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123下一页
返回列表
查看: 3464|回复: 42
收起左侧

[任务跟踪] 中国引力波电磁对应体探测卫星-GECAM"闪电":等待立项

  [复制链接]
wsl20005 发表于 2017-10-18 18:17 来自航空航天港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对本站感兴趣的话,马上注册成为会员吧,我们将为你提供更专业的资讯和服务,欢迎您的加入!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首个双中子星并合引力波事件被发现
2017-10-17 08:50来源:《中国科学报》 A+A-
  ■记者 倪思洁 丁佳

  北京时间10月16日22点,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LIGO)和室女座引力波天文台(Virgo)于2017年8月17日首次发现双中子星并合引力波事件,国际引力波电磁对应体观测联盟发现了该引力波事件的电磁对应体。

  极为重要的里程碑事件

  今年8月17日,LIGO和Virgo共同探测到的引力波事件GW 170817,是人类首次直接探测到由两颗中子星并合产生的引力波事件。随后几秒内,美国宇航局Fermi伽马射线卫星和欧洲INTEGRAL卫星都探测到了一个极弱的短时标伽马暴GRB 170817A。全球有几十台天文设备对GW 170817开展了后随观测,确定这次的引力波事件发生在距离地球1.3亿光年之外的编号为NGC 4993的星系中。

  “本次发现的引力波事件跟以往发现的双黑洞并合不同,它由两颗中子星并合产生。理论预言双中子星并合不仅能产生引力波,而且能产生电磁波,即引力波电磁对应体。”中科院高能所研究员熊少林说,“这是人类第一次同时探测到引力波及其电磁对应体,是引力波天文学极为重要的里程碑,在天文学以及物理学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正式开启了多信使引力波天文学时代。”

  据了解,引力波是1916年爱因斯坦建立广义相对论后的预言。引力场在极端天体物理过程中急剧变化,产生时空扰动并向外传播,人们形象地称之为“时空涟漪”。引力波的直接探测刚获得2017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

  “慧眼”成功监测到爆发天区

  我国第一颗空间硬X射线调制望远镜“慧眼”在引力波事件发生时成功监测了引力波源所在的天区,对其伽马射线电磁对应体(简称引力波闪)在高能区的辐射性质给出了严格的限制,为全面理解该引力波事件和引力波闪的物理机制作出了重要贡献,相关探测结果发表在报告此次历史性发现的研究论文中。

  因为该引力波事件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天文学家使用了大量的地面和空间望远镜进行观测,形成了一场天文学历史上罕见的全球规模的联合观测。然而,引力波事件发生时仅有4台X射线和伽马射线望远镜成功监测到爆发天区,中国的“慧眼”望远镜便是其中之一。

  在这些望远镜中,“慧眼”在0.2~5百万电子伏特(MeV)能区的探测接收面积最大、时间分辨率最好,因此对引力波闪(一个编号为GRB 170817A的伽马射线暴)MeV能区的伽马射线辐射的探测能力最强。

  “此前人们普遍预计,像本次事件这样近距离的双中子星并合产生的引力波闪将极为明亮,但本次引力波闪却出乎意料的暗弱,特别是在MeV能区的辐射十分微弱,导致没有望远镜(包括慧眼在内)在这个能区探测到引力波闪。”熊少林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但‘慧眼’凭借强大的探测性能,对该引力波闪在MeV能区的辐射性质给出了严格的上限。”

  鉴于“慧眼”观测限制的重要性,中国不仅以合作组形式加入了报告本次历史性发现的论文,在论文的正文部分报告了观测结果;而且,“慧眼”的详细分析结果还以独立论文的形式于10月16日同步发表在《中国科学:物理学力学天文学》杂志英文版网页。

  值得注意的是,“慧眼”本来的设计目标是探测黑洞和中子星等银河系内的X射线天体,研究极端引力场条件下的物理规律。项目组通过对“慧眼”辅助探测器的创新性使用,获得了额外的探测伽马暴及引力波电磁对应体的能力,使其成为国际上正在运行的最重要的伽马射线暴监测设备之一,大大扩展了望远镜的科学产出。

