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4545|回复: 169
收起左侧

[科普资料] 中国核战略

[复制链接]
kktt 发表于 2008-12-25 18: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对本站感兴趣的话,马上注册成为会员吧,我们将为你提供更专业的资讯和服务,欢迎您的加入!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中国核战略评析

孙向丽

文中探讨了中国核战略的决策依据,就中国核战略的性质与主要特点进行了分析,并对有关中国核战略走向等问题提出个人看法。
与其他4个主要核武器国家相比,中国的核战略具有独特的性质与特点。
按照一些西方文献的说法,5个核武器国家的战略可以粗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美苏(俄)型:拥有庞大的核武库,有一定的第一次打击能力(first-strike)和战场对抗(war-fighting)能力。第二类是中英法型,基本属于“最低核威慑”(minimum deterrence)类型,即仅保持第二次打击能力(即核报复能力),不谋求战场对抗、决胜能力。但是,中国的核战略在很大程度上与英法又有区别,特别是在核武器威慑的对象方面,以及在构成不可承受的报复打击所需要的武器数量等方面,中国与英法不同。中国执行不首先使用政策,这表明其核武器仅用于威慑核攻击(英法核武器还用于威慑常规进攻)。在维持第二次打击能力所需要的数量上,由于中国人对“不可承受损失”的理解和标准与西方不同,中国仅维持了一个十分有限的核武库。所以,“最低核威慑”来界定中国的核战略似有不妥,因为这样无法与英法的核战略区别开来。作者建议用“以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为特征的自卫核威慑”来描述中国的核战略。
作者认为:执行不首先使用政策、保持有限的规模、支持最终的彻底核裁军、在实现彻底核裁军目标之前,确保核威慑的有效性,这几点可以说是中国核战略的基本特点,也是核力量发展的主要指导方针。这些基本原则是建立在对核武器特殊性质与作用的清醒认识基础之上,具有相当的客观性、连续性。中国政府一贯的核政策宣示以及40余年里坚持核力量的适度规模的基本事实,都证明了上述基本指导原则在核计划发展中的主导性质。
在过去的数十年里,中国以极大的克制发展了很有限的核力量,却十分有效地抵制了他国的核威胁、核讹诈,保证了中国的基本安全,这显示出中国核战略的明智性。作者相信,在新的外部环境下,中国将会继续保持以不首先使用政策为特征的自卫核威慑战略。当然,中国核武器还会继续进行现代化建设,但其目标仍将主要是加强核武器系统的整体生存力(包括安全性、可靠性、抗毁性、突防能力),确保在新的外部环境下核威慑的有效性。

http://www.hplpb.com.cn/chinese/nb/qw2004/catalog7/7-17.htm
 楼主| kktt 发表于 2008-12-25 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Analysis of China's Nuclear Strategy*

Sun Xiangli

(Sun Xiangli is the Deputy Director of the Arms Control Research Division, Beijing Institute of Applied Physics and Computational Mathematics. Her work focuses on the studies of verification for nuclear disarmament, China's nuclear strategy, the U.S. nuclear policies, non-proliferation regime.)

In recent years, a number of Western scholars have conducted research regarding China's nuclear strategy, concluding for instance that before the 1980s China did not have a strategic guideline for its nuclear weapons program and the evolution of its nuclear weapons was mainly driven by technological factors. It could be perceived that, to a certain degree, China's limited technical and economic resources determined its minimum deterrence policy. Other scholars have noted that some articles of the Chinese Army from the 1980s showed that China's military strategy scientists advocated China's development from a "minimum nuclear deterrence" to a "limited nuclear deterrence," which would give China the limited capability of attacking military targets, thus concluding that China could change the nature of its nuclear strategy when economic and political conditions permitted. This writer believes such judgments are one-sided and, to a great extent, misperceived. This writer also hopes that scholars will continue with their research and exchange of views in order to change their one-sided view so that they can correctly understand China's nuclear strategy and promote mutual trust in the strategic field among the nuclear powers.

This article discusses the basis on which Chinese leaders make political and strategic decisions about China's nuclear strategy, presents an analysis of the main characteristics and nature of China's nuclear strategy, and finally provides the writer's opinions on issues such as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s nuclear strategy.

China's Nuclear Strategic Decision-Making
The top decision-making group, headed by Mao Zedong and Zhou Enlai, framed China's nuclear policy. The Chinese leaders who worked out the nation's nuclear strategy had a very clear and realistic understanding of the nature and role of nuclear weapons. China's own strategic thinking was formed on the basis of such an understanding, which has served as a guideline for the whole development process of China's strategic nuclear force.

Chairman Mao Zedong once said that nuclear weapons were "paper tigers". As he later explained, this statement was meant to inspire the Chinese people's morale and he did not mean that nuclear weapons were really merely paper tigers. His statement was mainly to emphasize the fact that wars could not be won only with one or two advanced weapons. Mao Zedong had a clear understanding of nuclear weapons' effects. He said in 1970 that "though there still exists the possibility for major powers to fight world wars, the atomic bombs have prevented them from doing so." This shows that Mao understood the principle of nuclear deterrence. Meanwhile, he also noticed political and moral problems in using nuclear weapons. "Our country may produce a small number of atom bombs in the future. But we are not going to use them…. We keep them only as defensive weapons," he said. "How can atom bombs be used without limit? We wouldn't use them without limit even if we had them, for to do so would be a crime" Again this illustrates that Mao Zedong clearly understood both nuclear weapons' effects and limitations.

The Chinese decision-making group had clear-cut principles for nuclear force development in terms of quantity. Several leaders remarked time after time, "We need atom bombs and hydrogen bombs. But we only need a limited amount." It is no use to have many of them." Of course, these weapons must have a deterrent effect, and a certain number and survival of the nuclear weapons must be guaranteed. Premier Zhou Enlai once said regarding nuclear weapons that "the key does not lie with their quantity, rather, we need to have a minimum amount, quality and variety". In short, the key to having a credible nuclear deterrence is to guarantee an effective nuclear retaliatory capability. Just as Gen. Nie Rongzhen said, we "must have minimal retaliatory strike capability."

The scientists who directly participated in the development of nuclear weapons have confirmed these basic principles above. This writer has often heard from senior scientists and leaders who have taken part in nuclear weapon development who agree that China's nuclear weapons are mainly political and strategic deterrent weapons.

Thus, decision-making leaders' and scientists' understanding of nuclear weapons is that they should only have a strategic deterrent effect rather than being used in battlefields as conventional weapons. The effectiveness of nuclear deterrence is determined not by the comparative quantity and war-fighting capability of the weapons, but rather by their capability for retaliation.

Based on these principles, and according to its economic, technical and geographic conditions, China has developed a limited nuclear force. The main requirement for the nuclear force is to ensure the effectiveness of deterrence under any circumstances: that is, to survive the enemy's first strike by maintaining a basic retaliatory capability. Therefore, throughout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s nuclear force, great emphasis has been placed on survivability and reliability. Since the 1970s and 1980s, other countries have rapidly improved their precision strike capabilities and have made great progress with their missile defense systems. Correspondingly, China's nuclear force has also gradually modernized from the first generation using liquid fuel and fixed silos to the second generation using solid fuel and mobile launching pads with better penetrability. But its purpose remains to insure an effective nuclear deterrence in the new strategic environment.

For national security reasons, official documents elaborating on China's nuclear strategic theory have not been released to the public in the past decades. But the fact remains that China has maintained a consistent framework of nuclear policy that is based on a clear understanding of the nature of nuclear weapons. Since the 1980s, China's economic and technical conditions have been greatly improved and, as a result, have allowed China to expand its nuclear arsenal. Yet, even with these improved conditions, China still holds to its policy of a limited nuclear arsenal, which underscores the fact that nuclear strategic principles have guided China's nuclear force development.

Characteristics Of China's Nuclear Strategy
1. Strategies of Major Nuclear Weapons States

According to some Western analyses, the strategies of the five nuclear weapon states can be roughly divided into two categories. The first includes the United States and Russia (Soviet) and entails a nuclear strategy with both first-strike and war-fighting capabilities. The other category includes China, Britain and France, which is essentially one of "minimum deterrence". States with this kind of strategy maintain only second-strike (nuclear retaliation) capabilities and do not pursue war-fighting capabilities.

Yet, China's nuclear strategy is still quite different from those of Britain and France, especially in terms of the deterred targets and the number of weapons needed for retaliation after suffering a first strike. China has a No-First-Use (NFU) policy, which means that its nuclear weapons are used only for deterring nuclear attacks (while British and French nuclear weapons may also be used for deterring conventional offensives). As for the number of weapons needed to retain second-strike capability, China maintains a very limited nuclear arsenal, for China's understanding of "unacceptable damage from a nuclear attack" is different from that of the Western countries. It seems inappropriate to define China's nuclear strategy with the term "minimum deterrence" consistently used by Western countries because it would then be impossible to differentiate between China's nuclear strategy and those of the British and French. Thus, China's nuclear strategy is, more precisely, a "defensive nuclear deterrence characterized by the policy of NFU".

2. Characteristics of China's Nuclear Strategy

There are essentially three unique aspects of China's nuclear strategy:

i. The policy of NFU. Generally speaking, there are two instances in which a state is the first to use nuclear weapons: one is a first-strike or preemptive nuclear strike, aimed at eliminating the enemy's potential strategic nuclear force; the other is using nuclear weapons (as the last resort) in times of crisis during conventional conflicts.
China's policy of NFU - made public in 1964 - is unconditional. Tha
t is to say, China will not be the first one to use nuclear weapons in either of the above circumstances. Considering China's foreign policy and security environment at that time, such a position had credibility and was a positive influence internationally.

First, this policy was based on the Chinese leaders' understanding of nuclear weapons and nuclear war. In the 1960s,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Soviet Union engaged in a feverish nuclear arms race alongside an international movement against nuclear arms of almost equal intensity. At such a time, China's declaration of NFU clearly revealed the nature of its nuclear strategy as defensive and reflected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political stand against nuclear wars. These policies also had resonance with the international will against nuclear wars and thus had real political significance.

Secondly, the policy of NFU shows China's confidence in conventional battles and in obtaining strategic deterrence through its nuclear retaliation capability. In the 1950s and 1960s, China had countermeasures against conventional threats. With strategic depth and experience in extended combat, China was not afraid of waging conventional battles against intruders, even those with superior conventional power. Therefore, the main purpose of China's nuclear weapons at that time was to counter nuclear attack and nuclear blackmail. It was unnecessary for China to be the first to use nuclear weapons to deter an enemy's conventional offensive. Moreover, China did not need war-fighting and first-strike capabilities to deter a nuclear attack. A minimum nuclear deterrent was sufficient.

So, we may say that China's policy of NFU was made in those years on the basis of credible political and strategic decision-making.

