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12
返回列表
楼主: wsl2005
收起左侧

[专题专项] 九天微星:做国内首个小卫星星座组网运营的创业公司

[复制链接]
zhh894217 发表于 2017-5-6 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九天微星:拓展卫星应用的新边疆
2017-05-05 郭辉 国际太空


2015年被称为中国商业航天元年,在国家“军民融合”战略大背景之下,九天微星与其他几家中国商业航天创业公司一起,开启了星辰大海的征程。


三级递进式布局获得资本市场认可

按照创建商业航天开放式创新平台的目标,沿着“个人卫星”、“共享卫星”的思路,九天微星确立了“航天与太空教育”、“太空娱乐”和“太空网络”三大板块的布局。三大板块依次递进、协同互补,形成九天微星特有的商业路径。

首先布局航天与太空教育板块,主推先进的STEAM教育进校园。依托即将发射的教育共享卫星——“少年星”,配合九天微星的技术和专家优势,开发相关的课程、教学模具,进而衍生到教学用测控系统建立、软件开发,再到创客训练营、大赛……航天与太空教育产业链明晰,在获得商业价值的同时为中国培育星际航海时代的哥伦布提供了无限可能。首颗少年星已与中国长城工业集团公司签署了搭载发射协议,将在2017年8月发射升空,此后,每年将发射1~4颗少年星系列,激发中国的青少年对航天与太空科技探索的的兴趣和动力,从小树立科技理想,追求伟大的中国梦,为培养中国未来星际大航海时代的哥伦布、麦哲伦打下基础。

然后突破“通导遥”的应用藩篱,九天微星把卫星功能扩展到娱乐领域,计划发射第一颗全民娱乐星,打造一个跨界的太空IP。“太空漫游”、“星辰闪烁”、“屏行宇宙”、“外星视角”四大功能,让普通人通过手机指挥卫星为自己做一件事。初步的市场调研表明,这些创意足以点燃一个从未触碰过卫星的普通消费者的兴奋点。

公司在完成太空教育、太空娱乐商业闭环的同时,对标美国的OneWeb和SpaceX,九天微星计划在三年内实现第一个商业化运营与盈利的低轨小卫星星座。九天微星正在开展卫星物联网计划,将分步骤部署灵犀星座Ka频段宽带移动通信系统,计划在2018年通过4-8颗星区域覆盖验证星座组网,实现互联网区域覆盖、物联网全球覆盖,对全球进行海量的大数据采集(DCS)及地面商业试运行。随后部署60颗星初步完成全球覆盖,实现系统正常运营。最终,九天微星将发射800颗低轨小卫星实现全球组网,满足陆、海、空、天等多层次海量用户的各种网络接入服务需求。

创新不止于此,在商业航天的巨大空间之下,可探讨的领域还将更多。“创新是九天微星持续发展的动力,具有跟SpaceX、OneWeb等巨头同台竞技的空间”,谢涛的创新模式和商业逻辑得到了投资方西科天使基金创始人米磊的认可。科研出身的米磊博士,也曾像谢涛一样离开体制做硬科技创业。他说:“做航天这个新市场,要有上天的理想和落地的产业才能在这个行业生根,而当前国家军民融合战略给了航天产业生长的土壤,可以说九天微星快速起步进入商业航天恰到好处。”

http://mp.weixin.qq.com/s?__biz= ... bN4Fz38lTg2Ua6Qy#rd
wsl20005 发表于 2017-5-22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近日,ofo小黄车正式发布“X计划”,宣布将支持中国卫星创业公司九天微星发射民用娱乐卫星,该卫星计划于2017年底至2018年初择机发射,具备星空闪烁、太空自拍、太空VR等功能,卫星同时搭载物联网载荷,进行卫星定位监控和信息回传试验。未来,ofo有望通过以该卫星为起点的物联网卫星星座,进行共享单车卫星定位监控和信息回传。
  据了解,此民用娱乐卫星采用星载设备一体化设计和多个载荷技术,计划运行在500km—700km的太阳同步轨道。该卫星将搭载的联网多波束天线,初步开展ofo单车卫星定位监控与信息回传试验,通过低功耗、小型化的自行车通信模块,实现小黄车直接定位监控数据的收集和回传。

  未来,九天微星将陆续发射物联网卫星开展组网运行,验证星座通信体制、组网能力、通信容量,并有望与ofo合作开展大批量小黄车卫星监控应用,并在几年内部署60颗卫星,形成物联网星座组网运行,实现无缝覆盖的广域窄带低功耗物联网接入服务。

http://www.jixiezb.com.cn/news/company/118880.html

ofo将发射全球首颗民用共享卫星
http://bbs.9ifly.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89283&extra=page%3D1
zhh894217 发表于 2017-8-11 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九天微星:探索商业化太空新经济
人民周刊微博 作者: 张配豪 2017-08-11 09:36:29 举报
阅读数:85