  科研人员透露,在“慧眼”望远镜的技术基础之上,中科院高能物理所还提出了专门探测引力波闪的引力波高能电磁对应体全天监测器项目,并将其命名为“闪电”。“闪电”采用针对性优化设计,不仅能够同时监测全天随机爆发的引力波闪,而且具有更低的探测阈值、更高的监测灵敏度以及更好的定位能力,对引力波闪的综合探测性能远超现有望远镜。

  目前,“闪电”的关键技术攻关以及方案设计的大部分工作已经完成。如果立即立项,可以在2020年前发射升空,从而赶上与具有最佳灵敏度的LIGO和Virgo等引力波探测器进行联合观测,获得最大的科学产出,使我国在引力波电磁对应体的探测研究上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慧眼”望远镜由国家国防科技工业局和中科院联合资助建造,于2017年6月15日从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开始为期5个月的试运行。参与本次引力波事件观测时,“慧眼”刚试运行两个月。试运行结束后,“慧眼”将正式进行科学观测,同时继续监测研究引力波闪。

  南极巡天望远镜获得重要数据

  与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同一时间,中国期刊《科学通报》英文版通过国际合作方爱思唯尔的全球发布平台,同步发布由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联合中外各个合作单位做出的最新观测结果,相关研究论文于16日晚10时上线。

  南极天文研究中心主任、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研究员王力帆介绍,自北京时间2017年8月18日21:10起,即距离引力波事件发生24小时后,中国南极巡天望远镜AST3合作团队利用正在中国南极昆仑站运行的第二台望远镜AST3-2,对引力波事件GW 170817开展了有效的观测,此次观测持续到8月28日,其间获得了大量重要数据,并探测到此次引力波事件的光学信号。这些数据揭示了此次双中子星并合抛射出约1%太阳质量(超过3000 个地球质量)的物质,这些物质以0.3倍的光速被抛到星际空间,抛射过程中部分物质核合成,形成比铁还重的元素。因此,这次引力波的发现,证实了双中子星并合事件是宇宙中大部分超重元素(金、银)的起源。

  AST3-2是我国在昆仑站安装的第二台南极巡天望远镜。其有效通光口径50厘米,是南极现有最大的光学望远镜,完全实现了极端环境下的无人值守全自动观测。目前,AST3-2主要进行超新星巡天、系外行星搜寻、引力波光学对应体探测等天文研究。

  中国南极天文中心是由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中科院南京天文光学技术研究所、国家海洋局中国极地研究中心、中科院国家天文台发起和共建的研究机构,2006年12月25日在紫金山天文台正式宣告成立,如今已成为推进我国南极天文学研究和国际合作与交流的平台。
 楼主| wsl20005 发表于 2017-10-18 21:14 来自航空航天港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引力波电磁对应体理论预测

  美国《现代物理评论》1957年刊载的恒星物理学“地标性”论文提出,伴随温度逐渐升高,恒星内部会先后发生氢核聚变、氦聚变等现象,并生成多种元素。到恒星的风烛残年,其内部会生成铁质核心。而在演化末期,会发生超新星爆发,并产生中子星和重金属。

  尽管天文学界已在20世纪末对双中子星合并议论纷纷,普遍认为合并过程会抛射一些物质出来,这些物质以亚光速向外运动。但除了引力波辐射,人们对合并过程会产生什么样的天文学现象并不十分清楚。

  当时正就读于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年轻中国学生李立新在1998年与波兰天体物理学家博格丹·帕琴斯基率先合作提出中子星合并模型,并推导出相关电磁辐射的解析公式。此后,世界各国科学家展开大量工作,不断完善和丰富这一模型。

  对于人类首次直接探测到来自双中子星合并产生的引力波以及伴随的电磁信号的消息,现在在北京大学工作的天体物理学家李立新感到很欣慰,“但这仍不能被称为对模型的最终佐证,我们还需要更多起码这样水准的探测结果”。
 楼主| wsl20005 发表于 2017-10-19 08:53 来自航空航天港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诺奖算个啥 电磁对应体才是我想要的
人民网10-1908:42
原标题:诺奖算个啥 电磁对应体才是我想要的