In recent years, some scholars have suggested that China should give up its NFU policy as China's capacity to protect, for instance, highly developed coastal economic zones from conventional offensives is growing increasingly difficult. However, currently, there is no indicatio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any intention of changing this policy. There are two reasons for this: 1) the possibility of a large scale conventional offensive against China by any country is almost zero; and 2) China's capability in resisting conventional offensives has been greatly improved in recent years with the introduction of advanced and new technologies for its conventional forces.

There is also the issue of deterring biological and chemical weapons (BCW) with nuclear weapons. As BCW cannot be compared with nuclear weapons in terms of the level of threat and destructive effects, it remains unlikely nuclear weapons will be used to deter the use of BCW. Furthermore, using nuclear weapons to fight against BCW of a non-nuclear weapons state violates the negative security assurances made by the nuclear weapons states under the Non-Proliferation Treaty, to which China has adhered for many years. Accordingly, this author believes that the Chinese government will not give up its commitment to NFU even under threat from BCW.

ii. Retaining a limited nuclear force. Since the 1960s, China has maintained a very small nuclear force and a restrained posture.

There are different theories about the amount of nuclear weapons required for a second strike capability. In the 1960s, U.S. Defense Secretary Robert McNamara set a criterion for assured destruction. He thought that "unacceptable damage" for the Soviet Union would be to wipe out 20-25 percent of its population and destroy 50-75 percent of its industries; requiring approximately 400 nuclear warheads.

China has always believed that the threshold of "unacceptable damage" can be accomplished using only a very small amount of nuclear weapons, and whose criterion in this regard seems to be lower than in the West. The Chinese call it a "minimum retaliating strike".

Of course, this does not mean the number of weapons that make up a limited nuclear force is immutably fixed. In fact, the required size for such a capability is a dynamic quantity relating to the nuclear arsenal's survivability. For instance, one guide to the size required of China's nuclear force is to be able to mount a nuclear strike that can penetrate an enemy's missile defense system after surviving a first strike.

iii. China has always supported full-scale and complete nuclear disarmament.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stand is clear: China will disarm its nuclear force so long as the other nuclear weapons states completely give up nuclear arms. But before a comprehensive nuclear disarmament, China will continue to maintain a very limited but effective nuclear deterrence while continuing its effort to maintain stable strategic relations among nuclear weapon states.

China's Nuclear Strategic Trends
Today, some people at home and abroad are studying and surmising China's strategic nuclear trends. Some predict that with an evolving strategic environment, China's nuclear weapon modernization will lead to a significant expansion of its nuclear force as well as substantive changes to its nuclear strategy.

A thesis published in the journal International Security in 1995 stated that since 1987, a large number of articles have appeared in China supporting the development of a "limited nuclear deterrence" with limited war-fighting capability. In fact, the sources cited in this thesis represent only the opinions of individuals in China rather than that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his author holds that it is unlikely for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give up its current defensive nuclear deterrent policy in the foreseeable future for the following reasons. First of all, there will be no material changes in the nuclear strategic principles, which are based on a consistent understanding of the nature and role of nuclear weapons. Despite today's continuing evolution of new and advanced military technologies, the fundamentals of nuclear weapons have not changed. And so, China's guidelines for its nuclear strategy have not changed. In fact, the nuclear arms race during the Cold War proved that the nuclear war-fighting strategy does not substantially increase the effectiveness of nuclear deterrence. Rather, it leads to strategic instability and to the danger of nuclear wars among nuclear weapon states. In addition, such a strategy will theoretically require a large quantity and variety of nuclear weapons, which will consume substantial economic and technological resources. Obviously, this is not in conformity with China's long-term general strategy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Also, China's current security environment is much better than that of the 1950s and 1960s. Relations between China and major nuclear weapon states have markedly improved and, accordingly, it is unnecessary for China to modify its nuclear strategy. In addition, the international mechanism of non-proliferation of nuclear weapons requires nuclear weapon states to constantly minimize the significance of nuclear weapons. As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 actively supporting such non-proliferation mechanisms it should not alter its defensive nuclear posture.

The current policy and position of the Chinese government has also not shown that there will be material changes in China's nuclear strategy in the near future. For instance, "China's National Defense" white papers released in 2002 and 2004 expressly reiterates China's persistent adherence to a defensive nuclear posture and its opposition to an arms race.

In summary, this author holds that China's nuclear strategy is guided by the following three principles: 1) NFU; 2) maintaining a limited nuclear force and 3)supporting complete global nuclear disarmament. These basic tenets are based on the sober understanding of nuclear weapons' unique characteristics and roles, which remain unchanged. Despite substantial threat to its national security, including nuclear threats and blackmail, China has maintained these guiding principles, thus proving its resolve to keep its nuclear policy unchanged. Of course, China will also continue with its nuclear weapons modernization, but its main purpose will continue to be to improve the general survivability of its nuclear weapon force so as to ensure the effectiveness of nuclear deterrence into the future.

* With permission of the author, this article was adapted from an earlier Chinese publication of it in "2005 Reports of International Arms Control and Disarmament", ed. by China Arms Control And Disarmament Association, World Knowledge Press, Beijing, 2005.

http://www.wsichina.org/back1_05.html
liudao 发表于 2008-12-25 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有中国一贯坚持"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即使对手比自己强大百倍.但如果对手不用核武,改用极其先进的常规武器,中国就不用核武,哪怕遭受巨大损失.

只有中国一贯坚持"不对无核国家和地区使用核武器",即使对手和中国有深仇大恨,在某些国家的撑腰下,在中国面前异常嚣张.
 楼主| kktt 发表于 2008-12-25 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个现实的问题,如果美军用常规武器打击我核力量,按现行政策我们不能进行核反击。
liudao 发表于 2008-12-25 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没办法,哪怕遭受巨大损失,中国也不会首先使用核武器.

在XH我就指出:美军将部分民兵3换上常规弹头,是一个极其严重的问题.
 楼主| kktt 发表于 2008-12-25 21:03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军在研的先进非核钻地弹完全可能实现过去核武器才能实现的对点目标(比如洲际导弹地井)打击的效果。
liudao 发表于 2008-12-25 2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美军智库的一些人非常狂妄,他们认为:美军能一次性消灭俄罗斯核力量,并顺手消灭中国核力量.在他们眼里,中国核力量只是顺手解决就可以了.
Nighthawk 发表于 2008-12-25 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军方有人提出在某些特定条件下放弃那些一贯主张,当然只是军方的研究看法,不过这样的信息放出来还是管用的。
 楼主| kktt 发表于 2009-6-11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核安全与中国的核战略

主 办:中国评论月刊

顾 问:徐 鹰(中国评论月刊社务委员会主席)

主持人:郭震远(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评论月刊学术委员)

策 划:郭伟峰(中国评论月刊社长)
    周建闽(中国评论月刊总编辑)

评论员:叶如安(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副会长)
    王宝付(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副所长、教授、
        大校)
    王在邦(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
        研究员、博导)
    姚云竹(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亚太研究室
        主任、博导、大校)
    山 民(中国军事学会谋略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

执行人:罗祥喜(中国评论月刊副总编辑)
    王 平(中国评论月刊副总编辑)



时 间:二OO五年第十一次座谈会(总第九十五次)
地 点:法律出版社会议室

  郭震远:开场白



  今年是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周年,也是核武器问世六十周年,中国成为有核国家是四十一周年。

  中国的核武器第一次试验成功的时候,我正好是大学三年级,在当时确实是轰动中国和世界的一件大事。当时美国总统肯尼迪被暗杀,赫鲁晓夫也下台了,我们的原子弹又爆炸了,当时的激动场面,现在还有印象。

  从一九四五年核武器投入实战以来,世界上核武器的发展和反扩散的努力的进展,在冷战前后应该说是有一个转折。当然,其发展也体现了螺旋式上升的规律。冷战时期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核军备竞赛,是世界最关注的问题之一。冷战结束以后,美苏之间的这种超级大国的核军备竞赛,不存在了。但实际上,核扩散的问题,好像越来越突出了。最近两年朝核问题、伊核问题,成为当今世界高度关注的两个问题。

  可以这样说,在未来,核武器的发展和防扩散的努力,恐怕始终都是国际安全形势当中的一个大事。

  我们中国最近刚刚发表了裁军、军控和防扩散努力的白皮书,说明中国对此问题也是高度关注的。今天《中国评论》月刊请各位来,也是想请各位就这个方面的问题,发表自己的见解。

  叶如安:核竞赛并未真正停止



  爱因斯坦等反核宣言五十周年

  今年七月下旬到日本广岛参加第55届Pugwash年会,这是我第四次去广岛这个原子弹受害城市。此次年会是纪念爱因斯坦、罗素等十一位世界著名科学家发表反对战争、消灭核武器宣言五十周年和广岛原子弹轰炸六十周年。一九五三年美国进行氢弹爆炸之后,这些自然科学家觉得世界更加危险了,因为氢弹的威力比原子弹更大。所以他们发表这个宣言以动员国际舆论,呼吁人类消灭核武器,而不能让核武器毁灭人类。不久前,这十一位科学家中的最后一位、定居在伦敦的波兰人罗布莱特刚刚去世。

  回顾半个多世纪以来,核军备竞赛、国际核军控经历了一个漫长而艰难的过程。

  美国虽然宣称大量裁减核武
  但是核战阴影没有真正消除

  我从七十年代开始研究美苏核军备竞赛及美国外交和防务问题。从核武器的发展来看,两极世界对立的冷战时期,美苏核军备竞赛达到顶峰,核武器多达六、七万枚。

  经过若干的双边条约,核武器减少了一些,但是根据美国最新的研究报告,美俄两国的核武器仍有近三万枚。美国现在宣传他们削减了多少多少核武器,如何如何遵守了核不扩散条约规定的核裁军义务。但是对于世界人民来说,核战争的阴影,到现在还是没有消除。虽然大国关系有所变化,核战争的危险不像冷战时期那么严重,但是人类还是没有消灭核武器。所以核裁军、核军备控制仍是任重道远。

  小布什政府上台以来美国的核政策更趋强硬,使我们清醒地看到,两极格局解体之后并非就没有核战争的危险了。

  国际社会对今年五月的核不扩散条约审议大会非常失望。会议以失败告终,没有达成任何协议。由于美国的反对,上次审议会通过的“十三项措施”被搁置一边。因此,实际上核裁军和核不扩散进程停滞倒退了。

  美俄新的核裁军条约

  1978-88年,联合国就裁军问题召开了三次特别联大,国际裁军形势出现了良好的势头。但是,联合国的裁军进程最近七八年里受到很大阻碍,日内瓦裁军谈判会议几乎处于停顿状态。目前,特别是在一些重大的核裁军和军控问题上,比如在防止外空军备竞赛、核裁军、启动禁止裂变材料条约谈判等问题上,都没有什么进展。只有涉及人道主义关切的一些裁军问题,如销毁人员杀伤地雷、限制轻武器和小武器方面,有所进展。

