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8230|回复: 146
收起左侧

[水面舰艇] 航空母舰弹射器(蒸汽弹射/电磁弹射)

[复制链接]
langge945 发表于 2010-10-21 01: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zhh894217 于 2015-11-5 21:31 编辑

电磁弹射 飞轮存储模块。摘自2011-2020年我国能源科学学科发展战略报告(第四稿)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flanker 发表于 2010-10-21 03:4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是马伟明那一组做的?

点评

恩 海军工程大学。  发表于 2011-12-22 04:07
H3H3 发表于 2010-10-21 03:54 | 显示全部楼层
和美国的一个档次。给电磁弹射激光炮电磁炮用的
pooh 发表于 2010-10-21 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不用超导体储能?
没有超高速轴承等运动部件,可靠度不是更高?
snowtiger 发表于 2010-10-21 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严格来说,马院士搞的是供电配电体系,不是用电器,呵呵
sped 发表于 2010-10-21 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个50MW/120MJ飞轮储能样机有八股不?
dkgeki 发表于 2010-10-21 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起来和美国真是一边齐啊...
The EMALS offers the increased energy capability necessary to
launch the next generation of carrier based aircraft. The steam
catapult is presently operating near its design limit of
approximately 95 MJ. The EMALS has a delivered energy
capability of 122 MJ, a 29% increase (see Fig. 6). This will provide
a means of launching all present naval carrier based aircraft and
those in the foreseeable future.

The four disk alternators are mounted in a torque frame and are paired in
counter-rotating pairs to reduce the torque and gyroscopic effects.
The rotors operate at a maximum of 6400 rpm and store a total of
121 MJ each.


source:
www.navair.navy.mil/lakehurst/nlweb/ieeerevc.pdf
j6j7j8 发表于 2010-10-23 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这是个好东西
国产航发 发表于 2010-12-11 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航母弹射器专题

  以MD电弹最新进展报道开始:

美军电磁弹射器将于12月中进行首次实机弹射
中国国防科技信息网2010-12-09 17:26

据海军时报2010年12月8日报道 美国海军的新型电磁弹射系统可能于12月中旬首次弹射,标志着该项目的重大进展,该项目遭受了很多批评和质疑。
电磁弹射系统是一项关键性技术部件,将安装于”福特”号航母上,首部电磁弹射器目前正在制造中。如果该系统不能如期交付,海军则必须在“福特”号航母上恢复使用蒸汽弹射器,这种改变将造成“福特”号航母进度推迟和重新设计,费用高昂。
一架F/A-18E“超级大黄蜂”舰载机正在接受测试,为弹射做准备。测试数据将用于安全问题分析,获取必要的飞行证明书。
此次弹射将在赫斯特湖海军航空工程站的海军航空系统司令部的试验设施内进行,军方和主承包商通用原子公司根据舰载系统,在这里建设了全比例的试验场,包括主要的软件和硬件组件。
2010年春,研发组开始使用该系统进行了试验小车弹射试验,至今已进行了722次试验小车弹射试验,试验小车末速可达180节,这也是对电磁弹射系统弹射末速的最高要求。该弹射试验是项目系统功能演示验证阶段的一部分。
如果“超级大黄蜂”试验成功,2011年将进行其他舰载机的弹射试验,包括C-2运输舰和T-45“苍鹰”喷气教练机。电磁弹射系统项目目前正在按部就班的进行,将于2011年向新航母交付首部弹射器。
20世纪50年代,美国海军使用蒸汽弹射器代替液压弹射器以来,电磁弹射器是第一种新型弹射系统。与蒸汽弹射器相比,电磁弹射器有众多的优点,如向飞机施加的应力较小,能延长飞机寿命,并能弹射更多种类的飞机,且维护简单方便,运行费用较低。
电磁弹射系统项目,尤其是试验项目的功效,是海军、国会和工业部门所关注的问题。与其他所有技术研发项目一样,电磁弹射系统项目也面临很多困难,但是军队与通用原子公司继续坚持新系统要如期交付,以安装于”福特”号航母。
2010年7月13日,通用原子公司发布了充满信心的申明,届时,该公司刚签订了6.762亿美元的固定价格合同,用于制造电磁弹射系统和先进阻拦装置(均安装于”福特”号航母)。
国产航发 发表于 2010-12-11 23: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国产蒸汽弹射器要比电磁弹射快一些,已经完成全尺寸样机研制,弹射试验结果不太理想;电磁弹射只完成了直线推进电机单元的研制,相应的大功率储能系统由海洋工程研制,全尺寸样机原计划2010年完成,大载荷的弹射试验还早。