​​​

引言:公司成立之初需要资金,但是在一些投资人眼里谢涛的行为还是过于疯狂的举动,因为用于商业服务的微小卫星市场还是一片空白。

九天微星创始人 谢涛九天微星创始人 谢涛


“创业真的是一条不归路,尤其是在商业航天领域创业,前面没有现成的东西可以照搬或者借鉴,什么都需要自己慢慢摸索、铺路,所以要花费更多的精力和体力。”与很多创客不同,谢涛的办公室放着一个很酷的健身器材,随时准备“激烈”运动,以保持良好的工作状态。他刚刚开了一个很“激烈”的会议,采访为此延推迟了半个小时。

作为一名“太空创客”,这种“激烈”的会议,谢涛已经习以为常。他相信由创业“激情”带来火花四溅的讨论对一个创业公司来说是无比珍贵的。更何况他的目标是不断拓展中国商业航天的新边疆,做中国星际大航海时代的开拓者。

缘起:让任何一个地方都有网络信号

在航天界,谢涛算的上是一位年轻的资深人士了,他的经历足以让很多相关专业的大学毕业生啧啧称羡。刚毕业他就进了航天大院,在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等航天机构任职10余年,跨越了航天系统内多个部门与单位,对卫星的预研、立项、研制及发射等过程熟悉,熟知航天系统内各研究院所的优势资源,而且是国内第一颗深空探测卫星——嫦娥一号的全程见证人。

然而体制内时期的谢涛却总是会陷入一种“郁郁不得志”的工作状态。他告诉记者,在体制内领导总是以“踏实”来褒奖和勉励职工,而他往往就是领导眼中那个聪明但“不踏实”的人。“我在体制内属于想法比较多的那一类人,不安分,也因此调换了好几个单位,因为我经常提一些创新的想法,这些想法落实起来往往很慢,或者石沉大海。我慢慢感觉到自己不适应。”

于是,带着一些创新的想法,适逢国家的经济大环境对创业者的支持, 2014年谢涛决定辞职,走上了创业之路。

一开始,同事们都觉得谢涛离开很不理解,因为“航天是体制内的事、是国家的事情”,离开了体制就等于放弃了航天事业。没几个人知道,他是鼓着造卫星的劲儿离开的——他想和美国那位埃隆·马斯克一样,把航空航天这种高高在上的事业拉到普罗大众之间。

美国的“硅谷钢铁侠”马斯克一直是谢涛推崇的对象。“2002年他在卖掉Paypal之后成为亿万富翁——但他却把钱花在两个硬科技改变世界的项目上:电动超跑汽车Tesla和太空创业公司SpaceX(美国第一家私人火箭公司,目前市值超过百亿美元)。但当时,外界也都认他太疯狂了。”

既然选择出来创业,建立自己的商业公司,做自己的商业产品,首先要做的是找到商业市场,更准确的是找到市场痛点。提到市场痛点,谢涛说2014年马航失事事件给了他很大的触动和启发:能不能让飞机有WiFi信号,这样失事时可以立马传回消息?那估计要在近地轨道放置上千个小卫星才可以。

从那时起,谢涛头脑中开始不断涌现出大胆的想法,也由于一些机缘,他接触到了一些投资人和跨界伙伴,最终把方向锁定在“小卫星”领域的商业化,2015年6月,九天微星正式创立。

契机:商业航天正在成为新的风口

公司成立之初需要资金,但是在一些投资人眼里谢涛的行为还是过于疯狂的举动,因为用于商业服务的微小卫星市场还是一片空白。幸好有不少当年的同事出于热情解囊相助。因为除了感情因素之外,作为业内人士,他们也已经感受到了商业航天的风口即将到来。

首先是市场的需求。根据ITU统计,目前全球尚有40亿人口属于“未联网人群”,这些人口地区的经济水平并不足以支撑需要庞大投资的地面光纤、基站通信系统,部分区域也是无法实现移动通信系统的覆盖。

相关技术的成熟让商业航天蓄势待发。生产方面,标准化平台、批量制造及机械化总装测试,让小卫星的生产成本急剧下降;激光通信和太空路由器等关键载核技术的突破,则让星间高速通讯成为可能;多款专门用于小卫星发射的火箭,以及一箭多星技术的成熟,让星座部署有了运载保障。

“市场+技术”的合力之下,一个以产业巨头为主角、小卫星组网为核心的“太空军备竞赛”拉开帷幕。SpaceX、Facebook、波音、三星等国际巨头纷纷抛出了各自的卫星星座计划。

中国的商业航天,也获得了政府越来越大的支持。2014年,国务院60号文件,鼓励民营资本进入航天领域;2015年, 天地信息一体化写入“十三五规划”重点项目;201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印发《关于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融合发展的意见》, “军民融合”上升为国家战略。“为支持商业航天发展,相关部门正在制定各类法律法规,九天微星有幸受邀参与研讨,并提交了我们的相关建议。”谢涛说。

