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speed
收起左侧

[专题] 锻造利箭射天狼

  [复制链接]
prototype 发表于 2016-3-5 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zhyuli 发表于 2016-2-29 13:09
首先出发点要对,樊会涛是PL12的总师,这个板上钉钉的事实,也是有效推敲的出发点,你连这个都不知道,自 ...


参加工作以来,一直在科研一线从事空空导弹研制工作,先后参加了我国第二代和第三代红外型导弹的研制,主持研制了第四代雷达型导弹及出口和发展型的研制,是国家三个重点型号的总设计师。他研制出了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新型空空导弹,使我国空空导弹的设计、制造和试验能力接近或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为实现我国空空导弹从第三代到第四代的跨越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


zhyuli 发表于 2016-3-6 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prototype 发表于 2016-3-5 10:57
参加工作以来,一直在科研一线从事空空导弹研制工作,先后参加了我国第二代和第三代红外型导弹的研制, ...
先后参加了我国第二代和第三代红外型导弹的研制,主持研制了第四代雷达型导弹及出口和发展型的研制


第二代红外导弹  第三代红外导弹 第四代雷达弹  第四代雷达弹的发展型,你知道具体是指哪些型号吗?

搞清楚这个问题,你就知道怎么解读这篇文章了
prototype 发表于 2016-3-7 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zhyuli 发表于 2016-3-6 16:59
第二代红外导弹  第三代红外导弹 第四代雷达弹  第四代雷达弹的发展型,你知道具体是指哪些型号吗?
...

然而,该方案在国际上尚无应用先例,技术难度太大,风险太高



PL-12是追著AIM-120的屁股後面跑,只有PL-10是領先世界的設計。。。


liuchaojiann 发表于 2016-3-8 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prototype 发表于 2016-3-7 22:14
PL-12是追著AIM-120的屁股後面跑,只有PL-10是領先世界的設計。。。

,最新的是PL-15.PL-12已是过去式.在PL-15面前,AIM-120也是追著屁股後面跑
klonoa1121 发表于 2016-3-10 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cannews.com.cn/epaper ... /story/850982.shtml
全国人大代表、中航工业副总工程师、中国工程院院士樊会涛:3D打印和机器人装配已应用于导弹制造

近年来,我国空空导弹研制始终注重技术创新,我们已在导弹研制和生产中采用了3D打印和机器人装配等新技术,这就是持续创新的结果。但想要深入推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人才是基础和关键,创新驱动实质上是人才驱动。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综合国力竞争归根到底是人才竞争。要在全社会大兴识才、爱才、敬才、用才之风,着力完善人才政策,健全体制机制,加大扶持力度,在用好、吸引、培养人才上下功夫,为人才辈出、人尽其才、才尽其用创造良好环境。

近几年,我感到有一个问题不容忽视,一线科研人员负担太重。虽然经常加班加点,但真正能用于科研的时间还是太少。主要是两个原因造成的,一是目前的科研管理体制要一线科研人员成为“多面手”,科研人员什么都得会干;二是客观环境需要应付各种非学术的事情,各种非学术会议过多,科研人员不能完全专注于科研事业。

我们都知道搞科研必须要全身心投入,要废寝忘食才能有所成就,甚至需要有“不食人间烟火”的怪才,太世俗了很难做出原创性的成果。我认为如何为科研人员服务、减轻他们的负担、激发潜能、调动主观能动性和创造性,是当前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政府工作报告中说,要深化科技管理体制改革,扩大高校和科研院所自主权,砍掉科研管理中的繁文缛节。我为总理的报告拍手叫好!希望能将这条措施落到实处,创造让科研人员不受干扰、潜心研究的宽松环境。



klonoa1121 发表于 2016-3-16 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cannews.com.cn/epaper ... /story/854100.shtml
永不生锈的“螺丝钉”——记导弹院首席专家李友年

