiver before we have to consider more drastic operations."

Right now, Spirit is using its arm for subtler purposes: The microscopic imager on the end of the arm is being pointed under the rover's belly to size up the situation. "The images are out of focus, but they exhibit enough detail that we can tell quite a bit," Callas said. (This test photo from Opportunity provides a good example.)

The latest images suggest that Spirit might be high-centered on an obstruction - sort of like a car whose undercarriage is hung up on a rock. "We see something underneath the rover," Callas said. "It's hard to tell in the image whether the object is under the rover or in front of it, or if it's one object or two. ... It's rather pointy. It's pyramid-like."

That's the bad news. The good news is that Martian winds have swept the dust off Spirit's solar panels, easing mission planners' worries that they would soon have to hustle the rover to a sun-facing safe haven. "With this dust cleaning that we've had, that has greatly relieved the urgency to get the rover going anywhere," Callas said.

In addition to taking pictures, engineers at the Jet Propulsion Lab are working on a test bed where they can try out maneuvers to free the rover. So far, they've figured out that the soft soil where Spirit is stuck contains ferric sulfate. "There may be some sort of surface crust, and this may have been what got us into trouble," Callas said. The rover might have been like a hiker walking over hard-packed snow: If you break through the crust to the softer stuff below, pulling yourself out can be a tough job.

Experts have been trying to mix up simulated soil that duplicates the properties of Spirit's sand trap, but so far they haven't found the right formula. Once they find it, "we'll order up tons of this material and essentially do some landscaping, and shovel it into this test bed," Callas said.

"It's likely we'll want to just drive forward with the rover, but we want to make sure we don't make things worse," he said.

Figuring out the best course and giving it a try will almost certainly take weeks longer. When Opportunity got caught in a sand trap four years ago, the wheels had to spin for the equivalent of 200 meters (yards) before the rover popped out of the trench it had dug for itself, Callas said. The current situation is even more challenging, in part because one of Spirit's six wheels has been out of commission for years and must be dragged along wherever the rover goes.

"This is probably the most serious embedding that either rover has experienced," Callas said. "There is a very real risk of Spirit being permanently stuck. If that were the case, then we become a fixed lander. But we have a lot of options still, a lot of techniques to apply to this problem."

While the engineers work all that out, the scientists are using Spirit's instruments to make a detailed survey of its surroundings. They're analyzing the soil, creating a 360-degree panorama of the area, and seeing a side of Home Plate they've never had the chance to explore before.

"We've never taken the time to smell the roses, so to speak," Callas said.

Nothing has come easy for Spirit: Just days after the rover landed, it suffered a serious reset that took two weeks to repair. Losing the wheel was a big setback. And there was a time when it looked as if the rover would run out of power. More recently, Spirit suffered a worrying series of senior moments, but the faulty memory has apparently been fixed.

"None of that has returned," Callas said. "We still don't know the origin of it."

If Spirit manages to work its way out of its current fix, it could rank as the rover's greatest escape yet. And even if Spirit remains stuck, it will still be sending back valuable science data until it slowly fades into the Martian sunset. That's not a bad way to go ... particularly when you consider that NASA expected the rover to last just 90 days rather than the current 1,925-and-counting.

Each day makes the Mars missions more of a bargain: The price tag for the twin rovers' original primary mission was $820 million. Five years and five extensions later, the cost still hasn't come up to the $1 billion ballpark figure for a single space shuttle mission.
hkhtg090201 发表于 2009-6-7 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机遇号新发现六块陨石 成火星是否有水证据
http://www.sina.com.cn  2009年06月07日 09:30  新浪科技

机遇号火星车在维多利亚以南800米发现的陨石块。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6月7日消息 据英国《新科学家》杂志网站报道,机遇号火星车的不懈探索又有新发现,它在火星表面的维多利亚陨石坑附近发现了六块拳头大小的石头,研究人员表示这可能是撞击火星形成维多利亚陨坑的陨石碎块。