于是,九天微星逐渐得到业内和投资人的认可,正式步入正轨,并成为国内首家完成第三轮融资的商业航天创业公司。

谢涛至今还清晰地记得,找融资的时候,中科院下属的一只基金找过来,特别热情地希望对接。打动投资人和客户的是不仅仅是九天微星的技术和商业模式,当然还有其背后的团队。“另外两位创始人分别出自中央电视台和中国青年报,有丰富的创意和传播工作经验。加上从航天国家队出来的卫星总体设计、载荷研制、轨道计算、地面测控等不同岗位的技术骨干,九天微星形成了跨界创业团队。”谢涛说。

发力:商业卫星可以这么好玩儿

按照创建商业航天开放式创新平台的目标,九天微星很快确立了“航天与太空教育”“太空娱乐”“太空网络”三大板块的布局。三大板块依次递进、协同互补,形成九天微星特有的商业路径。

2016年4月,在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中国科协、中国教育学会支持下,九天微星启动了“航天与太空教育”,全国上千所中小学的同学加入“中国少年微星计划”,激发自己的创意,造属于中国少年的卫星。半年时间,在创星阶段10万+的创意蜂拥而至。经过一年的开发和培育,目前已与十几家学校达成合作,相关的校园卫星测控站、卫星教学套件、航天与太空创客课程正在陆续进入学校。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下半年九天微星将发射一颗50公斤级的“全民娱乐卫星”。“到时候将会实现全民太空自拍、星空闪烁、太空全景、凝视拍摄四大功能,把太空任务变成天地互动的全媒体过程。老百姓通过手机等终端实现个人对卫星的互动参与,让太空不再遥远与高冷。”谢涛说。

目前,娱乐星已经完成初步功能与外型设计,与共享单车领跑者ofo达成战略合作,初步完成卫星应用走向大众的基础架构。

在完成教育、娱乐拓展以后,谢涛表示,下一步将部署物联网应用拓展,然后将物联网应用模式延伸到各个领域,让卫星更多地服务人们的生活。“九天微星将对标美国的OneWeb和SpaceX,计划在3年内实现第一个商业化运营与盈利的低轨小卫星星座。九天微星通过资本运作、联合技术攻关、产业链合作等多种形式,目前已与航天两大集团相关科研院所,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国防科技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理工大学等高校达成合作。”

“因为这个领域之前是空白,所以整个产业链值得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将来我们也会投资一些小的项目,比如一些卫星的零部件的研发。”谢涛说,目前公司已经进入快车道阶段,“让我们感到最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好奇,原来航天卫星还可以这么好玩儿?!并由此对航天对卫星产生兴趣。”​​​​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39492528264109
zhh894217 发表于 2017-8-11 19:09 | 显示全部楼层
商业航天的中国式冒险
2017.08.04 17:31:25中国企业家

商业航天的中国式冒险

创业者们闯入航天领域,中国的Space X与马斯克,会从他们中诞生吗?

采访_本刊记者 王雷生 陈贝蕾 文_本刊记者 王雷生 编辑_马吉英

谢涛的小卫星马上就快发射了。

按照计划,这颗重约5公斤、鞋盒大小的“少年星”将在8月初完成所有测试,根据发射场的计划不久将发射升空。而现在,正是最后冲刺的关键时刻。

谢涛在2015年创立民营商业卫星公司“九天微星”并担任CEO后,他一直等待着这一天。配合摄影师拍照时,即便手握着的只是这颗卫星的模型,他兴奋的神情依然溢于言表。

“最近商业航天比较热。”谢涛笑道。

。。。
。。。
“疯了”

真正让谢涛和九天微星名声大噪的,是今年5月与共享单车公司ofo共同发布的卫星发射计划。

按照这一计划,ofo将支持九天微星发射一颗民用娱乐卫星,包括四大娱乐功能,如VR高清全景相机,拍摄后合成VR视频,用户可以随时观看;自拍相机,用户上传照片,以地球或太空为背景拍摄太空自拍;LED灯阵,让地球上的人用肉眼看到卫星,利用灯光的闪烁频率进行互动,此外还有拍摄地面动态视频的凝视相机等功能。

最重要的,这颗卫星将搭载物联网多波束天线,初步开展ofo单车卫星定位监控与信息回传试验,实现小黄车直接定位与监控数据的收集回传。“未来ofo走向全球各个地方,可以通过卫星对车辆进行监控和数据回传。”谢涛说。

与ofo的合作始于去年秋,在中关村[股评]管委会组织的一场调研会上,谢涛遇到了ofo联合创始人张巳丁,两个人就开始讨论如何运用卫星物联网提升ofo单车的管理和体验。今年2月,谢涛见到了ofo创始人兼CEO戴威,一直对太空探索很感兴趣的戴威用一个半月就敲定了这个合作。

