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JK-SETI
收起左侧

[战略战术导弹] 伊朗与朝鲜的弹道导弹能力:来自美俄联合威胁评估的消息

[复制链接]
mp586 发表于 2011-10-11 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神秘的朝鲜“舞水端”导弹

作者:孔军 吴健
《兵器知识》2010年12期

  今年10月1O日,为庆祝朝鲜劳动党建党65周年,在平壤金日成广场举行了盛大阅兵式。首次允许在现场采访的外国记者却把多数镜头留给宣传“主体思想与体制优越性”的弹道导弹方阵。其中,行事神秘的朝鲜突然拿出“压轴节目”——新型中程导弹(IRBM),无疑是向外界抛出一颗威力巨大的“震撼弹”。美日韩情报机构认为,该导弹的作战性能远超之前外界知晓的“火星”、“劳动”和“大浦洞”系列,威力不容低估。
  
  神秘的“奶瓶”
  
  其实,IRBM进入反朝军事集团视线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2003年,美日情报部门首次通过侦察卫星,在朝鲜成镜北道花台郡的舞水端里 (Musudan—ri)基地发现一枚全新的导弹矗立在发射架上。通过卫星照片判读,美日情报官员推测该导弹重达19吨,长达10米,采用单级液体火箭推进,可携带500~700千克重的核弹头或常规弹头,射程2500千米左右。此后,美国国防情报局(DIA)给该导弹起了一个简单的名字“BM-25”,意为“射程在2 500千米的弹道导弹”。日本防卫部门则循例,以发现地称该导弹为“舞水端”,这一名称后来被西方媒体广泛接受。
  今年3月,驻韩美军司令官夏普在美国众议院军事听证会上表示,朝鲜已研制出了可打击冲绳及关岛基报的新型中远程弹道导弹,并已完成实战部署,他所说的导弹就是“舞水端”。美国兰德公司朝鲜半岛专家布鲁斯·贝内特博士认为,“舞水端”导弹的基础技术来自20世纪60年代苏联的R-27(北约代号 SS-N-6]潜射弹道导弹。与“劳动”1号导弹相比,“舞水端”最重要的变化出现在制导系统和弹头上,另外在导弹弹体上也有少量修改。此次阅兵中,“舞水端”导弹前端多出现了一个形似奶瓶的部分,并被刻意涂上红色,贝内特认定它是导弹的再入飞行器,“这个部件较为细长,显然是留出了安装火箭推力矢量喷嘴系统的地方,这样安排的好处是使导弹在弹道飞行的任何阶段都得到制导和操纵,可以在任何时候进行航向的校正,不至于像过去‘劳动’1号导弹,在助推阶段结束后的所有飞行都需要靠自旋稳定系统来实现。”
  美韩情报专家均相信,朝鲜已为“舞水端“导弹配备了极为精密的惯性导航系统,有效提高了射击精度。早在2008年,朝鲜曾宣称已研制出一套激光陀螺仪惯性导航系统,其备用导航系统是GPS。贝内特指出,为了对“舞水端”这样射程遥远的导弹实施全程制导,精确的惯性导航或GPS导航是必需的,因为这是用于航向计算方面最精确的两项技术。韩国国防研究院责任研究员金泰宇指出,如此精确的导航系统若能真正发挥作用,“舞水端”导弹将能实现多个目的, “届时,该导弹将可以在再入大气层飞行阶段甚至是弹道末端进行数次弹道调整,这样就能有效避免在对方预算好的拦截点遭到拦截,而这种拦截方式几乎是所有当代反弹道导弹系统共用的方法。”
  作为一种高速的、具备任务前快速燃料填充能力的弹道导弹,“舞水端”的“发射到弹着时间”相当短,这意味在导弹实现弹着前,其惯导系统/陀螺仪导航均能让导弹保持相当高的精确度。金泰宇说“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事实上,导弹飞行时间越长,陀螺仪会变得越不精确,相对较短的飞行时间将使‘舞水端’型导弹少受这个不利因素的影响。拥有新的导航系统后,‘舞水端’导弹将能够达到约50~70米的圆周概率误差(CEP)。事实证明,朝鲜已经在研制更加精确的制导系统,其车载发射的KN-02近程地地导弹就拥有光电末端制导系统。虽然无法知道‘舞水端’是否拥有类似的制导系统,但该导弹应该是完全依赖于惯性,也许还有GPS进行导航。”
  由于命中精度的提高,“舞水端”大大减少了自己的战斗部重量,据称为500千克,这样的弹头对付小型目标已经足够,而战斗部重量的降低又可以提高射程。据美国合众国际社报道,在10月10日朝鲜阅兵式结束后,DIA远东处主任利萨·科尔多斯与相关专家进行图像信息比对,就之前作出的“舞水端” 导弹性能评估进行了修正。他们认为,该导弹长约12米,弹径可能在1.5米左右,采用两节液体燃料段推进,射程居于“劳动”1号中程导弹及“大浦洞”3号远程导弹之间,为3 000~5 000千米,可覆盖驻日美军基地及关岛、夏威夷。换句话说,DIA早年赋予IRBM的代号“BM-25”不符合事实,看来也要进行修改了。
  
  历经波折,修成正果
  
  谁也没想到,朝鲜仅用20余年的时间,就成为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弹道导弹出口大国。平壤一直宣称依赖本国力量完成导弹研发生产,然而德国专家罗伯特·H·施姆克和马库斯·席勒最新发表的学术报告却认为如果没有苏联,俄罗斯的技术支持,以及中东国家的资金赞助和后勤支援,朝鲜不可能用如此快的速度打造出庞大的导弹库。其中,有关俄罗斯专家协助朝鲜开发“舞水端”导弹的细节颇引人关注。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初,苏联金刚石设计局专家就应邀前往朝鲜,参与多款地地、地空导弹技术合作,双方甚至准备联手用导弹击落美国越境侦察机。施姆克援引朝鲜流亡者李明准(音)在德国发表的回忆录《我的生涯》内容称,上世纪70~80年代,美军经常派出SR-7l高速侦察机飞临朝鲜东西海岸进行航空侦察,每月都要出没3~4次,朝鲜人民军一直设法予以击落。时任朝鲜人民武力部部长的吴振宇计划在1982年4月15日前击落一架美军侦察机,以此作为金日成主席70周岁生日礼物。1981年初,吴振宇重金邀请金刚石设计局的10位专家来到平壤,与朝鲜机械工业部(今为军需工业部)的专家一道研讨击落 SR-71的方案。经过研讨,两国专家决定在咸镜北道花台郡舞水端里基地和平安北道信川郡银晶里基地实施“连动作战”,用经过苏联专家技术升级后的S- 200“织女星”远程地空导弹伏击SR-71。1982年初,舞水端和银晶里导弹基地开始保持24小时非常勤务体制。3月的一天,朝鲜人民军防空部队通过雷达跟踪监视到sR-71由黄海康翎半岛上空侵入朝鲜领空。接到报告后,吴振宇立即指示银晶里基地准确算出SR-71的飞行速度和飞行时间,随后下达攻击作战命令。可惜的是,从舞水端里发射的3枚“织女星”导弹未能有效击中SR-71,只是击伤了SR-71的部分机体,迫使其迅速退出朝鲜并在此后相当长时间内不敢越境(这一过程得到美国马基航空博物馆的承认,该馆收藏有大部分退役的SR-71)。有意思的是,“织女星”导弹的残骸后来坠落到驻防海州的朝鲜人民军第4军团军营里,未得到通报的第4军团以为是韩军或美军向朝鲜发射导弹,误判为韩美要发动战争挑衅,并及时向人民军总参谋部进行报告。
  尽管此次作战未获成功,但朝苏两国导弹专家的亲密合作就此拉开序幕。美国国会调查局(CRS)发表的一份报告称,即便在苏联解体前后的混乱岁月,朝鲜与俄罗斯的导弹技术合作也未中断,其中“舞水端”导弹是双方合作的重中之重。该报告援引旅美韩裔学者韩浩锡的调查材料称,到20世纪80年代末,在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和国防部长亚佐夫的默许下,马卡耶夫设计局总设计师伊格尔·维列奇科向朝鲜机械工业部部长朴松峰(已去世)推荐R-27潜射导弹,并愿意对朝转移技术,这被认为是后来“舞水端”导弹工程的源头。尽管该导弹早已成为许多苏联公园的雕塑展品,但朝鲜依然兴趣浓厚,马上予以肯定的回答。到i991年苏联解体前夕,已有160多名苏联专家长驻平壤“1月25日机械工厂”(伪装名称“平壤养猪厂”或“125号工厂”)和平安南道德川胜利汽车工厂,手把手地传授R-27导弹及其辅助系统的制造工艺。苏联甚至将明斯克汽车厂生产的6辆MAZ-547导弹运输,储存发射三用车卖给朝鲜,供其仿制。
  苏联解体后,双方导弹合作一下子没了章法,不过困顿的俄罗斯经济让朝鲜仿制R一27导弹仍取得一系列进展。1992年3月,为千余名员工饭碗着急的马卡耶夫局总师维列奇科再次来到平壤,与老朋友朴松峰取得联系。该局与朝鲜机械工业部的对外企业——永光贸易会社签订一份价值300万美元的合同,由马卡耶夫局继续派人前往朝鲜教学,帮助推进R-27导弹的“朝鲜化”进程。值得注意的是,维列奇科的行为得到俄机械制造总局和俄联邦安全局、对外情报局的支持,这几家单位据称后来都“得了好处”。1992年8月底,马卡耶夫局的10名工程师抵达平壤,不仅帮助朝鲜同行了解R-27导弹的液体燃料偏二甲肼的技术配方和导弹制导方式,还协助其掌握水下发射导弹的技术。
  不过这项合作也不是没有阻力。受到美日韩等国的经济压力,俄总统叶利钦曾多次责令安全部门调查并中断俄朝导弹合作。1992年10月和12月间,几十名马卡耶夫局的专家准备从莫斯科登机前往朝鲜时被警方阻拦,还有一些试图经欧洲前往朝鲜的科学家也被匈牙利、波兰警方拦截。据韩国《首尔新闻》披露,俄政府的阻挠只是“做样子”,为维系马卡耶夫局的生存,朝鲜的资金援助仍有巨大价值,因此大批该局的动力、导航及水下发射系统专家继续辗转前往朝鲜工作,另一部分人则通过电子邮件向朝鲜提供数据和信息资料,俄政府对此只是装聋作哑。据美国国会调查局(CRS)研究员拉斐尔·普尔介绍,至少从2009年初开始,直属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的炮兵指导局(AGB,功能类似中国二炮),便在平安南道阳德郡和成镜北道虚川郡的上南里等两处基地,实战化部署了10多枚“舞水端”导弹。今年3月,朝鲜炮兵指导局高调宣布成立首支中程导弹师,统一管理所有射程超过1 500千米的导弹。韩国情报官员指出,朝鲜创建中程导弹师,意在强化纵深打击力量。“舞水端“导弹可打击驻日美军基地甚至关岛基地,一旦朝鲜半岛有事,这些导弹将有效地干扰美军驰援韩国,并有可能逼迫美国太平洋舰队退到危险水域之外。
  与此同时,朝鲜还积极推进“舞水端”导弹在伪装货轮乃至潜艇上的部署,以期实现海上机动发射。拉斐尔·普尔指出,朝鲜为“舞水端”导弹进入潜艇花费了不小的心思,导弹潜射将给美军“亩斯盾”反导系统造成很大威胁。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潜艇部队是朝鲜海军中的所谓“花郎团体”(即优先保障的精英部队),所有官兵均接受过特战培训,因此战斗力不容小觑。
  据韩国《朝鲜日报》的子刊《月刊朝鲜》报道,朝鲜曾在1999年从俄罗斯得到多艘退役的“狐步”级潜艇(排水量为2 500吨),经过汰旧选新,终于使其中一艘恢复战斗力,并配备了“舞水端”导弹,目前这艘常规动力导弹港艇(SSB)秘密部署在朝鲜东海岸成兴的洞基地 (Yuktae-dong)。据称主持“狐步”级潜艇“战力复原”项目的时任朝鲜人民武力部部长金一哲次帅和时任军需工业部第一副部长朱奎昌都被授予“金日成勋章”。前美国海军潜艇军官斯当森·沃尔预测,朝鲜希望将“舞水端”导弹与“狐步”级潜艇结合,以便在战时秘密潜入日本海深处,向美国后方军事基地发起突袭。
  
