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speed
收起左侧

[专题] 国产无人机专题[成飞系]——成飞又一型无人机亮相

  [复制链接]
hand 发表于 2017-3-3 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vest 发表于 2017-2-28 15:58
狗大户为什么翼龙2和彩虹5一起买?

不然为什么叫狗大户,他们只是觉得实在是太便宜了,买少就是亏了呀
漆室葵忧 发表于 2017-3-7 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漆室葵忧 于 2017-3-7 14:35 编辑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3-3 23:15
可能有成本或者减重方面的考量,但目前不确定发动机用涡桨9

说发动机是国产的,但这个功率级别国内好像只有涡桨-9系列吧,或许应该把涡轴-9改成涡桨,这样动力性能就能和MQ-9相当了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3-20 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2-7 23:18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zA5ODIwNTAyOQ==&mid=2659194056&idx=1&sn=dc07426d0a079c8b10caa9ea2a ...

答案出来了,沙特阿拉伯一次就买了300架,真不愧为狗大户
漆室葵忧 发表于 2017-3-21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3-20 23:01
答案出来了,沙特阿拉伯一次就买了300架,真不愧为狗大户

据说价值超过10亿美元。
zhh894217 发表于 2017-4-7 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设计师看无人机如何发展——

三大趋势迎来创新之春

■“翼龙”无人机总设计师 李屹东


近年来,中国无人机产业呈井喷式发展态势,既有像“大疆”一类的微小型民用消费级无人机,也有如中国航空工业研发的“翼龙”等大型无人机。这些无人机迅速发展、快速扩展到国内外军民用市场,引起了业界的高度关注。

军用高端大中型无人机在中国令人惊叹的高速发展,其实并不是一个独特时间的孤立现象。这背后是我国二三十年的技术积淀和强大的工业、科技基础。例如,大型无人机设计中有一个要求,就是所有控制必须考虑数据链中断后,能自动处置,确保飞行安全。这个技术,就是在我国数字电传飞行控制、先进导航、综合航电和自动控制等技术突破的基础上获得进展的。

当前世界范围内无人机处于快速发展的时期,各种新技术、新概念层出不穷。展望未来,无人机将在以下三个方面持续发展。

第一,无人机平台能力持续提升。无人机平台因各自任务特点的差异,呈现出多种多样的发展态势。例如,小型无人机会越来越小,以适应“蜂群”使用需求;而大型无人机可能会越飞越高、或者更快、或者更加机动、或者时间更长……这样的趋势为无人机的扩大应用打下了基础。

第二,无人机会越来越“聪明”。目前受到技术发展的限制,无人机多数还是按人事先计划的任务来飞行和完成任务的,对临时出现的意外情况处理能力不足,对周边态势的感知能力、多个飞行器的协同能力等更高级的要求也有很大缺陷。当前,各国、各研究机构都在为无人机更“聪明”而努力。例如,已经有多个研究机构演示了数十上百架无人机的协同飞行,人工智能技术也在引入无人机的控制领域。相信无人机的智能化程度会迅速提升。

第三,无人机将深度融入各种应用系统中。高端无人机不是玩具,它必定承担着某些使命任务;它也不会是“独行侠”,必定会越来越融入各种应用系统中。与应用系统的融合程度越高,无人机的作用也越大。例如,未来无人机必定与有人飞机一起执行任务,各自承担各自的任务,而又相互协作、取长补短。这既有赖于无人机任务载荷能力的不断强大,也依赖于系统的智能化、信息传输、人工智能决策程度越来越高。

以使用推动发展,在发展中促进应用,这在中国无人机行业中已经形成了良性循环。以中国航空工业研发的“翼龙”无人机为例,它已经有多个批次产品,装备了多个国内外用户,并且投入了多次实际应用任务中。在国外用户中,“翼龙”无人机参与了多次反恐作战、边境控制、情报收集等任务,飞行时数已达数万小时,保持了较高的出勤率;发射各种武器上千枚,命中率保持在90%以上。同时,“翼龙”无人机也经受住了沙漠高温、高寒大风、高原起降、山区地形、海洋环境等多种严酷条件的考验。