计划发布后,很多合作伙伴开始找过来,这让谢涛很高兴。实际上这一次卫星创业本身就充满了惊喜。

2014年,谢涛离开了工作十年的航天系统单位,加入一家从事宇航文化教育等业务的公司。不久,他想要做一颗众筹卫星,让创客和学生一起参与。他跟朋友聊这个想法,结果“做着做着体系越来越完整,思路越来越清晰”。

但有件事他没把握,“小卫星做出来能不能发射上去”?他给负责发射工作的前同事打了个电话,同事的第一反应是,“你这是疯了”。

“你不要管我是不是疯了,如果我要做一颗小卫星,能不能帮我发射上去?”谢涛问道。“这个事之前民营企业几乎没有干过,有难度,但是不一定不行。我去问问。”同事回复说。

一个多月后,同事打来电话,“问题搞定了,如果你们真的搞的话,从政策等方面应该也没有什么不可以。”2015年,谢涛正式创业成立九天微星。

不过早期融资并不顺利,他向几百家知名投资人投了商业计划书,上百家有意向,谈了几十家,做了无数场路演,却少有人投。一次,有一个深圳的投资人专门约谢涛见了一面。投资人很真诚地告诉他,“我很看好这个项目,但是内部讨论时,大家觉得这个项目很可笑,觉得创始人是一个疯子,所以我特意来看看你是不是一个疯子,聊完觉得你很理性也很有逻辑。”但最终这个投资人依然没有投。“很多人看不懂。”谢涛说。

。。。
。。。
九天微星的模式略有不同。谢涛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卫星的应用上,在卫星产业链上,九天微星主要做的是客户需求的获取、卫星设计、供应链采购,而之后的集成、总装、测试等环节,全部与传统的航天科研院所合作。

“我们的价值体现在运营和研制的核心环节。主要三个层面:第一,地面的应用终端和应用系统;第二,做卫星的芯片和智能化部分,提升整个卫星的智能化、AI化;第三,卫星总体的设计,以及基于批量生产的设计。未来如果要跟OneWeb竞争,人家是一次批产800、900颗,所以要批量化设计生产。”谢涛说。

九天微星的业务也更加多元,如前所述以科普教育为主的“少年星”、与ofo合作的娱乐星,还有雄心勃勃的“全球物联网星座”和“全球互联网星座”计划,前者由60颗50公斤级的卫星组网而成,后者组网卫星数量将达到800颗,单个卫星重量也达到150~250公斤。

不久前,谢涛正式对外发布了“一带一路共享卫星星座计划”(也就是全球物联网星座),根据这一计划,今年将有两颗试验卫星升空展开技术验证,2018年6月通过1箭7星验证卫星组网运营能力,在3年内快速部署完成60颗低轨物联网卫星星座。届时整个星座单日数据采集次数高达5亿次,为一带一路上国家或企业的重型机械、固定资产、物流运输、无人设备等提供位置及状态信息监控。


“卫星星座简单说只有两件事儿,一个是打上去,一个是活下来。打上去就是要解决设计、研制、发射与资金的问题,第二个是怎么活下来,要运营挣钱。”蓝天翼说,“打上去,对于卫星制造商来说,大头儿的钱就拿到了,但是对于卫星运营商来说只是刚刚开始,需要用剩下的时间把付出的成本挣回来。”

在已经发射的商业卫星中,不乏上了天之后依然找不到客户的例子,每一天的折旧都是不小的成本。美国铱星公司便是最著名的失败案例之一,20世纪末,这家公司发射了66颗通信卫星,为人烟稀少、没有手机信号的客户提供通话服务,但到了空中才发现,这类消费者群体规模很小,难以实现盈利。耗费50亿美元之后,铱星公司宣布破产。

“在每一颗星发上去之前,我要通过市场的方式把卫星的成本挣回来,还要有盈利,在发上去之前就知道用户是谁,怎么跟用户的需求结合。”谢涛表示,“把它弄上去再找客户,这个事情就会很惨。”

https://finance.sina.cn/chanjing ... d.html?wm=3049_0015
http://bbs.9ifly.cn/forum.php?mo ... id%3D21&page=16  319#
zhh894217 发表于 2017-8-26 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长城公司签署九天微星物联网技术验证卫星发射服务合同
2017-08-23 刘铂 航天长城

近日,中国长城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公司”)与北京九天微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天微星”)签署了物联网技术验证卫星发射服务合同,计划于2018年下半年使用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将九天微星研制的1颗50千克级卫星和6颗3U立方星搭载发射升空。