本报通讯员 周桃品 晏勇


2016-03-14 17:47:25
        说起螺丝钉,人们自然会想起雷锋。雷锋曾说过:“一个人的作用,对于革命事业来说,就如一架机器上的螺丝钉……螺丝钉虽小,其作用是不可估量的,我愿永远做一个螺丝钉。”在导弹院控制所也有一颗“螺丝钉”——首席专家李友年,他用30年的工作实践,赋予了“螺丝钉”精神更丰富的内涵。
“潜伏”的螺丝钉
       1985年,李友年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电子信息系毕业,在导弹院先后从事自动驾驶仪电路设计、预先研究、半实物仿真试验等工作,直到2005年,他的岗位还只是副主任设计师。在这样“潜伏”了20年后,2006年,李友年担任某型号控制系统主任设计师,他带领技术团队克服重重困难,用3年左右的时间完成了控制系统设计任务,填补了国内技术空白,使我国成为世界上少数几个掌握该技术的国家。凭着深厚的技术功底以及在产品研制中做出的突出贡献,2009年,李友年成为导弹院控制技术首席专家。
      李友年的工作经历,让我们看到了默默奋斗的价值。工作中,我们很容易看到成功者快速上升的过程,但往往忽视了他们在“潜伏”期的奋斗历程。李友年能够将控制算法的每一行代码都烂熟于心,对控制算法的每一个细节的研究都入木三分,对相关的每一门专业都潜心研究、实践,这个“潜伏”的过程,恰恰是我们年轻人需学习的。

永不生锈的螺丝钉
      经常接触螺丝钉的人都知道,螺丝钉的典型特点是“挤”和“钻”,靠着这两种精神,螺丝钉从前进一小步,逐步积累为一大步,最终完成了自我的超越。
李友年的“钻”在导弹院是出了名的,对读书学习他有着执着的热情。已经功成名就的李友年担任着两个型号控制系统的主任设计师,还担任了预研项目的课题负责人,每天都有大量的工作等待他处理,加上他老父亲病重,白天他要在单位忙工作,晚上还要去医院照顾老人,即便是这样,一有时间,他仍一本又一本地啃着精心选择的书。靠着这种执着,技术上任何一项小问题都逃不过他的火眼金睛。李友年是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每天都在忙碌中迎接着挑战……

忘我奉献的螺丝钉
       工作中,李友年将“航空报国”、“创新超越”理念贯穿始终。某型产品在研制初期暴露出计算机机时不能满足设计要求的问题,技术人员都在讨论如何更换计算机,以尽快完成产品交付任务。李友年经过慎重考虑,提出不更换计算机,采取优化软件代码的措施解决问题。当时大多数人的看法是,软件机时已完全没有余量,后期还存在大量的算法优化,况且产品前期已得到验证,算法技术状态已固化,如果采取优化代码措施存在引入新问题的风险。但李友年坚信自己的判断,在之后的一个月里,他带领攻关团队从软件库函数、算法等代码进行逐行反复推敲,将软件机时降到了国军标要求的临界点,之后尽管算法不断跌代,但软件机时始终控制在满足要求标准的范围内。
       在工作中,李友年这样的故事还很多;在导弹院,像李友年一样的人也很多。同样一份工作,有人把它看作是一个饭碗,而“李友年们”则把看成是一份事业。为了远大目标,他们可以风风雨雨数十年而默默无闻,能够数十年如一日地坚持学习,因为他们坚信自己梦想中的那道彩虹一定会出现,只有自己永不生锈,才能永葆空空导弹事业常青。  


klonoa1121 发表于 2016-3-24 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PL8和PL10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望天观海 发表于 2016-3-29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传说中的神器PL-15,迄今没有实体照片吧?
空弹匣 发表于 2016-3-29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着像10继承了8的弹体,只是长度稍微短点。
klonoa1121 发表于 2016-3-29 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空弹匣 发表于 2016-3-29 16:13
看着像10继承了8的弹体,只是长度稍微短点。

只是直径接近,内部根本不一样
shaolin1254 发表于 2016-3-29 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弹翼,看弹翼,看弹翼
klonoa1121 发表于 2016-4-27 23:52 | 显示全部楼层
背景展板上的主/被动复合相控阵导引头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望天观海 发表于 2016-4-28 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klonoa1121 发表于 2016-4-27 23:52
背景展板上的主/被动复合相控阵导引头

还能“低成本”?