  几十年来,禁止化学武器公约的签署、生效和执行是国际军控的一大成果。全面核禁试条约虽然达成了、签署了,但是没有生效。近年来,国际核军控处于低潮,或者说停滞状态。此中原因很多。过去美苏进行激烈核军备竞赛时,一方面是核战争的威胁增加,另一方面两个超级大国也相互制约。两极格局解体以后,俄罗斯的制约因素大大缩小。从二零零二年签订的莫斯科条约就可以明显看出,实际上俄罗斯在谈判中步步后退,基本上是按照美国的意愿制订的。

  小布什政府不喜欢传统的军控条约,认为谈判要花很长时间,而且束缚美国的手脚。莫斯科条约,没有核查条款,没有具体销毁程序和时间表,双方可以决定各自的核武库组成。因此这是一个没有多大法律约束力的政治文件。

  核武器专家认为,到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三十一号以前,美国和俄罗斯怎么削减核武器,可以不告诉任何人;每一方都可以自行决定核武器的结构,多少是现役部署的,多少是作为库存的,不必向任何国家或联合国报告。到二零一三年一月一号,每一方都可以称条约已过有效期,不必再遵守。

  这种核裁军,对世界的安全与和平来说,实际意义不大。中国的核裁军立场,一直是强调两个最大的核超级大国,一定要大幅度削减所有各类核武器。这个幅度,开始提出的是百分之五十,后来不提五十了;因为即使美俄裁减百分之五十,还有那么多。究竟多大幅度,应该由世界各国来商量,而且要彻底销毁。

  反核力量在世界范围削弱

  当今世界格局的变化,特别是核武器、科学技术的发展,使这些核两用物品的界限更加模糊,更加容易秘密研制。比如说,卡迪尔汉核黑市交易网涉及三大洲十几个国家。核不扩散条约以及国际原子能机构的监督保障等,不能有效地防止、制止核武器秘密研制和跨国扩散,问题变得更加严峻。

  当前反对核武器的世界运动,与七十年代尤其是八十年代相比,已大大削弱。我们可以从许多非政府组织看出这种变化。七、八十年的反核运动处于高潮,美国、日本等国的反核力量相当大。而这些年来,他们得不到活动经费,要组织活动很困难。推动世界核裁军的力量比过去要削弱很多,对西方国家政府的影响力变得很小。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在核裁军方面所受到的压力大不如前。

  姚云竹:实际上核竞赛不仅仅表现在核武器的数量和品质上,还反映在太空领域、导弹防御系统之中。导弹防御系统的发展,在某种程度上刺激了核武器数量的增加和品质的提高。就是说,核与其他一些传统常规领域的发展与互动关系更加紧密了。

  王宝付:当前防核扩散的五大难点



  核扩散有这么几个问题:武器扩散、材料扩散和技术扩散。对于武器扩散,现在国际上有很多机制。但是就技术扩散而言,从一般的规律来说,扩散是绝对的,控制是相对的。技术是知识,是不断发展的,一个国家或几个国家想要长期垄断,这可能吗?技术肯定是要发展和扩散的。

  但是在现有的机制下,武器扩散、材料扩散,我们可以采取措施从防扩散到反扩散,但是技术扩散是一个大问题,是一个难点。

  第二个难点就是横向的扩散和纵向的扩散问题。大家都非常关注横向的扩散,防扩散的机制也主要是约束各国发展核武器,那么纵向扩散怎么办?所谓纵向扩散就是质的扩散,研制、开发新的核武器。对这个问题,谁来约束?如果纵的方向没有约束,怎么让横向的国家服气呢,让整个国际社会感到平衡呢?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另外一个难点,就是在核军备控制的问题上,包括核裁军的问题上,公平、公正、全面,不能有例外。有例外,有些国家就不服气;就没有办法来说服人,就很难达成共识。这个和反恐一样,反恐搞双重标准或者多重标准,合作也就很难向深度发展。核问题也与反恐一样,多少年来也是困在这里。

  还有一个难点是,国际社会对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包括核武器与恐怖主义的结合的危险性问题。特别是九一一以后,对这种扩散的危险性更为担心。按照一些反恐专家的看法,这种危险还在不断上升。这是一个关系全局的安全问题。

  第五个难点是美国的防扩散的立场与政策。其他国家固然也很重要,但是美国的政策影响更大。许多国际规则的确立、落实和执行,都与美国有很大的关系;作为惟一的超级大国,冷战结束之后,美国的地位更加特殊。美国单方面退出“反导条约”以后,在防扩散领域能够约束美国的东西就更少了。

  九一一以后,美国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问题抓得很紧,但是对有些领域并不是采取相同的立场,比如太空武器化的问题。

  太空军备控制的关键是什么?说到底是美国的问题,其他国家目前谁有能力把太空军事化呀?关键是看美国怎么做。

  王在邦:区域核竞赛、核扩散增强



  在军控和裁军领域的困难,现在主要是来自美国。简单而言,是我们通常讲的,矛盾的发展取决于矛盾的主要方面。

  发展自己、限制别人的矛盾

  美国在冷战后的国际战略格局是有侧重的,美国的言行、美国的政策,实际上引导着国际社会。我们可以这样来看这个问题,不管是常规军备还是核军备,军备的发展源于技术本身的发展和国际竞争的发展。科学技术应用到武器领域,归根到底还是国际竞争的推动。

  国际竞争用另一个术语讲就是“安全困境”。所谓“安全困境”,就是你威胁到我的安全了,我要想办法来维护我的安全,我也要想办法威胁威胁你。这样,就造成一种螺旋式的上升。由于这种“安全困境”,那么在军备和裁军领域就出现了“军备发展与裁军”的矛盾。大家都想发展自己的军备,同时想限制对手。

  从六十年代开始,美英苏开始搞“核不扩散”,后来有国际社会的“核裁军”,冷战结束以后也有核裁军和防扩散方面的努力。为什么?那不就是限制别人的发展吗?

  九十年代为甚么搞“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说到底就是不让中国发展。而中国签署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之后,美国就不吭气了,在核裁军领域、军控领域偃旗息鼓了。为什么?就是美国认为限制中国的目的达到了。

  美国的重点转向防扩散
  朝核问题的症结在美国

  这些年来,美国的世界战略、安全政策的重点已经发生变化了,由限制像中国这样的大国,转向了防扩散。?甚?要转向防扩散?因?有了九一一。如果没有九一一,美国防扩散的劲头,可能还没有这么大。九一一使美国看到了,恐怖主义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结合,将对美国构成极为严重的威胁。

  但是现在看,美国防扩散的努力,受到其本身政策的制约。美国本身的政策是“先发制人”,美国的核政策就是“不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美国的一系列政策措施,包括前几年搞的TMD等,就是谋求绝对优势,就是不想让别人有任何反击与反威慑的余地。结果怎么样?就是导致了美国防扩散的努力一再受挫。

  比如伊朗和朝鲜问题,如果美国不是一直试图改变这两个国家的政权的话,防扩散的问题现在恐怕不至于这么严重。美国既想在维护安全这个领域保持绝对优势,又想不让别人发展核武器,这本身就是一个悖论。

  在朝鲜半岛问题上,美国既想对朝鲜维持一种高压态势,又想不让朝鲜发展核武器,这就矛盾了。所以对六方会谈来说,美国如果要想解决朝鲜核问题,首先要放弃敌视朝鲜的政策。但是美国在这一点上很难做到,美国到现在似乎还没有这个思想准备。是不是想让朝鲜半岛彻底缓和下来?美国对此没有思想准备,他们不知道这个政策选择是否可能导致失误。是容忍北朝鲜扩散核武器,还是彻底缓和朝鲜半岛局势,彻底缓和对美国意味着甚么?在我看来,美国人还没有想好。这就是朝鲜半岛核问题迄今解决不了的一个根本症结。

  两极核对抗下降
  区域性核竞赛、核扩散增强

  无论是军备的发展、裁军还是防扩散,这些东西归根到底,恐怕还是受制于总的国际战略格局,受制于国际竞争的总的态势。就是说,总的态势对这些问题还是有影响的。

  冷战结束之后,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个变化照我看来,应该有两点。一是两个超级大国的核对抗下降了,世界好像一下子从迫在眉睫的核大战边缘解脱出来了。这个时候,全世界的核裁军、对无核世界的期盼,一下子高涨起来了,仿佛世界总算摆脱了核大战的梦魇了。正好赶上美国想限制中国这样的国家提升核武器,当时反对核试验的压力,对中国来说大得不得了。但是当“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签署之后,反核力量便大幅度弱化了。

  与两个超级大国的核对抗下降相比,区域性的核竞赛、核扩散反而发展了。印巴、朝鲜是再典型不过了。以色列到现在也没有放弃,巴西也要发展。这是因为,以往被两极对抗掩盖的区域性矛盾显现了。

  核领域的复杂现象
  并未严重恶化国际安全形势

  另外还有一个变化就是,核领域中扩散与防扩散的矛盾、扩散的发展和防扩散努力的加强,是不是反映了这么一种现象。就是迫在眉睫的核恐怖减弱了,但是着眼长远的综合国力竞争反而增强了。因为核武器毕竟是维护国家安全的最后的手段,所以大家都考虑从长远看要不要发展核武的问题。像印度这些国家为甚么要发展核武器,恐怕主要是出于综合国力竞争的考虑,出于长远国家战略目标的考虑。

  尽管核军备有所发展,防扩散努力遭受了挫折,核裁军的势头减弱了,核安全形势在某些方面恶化了,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就简单地认为这就是了不得的问题了。因为国家安全总的形势趋于缓和,对抗总体上还是下降的,合作总体来看是发展的。

  因此可以说,核领域这种不太好的现象,并没有严重恶化国际安全形势。

  郭震远:

  不管核武器的技术如何发展,如小型化等等,但是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性质没有变化,这是一切的基础。无论当量缩小到几千吨,仍然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印巴之所以一意孤行要发展核武器,就是因为无论常规武器如何精确,也取代不了核武器。

  目前有核国家包括利用核能的国家,有十几个,也有说二十几个国家,他们是各有各的目的。

  姚云竹:核突发事件的危险
      因美国自私的核政策而增加



  “两极”平衡消失
  “多极”平衡处于构建之中

  核武器除了在日本的广岛和长崎之外,没有在实战中使用过。在冷战时期,大家对核大战虽然讲得很恐怖,但是还是处于相对的稳定,这在西方叫做“威慑平衡”。

  其实核武器不一定需要很多,在两极体制下,只要一方的核力量能够保证摧毁另一方,结果就是谁也不敢动。冷战时期游离于两极之外的核国家,就中国一个。由于中国的核政策一直非常明确,就是不首先使用核武器,这样就没有破坏两极体制下的核稳定。