中国潜艇动力获得突破
----记海军工程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马伟明
新华社武汉10月9日电题:他,为科技强军而领跑——记海军工程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马伟明
    陈万军、曹金平
    海军工程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马伟明领衔科研团队,长期致力于舰船综合电力技术原始创新研究,承担国家和国防重大装备重点课题40多项,获得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发明专利40多项,20多项关键技术成果居世界先进水平;所有创新成果全部应用到我国自行研制的作战舰艇。马伟明先后获国家“十大杰出专业技术人才”“中国青年科学家奖”“国家发明创业特等奖”及“当代发明家”等荣誉称号,他领衔的科研团队获“国家创新研究先进群体”。2002年7月,中央军委为马伟明记一等功。
    “科技强军,不能总是跟在别人后边追赶,必须站在领跑行列”
    上世纪末,我国研制新一代常规潜艇,需要装配高效能的十二相整流发电机。当时,我国在这一技术领域还处于空白状态,只能从国外进口。马伟明率领科研团队历经13年攻关,突破8项关键技术,研制成功国产十二相整流发电机,填补国家空白,装备多艘潜艇,这一成果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
    我国从国外引进的十二相整流发电机,一直存在“振荡现象”,影响潜艇安全。然而,这是一个困惑电机界近20年的世界级难题,就连原创的某国公司也未能查明其机理和找到解决的办法。马伟明经过上千次试验、数万组参数分析计算,在世界上率先建立了发现“振荡现象”的“判据公式”,在这个基础上,历经1800多个日日夜夜的拼搏攻关,成功解决了“振荡难题”。当这一成果通过国家专利局公布于世后,某国公司总裁请求马伟明帮助他们解决“振荡”后遗症,并通过官方渠道正式提出购买马伟明的发明专利。不仅如此,这家公司还破天荒地将对外严密封锁的电机设计图纸交给马伟明,请求帮助审查。
    马伟明承担的科研课题,一半是国家处于空白的尖端课题,一半是有关科研单位不愿承担的“风险课题”。不少人劝他多干一些不怎么辛苦、出成果快、风险小的课题。马伟明却说:“经得起名利诱惑和风险考验,是起码的科研境界。”
    进入新世纪,我国研制新一代潜艇时,面临难以逾越的一大难题,就是要研制出大容量高速发电机,而当时世界上还没有一个国家搞出来。马伟明主动请缨,率团队历经7年攻关,跨越7大风险,在世界上率先研制出了大功率高速电机,既降低了舰船发电系统的体积重量,又减小了震动噪声,大大地提升了潜艇的隐蔽性。
    在另一型潜艇的研制中,马伟明花了近12年时间,研制出可同时发交流电和直流电的“交直流双绕组发电机”,这一国际首创成果,使我国新型潜艇运行安全得到了可靠保证。
    “科技强军,不能总是跟在别人后边追赶,必须站在领跑行列。”马伟明的目光始终紧盯高科技前沿。
    舰船综合电力系统是舰船由机械推进向电力推进转变的一次技术革命,是发展“智能舰”的基础条件,是实现舰艇隐身、降低油耗、动力设备模块化和新概念武器上舰的重要手段。
    为填补我国在这一技术领域的空白,从2000年开始,马伟明组织科研团队,联合国内10多家科研院所和军工企业,展开一系列课题攻关。经过10年的不懈奋斗,在发电模块、推进模块、全系统集成模块等6大关键技术领域取得重大突破,完成了大功率推进电机、大功率变频推进系统的设计与试制,突破了制约综合电力系统装舰的“瓶颈”技术,使我国全电化舰船关键技术向前跨越了20年。
    某型舰船特种电力技术,目前只有个别发达国家掌握。马伟明率课题组集智攻关,提出了具有当今世界先进水平的设计方案。然而,没有人相信他们能搞出来,原因是我国在这方面技术积累不够。对此,马伟明横下一条心:“哪怕少活十年,也要攻下特种电力技术难关!”
经过5年的不懈冲刺,马伟明带领项目组完成了样机研制和试验的全过程,43项关键技术全部被攻克,申报国防专利32项。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7位院士在对这一重大成果评审时激动不已,认为这项重大关键技术的突破,其意义不亚于“两弹一星”和载人航天。
“在科研创新上,个人的本事再大,顶多是个‘单打冠军’,而我们国家最急需的是‘团体冠军’”
    近20年来,马伟明领衔的舰船电力电子技术国防科技重点实验室,既搞出了30多项国家和军队顶尖级科研成果,又培养出80多名电机、电磁兼容、电力、电子技术学科的专家级人才,平均年龄只有33.5岁。