弹上相控阵,考虑到尺寸和电源限制,相对(传统平板缝隙天线PD头)恐怕功效不像大型相控阵雷达那么优越。
klonoa112 发表于 2016-11-1 00:59 | 显示全部楼层
PL10外贸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klonoa112 发表于 2016-11-15 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42039103724906

陈虎:PL-10E,歼-20的钢甲铁拳
CD老天  2016-11-15 11:31:22
本文发表于最新一期《世界军事》,现获准转载。

武器装备发展到今天,看似是武器的,实则其更大的功能往往是平台,比如战机。那么,真正的武器是什么呢?是最终起到摧毁作用的弹药。比如PL-10E。本刊总编辑陈虎,关注PL-10E并非今日始,他与该弹设计总师梁晓庚的深入交流,相信可以让您对这款新型导弹有一个全方位的了解,而且此次话题的内涵与外延已不仅仅局限于这一种格斗弹。

PL-10E为什么重要?

到航展来,看什么?当然是歼-20。但我的想法可能和大家略有不同。当然,能亲身感受下流传已久的“黑丝”从头上呼啸而过,甚至打开弹舱,那种感受确实是值得体验的。不过,飞行展示毕竟是飞行展示,它和静态展示不同。空中短短十几分钟的一个飞行,能看到的细部或者说核心,像雷达、火控、航电、机载武器、发动机等毕竟有限。换言之,近年看到的更多的是外形。我在航展上关注歼-20,首先关注的就是它的机载武器,这次航展中亮相的PL-10E。

为什么我要关注PL-10E?实际上,飞机只是一个作战平台,要想击落对方,必须靠机载武器。打个比方,好比飞机是一个士兵,他手里必须拿着武器,才能杀敌,至于这个武器,究竟是一个什么水平,是长矛、弓箭,还是一把手枪、一支突击步枪,对士兵作战能力的影响显然是很大的。1982年的英阿马岛之战中,阿根廷的“幻影”3在英国 “海鹞”面前屡战屡败,一个重要因素就是阿“幻影”3挂载的是二代空空导弹,而英“海鹞”挂载的AIM-9L是第三代空空导弹。所以,武器对飞机至关重要。歼-20也是如此,如果没有一款“称手”的利器,它在战场上就处于一种裸奔状态。因此,要把歼-20当作一个武器系统来看,而在这个武器系统中,空空导弹无疑是极为重要的一环。

说到PL-10E,我和设计总师梁晓庚,还是有一点渊源的,或者说是缘分。N年前,也是在珠海航展上,当时来看航展,逐个展台的看,逐个展台的问。到了中国空空导弹研究院的展台上,PL-8和SD-10吸引了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多问了几句。没想到,当时询问的对象正是后来PL-10E的设计总师梁晓庚。而且,当时我们关注的焦点之一就是尚在研发中的PL-10E。那次交流,使我们结下了缘分,多年来,我们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而这次航展上,我们又有机会待在一起,聊各自这些年的经历,但主要还是聊梁总的新导弹——PL-10E。这让我对PL-10E有了更多的了解,而且很希望把这段了解的过程拿出来,跟广大读者分享。

这次,我首先问的是: PL-10E是一种什么样的导弹,它很“牛”,可“牛”在什么地方?怎么样来概括它的先进性?第一个问题很好回答,这是一个红外制导的,近距格斗导弹。可是说到“牛”在什么地方,或许是因为自己研发的导弹,想讲的太多,但一时不知“从何说起”,或许是他还有点保守,梁总好像一下子被我“问住了”。倒是和我们在一起的另一位“老总”(设计师)级别的人物,给PL-10E概括了12个字、四句话——“高机动、大角度、反隐身、抗干扰”。这个概括,梁总给予了高度认可。