    因为这些石头中还有铁,它们将会为科学家研究火星上是否存在过水、以及火星气候对该地区的影响提供有力的证据。

  此前机遇号和勇气号曾经找到三块铁陨石,与周围环境相比,火星上的铁陨石特征明显,非常容易发现。最近,机遇号火星车在火星上的梅里迪亚尼平原又找到了六块铁陨石,而且这六块陨石似乎是来自同一个源头。机遇号火星车上的观测仪器发现,这些石块中同地球上的陨石一样,含有铁镍合金、硫铁矿和其他矿物质,它们均属于陨石中常见的物质。其中一块陨石位于130米宽的持久陨坑边缘,持久云坑位于维多利亚陨坑以北7公里处。四块陨石在维多利亚陨坑西北边缘处被发现,还有一块陨石在维多利亚陨坑以南800米被发现。德国美茵茨大学克里斯蒂安-施罗德教授领导的一个研究小组最近在提交给一次行星会议文章写到,“由于都环绕在维多利亚陨坑周围,很可能这些陨石都是来自于造成该陨坑的大陨石。”这些陨石内部仍是原来的成分,外部是火星土壤形成的外壳。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大学的詹姆斯-阿什利表示,“我对能在机遇号着陆点附近找到陨石石块的前景十分兴奋,因为这里是火星表面古老的地表,火星岩石很少。在这种意义上,这里和南极洲陨石场非常类似,那里也很少发现地球岩石。”

  科研人员还推断这些陨石可能是坠入火星大气后较大陨石分裂成的碎块,或者是由于流星雨撒落到火星表面的陨石。如果机遇号扩大探索范围,发现这种陨石越来越少时,那么就可以推断这些陨石来自于同一个源头——撞击形成维多利亚陨坑的大陨石。

  维多利亚陨石坑直径约为800米,深约76米。根据维多利亚陨坑的大小,科学家推测造成维多利亚陨坑的撞击物应该宽25到40米。陨石经常降落在火星上,由于这颗红色星球上的风化速度非常慢,因此它们能够保留很长时间。 阿什利表示根据对机遇号火星车新发现的陨石进行的成分检测,可以认为这些陨石是相对罕见的陨石。

  由于铁能够在水的作用下发生氧化作用从而生锈,科学家将会致力于寻找哪怕是最小的锈迹。因为这些陨石与火星岩石不同,它们与火星环境相互影响,因此能推测过去火星上是否存在水,并且研究它们降落火星后遭受到了什么气候条件的影响。两个火星探测器过去都收集到过去火星上存在水的证据,但是却没有发现火星陨石存在氧化迹象,这让人很费解。阿什利说,“想象一下在沙漠地带找到了一辆锈迹斑斑的旧车,那将会告诉你那里的水状况。”阿什利和他的同事因此认为在今后的火星车任务中,从火星上运回这些陨石应该成为重要的目标。

  目前,“机遇”号火星车已离开维多利亚火星坑,向南驶向13.7公里处的奋进火星坑。至今,“机遇”号火星车在火星上工作了1900多个火星日,大大超出了其设计寿命。2005年,它曾在名为炼狱沙丘的沙堆中受困了1个月。(唐宁)
hkhtg090201 发表于 2009-6-7 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科学家将用深度撞击探测器从太空研究地球
2009年06月07日 07:43  新浪科技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6月7日消息,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网站报道,美国“深度撞击”探测器在撞击“坦普尔一号”彗星后仍状况良好,目前正继续在太空中飞行。美国科学家目前计划启动一个新项目,以便通过该探测器从太空中来研究人类生活的地球。

  美国华盛顿大学科学家尼古拉斯-科文和他的同事们一直在使用美国宇航局“深度撞击”号探测器,从数百万公里之外的太空对地球进行研究。据科文介绍说,“在我们寻找系外行星的过程中,‘深度撞击’号探测器就是一种特别的研究工具。”最初,科学家们为了研究“坦普尔1”号彗星的内部结构而发射了“深度撞击”号,希望它能够撞击该彗星并进入其内部。随后,该探测器又被赋予了另外两项使命:沿途探测“哈特雷二”号彗星和寻找太阳系外行星。科文等科学家研究的焦点是,像地球这种表面覆盖大片海洋的行星对光线反射的影响。他们在研究中选择了七种波长的光线,特别是那些近红外的波段。

  科文通过“深度撞击”号探测器发现,地球在完成一次24小时的自转后,其亮度大约会发生30%的变化。这种变化主要是由于地球表面的海洋和陆地对太阳光线反射率的不同而引起的,而与地球上空的云层关系不大。科学家们认为,关键是要看地球长期的亮度变化情形。如果某行星上的洋面主要集中于一个半球而陆地集中于另一半球的话,那么它在一次自转周期内对它的主恒星光线的反射总量则会保持相对稳定。科文介绍说,行星的这种亮度变化将是寻找那些可能存在水和生命的系外类地行星的重要线索之一。