  冷战结束以后,整个世界的核发展趋势,是一个缓慢扩散的状态。虽然南非放弃了,利比亚放弃了,但印度、巴基斯坦已经公开宣称自己是核国家,朝鲜和伊朗目前即使不是核国家也是“核门槛国家”,以及另外一些核门槛国家。我觉得这种越来越多的核国家出现的趋势,恐怕在一定的时期之内是难以逆转的。因为两极格局没有了,大家的安全关切不一样了;在各个国家不同的安全环境中,核武器对各个国家的意义与以前完全不一样了。所以,过去那种恐怖的平衡、微妙的平衡不存在了,现在各个有核国家的核关系,是一种多极的核关系,是一种网状的核关系,而不是一种天平式的核关系。特别是一些中小国家,他们发展核武器追求的是一种均衡化。冷战时期制止核战争的机制,也就是两极体制,我觉得现在是不存在了。多极的、网状的平衡,现在是在建立过程中,但是还很不稳定、很不明晰。

  美国使全球面临的核危险进一步增加

  第二点,现在的状态,与七十年代的反核运动高潮迭起相比,处于相对低潮。从另一个角度说,从核武器产生以来,包括冷战时期,对核武器形成的那种近乎宗教似的“核禁忌”,在慢慢消失,或者说已经大大减弱。这就导致当前世界的反核运动进入一个低潮,这对于核裁军的群众基础,是一个严重的削弱。

  美国在打破核威慑平衡和削弱“核禁忌”方面,都起了负面作用。在过去的核平衡中,美国的威慑基本上还是用于毁灭对方的城市、人口乃至国家;反正是它说得越恐怖,这个东西就越不能用。现在美国对核武器追求的小型化、低当量化、实战化,其趋势就是把核武器与常规武器在军事性能上、效用上贴近,贴近之后慢慢淡化“核禁忌”。这样,使人们认为这种核武器的当量很小呀,杀伤力比一般常规武器还小呀,精确度很高呀,产生的冲击波、辐射很小呀,跟其他的武器差不多,干嘛战场上不能用呀?

  美国对于发展核武器的这种取向,会促使越来越多的核国家出现。美国的理论是,以前那种毁灭国家的核威慑在对付非国家行为主体、恐怖组织时效果不大。你想要毁灭对手,却搞不清对手是谁,怎么进行毁灭?所以,我必须用小当量的核武器、用钻地核弹把你消灭。

  美国的这种思路是非常自私的,它用其他的武器也可以达到目的,完全让“核禁忌”保持下去。但是,美国为了一己私利,就是不肯舍弃核武器在反恐战争中的威慑价值。在这个方面,美国起了非常不好的示范作用。美国国会拒绝通过CTBT,包括零一年底、零二年初美国防部透露了它的《核态势审查》报告(NPR),反映出美国并无为世界消除核威胁尽责尽力的愿望,而是让全球面临的核危险进一步增加。

  冷战后美国核政策的调整非常自私

  九十年代中后期以来,美国有一个比较明显的趋势,就是把核武器与大规模毁伤性武器中的其他武器相提并论。过去对武器的分类是核武器与常规武器两类概念,化学、生化、放射性的、高当量的武器,算在常规武器类,不算在核武器类。美国把它们与核武器相提并论,在扩大核禁忌范围的同时,淡化了核禁忌。

  另一个结果,就是美国减少了自己给无核国家与地区的消极安全保证。世界上有一些中小国家拥有除核武器之外的化学、生化等武器,以前的安全保证是你只要不拥有核武器,我就不对你使用核武器;现在美国的消极安全保证是,你不使用大规模毁伤性武器,我就不使用核武器;如果你使用了非核武器的其他大规模毁伤性武器,我也可以对你使用核武器。美国的这种逻辑,确实扩大了它使用核武器的范围,而减少了它给予无核国家和地区的安全保证。

  美国在冷战以后对核政策的调整,都是非常自私的一种调整。美国完全可以不必这样,完全可以使世界朝着少核或者无核方向推进一步。但是它没有。

  美国这样一种核政策调整,是全球核扩散缓慢发展的重要原因。实际上,这对美国宣导的反WMD的扩散,也是很不利的。

  核突发的危险性增加了

  冷战结束以后,当今世界发生核大战的危险确定大大下降。但是由于核成为一个更加不确定和不稳定的因素,而且不管是核武器的偶发性使用、事故性使用,甚至是战术性使用的可能性的增加,对核裁军和核军控,都不是正面的。

  现在已经出现了一种核裁军和核军控的僵局,未来会更加举步维艰,很难取得突破性成绩。

  另外,在这种情况下,小规模的核突发事件的可能性,恐怕比冷战时期还要高一些。当然,这种核突发事件应该还是在可控的范围内。可庆幸的是至今还没有发生这种核突发事件,但是危险性是增加了。

  山民:美国的新军事理论和政策增加了核战争的危险

  美国毁坏世界军备控制体系

  第一,美国已经破坏了世界军备控制体系。

  当美国退出反导条约之后,所有连带的体系已经被彻底破坏了。这一点无可质疑。

  因为所有布什政府的高级官员这些年来的各种表述,已经证明他们准备重新建立一套东西。这一套东西必然将原有的体系打破。

  俄罗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也只能接受这样一种现实。我的观点是,美国已经破坏了世界的军备控制体系,使得人类有史以来在全球安全管理方面的进步全面倒退。特别在军备控制方面,这是肯定的。

  已有很多事实可以说明,例如核试验问题,美国到现在不仅不批准,而且,已经确认要恢复核试验。在核不扩散条约的规范上,美国也基本上将之破坏掉了。最近,美国给印度的优惠政策,实际上已经置核不扩散条约于不顾。在化学武器公约上,美国也一直没有严格遵守的,这是事实。

  新的帝国主义意识形态

  第二,美国新保守主义的意识形态,我认为是一种帝国主义的意识形态。从其理论和实践来看,已经扭曲了国际社会的安全心理。

  为什么说已经扭曲了国际社会的安全心理呢?大家知道一个重要的现象:世界并没有因为两极体制的解体而感到安全;相反,是感到更不安全了。虽然说冷战时期是“恐怖平衡”,但只要是平衡的,就是安全的;只要是不平衡的,肯定是不安全的。

  在这种情况下,以国家、民族为单位的国家体制、民族单元,不安全感增加了。包括我们现在讲的恐怖主义也好,以民族为主体的一类国家也好,极端宗教主义也好,他们的不安全感都增加了。这种不安全感,恰恰是由于美国的政策、西方的政策导致的。

  本来在两极格局之后,人类在希望与一种彻底的松懈,欢呼一种和平的出现,展示对和平的向往。但是突然之间,大家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美国可以随意为别人扣帽子,随意侵略别国。结果是国际社会人人自危,以极端手段寻求安全的思潮抬头。

  美国将可能率先使用小型核武器

  第三,美国的军事理论和军事政策,决定了核战争的危险增强了;其先发制人的政策和发展小型核武器的策略,包括其零伤亡的理念,导致了美国扩大使用毁灭性技术的前景。

  为甚么这么讲?因为美国既想当霸主征服别人,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同时又不想有较大的牺牲,不想在美国造成不利的影响,不想让美国人流血。在这样一种理念下,为了达到目的,唯一的办法就是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包括核技术延伸技术的使用。

  这种政策和实践实际上就是一体的。比如对于武装太空的问题,美国是祗做不说,或者是也做也说。武装太空的问题,包括小型核武器,实际上已经是存在的了,“钻地炸弹”、“上帝之子”的投掷、空天飞机在四十五分钟内全球到达,主要是与其军事理论相称的。现在,美国搞的军事变革就是要变革军事理论,并实践新的军事理论。这种实践祗有靠技术。那么核武器的小型化,就是其军事理论转变的一个组成部分。

  美国当初为甚么会打南联盟?为甚么会炸中国使馆?这是不合常理的事情。不合常理的事情怎么就出现了呢?因为这符合美国军事变革的逻辑,合乎其整体的意识形态、政策、理论和实践。美国炸中国大使馆的做法,既是对中国的一种考验,又是一种讹诈。它说明一个问题,就是美国敢于冒险。美国的军事冒险政策决定了,它敢于使用小型核武器,只不过是在哪里使用、甚么时候使用的问题。就是说,美国可能使核战争走向现实。

  不管是谁,祗要使用了小型核武器,即使没有对抗,也叫核战争。核武器是一个质的区别,不管这个门槛是高还是低,当量是大还是小,是战役的还是战术的,关键在于将战争的性质改变了。就是在屠杀人类的其他种族的方式上,性质改变了;在心理上、理念上改变了。

  美国的行为会导致
  国际核管理能力的毁灭

  第四,对核不扩散政策的破坏,最终导致的是毁灭国际社会的核管理能力。现在实际上已经出现了这样的问题,公开的和潜在的核国家不少。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朝鲜、伊朗,包括日本都有四十五公斤的钚。这一现实使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核查和管理能力,实际上已经面临挑战了。这些问题,可以说都与美国有关系。就是说,核不扩散已经受到挑战,而这种挑战要毁灭国际社会的核管理能力。

  核冲突和核意外的可能性增大

  第五,显性的或者隐性的核国家还会不断地增加,核冲突的可能性包括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将会加大。其前景取决于美国。

  当然,新保守主义的政府和以后的美国政府,可能会有一些差别。但是,新保守主义的意识形态如果继续发展下去的话,这种危险性也就更大了。

  核恐怖日益逼近
  政府和民众都应重视

  第六,核技术的扩散和蔓延,将使核恐怖日益逼近。

  目前,获得核技术的难度大大降低,简易的核技术和核原料的获得,比如所谓“脏弹”,可能会使核恐怖问题增加。

  麦克纳马拉的文章前不久谈到了对这个问题的担心。还有一个美国高官也是担心,说美国面临的核恐怖的危险度增加了百分之五十。他们都是多年在美国搞军事安全的,他们说话不会随随便便。

  问题是,这一问题在中国还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核威胁对我们中国人的危险,政府一直没有多谈这些问题,媒体对这方面谈得也比较少,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就像“非典”来临之前,没有想到非典对华人的影响最重。对进行安全研究的人员也好,对执行安全政策的人员也好,我觉得都应该更敏感一些。我们要对我们的民族负责,对国家安全负责。

  郭震远:

  大家都谈到冷战后对核禁忌的重视减少、淡化。当然,此中有美国有意识地淡化核禁忌,为其核战略的调整提供一种基础。

  但是我想另外一方面,核禁忌的淡化,确实是很值得我们重视。因为核禁忌的淡化,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就意味着核门槛的降低。对此,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叶如安:美国为恢复核试验做准备