关键就是12个字

高机动

高机动包含的指标很多,一般来说,大家最直观、最容易接受,特别是我们资深军迷和发烧友很容易接受的一个指标,就是这个导弹的过载能达到多少?另一个就是飞行攻角能飞到多大(尽管这两个数字可能太过专业,但对现在的军事爱好者和发烧友来说,都不用作过多的解释,他们都清楚)?具体到PL-10E的这两个指标,梁总介绍说,其最大攻角达到了气动设计的极限、最大过载在60个G以上。这样的指标,在世界上又是怎样的一个水平呢?梁总给我们讲了一个小故事。像任何一种武器,不管是飞机还是导弹,在立项研发之前都要先做调研,通过调研给武器选取一个合适的技术指标,所谓合适就是既包含先进性,又包含可能性。先进性,是保证该款武器研制成功后,在作战中具备一定的技术优势。可能性,是强调按指标要求武器能顺利研发出来,不至于成为“不可能的任务”。这样的调研要涉及很多方面,包括到国外的相关机构和该领域顶尖研究人员交流梁总说,他们就曾到某国对PL-10E初步设定的一些技术指标进行探讨和咨询时,其他一些技术指标一个一个摆出来时,对方都表示,没问题,能实现,但讲到最大攻角时,对方表示有点不可思议了。他们给梁总的回答是:“我们做不到,或许只有美国人才能做到。”这个故事很清楚地说明了,PL-10E的高机动性能在世界范围内到底是怎样一个水平。有了这样一个高机动性,意味着导弹一旦瞄准目标,甭管目标怎样“玩花”,想摆脱导弹锁定,至少从机动的角度看,是没有希望了。

大角度

所谓大角度,就是我们常说的发射离轴角。离轴角对空空导弹的作战使用,意义十分重大。因为只有目标处在空空导弹离轴角这个夹角范围之内,才能发射导弹。对第三代空空导弹来说,最大离轴角能达到30度就已经很“牛”了,因为它意味着只要目标处在飞机中线左右30度的范围内,都可以发射导弹。
那么,PL-10E的离轴角究竟可以到多少呢?梁总说其最大离轴角可达第三代空空导弹的数倍。这就意味着,作战飞机前半球范围内的目标,只要进入了PL-10E的有效射程,它都可以发起攻击。这样大的离轴角,配合先进的机载火控系统,特别是配合先进的头盔瞄准具,就意味着在飞行员头部活动范围内,能够做到“看到哪,打到哪”。这明显比传统的第三代空空导弹进步了一大截。它的实战意义还在于——如果使用传统第三代空空导弹,飞机为了锁定目标,就需要调整机头指向,这个过程时间过长,而且你在动,别人也在动,真正实现锁定并不容易。但如果有了正面180度这样一个射击范围的话,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根本不用改变机头指向,就可以向对方发起攻击了。

反隐身

四代机的出现,使空战进入到隐身时代,如何打隐身战机,这是一个世界性难题。但隐身战机的“隐身”,主要是针对雷达波,当然,也会有一些针对红外探测的隐身措施。但其红外隐身效果,远不如雷达隐身的效果那么好。按照梁总的介绍,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隐身战机,可以把对方雷达的探测和锁定距离缩短到三分之一甚至更低,但能把红外光电探测设备的发现距离压缩三分之一就不错了。更何况,PL-10E采用的是红外成像制导,也就是所谓的凝视焦平面列阵这样一个制导方式,即使是目前最先进的隐身战机,也难逃该弹的锁定。

抗干扰

PL-10E的抗干扰性哪里来的?一来,PL-10E使用红外成像制导头,无线电干扰对其基本无效。那么,对PL-10E来说,红外干扰的效果又怎么样呢?同样,因为PL-10E是红外成像制导的,在制导头这个导弹的“眼睛”看来,目标不再是一个红外的电光源了,而是根据红外外形成像的这样一个目标,既然已经“成像”了,那么想欺骗它,就困难了许多。传统的红外干扰方式,也就是我们经常看到的,战机释放红外干扰弹,就像日本飞机在钓鱼岛上空逃逸时所做的那样。这种措施,对第三代空空导弹,还是有一定效果的,但对PL-10E这样的红外成像导引头来说,其效果就差得多了。
凭借这四大性能,PL-10E如果挂载在歼-20上,那肯定是如虎添翼了。

PL-10E能“长大”吗?