  朝鲜与伊朗的合作
  
  朝鲜开发“舞水端”导弹,绝不仅仅是自用,还希望将其推向国际市场。韩国国家情报院通过“脱北者”提供的信息掌握到,朝鲜在研制“舞水端”导弹的过程中,与伊朗也保持着紧密的合作。国情院证实,2006年,伊朗与朝鲜签署一份协议,从朝鲜购买18枚“舞水端”导弹零部件,在伊朗组装后进行测试,一旦成功,朝鲜将向伊朗转让生产技术,伊朗将“舞水端”导弹称为“泥石”。韩国国防大学教授金研秀认为,伊朗购买“舞水端”的根本目的是冲着它的大推力火箭发动机技术而去的,而这些都是为了突破伊朗“流星”系列导弹技术瓶颈所必须的。
  
mp586 发表于 2011-10-11 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2008年11月12目,伊朗完成首次“泥石”导弹试射,相关技术参数被迅速传回朝鲜。在得到使用反馈和技术改进后,朝鲜国内开始了“舞水端”导弹的实战部署。而来自朝鲜的技术专家则与伊朗沙希德·巴哈里工业集团(SBIG)合作,进一步研发更先进的“泥石”2导弹,导弹长度增至约22米,采用两级固体燃料段,这在伊朗中远程弹道导弹发展历史上堪称首创。不过,该导弹的研发过程中曾出现过一个小插曲:2009年7月,阿联酋海岸警卫队在波斯湾水域截获一艘朝鲜商船,没收了船上的10个集装箱,其中几个箱子里装有与“泥石”2导弹开发有关的零部件。两个月后,一个朝鲜代表团秘密访问伊朗,就导弹零件被阿联酋没收一事与伊朗方面协商,伊朗以“继续合作”为向朝鲜支付导弹货款的条件,要求朝方尽快提供电子零件,并派技术人员参加该导弹在伊朗本地发射试验。2009年12月16日,“泥石”2导弹的首次试射获得圆满成功,伊朗国防部长艾哈迈德·瓦希德甚至兴奋地将“泥石”2比作“改变世界的圣剑”。可打击2 500~3 000千米范围内目标的“泥石”2导弹若从伊朗西部地区发射,可将北约部署在希腊、土耳其的军事基地乃至意大利那不勒斯的北约南欧司令部纳入打击范围。
  金研秀指出,朝鲜在劳动党创建纪念日展示“舞水端”导弹,是通过展示朝鲜在制造导弹及核武器上的先进技术,向国内外显示朝鲜接班体制的牢固性。美国政府人士还指出,朝鲜向外界全面展示先进导弹装备,也有推动导弹等武器装备向伊朗等中东国家武器出口的意图。

资料链接:朝鲜“弹道导弹之父”朱奎昌

  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说,朝鲜弹道导弹事业之所以进步神速.离不开它的当家人——军需工业部第一部长朱奎昌。军需工业部(前朝鲜机械工业部)主要负责与导弹有关的军事装备的研发和生产。虽然从形式上看,它受国防委员会和劳动党中央军事委员会领导,但实际上却是由金正日直接掌管。继21世纪初老部长朴松峰去世后,朝鲜政府任命劳动党书记全炳浩负责,但由于全炳浩的健康状态不佳,所以身为第一副部长的朱奎昌是事实上的一把手、
  朝鲜军需工业部总部坐落在平壤市东北郊的绿峰山,那里禁止普通人入内,根据朝鲜最高领导人下达的指示。军需工业部不受内阁领导,拥有优先权,可独立进行军需经济的规划、财政、生产、供给等。其下属的机构也相当多,包括指导步枪、机枪等轻武器及迫击炮、手榴弹等生产的第一总局,导弹研发与生产则是该部的重点.军需工业部还负责金正日专列的生产、报道称,从这个单位的车牌号“平壤24-XXXX”也能看出其地位非同一般,是朝鲜所有经济部门中最靠前的,而负责一般经济的国家计划委员会的车牌号是“平壤29 XXXX”。
  朱奎昌是朝鲜建国后首批外派到苏联的留学生,在著名的鲍曼工学院深造过,毕业回国后一直从事导弹设计工作,朝鲜多型导弹的改装和研发都是他的 “手笔”。不过由于保密原因,外界一直对此人知之甚少。2008年12月25日。朝鲜《劳动新闻》报道了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视察平安南道的千里马炼钢联合企业。在为期4天的视察中,一直陪在金正日身边的除了平安南道党委会责任秘书李太南外,就是军需工业部第一副部长朱奎昌。当时外界即推测此人会很快晋升
  果然,在2009年4月朝鲜最高人民会议期间,选出了新一届的国防委员会委员。在12名委员中,有7人是新面孔,其中就包括朱奎昌。一位朝鲜问题专家表示:“这一殊荣证明朝鲜最高领导人对朱奎昌的充分信任。”稍后,朱奎昌接手军需工业部第一部长职位。韩国《朝鲜日报》分析称。这一人事安排体现了金正日全力开发弹道导弹的决心。

  
暗夜流星 发表于 2011-11-21 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暗夜流星 于 2011-11-21 14:32 编辑

12 号的爆炸被认为是一次导弹测试中的意外事故,来自华盛顿邮报http://www.washingtonpost.com/world/middle_east/iranian-commander-died-during-missile-testing-brother-says/2011/11/19/gIQAxGb3bN_story.html
------------------------------------------------
Iranian commander died during missile testing, brother says

By Thomas Erdbrink, Published: November 20

TEHRAN — A mysterious explosion at an Iranian military base last week was caused when a test of an experimental intercontinental ballistic missile failed, the brother of a senior Revolutionary Guard Corps commander who was killed in the incident said Saturday.

The commander, Gen. Hassan Tehrani Moqadam, was killed Nov. 12, along with 20 other members of the elite corps, at a site 25 miles southwest of Tehran that officials have described as one of the Islamic Republic’s main missile bases. At his funeral, Moqadam was called the “founder” of Iran’s missile program.

 Intelligence shows that Iran received foreign assistance to overcome key hurdles in acquiring a nuclear weapon, according to the IAEA.

Moqadam’s brother, Mohammad Tehrani Moqadam, himself a Guard officer, told the official government newspaper Iran on Saturday that the commander had also founded the missile unit of the Lebanese Hezbollah group, was involved in Iran’s space program and had died while conducting a final test on a missile.

“The project was in the final testing phase,” Moqadam said, according to the Associated Press. “It was related to an intercontinental ballistic missile . . . It was a completely high-tech, confidential process.”

The comments about the missile test were left out of the report in Iran on Saturday’s print version, however. They appeared on the paper’s Web site early Saturday but were deleted later in the day.

The semi-official Fars news agency quoted Mohammad Tehrani Moqadam as denying any knowledge of details of Iran’s missile program and saying that the government newspaper had “made up” the deleted quotes.

The amended interview quoted him as saying merely that the project was “secret” and “a promise to the nation in protecting the country.”

Last week, Iran’s armed forces chief, Maj. Gen. Hassan Firouzabadi, said that research had been set back “a few days” by the explosion and vowed that when the final tests of the research were completed and the results disclosed, “it will be a strong punch in the mouth of Israel,” according to accounts in state media.

Iranian officials, who in the past have accused the United States and Israel of masterminding assassinations of nuclear scientists, have ruled out sabotage as the cause of the explosion. Guard commanders said it was an accident that occurred while military personnel were transporting munitions. The findings of a parliamentary investigation are expected in the coming week.

Iran on Saturday also announced the start of war games in the east of the country, along the border with Afghanistan. The official Islamic Republic News Agency said the exercise will focus on preparedness for protecting Iran’s airspace and nuclear facilities in case of attack.
 楼主| JK-SETI 发表于 2011-12-5 23:01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aboutiranblog.blogspot.com/2011/10/scared-defence-exhibition-in-baharestan_30.html


Scared Defence Exhibition in Baharestan Square in Tehran: 2- Ghadr-F, Sejil and Qiam-1
神圣防务展,Baharestan Square,德黑兰

Specification placards of Qiam-1, Shahab-2, Ghadr-F and Sejil Ballistic missiles
----------------------------------------------------------
Qiam-1(流星-2+弹头不同):
最大射程Max. Range: 800 km
总重Total Weight: 6155 kg
长度Length: 16 m (有说是10.6 m的笔误)
直径Diameter: 88 cm
弹头重量Warhead Weight: 747 kg
推进剂类型Propellant: 液体Liquid Fuel
弹道最高点高度Flight Ceiling: 126 km
Flight Path: Ballistic
Qiam-1-warhead.jpg
Qiam-1.jpg

----------------------------------------------------------


流星-2(飞毛腿C)Shahab-2:
最大射程Max. Range: 500 km
最小射程Min. Range: 50 km
总重Total Weight: 6055 kg
长度Length: 11 m
直径Diameter: 88 cm
弹头重量Warhead Weight: 747 kg
推进剂类型Propellant: 液体Liquid Fuel
弹道最高点高度Flight Ceiling: 125 km
Flight Path: Ballistic
Shahab-2.jpg


-----------------------------------------------------
(阿舒拉固体导弹,Ashura)Sejil:
最大射程Max. Range: 2000 km
总重Total Weight: 23623 kg
长度Length: 17.57 m
直径Diameter: 1.25 m
弹头重量Warhead Weight: 500 kg (!!!)
推进剂类型Propellant: 固体Solid Fuel
飞行时间Flight Time: 835 s
Flight Path: Ballistic
Sejil-bottom.jpg
Sejil-JetVane-2.jpg
Sejil-JetVane-1.jpg





-----------------------------------------
Ghadr-F(流星-3):
最大射程Max. Range: 1948 km
长度Length: 15.86 m
推进剂类型Propellant: Liquid Fuel
制导系统Guidance System: 惯性Inertial (imu)
Flight Path: Ballistic
Ghadr-F-2.jpg
Ghadr-F.jpg
Ghadr-F-Jet-Vane.jpg

===================
FATEH-110
Fateh-110.jpg





kktt 发表于 2012-4-27 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俄军总参谋部认为存在来自伊朗和朝鲜的核威胁

原载:俄罗斯纽带网2012年4月26日
网址:http://lenta.ru/news/2012/04/24/nuclear/

俄罗斯纽带网2012年4月26日消息,据俄新社报道,俄军总参谋长尼古拉•马卡罗夫在接受“今日俄罗斯”电视频道采访时说,俄总参谋部承认存在来自伊朗和朝鲜方面的核威胁。马卡罗夫说:“威胁一直存在,因此我们密切关注许多国家核潜力的发展情况。”
马卡罗夫补充说:“我们与美国人一起做的分析证明,威胁是存在的,我们同意必须建立反导防御系统。”马卡罗夫肯定地说,俄罗斯准备与其他国家在对抗此类威胁的问题上进行合作。
马卡罗夫还说:“许多没有宣布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实际已经拥有了核武器。”他说,核武器之所以是一种特殊的危险是因为,它有可能落入极端分子手中。
外界是2006年朝鲜进行第一次核武器试验时知道该国拥有核武器的。后来朝鲜又进行了一次核试验。2012年4月初,媒体上出现了关于朝鲜准备进行第三次核爆炸的传言。至于伊朗,据官方说没有核武器。但西方担心该国坚称用于和平目的的核计划可能是为了开发核武器。
国际文传电讯社援引来自俄罗斯外交部人士的消息报道,俄罗斯“正在密切关注朝鲜局势发展”。这位人士说:“朝鲜半岛就在我们旁边,因此那里的局势直接涉及俄罗斯的安全利益。”
美国说伊朗和朝鲜的导弹威胁是其在欧洲部署反导防御系统的主要原因,而美国此举引起了俄罗斯的不满。马卡罗夫在接受采访时说,俄罗斯至今未与美国就此问题达成协议。他再次提到,欧洲反导防御系统对俄罗斯的安全构成威胁。马卡罗夫说:“如果要建设该系统,那就一起来建议。不需要该系统的地方就不应该建设。”
kktt 发表于 2012-5-5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所谓No-dong和Taepo-dong,实际上都来自美国人的一个传统,用首次发现的地点来命名未知的导弹型号。比如苏联的KY-XX指的是在Kapustin Yar发现的导弹,中国的SC-19指的是在双城子(20基地)发现的第19种导弹。同样,朝鲜的No-dong和Taepo-dong不过是两个地名,可能的汉语名称是芦洞和大浦洞。


在一本韩国出版的地图集上查到,芦洞在大浦洞西边,舞水端在大浦洞东边。三个地方离得很近。
纸飞机 发表于 2012-5-5 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尾翼前面那个三角形的小气动面是起什么作用的?
 楼主| JK-SETI 发表于 2012-7-14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2010_04_19_Unclass_Report_on_Iran_Military.pdf (534.06 KB, 下载次数: 4)
DF21 发表于 2012-7-18 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JK-SETI 发表于 2011-12-5 23:01
http://aboutiranblog.blogspot.com/2011/10/scared-defence-exhibition-in-baharestan_30.html

Sejil是否是中文媒体常说的泥石?