  NASA

  此次事件中,引力波、伽马射线和可见光在天球的位置。放大图展示了宿主星系NGC4993的位置,包括了来自并合后10.9小时的Swope光学发现图片(右方)与在并合20.5天前的图片(右下方)。LIGO科学合作组织
  继三位科学家捧走201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后,引力波科学家又“搞”了个大新闻。北京时间10月16日晚10点,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LIGO)和处女座(Virgo)引力波探测器合作组织联合召开发布会,宣布接收到来自1.3亿光年外星系NGC4993的引力波信号。更令人激动的是,引力波信号很有可能来自两颗并合的中子星,随后科学家观测到了并合产生的伽马射线暴、光学辐射以及巨新星现象,对这次双中子星合并实现了“引力波+电磁波”的联合观测。
  作为一名围观群众,人们往往会感叹如此微弱的涟漪在浩瀚的宇宙中传播了数亿年竟然能被人类所捕获,科学家们用一生的努力做赌注,去挑战连爱因斯坦本人都不敢想象的探测极限,并最终挑战成功捧走了“大奖”。但如果问工作在一线的引力波专家们,甚至包括获得今年诺奖的三位科学家,2017年最值得兴奋的事是什么?是“诺奖”吗?我想答案多半是否定的。2017年最震动引力波研究领域的事情应该是,2017年8月17日人类第一次探测到双中子星并合所产生的引力波,并同时探测到了和该引力波成协的电磁波对应体!
  真正开启引力波天文学大门
  引力波信号的直接探测为人类开启了一个认识宇宙的全新窗口,它必然在二十一世纪掀起一场认识宇宙以及基础物理的革命。然而,引力波信号自身存在一定缺陷,比如信号十分微弱,信号源的定位误差非常大,单纯地利用引力波探测无法确认信号究竟是来自地球附近,还是来自银河系内,又或者来自银河系外。再加上目前探测到的引力波信号都是暂现源,通俗地说就是一次性的,无法重复观测,因此如果没有其他信息的联合探测,那么引力波的探测就仅仅是引力波探测合作组的一家之言。极端来讲,这种情况下如果所有的引力波学家联合起来,统一口径,那么谁又知道站在我们面前的是“鹿”还是“马”呢?
  天文学家自然不会同意这种情况的出现。他们指出,目前能够探测到的引力波事件都对应着黑洞、中子星等致密星体的并合。这种灾变性的事件应该通过多种渠道向外释放能量,引力波是一种,电磁波也应该是一种。
  天文学发展至今,电磁波段是发展最完善、理论研究最透彻的观测窗口,也是现有探测手段与探测仪器最丰富的窗口。只有实现了引力波与电磁波的联合探测,我们才可以证认引力波源的天体物理起源,并对其天体物理性质,如引力波源的距离,引力波源所在的星系类型等开展进一步的研究,并揭示物理过程的更多本质。最后,通过对比引力波与电磁波信号到达时间差等,可以检验爱因斯坦等效原理、广义相对论等重要物理学原理,等等。从引力波天文学的角度上讲,引力波事件电磁对应体的观测研究意义可相比于引力波信号的直接探测。换句话说,只有实现“引力波+电磁波”的联合探测,才是真正意义上开启了引力波天文学的大门。
  期待中的电磁对应体
  引力波究竟是否存在电磁对应体?电磁对应体又可能是哪些呢?这个问题其实早在LIGO刚刚开始建设的时候,就成为天文学研究中的一个热门话题。
  地面引力波探测器主要探测目标是恒星级致密星体的并合,即双黑洞并合、双中子星并合以及中子星和黑洞并合。理论上通常认为,双黑洞周围很难有物质存在,因此双黑洞并合不会产生可探测的电磁对应体。但是就在LIGO探测到第一例双黑洞并合引力波事件后不久,美国的费米(Fermi)卫星宣称探测到了一个疑似的电磁对应体。由于其他望远镜都没有探测到这个源,而且Fermi公布的信号太弱了,所以很多研究小组都在质疑这个对应体的真实性。不过有趣的是,这个事件引发了理论家的思考,人们提出了多种可能的双黑洞并合产生明亮电磁辐射的模型。这些模型都等待着未来观测数据的检验。不过迄今为止观测到的4例双黑洞并合引力波事件,都没有被探测到电磁对应体。