讲到空空导弹,可能很多读者会说,现在的空空导弹,已经不仅仅是近距格斗弹了,中距弹、远程弹,甚至包括超远程的空空导弹已不断涌现。比较先进的如美国的AIM-120D、我国的PL-12、乃至PL家族更新型的中距弹,以及欧洲的“流星”等。这些导弹,可以使战机的攻击距离更远,甚至有人说,未来的空战,近距格斗的机会已经很少了,中距空战,将成为未来空战的主要样式。那么,既然中距空战将成为未来空战的主要样式,近距格斗弹的地位是不是在下降?换言之,就像现在的步兵,虽然还要配备刺刀,但真正到战场杀敌时却主要用步枪,刺刀仅仅在一些特殊情况下才使用。那么,近距格斗弹,在未来空战当中,是不是也会沦落到刺刀这样的一个地位呢?

其实,我也有这样的疑问。所以,尽管梁总研发的是一款近距格斗弹,我也毫不客气的向他提出了这个问题。对此,梁总给我两个解释。一是,在强电磁干扰下,中距弹、远距弹到底能不能有效的使用?我发现,像梁总这样的专业人士,对电子干扰的认识,比我,以及大多数军事爱好者的认识要严峻得多。
在梁总看来,能够搞出四代机的国家,电子干扰能力必然无比强大,在这种情况下,四代机之间的空战,战机雷达能不能有效的工作、捕获目标、跟踪目标,能不能制导中远程空空导弹锁定目标,包括导弹自身的雷达导引头能不能有效的工作等,恐怕都还是一个问号。在这样一个问号存在的情况下,近距格斗弹的地位,以及其未来使用的频度和广度,显然不能用一个简单的“地位下降”来概括。
二是,对于四代机,也就是隐身战机之间的空战,无论是机载雷达,还是使用雷达导引头的空空导弹,其雷达探测范围都会极大的压缩。经过这样的压缩后,中距弹、远距弹在实战中使用的距离还能称得上中距、远距吗?在一些极端情况下,中距弹的有效使用距离,可能比近距格斗弹远不了多少,甚至无法使用,最终仍只能靠近距格斗弹来进行最后的肉搏。综上两点所述,近距格斗弹还远不是走向衰落的武器。

既然红外近距弹这么好用,自然而然又引出另一个话题:它能不能改成中距弹?我曾就这个问题问梁总,既然新一代格斗弹的红外导引头有这么多的优势,那么能不能把它的射程延伸一下,让其具备中距弹的射程呢?梁总给我的答案是,所谓中距弹的最大射程,在实际作战中,几乎很少能用上。
实战中,中距弹有效的发射距离,也就是三四十公里。而PL-10E这样的格斗弹,其最大射程,实际上已经接近这一距离了。换句话说,像PL-10E这样的近距格斗弹,它不仅仅涵盖了传统近距格斗弹的有效射程,还可以覆盖中距弹的相当一部分射程。
梁总还告诉我,像PL-10E这样的成像制导头,应该具备发展成中距弹的潜力。当然,要想让红外制导的空空导弹有更大的射程,必须解决一个问题,即改变目前先锁定后发射的使用模式,通过先发射后锁定来实现。这里包含两个关键性的技术问题:一是,红外导引头的自主锁定,这就需要一部分智能化的设计,比如说,这个红外导引头要有一定的记忆功能,把目标可能的红外成像特征记忆下来,发射后,一旦有这样的目标进入视野,就能随时锁定。这与发射前由飞行员锁定目标相比,技术难度增加了不少。二是,要有有效的弹载数据链。换句话说,导弹发射时,基本处于盲射的状态,在导弹红外导引头锁定目标之前,需要靠飞机向它传送目标的速度、方位等诸多信息。简言之,要由飞机的火控雷达跟踪目标,并把相关数据,通过数据链传输给导弹,然后导弹根据这一数据调整飞行方向、飞行姿态,逼近目标,直到锁定目标。其实,同样的原理,还可以实现PL-10E的后向发射。从理论上说,如果PL-10E的载机具备后向搜索能力的话,实现这一功能,并不算困难。

它能“千变万化”