点评

是的,就是泥石  发表于 2012-10-10 11:23
蘑菇炖豆腐 发表于 2012-8-7 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cetin.net.cn/cetin2/s ... =1&docno=501869
伊朗试射新型地对地导弹 射程超300公里

  [新华社电]    伊朗国防部长艾哈迈德·瓦希迪4日宣布,伊朗已成功试射一款国产新型地对地导弹。

  伊朗官方媒体4日援引瓦希迪的话说,这款导弹型号为第四代“征服者-110”,射程超过300公里。瓦希迪说,这款新型导弹精确度高,具有先进制导及控制系统,完全由伊朗专家研制。

  瓦希迪说,伊朗武装力量可使用这款导弹击毁陆地及海上目标,包括导弹发射基地、弹药库、雷达设施及其他目标。他表示,伊朗是世界上有能力生产该型导弹“为数不多的国家之一”。

  他说,伊朗发展军力的信条是防御和威慑,“伊朗军力只会被用作应对具有挑衅性或是威胁伊朗利益和领土完整的国家,不会对其他国家构成威胁”。瓦希迪没有透露试射的时间和地点。伊朗军方表示,若伊朗遭受任何国家的军事打击,伊军方都会予以坚决回应。

  据了解,目前伊朗导弹已经能够到达以色列及周边其他地区。

  伊朗和叙利亚两国关系密切。叙利亚危机爆发以来,伊朗一直支持叙政府,反对外部势力干涉叙内部事务。

  伊朗国防部长艾哈迈德·瓦希迪于4日发出警告,称外国不要军事干涉叙利亚。

  伊朗媒体援引瓦希迪当天的话说,若外国军队进入叙利亚,则整个地区一定会出现严重危机,蒙受损失的将是西方国家。

  他说,伊朗没有任何军队在叙利亚,叙利亚政府也未要求伊朗派驻军队。瓦希迪认为,叙利亚拥有一支强大军队,因此叙利亚人民可以自行应对外国势力在叙境内的“冒险主义”行为。

来源:新华社
kktt 发表于 2012-8-7 21:55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knowfar.org.cn/ezine/c_2012-08-07.htm

  韩国应对朝鲜弹道导弹威胁的主要策略  译自:韩国《国防研究院》网站
编译:知远/珠峰

[摘要]不断增强的朝鲜弹道导弹威胁及韩国的应对策略
本文分析了韩国针对不断增强的朝鲜导弹威胁而采取的应对策略,并对朝鲜拥有的约1,000枚中、近程弹道导弹及其积极发展洲际弹道导弹所带来的威胁进行评估。另外,朝鲜通过发展核武器进一步增强了大规模破坏性攻击能力。为达到其政治的和军事的目的,朝鲜开发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MD)。事实上,朝鲜就是把核能力作为一种军事威胁手段,比如说,利用核灾难来威胁韩国。因此,韩国必须采取有效的策略来消除和应对朝鲜的这种威胁。特别地,它需要构建一套综合应对体系,包括战略打击系统、导弹防御系统、延伸威胁以及对朝国际制裁,迫使朝鲜改变其行为和做法。
关键词:朝鲜  弹道导弹  威慑  导弹防御  延伸威慑  战略打击  制裁