  对于双中子星并合以及中子星与黑洞并合,由于中子星本身携带大量的物质,因此人们认为这两种并合现象会产生多种明亮的电磁辐射信号。具体说来,在并合的过程中,中子星会被撕裂,一小部分物质由于离心力被甩了出去,而大部分物质会向中心沉降并形成一个新的中心天体,比如黑洞或中子星。
  中心天体形成后,当继续有物质掉落到中心天体的引力范围内,引力能的释放会诱发产生喷流。它沿着新中心天体转动轴方向喷射而出,速度接近光速。由于能量耗散,喷流会产生从伽马射线到X射线、紫外、光学、红外乃至射电的多波段电磁波辐射,这被称作伽马暴及其余辉辐射。由于相对论效应,当我们的视线方向恰好在喷流的夹角内时,这些信号才会被探测到。
  另一方面,由于那一小部分被甩出去的物质以自由中子为主,其内部会产生激烈的核反应过程。这一小部分物质会被迅速加热并产生热辐射,其辐射波段集中在红外和光学波段,大约在天或周的时间尺度上达到辐射峰值。这种辐射被称为巨新星辐射,几乎从各个方向都能被探测到,因此成为最被期待的引力波电磁对应体。
  望远镜“组团”展开搜索
  应该如何去探测引力波电磁对应体呢?有人可能会说,这些信号不是都被理论学家计算好了嘛,那就按图索骥呗?错!我们要当作完全不知道电磁对应体长成什么样子来搜寻。因为在没有被探测到之前,谁知道这些被预言的信号是真实存在的,还是仅仅活在理论学家的脑子里呢?
  引力波电磁对应体的搜索有两种途径,一种是电磁波望远镜单独对尽可能大的天空进行实时监测,并记录下所有的暂现源的开始时间和位置,通过与引力波事件的时间和位置的对比,找出引力波电磁对应体。另一种是当引力波探测器探测到引力波信号后,快速通知给电磁波望远镜,并提供一个大致的位置范围,望远镜通过对这个位置范围进行逐点扫描。由于并不知道真实的电磁对应体会出现在什么时候、什么波段,因此两种方法都要求参与的望远镜足够多,波段足够宽,这样才有可能实现对引力波定位误差范围的覆盖。目前已经有90多个科研机构的超过100多个望远镜和引力波合作组签署了合作协议,随时待命开展电磁对应体的搜索。
  第一种方法,要求望远镜一次性能够监测的天空范围越大越好,最好是全天监测,这样只要有对应体出现,就一定能被逮到。目前大监测视场的望远镜多是探测伽马射线或硬X射线的高能望远镜,这次GW170817的第一个电磁信号就是在引力波触发2秒之后,由美国Fermi卫星通过这种方法探测到的短伽马射线暴信号。这一发现不仅证实了引力波信号的天体物理起源,同时也揭示了困扰天体物理研究领域几十年的短伽马射线暴起源之谜。
  对第二种方法,100多个望远镜是远远不够的,因为引力波探测器给出的误差范围相对于电磁波望远镜,尤其是光学望远镜来说太大了。聪明的科学家们提出可以通过建立完备的星系列表,只针对引力波定位范围内的星系,分工进行观测。不过随着距离的增加,星系个数会急剧上升,因此这种方法只针对很近的引力波源才有作用。幸运的是,LIGO探测到的第一个双中子星并合信号GW170817离我们很近,人们利用第一种方法真的在红外与光学波段找到了理论家预言的巨新星信号。
  由此,理论家预言的电磁波信号几乎全部被找到。有理由期待,在这样一个全新的引力波天文学时代,人类对未知的探索将迈上一个更高的阶梯!
  (作者系北京师范大学天文学系副教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tanqiang094 发表于 2017-10-20 0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听说中国打算在L2d点发射像LIGO一样的卫星,干涉臂比LIGO长好多
iamanewbee 发表于 2017-10-20 03:14 | 显示全部楼层
关键时刻,就体现出中外天文学界的巨大差距了:别人测到中子星合并的光学对应体了,然后神马“闪电”、太空LIGO的牛皮开始国内有人吹。早干嘛去了?