  关于核武器的作用,多年来在美国时有争论。一是核武器在国家安全战略中的作用,一是在国际政治中的作用。

  美国前几年出的国防报告称,核武器在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中的地位下降了,“新三位一体”战略,把常规力量加进去使核的因素淡化了;美国官方认为,战略核武器的削弱表明核武器的地位下降。但是美国很多核武器专家和军控专家认?,小布什政府上台以后,核武器在美国的国家安全战略中的地位上升了。从大量官方文件中,人们必然会得出这个结论。

  再看远一点,一九八七年美苏达成中导协议,要裁减、要销毁,也确实销毁了所有这类导弹。其后不久,就谈判削减战略武器。当时美国总统里根和苏联领导人勃列日涅夫达成一个共识:核战争不能打直也打不赢。当初,核战争的概念就是核国家之间、特别是美苏之间,要防止常规战争升级为核战争,或局部核战争升级为全面核战争。

  美国现在的一些国家战略文件提到要搞小当量核武器,搞实战的东西,搞核钻地弹,用来对付生化武器的目标,等等。联系到一九九六年的全面核禁试条约,克林顿政府为甚么率先签约?因为美国的核武器无论在数量还是质量上均占很大优势,全面禁试后,计算机模拟也好,临界试验也好,其它国家永远赶不上美国。

  克林顿卸任前,共和党在国会发难,拒不审批这个条约,说条约核查条款有漏洞,“无赖“国家还可以发展核武器。其实这是藉口。

  美国为甚么要搞小当量核钻地弹?为甚么要准备核试验、恢复核试验的准备时间从三十六个月减少到十八个月?不就是要继续改进现有的核武器、研制更先进威力更大的新核武器吗?美国的政策思想变了,特别是9/11事件以后。针对“无赖”国家不需要那么多核武器,针对恐怖主义更不用那么多,美国要保留上万件核武器,从长远来讲,是为了遏制俄罗斯和中国,永保美国的一超地位。美国研制小型核武器主要是针对朝鲜、伊朗这样的国家或袭击恐怖组织。

  叶如安:美只考虑自身安全
      而不顾及其他国家的安全

  不管美国如何辩解,国际上,甚至包括美国国内很多专家学者,比较一致地认为,核武器在美国国家安全中的地位上升了;美国可能使用核武器的核门槛降低了。种种迹象表明,美国正在朝着可能实战使用核武器的方向发展。在核国家发生核战争的机会减少,并不等于使用核武器的可能性就会减少。

  当年在北约首脑会会议上,克林顿说过“核武器只作为最后的选择。当时是针对核国家。但是现在美国准备用核武器打无核国家,也不一定是“最后“。只要美国认为有必要,它就准备用。当然,美国也不能轻易下这个决断。

  【姚云竹插话:美国虽然没有遭报复、遭打击的顾虑,但是这会产生示范作用。对其他国家来说,也不能白挨打呀。现在搞一个核武器并不是太困难的事情,肯定会刺激很多国家都要搞。】

  每个国家都要确保自己的国家安全。美国的核政策是导致核武器扩散的主要因素。美国拥有强大的武力,又有先发制人的战略,就让一些国家感到很不安全。当别的手段不能保证自己安全的时候,怎么办?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有的国家就用研发核武器来遏制美国“先发制人”的军事打击或入侵。所以在一定意义上来,核扩散很大程度上是美国的核政策造成的。我认为,冷战后美国失去了带头进行核裁军、更有效地防止核扩散的历史机遇。

  郭震远:下面我们集中谈谈中国的问题,上面谈的是大的铺垫。包括整个的形势发展,特别是美国的核政策及其变化。下面我们围绕中国的核政策,或者说咱们国家的核态势,来发表自己的见解。

  姚云竹:中国核政策的
      五大要素与四点解读

  从现在大家公认的五个核国家的核政策来看,变化最少的、几十年如一日的,就数中国了。从一九六四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至今,虽然有些微的调整,但是核心的思想、核思想的主体逻辑,基本上是循着一个方向走下来的。

  对于冷战之后中国的核政策要不要调整,有很多争论;而且从八十年代末开始到二十一世纪初,这种争论还是很激烈的。这两年,这种争论反而不那么激烈了,慢慢形成了一个共识。就是中国的核政策,虽然变化很少,基本原则始终如一,但是这些原则到目前为止是管用和适当的,因此不需要进行原则调整。我觉得,这样一个共识是有的。

  中国核政策的五大要素

  如果从原则上讲,我们的核政策大概要五个要素。第一个是不首先使用核武器,这是很突出的。对这个原则,曾经有国家承诺过,但是后来又放弃了。所以,中国目前是五个公认的核国家中,唯一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国家。

  第二个要素,就是对无核国家和无核地区,承诺提供安全保证。这种安全保证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消极的安全保证,就是中国不对无核国家和地区使用和威胁使用核武器。这是从消极的角度来讲的。从一九九五年开始,中国实际上也提供了积极的安全保证。就是在无核国家或地区遭到核打击的时候,中国要为他们提供援助。这个话讲得不是很明确,是提供核报复的援助呢?还是其他的什么,并没有说清楚。但是一般的理解,五个核大国共同提出、共同承诺的,要对实施核攻击的国家进行惩罚。

  第三个要素,就是有关中国核力量规模的问题。因为我们放弃了首先使用的权力,我们要发展的核能力,在核概念中属于“第二次打击能力”。而且我们历来都强调只需要“自卫所需的最低水准核力量”,表明中国发展核武器是很有节制的。

  第四个要素是,我们一直非常明确地反对在自己的国家领土之外部署核武器。中国的一贯政策是不在自己的国土之外部署核武器,也反对其他国家在自己的国土之外部署核武器。

  第五个要素是全面禁止核武器和彻底销毁核武器,就是遵循最彻底的、最不可挑剔的核裁军原则。

  中国核政策的四点解读

  对这五个要素我们如何解读?

  第一我觉得,我们的核政策是一个大战略、国家战略,它不纯粹是一个军事战略,更不是战役战术层面的东西。所以我们虽然有时用“核战略”这个词,但是迄今为止,中国用得更多的是带有较为政治意味的“核政策”,而不是“核战略”。这说明“核”在中国属于国家政策层面的东西,属于大战略层面的东西,不是纯粹的、甚至说不是军事层面的东西。

  第二,由于我们不首先使用,而且不对无核国家和地区使用,等等这些前提、限制,就决定了我们的核武器祗能是报复性的;就是说,我们祗能在遭到核攻击之后,为了报复才进行核打击:你要我死,我也不能让你好活着。与报复相对应的一个术语是“拒止”性的。所谓“拒止”性是指用核武器进攻和防御,打赢一场战争。而中国发展核武器,是为了禁止核武器的使用,从来都不是为了打赢战争,只是为了遏制、慑止、威慑,是用我们的核威慑能力,不让对手对我进行核攻击,不让核战争发生。

  第三,我们的核政策,如果按照西方的定义,属于“中央威慑”。所谓中央威慑,就是它要保护的是国家利益中最关键的东西,是国家的基本生存。祗有在这种时候,中国才会考虑使用核武器。也就是在我们遭受核攻击、生存受到严重威胁的时候,中国才会使用核武器。我们不会向其他国家提供核保护伞,我们不会在有限战争中考虑主动地使用核武器。

  第四点,中国的核力量发挥着战略威慑的作用,但是不是针对性一个明确对手的威慑作用,而是普遍的威慑作用。这与过去美苏两家的状况不一样。他们两家是双向威慑,美国威慑苏联,苏联威慑美国。在整个冷战时期,中国的核威慑就是谁威胁我,我就威慑谁,而且威慑的物件就是有核国家。但是中国的威慑不是祗针对美国,也不是祗针对苏联。冷战之后这个特点就更加明显了,既不是针对美国,也不是针对俄罗斯。所以,九八年印度爆炸核武器后,国内战略学界并没有显示出格外的担忧。因为我们已有的核武器足够威慑印度,原来核武器就不是针对某个国家的,现在多一个或少一个,对中国核威慑能力影响不大。

  虽然很多人觉得,印度实际拥有核武器之后,中国面临的核态势更加复杂了,但是我们过去面临的就是多边的核关系,不过是在原本已有的多边,再多一边而已,我们的核政策没有必要因此而改变。

  我们的军事战略是防御性的,核政策也是防御性的。为什么?如果我们不把核武器用作第一次打击,就不可能用于进攻的用途。所谓防御性,就是在别人打我们的时候,我们才用核武器报复。虽然使用形式是进攻,但是整个态势是防御的。是把以进攻方式使用的武器,用于防御目的。这与我们的国防政策一脉相承。

  中国面对世界核态势变化
  要根据自卫所需确定“最低水准”

  一谈核态势,就牵涉到核武库大小、数量多少、品质优劣的问题。

  按照西方对核态势的划分,有“最低限度”的、“有限”的和“最大限度”的。美苏在冷战时期都追求最高限度的核武库。中国政府档中用“自卫所需的最低水准”描述中国的核武库规模。如果必须在西方划分的三个等级中选择一个的话,祗能选“最低限度”来说明中国的核态势。中国到底需要多大的核武库?决定的不是定量因素,而是定性因素。在第二次打击中用于自卫,就要有足够的反击能力;但是多少才足够?随着核国家关系的发展变化,随着导弹防御系统的发展和部署,对怎么样才算足够,也会不断进行新的评估。数量有可能增加,也有可能减少。但是有一条,中国核政策的基本原则不会改变,防御的性质不会改变,中国反对核武器,致力于实现无核世界的最终目标也不会改变。

  叶如安:不能将五个核国家等量齐观

  中国被迫发展核武器,不会威胁无核国家和无核区。

  “威慑”这个概念,本身是从西方来的。我同意姚主任的观点。我想补充一点,就是中国发展核武器的历史背景。中国的官方声明中用的是“被迫”。这个被迫的涵义,就是五十年代中国受到美国的核讹诈。在美国解密的一些文件中,据说艾森豪威尔总统甚至不止一次地考虑对中国进行核打击。在中苏关系最坏的时候,也有报导说,苏联要对中国的核设施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打击。

  所以,就中国发展核武器的背景来说,中国是在两个超级大国威胁到中国的国家安全时被迫发展核武器的。中国的核武器一开始就是为了自卫目的,为了反对核讹诈。几十年来,中国发展和拥有核武器都是出于自卫的目的。中国与周边国家和地区、或与美国和前苏联的关系最坏的时候,甚至发生武装冲突时,比如中苏珍宝岛冲突、对越南自卫反击战,中国有没有使用或者威胁使用核武器?中国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使用核武器,这是历史事实。中国对无核国家和无核区的安全保证是一贯坚定不移的。

  中国没有核威慑理论
  不能将五个核国家等量齐观

  我一直认为,就核政策和核裁军义务而言,把五个核国家等同是不公平的。因为中国从一开始就没有对任何无核国家和地区产生威胁;中国从来不参加今后也不会参加核军备竞赛,会威胁谁呢?当然,从无核国家的角度来说,他们也有一定的道理,把销毁核武器作唯一个目标,要求核国家全面核裁军。

  中国的核武器十分有限,恐怕不到美俄的零头,质量也不能与它们相比。所谓“最低限度威慑”,从通常意义上理解,一个国家拥有核武器又有生存能力,就能遏制对手的第一次打击。但是作为战略理论和国家政策,它有其特殊涵义。中国没有核威慑战略理论。

  【姚云竹插话:威慑的基本思想,是不在实战中使用,是最后一搏的武器,而且是第二次打击。就是我也不动手,但是让你不敢打我。一旦动手了,就是威慑失败了。】

  王寳付:中国核力量的发展和核政策
      的确立有特殊的历史背景

  我们发展核武器的历史背景和历史条件很特殊,即美苏试图建立核垄断,这是一个方面。还有一个值得重视的是,中国的核政策产生的过程,也很特殊 。

  现在我们说核政策是国家的大战略,可是当时在我们没有核武器的时候,我们老一代领导人在美苏封锁、垄断,肆意挥舞核大棒威胁别人的时候是怎么认识核武器的呢?