在完成上述卫星技术验证后,九天微星将正式研制和部署物联网星座。为此,长城公司还与九天微星签署了发射服务多发采购谅解备忘录,为后续合作打下基础。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 ... zpjfPEdMbAbhzRLl#rd
所谓的1箭7星
zhh894217 发表于 2017-11-28 10:26 | 显示全部楼层
九天微星:这是一家“放卫星”的公司

谢涛与公司技术人员探讨技术问题
创业故事
本报记者 崔 爽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这句曾被引用无数次的话,在光速迭代的互联网时代,早已是一句作古的宣言。听到它,脑海中总会出现一只虚虚一指的手,遥遥指向不同的雄心。
    但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不同。他并没有提过这句话,却和这句话尤其相衬。更难得的是,这句话对他来说不是虚指,而是他脚下的道路和日复一日的跋涉。
    听来有点不可思议,他想要把低轨小卫星一颗一颗放到天上。
    “卫星创业”起步艰难
    一架满载几百人的大飞机凭空消失,至今下落不明——提起马航MH370的悲剧,九天微星CEO谢涛至今扼腕。“如果是半世纪以前还可以理解,但在现在这个信息高度发达的社会,庞然大物加几百个人找不到了,这里面出了问题。”
    马航事件的余震持续回荡在谢涛心里,想来想去,他觉得问题出在了卫星上。更具体点儿,出在了低轨小卫星上。
    卫星这东西谢涛不陌生。此刻的他,已经在航天“国家队”服务十几年,全程参与过嫦娥探月等国家项目,在航天工程管理、商业航天领域深耕多年。“我们发现全球有地面基站信号覆盖的地方只占地球表面积的10%,海上、天上、人烟稀少的地方,都处在监控的空白。”要想把这些地方置于监测之下,需要数量可观的低轨小卫星——在距地球表面200至2000千米的空间内,通过卫星实现实时监控和信息回传。
    谢涛的想法其来有自,美国大名鼎鼎的Space X和OneWeb公司做的都是同样的事:通过发射低轨小卫星,完成对地面局部区域的互联网覆盖。但和这些拥有成熟的商业卫星技术和背后强大的投资支持的“美国同行”不同,此时的谢涛只有手上的一个计划和身边的几个战友。
    2015年,国家政策明确鼓励民营企业发展商业航天,这一年也因此被称作中国商业航天元年。谢涛感到机会到了。
    6月,九天微星成立。作为一家卫星创业公司,他们专注于微小卫星的创新应用与星座运营,希望拓宽卫星产业的应用领域,将“放卫星”这件听来遥远又高冷的事由小众的专利推至大众的服务。
    愿景很美好。现实是,谢涛创业的前半年都是瞒着父母进行的。“我们找过上百家投资机构,人家不懂,也不感兴趣。勉强听完回去算了算账,就没下文了。”
    如今的九天微星刚刚摘取了第六届中国创新创业大赛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行业总决赛成长组的冠军,但在当时,这只是一个初出茅庐却想“放卫星”的初创企业,“我们那时候要是参加这个比赛,肯定连初赛都过不了。”
    用低轨小卫星实现“万物互联”
    “怎样用低成本纯民营的方式打造一颗卫星,最早一直在找方向。为此走的每一步,在国内都是没人走过的。”谢涛说。他把那段时间比作《火星救援》,到了火星的任何一个山头,都是到过火星的第一个地球人。
    他们在探索商业卫星发射这颗“火星”。
    探索的结果是“太空网络计划”。在谢涛介绍中,这一终极目标分物联网星座计划和太空互联网计划“两步走”。两个计划加一块,他们预期发射860颗卫星,形成全球覆盖。
    在物联网卫星星座计划中,打头阵的是一颗验证卫星,这颗卫星将于明年2月发射,用来验证物联网单用户链路以及切入太空教育市场。
    而物联网星座将于明年年底正式开始部署,通过一箭多星,在3年内部署完成72颗低轨物联网卫星。
“届时,我们的整个卫星星座单日数据采集次数将高达5亿次,实现对重型机械、物流运输、无人设备、海陆空环境等产业的位置及状态信息监控。”他以远洋货轮为例,以前的海上集装箱漂在海上,其实是处在监控空白状态,有了低轨卫星,它处在哪里、箱门有没有打开就能被实时监测。同样的,过去“查无此人”的迁徙候鸟、无人机、石油管道、电力线等,都可以成为一个接入物联网的终端,用低轨小卫星做连接通道,形成真正的“万物互联”。