这次最先测到光学对应体的团队,用的什么高大上的望远镜?1971年造的1米口径老古董反射望远镜!为啥老古董跑赢全世界?因为人家两年前就准备好了。你没看错,两年前!LIGO还没宣布发现任何引力波事件的时候,人家就在问自己,如果LIGO发现了引力波,自己如何在第一时间找到光学对应体?

这次LIGO、Viego、费米给出的搜索区域大小约相当于150个满月,包含天体无数,排查极其耗费时间。但是人家有备而来,不是按空间死板排查,而是事先编排了最可能有中子星合并的几百个星系,计算如何拍摄能够用最少的照片覆盖最多的星系。最后在第九次拍摄的时候找到NGC4993!

成功总是青睐有备而来的人,而不是借机吹牛的人。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goushikai 发表于 2017-10-20 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iamanewbee 发表于 2017-10-20 03:14
关键时刻,就体现出中外天文学界的巨大差距了:别人测到中子星合并的光学对应体了,然后神马“闪电”、太空 ...

作为围观群众,不太同意你的观点。你看三楼的文章里有这么一句话:聪明的科学家们提出可以通过建立完备的星系列表,只针对引力波定位范围内的星系,分工进行观测。有可能是全球的天文学家们规划了不同望远镜重点观测不同的区域,你说的这个71年的望远镜正好负责这个区域呢?
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不知道实际上是不是这么分配的、有没有这样的分配机制。

另外,闪电,怎么老是想起那只树懒呢。。。
 楼主| wsl20005 发表于 2017-10-20 08:36 来自航空航天港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中科院南极天文中心巡天望远镜AST3-2追踪到了光学对应体,没有缺席这次全球大合唱,没必要唱衰!

本主题讨论的是引力波电磁对应体探测,某种意义上说是HXMT慧眼的后续任务!而引力波电磁对应体理论的提出本身是由中国及波兰科学家于二十年前预言的,当然可以傲骄一下!
通俗点说,引力波电磁对应体(引力波闪)是特定能区的伽玛暴现象!

严格来说,HXMT慧眼虽然成功监测了双中子星并合引力波事件发生天区,却没有什么发现!然而诸位天文大伽是否第一次发现引力波电磁对应体,慧眼是仲裁者!!为了继续充当仲裁者的角色,"闪电"登场之意义不言而喻了!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iamanewbee 发表于 2017-10-20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goushikai 发表于 2017-10-20 07:56
作为围观群众,不太同意你的观点。你看三楼的文章里有这么一句话:聪明的科学家们提出可以通过建立完备的 ...

三楼的话是鬼扯。为啥呢?因为根本不存在“100多架望远镜不够,大家分区看”这件事。Swope时间上是最先发现NGC4993,但他们等了一个小时才对外宣布;在这段时间里,又有3、4个团队独立发现了NGC4993。争夺“首次发现对应光学体”的战斗可以说是空前激烈,哪里来的100架望远镜分区?人家自己编的星系列表,自己规划如何拍照。分区就是做穷举扫描天空了,人家根本不是那么干的。
iamanewbee 发表于 2017-10-20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wsl20005 发表于 2017-10-20 08:36
中科院南极天文中心巡天望远镜AST3-2追踪到了光学对应体,没有缺席这次全球大合唱,没必要唱衰!

本主题 ...