一、前言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第2次世界大战期间,德国研制的V-2型火箭已发展成精确度、射程、破坏力均大幅提高的导弹作战力量。导弹战不但促进了战争形态的改变,还推动了现代战争和军队转型的加速发展。冷战期间,美苏的战略导弹体系,以核遏制力为基础,维持着均衡态势。1973年爆发的第4次中东战争成为第三世界国家竞相发展导弹部队的一个重要契机。目前,导弹体系仍是战争遏制力量的核心手段,地面、空中、水面、水下打击武器绝大部分均为导弹打击体系。导弹很容易突破敌人的防御系统,短时间内破坏重要目标,达到预期作战目标。与作战飞机相比,导弹的使用,使战争的突然性和破坏性增大,规模和范围扩大,战争进程加快,从而改变了过去常规战争的时空观念,给现代战争的战略战术带来巨大而深远的影响。由于导弹能够以较少的投入,创造出最大的效果,所以各国都大力发展导弹项目。军事变革中的C4ISR及精确制导武器建设,也正是以导弹为核心而发展的新型作战力量。
朝鲜高度重视导弹能力建设,这对于韩国而言是最为直接的军事威胁。如果朝鲜的导弹威胁、生化武器威胁、核威胁共同发挥作用,那么韩国的安全问题将面临最为严峻的挑战。其实,朝鲜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MD)不仅对韩国,对日本等周边国家也造成严重威胁。尽管如此,韩国对于朝鲜弹道导弹的研究还不够深入,缺乏应有的洞察力,分析问题不透彻,认识事物只停留在表面。由于对朝鲜导弹能力建设的情报掌握严重不足,经常是重复引用部分媒体的报道进行分析。本文基于以往的研究资料,对朝鲜的导弹作战能力进行了综合评析,并提出了韩国的导弹防御体系发展方向。
二、朝鲜弹道导弹发展现状及对韩国安全的威胁
1、朝鲜弹道导弹发展概况
朝鲜拥有大规模的短程及中程弹道导弹,并积极研发洲际弹道导弹。表1中介绍了朝鲜弹道导弹的现状与实力。目前,朝鲜实战部署了飞毛腿-B/C/D型导弹、劳动导弹、舞水端导弹、KN-2导弹,导弹射程覆盖韩半岛全境及亚洲部分地区。在远程火箭发射领域,朝鲜共实施四次发射试验,但实际上,技术上并未取得明显进展,距离实际部署洲际弹道导弹还很遥远。尽管如此,美国时任国防部长盖茨曾发表谈话称,在五年内,朝鲜将拥有洲际弹道导弹。
<表 1>朝鲜弹道导弹现状与实力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朝鲜的导弹发展进程从1968年前苏联向朝鲜提供Frog火箭开始。Frog火箭的射程为50-60公里,搭载重量400公斤,如在非武装地带(DMZ)发射,可对韩国首都直接实施打击。朝鲜以引进Frog火箭为契机,积极推进弹道导弹项目的研究。在此基础上,朝鲜还为了获得其它型号导弹做出了不懈的努力。朝鲜非常清楚自己的空军力量远远落后于韩美,所以希望通过加快导弹能力建设来获取战略优势。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前苏联虽向中东阿拉伯同盟国家出口了飞毛腿导弹,但始终没有向朝鲜提供飞毛腿导弹。在这种情形下,朝鲜将目光转向中国,积极推动朝中联合开发短程移动式导弹的研发工作。其结果1977年、1978年,朝中进行了导弹的联合开发工作,但因中国的权力结构调整,该项目的合作被迫中断。1978年至1981年间,朝鲜从埃及引进了R-17E(飞毛腿-B型)型导弹及移动式发射架,并成功地对这种导弹进行了逆向工程设计。1984年,朝鲜进行了导弹试射,1985年至1986年,飞毛腿导弹正式投入生产。据推测,当时朝鲜每月的飞毛腿导弹生产能力为4至5发。伊朗、伊拉克战争期间,朝鲜曾向伊朗出口飞毛腿-B型导弹。直至朝鲜飞毛腿-C型导弹(1990年至1991年)投入批量生产为止,朝鲜一直在批量生产飞毛腿-B型导弹。
飞毛腿-C型导弹是飞毛腿-B型导弹的仿制型(或称改进型),导弹射程有所增加、杀伤能力进一步增强。飞毛腿-C型导弹相对飞毛腿-B型导弹,弹头重量减少300 kg,达到700 kg。另外,内部燃料箱明显增大,引擎也进行了升级,使射程延长至500 km。飞毛腿-C型导弹从1989年开始投入生产,1990年至1991年正式批量生产,并由此替代了飞毛腿-B型导弹。据悉,飞毛腿-C型导弹的最初月平均生产量为4至5枚。朝鲜成功研发飞毛腿-C型导弹后,又开始了移动式发射架及支援车辆的研发与生产。与此同时,舞水端里导弹发射场的建设、导弹发射配套基础设施建设也一同推进。2000年初期,朝鲜开始生产飞毛腿- ER型导弹,飞毛腿-C型导弹生产量相应减少。分析称,飞毛腿-C型导弹可搭载常规高爆弹及生化武器弹头,可对韩半岛全境实施大规模的攻击作战。
有媒体曾报道称,2000年6月,叙利亚从朝鲜引进了飞毛腿-D/ER(Enhanced Range)型导弹。同年9月,叙利亚进行了导弹发射试验。2002年,监视卫星探测到朝鲜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开始研发新型导弹,这种导弹经证实后为飞毛腿- ER型导弹,射程达1,000公里,弹头重量750公斤。虽说很难断定飞毛腿-D与飞毛腿-ER之间有什么具体关系,但从中还是很容易看出朝鲜飞毛腿导弹技术的迅猛发展。据推测,飞毛腿-D/ER型导弹具有射程远、精确度高、威力大等特点。
KN-2型导弹是朝鲜利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1994年)叙利亚提供的前苏联9K79 Tochka(SS-21 Scarab)导弹技术,通过进行逆向工程设计的仿制型导弹。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朝鲜Frog-5和Frog-7B 型火箭面临更新换代。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朝鲜积极与叙利亚展开合作,从而有机会接触到叙利亚的9K79Tochka(SS-21 Scarab)、P-35 Redut(SSC-1b Sepal)、P-20 Rubezh-A(SS-C-3 Styx)导弹、固体燃料发动机技术、DR-3 Reys UAV技术等。通过这一合作过程,朝鲜引进了SS-21s导弹及移动式发射架,并加大技术人员的交流与互动活动。此外,朝鲜还对叙利亚技术人员进行了飞毛腿-C型导弹技术培训。朝鲜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或2000年初期开始了KN-2导弹的研发工作。为了加快推动导弹研制工作,朝鲜引进了相当数量的Tochka导弹,并参考研究这些导弹的内部结构,然后才自己依葫芦画瓢进行复制生产,最终自己制造导弹。通过这一过程,朝鲜的KN-2型导弹批量生产设施建立起来。2004年至2007年间,朝鲜共进行了12次KN-2型导弹试射活动。2009年,朝鲜进行核试验后,又在朝鲜东部海域发射了5发KN-2型导弹。KN-2型导弹试射时,射程达130公里至160公里。据推测,朝鲜KN-2型导弹采用其自主研发的移动发射架和导弹运输车辆。
劳动导弹可搭载核武器,射程能够覆盖韩半岛全境及亚洲部分地区。据分析,劳动导弹的研发开始时间稍晚于飞毛腿-C型导弹研发开始时间(1983年)。1989年-1990年,朝鲜成功完成劳动导弹基本型的制作。1991年1月,劳动导弹开始了制作生产。2000年初,劳动导弹专用生产设备技术成熟,开始了批量生产。劳动导弹比起飞毛腿导弹,射程大幅增加,作战性能明显提升。1993年1月,朝鲜在舞水端里发射场成功进行了射程为500公里的劳动导弹发射试验。据估计,朝鲜的劳动导弹生产能力每月不超过6枚。2000年初期,朝鲜推进飞毛腿-ER型导弹及舞水端导弹的研发工作。这影响到劳动导弹的生产,有分析说,这段时间,劳动导弹的生产暂停。朝鲜曾向伊朗、埃及、叙利亚、巴基斯坦出口过劳动导弹。此外,还曾与巴基斯坦、伊朗开展导弹技术领域合作,大力推动劳动导弹的研发工作快速发展。
舞水端导弹是前苏联潜射弹道导弹--R27(SS-N-6)型导弹的仿制型。上世纪九十年代,朝鲜获得了R27(SS-N-6)导弹的设计图纸和生产技术。在此基础上,朝鲜邀请前苏联导弹专家加入到其导弹研发行列。在前苏联专家的指导帮助下,朝鲜终于成功研发出仿制型导弹--舞水端导弹。2000年,朝鲜首次公开了舞水端导弹基本型,2003年成功开发新型移动式发射架。随后,舞水端导弹进行了实战部署。2007年,约50枚舞水端导弹及移动式发射架部署完毕。舞水端导弹虽比劳动导弹和大浦洞-1号导弹小,但射程却达2,500 公里 至3,500公里。另外,舞水端导弹上融入了许多尖端技术,这些尖端技术的运用又进一步推动了朝鲜的导弹技术快速发展。以色列曾主张,朝鲜2005年向伊朗出口了舞水端导弹的零部件。舞水端导弹曾在2007年的朝鲜大阅兵中公开露面,但据掌握,到目前为止舞水端导弹未进行过实际发射试验。
大浦洞-1号导弹的研发工作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1998年8月31日,朝鲜进行了大浦洞-1号导弹试射。1994年,美国的情报监视卫星在山阴洞导弹基地发现2枚新型导弹模型。当时各方推测,大浦洞-1号导弹射程约为2,000公里,弹头重量约700-1,000公斤,发射方式:两级推进火箭。而事实上,朝鲜实际发射的大浦洞-1号导弹(白头山1号)采用三级火箭推进系统,第一级火箭采用劳动导弹推进系统,第二级火箭采用飞毛腿导弹发动机仿制型推进系统,第三级采用可搭载数十千克卫星的小型固体燃料火箭。在大浦洞-1号导弹试射过程中,第二级、第三级火箭虽然成功分离,但第三级火箭发动机出现故障,导致卫星未能按预定计划入轨。这次大浦洞-1号导弹试射虽然以失败而告终,但其第二级火箭飞行1,648km,第三级火箭飞行约4,000km,充分显示出朝鲜的导弹技术开发与研制能力。值得注意的是,大浦洞-1号导弹飞越过日本上空,这给日本加速部署导弹防御体系提供了“新动力”。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大浦洞-2号导弹为远程导弹,朝鲜试图将大浦洞-2号导弹发展成为可将美国本土纳入其射程的洲际弹道导弹。关于大浦洞-2号导弹的试射活动,朝鲜目前共进行过三次(2006年、2009年、2012年)。大浦洞-2号改良型导弹第一级火箭使用一组4个劳动导弹助推器,第二级火箭使用飞毛腿-ER导弹助推器。2006年,朝鲜进行了大浦洞-2号导弹试射。当时,大浦洞-2号导弹飞行40多秒后,在距发射场1.5公里处的朝鲜领土上空发生爆炸。2009年4月,朝鲜再次对大浦洞-2号改良型导弹进行了试射。此次如朝鲜事先预测的一样,导弹的第二级火箭助推器在距发射架2,390英里(3,846km)处坠毁。虽然第三级火箭助推器未能正常分离,再次导致导弹发射失败,但普遍认为,此次试射过程中,大浦洞-2号导弹曾进入太空飞行一段时间。这表明,朝鲜的导弹控制技术已取得一定程度的突破,整体研发实力明显增强。2012年,朝鲜又进行了大浦洞-2号导弹试射。导弹飞行1-2分钟后,在空中爆炸。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大浦洞-2号导弹试射活动是在新建的东仓里远程导弹发射场进行的。东仓里远程导弹发射场是舞水端里发射场的1.5倍,是一处具备综合发射能力的现代化发射场。
综合分析朝鲜远程导弹助推器、制导技术、火箭分离技术、再入飞行器技术、弹头的性能及特性等,可以认为朝鲜距离真正拥有洲际弹道导弹,还有漫长的道路要走。从目前的情形来看,朝鲜已掌握了第一级和第二级火箭推进技术,第三级火箭固体燃料助推器性能因导弹试射活动失败,所以很难准确评估。据推测,朝鲜是在其自主研发的KN-2短程导弹固体燃料技术基础上,研发出三级火箭。以朝鲜的导弹技术发展速度来看,朝鲜操控三级火箭应该不存在什么大的问题。朝鲜主要通过制导技术来提高弹道导弹的精确度。目前,朝鲜的弹道导弹主要使用惯性导航系统。也有分析称,朝鲜可能已经使用了GPS导航系统、GLONASS导航系统或新的辅助导航定位系统。这些先进的导航系统的使用可能会将朝鲜导弹的精确度提高约25%。2009年4月,朝鲜在大浦洞导弹的发射试验中,成功实现了一级火箭、二级火箭的分离。从这里可以看出,朝鲜的火箭分离技术已相当成熟。
但是,从中也可以看出,朝鲜再入飞行器技术领域差距明显,距离真正掌握还需付出长时间的努力。远程导弹以马赫20的超高速再次进入大气层时,由于对周围空气的压缩和摩擦,其弹头部位会产生6,000-7,000℃的高温,这需要尖端技术来解决。上世纪九十年度初期,东欧国家30至50名专业技术人才曾秘密访问朝鲜,对朝鲜进行了再入飞行器技术领域防热材料方面的技术援助。基于俄罗斯及东欧的技术援助,朝鲜拥有了导弹再次进入大气层时的防燃烧复合材料和导弹体使用的高级铝合金。也就是说,朝鲜已在一定程度上拥有了中程导弹的再进入技术。这样看来,大约在五年内,朝鲜将拥有远程导弹的再进入技术。在弹头技术方面,朝鲜能够将化学武器搭载在飞毛腿等导弹上。截止到目前为止,还不清楚朝鲜是否已实现核武器小型化。美议会研究所朝鲜问题专家Larry Niksch曾于2011年发表评论称,可以认为朝鲜1-2年内会拥有核弹头小型化技术和导弹搭载能力。也就是说,在不远的将来,朝鲜将具备大规模破坏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攻击能力。
据推测,朝鲜共生产1,150枚~1,350枚弹道导弹,其中向海外出售325~400枚,约有20-30枚用于导弹试射与评估活动。朝鲜拥有的飞毛腿B/C/D/ER型导弹约有600枚,劳动导弹200枚,大量的KN-2型导弹,其它型号的中程/远程导弹50~150枚。朝鲜拥有如此大规模的导弹,在“有事时”会给韩国造成最为直接的威胁。显然,以韩国目前的导弹防御体系是很难应对朝鲜的导弹攻击的。
从导弹开发情况来看,朝鲜的导弹主要具有如下特点:
第一、朝鲜的导弹技术和生产能力已发展到相当程度,并处于动态的发展过程中。过去,朝鲜动用了所有可能的方法和手段引进导弹及相关技术,并与一些国家加强了技术交流与合作。此外,朝鲜对前苏联的导弹进行了仿制生产,由此具备了自主研发生产导弹的能力。目前,朝鲜具备短程、中程导弹批量生产能力。如果国际上对朝鲜的制裁不能奏效,那么朝鲜远程导弹的开发也将会得以顺利推进。
第二、朝鲜拥有导弹,也就具备了对韩国及其周边地区的战略打击能力及战争遏制力。当然,朝鲜的弹道导弹还可以直接用于作战目的。如果朝鲜在其KN-2型导弹和飞毛腿导弹上安装高爆弹头,势必能够在作战中实现对目标的有效打击,从而使作战效能大幅提升。另外,朝鲜具备核开发能力,并拥有大量的化学武器。考虑到朝鲜拥有的核及生化武器,使得作为战略武器的弹道导弹更能够进一步发挥其作用。
第三、朝鲜具备的弹道导弹发射能力将是南北间军事力量均衡及地区内军事力量均衡的核心变数。朝鲜拥有大规模的弹道导弹,即便这些导弹使用常规性弹头,“有事时”也能给对方造成很大的破坏。这就要求对现有的尖端常规战斗力形成的军事力量均衡进行重新评估。
2、朝鲜的弹道导弹应用战略