“翼龙”快速反应和高强度持续作战能力特别突出。在一次作战行动中,3架“翼龙”在连续7天内,每天24小时执行战区封控任务,成功控制了战场的发展,为其它作战力量的部署赢得时间。还有一次,“翼龙”无人机发现有恐怖分子正对“飞毛腿”导弹进行加注,几分钟后即将发射。操作员马上用无人机所携带的空地导弹对“飞毛腿”导弹发射车进行攻击,摧毁目标,避免了损失。

“翼龙”无人机在国内外的应用,不但改变了用户对中国产品的认识,也改变了用户的作战方式。这些战例的积累,对“翼龙”和其后无人机的改进、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有理由相信,无人机发展的春天正在到来。



飞行员看无人机如何操纵——

千里之外“人剑合一”

■空军某部无人机飞行员 陈永超


“听说,你小子现在坐在空调房里,动动手指就把活干了?”以前一起飞的战友一见面,笑着擂我一拳:“是不是就和打游戏一样?”

面对这一连串问题,我只能“呵呵”了。

我,是一名空军飞行员,确切地说,是一名穿飞行服却不戴飞行头盔的无人机飞行员,操纵的是全军首款察打一体无人机,攻击-1型。它实现了飞行中“发现即打击”,航时长、成本低、可持久对地侦察和火力打击,为空军在近地支援等作战领域赋予了全新的能力。

6年前,我驾着战鹰升空,眼镜蛇、俯冲、横滚、跃升……杀敌于九天之上;如今,我驭“龙”千里之外,与我的无人机心神相牵,侦察、打击、评估……制敌于方舱之内。

改装以来,我和战友们操纵无人机完成了多次全军重大演训任务,并常态化担负战备值班。2015年7月,新疆皮山县发生6.5级地震,兄弟部队的同型无人机紧急起飞,及时传回了灾区的信息。作为受阅装备,它也首次参加了抗战胜利日阅兵。

如果说,剑术的最高境界是“人剑合一”,那么无人机飞行员的最高境界就是“人机合一”。

走进地面方舱,熟悉的场景扑面而来:航空座椅前,显示屏与操作台静静等待着我。不同的是,无人机翱翔千里之外,前视摄像头和侦察设备,实时回传视频图像。面前四个显示屏上,不断更新着200多组参数,我通过这些数据在脑海中感知它的空中姿态,就如同身处飞机之上。

无人机飞行并不是一个飞行员的单打独斗,而是几个席位操作员攥指成拳、形成合力。通常我和战友多人一机。换班的时候,下一个飞行员会提前进行适应,确保衔接完好。

无人机飞行可是个细致活,往往需要两倍于飞行的时间来准备,以确保任务执行的完好度。组训则更像一条闭合链路,环环相扣,链路上的每一名官兵都是关键的节点。飞行前,机务官兵要调试设备、打通链路;地勤官兵要和飞行员进行任务协同和模拟飞行;飞行中,地勤官兵完成链路监控和情报收集,配合我们共同完成任务。

就像没有升到过云层之上的人,无法想象出更多的词去形容翱翔天际的鹰隼一样,当你真正成为一名飞行员,你就会知道,天空远没有儿时梦想中那么美好。无人机飞行员更是。就像电影《善意的杀戮》中讲的一样,虽然不用短兵相接,但看着有生命的目标在显示屏中消失,真的是对内心的极大考验。残酷的考验要求我们的内心格外强大。

大漠黄昏迟。不远处的机库旁,夕阳下的战鹰静静伫立。我的无人机在飞,就是我在飞。

人剑合一,只为以戈止武。

(姚春明、胡尔根整理)
http://www.81.cn/jfjbmap/content/2017-04/07/content_174361.htm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5-24 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视频]【时代先锋】无人机飞行员李浩:投身改革逐梦蓝天

央视网消息(新闻联播):今天的《时代先锋》向您介绍空军某试验训练基地攻击-1型无人机首席飞行员李浩,他47岁从空军“王牌师”歼击机尖子飞行员,转型投身到无人机作战试验训练这个全新的领域中,一路笃定强军打赢,不断拼搏自我超越,使无人作战飞机更快地融入了空军新型作战体系。