    马伟明不肯在任何单位兼职,却乐意担任国内多所名牌大学的兼职教授,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发现好的生源,为国家培养“种子选手”。在马伟明领衔的科研团队中,有40多名教员、教授,80多名博士、硕士研究生,分别来自清华、北大、浙大、武大、上海交大、国防科大等15所名牌高校,在马伟明的指导和培养下,他们已成为我国10多个技术领域的专家人才。
    为了培养出一流人才,马伟明不惜一切代价。他规定所里的博士、硕士研究生,既可以参加老师的课题,也可以自己提出课题,只要研究需要,要经费给经费,要设备买设备,要保障给保障。中科院物理研究所硕士研究生赵治华被马伟明调来后,从事电磁兼容课题研究。然而,连续3年,赵治华没完成一个课题、出一个成果、发表一篇论文。“不要急于看成果,就看他努力了没有,探索了没有,发现了没有。”马伟明一直支持赵治华。第4年,赵治华发表了第一篇论文,立即在国际上引起轰动,现在他已是我军电磁兼容研究方向的专家。
    马伟明认为,没有尖端人才出不了尖端成果,没有尖端课题出不了尖端人才。近20年来,马伟明带领着科研团队总是向尖端科研冲锋,而他总是放手将年轻人推到一线担当重任。
    王东7年前是马伟明的硕士研究生,年仅23岁的他就被马伟明推荐为高速发电机的主设计师。开设计方案评审会时,由他向专家做主报告。专家们一看上台汇报的是个满脸稚气的中尉,既吃惊又怀疑,但设计方案却做得无可挑剔。经过7年的摔打,王东不仅成为海军工程大学最年轻的副教授,而且成为国内电机界后起之秀。
    为了鼓励年轻人大胆创新,近10年来,马伟明从不在他领衔的科研成果报奖时署名,全部让给年轻人。不仅如此,每年都有大量科研成果推广应用,马伟明坚持将技术无偿转让工业部门,不收技术转让费,在他看来,在科研创新上,只有国家利益,没有团队和个人利益。
    正因为如此,从2005年开始,马伟明领衔的科研团队,成为我国电工领域唯一一个连续6年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的“创新群体资格认证”。
马伟明说:“在科研创新方面,个人的本事再大,顶多是个‘单打冠军’,而我们国家最急需的是‘团体冠军’。”
“如果我现在不拼命,国家选我这个最年轻的院士有什么意义”
2001年,41岁的马伟明当选中国工程院最年轻的院士。
    “我们这代年轻教授赶上了国家科技创新的好时候,但谁也无法抗拒生命短暂的自然规律,只要稍为歇口气,别人就会跑到我们前面去,必须趁我们现在还干得动,再拼个10年、20年,出一批世界先进水平的研究成果,培养一批在国内有影响的学科带头人。”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马伟明在挖掘自己生命潜能的同时,也在向生命的极限挑战。
    2007年5月,马伟明的父亲患癌症从江苏老家到武汉动手术。一周后,父亲见儿子每天忙得连跟自己说话的时间都没有,就直接来到马伟明办公室。忙得不可开交的马伟明一见父亲:“爸,我下午出差,有事中午回家吃饭的时候再说。”父亲火了:“我老了,命不值钱。可你还年轻,你看看自己的脸色比我这个癌症病人还难看,谁给了你多大好处让你这样玩命?”
    马伟明也火了:“谁也没有让我这样干,我干得是自己喜欢干、愿意干、也必须干的事!”
    20年来,每年都有马伟明的科研成果鉴定会。每次鉴定会,专家们都为马伟明的身体担忧。马伟明的博士生导师、清华大学郑逢时教授语重心长地对他说:“我不担心你在学术上超过我,只担心你的身体还能坚持多久?!”
    两年前,马伟明到北京出差,海军机关领导见他面容憔悴,当即强行留下他,送他到海军总医院检查。全面体检后,1.76米的马伟明体重仅51.5公斤,10项生命健康指标中有7项不合格,有些指标只有正常值的一半。海军工程大学、海军机关每年都安排马伟明疗养,可他一次没去过,就是住院也是三天两头回去加班或出差,他长年累月都是边吃药边工作。
    马伟明的助手刘德志给他算了一笔时间账:以每天8个小时工作量计算,他每年的工作量相当于正常人的1.5倍。按他目前承担的科研任务,就是再过10年他也挤不出一个休息日。
    马伟明从国外回来,一下飞机就直奔试验室解决技术难题;在医院打着吊瓶,听说部队有难题要解决,拔掉针头就走;每年除夕晚上6时回家,初一10时到试验室已成为工作习惯;儿子7岁时,父子俩呆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不到一个月,唯一一次给儿子带回的礼物,是出差时飞机上发的一盒点心。
    2009年6月,马伟明腰肌损伤不能站立,连续4个晚上让人把他抬到试验现场,躺在椅子上指导课题组成员解决难题。
“如果我们不能在关键技术上取得突破,那国家还要我们这些院士有什么用?”马伟明说,“如果我现在不拼命,国家选我这个最年轻的院士又有什么意义?!”

