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航天港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55|回复: 15
收起左侧

[畅聊吧] 土耳其的崩盘教训: 没了外汇, 房子就是一堆砖头

[复制链接]
pbs 发表于 2018-9-4 04: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对本站感兴趣的话,马上注册成为会员吧,我们将为你提供更专业的资讯和服务,欢迎您的加入!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每一轮美元升值周期的背后,都有一波国家倒下,被美国割了韭菜,而倒下的样子居然一模一样。

  过去的几年中,土耳其在总统埃尔多安的领导下,创造了经济上的奇迹。通过积极融入欧元区,资本自由流动,大批外国资本涌入了土耳其。土耳其经济高速增长,从2011年到2015年,土耳其以美元计价的GDP年均增长超过10%,比我们的经济奇迹还要显著。而土耳其的人均GDP也突破了10000美元,比我们还高2000美元,步入了中等收入国家。而土耳其的房价也在资本的推动下,不断刷新纪录,其房地产占GDP的比例一路飙升到了9%以上。这个时候,土耳其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中东第一大国。

  一个国家进入了中等收入水平之后,就面临着“中等收入陷阱”,从二战之后,无数国家倒在了中等收入陷阱里面。虽然有些成功突破,但这几年又被打回了原型,比如阿根廷。真正突破了中等收入陷阱的基本上就日本和亚洲四小龙:韩国、香港、新加坡和台湾。

  土耳其在面临中等收入陷阱的时候,首先是经济增速开始下滑,紧接着步入社会危机,前两年军方发动了政变,虽然很快就平息了,不过这样的局面对国外资本而言,是极其不愿看到的。土耳其虽然是世俗化的伊斯兰国家,但是跟美国这种基督教国家,总是有一些距离的。在特朗普声称要对土耳其进行制裁的时候,土耳其就面临崩盘了。

  从2018年起,土耳其货币里拉进入了到了快速贬值的时期。这跟全球主流的新兴国家一样,一旦美国加息,由于资本自由流动,资本自然就会流出。这个时候,土耳其的债务就暴露在眼前。高达4600亿美元的债务,而外汇储备只有1300亿美金,很明显,这笔账基本上是还不上的。而土耳其这两天又在外汇市场托市,这区区1300亿美金,估计很快打光。要知道,我们在2016年耗费了近万亿美金,也才勉强保住了7的汇率。现在,土耳其总统已经开始号召大家,拿出压在枕头底下的黄金和美元了。

  现在,土耳其人终于恍然大悟,自己的房子不过是一堆砖头而已。如果能够把房子卖掉用来还外债,那该多好?可惜,外国人根本就不要,本国人也不缺。如果房子能够换来美元也行,可是也不现实。美国当年次贷危机的时候,房价暴跌,居民债务破产,这个时候好歹还能把房子甩给银行。而面临外债要违约的时候,房子一文不值,一切都不过是纸面上的财富。

  这轮新兴市场的危机,从巴西到阿根廷,从南非到印度,现在又到了土耳其。这些都是过去全球经济的明星,但背后实际上本质都一样,都是靠国外资本推升了资产价格,带动经济复苏,而自己的贸易又赚不到足够的外汇,结果国外资本一撤,剩下的就是一地鸡毛。跟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何其类似?

  反思这场危机,香港也在风声鹤唳中。不过港府有4000亿外汇储备,捍卫港币基本上没有太大问题,只是一出手捍卫港币,股市就会大跌。从2月判断港股见顶以来,港股已经下跌了20%,正式步入了熊市。

  要处理这样的危机,需要两个底气。一个是外汇储备,这是面临资本外逃的底气。一个是自身没有泡沫,这是资本外逃时不会遭遇断崖式下跌的底气。

  无数国家倒在了“中等收入陷阱”的门口,倒下的样子又何其类似。正如同《阿房宫赋》中的那句名言: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






QGP! 发表于 2018-9-4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套话语适合编故事
 楼主| pbs 发表于 2018-9-6 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QGP! 发表于 2018-9-4 10:42
这套话语适合编故事

国家为什么会失败:土耳其篇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系列序:对于那些发生在非洲草原上的“礼崩乐坏”或盘旋于南美雨林中的“瓦釜雷鸣”,我们早已习惯——地球上那几十个婴儿死亡率超过1%、人均年收入不到1000美元的国度,只有在《战狼》或《红海行动》上映时,才会被国人啧啧称奇一番。

然而有一些在经济和发展上绝对不算落后,甚至居于世界前列的国度,它们或是地区性大国,或位列联合国五常,拥有值得仰视的辉煌过往。令人讶异的是,它们也曾经或正在经历震荡,甚至处于某种危机的前夜。

这些国家为什么也会遭受失败?我们又能够从它们的失败中得到哪些启发?