天山深处,某新型无人机展开复杂环境下实时侦察、精确打击等科目训练。上千公里外的指挥方舱内,李浩和他的战友们正通过一系列指令,实时操控无人机的战术动作。

今年54岁的李浩来自“王牌师”空军原歼击航空兵第一师。2012年空军在华东某地组建某型无人机部队,当年已经47岁的李浩主动请缨投入到无人机飞行这一全新领域,成为空军首批改装该型的无人机飞行员。虽然曾经驾驶过歼六、歼七、歼八等6种机型,拥有近3000小时的有人机飞行时间,但是,无人机是系统作战,需要多个席位协同配合。为此,李浩不仅需要掌握飞行操控、任务规划等多个专业系统理论,还要从常年形成的“感官飞行”,转向“数据飞行”。

李浩驾驶的这型无人机,是我国自主研发的察打一体无人机,也是我军较早装备的执行常态化战备训练任务的无人机。面对高智能化、高信息化无人机新型作战装备,仅有大专学历,且已年近50的李浩,带领团队以超乎常人的努力,成功完成该型无人机的首飞任务和实弹打靶任务。

2014年李浩随部队参加“和平使命”上合组织联合反恐军事演习,在复杂电磁环境下对“蓝军指挥车”进行搜索确认并即时摧毁,这是攻击-1型无人机第一次在国际舞台上亮相。

去年10月,“红剑”大规模体系对抗演习中,李浩操控无人机,在这场全要素、信息化、多兵机种的红蓝对抗中担负前出侦察、打击和评估任务,面对空域紧张、航线复杂、机型种类多、协同难度大的挑战,他果断采用指令飞行和人工操作相交替的方法,及时调整侦察和攻击方位,有效融入作战体系,圆满完成既定任务。



自用型翼龙1正式公开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5-25 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5-24 12:08
[视频]【时代先锋】无人机飞行员李浩:投身改革逐梦蓝天

央视网消息(新闻联播):今天的《时代先锋》向 ...

http://www.cannews.com.cn/epaper ... story/1490891.shtml


大地上的天空——空军某试验训练基地无人机飞行员李浩投身改革强军记事
2017-05-25 09:01:50



杨军 摄

       新配的老花镜到了,李浩戴上试了试,200度,正好。
       算了算,54岁的李浩改飞中国空军察打一体无人机已经7个年头,当年那双鹰一般的眼睛败给了闪烁的屏幕。
       曾经,这双眼睛陪着李浩翱翔蓝天3000多个小时,俯瞰大美山川。
       直到48岁那一年,这位“高龄”战斗机飞行员在飞过6种机型之后,坐进了地面方舱,成为中国空军无人机飞行员,主飞国产攻击-1型察打一体无人机。
       是的,有一种职业叫无人机飞行员。他们,站在大地之上,飞在天空之中。
选择
       18岁那一年,李浩选择了做一名空军战斗机飞行员。那时,男儿正年少,梦想仗剑走天涯。
       48岁那一年,李浩选择了做一名空军无人机飞行员。此时,两鬓也斑白,卅年弹指一挥间。
       李浩还清晰地记得,做出第二个选择,是2011年的春节,东北大地上刚刚下了一场大雪。
       飞了30年,从教练机飞到战斗机,从飞行学员飞成了空军王牌师飞行尖子。作为飞行员,该吃的苦都已经吃尽;作为军人,该得到的荣誉也已到手。此时,如果他不主动选择,没有人会强迫李浩离家几千里,改飞无人机。
       即将达到战斗机最高飞行年限的李浩说:“我还想飞!”
       他递交了改飞无人机的报告。这就意味着,李浩要从东北转隶到东南,从“零”开始,继续飞翔。
       好不容易盼到丈夫即将停飞,原以为可以朝夕相处的妻子张素娟很不理解:“他有很多路可以选择,但他选择了最艰难的一条。”
       就算要继续飞行,李浩也完全可以选择退出现役,到民航谋一份收入可观、风险较小的工作。为什么一定要留在部队,而且还要南下几千里?
       张素娟当时并不知道,2011年,国产某型察打一体无人机即将列装部队,空军选调无人机飞行员的工作已经全面展开。飞行人才队伍建设,直接关系到新质作战能力生成。
       而李浩的选择,恰恰与改革同向,与强军同步。
       为取得妻子的支持,李浩描绘了一幅“南国养老图”,处处“暗示”:南方气候好,我到新单位干几年,就可以退休在南国水乡安家养老。
       不曾想,取得了妻子支持、南下一年多之后,李浩再次移防,来到齐鲁大地。
       又过了一年,2014年3月,李浩所在部队挺进天山脚下。几个月后,为完善无人机新型作战力量体系建设,李浩和他的战友们进驻更加偏远大漠戈壁深处——空军某试验训练基地。
       不到5年时间,4次转隶,一次比一次偏远,一次比一次艰苦。最后一次转隶,因为新组建部队条件有限,李浩住进了没有卫生间的小平房,一床一桌一椅,就是全部家当。
       基地某区副司令员李欣回忆说,当时怕李浩想不通,专门给他打电话想做做思想工作。没想到李浩二话不说:“让我去哪儿就去哪儿!”
一句举重若轻的“让我去哪儿就去哪儿”,李浩辗转行程上万千米,与家相距4000多千米。