sarin
不知道这电力技术中那种技术其意义不亚于“两弹一星”和载人航天?
国产航发 发表于 2010-12-11 23: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国产航发 于 2010-12-11 23:24 编辑

  各种消息显示:国产蒸汽弹射器要比电磁弹射快一些,已经完成全尺寸样机研制,弹射试验结果不太理想;电磁弹射只完成了直线推进电机单元的研制,相应的大功率储能系统由海洋工程研制,全尺寸样机原计划2010年完成,大载荷的弹射试验还早。
国产航发 发表于 2010-12-11 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马氏脾气——中国工程院院士马伟明少将传奇
●施昌学
2010-10-02 16:44:19 来源:中国军网

    马伟明性格怪。
    马伟明脾气犟。
    而且,据权威观察人士透漏,随着年龄、职务、地位、荣誉和知名度的增变,这种“马氏性格”与“马氏脾气”,似乎也正在向着“更怪”与“更犟”的方向发展。
    荣膺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中国发明创业奖”特等奖、“军队专业技术重大贡献奖”、“优秀科技青年创业奖”、“求是杰出青年实用工程奖”、“何梁何利奖”;
    获授全国十大“杰出专业技术人才”、“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和“当代发明家”荣誉称号,当选九届全国人大和中共十六大代表;
    34岁破格晋升教授,38岁成为博士生导师,41岁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42岁晋升海军少将军衔。
    这就是马伟明:一位具有个性色彩的蜚声国际电力电子科技界的“国宝级”青年科学家!
    采访马伟明很困难。即使对我这样曾经在海军工程大学工作和生活过的老熟人,他也会毫不客气地拒之门外,然后再道声“对不起”。
    我找他的同学、海军工程大学动力工程学院院长张晓锋博士做工作。张院长很够意思,满口应承,但有个条件:两个小时打住。
    “能不能半天?”我得寸进尺。
    张院长面有难色:“那得请示校长。”
    我只好作罢。马伟明院士怪异的性格与倔强的脾气以及海军工程大学从上到下对“马氏个性”与“马氏脾气”的包容度,我一清二楚。
    在我的记忆仓库里,囤积着一大堆彰显这位中国工程院最年轻院士怪异个性特色的轶闻趣事——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从北京开会回到学校,校领导问他要多长时间传达“两会”精神。他答:“半个小时足够。”领导们提醒他:“是不是太短了?”他很干脆:“就这样,大家都很忙。”似乎是约定俗成,此后5年中,他都按这个时间长度传达“两会精神”,再也没有人对此说“长”道“短”。
    海军组织英模人物事迹巡回报告团,他是主要成员之一。类此“王婆卖瓜,自卖自夸”的脱口秀,他打心眼里就反感,打死他也不会干。校方出面做工作,他“马”脸一拉,两眼一瞪:“谁想干谁干,谁愿去谁去!”校方只得出面三番五次与海军交涉,终于遂愿。
    他是个荣誉等身的人。但他对这个东西看得很淡,甚至本能的排斥。当选全国十大“杰出专业技术人才”,其排名紧随饮誉世界的“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之后位列第二,是军队系统当选的唯一科技专家。消息传来,全校上下一派喜庆,可他却连授奖大会都不愿出席。经海军和总政领导层层做工作,好不容易才把他劝上了进京的列车。然而,在随后的巡回报告中,他仅走了两地就“请假”了。