“带你去浪漫的土耳其”

今年2月24日,一组符合抖音用户想象的镜头出现了,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身体力行,向世人展示了“浪漫的土耳其”——他在演讲时亲了一口身旁6岁的女童,小女孩泪流满面。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小姑娘哭的原因可能是由于面对人群的紧张,可能是被领袖关怀而激动,当然也可能是身旁这位老爷爷的那句话——“她的口袋里装着土耳其国旗,如果她成为烈士,上帝同意的话,她的尸体会被国旗裹住。她准备好了面对一切,你是这样的吧?”

军事爱国,是土耳其历来的传统。埃尔多安正是在一场号召支援前线部队的集会上,遇到了这名6岁的红色贝蕾帽。这也是埃尔多安能够以总理加总统的身份,连续享国15年,并且很可能继续执政到2029年的重要因素——他是现代土耳其政局中,第一位能够掌控军队,而不是被军队政变的强人。

2016年7月15日,一次突如其来的军事异动,席卷了首都安卡拉、第一大城伊斯坦布尔。政变部队占领了媒体、政府机关、中心市场等要地,并对外宣布“土耳其的世俗原则被现政府破坏”。

人们原以为,这是历史的周期率——自国父凯末尔开国以来,土耳其军队一直扮演着世俗化保卫者的角色,每当政府向宗教神权方向开倒车时,军队便仗剑行事。在1960、1971、1980和1997年,部队几乎以每隔十年一次的频率发动政变,并成功迫使政府就范,甚至总理下台。

然而在埃尔多安面前,坦克第一次哑火了。随着埃尔多安的呼吁,市民们涌上街头抵制“叛军”,而亲政府的部队也迅速赶到,仅用了一天时间和265条生命的代价就平息了事件。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土耳其百姓向“叛军”挥起了腰带

埃尔多安敏锐地抓住了动乱的机遇,在全国开展了浩荡的清算活动。根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有至少5万人因此遭到逮捕,另有15万人遭到开除或者停职的待遇。

在这场清洗活动中,首当其冲的是媒体,根据土耳其记者协会统计,在政变后土耳其政府撤消了至少777名记者的证照。数十家媒体被关闭,土耳其历史最悠久和发行量最大的《共和报》、《时代报》,均遭政府搜查接管。据国际组织统计,在2016和2017两年间,作为全球最大的新闻工作者监狱,土耳其共逮捕了154名记者,几乎比排名第二的东亚某大国多出一倍。

紧接着,土耳其政府以“资助敌对势力”为名,查抄并国有化了至少950家公司。据《纽约时报》称,“从小型果仁蜜饼连锁店到大型上市企业集团,土耳其政府篡取了大约110亿美元的公司资产。现代经济史上很少有这样系统性掠夺财产行为的先例。几千名被剥夺产业的高管们纷纷逃往美国纳什维尔、芬兰赫尔辛基等遥远的海外城市。另一些不那么幸运的高管沦为了阶下囚,成为了一场大规模监禁行动的受害者。”

当这些紧张时刻过去后,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挑战埃尔多安的权威。他所在的“正义与发展党”向议会提交了宪法修正案草案,并随后多次发动海外土耳其人投票支持。最终在2017年4月16日晚,土耳其修宪通过。

这意味着近百年历史的议会共和制被结束,总理一职被废除,总统则大权独揽。原有三权分立架构,整合为由总统指挥分配三大权力的结局。并赋予新总统直接组阁,任命两名副总统,制定颁布行政命令,直接提拔军官,甚至给予其连任到2029年的可能性。与此同时,还给予总统干预司法,领导议会执政党掌握立法权和决定国家进入紧急状态时间等关键大权。

在土耳其前身的奥斯曼帝国时期,那些代表力量和权力的统治者,会被尊称为“苏丹”。自修宪并成功连任总统后,国际上对埃尔多安的称呼也逐渐从总统变成了“苏丹”。

经济增长就是执政合法性

为何埃苏丹能够执掌权力十几年,甚至可以动员人民保卫自己的政权?