换羽
       从有人机到无人机,一字之差,却是思维方式的变革。
       不同于民用小型的遥控玩具,军用大型无人机,具有复杂的操纵系统和火控系统,可以执行超远距离的侦察、打击和毁伤评估任务,是现代战争中的新型作战力量,也必将带来未来战争形态的变革。
       无人机于上世纪初叶登上军事舞台,已历经百年发展。美国无人机已在多场局部战争和定点清除行动中,展示出高度的成熟可靠,并在作战理论和样式上取得突破。而我国,无人机技术研究起步较晚,新型装备刚刚列装,训练缺教材、缺标准、缺人才。
       世界无人机的发展态势,李浩和战友们都了然于心。他们,成为中国军用无人机体系建设中真正的探路者。
(下转六版)(上接一版)
       人在地上,飞机在空中。以前是人机合一感知具体,现在是人机分离靠数据还原场景。以前在天上操纵舵杆,现在在地上操纵键盘。回想起改装之初,李浩笑着说出一句当下的流行语:“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对专业知识和工作原理,李浩选择了强化记忆,一遍不行十遍,十遍不行几十遍。徒弟陈永超回忆说,基本上没见李浩在半夜12点前睡过觉,只看到他烟越抽越多,书越翻越破。
       李浩说:“反正也睡不着,不如一个一个琢磨问题。”为保持旺盛的体力,李浩坚持跟小伙子们万米长跑,通过体能训练来保持身体的最佳状态。
无人机是一个作战系统,需要指挥、飞行、情报、通信等多个部门的合作,才能遂行作战任务,李浩把钻研范围拓展到各个领域。30年的飞行经验,熟悉的空中态势感知能力,加上扎实深厚的理论功底,帮助他把每一个数字都“翻译”成实景。
       用时两年多,李浩硬生生地探出一条改装之路,将无人机飞行员的人才培养带上了快车道。全军又一批无人机飞行员选拔之后,李浩成为“李老师”,带领几位徒弟,用时三个月就完成了改装,大大缩短了培养周期。
       徒弟应侠说,操控席上用哪个手指按哪个键,用多大力度按,李浩都反复测试,进而固化成细则,写进了教材规范。
       在不断前行中,李浩成功从战斗机飞行员转型成为无人机飞行员,他总结的无人机“8字飞行法”,有效解决了二次攻击的时间和航程。他主导突破了无人机操控和作战使用等多项重大技术问题,有效提升我军无人机使用效能。他编写的《无人机训练条令》,已经下发部队使用。
       在空军“红剑—12”演习中,李浩驾驶国产攻击-1型察打一体无人机,圆满完成高空照相、目标侦察和图像传输任务,这标志着中国察打一体无人机正式融入作战体系。
       2014年,攻击-1进行实弹攻击,李浩与战友们密切协同,首发命中。
       同年,在“和平使命—2014”上合组织反恐军事演习中,李浩在复杂电磁环境下,驾驶攻击-1率先发现“蓝军”指挥车并首发制“敌”。
情怀
       在很多人看来,大西北的戈壁深处,只有寂寞荒凉。但在李浩看来,这里却有着人口稠密地区无法比拟的净空条件,可以放飞理想。
       情怀,会让相同的此情此景,化成不同的内心感受。这里也许不适合生活,但这里却适合飞行——如果要诠释什么是情怀,这,就是一名飞行员的情怀。
       飞了30年,李浩先后有数位战友不幸在飞行训练中牺牲。选择了战斗机飞行员这个高风险职业,就意味着时时直面生死。不仅是中国空军,在世界各国空军,每年都有人因各种原因以身殉职,每年也有人因各种原因选择放弃。
       李浩说:“飞行就是我的生命,除非组织不让我飞或身体不允许我飞,否则,我决不会放弃。”
       2017年2月,大西北的寒风中,陆冬辉、吕军明两名优秀的三代机飞行员前来报到。他们一个曾在自由空战中成绩优异,获得空军飞行员最高荣誉“金头盔”;一个曾冷静处置空中特情,驾驶飞机规避居民区后成功跳伞。