不顾强大的国际压力,朝鲜执意加强弹道导弹能力建设,具有深层次的原因,这一点可以通过朝鲜的弹道导弹政治、经济、军事应用战略所有了解。弹道导弹不但可以使朝鲜获得军事利益,还可以使朝鲜获得政治、经济利益。可以说,弹道导弹对于朝鲜而言,是朝鲜政权战斗力的一部分,同时也是提高朝鲜国际地位和影响力的重要手段。从朝鲜发展弹道导弹的历史轨迹来看,我们能够很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这也让我们明白,尽管联合国试图通过安理会主席声明、安理会决议等手段迫使朝鲜放弃发展弹道导弹的现有努力,很显然,这些措施都难以取得什么实效。
(1)军事应用战略
朝鲜弹道导弹能力建设在形成南北军事力量均衡方面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与韩国的军事实力相比 ,朝鲜军队的实力相差甚远。由于经济困难、国际制裁等因素,朝鲜军队很难追上韩军的发展步伐。为了适应信息化战争的需要,部队建设应把目光放在信息化战力、网络战力、指挥控制战力、打击战力、机动战力等综合战力的构建及发挥整体作战效能上。考虑到南北经济实力的差距,朝鲜想拥有超出韩军的尖端常规军事力量几乎是不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下,朝鲜试图通过大力发展弹道导弹来改变南北军事力量对比中总体实力差距悬殊的局面。也就是说,在拥有的非对称作战力量中,朝鲜的弹道导弹将作为能够威胁压制韩国的最核心力量而发挥作用。
考虑到朝鲜的生化武器及核武器发展现状,很难乐观地认为,“有事时”朝鲜只将弹道导弹作为常规武器来使用。如果朝鲜的政权体制面临生存危机时,有可能会为打开局面而挑起战争。在这种极端的情况下,朝鲜极有可能会最大限度地动员其军事力量,并谋求其军事利益最大化。在朝鲜发起战争挑衅的情况下,很难让我们期待朝鲜会遵守国际条约或规范。目前,朝鲜加入了禁止生物武器条约(BWC),但没有加入禁止化学武器公约(CWC)。据推测,朝鲜拥有约2,500~5,000吨规模的化学武器及炭疽菌、天花、霍乱等生物武器的生产制造能力。另外,朝鲜已实施了两次核试验,并拥有相当数量的钚原料等核物质。
朝鲜为了最大限度地突显弹道导弹战略效果,掌握战场主动权,极有可能在弹道导弹上安装高爆弹,化学武器,甚至核弹头。使用尖端常规武器,很难有效应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攻击。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不但能带来巨大的破坏作用,还会制造恐慌心理,从而对战争进程产生重大的影响。国际社会为了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正在进行种种努力,即便如此,也很难期待朝鲜会严格遵守国际基本规范与标准。对于朝鲜而言,其发起战争挑衅后,极有可能在韩国动员战争潜力及美军增援兵力抵达之前,为了结束战争而选择冒险战略。弹道导弹力量将是冒险战略中,最为重要、有效的战略/作战打击手段。即便朝鲜的弹道导弹制导能力差,但考虑到韩国的城市位置及产业结构,高效发挥弹道导弹的作用根本不成问题。
对于朝鲜而言,总是在寻求最为恰当的时机来使用自己的战略力量。人们普遍认为,包括核武器在内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只能作为最后的生存手段来使用。但事实上,一旦战争爆发,在韩美联合作战力量的精确打击下,朝鲜的指挥控制体系及战略武器体系基础设施会在短时间内被彻底摧毁。那时,朝鲜面临的局面是即便想使用其战略武器,也根本无法做到。因此,朝鲜很可能不会在最后阶段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了能够掌握战场主动权,使战争进程朝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使用弹道导弹极有可能是朝鲜采用的重要作战手段。
也就是说,约900枚弹道导弹极有可能会锁定韩国的政治、军事目标。具体来讲,指挥控制设施,主要机场、主要码头等战略地区、产业设施、城市密集区等将成为朝鲜的重要打击目标。尽管韩国一直在加强导弹防御体系建设,但要完全拦截朝鲜发起的大规模导弹攻击其实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如果朝鲜在使用弹道导弹发起攻击的同时,一并使用远程火炮等其它方式的攻击手段,那么其攻击效果会成倍增加。尽管朝鲜弹道导弹的精确度不高,但考虑到韩国的地理位置特点及城市特性,朝鲜使用弹道导弹对韩国发动攻击会很容易达到其预期效果。今后,朝鲜还会继续改进弹道导弹性能,使用GPS导航系统等,提高导弹的精确制导能力。总之,朝鲜拥有的常规武器打击能力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攻击能力会给朝鲜使用弹道导弹带来更大的灵活性。
目前,朝鲜在不断加强中远程弹道导弹的研发工作。朝鲜拥有中远程弹道导弹势必会牵制美国及日本,同时美国对韩国的军事支援也会受到相当影响。劳动导弹和舞水端导弹将日本的大部分地区纳入其射程范围内,大浦洞导弹的研制虽说还需相当长的时间,一旦实战部署,就会使朝鲜有机会对美国实施有限的遏制力。在朝鲜的军事战略中,美军的增援力量是非常重要的敌人。显然,美军压倒性的尖端战斗力量是遏制韩半岛战争的最为重要的因素。朝鲜很可能会通过中程弹道导弹威胁手段,阻止日本直接军事支援韩国或向美增援兵力提供中间基地。也就是说,朝鲜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导弹威胁,将会是美、日军事行动的强有力的压制和遏制手段。
这样看来,朝鲜很有可能利用弹道导弹向韩美施压,迫使韩美放弃攻势作战,保障其生存力。当韩美联合部队为了实现韩半岛统一,准备展开攻势作战时,朝鲜可能会以弹道导弹的核威胁力量来应对韩美联合部队的行动。朝鲜政权为了生存使用的“悬崖战术”,会发挥强大的作用。朝鲜的这种威胁会在韩国国内引发各种争论,另外还会对韩美作战行动、作战方向产生直接影响。另外,在朝鲜发生“剧变事态”等突发情况时,朝鲜还有可能会为了遏制外国军队介入,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进行攻击。可以说,朝鲜为了有效应对各种复杂情况,会将核能力与弹道导弹能力同时作为遏制手段来使用。
2、政治、经济应用战略
弹道导弹可以作为军事手段,在“有事时”展示国家具备核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能力,因此在平时或战时广泛用于各种政治、军事目的。朝鲜正是如此,一直努力向国内外展示自己是拥有核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攻击能力的军事强国。在最近修订的宪法中,朝鲜将金正日政权的政绩确定为“核拥有国”及军事强国建设。朝鲜认为,金正日政权从1998年开始推进强盛大国建设,通过这一努力,朝鲜发展成拥有核及弹道导弹能力的军事强国。在国际社会上,除了一些大国之外,拥有核能力及中程导弹的国家屈指可数。从这一角度来看,朝鲜的主张还是具有相当的说服力的。另外,在南北韩军事竞争中,根本无法占据优势的朝鲜,为了扭转劣势而发展核能力及弹道导弹,实际上是找到了展示自身能力非常好的途径。三代世袭的朝鲜,为了维持其政权的正统性及延续过去的做法,势必会继续发展核武器及弹道导弹。朝鲜民众对党和国家的忠诚、建设强盛大国、先军政治的思想理念和口号及代言这一切的政治手段,都要求朝鲜继续发展核武器及弹道导弹。为了上述目的,朝鲜一直在努力加强核能力及导弹能力建设,这种做法今后仍将会继续维持下去。
朝鲜获取外汇最为重要的手段是对外军售。1987年至2009年间,朝鲜向发展中国家大量出售战区导弹,其规模占整个份额的40%以上。主要出口国家有伊朗、叙利亚、埃及、利比亚、也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巴基斯坦。80%以上导弹成品的出口,主要在1994年以前进行。之后,朝鲜向伊朗、叙利亚、埃及、利比亚、巴基斯坦出口了导弹零部件、相关设备及生产设施等。2000年初期开始,由于国际社会加大了对朝鲜导弹出口的限制和制裁,所以出口量明显减少。有分析称,朝鲜一直与伊朗、叙利亚联合进行导弹研发。美国情报部门认为,2005年,朝鲜向伊朗出售了19枚舞水端导弹(BM-25)。1999年至2000年间的朝美会谈中,朝鲜曾提出作为停止对外出口导弹的补偿,要求美国每年向其支援10亿美元。2001年,朝鲜整个GDP为170亿美元规模,其中导弹出口为5亿7000万美元,占到了一定份额。如果其它常规武器的出口也包括其中,那么,当时朝鲜的武器出口份额占所有出口份额的40%。现在,国际社会对朝制裁的力度进一步加大,朝鲜的武器出口困难重重。但联合国报告书披露,尽管联合国对朝制裁不断加强,但朝鲜每年的武器及导弹出口额仍达约1亿美元。有分析称,朝鲜继续积极向伊朗和叙利亚出口导弹,并努力推进与缅甸军事政权的军事交流与合作。
对于朝鲜而言,弹道导弹是对韩国施压,破坏韩美同盟的重要手段。弹道导弹、核武器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攻击威胁,会在韩国社会引发恐慌,从而迫使韩国做出政治让步。朝鲜的弹道导弹具有的大规模破坏能力,可以在危机时及战时,瓦解韩国的战争意志,制造反战舆论,弱化韩军的战争遂行能力。此外,还可以使韩美在战争方式的选择、攻势作战行动、增援兵力的使用等具体问题上,产生分歧与矛盾。显然,朝鲜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使用威胁,会使美国国内产生与朝鲜进行协商解决争议的呼声。在应对朝鲜的威胁上,韩美的对应方式也会存在一定的不同。对于韩国而言,因为关系到韩国国民的生死存亡问题,因此会采取极为慎重的态度与立场。对于美国而言,因考虑地区及国际安全,可能会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与战略。同盟国间、友邦之间,在制订与危机管理、遂行战争等相关的政策与战略时,会首先考虑自己的国家利益及国内政治因素,因此立场差异会一直存在。朝鲜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使用威胁可能会在相当程度上破坏韩美同盟,加深矛盾分歧,弱化美国对韩国的支援力度。
3. 国际制裁的局限性
2000年初起,作为反恐作战行动的一环,美国开始加强对朝鲜非法出口弹道导弹的调查与监视活动。2002年12月,美国对未悬挂国旗的朝鲜货船“西山(Sosan)” 号进行了跟踪,随后美国将相关情报通报西班牙军舰。西班牙军舰在阿拉伯海公海海域对“西山”号进行了拦截检查,尽管查获西山号搭载了15枚飞毛腿导弹及化学武器等敏感物质,但这些物质的运载都是朝鲜与也门间的合法交易下进行的。结果,西班牙军舰不得不解除对朝鲜货舱的扣押。对于“西山”号的拦截事件,引来了各方的指责。为此,时任美国总统的布什2003年9月发表了“防扩散安全倡议”(PSI)。同年9月,美国在巴黎与西欧11国共同发表了PSI切断封锁原则(The PSI Statement of  Interdiction Principles)。PSI切断封锁原则具体包括:为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运输,加强情报交流与共享;促进与完善各国的制度建设;采取拦截检查行动等。这是打击和防范弹道导弹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非法扩散的具体操作和实施行动的规范。截止到目前,已有90多个国家加入到“防扩散安全倡议”。考虑到南北关系的特殊性,韩国于2006年1月部分参与“防扩散安全倡议”。2009年5月,朝鲜实施第2次核试验后,韩国宣布全面加入“防扩散安全倡议”,并积极参与“防扩散安全倡议”演习及PSI专家小组活动。“防扩散安全倡议”虽未明确指定哪个国家为特定对象国,但实际上是将伊朗和朝鲜设定为重点目标。为防止发生海上冲突,各国均对履行海上切断封锁作战原则持非常慎重的态度。
针对朝鲜的远程导弹试射及核试验,联合国相继通过了1695号、1718号及1874号安理会决议案。上述安理会决议要求朝鲜停止发展、扩散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中止核试验及弹道导弹发射活动。2006年7月,朝鲜进行大浦洞导弹发射试验后,联合国通过了1695号安理会决议,敦促朝鲜停止远程导弹的试射活动。此外,还要求朝鲜停止与导弹发射相关的一切活动,并呼吁国际社会不要对朝鲜进行技术转让及资金支持。
2006年10月,朝鲜进行了第1次核试验后,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1718号决议。1718号决议强烈谴责朝鲜进行核试验,公然无视安理会各项相关决议。决议要求朝鲜不再进行任何核试验或发射弹道导弹;收回其退出《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的宣告;重返《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和国际原子能机构的保障监督。决议还禁止联合国成员国与朝鲜进行与核、弹道导弹、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等相关的交易。
2009年5月,朝鲜进行了第2次核试验后,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1874号决议。与1718号决议、1874号决议相比,1874号决议提出了更为严厉的制裁措施。决议明确扩大了对朝鲜的制裁范围,禁止朝鲜的所有武器及相关物资对外出口及转让。武器的供应、制造、维修、技术支援、军火贸易相关的金融交易等,均被纳入对朝鲜的制裁对象内。此外,加强对可疑朝鲜船舶的检查。一旦认定朝鲜船舶有可能搭载禁运物资时,可在公海实施检查。若发现禁运物资时,将扣留朝鲜船舶,并进行具体处理。显然,通过1874号决议可以看出,国际社会对对朝鲜核试验危害程度的认识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明确规定:禁止朝鲜引进弹道导弹技术、装备、部件等或将发展弹道导弹作为获取外汇的手段和外交中的政治筹码。朝鲜若要提高弹道导弹的精确制导能力及研发远程导弹,势必要走引进尖端技术的道路。联合国的制裁措施会使朝鲜在弹道导弹的研发和性能改进方面面临更多的困难,需要的时间变得更长。安理会决议禁止朝鲜进行对外军火交易,使朝鲜很难获得外汇收入、弹道导弹技术及零部件等。有分析称,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使得朝鲜每年损失约10亿美元规模的军火出口份额。显然,美国等国家密切监视朝鲜对外进行军火交易,使得朝鲜利用船舶运输武器困难重重。 <表 2>介绍了2009年之后,对朝鲜船舶进行拦截及检查的情况。