位于安纳托利亚这个贫瘠的高原上,土耳其的前身奥斯曼帝国,必须要依靠武力才能够得到足够的粮食。后来直到1990年代,土耳其依然是个经济负增长、两位数通货膨胀、贫苦人口数量超过千万的国家。

2003年,埃尔多安以总理身份登场。接下来的十年间,土耳其GDP年平均增长率达到7.3%,为仅次于中国的全球第二高增长率的国家;人均GDP从2500美元飙升到10522美元,离发达国家似乎只有一步之遥。

在经济全球化、各国央行量化宽松的好时光加持下。仅2006一年,土耳其吸引的外资就超过了1980到2000年这20年的总和,并正式启动了欧盟的入盟谈判。

土耳其人从没想到过,自己的国家还可以成为世界第十七大经济体,人均收入竟能达到1万美元左右。原本只能出口椰枣羊毛的国度,竟然成了欧美金主旅游的后花园,甚至近邻的石油富豪们,也纷纷来此投资办厂。“Made in Turkey”的服装,更是行销全世界。

这样的经济奇迹是如何实现的呢?

埃尔多安曾告诉外国记者,自己最骄傲的政绩,是“把全国81个省全都变成建筑工地”。没错,土耳其是个不输中国的“基建狂魔”。从雄壮的大桥到宏伟的清真寺,再到全球最大的机场,埃尔多安将巨大的基建项目当作推动经济增长的引擎——连接欧亚两洲的八车道悬索桥、与博斯普鲁斯海峡平行的新运河、比美国白宫大50倍的新白宫总统府……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埃苏丹的家:世界最大的官邸,拥有1000多个房间

巨大的基建投入,推高了不动产市场。土耳其房地产总值自2009年至今翻了6倍,仅2015至2016一年间,土耳其房价就涨了13.9%,位列全球第一。

虽然埃苏丹执政这些年来问题不断,从恐怖袭击到民间抗议,从盟友反目到军事政变,但在支持者眼中,埃尔多安是一个民族精神复兴的化身,一个能够为人民争求世界荣耀的领袖。即便以最实用主义的眼光看待,除了埃苏丹,还有谁能把积贫积弱的土耳其,变成一个GDP全球前20的地区性大国?

以至于“土耳其模式”也被华尔街纳入到了一堆美妙新词中:“薄荷四国”、“金钻11国”……

欲望之渊

作为一个衣着朴素、经常去球场上踢两脚、在底层社会有强烈认同感的领导人,埃苏丹和家人却住在超级豪宅里,并被上千人伺候着。

同样,在他的治下,信用扩张和消费主义铸成了全民高杠杆的现状,甚至于有年轻人认为他并没有在搞什么“去世俗化”的举动。

然而欲望背后存在隐忧。土耳其大基建的资金基本都来自外国借贷,据估算,过去11年土耳其的建筑支出高达5380亿美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来自外国银行的借款。除了借外债,埃尔多安更是大开印钞机。从2003年至今,土耳其的广义货币整整增加了24倍,相比之下,中国也不过只有9.1倍。

通货膨胀之下,土耳其央行开启了提升利率的应对措施。这是任何具备基础经济学知识的金融机构,都会采取的对策。然而在2015年2月,埃苏丹认为央行没必要独立运行,随后土耳其检察机构起诉了时任央行行长。

随后,埃苏丹将自己的女婿任命为财政部长,并获得了任命央行行长的权力。这位苏丹终于得以贯彻自己的经济学理念——他认为利率是一种“剥削工具”,利率让穷人更穷,让富人更富。

实际上,为了给庞大的财政刺激项目融资,埃苏丹一直坚持实行低利率政策。即便通货膨胀率接近16%,并使经济面临外部冲击,埃苏丹也不为所动。

今年7月,土耳其通胀升至15%以上的历史高位,进一步加剧了市场的紧张。当这种情绪在7月24日爆发导致里拉急挫时,土耳其央行却并未像市场预期那般调升利率。直到里拉暴跌,埃苏丹也并不认为需要做什么调整,而是鼓动他的人民扔掉美元,改用里拉。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苏丹的支持者用美元擦鼻涕

国际市场对苏丹的这一系列举动瞠目结舌,然而这与埃苏丹上台之后神奇的外交手腕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呢?