    中宣部和总政联合组织首都新闻单位对他的事迹进行采访报道,他却像躲避瘟疫一样躲避记者,实在逃不脱了,他向记者们谈了一大堆他的缺点和毛病。“要讲实话,”他说,“我也不是看了某个英雄的故事才立志干这一番事业的。如果硬要这么说,那是扯蛋。”搞得一群京城老记哭笑不得。
    时任海军司令员的石云生上将专程到学校现场办公。在知名专家教授座谈会上,他一开口就揭短:“前几天,为协调科研中的一件小事,我专门写了报告送到机关,楼上楼下跑了一天半,画了7个圈还没办成。”弄得在座的各位校领导脸上火辣辣的。
    他是典型的“一根筋”:心直,口快,有话就说,有屁就放,不藏不掖,不绕弯子。处理社会生活问题与破解科学之谜都是一个套路:直线型思维。有感于他不谙事态的夫子气,要好的朋友常常戏谑他:“高智商,低情商。”
    作为一名集教授、博导、院士三大高级学术职称于一身,并已是享受我军大军区正职高级将领薪金待遇的专业技术2级、肩扛海军少将军衔的著名青年科学家,就是这样一副“做派”,这样一个“德行”,海军工程大学从上到下没有人说他半个不字。在局外人看来,这岂非咄咄怪事!
    见怪不怪。皆因马伟明历来如此,早已如是,而并非他名气大了异化而成。
    有道是:“生成的相,酿出的酱。”马伟明打小就有股“倔犟劲”。
    无论是自然的与社会的客观环境,还是先天的和后天的外部因素,似乎都定格了马伟明在同龄群体中的弱势命运。
    1960年4月,出生于江苏省扬中市——长江下游一个四面环水的江心小岛——的马伟明,或许是从职小学教育的体弱多病的母亲的遗传,自小就是个“病秧子”。刚刚发蒙读书,又赶上史无前例的“文革”动乱,随着在县政府机关工作过的父亲因为复杂的家庭出身问题被打翻在地,他也打上了“狗崽子”的烙印。及至70年代初,教育战线涌起一波“回潮”,他却又大病一场,不得不辍学一年,奔走于南京、上海之间求医保命。
    但是,“命比纸薄”的马伟明却“心比天高”。尽管瘦骨如柴、弱不禁风,胸膛里却燃烧着好强争胜的烈焰。他并没有放弃当“孩子王”的梦想,只不过不是用拳头去慑服对手,而是以智力来赢得拥戴。
    这是一场韧性的战斗。从小学到初中,他在校的学业成绩榜单上一直名列前茅。为激励他刻苦求学,饱经沧桑的奶奶曾教诲他:“学而优则仕”,“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对奶奶所期许的“仕途”、“黄金”、“玉颜”、“人上人”,马伟明虽然毫无兴致,但他发现,读书不仅不像奶奶想象的那样是一件苦差事,而且具有极大的乐趣。在他眼里,似乎除了学习,他再难找到使自己快乐和愉悦的事。学习,成了他生活乃至生命的第一需要。
    然后,初中毕业后,父亲却强令儿子休学。其理由,一是再读两年高中也得上山下乡,不如及早学门手艺;二是母亲常年卧病在床,兄弟姐妹5人全靠父亲一人难以支撑。
    小马倔犟不过老马。父命难违,已经考上高中的马伟明拜师学起了无线电修理。
    马伟明的数学老师马逸云闻讯急了,亲自登门做工作。马老师告诉马伟明的父亲:这孩子悟性极高,培养得好很可能成大器。
    要感谢这位普通的中学女教师。是她慧眼识珠,使马伟明得以重返学校继续学业,为25年后共和国工程院升起一颗耀眼的新星,铺就了第一块跳板。
    1978年,高中毕业的马伟明恰逢其时,迎来了“文革”的后第二届高考。他压根就没想当兵上军校,又是当县交通局长的父亲自作主张,替他报考了海军工程大学。
    高考揭榜,马伟明被海军工程大学电气工程系录取。既上大学又参军,可谓双喜临门。手捧大红录取通知书,父亲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可马伟明却对即将开始的军校生活充满疑虑:那直线加方块的韵律与他特立独行的自由畅想曲油水能容吗。
    小马仍然倔犟不过老马。父亲洞悉儿子的“活思想”,不由分说,也不容多想,就径直将其“押送”到了江城武汉。