  科学家们除了对目标行星的亮度变化进行研究外,他们还将对目标行星大气层的化学组成进行评估和研究。在最终确定某系外行星是否存在海洋之前,必须要对其表面的化学组成进行分析。科学家们计划继续利用“深度撞击”号探测器来获取地球两极的航拍图。美国宇航局“深度撞击”号探测器主要负责人之一德雷克-德明介绍说,“在3月份,我们已经在地球的北极上空对其进行了拍摄。到9月份,我们还将继续对南极进行航拍和研究。”彗星一向被认为是太阳系最古老、最原始的天体,可以说是太阳系的活化石,其物质构成与太阳系形成前的星云类似,而且形成地球生命的原始物质也被认为可能是在彗星撞击地球时带入地球,对它进行研究将有助于人类揭开彗星与太阳系形成之谜、认识地球上生命起源的奥秘。

  在高端技术上,美国“深度撞击”号探测器的突出成就主要有两条,首先,“深度撞击”是迄今人类第一次有意撞击行星;另外,探测器的轨道设计与轨道测量如此精确,以至于飞船行走半年、在距彗核90万千米处释放撞击舱撞击直径不足6000米的彗核,误差竟不足1米,这不能不说探测器之优良。庞之浩说,“深度撞击”的关键技术采用的是精确制导原理,这使其撞击舱能够自动追踪预期目标并且速度高、距离远、误差小;而在深空首次使用的轨道器则具有极高的分辨率--中分辨率者可拍摄10米以内图像,高分辨率者可拍摄2米以内图像,目前,大量图片与数据已传回地球有待深入研究。“深度撞击”这有可能解答天文学与自然界中的许多问题,包括彗星与太阳系的形成、地球生命的起源,以及避免小行星撞击地球灾难等。

  “深度撞击”探测器目前的状况非常良好,它在此前的撞击过程中并没有受到大的损害。美宇航局喷气推进实验室的工程师说,一旦太空飞船上的所有数据收集与传输任务完成后,飞船将被封存,也就是说重要的系统将被关闭。“深度撞击”探测器在撞击“坦普尔一号”彗星后,正试图承担下一个彗星探测任务,即用3年半的时间飞往坡辛彗星,一颗每11年围绕太阳运转一周的彗星。“深度撞击”探测器上仍然剩有约300公斤燃料,这足够它完成下一次的星际旅行。(刘妍)
cmj9808 发表于 2009-6-9 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地平线”飞越木星时拍摄的两颗伽利略卫星的照片。左前的“新月”是Europa,右后是IO,太阳系地质活动最剧烈的地方,可以看到三处正在喷发的火山,靠近北极的那座令人印象深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cmj9808 发表于 2009-6-9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深空撞击探测器一年前拍摄的地球图片:
第一张,月球横掠过地球,很漂亮。
第二张,红外相机拍摄的地球,参照地球上相应地区海洋所占的面积,可以为寻找存在有大片海域的类地行星提供参考。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楼主| jingyan66 发表于 2009-6-10 0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机遇号考察火星维多利亚坑

本帖最后由 jingyan66 于 2009-6-10 09:12 编辑

原文标题:Victoria provides Opportunity to view Mars' geological history
作者:KEITH COOPER    原文来自:Astronomy NowPosted: 2009.05.24
编译:YuNanhua   审校:Linq (编译版权所有,文章有删节,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机遇号在火星维多利亚陨石坑内两年的考察结出了硕果,对火星车探测数据的第一批重要分析结果发表了。

详细情况发表在5月22日的《科学》杂志上,该论文描述了一个受到风和水侵蚀的陨石坑。强有力的证据表明,水大部分在地下而不是在表面自由流淌。水似乎在几十亿年前来了又走了,而风直到现在还在继续侵蚀陨石坑。
 
机遇号正在研究维多利亚陨石坑的鸭湾内的扇形岩石。影像提供:NASA/JPL–Caltech.
 