< 2> 与朝鲜军火出口相关的拦截作战行动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尽管国际社会做着各种各样的努力,但考虑到朝鲜的短程导弹、中程导弹已发展到相当程度,我们只能认为,安理会的对朝制裁措施只能对朝鲜发展远程导弹产生重要影响。也就是说,尽管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正在起着作用,但朝鲜的短程、中程导弹对韩国和日本的安全威胁更为严重。而事实上,朝鲜的短程、中程导弹将会继续发展下去。据推测,朝鲜目前仍通过与伊朗的技术合作、与中国的非法军火贸易等进行导弹交易活动。2012年4月,朝鲜阅兵中展示的武器里有远程导弹运输特殊车辆。虽然美国和日本等国认为是中国提供的,但中国官方正式予以了否认。从中可以看出,尽管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继续进行,但朝鲜仍在通过各种渠道,非法引进弹道导弹相关装备技术等。另外,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制裁措施及“防扩散安全倡议” (PSI)在实施过程中,存在一些实际问题。例如,朝鲜如果使用第三国船舶或飞机运输非法物资时,很难对其进行拦截及检查。再加上大部分的武器装备及相关物资可以作为军民两用物资来运输,以各种合法形式进行商业伪装,很容易躲避国际制裁。从目前的情形来看,尽管面对强大的国际制裁,但朝鲜正想方设法避开制裁,其导弹能力建设仍在继续进行。
三、韩国的防御能力发展方向
1. 强化国际合作机制
对应朝鲜的弹道导弹威胁,强化国际合作机制与加强军事对应措施同等重要。
当然,考虑到朝鲜的一贯做法及战略,很难期待朝鲜的态度发生彻底改变。但是如果能够防止事态朝恶化的方向发展,那么这种努力的本身就意义重大。所以说,在朝核问题、弹道导弹及生化武器威胁问题上,需采用“软硬兼施”的灵活策略。这样,一方面可以通过对朝制裁向朝鲜施压,另一方面促使朝鲜采取积极的策略、方法和步骤。显然,在这一过程中,设立有效的国际协调机制,强化交流与合作是非常重要的。
首先,在非核化问题上,需通过朝美对话、南北对话、六方会谈等对朝协商机制,努力促使朝鲜改变过去的做法,放弃核开发的努力。朝鲜已进行过两次核试验,并声称自己是“核拥有国”。另外,据推测,朝鲜的核武器小型化技术已发展到相当程度。在这种背景下,韩国应与主要国家密切合作,在向朝鲜施压的同时,谋求可行的解决方案,尽可能使朝鲜放弃军事威胁,重新走到对话协商的道路上来。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韩国、美国等国家为此做出了种种努力,但未取得什么实质性的成果。对韩国来讲,需要继续加强与朝鲜的对话与协商,切实解决各种矛盾和分歧,尽可能地消除军事威胁。
通过对话来敦促朝鲜,作为禁止生物武器公约(BWC)成员,朝鲜应该严格履行公约的具体规定。此外,还应努力说服朝鲜加入禁止化学武器公约(CWC),从而促使朝鲜主动履行公约中规定的化学武器生产、保管、使用等方面的相关规定。其实,朝鲜早已意识到长期孤立于国际社会之外,对自身造成的不利影响。为了改变这种孤立及封闭状态,朝鲜极有可能会愿意加入国际公约,以求重新回归国际社会。也就是说,促使朝鲜加入国际机构及国际公约,并使其遵守国际规定和惯例是非常必要的。韩国积极参与世界性问题,并认真履行已签署的生物武器公约、化学武器公约等国际公约。韩国应做多方面努力,真正使国际社会意识到吸收朝鲜加入国际公约的必要性,并与国际社会共同努力,促使朝鲜废除化学武器。朝鲜拥有相当规模的化学武器,并具备生物武器的潜在生产能力。如何促使朝鲜改变立场,遵守在核问题、导弹问题等方面的国际公约,是国际社会共同面临的重要课题。
与朝鲜进行对话和协商的同时,还要有效落实国际社会对朝制裁有关决议,以防止朝鲜利用任何可能的机会来壮大自身的军事实力。目前,对朝鲜的制裁主要基于联合国安理会决议。1718号决议和1874号实际上采取了限制朝鲜的国际金融往来,禁止朝鲜武器出口,规定可进行对朝鲜货物进行登船检查等必要措施。韩国应与美国等国家密切合作,严格履行安理会决议规定的义务,采取有效措施防范朝鲜的非法行为。
2011年,中国公开表示反对联合国安理会对朝制裁委员会专家小组报告书。安理会对朝制裁委员会专家小组报告书的主要内容显示,尽管安理会加大了对朝制裁措施,但朝鲜和伊朗及叙利亚的合作没有中断。朝鲜向伊朗和叙利亚出口了导弹零部件,此外,还向叙利亚的核开发项目提供了援助。据推测,为了避开联合国安理会的制裁,朝鲜通过多种欺瞒手段进行对外贸易。从这些情况来看,强化合作机制,密切监视朝鲜的动向,切实履行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是非常必要的。
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防扩散安全倡议》 (PSI)是切断朝鲜对外非法贸易的实质性行动工具。目前,韩国已全面参与《防扩散安全倡议》,并作为《防扩散安全倡议》成员,积极参与运营专家小组(operational experts group)的各项活动。2010年10月,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防扩散安全倡议》海上演习和地区研讨会在韩国釜山举行。另外,2012年9月,将由韩国来组织召开《防扩散安全倡议》运营专家小组会议。作为韩国,应同友邦国家密切合作,确保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的切实履行,有效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扩散。特别是应密切监视朝鲜进行的导弹、核等对外贸易活动,并向有关作战活动提供有效支援。另外,为了有效防止朝鲜进行非法技术转让及军民两用物资交易,韩国有必要同国际社会共同寻求更为有效的合作议案。因为朝鲜的弹道导弹问题发展到现在,不仅仅对韩国安全造成威胁,而且对地区安全、世界安全造成威胁。这需要整个国际社会共同努力,来解决朝鲜当前的问题。联合国安理会决议明确了对朝鲜的具体制裁措施,实际上就是在保障对朝制裁行动的有效落实。
最后,韩国还需考虑军备控制方案。即通过军备控制谈判来实现削减朝鲜的弹道导弹和核实力。从目前的情形来看,很难期待南北军备控制谈判会取得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前苏联时期,特别是在戈尔巴乔夫上台后,曾积极推进军备控制谈判。韩国也应该针对各种可能性,做好军备控制谈判的各项准备工作。比如,南北军备控制谈判将以何种方式被提及,以何种形式进行协商等问题,对韩国而言,是非常重要的国家安保课题。朝鲜拥有核能力及化学武器能力,而韩国在这些方面是一片空白。朝鲜拥有短程和中程导弹,并正在开发远程导弹,而韩国只拥有短程弹道导弹。在与朝鲜的军备控制谈判中,如何才能做到不给韩国的安全带来负面影响,从而减少来自朝鲜的威胁,并增进相互了解,提高相互信赖度,是需要韩国有关方面去深入研究和探讨的问题。特别是朝鲜体制的不确定性仍在不断增加的情况下,研究准备各种应对方案是非常重要的,也是非常必要的。
2、构建包括导弹防御系统、打击能力及延伸遏制力等内容的综合应对体系
朝鲜的导弹威胁相对韩国的防御体系而言是重大挑战。朝鲜拥有的导弹数量多、射程远,整个韩国都在其射程范围之内。此外,朝鲜还拥有核能力、化学及生物武器能力。在这种情况下,即便韩国不断强化尖端的常规军事力量建设,也难以有效应对朝鲜的这种威胁。为了确保战时作战指挥权顺利移交,美国向韩国承诺,为应对朝鲜弹道导弹威胁等非对称威胁,美国将向韩国提供补充战力。此外,美国还表示,应对朝鲜的核开发,美国将向韩国提供核保护伞、导弹防御体系、常规精确打击力量等军事力量,用以遏制来自朝鲜的核威胁。韩美两国政府将这些内容纳入了在韩美首脑会谈上发表的《韩美同盟展望》中,这样做主要是为了加强韩美军事同盟关系,消除韩国国民的不安全感。对于韩国而言,为了保障国家安全,有必要系统地制定应对朝鲜导弹威胁的对应战略,并加强对应防御能力建设。
制订导弹威胁对应战略,发展对应防御能力建设,需充分考虑相关费用、技术能力、效果等因素。导弹防御体系建设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并需要尖端设备作保障 一流技术做支撑。正因为如此,建设导弹防御体系的国家只有美国等少数发达国家。另外,导弹防御体系还处于发展阶段,距离有效的全面部署,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此,韩国在建设导弹防御体系时,需要制订长期的战略规划。从资金投入和效果来看,韩国建设导弹防御体系的优势并不明显。相对于导弹防御体系建设,建设导弹打击力量,更容易以较少的投入,达到破坏预定目标,进而提升部队整体作战能力,取得较高效益的目的。
应对朝鲜的弹道导弹威胁,韩国需制订具体的对应战略,并充分考虑费用、技术、效果等因素。总体上来讲,韩国的导弹防御系统、打击系统、延伸遏制力等需纳入导弹防御战略中。目前,韩国对朝鲜弹道导弹的防御能力非常薄弱。考虑到导弹防御系统的构建需要庞大的资金投入和尖端技术支持,所以韩国必须分期、分阶段推进导弹防御体系建设。为应对朝鲜的弹道导弹威胁,韩国的导弹防御系统应是低空下层导弹防御系统,这与美国的中高空、高空导弹防御系统有很大的不同。韩国的导弹防御系统将基于战区导弹防御系统,以应对朝鲜的各类威胁。从韩半岛的地理环境来看,针对朝鲜的弹道导弹威胁,留给韩国导弹防御系统的预警时间会非常短。据推测,朝鲜的飞毛腿导弹只需要4~9分钟,就能对韩国的所有主要城市实施远程打击。
应对朝鲜的弹道导弹威胁,构建起高效的导弹防御系统是非常必要的。韩国的导弹防御系统主要由“爱国者-2”导弹(PAC-2 改进型)、“宙斯盾”系统和标准-2(SM-2)导弹构成。仅凭现有的导弹防御系统,韩军根本不可能有效应对朝鲜的弹道导弹威胁。PAC-2 改进型导弹虽可拦截10-30公里的低空弹道导弹,但与“爱国者-3”导弹(PAC-3型)相比,显然在作战性能上落后了一大截。标准-2(SM-2)导弹为舰载对空防御导弹及巡航导弹拦截导弹,弹道导弹防御能力严重不足。目前,韩国军方正计划采购以色列研制的“绿松”弹道导弹预警雷达。这种雷达能够探测、跟踪500公里范围内的多个导弹目标,可测定其瞬间位置、速度、发射点和弹着点等关键参数,从而提供所需的导弹早期预警信息。截止到2012年底为止,韩国防部计划将基于“绿松”弹道导弹预警雷达、PAC-2拦截系统等,构建起弹道导弹作战指挥所(AMD-cell)。在此基础上,韩国还将部署韩国自主研发的中程地对空导弹“铁鹰”-Ⅱ、PAC-3及“宙斯盾”舰只使用的SM-6型导弹。构建起真正意义上的韩国导弹防御系统,需要将预警、监视、侦察能力与打击能力紧密结合起来。另外,还需要将海军的“宙斯盾”雷达系统、“绿松”弹道导弹预警雷达、地面及海上拦截系统整合起来,以便在最短的时间内采取有效措施,应对来袭的导弹威胁。
2012年6月,韩美在华盛顿召开外长及防长会谈,双方就加强韩美联合导弹防御能力达成共识。其主要内容为:整合合并韩军和驻韩美军的导弹防御系统,构建高效的韩半岛导弹防御体系,有效强化应对朝鲜弹道导弹的防御能力。从韩国的防御体系来看,对应朝鲜弹道导弹威胁能力最为薄弱。韩美都非常清楚,朝鲜的弹道导弹威胁是韩美的共同威胁。加强韩美应对朝鲜导弹威胁的综合防御系统建设,将有效强化韩国的朝鲜导弹应对能力。为此,全面整合韩军与美军的早期预警系统、指挥控制系统、拦截系统等是非常必要的。今后,韩美部队将采取具体措施,全面推动导弹综合防御系统建设。
实现与美军的信息共享与互动,可以实时掌握朝鲜弹道导弹基地及朝军的动向,进而大幅提升韩军在“有事时”的弹道导弹对应能力。目前,驻韩美军第35防空旅下辖爱国者PAC—2、爱国者PAC—3大队及战区导弹作战指挥所(Theater Missile Operations-Cell)。如果韩军和驻韩美军的导弹防御能力能够得以综合化、集成化运用,就可以有效弥补韩军防御力量的不足,并且能够在此基础上,将所有资源综合起来,协调起来,形成整体威力,从而成倍地提高弹道导弹防御能力。为此,需采取具体措施,加强韩美导弹防御系统间的互联互通互操作能力,确保韩美导弹防御系统协调有效地运转,进而实现系统威力和潜能的充分发挥。目前,美国考虑到朝鲜的弹道导弹威胁,正计划加强驻韩美军的防御系统建设。值得一提的是,韩军和驻韩美军导弹防御能力的综合化、集成化运用,与美国在欧洲等地推进的地区导弹防御系统性质根本不同。目前,中国和俄罗斯强烈反对美国主导下的地区导弹防御体系建设。
韩国在发展导弹防御系统的同时,应同步发展积极的导弹打击战略和攻势打击能力建设。
考虑到朝鲜拥有的导弹数量,韩国的导弹防御系统很难做到万无一失,完全保障韩国的安全。显然,韩国导弹防御体制的脆弱性、局限性及漏洞在短时期内难以克服。对于韩国而言,为了弥补导弹防御系统的不足,具备早期破坏、摧毁朝鲜导弹威胁的攻势打击能力是非常必要的。这种攻势打击能力将作为遏制力的核心手段,对来自朝鲜的威胁实施严惩报复打击。
强化对朝鲜的精确打击能力,需综合构筑监视侦察系统、指挥控制系统、精确打击系统,使所有的作战力量实现信息共享,实时掌握战场态势,缩短决策时间,提高打击速度与精度,确保各部调协一致,指挥更快,行动更有效。监视侦察及指挥控制能力是执行包括导弹防御作战在内的军事作战的基础,对于攻势的打击能力同样极其重要。精确打击能力力求实现作战力量、作战单元、作战要素有机融合,需要确保整个部队具有基于信息系统的整体作战能力。只有这样,韩军才有可能早期探测到朝鲜使用弹道导弹的可能性,并及时做出反应,实施有效的反击作战。针对韩国的尖端信息战和精确打击能力,朝鲜势必会使用隐蔽的基地或移动式发射架,以确保其导弹部队的生存性及攻击作战能力。因此,对韩国而言,全面监视朝鲜导弹基地,早期探测到朝鲜导弹攻击动向,是极其重要的。在此基础上,韩国还需构筑基于早期预警的军事作战快速反应体制。为此,不但需要进行指挥控制系统建设,还需要制定应对弹道导弹威胁的对应战略及作战概念指针。这样,可以推动情报信息系统的整体作战能力建设不断由理论探索向实战运用转化,同时为实施以效果为基础的快速决定性作战奠定坚实基础。
为对应来自朝鲜的威胁,韩国的对应战略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即严惩打击战略和先发制人攻击战略。应对朝鲜的弹道导弹攻击,实施对应打击是理所当然的军事对应措施,无论是从自卫的角度来讲,还是从生存的角度来讲,都是无可厚非的。但是,先发制人攻击战略却需要慎重的选择并做好充分的准备。先发制人攻击战略指当发现朝鲜实施弹道导弹攻击征候已十分明显时,对这些威胁要素进行事先攻击,摧毁打击这些特定目标,进而谋求安全的战略概念。但是,这种先发制人攻击战略有可能会因误判或误解,导致战争及武力冲突发生。但是,面对朝鲜体制的好战性及其核生化武器的攻击能力,韩国不得不考虑先发制人的攻击战略。也就是说,如果一旦发现朝鲜决定发起战争挑衅,并为了在战争初期阶段取得胜利而准备实施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攻击时,那么在这种挑衅征候十分明显的情况下,韩国应该考虑先发制人攻击战略。先发制人攻击战略的目的是防止战争扩大、迫使朝鲜放弃战争挑衅行为。即早期摧毁朝鲜的核心奇袭式攻击能力,使朝鲜自己意识到战争是不可行的,并最终放弃其战争挑衅计划。
实施先发制人攻击战略,需要详细掌握朝鲜弹道导弹基地、主要战略目标的位置、导弹基地防御手段及方式、弹道导弹指挥控制设施及通信系统等。朝鲜的主要战略设施主要在地下坑道内,而弹道导弹大部分使用的是移动式发射架,因此进行早期探测、精确打击、彻底摧毁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另外,加固的地下设施用普通的弹道导弹进行打击,很难达到预期的打击效果。韩国的先发制人攻击战略应包括弹道导弹发射架、发射基地、指挥控制系统等所有战略性资产配置,只有这样,韩国才有可能有效应对并消除朝鲜的弹道导弹威胁。为此,韩美应加强合作,共同收集与朝鲜弹道导弹相关的情报。在此基础上,还有必要建立制定对应朝鲜弹道导弹的计划、措施等有效机制,以全面提升韩美联合导弹防御能力。
无论是对朝鲜的导弹攻击威胁进行先发制人打击,还是对朝鲜的攻击进行严惩报复作战,都需要增加现有的导弹射程,并不断提高火力打击的融合性。目前,韩国陆军拥有地对地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玄武-I/II/III,海军已拥有或正在拥有舰载型及潜射型巡航导弹,空军拥有远程精精密打击巡航导弹。与朝鲜不同,韩国发展弹道导弹受到“韩美导弹协议”的限制。根据协议,韩国拥有的弹道导弹最大射程为300公里、弹头重量不能超过500公斤。受到这样的限制,韩国很难对朝鲜发起适时的有效的打击作战。
目前,韩国对修订韩美导弹协议态度积极。韩国想通过协议的修订,将弹道导弹的射程延长至800~1,000公里。而美国更多的是考虑防止导弹扩散,对延长韩国导弹射程一事,态度消极。1979年,韩美缔结导弹协议,规定韩国导弹射程不能超过180公里。1995年至2001年,韩美经过6轮协商,将导弹射程延长至300公里。显然,将导弹射程延长至800~1,000公里,还需要很多事情要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尽管困难重重,韩国还是应该尽最大努力去说服美军。因为对于韩国而言,拥有可攻击朝鲜全境的弹道导弹是非常必要的。
针对朝鲜的弹道导弹威胁,韩国在制订应对战略时,应充分考虑朝鲜的核能力及生化武器能力。也就是说,在朝鲜事实上拥有核武器的情况下,很难认定朝鲜只会进行常规弹道导弹攻击。为了在战争初期取得胜利,朝鲜很有可能在导弹攻击时,会首先使用核力量及生化武器。因此,韩国的弹道导弹对应体系建设应将 “延伸遏制力”纳入其中。为了有效增强导弹的攻击作战能力,韩美应构建可实现韩美系统融合的联合打击系统。当然,如果一旦构建韩美联合打击系统,那么美国极有可能要求由美方来主导先发制人打击作战。作为韩国来讲,应充分考虑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并事先制订出具体的对应方案。无论如何,发展韩美联合打击能力是非常必要的。美国承诺向韩国提供延伸遏制力,实际上是指动员核保护伞、导弹防御体系、常规精确打击能力等所有军事力量来应对朝鲜的核威胁。在朝鲜的弹道导弹威胁中,最具威胁性的是朝鲜使用核武器的情况。所以,韩国在制订应对朝鲜弹道导弹威胁的对应战略及构筑对应体系时,应综合考虑这些因素。显然,应对常规弹道导弹的对应方案与应对核生化武器攻击的对应方案,从本质上来讲是完全不同的。
四、结论
朝鲜的弹道导弹威胁对韩国安全是重要挑战。朝鲜持续发展导弹能力,实际作战能力有明显提升。朝鲜经济发展落后,南北军事实力差距悬殊。为了扭转劣势,朝鲜正将弹道导弹用于政治、经济、军事用途。国际社会为了阻止朝鲜导弹研发及扩散,采取了种种措施。其中,最为代表性的是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的一系列对朝制裁决议案。尽管国际社会做出了种种努力,但是面对朝鲜的导弹威胁,韩国还是很难进行有效应对。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远射程、高精度、多用途导弹不断出现。朝鲜同样会不断努力,提高导弹的精确制导能力、打击能力、射程及多用途弹头突防能力。
目前,朝鲜的弹道导弹打击范围能够覆盖韩国和日本,并且正在加快发展直指美国本土的远程弹道导弹。另外,朝鲜还在积极研发核武器,试图强化核武器战略应用。
为了应对韩美的精确打击能力,朝鲜将导弹阵地和武器装备隐蔽起来,且主要使用移动式发射架,以保障其生存性及快速攻击作战能力。朝鲜的这种导弹能力,已对韩国安全构成直接威胁。
“天安舰”事件之后,朝鲜甚至对韩国进行核威胁,并表示要将首尔变成一片火海,给韩国民众造成了严重地恐慌心理。朝鲜希望以此来压制韩国的行动。预计,朝鲜的这种好战行动将会更为强化,在这一过程中,弹道导弹能力将是朝鲜进行威胁的核心要素。
应对朝鲜的导弹威胁,韩国的对应策略应遵循以下原则:
第一、韩国在从政治上、军事上综合对应朝鲜的弹道导弹过程中,需注重加强国际合作机制。因为朝鲜的导弹威胁,不但威胁着韩国的安全,还威胁着地区及全球安全,这已成为国际安全的重大威胁之一。目前,日本为了应对朝鲜的弹道导弹威胁,已构建起导弹防御系统及监视系统,国际社会也加强了对朝鲜导弹及核开发的监视与制裁活动。韩国在积极参与国际社会应对朝核及导弹问题的同时,还要充分考虑到南北关系的特殊性,制订出消除朝鲜各种形式威胁的长期策略。
第二、韩国的导弹防御战略应包含导弹防御系统、打击系统、延伸遏制力等内容。导弹防御系统虽然能够直接拦截朝鲜的导弹,但需要高水平的技术力量及庞大的资金投入。另外,朝鲜拥有的导弹数量、迅速发展的导弹技术、朝鲜的核能力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作战能力等,实际上都是导弹防御系统难以完全保护韩国安全的具体因素。为此,韩国应在加强导弹防御系统建设的同时,重视打击系统的建设。也就是说,通过延长导弹射程,将朝鲜的所有战略、战术目标纳入到韩国导弹的射程范围之内。在此基础上,具备短时间内能够摧毁敌目标的精确打击能力。另外,还需确立在朝鲜核武器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使用征候已十分明显时的先发制人攻击战略。显然,对于韩国而言,需具备能够有效实施打击的严惩能力是非常重要的。另外,考虑到朝鲜的核能力,导弹防御体系还需将遏制朝鲜使用核武器的延伸遏制力纳入其中。为了确保美国向韩国提供的延伸遏制力,能够切实保障韩国安全,应采取具体措施和对策。
第三、需构建韩美联合导弹防御系统,韩国的导弹防御能力建设将分阶段、分步骤推进。2012年6月,韩美外长及防长会谈就构建高效的韩半岛导弹防御体系,有效强化应对朝鲜弹道导弹的防御能力达成共识。整合合并韩军和驻韩美军的导弹防御系统后,韩美应对朝鲜弹道导弹的能力将会有明显提升。为此,韩美将加强互联互通互操作能力建设。考虑到导弹防御系统需要庞大的资金投入,韩国导弹防御系统建设将采取渐进式推进的方式进行。