    “卫星天然具有全球化和共享的基因。卫星上了天,当它来到中国上头时,客户多它就满负荷运转。可当它到了非洲上空,那闲着也是闲着,它就可以免费或低价帮非洲人民提供一些服务。”在谢涛的描述中,浮现记者眼前的是获得“荷赛奖”2013年度最佳照片的《信号》,在摄影师John Stanmeyer的镜头里,人们举着手机站在虚幻月光下的吉布提海边,搜寻邻国索马里的信号。在商业航天的努力之下,或许那样一幕将不再上演。
    “高轨卫星‘站得高看得远’,但一般都有固定的轨位和任务。低轨卫星的缺点是需要很多,因为离得近,所以布很多才覆盖得过来。但好在我们成本低,一颗大卫星可能布一百颗小卫星,而且这里看看那里看看,前三到四颗就可以运营起来。”
    谢涛花了很多时间谈论成本,这应该也是创业给他带来的改变。
    “商业航天是国家航天的重要组成部分。国家可以把主要精力放在大卫星上,把商业航天手段能实现的运营技术服务交给商业公司。后者运营的效率和服务会好很多,他们会把每分钱用到极致。”
    “我们一定会走向太空”
    “今年年初我们才二三十人,现在已经快一百人了。”处在快速成长期的公司,也给了谢涛一些预期之外的“惊喜”。“我们本来要做星座组网这样高大上的东西,结果半路做起了教育。”他笑说。
    2016年4月,九天微星参与承办了由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中国科协、中国教育学会共同举办的“中国少年微星计划”。计划分“创星、造星、发星、亮星、观星”五步,其中前两步已经完成。他们造了一颗星,并把这颗卫星的创意设计研发和发射后入轨的全过程开放给学生。
    这颗星被命名为“少年星”。
    接着,组织“少年微星创客特训营”,让学生自己动手完成“少年星原型样星”的设计制作;逐步完善太空创客教育产业链闭环,推进以“少年星”为核心的相关地面设施、教学课件、教学套件的开发……计划之外孕育的“太空教育”已经成为九天微星的重要业务。
    联合创始人黄忠主要负责航天与太空教育板块的业务,在他看来,国内太空教育虽刚刚起步,却意义深远。“人类早晚要进入‘跨星球社会’,在它到来之前,教育是最好的准备。”在举办创客特训营时,孩子们的天真想象常常让他惊讶:卫星可以发出激光光束,从太空打中“坏蛋”,也可以“长出”机械臂,抓走恼人的太空垃圾。“让这样的孩子有接触太空、接触卫星的机会,就是在培养未来星际大航海时代的麦哲伦和哥伦布。”黄忠神情严肃。
    风向在变,他们的努力正在受到越来越多的认可。
    最直接的变化就是“找钱”。以前投出的商业计划书都石沉大海,如今主动找上门来的投资人越来越多。谢涛笑说,这多亏孙正义投资了OneWeb且四处宣讲投资逻辑,投资圈的接受度高了,他们也就不再需要跟投资人“细说从头”了。
    供应商和上下游的企业也越来越多,商业航天的生态正在形成。
    谢涛还谈起其他“同路人”。他说自己很感激Space X,其亮眼的战绩让中国社会意识到商业航天势在必行,大环境因而更好。他也很感谢合作伙伴ofo,后者将在明年和他们联手发射首颗娱乐共享卫星,为大众提供太空自拍、星光闪烁、太空全景等“太空娱乐享受”。谢涛看来,当卫星主动发光,人看见了,甚至接收到了它的密码,感受就全然不同了。让普通人和一个陌生的天体产生关联,是很浪漫的事,更能提升一个产业的社会认知和参与度。
    “再说长远一点,我们肯定会走向太空。美国建筑学家富勒有一个观点,如果把地球看作是一艘在宇宙中航行的飞船,我们都是船上的船员。我们每个人其实天生就是宇航员,围绕太阳,在银河系里转。”站在天色渐暗的窗边,谢涛说。
    在他看来,以前饿着肚子的年代,人们可能只关心衣食住行。但在那些基本需求得到满足后,好奇心会激发更伟大的创新和创造,会带领我们不断探索未知的边界。这是他们正在做的事,也是这件事最迷人的地方。(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http://digitalpaper.stdaily.com/ ... t_382804.htm?div=-1
wsl20005 发表于 2017-11-28 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zhh894217 发表于 2017-11-28 10:26
九天微星:这是一家“放卫星”的公司