机遇号于2006年9月抵达750米宽的维多利亚陨石坑,小心地驶入,考察了陡峭悬崖表面和浅凹地处的分层岩石。各种形态的悬崖、浅凹地和露头层表明,随着岁月流逝,风的侵蚀引起陨石坑边缘的某些部分崩塌,充填陨石坑底部,因此,现在陨石坑的宽度扩大了四分之一,而深度只有75米了。

机遇号花了大量时间特别考察了一块被昵称为鸭湾的凹地。越深入陨石坑,暴露的砂岩越老,火星车在鸭湾的较底层探测到更多铝和硅,更少的硫和铁。机遇号也发现相对更大的‘蓝莓’-称为赤铁矿的富含铁的小球,是在有水条件下形成的。

然而,在较高层和陨石坑周围,见到的蓝莓则更少,也更小,表明几百万年前,在该陨石坑形成之前,水的作用发生在地下深处。在到维多利亚陨石坑去的路上,机遇号也发现过包含镍铁合金和硫铁矿的岩石,这些是陨石的常见成分。极有可能,这些是很多年前撞击火星的子午线平原地区从而产生维多利亚陨石坑的岩石的碎片。
 
火星轨道探测器拍摄的维多利亚陨石坑。影像提供:NASA/JPL/University of Arizona.
 
维多利亚陨石坑的许多特征和比它小得多的耐力陨石坑的特征相似,耐力是机遇号在2004年降落火星表面后不久就探测的一个陨石坑。两个陨石坑相距六公里。

“这表明我们在耐力陨石坑首次仔细考察的过程在尺度上是区域性的,这也表明我们在耐力陨石坑首次得到的结论也许在整个子午线平原地区都适用,”机遇号的首席研究员,美国康奈尔大学的Steve Squyres说。

机遇号现在正在穿越红色的陆地前往更大的奋进陨石坑,22公里宽,现在离开火星车仍然有16公里远,奋进陨石坑的边缘刚刚开始露出地平线。然而,在火星的另一面,机遇号的孪生兄弟勇气号,正陷入麻烦中:沙陷阱把火星车扣作人质,火星车的车轮只能空转。机遇号也成为过类似陷阱的猎物,行动小组昵称其为炼狱沙丘,它在2005年囚禁了机遇号长达六个星期。

“勇气号似乎陷入了独特的软沙质地的斜坡中,这种情况我们从未遇到过,”康奈尔的Jim Bell说,他主管两辆火星车上的彩色宽银幕(Pancam)相机。“两者在过去都没有造成特别的麻烦,但是两种问题结合在一起把我们难倒了。我们还没有把这个炼狱称为勇气,但是它有这种潜质。”
 
勇气号在深深的软沙中挣扎。影像提供:NASA/JPL–Caltech
 楼主| jingyan66 发表于 2009-6-10 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勇气”号火星受困首次自拍腹下照片

本帖最后由 jingyan66 于 2009-6-10 23:12 编辑


陷入软沙里的火星车“勇气”号首次拍摄到它腹下地面的照片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6月10日消息,据英国《新科学家》杂志报道,陷入软沙里的火星车“勇气”号首次拍摄到它腹下地面的照片,从该照片上看,可能是一块岩石挡住了它的去路。但是任务组成员必须利用更多照片和试验,才能制定出帮它走出困境的方法。

  从5月初以来,“勇气”号一直陷在火星上的一处沙坑里。大约有一半轮子被细小、粉状的土壤埋住。任务组成员担心这个火星车会越陷越深,最后腹部撞上它以前在远处发现的一块石头上。由于该火星车的一个轮子从2006年开始停止运转,因此它只能利用剩余的5个轮子前进,这种情况也使解决“勇气”号被困的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另一个轮子可能被石块挡住了,它的整个身体向左倾斜大约14度,这主要是由地形所致。

  加利福尼亚州帕萨迪纳美国宇航局喷气推进实验室的火星车项目经理约翰·卡拉斯(John Callas)说:“这是至今为止我们的两个火星车在这颗红色行星上经历的最棘手的陷入问题。”在命令“勇气”号冒险向前移动以前,该科研组制定一份计划,打算利用“勇气”号随机携带的机械臂末端的微型图像仪,给该火星车下面的地面拍照片。该照相机的设计目的并不是用于此类拍摄,而是用来给火星岩石和土壤拍摄特写照片。但是5月利用它的姊妹车“机遇”号进行的一项试验显示,这种方法似乎有效,它拍摄了自己下方的地面照片,不过成像比较模糊。