既然PL-10E这个格斗弹这么好,那么它是不是仅仅只能为歼-20服务呢?它是不是还有一个更大的拓展空间呢?我和梁总的聊天自然地延伸到这一领域。梁总表示,因为所有的空空导弹,特别是近距格斗弹,就载机来说,向下延伸是很方便的。因为红外导引头的近距格斗弹不同于雷达制导的中距弹,它对机上火控系统的依赖,相对来说是比较小的。也就是说,不用四代机,即使是三代机,只要机上的火控系统与PL-10E发射的“语言相通”,也可以有效挂载和使用像PL-10E这样的第四代空空导弹。

那么,如果我们现在的国产三代机,加挂像PL-10E这样的近距格斗弹,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呢?梁总的回答很直接:同代飞机空战,如果一方挂载PL-10E这样的第四代空空导弹,另一方挂载第三代空空导弹,挂载PL-10E的一方将具备压倒性优势。讲到这个问题,我又往下追问:三代机如果挂载PL-10E这样的导弹,能和四代机进行对等的PK吗?梁总的第一个回答是,还是要吃亏的。但梁总另外一个回答又给我打开了另一个窗口:如果三代机进行适度改进,比如将原来的雷达反射截面积降低一个数量级,达到一个准隐身的状态再加挂PL-10E这样的四代弹,和F-35这样的低端四代机PK时,至少是可以一较短长的。

说到第四代空空格斗弹未来发展的问题,梁总介绍说,还不仅仅是三代机挂第四代格斗弹的问题。第四代格斗弹具备良好的性能,对其进行一些简单的改进,甚至可以发展出性能优越的近程地空导弹、舰空导弹。可以想象一下,如果这种将第四代格斗弹改进为“红旗”-10一类的近防导弹,那么其作战效能比“海拉姆”、“红旗”-10恐怕要厉害得多。如果给这类导弹加一个助推器的话,其防空范围还可以进一步加大,进而发展出具备抗干扰、反隐身能力的地空、舰空导弹。由此可见,随着PL-10E研发的成功,其产生的附带效应,是极为可观的。

作为一个资深的军事爱好者,我肯定也非常关心另外一个问题:有了PL-10E了,我们和世界最先进的空空格斗弹,还有多大差距?单从技术指标上看,这种技术差距已经缩小到微乎其微了。但我也问梁总,我们的PL-10E比AIM-9X要更粗、更长、更重,这是不是缺陷呢?他回答道,是缺陷,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呢,也未必是没收益,比如这样是不是可以打得更远一点,战斗部更重一点?

我关注PL-10E时间不短了,其最初的形态,和我们今天看到的样子,似乎在外形上有不小的差距,特别是PL-10E复杂的弹翼,和美国的AIM-9X好像差别很大,这究竟是什么原因?梁总告诉我,空空导弹是一个取舍的艺术,通常来说要想保证导弹射的远,弹体越干净越好,但要保证弹的高机动性,就需要相对复杂的气动设计,PL-10E现在的样子,也是取舍后的结果。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1-2 23:59 | 显示全部楼层
@jetfight2000
J-10S携挂PL-10试飞照曝光。照片中的PL-10与珠海航展上展出的PL-10E相比在细节上有所不同。首先其尾部方向舵为切角三角形,类似日本的AAM-5而非PL-10E上复杂的双梯形。其次其头部的弹翼长度较短且翼展较大。另外J-10S本身编号为60189,此编号实际上是鼎新试训基地的老号,现已改为78X6X。因此研判该弹属于PL-10早期的试验样弹,正在试训基地J-10S上进行挂载试验,时间大约在2008年上下(同时期在鼎新基地J-8F上测试的还有LS-6 GPS制导炸弹)。可能是因为该PL-10样弹经测试后发现其大过载飞行能力无法达到设计指标,因此重新设计了尾部方向舵及头部弹翼。新的PL-10顺利通过了靶试并于2012年左右设计定型,所以PL-10的弹翼设计也就演变成PL-10E现在的样子。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2-21 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cannews.com.cn/epaper/zghkb/2017/02/21/A03/story/1343651.shtml

新年的第一篇“战地”日记
2017-02-20 18:01:26

本报通讯员  陈岑  金雯

从洛阳出发,一路向西,有一片荒无人烟的戈壁大漠。踏着2017年新年的第一缕阳光,作为中航工业导弹院“战地”记者,笔者第一次来到了这里,怀揣着无数的好奇和疑问,砺箭壮歌的序曲,就此开始了。