谢涛与公司技术人员探讨技术问题

补图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zhh894217 发表于 2017-12-27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zhh894217 发表于 2017-8-26 22:03
长城公司签署九天微星物联网技术验证卫星发射服务合同
2017-08-23 刘铂 航天长城

九天微星:2018年将进行“少年星”和“一箭七星”发射

2017-12-27 太空网
创业公司当下的每一个小小的进展,在未来都有可能成为改变世界的一大步。本文节选了36氪对九天微星创始人兼CEO 谢涛的专访,介绍了公司2017的进展、2018年的规划,以及其对行业的理解和判断。


回 顾

技术团队在2017年实现了三次跨越:1. 以“少年星”为牵引,实现立方星总体设计能力的跨越。“少年星”是九天微星自主研制的第一颗星,目前已完成全部研发和地面测试,预计于2018年2月发射。除了集成部分之外,少年星实现了多项技术创新,卫星的核心芯片、操作系统和智能化程度相比普通立方星都有了很大进化。2. 以“一箭七星”为牵引,实现 100kg 级卫星总体设计能力的跨越,以承载未来快速增长的商业级应用需求。主星“娱乐星”由九天微星联合 ofo 小黄车为普通消费者定制,可实现太空自拍、太空VR全景直播、星光闪烁等多项创新功能。3. 卫星物联网载荷及地面终端的研发也取得重要进展,完成了多波束高通量物联网载荷的地面验证,以及部分物联网终端(如集装箱终端)的研发,为下一步的物联网星座组网奠定基础。

2017年我们进行了两轮融资,将于近日完成规模过亿元的A轮融资,印证了投资人对企业的应用创新能力和持续造血能力的看重。

目前,九天微星的团队规模达到百人。不同于传统航天企业,这是一支融合航天工程、通信技术、芯片设计、文化创意、市场运营、STEAM教育领域优秀人才的跨界组合。基于这样的团队构成,九天微星能够屡屡突破传统模式,定义小卫星创新应用场景,引领行业新生态的建立与发展。


总 结

2017年初的两个重要决策使九天微星确立了“卫星物联网”和“航天STEAM教育”双轮驱动的业务布局。

第一,先做宽带星座还是窄带星座?我们进行了全方位的考量,决定优先部署低轨窄带物联网卫星星座,聚焦于万物互联时代无基站覆盖区域重大资产的监控和数据回传。在部署窄带低轨物联网星座的过程中,我们会不断迭代卫星载荷技术,形成单机芯片化、整机智能化、硬件柔性化、制造量产化的特性,同期验证星间激光通信载荷、交换、路由设备,形成领先并具备星间通信的宽带星座技术,应用在公司的第二个星座中,以确保更好的用户体验。届时宽带星座的市场需求也会更加明晰。

第二个重要决策是深度布局以航天科技为特色的中小学STEAM教育。以STEAM理念做航天与太空教育,用航天与太空技术提升STEAM教育的高度。我们开发了从小学到高中的“航天与太空+STEAM”课程,配套卫星火箭套件、卫星测控站、太空创客实验室和大型研学基地,正与全国数十所学校建立合作关系,目前已完成近10所学校的测控站及太空创客实验室的建设工作。



规 划

总的来说,我们将在2018年稳步发展卫星物联网,从“星、云、管、端”四个维度完善技术、产品和市场。“星”的产品化分两方面,一是立方星的产品化,二是100kg级的卫星产品化。公司计划在2018年进行1~2轮融资,来匹配物联网星座系统的建设,力争在这一领域占据龙头地位。

“少年星”和“一箭七星”的发射将是两个重要节点。

“少年星”预计于2018年2月发射。这是九天微星自主研发的第一颗星,对团队的意义在于走通卫星研制流程,验证关键技术和总体设计能力,为后续大规模卫星研制奠定技术、管理基础。同时,少年星也是全球首颗教育共享卫星,向全国建有卫星测控分站的中小学开放在轨卫星信号资源,是开展“航天与太空+STEAM”教育的重要支点。

2018年下半年,我们计划以“一箭七星”的方式部署7颗物联网试验卫星,以验证多卫星组网的能力,并在卫星上搭载不同的物联网载荷,验证物联网通信关键技术。同时,充分发挥少年星成功的商业模式,完成7颗星的商用试运营。其中主星“娱乐星”将联合ofo小黄车共同切入大众消费市场。


展 望

2018是全球星座组网集中发星的第一年,验证结果会初步奠定低轨卫星星座组网的竞争格局。在低轨小卫星这条赛道上,核心竞争力是技术先进性与可靠性、通信容量,以及商业运营能力。

期待小卫星应用领域能够形成一个开放合作的生态发展平台,联合卫星研制、生产、零部件供应、发射、测控等各环节的企业,充分发挥卫星“全球化”的先天属性,共同开拓全球化的商业市场。

2017年6月,九天微星发布“一带一路共享卫星星座计划”,提出卫星星座“共建共享”模式。2017年12月12日,九天微星与哈萨克斯坦国家航天机构成功签署合作备忘录,将以哈萨克斯坦为首站推动“一带一路共建共享卫星星座计划”,为“一带一路”打造设施齐全、高效便捷的空间信息服务系统。我们也希望更多合作伙伴加入“一带一路共享卫星星座计划”,推进国家倡导的“一带一路”空间信息走廊建设工作,助力“设施联通”和“贸易畅通”。