  毛泽东主席说核武器是用来吓唬人的。他说,核武器算甚么?同样也是纸老虎。所以,中国从来没有像美苏那样,拿核武器去威胁别国,所以也就没有像美苏那样从实战的角度来规划核战略或核政策。

  美苏当年的核力量是水涨船高,其核政策也是针锋相对的,冷战时期两国的核政策是从实战的角度,不断调整核威慑和核实战战略。

  我们之所以核政策四十年不变,就是因为我们最初发展核武器就不是用来威胁别人、吓唬别人的。我们发展核武器的目的,主要是打破美苏的核垄断,中国是从自卫的角度来想这个问题的。

  中国的核政策也应该不断研究和讨论

  从维护国家安全的角度来?,核政策属于国家大战略的范畴,应该是相对稳定的。当然,像其它任何战略一样,核战略、核政策也不可能是永恒不变的。如果那样的话,就用不着研究和讨论这个问题了。

  我认为,一个国家的核政策需要不断地研究,不断地讨论。美苏在冷战时期不断调整核战略,各种各样的意见都有。即使在冷战结束以后,其他核国家的核战略也是在不断地调整和发展。

  当然,任何一个国家核政策的变化和调整,都是有前提的。尤其像我们这样的一个国家,国际形势有没有重大变化?我们的安全环境有没有根本变化?维护国家安全的客观需求有没有变化?都是需要考虑的因素。

  而且,任何一个核国家的核战略或者核政策的调整,都不是由一个具体部门来确定的,这是国家最高决策层的职权范围。特别是像我们这样的国家,坚持把核武器当作一种不威胁他人、用于自卫的武器,其核政策从来都是国家安全战略的组成部分,不可能由作战层面来?定这个问题。

  可以这样说,使用核武器的人,是定不了核政策的,恐怕任何一个核国家都是如此。这是很明确的,因为这是政治决策。

  现在有些人对我们的核政策有这样那样的疑问,西方对我们的核政策包括核武器的发展,批评也好,指责也好,疑问也好,其中很重要的一点是对我们发展核武器的历史背景缺少必要的了解。

  其实,中国的核政策有一些重要的原则,包括“不首先使用”这样的非常重要的政策,这在国际核军备控制、核裁军方面,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像这样几十年始终坚持的重要政策,并没有得到西方核大国应有的重视和尊重,他们认为这是口头承诺、只是说说而已,如果这么去看,那么核裁军从哪里起步、从哪里开始呀?

  我说,首先就是应该从这里起步。就是有核国家先做这样的承诺,尔后再往前走。如果拥有最多核武器的大国,连这样的政治承诺都不愿意做,核裁军怎么往前走?如何去推动?

  王在邦:美国只追求对自己更安全

  我说,往往是“恶人眼里无好人”。我们积极承诺了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我们是把核武器是作为最后的一种自卫手段,是在实在没有办法了的情况下的选择。

  美国人追求绝对安全的单边心态,营造冷战后美国世纪的狂傲心态,大家都是深有感触。大家都觉得是美国把冷战之后的大好的安全形势,给葬送了。

  美国人绝对不是从全球安全的角度来考虑问题,不是要建立一个共同安全的世界,而是要建立一个对美国更安全的世界。而对美国更安全的世界,是美国要有绝对优势。

  小布什有宗教极端色彩

  美国要建立对自己更安全的世界,有两个前提。对中国和俄罗斯这两个国家,不能让它们像当年苏联一样来挑战美国,让美国像冷战时期那样整天生活在一种忐忑不安的状态之中,美国要避免这个状态出现。

  美国人为甚么要搞导弹防御系统?就是要防止这种状态出现。美国认为俄罗斯是一个日益衰败的国家,他们的核武器早晚要淘汰掉;但是中国是一个日益崛起的国家,中国也有日益发展的核力量,对美国来说也是威胁。搞导弹防御系统,就是让你失去对美国的威慑力。

  另外一个东西就是“先发制人”、核武器小型化。对于所谓“流氓国家”,不听话我就整你。结果是美国既能够控制到大国,也能让其他国家听话,他们有这么一种战略心态。

  这么一种心态的根在哪个地方?我觉得,小布什具有宗教极端色彩。在基督教里面,魔鬼与好人必然有冲突,而上帝的选民,就是来处置魔鬼的。美国人是上帝的子民,美国人就认为这个世界有魔鬼,他们就要这?做。

  这种具有极端色彩的宗教世界观,必然导致美国在世界上大搞同盟外交,拉一个打一个。而我们实行的是全方位外交,广泛发展友好合作。美国为甚么在朝鲜半岛不能放弃敌视?因为有一个同盟体系在那里。美国会不会最终同意搞一个东北亚区域的安全合作架构,与朝鲜彻底缓和下来,追求一种共同安全?现在看似乎不乐观。短期内美国人不会这么搞。为甚么对伊朗老是放不下?因为有以色列,因为以色列与阿拉伯积蓄的矛盾在那里,美国人想抓住以色列。只是在九一一之后,美国对巴勒斯坦的政策才有所调整。所以,其外交思想就是一种同盟外交,就是一种片面外交。

  中国核战略是军事战略选项

  中国的核政策、核战略,我认为是军事战略的一个选项、一个部分,是国家安全战略的一个部分;从总体上来说,还是要服从中国的总的安全政策,而总的安全政策还是要符合国际安全环境的变化和我们面临的国际安全的形势。

  在当前的形势下,中国传统的核政策,还是有效的。我们的核战略的调整,要服从整个国家安全战略的总的方针,服从于我们对安全环境的总的判断,需要周密论证,慎重实施。

  我认为,冷战结束以后,中国面临的安全环境不能说是恶化了。冷战时期与美国的关系正常化之前,六十年代后半期,我们的形势比现在恶劣得多。珍宝岛事件前后我们面临的外部安全形势多么严峻呀?那时候我们都敢于不首先使用核武器。

  这里有外交理念上的不同。

  郭震远:中国的大块头使之可以说不首先使用核武

  我们国家是一个大块头。比如说,北朝鲜一旦有了核武器,并不会讲不首先使用,因为对北朝鲜来讲,常规的、生死存亡的威胁是现实的。对我们来讲,不存在一种常规的、生死存亡的威胁,现在和未来都不存在。所以我们完全可以把核的打击和面临的常规的威胁脱钩。我认为,这是从我们的实际出发。

  插话:

  核问题包涵的这么多问题,概括起来就两条。一个是能力,一个是政策。能力在现代的条件下,核国家也好,核门槛国家也好,或者想发展核武器的国家也好,这个能力的问题,包括数量、质量、结构、状态,瞒不过去,国际社会基本上是清楚的。

  以前美苏互相打埋伏,现在基本上是透明的。关键是政策。现在所有卡着的问题,基本上都是政策的问题。能力差不多,北朝鲜、伊朗若有核武器,即使不怎么样,攻击力也差不多。

  王在邦:美国也经不起与中国这样的大国进行对抗的代价

  美国再怎么不好,但是中国不能向美国学。为什么?如果中国也像美国那样,这个世界就麻烦了!这个世界就真的没好人了。比当年的美苏争霸还麻烦。

  中国目前外交政策的总方针是没有什么可挑剔的,是行之有效,而且应该长期坚持下去。

  就像刚才郭震远研究员讲的,中国就是一个大块头,你拿我没办法。你美国敢比不敢?你敢不敢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

  有人会说,美国是超级大国,军事力量无与伦比,中国打不过它。这是事实,我们?不是存心要与美国搞对抗,我们不是对抗专业户。但是要分析外部安全环境,我们是不是也可以反过来想,美国真的敢跟中国干一仗吗?

  冷战结束之后,世界总的趋势是多极化。现在看来,多极化不仅是趋势,而且已是事实。美国人现在不是像冷战时期那样,面对苏联这么一只猛虎,而是面对群狼;而且,猛虎斗不过群狼。未来真正能够对美国构成挑战的不止中国一家;现在美国人认定中国是最具实力的挑战者,30年、40年以后印度会不会成为更具实力的挑战者?俄罗斯会不会再次崛起唯一个挑战者,我看我们谁都难以简单地给出肯定或否定的回答。这就是冷战结束之后,美国作为唯一超级大国所面临的战略困境。如果中美打一仗,中国肯定处于下风;但是,美国也不会因为中国处于下风就会轻易与中国对抗。因为它经不起与中国这样一个大国打一仗的考验。这就是为什么基辛格说,中美两国对抗,势必两败俱伤、对谁都没有好处的原因。

  总起来看,小布什在对华政策上还是相当务实相当理性的。美国是有走极端的人,就像中国也有极端的人一样。这些极端的人是甚么?他们不懂政策,恐怕也不知道有政策。所以我们不能仅仅看美国的好战派,这些人在美国还是少数,不是主流。

  山民: 让世界暸解中国的和平追求

  我们国家有核政策,但是没有核战略。核战略在军事战略中或者安全战略中,是一个因素,仅仅是一个因素,而没有一个完整的核战略。我觉得在核大国里面,可能只有我们是这样。就是说,中国不搞核讹诈,实际使用的可能性也很小。