隆冬的戈壁大漠,呵气成霜,在使命召唤、事业需要时,导弹院外场试验队员们毫不犹豫地集结而来,领导的关怀和慰问让他们备受鼓舞,焕发着无限的能量——

在2017年新年来临之际,中国航空工业总经理谭瑞松一行到导弹院外场试验队驻地看望试验队员。谭瑞松听取了导弹院外场试验工作汇报,对所有参与“铸国家利器、扬国家军威”的航空人表示了衷心感谢,同时特别叮嘱导弹院,要认清形势,继续学习、奋进、拼搏!作为航空人、航空工业团队,任何事情都要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目标只有一个,就是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为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和强军梦、中国梦,去奉献、去拼搏,贡献出航空人的力量!

在试验外场采访有一种别样的体验:你了解得越多,就越会被一种使命和责任震撼,继而被一种豪情和奉献深深打动——

作为院试验外场总指挥,副院长朱强自一直在外场坐镇指挥。试验任务多的时候,他一个人忙得只恨分身乏术。无论是试验安排、考核条件,还是产品和人员准备情况,他都极为关心,对产品的情况了如指掌,每次试验都会亲自到场督战。

一向严谨认真、追求完美的副总师赵利强,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每发产品都要当成第一发来对待”。他性格内敛,说话不多,是外场试验队公认的“严师”。工作中大到产品准备、试验时间、人员安排,小到试验前对讲机的充电、试验队员的休息,他都会亲自过问,虽然年过半百,但还是充满激情和干劲,遇到难攻的技术问题,还是会像年轻人一样彻夜鏖战,废寝忘食。在他的影响下,试验队以“精心、细心、用心”的工作作风,高效率高质量地开展着各项外场试验任务。

总体部杨超和罗楚养,是待在外场时间最长的队员。在摄氏零下20多度的环境下,他们是在室外工作时间最长的人。让他们形容一下外面的冷,杨超幽默地说:“鼻涕流出来,还来不及擦,就冻上了。”就这样,任凭被冻得瑟瑟发抖,他们的注意力全都在产品上,只要有需要,他们就坚守在现场。

负责产品软件设计工作的曹旭东、高静、李文龙、陈伟衡一直自称是最“烧脑”的人。他们坐在电脑前,盯着让人眼花缭乱的程序、算法,往往一坐就是一整天,而且头脑要时刻保持清醒,不断地搜寻着任何“可疑的片段”。一天下来头昏脑涨、心力交瘁,而大脑却一直处于亢奋的状态,“越累反而越睡不着,好不容易睡着了,有时在梦里也会想着if……else……这样的语句。

采访中,试验队员们会不约而同地把产品比喻成他们的孩子。的确,正如怀胎十月出生的孩子,作为辛辛苦苦养育了它的人,作为对“孩子”的健康出世寄予厚望、并为之付出无数个牵肠挂肚日子的人来说,成功的时刻,是对他们辛劳和付出的回报,是对他们成功和担当的褒奖!

跟随试验队执行任务,几乎每天都是戴月而出,披星而归,这让笔者欣赏到了在中原难得一见的美丽星辰,也越来越深地体会到在试验外场,这支优秀的团队就像是一座灿烂的星池,各司其职、恪尽职守,没有抱怨、没有懈怠。他们,是夜空中最亮的星!

荒凉的戈壁深处,胜利的鲜花依然绽放。在滴水成冰的时节里,拼搏奋斗的精神永远闪光——

这一天,千里戈壁晴空万里,随着指挥员“起飞”的命令,一架银色战鹰载着产品呼啸着冲出跑道。此时的指挥大厅,数十双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紧盯着大屏幕,关注着产品的每一个动作。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随着一声“发射”指令,利剑出鞘,朝着目标猛冲过去。砰!天空中绽放出一朵绚丽的礼花。

瞬间,这片常年风吼沙舞的戈壁沸腾了,所有人都心花怒放、喜笑颜开。除了用最熟悉的方式——握手、拥抱、合影留念庆祝成功外,院领导、副总师还收到了欢庆成功的最高礼遇——试验队员们一拥而上,把他们抱起,高高地抛向空中,而这三位也很享受停留在空中的那一刻。