蘑菇炖豆腐 发表于 2012-10-9 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rusnews.cn/guojiyaowen/guoji_anquan/20121009/43585576.html
俄新网RUSNEWS.CN纽约10月9日电 据韩联社周二报道,朝鲜警告自己的敌人称,在发动侵略的情况下他们将无法躲避朝鲜的战略导弹,这些导弹能够打到美国本土。

韩联社援引朝鲜国防委员会发言人的话说,朝鲜的革命力量,包括战略导弹力量不仅可以覆盖韩国以及部署在那里的美军基地,还能覆盖日本及关岛,甚至美国本土。

这个声明是平壤对美国不久前同意韩国武装力量将导弹射程从300公里延长到800公里的反应。

作为对此的回应,平壤威胁称,朝鲜军队和人民成百倍的加强战备并将让各方感受“世界还不曾了解、也无法想像的战争的真实滋味”。

美国和朝鲜自1953年以来形式上还处于战争状态,当时签订了结束三年朝鲜战争的停战协议。美国承认韩国是唯一合法政府,放弃与朝鲜的外交关系,也拒绝与其签署和平条约,美国在朝鲜半岛南部保留了约2.8万名军人。
mir-2 发表于 2013-1-9 20: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ir-2 于 2013-1-9 20:32 编辑

http://world.kbs.co.kr/english/news/news_Po_detail.htm?No=95576
N. Korea Operating 3-stage 'Strategic Missile Belt'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Write 2012-12-26 08:28:45   Update 2012-12-26 17:34:40


朝鲜导弹部署带.jpg
KBS has confirmed that North Korea is operating a three-stage “strategic missile belt” across its entire territory.

KBS reports that according to an exclusively obtained document, North Korea has deployed short-range Scud missiles near the Military Demarcation Line as the first stage of its strategic missile belt.

The document added that as the second stage, Pyongyang has deployed Nodong missiles at locations 120 kilometers north of the Military Demarcation Line. As the third stage, the North is operating long-range missiles, like the one it launched earlier this month.

The document said North Korea has significantly boosted its missile capability, estimating it has 600 Scud missiles, 200 Nodong missiles and 100 Daepodong missiles.

The document also said that compared to two years ago, the number of the North's multiple rocket launchers fell by 300 for a total around 48-hundred, an indication Pyongyang is focusing on strengthening missile capability.


中文报道如下。。。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3-01/09/c_124206500.htm
韩媒披露朝建成三个导弹发射带

2013年01月09日 09:31:21
来源: 新华国际

    【《俄罗斯报》网站1月7日报道】韩国广播公司(KBS)根据从朝鲜获得的资料报道称,朝鲜建成了三个弹道导弹发射带,由前不久成立的战略火箭司令部负责指挥。
    KBS未透露资料是如何得到的。资料指出,随着金正恩上台,火箭兵在朝鲜的地位愈发重要。该国武装力量中出现了战略火箭司令部,以代替原来的导弹指挥局。
    朝鲜按射程不同分别在三个地带部署了约900枚弹道导弹。最靠近朝韩边界(非军事区)的是“前线导弹防御带”,部署近程弹道导弹———朝鲜改良版的“飞毛腿”导弹。距非军事区以北120公里的平壤地区为第二地带———“导弹指挥带”,部署中程的“劳动”导弹。
    第三个地带“战略纵深带”位于北方腹地,部署远程导弹———“大浦洞”1型和2型等洲际弹道导弹。一些专家认为,这些导弹射程可达1万公里,能够打到美国本土。朝鲜北部纵深有两个主要的导弹发射场———一个在东海岸(舞水端里),一个在西海岸(东仓里)。朝鲜洲际弹道导弹和携带卫星的运载火箭都是从那里发射的。
    韩国专家认为,朝鲜拥有约900枚弹道导弹,其中类似“飞毛腿”的导弹(中近程)600枚、“劳动”导弹(中程)200枚、“大浦洞”1型、2型及更完善的洲际弹道导弹100枚。此外,部署于非军事区的4800套火炮系统威胁着韩国首都地区。


schlieffen 发表于 2013-1-11 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到现在还一口一个大浦洞1/2的来源都不怎么值得严肃对待

沿袭习惯继续把银河火箭的导弹版(如果有的话)称为大浦洞2也就罢了,白头山/大浦洞1几乎可以确定没有量产部署,要么从一开始就是个纯粹的验证载具,要么是研发没有成功完成

90年代朝鲜手上已经有了R-27,我觉得他们也未必真的满意这么个原始的多级火箭
zfss 发表于 2013-1-15 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RE: 伊朗与朝鲜的弹道导弹能力:来自美俄联合威胁评估的消息

JK-SETI 发表于 2011-7-20 23:05
伊朗的弹道导弹项目

“2008年,伊朗从中国购买了相当数量的高氯酸钠,高氯酸钠并不在MTCR的限制范围内,却可用于生产高氯酸铵。”
因为家人是从事高氯酸盐行业的,厂子大概能进前10(最大的应该是大连的)。大约是在那个时间段有伊朗客户电话询问过购买事项,因要求对方拿到出口许可证,结果就没下文了。
9ifly_user 发表于 2013-2-1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kktt 发表于 2010-12-11 23:19
说道“认认真真地研究”,国内至今连朝鲜这些导弹的名称都没搞对。

所谓No-dong和Taepo-dong,实际上都来 ...