越说越离谱了:

1。“引力波电磁对应体理论的提出本身是由中国及波兰科学家于二十年前预言的,当然可以傲骄一下” 李立新就是建立了一个中子星-中子星合并的低精度(他自己论文说的)模型,怎么就变成了他提出“引力波电磁对应体理论”呢?这次的观测,迟迟不见X射线和无线电波,做理论的团队几经修改才勉强凑出一个模型,认为这次是中子星-中子星合并,好像李没有参与。

2。“然而诸位天文大伽是否第一次发现引力波电磁对应体,慧眼是仲裁者!”怎么慧眼就是仲裁者呢?慧眼不过是在硬X波段没有测到信号,其他X波段还是测到信号的(钱德拉太空望远镜)。而且伽马、可见光、紫外、红外都是第一时间探测到了,早就确定了引力波光对应体了。X射线迟到,唯一的作用就是用来解释中子星转轴没有完全正对地球而已,根本不是什么仲裁者。

3。唱衰? 呵呵,说的就是AST3-2。这货在南极,口径0.5米,远程遥控,专职巡天。如果有准备的话,完全可以在第一时间看到NGC4993,设备完全够用,差距就在人。闪电不过是乘机造舆论讨经费,真不是差距所在。
goushikai 发表于 2017-10-20 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iamanewbee 发表于 2017-10-20 11:10
三楼的话是鬼扯。为啥呢?因为根本不存在“100多架望远镜不够,大家分区看”这件事。Swope时间上是最先发 ...

我特地查了一下,跟你说的不那么一致。
首先,全球与那两个引力波探测器签了协议的光学望远镜,才有机会在引力波探测器发现引力波以后,接收两个探测器告之的大致位置,这样他们才会指向那个方位,有机会发现点什么。这些签了协议的永远镜,就是这次说的那70多个。
其次,这次的事件,在南半球比较容易观测到,你说的这个swope,正是位于南半球智利的,先发现并不奇怪。
慧眼没发现什么异常,说明他观测的波段没明显的信号,有助于科学们家去理解这次宇宙事件,甚至可以画出这次合并事件的电磁波强度-频率分布图,并不是说没发现就是没能力。这个是科学态度问题。没必要去唱衰谁,也没必要用国内捧某些事物的方式,去捧swope团队。什么多年努力啊,什么有备而来啊,你不觉得起鸡皮疙瘩吗?
iamanewbee 发表于 2017-10-20 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goushikai 发表于 2017-10-20 11:46
我特地查了一下,跟你说的不那么一致。
首先,全球与那两个引力波探测器签了协议的光学望远镜,才有机会 ...

你没搞清楚,事情是这样的:LIGO(引力波)、Virgo(引力波)、加上费米太空望远镜(伽马射线),四个仪器把事件源头的范围缩小在一个天空区域。这个区域大于有150个满月这么大,所以全世界的70多架望远镜,收到预警后,是不知道应该指向哪个点的。所以才有各个团队争夺第一个发现光学对应体的战斗,这个战斗不但是荣誉,也是为所有望远镜寻找突破口。Swope宣布发现NGC4993后,所有70多架望远镜才知道瞄准目标是哪里,然后才是数据、照片滚滚而来。。。前四次LIGO发现引力波的时候,也是有类似的寻找过程,只是没有啥发现,所以你不知道有这么回事,以为引力波会标出一个精确的坐标点让大家看。

至于Swope,它在智利,LIGO/Virgo预警的时候,智利还是白天,需要等4个小时才能开始观测。然而AST3-2,身处南极,根本不需要等这4小时。也就是说,人家晚起跑4小时还赢了比赛,不是差距是什么?

当然,除了AST3-2,其他人也输了比赛,所以无备而来的,并非只是中国,并非只是紫金山天文台一家。
iamanewbee 发表于 2017-10-20 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goushikai 发表于 2017-10-20 11:46
我特地查了一下,跟你说的不那么一致。
首先,全球与那两个引力波探测器签了协议的光学望远镜,才有机会 ...