    “你这种倔巴性格,在军校里磨砺磨砺,有好处。”临别,老马再次训导小马。
    但马伟明却难以适应这种“统一意志、统一思想、统一纪律、统一行动”到连吃饭、睡觉、走路都要令行禁止的模式化生活。
    他崇尚个性化的思想,习惯个性化的学习,追求个性化的生活。为此,好长一段时间,他都相当“逃兵”。直至大学本科毕业,学业成绩一直名列本专业前三名的他还是想冲出“围城”。他曾想通过报考研究生,卸掉那身套在他干巴躯体上酷似“马褂”的肥大军装。然而他所设想的这条“终南捷径”,却根本走不通:上级明文规定,应届毕业生不得报考地方大学的研究生。
    他心里明镜似的:像他这种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倔犟主儿,分配到部队是毫无发展前途的。万般无奈,他只得报考本校的研究生。然而,由于招生名额限制,考绩名列前茅的他,最终却被淘汰出局 。电气工程系主任张盖凡教授欲将其留在本系任教,也因其除了学业成绩别无他长而未果。
    马伟明被分配到海军另外一所工程技术院校工作。两年的折腾消磨,他突然想起母校的好来:在冲不出“围城”的情况下,论学术研究环境氛围,海工大略胜一筹。若要实现自己的理想,必须打道回府。
    人一辈子要经历无数次命运攸关的抉择。对于马伟明来讲,1985年9月重返母校攻读研究生,是他最成功的一次选择;而1989年,张盖凡教授通过校方将他从训练部电子技术教研室调回本系舰船电工基础教研室,则为他找到了一个最佳舞台。
    从此,马伟明接过恩师肩上的科研重担,并借助这个舞台,演绎出一部辉煌的人生活剧。
    “我这人自小要强,既不想领导别人,也不想被别人领导,总想保持一个完整的自我。”反思当初的行为动因,马伟明说,“搞科学研究,需要宽松的人文环境,活跃的学术气氛和自由的独立性格。一百多年来,我们民族的创新力为什么越来越萎缩?就是共性的东西太多,思想禁锢得太厉害。”
    马伟明引证德意志现代化进程中优先发展科教事业的成功经验:普鲁士国王威廉三世有一句流传千古的至理名言:“大学是科学工作者无所不包的广阔天地,科学无禁区,科学无权威,科学自由!”普鲁士“现代教育之父”威廉•冯•洪堡认为,大学教授最高道德义务就是不断地研究不为人知的东西,发现新规律,不断地向真理接近。他们必须全身心地献身于科学研究,始终处于政治和社会的彼岸,享受科学研究的自由,作为精神上地内心自由,以便为国家和社会保存一支校正力量,去校正那些政治和社会上形成了优势但不一定健康的东西。
    “正是如此,”马伟明说,“普鲁士以及全德意志的大学为这个民族赢得了世界性的辉煌成就。自1900年诺贝尔奖颁发以来,德意志先后产生了95位获奖者,而这还不包括数学家。世界上没有哪个民族像德意志那样为人类造就出如此众多饮誉全球的伟大思想家和科学家!”
    马伟明认为自己是个有思想的人,但却不轻言政治:“说那么多管屁用?关键要干!把自己该干的事干好,就是政治。”
    马伟明性子急,脾气暴。火起来了,亲娘老子也拿他没辙。
    2007年,马伟明的父亲被检出患上了早期胃癌。老爷子从江苏扬中市老家奔着当院士的儿子到武汉住院手术。然而,整整一个星期,马伟明除了吃饭睡觉,成天猫在实验室里,似乎根本就想不起来家中还有一位等待住院手术的老父亲。这天,听说马伟明中午就要出差,老人家急了,直接闯进实验楼。电力电子技术应用研究所刘德志教授见状,立即把老人家让进自己的办公室。
    “你问问马伟明能不能腾出5分钟时间。”老人家气呼呼地盯着刘德志:“我就跟他说三句话。”
    刘德志不敢怠慢,立即把正在布置科研工作的马伟明找来。
    “我马上就回家了。”马伟明向父亲陪着小心:“咱爷儿俩边吃饭边说吧。”
    “你听明白了,”老爷子用手指着马伟明吼道:“我之所以找到办公室来,就是不想当着媳妇和孙子的面说!”
    “您不是来治病的吗?”马伟明一边收拾文件资料,一边劝导老父亲:“等病治好了再谈吧。”