  第二,我觉得中国的核政策,是中华文化的一种反映,我们现实的和平外交政策的一种反映。可以说,这比较集中地体现了中国的文化思想。

  美国以及西方的一些国家,有好战的文化传统。中国的军事战略是一种和为贵的取态,秉持中国传统文化中“兵者,凶器也”的理念,因此,动之,慎之又慎。

  在核政策上,我觉得中国的核政策充分体现了中华文化中那种以“和”为主线的战争思想。同时,这也把我们的外交政策中的和平思想充分体现出来了。

  第三,中国的核政策,对世界军备控制也好,战争问题也好,大国关系也好,是一个平衡因素。这种平衡,就像当年美苏两家的恐怖平衡,中国的核政策在当时没有给任何一家增加法码。当时中国作为核国家,又强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一下子就给出了明确的定位--既保全自己,又保全世界。这就是既为自己的和平,也为世界的和平。在当时,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平衡因素。

  现在来看,这也是世界和平参照的一个标准。为什么这么说?就是中国的核政策,给全世界拥有核武器的国家提供了一个共同的参照标准,就是中国一贯坚持的以和平为追求的核政策,这是以和平为基础的参照标准。别人相信不相信,那是另外一回事。

  实际上美国所有的对华政策,都没有真正明白中国人是什么样的人。中华民族是真正拥有“为万世开天平”的思想的民族。这一点,在核政策上已经反映得非常清楚。

  为什么西方人怀疑中国人的这种诚意呢?因为他们以他们的价值观、他们的文化传统,来看待这个世界,来对待别人。而中国人在这一点上,恰恰又是不容易被外人所理解的。

  我们现在全世界建立孔子学院,输出中华文化,希望世界能够逐步加深对中华文化的暸解。如果能够在文化输出的过程中,把我们中国人的这种战争文化、战争思想,特别是以和平为基础的战争思想,也能够输出,或者一部分输出,对世界的和平也是有好处的,将为世界和平作出贡献。

  王在邦:中国是“后发制人”

  我们的核政策有一个本质的东西,就是“后发制人”。

  自古以来,中国的兵书上就讲究“后发制人”。这个“后发制人”怎么来的?趋向于两个心态--一个是高度自信,对自身力量的高度自信;第二个就是,“眼里无坏人”。

  中国自古流传的一个说法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两句话实际上是自相矛盾的。因为你眼里没有坏人,所以你就很难去防人。

  比如对于美苏当年的核讹诈,解密档案一出来,我们都非常惊讶。原子弹、氢弹那么厉害,他们竟然考虑对中国动用核武器?这对中国人来说,是不可想像的。好几次美苏有这种考虑。

  我们老是讲要维护世界和平、维护自身安全。我觉得,中国的外交,还是能够在这两者之间取得平衡的。在有效维护国家安全的基础上,还要引领世界发展的潮流。甚么潮流,就是要推动核裁军,推动核不扩散。

  所以,现在很多学者都寄希望于中国能够和平崛起。

  王宝付:对美国的破坏性和建设性作用应该两面看

  谈冷战以后的核裁军、军备控制问题,需要从两个方面分析,其中包括对美国的政策和作用。美国的政策对现行国际军备控制的体制,破坏性确实很大,但是也需要从两个方面去看。

  我们不能简单地讲,现在的形势比冷战前更不安全了,这样讲是有问题的。比如我有一个问题就不是很理解,你说现在这种全球的核状态,是使这个世界更安全了呢?还是更不安全了呢?这里有两种看法。

  有的说冷战结束十五年以来,核武器一直在扩散。但是换一个角度,这一阶段也做了很多的工作,比如一些国家放弃了发展核武器的目标。我们对此不能看不到——利比亚、巴西、南非等都放弃了核计划;包括苏联解体以后的乌克兰,遗留的核问题也处理的比较好。因此不能单纯讲更危险了。

  我个人理解,冷战时期两个核大国搞核对抗,确确实实准备打核战争,但那时有一个特点,就是双方对核武器的管理、控制能力都很强。但是现在这种态势不大一样,有些非国家行为体想得到核技术或者核装置,现有的国际规则控制不了他们,国际军控条约也管不着恐怖组织,他们不按国际法规办事,从这个角度讲当然是值得警惕的。

  另一面,我们现在不是讲全球治理吗?就是要考虑如何让全球更安全。包括美国的作用也一样,破坏性的作用和建设性的作用两个方面都有;某一阶段破坏性的作用大一些,但是也不能说其作用全是破坏性的。

  郭震远:座谈会结语

  我觉得今天谈得还是比较深入的。不论是对世界核军备的发展、防扩散的努力、对世界安全的影响,及对我们国家核政策的讨论,我觉得谈得比较深入。

  深入就表现在,我们既谈了有关核的本身,更从国家的大战略、世界的大形势来谈,这样的话,问题就看得比较清楚了。就是说,我们看当前整个世界的核军备的发展、防扩散的努力和我们的核政策,要看到事情的不同方面、不同层次。

  所以我从来都认为,冷战后我们处理国际问题包括国内问题,最大的挑战是我们如何认识、应付复杂的局面,以及把这种复杂的局面变为对我们的发展更加有利的方面。在核问题上,也是如此。

  大家今天都讲,冷战结束以后,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当年的核对抗不存在了,因而世界面临核大战的威胁,应该说大大缓解了。但是又出现了很多新的情况,我们如何处理好这种复杂的情况,争取和保证我们的国家安全,这是我们面临的真正挑战。

  评论员简介:

  叶如安: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副会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学术委员会委员。一九六五年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一九七三年起从事美国外交、防务、国际安全与军控问题研究。一九九四年至二零零零年任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参赞,公使衔参赞。

  王宝付: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大校、教授,海峡两岸关系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长期从事中美日安全关系和亚太安全研究。

  王在邦: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一九五三年生于山东省诸城市,曾就读于曲阜师范大学、南京大学,长期从事国际战略与安全问题和中美关系问题研究。

  姚云竹:军事科学院世界军事研究部亚太研究室主任、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博士生导师、中国国际战略学会研究员、中国军控与裁军协会理事。主要从事亚太安全、美国军事事务、中美关系与两岸关系等领域的研究。

  山  民:中国军事学会谋略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毕业于国防大学,战略学硕士,长期从事国际安全问题和军事理论问题研究。
speed 发表于 2009-6-11 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25年来的不变的老一套,说明了目前理论界和学术界的僵化。

核威慑政策是现实存在的,自从一个国家有了核武器开始,这个国家的核威慑力量就已经存在了,这个是现实,不是说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就不是核威慑政策。

还有专家说中国要当好人?当什么好人?是老好人还是除暴安良的好人,老好人就是被人欺负的份,除暴安良的好人那就要和不当头的政策相抵触,中国目前没胆量做粗暴安良的好人,要是只能做老好人的话,只有被人欺负的份,国家和人民都不会答应,所以说某些人的说法不是僵化就是别有用心。

既然国家已经说了不当头,那就别想着当什么好人,国家利益不是用好人坏人这么简单的词汇去理解的。
speed 发表于 2009-6-11 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peed 于 2009-6-11 20:34 编辑

在毛主席的时代,虽然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但是对美苏两个大国首先使用核武器对中国进行打击的决心和可能性是做了充分的估计和准备,例如三线建设以及640工程等等。

结果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王在邦现在居然说自己不知道美苏的核打击计划,居然以为人家不会考虑首先使用核武器的计划。一个专家闭目塞听或者说是天真到了这种程度,居然还能当上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我觉得理论界如果这样的专家占大多数,那么中央的决策水平堪忧,毕竟中央领导不可能什么事情都去自己了解,专家团的提供的参考意见对中央最后的决策起了很大的作用。
shaolin1254 发表于 2009-6-11 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韬光养晦,有所作为”被念歪了,只记得“韬光养晦”把“有所作为”都扔了。
speed 发表于 2009-6-11 18:29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实就是如此,没有办法的事情,有人还在叫嚣韬光养晦还要坚持100年。

实在躲不过去了,就把大门一关,外界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liudao 发表于 2009-6-11 20:15 | 显示全部楼层
普京的表态(6月11日)很有意思,他说:“俄罗斯愿意和那些制造并使用过核武器的国家一起放弃核武器。”
speed 发表于 2009-6-21 19: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核战略:当变则变

2009-06-21 09:06:51 来源: 南方周末(广州) 

核武器曾经为中国赢得了大国的权利,而现在,它们越来越像是中国国家利益的重大威胁。“在中国周边,形成了一个世界上最大、最密集的核包围圈。”



“核包围圈”笼盖四野“核武竞赛”箭在弦上

核政治

核作为“武器”,在人类历史上只被使用过两次;而核作为“政治”,却日益直接地影响到我们的利益。

朝鲜核试验,似乎正在不可逆转地引发东北亚核军备竞赛。而如果回顾印巴核试验,我们或将赫然发现:中国已经被各个“核大国”与“核小国”包围,而这个包围圈,总共拥有22500余枚核弹头。

中国需要怎样的核战略?这已经是一个紧迫的问题。国际社会需要怎样调整既有的核安全机制,以真正遏制全球核扩散的危局?这同样是一个紧迫的问题。

本报为此,全面检视中国核战略与国际核安全机制的得失。

核武器曾经为中国赢得了大国的权利,而现在,它们越来越像是中国国家利益的重大威胁。

“在中国周边,形成了一个世界上最大、最密集的核包围圈。”彭光谦少将说。

这个包围圈,意味着大约22530枚核弹头。尤其是当朝鲜半岛的核阴云正加速演变为东北亚全面的核军备竞赛时,中国的战略安全,几乎面临着迫在眉睫的考验。

中国的核战略,需要做哪些调整?中国的核战术,又需要做哪些准备?