       当二人站到李浩面前时,李浩兴奋得直搓手,连声喊:“太好了,太好了!”在他看来,最优秀的战斗机飞行员加入无人机飞行员序列,意味着无人作战力量的实战化水平即将迎来新的突破。
       大西北四处漏风的小平房里,共同的目标和理想,让老中青三代人成为知己。他们会因为某个问题争得面红耳赤,也会为从对方抽屉里“偷”到一包辣条哈哈大笑。
       又有谁能想象,这座上世纪60年代修建的小平房,连热水器都没法安装。飞行员们需要白天把水在太阳下晒热,才能在黄昏时洗上热水澡。
生活条件和训练压力其实并不是最大的困难。与大多数军人一样,飞行员群体长年累月驻训、演习,跟家人聚少离多。如果要说“难”,恐怕只有妻子张素娟才能说得清楚。
       然而,张素娟只淡淡地说:“好男人,他一定属于国家。”
       李浩觉得自己很幸运,聚少离多并没有冲淡他和妻子、女儿的感情,一家三口反而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在女儿李斯特的心中,这是一个会做饭,会唱歌,看电影泪点低,还会把幼年的她装进飞行包从楼下提到楼上的父亲,除了爱抽烟没什么缺点。
       在一家三口的微信群里,李浩还会各种搞怪,逗妻子和女儿开心。这个微信群,叫“根据地”。
       又有谁能读懂这位“老飞”对家庭的眷恋和愧疚?
       李浩的心中,一直记得父亲交代的一句话:“老大,如果我给你打了电话,就是真有事儿,你要快点跑回来。”
       那是因为,2012年,母亲病危。正在福建轮训的李浩在电话中说:“妈,任务一结束,儿就回去看您。”
       电话挂断,竟成永别。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6-13 21:04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cannews.com.cn/epaper ... story/1502811.shtml
一个人就像一支队伍——记航空工业成都所聂勇刚
2017-06-12 15:59:39
本报通讯员 和杰艳
      成都到北京飞行距离1697千米,飞行时间平均下来要2小时30分钟,对航空工业成都所聂勇刚来说,这条航线再熟悉不过。就以2015年来说,几乎每周他都要飞一次。不仅仅是北京,等待他降落的,还有分散在祖国各地的大小城市……
      每次客舱灯光调暗,聂勇刚总是习惯性地轻轻合上眼睛,脑海里飞速过着待办事宜的种种细节。从事某型号项目管理7年来,他已经太习惯于在心里搭框架了,事情太多太杂,很多时候还没来得及坐到桌前慢慢琢磨,下一个问题又来了,多年的磨砺已经让聂勇刚学会了在脑子里快速反应、条分缕析。
      大学时候的聂勇刚是个喜欢找事儿干的“活跃分子”,来成都所应聘时,他带的各级别奖状随便一拿就是一大摞。2000年,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的他来到成都所8室,在发动机专业上一干就是10年。然而,从事科研管理方面的工作一直是他内心深处的一个小梦想:“性格适合,也想趁此机会给自己一个挑战。”时间和坚持终于成全了他,2010年,他调到成都所科研部从事某型号项目管理工作。
      按时间先后来算,聂勇刚可以称得上是该型号的“亲爸爸”之一,当年的“动力系统选型论证报告”就是他写的。这些年来,型号研制经历了太多“摸着石头过河”的艰难时刻,该型号的研制放到整个国内都没有成熟可供参考的经验,无论朝哪个方向走,前方都充斥着太多的未知,觉得无路可走的时候,还是得硬着头皮抬脚跨步,矛盾、错误、迭代、修正……反反复复的尝试之后,才能获得那么一点点无比宝贵的经验。