  5月30日,“勇气”号拍摄了下方地面的第一张照片。拍摄过程中,它一直尽量使机械臂远离地面,以免碰到上面。不过拍摄的照片非常模糊,从中很难获得太多发现。2日,“勇气”号的机械臂向地面更靠近一些拍摄照片,结果并没发现岩石把火星车腹部抬高的明显迹象。卡拉斯告诉《新科学家》杂志说:“看起来这个火星车的身体不像压在岩石上,早期我们一直担心这个问题。”

  这些照片显示出一个可能的障碍物——该火星车腹部下方的一块岩石或者一堆土。但是目前并不清楚这个物体是否已经接触到火星车的腹部。卡拉斯说:“我们不知道这些物体是位于火星车的腹部下方,还是位于它的前方。”该科研组计划从不同角度拍摄照片,以便更好地推断这个障碍物的形状和位置。与此同时,该科研组正在喷气推进实验室准备一个试验台,用来模拟火星上的情况。科研组成员目前正在寻找可以模拟“勇气”号下方的火星土壤的物质。

  在火星土壤模拟试验过程中,一种被称作“沉渣室尘埃(baghouse dust)”的玄武岩并没产生预期效果。美国宇航局的“凤凰”号登陆器利用这种物质进行试验时,发现它的湿度太大,根本无法使用。这种物质比“勇气”号所在地的土壤更容易粘附在火星车的轮子上。然而科研组成员又担心对它进行干燥后模拟结果会发生误差。

  现在这个科研组把目光转向一种粘土、沙子和硅藻的结合物上,这种物质像粉末,但是是由硅藻、海藻等化石残体组成的,这些物质的细胞壁都是由硅石构成。“机遇”号曾利用一种类似混合物试验逃生方法。2005年,这个火星车的五个轮子陷入30厘米深的沙丘里,这些沙堆被称作“炼狱沙丘(Purgatory Dune)”。不过卡拉斯表示,该科研组可能还需进行数周模拟实验,才能为火星上的逃生实践做好充足准备。
 楼主| jingyan66 发表于 2009-6-10 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美火星探测卫星遭遇宇宙射线电脑重启

2009年06月10日

  北京时间6月10日消息,据美国MSNBC网站报道,美国宇航局当地时间6月9日称,火星探测轨道飞行器(MRO)上周可能遭宇宙射线撞击导致电脑重启,进入安全模式,不过经过工程师紧急维修,这一故障已被排除,轨道飞行器重新投入工作。

  美宇航局下属喷气推进实验室在一份任务状况报告中称,火星探测轨道飞行器9日当天重新投入科学探索任务。美宇航局称,火星探测轨道飞行器6月3日出人意料地重启机载电脑,进入待机模式。工程师6日令电脑成功摆脱了待机模式。此后,美宇航局工程师一直忙于恢复火星探测轨道飞行器的摄像机等仪器。他们认为,这一故障是因宇宙射线或太阳粒子撞击火星探测轨道飞行器电子仪器所致。

  火星探测轨道飞行器于2005年发射升空,2006年进入火星轨道,迄今已向地面发回数千张高清晰火星表面照片,包括从太空所看到的火星登陆车和漫游器的“靓照”。其中一些照片进一步加强了一种科学观点,即流动水一定程度上改变了远古火星的地形地貌。

  火星探测轨道飞行器造价7.2亿美元,设计寿命为两年,如今任务已至少延长至2010年。据美宇航局介绍,本月火星探测轨道飞行器电脑重启不禁令人想起发生在2月23日的类似安全模式事件。工程师怀疑,那次故障也可能由宇宙射线撞击引起。美宇航局称,这种撞击可能造成电压读数出现错误,致使电脑重启。
cmj9808 发表于 2009-6-10 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MSL的延期使得NASA的火星探测项目存在很大风险,Mars Odyssey是2001年发射的,MER是2003年发射的,这两个项目很难坚持到2011年。最新的MRO是05年发射的,前几天刚又重启了一次,而在2014年之前不会有接班的。如果MRO出了问题,MSL的数据中继就会受到很大影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旗下论坛|小黑屋|手机版|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 )

GMT+8, 2018-5-25 20:52 , Processed in 0.382827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