从“有限报复”到“自卫防御”

关于中国的核战略,几十年来,多个战略研究机构和相关专家曾先后提出20多种表述。

1984年5月,中国第二炮兵部队(以下简称“二炮”)开始担负作战值班任务,而一直到上世纪末,二炮的教科书中对核战略的表述,都是“有限报复”。

接近二炮的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这种表述是根据邓小平的一次谈话而总结出来的。“然而某种程度上说,‘有限’一词制约了中国适度发展核武器规模,而‘报复’也并不符合负责任大国的形象,这种表述有一定的历史局限性。”该人士说。

事实上,究竟如何表述中国核战略,一直颇多争论。几十年来,军队和地方多个战略研究机构和专家曾先后提出20多种表述,其中有代表性的不下9种,如“有限威慑”、“有效威慑”等。

但这些表述,或多或少存在缺陷。比如“自卫反击”,长期研究核问题的某研究院专家魏国安教授就觉得中印、中越战争都是“自卫反击战”,但是“如果把核战略等同于局部的、边境的、常规的战争,显然层次有所欠缺”。至于某些表述中的“威慑”一词,西方理解的“威慑”甚至包括实战,这可能造成某种理解上的偏差,魏国安说。

中国官方文件第一次提及“核战略”这个字眼,是在有核武器42年之后。《2006年中国的国防》白皮书,首次将中国的核战略表述为“自卫防御”,尽管该文件依然未提及如何规划我国核力量的发展与运用。

一位了解该白皮书起草过程的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了“自卫防御”战略出炉的过程:2005年10月,二炮司令员靖志远与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会谈时,阐述了中国的核战略思想。起草者于是根据谈话精神,提炼出中国的核战略。

不过,一些专家依然有不同意见。一位要求匿名的军队专家对本报记者说,“自卫与防御其实是一个意思,只是层次上有所不同”,另外,“该表述只提及核力量的运用问题,并未涉及到建设规划”,作为战略还缺乏一些要素。

在《2008年中国的国防》白皮书中,“自卫防御”再次作为中国核战略提出。该文件写道:

“第二炮兵遵守国家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贯彻自卫防御核战略,严格执行中央军委命令,以保证国家免受外来核攻击为基本使命。第二炮兵所属导弹核武器,平时不瞄准任何国家;在国家受到核威胁时,核导弹部队将提升戒备状态,做好核反击准备,慑止敌人对中国使用核武器;在国家遭受核袭击时,使用导弹核武器,独立或联合其他军种核力量,对敌实施坚决反击。”

“先发制人”:美、俄核战略的最新调整

“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作为中国核政策的核心,在1964年中国第一次成功核试验后随即确立。目前,中国仍然是世界上唯一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国家。

“核战略思想,决定了一个国家的核武器发展、核力量运行。”核军控问题专家、清华大学教授李彬对本报记者说。

而某种程度上说,近半个世纪以来,中国的核战略始终连贯。“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作为中国核政策的核心,在1964年中国第一次成功核试验后随即确立。目前,中国仍然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国家。

“中国核战略完全是防御性的。”国防大学战略专家孟祥青教授对本报记者说。“核心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魏国安也强调。

不过,与中国不同,其他一些核大国,则对其核战略,持续作调整。

在过去20多年时间里,每隔七年,克里斯蒂就会召集美国的各方专家,起草《核态势评估报告》,作为美国核战略的重要文件。

据魏国安教授介绍,对于美国核战略“既注重威慑,也基于核实战”这一原则,克里斯蒂“毫不隐讳”。事实上,2002年版的报告第一次将冷战后美国可能进行核攻击的对象明确为朝鲜、伊拉克、伊朗、叙利亚、利比亚、中国、俄罗斯7个国家。2005年美国国防部完成的《联合核作战行动原则》,更是规定美军可以对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敌国或恐怖分子发动“先发制人”的核攻击。

“如果某国和美国发生常规冲突,攻击了美国的航母,美国会不会用核武器报复呢?美国的做法是我不说会不会,你自己猜,那你可能就不敢打它的航母,而它可以肆无忌惮地打你,这就是核威压。”李彬教授说。

同样,在普京主政时期,俄罗斯核战略也愈发向进攻方向倾斜,首次将“保留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权利”作为条文颁布,正式提出了“先发制人”的核打击原则。

在普京看来,核武器是俄罗斯唯一能够与美国抗衡的凭借。美国率先“先发制人”后,俄罗斯必须要有应对之计。

战术有共识 战略待充实

“中国应该要具备遭受核打击的承受力。”“要有足够的能力,在遭受核打击后,实施核反击。”

而某种程度上说,就核安全形势而言,面临最多变数的核大国,恰恰是中国。

变数之一,是美国在全球部署的反导系统。“战略核导弹在刚刚发射后速度很慢,这让美国在西太平洋部署的反导系统很容易实施拦截。”军事专家戴旭解释说,“美国部署的反导系统对数量庞大的俄罗斯核武器作用不大,但对洲际导弹数量少得多的中国,却是致命的。”

而更大的变数,是新近的一系列核事件,从印巴核竞赛,到朝鲜核试验,都发生在中国周边。尤其是朝鲜半岛的安全局势急剧恶化,似乎令东北亚的大规模核军备竞赛,已然迫在眼前。“我国对核力量的发展和规划,必须不断充实和完善。”上述接近二炮的人士认为。“从军队角度讲,什么时候立足于使用核武器与国家的核政策是两个问题。”该人士向本报记者直言,“等有了核战争再考虑到底是用中程还是远程导弹还击,那显然来不及。”

而据本报记者了解,中国的军事战略专家们,对于一旦发生核战后中国核力量的具体战法,已经获得了不少共识。

美俄等国都致力于提高核武器的性能,而在1996年7月30日中国宣布“暂停核试验”后,中国的科学家通过实验室模拟,找到了让核弹头在原先的设计使用年限后仍能继续发挥作用的方法。“实验效果,质量远远超出了设计要求,超出了人们的期待,到场的院士激动得老泪横流。”对相关研究有了解的一位要求匿名的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不过,军事专家戴旭也提醒,“中国对别国发射洲际导弹的预警能力也急需加强”。美俄都具备了预警发射能力,即能侦测到别国发射的核弹头,并在导弹飞行的数十分钟时间内迅速发动反击。“美国长期发展导弹预警卫星。”戴旭说,“而中国目前还没有导弹预警卫星。”

而关于中国核战略的讨论,最新的提法来自魏国安教授——今年3月他提出了“有效防卫”的概念。“中国应该要具备遭受核打击的承受力。”国防大学教授孟祥青对本报记者说,“在遭受核打击后,实施核反击。”

作者: 南方周末记者 刘斌 实习生 蒋文洁

http://focus.news.163.com/09/0621/09/5CAQ09PM00011SM9.html
speed 发表于 2009-6-21 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变“自卫防御”为“有效威慑”

作者: 青言

在人类历史上,核武器是第一种被生产却并非为了使用的武器。今天,核国家不论是研发、生产、部署,或者不失时机地展示国家使用该武器的能力和意志,其目的往往不是要将其投入战场,而是为了以其干扰对手的意志和判断,不战而屈人之兵。

核武器把威慑发挥到了极致,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对于核武器本身,国家普遍采取的是国之重器不轻以示人的态度,但对于国家在何种情况下将会使用以及如何使用核武器,核国家则会制定相对明确的战略战术规则,并确保潜在的敌手能有所觉悟、不致误读而不可收拾。

国际上依据核国家保有核武器的数量、质量,以及各国运用核武器希望达到的效果,将各国的核战略大体分成了三类:实行“全面核威慑”的美俄,实行“有限核威慑”的英法,以及实行“最低核威慑”的中国。

不过,中国并不认同“最低威慑”这个表述。2006年中国国防白皮书将中国核战略归纳为:“自卫防御”。

除了白皮书提供的原则性阐述以及“核反击”底线,可以说中国的核战略和美俄英法四国大不相同,在运用核武器希望达成的目标上,中国的战略意图更加单一,就是吓阻潜在敌人的核讹诈。一般认为为了确保有效吓阻,国家核战略必须具备四个条件:一足够的威慑能力;二要让对手感受到自己的实力;三必要时使用的决心;四要让对手确信你使用的决心。

为实现有效吓阻,核大国在战略上的通行做法就是,在核武器的使用方面,会有意无意设置“战略模糊”地带——比如美军就从不说一旦航空母舰被击毁,是否会发动核攻击;再如法国也是说明在国家重大利益遭受威胁时,可以使用核武器先敌攻击,但却不明确界定何为“重大利益”,但那些可能限制对手的选择,对其构成心理威慑的核反应策略,则采取足够的公开、透明方式——比如法国就确定在发生战争时,可以使用核武器扭转战场劣势,可以使用核武器攻击敌方攻击部队,美国则是明确规定哪一个级别的指挥官可以动用何种级别的核武器等等。正是这一明一暗之间的有机配合,使得威慑变得真实可信。

相比较而言,中国的核战略“明”、“暗”两面并不分明,而使得威慑打了折扣。比如,在面对核大国时,中国有限的核送达能力距离达成可靠威慑尚有距离,尤其是在美国提升反导能力之后。其次,中国单方面的宣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并不能打消对手的疑虑,而核武力的不足,却可能助长潜在对手的采取冒险行径。所以,中国必须从确保有效威慑方面,明确自己的核战略,明确中国的核武器开发目标,向世界公开中国对可能出现的威胁的反应等等。

其实,更现实的威胁并非来自大国之间的全面对抗。而是最新出现的一些新情况。第一,核武器使用门槛日益下降,比如美军核武器的使用权已经下放到战区司令这一级,这使得传统的核大国对抗具有某种不确定性;第二,新兴核国家由于实力差距,更倾向于依赖核武器来捍卫自己身安全,更愿意以核武器为后盾,改变国家规则;第三,核技术门槛的降低使核武器扩散风险大增,而一些极端势力在面对核武器时更少道德约束,从而使国际社会处于危险之中;第四,现代军事技术的发展,以及某些特定的军事行动,有可能造成的近似于核武器的破坏,或许我们的一下就会想到三峡大坝这样的高价值战略目标。

所有这些新情况,将会打破核大国之间好不容易形成平衡与默契。或许,中国到了一个需要认真审视自己的核安全环境,变“防御自卫”为有效威慑的时候了。

(本文来源:南方周末 )

http://focus.news.163.com/09/0621/09/5CAQ09PM00011SM9_3.html
speed 发表于 2009-6-21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peed 于 2009-6-21 19:46 编辑

印巴之间的核军备竞赛,美国加快部署反导系统,再加上最近朝鲜核问题的出现,应该也必须让决策者对中国现有的核政策有一个转变,如果核政策还是僵化的一成不变,继续当缩头乌龟的话,将来是要吃大亏的。
snowtiger 发表于 2009-6-21 21:58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前来看核武器自保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常规威慑中期内都还是重点。海上算算航妈的时间点,SSBN可能还要再来一代才能真正合用。陆上还要看预算是否允许大规模添置大爆竹。空基部署不好说,不过无论是隐身还是亚轨道,都是核常兼备的平台。当前还是控制投入总量,稳步提升研发水平,部署上优先倾斜于海基数量吧。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啊
shaolin1254 发表于 2009-6-22 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常规武器威慑也要看对谁,对日、印、越没问题,但我们面临冲突中可能遇到的美军我们都是处于弱势,加强核弹头小型化研究,核武器投掷工具研究,甚至就直接宣布要把核弹头总数达到美俄2次削减计划后的30%--50%
 楼主| kktt 发表于 2009-6-22 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ktt 于 2009-6-22 06:38 编辑
中国核战略:当变则变

2009-06-21 09:06:51 来源: 南方周末(广州) 

核武器曾经为中国赢得了大国的权利,而现在,它们越来越像是中国国家利益的重大威胁。“在中国周边,形成了一个世界上最大、最密集的核包围 ...
speed 发表于 2009-6-21 19:32


作者根本是个个军盲,写得乱七八糟,误人子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旗下论坛|小黑屋|手机版|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 )

GMT+8, 2018-10-19 08:47 , Processed in 0.409878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