      真正的难点来自项目管理本身,从科研岗调动到管理岗,站位发生了质的变化。聂勇刚坦言,干型号科研的时候,心里总是踏实的,事情做到一定程度可以获得理想中的成就感,这种心理反馈来得真实自然。而科研管理却是“无底洞”,前行路上铺满了大大小小的麻烦事,每天都处于解决问题的境况,如果调节不当,不仅型号进展会受到影响,整个人也会一直处于“焦虑”状态。
      那一年,该型号转场外场,准备开展下一阶段试飞。空荡荡的停机坪上,飞机安安稳稳地等待着……各单位人员悉数赶来,袖子撸起来了,怎么干呢?飞机怎么飞?人员怎么安排?大家发现无人机试飞管理工作竟无成熟章法可循。作为该型号的研发管理抓总,聂勇刚牵头成都所相关部门,协调两部机关及相关单位,把定型试飞的建章立制工作变成了一等一的重要事项来抓。
      说易行难,规章制度并不好拟定,大家平时都是就着飞机干实事,可要把所干的事化为书面语,形成规则的时候,可要另费一番脑筋了。聂勇刚把熟悉型号工作的人员号召到一起,大家白天各忙各的,只能在晚上休息时间凑到一起,就无人机定型试飞中的每个细小环节进行热烈讨论。为避免文件推行后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聂勇刚及其团队做到了“字字留心”,那卷帙浩繁的规章文件,平常人看来都会觉得枯燥难耐,而他们竟然一个字一个字地反复斟酌。
      “死磕”自己,幸福大家,一个月,聂勇刚每天晚上熬到两点,无人机定型试飞和管理制度终于出炉。无人机试飞现场繁杂的人、纷乱的事通通被这份有力的规章制度所“收服”。文件正式下发后,外场无人机试飞工作步入正轨,后面来到外场的其他几型无人机,也都顺势参照该制度运转着。
      每次看到型号哪怕一点点的成长和进步,聂勇刚内心深处都会感受到一种难言的欣慰。这两年过得太苦太累,无数双眼睛在紧盯着、审视着该型号的一举一动,那些挑剔的目光源自对该型号的热切期盼。越是接近完美,就越是如履薄冰,作为型号项目抓总的聂勇刚从未给过自己喘口气的机会,在每一个感受到“焦头烂额”的时刻,聂勇刚都闭上眼睛、深呼吸,告诉自己“前进,坚持,拥有一颗坚定的心才不会迷失方向。”
      近两年,聂勇刚默默把自己的工作调到了“全年无休”模式。 “办公室放假,现场可不放假,项目办需要人的时候,我有义务要第一个顶上去。”就这样,聂勇刚在外场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孤独”的高温假,打开手机,朋友圈里天南海北的美景美食不断刷屏;内心深处,他却被自己对家人的惭愧无数遍地“刷屏”。结婚12年以来,聂勇刚从来没有带家里的妻儿出去旅行过,哪怕是到附近的小景点,正常的周末对他来说是多么奢侈,全年近113天的出差,每天高强度的工作状态已经“掏空”了他所有的时间和精力。
      聂勇刚非常喜欢一首校园民谣——老狼唱的《来自我心》,在简单的吉他伴奏下,整首歌曲没有大的波澜起伏,悠悠的旋律,唱着唱着就唱到了心坎里:“任凭这天空越来越湛蓝,任凭这旅程越来越孤单,丢不下的行李,是我不变的心……”
      也许在今天,明天,或者后天,聂勇刚又将踏上奔忙的旅程,疲惫的时候,看着异乡的风景,他会打开手机听一听《来自我心》,纵使旅程再怎么“孤单”,每一个需要他的时刻,他依然会挺身而出,像一支队伍那样去战斗。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7-16 21:48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xian.qq.com/a/20170713/013038.htm
“翼龙II” 首架民营企业制造察打一体无人机首飞成功!
西安航空基地2017-07-13 08:56