互相拥抱、恭贺成功的祝福声,汇成了一阵阵巨大的声浪,直冲云霄,在蔚蓝色的天幕上,飞向了远方,也传到了同样焦急等待的家乡。

这一天,导弹院型号线人员无数个日日夜夜加班熬夜攻关、艰难跋涉的付出得到了回报,他们用实际行动捍卫着祖国的尊严。

坐在返回驻地的车上,已是傍晚时分。

向西望去,大漠戈壁里火红的夕阳映红了天边。这时,不知谁带头唱起了《打靶归来》。“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全车人跟着大声唱了起来,在这浑厚嘹亮的歌声中,在每一个饱含深情的眼神中,映射着航空人用汗水铸就的辉煌,用拼搏留下的足迹以及还将共同点燃的一个闪亮未来!



应该是为J20配套的新空空弹,但不确定是否就是PL15

klonoa112 发表于 2017-8-5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ep.cannews.com.cn/publish/zghkb7/html/75/node_002544.html
艺精心更坚 何患不成功——记航空工业导弹院战训保障团队

这一天,太阳慢慢从东方升起,我们的产品已经在平台上挂了整整一夜,即将迎来一个重要的检验时刻。一大早,航空工业导弹院院领导、型号总师,以及战训保障试验队的队员们早早来到外场,指挥大厅里已经坐满了人,大家都感觉到今天的不同寻常。

等待,静静地等待……起飞、发现目标、进入包线、发射!神箭呼啸而出,在蓝天白云间划出一道亮光,直奔目标而去。指挥大厅里,技术保障团队握紧拳头,紧盯屏幕;机场跑道旁,跟飞小组翘首企盼,等待消息。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数秒后,一团火球在天空中燃起,产品精确击中目标。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战训保障试验队的队员们也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记得刚拿到弹道条件的那一刻,导弹院技术保障团队陷入了沉思。因为这些弹道,不仅在以往战训中从未打过,有些甚至在定型考核中都未曾涉及。面对艰巨的考验,导弹院奋勇向前。主管院领导亲自挂帅,成立保障团队;责任总师直接指挥,技术负责;客服部牵头组织,精选骨干力量。

弹道仿真,是任务核心,能不能打,怎么打,飞行员迫切等待导弹院的回答。计算、验证、修改,再计算、再验证、再修改,技术保障团队不放过任何细枝末节,与部队、主机厂所深入交流,修改仿真条件,对弹道逐一分析,最终赢得了飞行员的认可。战训开始前,技术保障团队提前进驻,确认产品状态,培训参训人员,明确保障流程,确保战训顺利开展。几个月的夜以继日,终于收获了成功的喜悦。

“我们就是想尽一切办法让飞行员把产品打好,把产品性能最大程度地发挥出来。”带队领导深有感触地说。

近年来,部队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在各种复杂条件下开展战训演练,导弹院战训保障工作也呈现出保障参训部队多、保障机型多、保障产品数量多、保障地点分散等特点。按照“贴近实战环境、着力保障打赢”的要求,院战训保障团队克服重重困难,研究战训工作特点,合理调配资源,确保了多个战训任务取得圆满成功,赢得了用户的肯定和赞誉。

捷报频传背后是战训保障团队的努力与汗水。作为保障团队的队员,大家每年都要在外待上几个月。不仅要承受生活之艰、思乡之苦,更要承担现场产品发射成败的巨大心理考验。

作为一名老队员,李合新从今年年初开始就奔赴了多个场站和基地,进行产品测试、开展性能评估、确认技术状态,同时做好与用户、主机厂的沟通交流工作。“客服保障就是军令如山,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完成,我们不能因为产品的缘故影响部队训练。”

客服部部长王予峰感受更深:“虽然大家都很累,但也很高兴自己的价值在‘能打仗、打胜仗’的要求中得到了体现。战训保障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就是要细致认真、脚踏实地,保障一次成功,个个成功!”

(晏勇 王一博)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旗下论坛|小黑屋|手机版|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 )

GMT+8, 2017-10-24 04:44 , Processed in 0.344996 second(s), 17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