慧眼团队没有任何问题。慧眼的指标在硬X波段是世界数一数二的,没有信号纯属背运。

我不同意的只是“慧眼是仲裁者”这句话。
 楼主| wsl20005 发表于 2017-10-20 12:16 来自航空航天港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iamanewbee 发表于 2017-10-20 12:04
慧眼团队没有任何问题。慧眼的指标在硬X波段是世界数一数二的,没有信号纯属背运。

我不同意的只是“ ...


仲裁者三个字确实有点过。
不过AST3-2貌似晚起跑24小时!
goushikai 发表于 2017-10-20 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iamanewbee 发表于 2017-10-20 12:02
你没搞清楚,事情是这样的:LIGO(引力波)、Virgo(引力波)、加上费米太空望远镜(伽马射线),四个仪器把事 ...

我并不认为引力波会标出一个精确的坐标,所以才会认为SWOPE首先发现纯属巧合,不需要象你这样夸他。就象以前人们说美国西部有黄金一样,哪个牛仔先找到,纯属运气。
iamanewbee 发表于 2017-10-20 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wsl20005 发表于 2017-10-20 12:16
仲裁者三个字确实有点过。
不过AST3-2貌似晚起跑24小时!

为啥晚24小时?看公开的那几张照片的确是25小时之后才拍的,但是它在南极,理论上要么看不见,要么整天都能看见。
pingkefu 发表于 2017-10-20 12:27 来自航空航天港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是……就问一句啊,大家感觉这玩意儿能上天吗?退一步说,能立项吗?或者就是开个会放个ppt就完事了
iamanewbee 发表于 2017-10-20 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pingkefu 发表于 2017-10-20 12:27
不是……就问一句啊,大家感觉这玩意儿能上天吗?退一步说,能立项吗?或者就是开个会放个ppt就完事了

现在中国在引力波方面的战略是啥嘛?如果引力波不是重点就不会有钱做。
pingkefu 发表于 2017-10-20 12:48 来自航空航天港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iamanewbee 发表于 2017-10-20 12:35
现在中国在引力波方面的战略是啥嘛?如果引力波不是重点就不会有钱做。

战略?emmmmmm……我们谈一谈空间站吧,毕竟“未来天上只有中国空间站,美国人要用得给咱们钱呢”。谈科研项目?靠边站吧您呐
iamanewbee 发表于 2017-10-20 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goushikai 发表于 2017-10-20 12:26
我并不认为引力波会标出一个精确的坐标,所以才会认为SWOPE首先发现纯属巧合,不需要象你这样夸他。就象 ...

把swope比做淘金牛仔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有一个关键区别:黄金没人淘,会一直存在;中子星合并散发的电磁波分分钟在变化,很多波段的射线转眼就没有的。这次用了10.9小时才找到对应体,也就是说损失了中子星合并后变化最大最关键的10.9小时的数据。

所以,尽早发现光学对应体是一门技巧,swope等等团队只会变本加厉地改进提高他们的搜索方法。把swope的发现归功于运气的团队,你觉得会有提高么?
喵科动物 发表于 2017-10-20 13:22 来自航空航天港手机版! | 显示全部楼层
iamanewbee 发表于 2017-10-20 12:50
把swope比做淘金牛仔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有一个关键区别:黄金没人淘,会一直存在;中子星合并散发的电磁 ...


知乎有个回答讲全程过程,目标当时靠近太阳,只能在黄昏后短时间看到。南半球几个洲在拿到初步定位数据的时候要么已经深夜要么还在白天,没望远镜可用。干等了10个小时等太阳落山之后,swope开机20分钟就找到了目标。之前还有一个拍火流星的8毫米单反镜头望远镜由于事发时恰好对着目标天区,啥也没拍到还抢了个头条。

至于太空望远镜,哈勃视野太小不适合巡天,日心轨道上的开普勒观测条件虽好但是本身已经坏掉了。

这个事暴露出现在全球+太空的望远镜虽多,其实对于突发目标还漏洞百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旗下论坛|小黑屋|手机版|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 )

GMT+8, 2018-5-22 00:41 , Processed in 0.321380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