翼龙II

7月10日7:00——7:45

中国首架察打一体无人机

“翼龙II”首飞成功

在高空飞行45分钟

完美完成空中首秀

小伙伴们可能还不知道

这么厉害的无人机

可是由咱们航空基地入区企业

鑫旌航空 完成整机装配并交付的

今天大家算是有眼福了

航空君带来独家现场高清图集








“翼龙II”整装现场

近年来,军民融合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

军民融合军转民、民参军

在西安也受到高度重视

如此的大背景下

鑫旌航空,保持先发优势

作为西安航空基地的一家民营企业

那么↓

鑫旌是凭什么实力

完成“翼龙II”的整机装配呢

拥有多年丰富经验



公司主要从事航空预研用飞行器风洞模型的设计、加工、装配及飞机试验件的研制。

模型研制中多次参与国家重点型号的低速、高速、高雷诺风洞模型设计生产,加工过至目前我国最大的风洞模型。

对飞机试验件研制有着丰富的经验,曾多次完成了我国多项飞行器首次研制任务,如支线客机的轮胎爆破试验舱、飞机机翼除冰和鸟撞试验件等,一系列制造过程,使我公司涉及领域广泛并且攻克了目前一些技术难点。曾获得过最佳协作单位称号。

具备整机制造能力



随着公司技术能力和生产实践的发展,公司由从钣金模具、复材模具、装配工装设计制造到飞机机加零件、钣金零件、复材零件、标准配套、装配方案确定实施有效进行及产品的最终交付完成从技术力量储备、质量控制、产品流程的建立,逐步建立了飞机整机的制造能力。

于2013年完成某型翼展5.5米起飞重量550公斤飞翼布局无人机整机制造、2016年与成都飞机设计研究所合作“翼龙II”无人机制造

完善配套设施建设



从14年项目开始建设,历经两年完成项目基础建设,改造机加车间、数控车间,新建装配生产线、购置各种装配所需求的设备、配套设施等,现已满足生产需求。

合理规划、安排飞机的制造节点,避免了相同类型工作在同一时间过度集中进行,使得资源的利用能持续、合理的安排,缩短了制造周期,高质量的生产要求保证了飞机的定期交付。


在“翼龙II”项目完全建成后

鑫旌航空将从单一的航空零部件、模型、试验件

加工的企业成长为具备整机生产能力的企业

预计可年产10架、新增销售收入3.8亿元

新增税金2181万元,可创造就业岗位208个

在我们为“翼龙II”首飞成功欢呼的同时

也带着一份新的展望

航空基地将依托鑫旌航空等无人机研制企业

大力支持无人机产品规模化生产和产业化发展

着力打造百亿级无人机产业集群

这架凝聚着无数航空人的飞机

带着西安军民融合的期望

一飞冲天!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7-16 21:50 | 显示全部楼层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7-16 21:48
http://xian.qq.com/a/20170713/013038.htm
“翼龙II” 首架民营企业制造察打一体无人机首飞成功!
西安 ...

这篇报导应该是指由西安鑫旌航空生产的第一架翼龙II首飞成功
漆室葵忧 发表于 2017-7-17 08:38 | 显示全部楼层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7-16 21:50
这篇报导应该是指由西安鑫旌航空生产的第一架翼龙II首飞成功

不错的尝试,国企提供核心组件就行了,一般性装配环节外包可以降低成本。
ziluolan 发表于 2017-7-17 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7-16 21:48
http://xian.qq.com/a/20170713/013038.htm
“翼龙II” 首架民营企业制造察打一体无人机首飞成功!
西安 ...

三千多万一架?
clibra 发表于 2017-7-19 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预计可年产10架


这产能也太弱了。我还YY着天朝的无人机海战术呢。乘100倍都不够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旗下论坛|小黑屋|手机版|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 )

GMT+8, 2017-7-29 19:43 , Processed in 0.309576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