    老爷子一听儿子还是不想跟他谈,顿时火冒三丈:“马伟明,你家里什么事都不闻不问,我真不知你为什么要这样成年累月拼死拼活地卖命?”
    “啪!”没容老爷子再往下嚷嚷,马伟明把文件夹往桌上一摔,拉下了“马脸”:“请您打住,不要再跟我说给谁卖命的话!我告诉您,我干的所有事情,没有哪一级组织、哪一级领导要求我干或命令我干,都是我自己想干、喜欢干、愿意干的事!”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老马再也倔犟不过小马,知子莫若父,老爷子立马打退堂鼓:“你不是忙吗?我到上海去动手术好了。”
    “手术的事这几天马院士都安排好了,老爷子您就安安心心住院吧。”刘德志一干人等赶紧打圆场,总算把这父子俩劝回了家。
    若论马伟明脾气劲爆的烈度,最为经典的要数直面10位外国权威专家的那一声惊天怒吼了。
国产航发 发表于 2010-12-11 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科研前沿高地上,只要是马伟明看准了的课题,即使无人投一分钱,他也会自掏腰包硬着头皮往前闯。5年前,他瞄准一项国际科技领域的尖端技术,申请到100万元论证经费。但论证报告完成后,再也没人给他投钱了。原因很简单:国家数亿元的专项科研经费已经拨付给了对口的研究机构。马伟明犟劲十足:“砸锅卖铁也得干!”他从自己的科研积累中拿出2000万元,率领实验室一帮青年专家埋头苦干两年,研制成功了小型样机。
    2008年岁末,包括7位院士在内的80多位知名专家学者齐集海军工程大学,参加马伟明院士的科技成果鉴定会。面对马伟明院士和他的创举,所有的人都称惊道奇,所有的人都为之震撼。
    “是的,震撼!”刘德志激情难抑,两行热泪夺眶而出:“这是我在鉴定会现场听到最多的两个字。”
    “可以说是一石激起千重浪啊!”刘德志重新坐下来,情绪归复平静:一方是专门研究机构,历时数年耗资数亿元半途下马;一方是自投资金两年就拿出了成果。高层决策者为难了:后续投资是向马伟明的国际领先技术倾斜,还是仍然亦步亦趋沿袭洋人几十年前走过的老路?
    科技创新与制度创新一个 也不能少。体制,30年改革仍未彻底打破的计划经济时代形成的高度固化与条块分割的落后的科研体制,依然扼杀科技的进步,阻遏创新的成长。
    马伟明的伟大创造离祝捷的凯旋门还很遥远,下一步的工作是1:1样机单元部件的研制。仅此一项至少还需要5000万元以上的经费投入。钱从哪儿来?“如果国家仍然不投资,”马伟明犟着劲撂下狠话:“哪怕借贷举债,我一年内也要把它干出来!”
国产航发 发表于 2010-12-11 23:25 | 显示全部楼层
  speed:
  决策有问题,蒸汽弹射要搞,电磁弹射也要搞,不能只搞蒸汽弹射就不搞电磁弹射,现在投了几亿元给蒸汽弹射,结果不如预想的那么好,反倒是自筹资金搞的电磁弹射技术,已经看到了曙光。
国家的投资不能只看眼前,必须要有发展的眼光和赶超先进水平的决心,如果中船重工某所迟迟不能攻克蒸汽弹射的技术瓶颈,国内又没有电磁弹射的技术储备,影响到的就是大型水面舰艇未来的发展,而且这种影响是根本性的,直接影响的是总体方案的确定,搞不好下一个十年还会看到滑板出现在中国的新建大型水面舰艇身上,将会严重影响了海军战斗力的提升。
对于这种前沿性的,根本性变革的技术,其实预研花不了几个钱,也就是几千万元,但是这种预研工作的结果对将来型号项目正式立项后研制的帮助极大。
像以前那样什么研究都要从型号立项之后才能开始,没有型号立项就没办法展开技术研究工作,造成大量时间和经费被浪费在一些基础性的技术问题上,最后造成项目拖时间托经费,不仅没有省钱,反而浪费了更多的经费和最宝贵的时间,等到型号研制成功后,又比别人落后一代。
科研体制问题再不改革,再不把基础技术预研和验证提到一个总领全局的战略高度,科技强国就只是镜中花,水中月而已。