来源:36氪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 ... 4Ok6lGsIGH1Dsn42#rd
snscm 发表于 2018-2-3 07:36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spaceflightfans.cn/26424.html
“少年星一号”仅是开端,它将验证立方星总体设计能力,为后续系列卫星“开路”。成立于2015年6月的九天微星是中国科学院西安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投资企业,双方计划今年11月再发射7颗卫星,并在西安共建航天科普研学基地。


zhh894217 发表于 2018-2-3 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少年星一号”是一颗基于CubeSat(立方体纳卫星)架构的纳卫星,主要功能是U/V频段地面上行数据的存储转发和透明转发,并进行空间成像试验、物联网用户链路验证等。卫星采用3U结构,通过磁强计、太阳敏感器和MEMS陀螺完成姿态确定,利用磁力矩器和单轴动量轮完成姿态控制。除集成内容外,“少年星一号”还实现了多项技术创新,在核心芯片、操作系统和智能化程度上都有很大进化。


“少年星一号”完成发射场测试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 ... GyRGWBtTrh7QaPKG#rd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sd2000 发表于 2018-2-3 14:46 来自航空航天港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标题还是改成直接公司全名吧。
ssizz 发表于 2018-2-11 00:32 | 显示全部楼层
 中新社西安2月10日电 (记者 张素)记者10日从中国科学院西安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获悉,该所投资孵化企业启动卫星物联网计划,将在2018年下半年以一箭7星形式发射“瓢虫系列”卫星
中科院西光所联合社会资本在2013年创办西安中科创星科技孵化器有限公司。中科院西光所知识与产权运营处处长曹慧涛10日在西安对记者表示,中科创星目前管理天使类投资基金50亿元人民币,孵化、投资了230多家硬科技企业,其中有九天微星、微纳星空、宇航智科、国科赛思等商业航天创业团队。
  “商业航天的风口已经到来。西光所凭借科研技术积累,率先开展以科研机构和创业团队相结合的商业航天模式探索。”曹慧涛对中新社记者说。
  2018年2月2日,九天微星研制的教育共享卫星“少年星一号”搭载长征二号丁运载火箭顺利升空,目前运行良好,多个校园测控站成功收到信号,各项试验正在有序开展。
  行业预测到2020年时全球物联网接入点将达到200亿个,并且低轨卫星星座可以弥补传统移动网络的短板,因此,借助低轨卫星星座实现全球互联已成为全球商业航天的战略高地。
  九天微星计划在2018年下半年发射一箭7星,验证物联网通信关键技术和多卫星组网能力,开展系统级商用试运营,进行全球数据采集及重型资产监控服务
  曹慧涛介绍,中科院西光所正在与九天微星开展光学载荷前沿技术合作研发。“瓢虫系列”的主星“娱乐星”是由九天微星联合ofo小黄车为普通消费者定制,可实现太空自拍、太空VR等功能;该系列还包括“少年星二号”,用于中小学航天科普教育及太空试验;另有一颗“熊猫星”将被用于监测保护野生大熊猫,结合低功耗的耳钉传感器高效采集“国宝”数据。(完)
http://www.chinanews.com/gn/2018/02-10/8446199.shtml
hdcscience2012 发表于 2018-2-11 10:23 | 显示全部楼层

九天微星物联网星座全球部署示意图。
一箭七星“瓢虫系列”主星示意图。

https://skywatcher2017.wordpress.com/2018/02/11/20180211/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sd2000 发表于 2018-4-11 23:22 来自航空航天港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九天微星成立成都子公司 深耕物联网终端与应用系统
http://mp.weixin.qq.com/s/6sA0TOkjrSPoD6yOqbmMzw
4月8日下午,九天微星创始人兼CEO谢涛、微纳卫星总设计师刘星亮、通讯系统副总师徐佳康一行莅临九天微星成都子公司(成都九天微星物联网技术有限公司),与成都团队进行深入交流和探讨。

谢涛讲述了公司愿景和物联网星座部署进展。刘星亮分享了“少年星一号”的研制历程和在轨运行状态,以及“少年星二号”研制进展。徐佳康介绍了公司自有通信体制的研发和技术验证,以及多波束高通量物联网载荷的地面验证工作。

成都子公司CEO蒋行川展示了物联网终端产品研发成果。与会成员还积极探讨了利用卫星物联网进行野生动物监测保护的技术难点和解决方案,以及卫星数据在教育产业的创新应用场景。

九天微星成都子公司成立于2018年3月,汇聚多位物联网行业研发骨干,未来将在成都市政府和高新区的大力支持下,依托成都在电子科技领域的研发基础和产业资源,集中开展卫星物联网终端设备和地面应用的设计研发。


九天微星与成都天奥集团高新航天分公司
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4月9日,九天微星与成都天奥集团有限公司高新航天分公司正式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空间信息综合应用、物联网、空间试验、卫星窄带通信、航天测运控等领域展开深度合作,共推商业和民用航天技术的发展,共筑国家军民融合战略落地的典范,打造开放协同的航天产业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旗下论坛|小黑屋|手机版|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 )

GMT+8, 2018-5-25 20:53 , Processed in 0.357197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