长知识了。
原来是从某种拼音系统转译为中文的。
我还一直以为 真名就是“劳动”,劳动党的劳动。
关于朝鲜文与拼音系统,
那这个 No-dong,和 劳动 的拼写一样吗?

点评

“劳动”是Ro Dong  发表于 2013-2-15 12:26
kktt 发表于 2013-2-5 17: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ktt 于 2013-2-5 18:00 编辑

hwaseong_13-580x358.jpg

http://lewis.armscontrolwonk.com/archive/5677/kn-08-markings
http://lewis.armscontrolwonk.com/archive/6240/hwaseong-13

조선민주주의인민공화국: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화성-13 자행발사대:火星-13 自行发射车

KN-08的朝鲜名称是화성-13(Hwaseong-13)

弹道导弹是“火星”系列,运载火箭是“银河”系列。

朝鲜的两种Scud改型分别叫做“火星-5”和“火星-6”。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5 收起 理由
mir-2 + 5 细节

查看全部评分

kktt 发表于 2013-2-7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什么型号?

nk.jpg

点评

SA-5  发表于 2013-2-7 16:33
璇瑢子 发表于 2013-2-7 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话说真心佩服朝鲜。。。

过20年朝鲜会去造核潜艇吗?

点评

朝鲜的潜艇和修造能力是中国援建的  发表于 2013-2-15 18:26
常规潜艇都造不好,还造核潜艇?开什么玩笑。  发表于 2013-2-15 12:24
应该不会,开战即发射,使侵朝成为对手不可承受之重即可。核潜艇经济上不合算。  发表于 2013-2-13 09:21
kktt 发表于 2013-2-15 12:25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chinese.yonhapnews.co.kr/international/2013/02/15/0301000000ACK20130215000200881.HTML

韩联社华盛顿2月14日电 朝鲜声称有可能采取第二次、第三次“措施”之后,最近在咸镜北道花台郡舞水端里导弹发射场附近观测到了一派繁忙景象。

美国对朝网络媒体“38 North”于当地时间14日报道,据了解,位于舞水端里的东海卫星发射场建设去年夏季因台风受阻,但10月以后有了重要进展。

美国商业卫星拍摄公司“数字全球”(Digital Globe)去年1月拍摄的卫星影像也显示,原先的发射场的起重机调换了位置,而且发射台附近的积雪已被清除。“38 North”分析说,液体燃料导弹试射可能临近,朝鲜或在做相关准备。

最近一些媒体报道说朝鲜可能会发射洲际弹道导弹(ICBM)KN-08,“38 North”则预测,朝鲜也有可能再次发射银河系列火箭。该网站分析比较舞水端里新发射台和附近建筑的卫星影像后推测,朝鲜最快可能会在2016年试射相当于银河系列火箭三四倍的大型火箭。

“38 North”还主张,安装在新发射台上的火焰隔离槽(flame trench)与伊朗塞姆南发射场的装置相似,有可能是伊朗提供了帮助。(完)

http://38north.org/2013/02/tonghae021413/New Developments at the Tonghae Rocket Test Site

                               
A 38 North exclusive, with analysis by Nick Hansen.
Summary
While the Sohae rocket test facility was the focus of international attention in 2012, construction of new facilities at the Tonghae Satellite Launching Ground (commonly referred to as Musudan-ri), previously slowed by the typhoons that ravaged the east coast of North Korea last summer, has made important progress since late October 2012.
Commercial satellite imagery through January 2103 confirms activity at the old launch pad, possibly to modify it in preparation for an upcoming test of a liquid-fueled rocket. While it would be premature to reach that conclusion without more recent imagery, press reports have speculated that the DPRK is planning to conduct the first launch of the Musudan intermediate-range or the KN-08 long-range rocket, both mobile missiles. An additional possibility is another launch of an Unha rocket.
Imagery of the new launch pad and support buildings indicates that Pyongyang will be able to test rockets perhaps three to four times the size of the Unha when construction is completed, possibly in 2016, depending on the pace of construction.
Analysis of construction activities around the new launch pad has revealed evidence that Pyongyang’s rocket program may be receiving assistance from Iran. A new flame trench covering to protect large rockets from exhaust gases is similar to the covering used at a new launch pad at the Semnan Launch Complex in Iran. Also, propellant conduits under construction for the new launch pad and rocket engine test stand are similar to those built at Semnan.
Activity at Old Launch Pad: Preparation for a New Test?
Commercial satellite imagery beginning in August 2012 and continuing into early 2013 shows activity at the old launch pad at the Tonghae Satellite Launching Ground (commonly referred to as Musudan-ri) first used for the Taepodong-1 launch in 1998, then modified for the first Unha rocket tested in 2006, and last used in April 2009 for the Unha-2 firing. That activity may be related to another round of modifications intended to support future launches of the Unha rocket or possibly another liquid-fueled missile.
First observed in August 2012, activity continued in October with two vehicles parked adjacent to the gantry’s south side and an unidentified light color material seen in front of it (figure 1). In December 2012 there was activity at the pad and the crane was positioned over its front. By January 2013, one half of the pad around the gantry had been cleared of snow and the crane was now seen pointing in a northern direction (figure 2).
Figure 1.  Activity at the old launch pad on October 29, 2012.
Image © 2012 DigitalGlob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Figure 2.  Activity at the old launch pad on January 5, 2013.
Image © 2013 DigitalGlob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Recent unconfirmed press reports indicate that the North may be preparing for a test of either the new KN-08 long-range missile or the Musudan intermediate-range rocket, both road mobile systems. Activity at the old launch pad may be related to such a test, but since imagery more recent than early January is unavailable, it would be premature to reach that conclusion. Also, at the time of the last photo capture, there was little if no activity at parts of the test range—old assembly building, instrumentation site, fuel storage areas, and motor pool—that would be expected if a test were planned in the short-term.
Since both the Musudan and KN-08 are road mobile missile systems and have been displayed with their transporter-erector-launchers (TELs), it is unclear whether the rockets would be launched from a fixed gantry tower. Using the infrastructure of an existing test range has advantages for a developmental missile launch, however. The first launch of either missile would benefit from a gantry’s enclosed workspace for checkout and fueling. The gantry tower would eliminate the need to fuel the missile and generate electrical power with support vehicles; it would also provide a level of protection from the elements. If the tower is used for the launch, the propellant and electrical connections would need to be modified to fit one or both of these missiles. This could explain work underway there since last summer. Moreover, the mobile launch stand would need to be modified or replaced since the 2.4m diameter of the Unha is larger than either of these missiles. Modification of the mobile stand could be completed inside the missile assembly building and then moved to the pad.
Using the Tonghae launch center for a full range test of either the Musudan or the KN-08 would require overflying northern Japanese territory. Highly lofted or reduced range tests could be conducted without violating Japan’s airspace.
Major Developments at New Launch Pad
Three major developments at the new Tonghae launch pad reinforce previous conclusions by 38 North that the facility is being upgraded to fire larger rockets and that the North Koreans may be receiving Iranian assistance (figure 3):
A New Flame Trench Covering: The most striking addition to the launch pad is a covering over the first 26m of the flame trench, probably intended to direct exhaust gasses away from the rocket and gantry tower towards the wide mouth of the trench. (This covering may also be porous to prevent pressure from building up by allowing some exhaust gasses to escape.) First seen in August 2012 stacked alongside the trench, by October it had been attached to 14 horizontal beams that run across the trench. Also, two stacks of finer material seen alongside the pad in October were gone two months later and may have also been installed.[1]
While no North Korean launch pad or engine test stand has used this approach to keep exhaust gasses away from the rocket during launch, the large new pad under construction at the Iranian Semnan launch complex may use the same technique. Because the rockets that will be launched from these pads are so much larger than the current systems, protecting them from exhaust gasses becomes an important priority.[2]
Figure 3.  The new launch pad under construction.
Image © 2012 DigitalGlob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Large New Fuel Storage Tanks: The western of the two propellant buildings had three large storage tanks installed between August and October 2012. (The second building had no tanks installed as of early January 2013.) Each of the buildings has the capacity to house three cylindrical tanks measuring 13m long by 4m in diameter and two tanks measuring 9m long and 4m in diameter. (It is unknown whether or not these two additional tanks will be installed.) Each of the two larger tanks holds about 163,000 liters
for a total of 326,000 liters, and the smaller tank holds about 113,100 liters.[3] For comparison, the Unha-3 oxidizer tank recovered from the December 2012 test, measuring 7.6m long by 2.4m in diameter, only holds about 31,500 liters.
If these measurements are correct, the new launch pad could support a rocket three or four times larger than the Unha, similar to the mock-up reported to have been seen at a Pyongyang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facility in April 2012. The new construction at Tonghae, including the pad, a large assembly building, and launch control building, all point to the use of the test center in the future to launch large rockets.
New Propellant Conduit: A conduit to carry propellants to the pad along with electrical and communications service lines, large enough to allow technicians to work in them, connects the eastern propellant storage building to the newly identified launch control bunker and eventually will run over to the launch pad.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launch pad, the conduit runs from the pad to under what will be the gantry tower and eventually to the west propellant storage building. These conduits, similar to those built at the Iranian Semnan launch complex for its new large launch pad and rocket engine test stand, show an Iranian influence in the DPRK’s launch site construction.
It should be noted that these major construction activities are taking place despite the fact that only a very poor dirt road leads to the pad area. While construction of a new road and bridges has begun, it has not yet been completed.
Progress at Launch Control Building
Construction has progressed rapidly on the new launch control building, a three-story structure that measures 35m by 45m and has four 7m diameter circular positions, one on each corner. The interior of the building has an opening that measures 17m by 26m that will be the location of the control room (figure 4).
The exterior work, with the exception of the roof over the control room, was continuing in December 2012, but was completed a month later. Seven supports are present for the building’s roof. The four circular positions are probably intended to mount antennas for tracking and collecting telemetry from rocket launches and satellites once in orbit. These positions will likely be covered by radomes. Two tracks in the snow leading into the building may indicate that some interior work was continuing in early January 2013.
Figure 4. Control building under construction at Tonghae.
Image © DigitalGlob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When completed, this will be the DPRK’s fifth known major launch/satellite control room (table 1). The four new rooms have a balcony from which VIPs can view the launch on big screens in the front of the room. For comparison, the control room at the Sohae launch site appeared complete and the facility secured in December 2007, but was not used for a launch until April 2012.
Table 1. DPRK satellite and launch control room comparisons.
Locationlength & width (m)Floor space (m2)Completion




Tonghae old16×152401995 est
GSCC Rm 1*31X134002005
GSCC Rm 2*32×144502005
Sohae26×164152008
Tonghae new26×174402014 est
* General Satellite Control Center located outside of Pyongyang.
The Sohae and new Tonghae control buildings are similar structures except the corners at Tonghae have three story towers for circular positions for antennas. Concrete towers mounting 4.5m radomes also flank the two control rooms at the General Satellite Control Center (GSCC) in Pyongyang (figure 6 shows two views of the front of the GSCC).
Figure 6. Media photos of the GSCC (April 10, 2012).

The presence of at least two radome-covered antennas may indicate that the new control building at Tonghae will also function as the North’s eastern satellite command and tracking station. For polar orbits, Tonghae’s location allows it to see an additional satellite orbit further east than Pyongyang’s GSCC.
Slow Construction at the New Assembly Building  
Less than 100m west of the new control building is the large rocket assembly building still in the early stages of construction. In comparison with the control building, very little new work has been done since August 2012 (figure 7). Construction may pick up in the spring when equipment and construction supplies can be brought in.
Figure 7.  Little construction progress on the new assembly building.
Image © 2013 DigitalGlob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1] This material may be steel mats to strengthen the concrete for the launch pad and collar that surrounds the circular opening into the flame trench.

[2] Just after launch, a rocket’s exhaust impinging on one of its sides would create a lateral force that its guidance system would have to counteract. To avoid this complication, most launch pads have two or three smaller flame trenches and/or cover the trench out to a significant distance. The old launch pad at Tonghae and the new one at Sohae have the trench covered out to the end of the pads. Because of the geography of the area, this pad has a single wide and long flame trench, so covering it would keep the exhaust away from the rocket.

[3] Since the storage buildings are the same size it is not yet possible to determine which one is for propellant and fue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旗下论坛|小黑屋|手机版|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 )

GMT+8, 2018-10-22 19:36 , Processed in 0.414492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