国产航发 发表于 2010-12-11 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speed:
蒸汽弹射器要比电磁弹射快一些,蒸汽弹射器已经完成了全尺寸样机的研制,不过弹射试验的时候结果不太理想。
电磁弹射只完成了直线推进电机单元的研制;相应的大功率储能系统和全尺寸样机还没有;大载荷的弹射试验还早。
国产航发 发表于 2010-12-11 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2008年岁末完成电弹的小型样机,1:1样机单元部件“哪怕借贷举债,我一年内也要把它干出来!”,即2009年底或2010年初1:1样机单元部件就应该搞成了吧。“1:1样机单元部件”究竟是什么部件?
国产航发 发表于 2010-12-11 23:28 | 显示全部楼层

马院是一个个性的人这点再海工的时候就知道了,关于电磁弹射我听到的是这样的:当年在海工的时候就听说中国要造航母,弹射器当时马院士其实是提出要跨越式发展,直接上电磁弹射的,可是方案报上去之后,某些人出于某种目的说,电磁弹射对中国来说太难了,万一搞不成影响航母的整个工程进度,所以放弃马院的方案,该保守的蒸汽弹射。
不知现在蒸汽做的怎么样,不知现在的领导怎么看电磁弹射的。
E型机 发表于 2010-12-11 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道理很简单,就是总装和海军的矛盾,海军要挺马院士,总装更保守。
静塞军戍 发表于 2010-12-12 07:03 | 显示全部楼层
道理很简单,就是总装和海军的矛盾,海军要挺马院士,总装更保守。
E型机 发表于 2010-12-11 23:58


海军和总装的矛盾?直接相关的单位应该是海装吧。
yuchen74 发表于 2010-12-12 1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也不缺几千万的钱,向电弹投这点钱,搞预研同时也引入竞争,多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旗下论坛|小黑屋|手机版|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 )

GMT+8, 2017-11-18 22:00 , Processed in 0.348399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