作为“奥斯曼帝国昔日在巴尔干半岛无上荣光”的追忆者,埃苏丹一直有个大国梦,有观点认为,苏丹意图领导“穆斯林世界”。

自国父凯末尔开国以来,土耳其一直寻求加入欧洲。然而由于亚美尼亚屠杀等人权问题、军队长期干政等民主问题,以及数量庞大的伊斯兰教众,土耳其入欧的梦想一直未能实现。当埃苏丹发现欧盟还是拿着有色眼镜看自己后,干脆也不装“西方那一套”,直接转向新奥斯曼主义。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埃尔多安与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背后的人打扮成古代帝国战士

在历史上,土耳其曾经是以色列在中东地区最为可靠的盟友,两国都并非阿拉伯国家,世俗化程度相对较高。然而2008年时,为了团结伊斯兰国家,埃苏丹不惜在达沃斯经济论坛上与以色列总统佩雷斯展开激烈争论,最后愤然离席,以示对以色列在加沙地区行动的不满。

埃苏丹曾出兵打击利比亚,并派兵进入伊拉克、叙利亚,甚至在2015年11月击落了普京的苏-24战机,并且一直拖到2016年6月底才向俄罗斯总统道歉。他还是伊朗核计划的支持者……有人总结到,土耳其与美、俄、欧、以、伊等世界、地区主要大国都存在着矛盾,埃苏丹几乎以一己之力,把土耳其推到了历史上最孤立的境地。相比之下,弄跌个里拉,算什么呢?

为了能够在一次又一次外部事件和自身误判中巩固权力,弥补自身的执政合法性,埃苏丹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大清洗”、“大反腐”。并且更加渴望经济增长,无法接受任何下滑。

毕竟从15年前至今,苏丹的支持率已经下跌了16%。


QGP! 发表于 2018-9-6 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自从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后,这个世界上的货币早就已经没有了缰绳。现在的货币是政治强权的信用衍生品,全球资本总体是大大过剩的,无论是产业资本,商业资本还是金融资本。而金融资本又大大超过实物,有文章估计全球金融资本超过500万亿美元。而事实上金融资本时代也早就过去了,现在是政治强权依靠货币和债务双手扩张的时代,所以尽管这次的危机看上去还和97年很像,但早就不是当年的故事了。呵呵

问题是游戏规则事实上已经变了。但舆论和大多数人心中的故事还停留在金融甚至产业资本时代,教科书的落后就更不用说了。这种扭曲错位还有演绎很多故事,乱像还会更多,当旧有的心中的故事不能完全理解的时候,就会有各种其它解释出现包括世界上各种宗教国家的回归,包括把问题归咎于国家的组织形式,可惜这些都没有触及罪恶的核心。
QGP! 发表于 2018-9-6 23:46 | 显示全部楼层
97年所谓的金融危机就是海外资金流回美国赚取互联网为代表的第一桶金的故事,这符合金融资本追求高利润的本性,也是金融资本高流动性的必然。没有了外部资本,这些国家的工业化停滞是必然的,这在中国历史上同样发生过,就是中国50-60年代危机的真正推手,当时是苏联资本的停止导致中国工业化进程停滞,工业化停滞必然导致大量失业,上山下乡也就是必然会发生的,否则就是城市大规模动乱。(差别仅仅在于当时中国是重工业化产业,而周边国家的产业更多是三来一补的产业,相同的是都需要资本不断追加。)还记得当时这些周边国家是怎么被IMF教育的么?你们不够开放,得走华盛顿路线,给我开放!开放能阻止资本回流吸取互联网的第一桶金的高回报诱惑?这是谁在侮辱谁?当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时候,资金还不是乖乖的流出来了。如果是不开放阻止了这些国家的发展,那当初资金又是怎么流进这些国家并助推其产业起步的呢?这又是谁在嘲讽谁?还不是战略压制的需求,经济服从了战略,和扶持日本崛起一个道理。同时为本国的产业转型铺路,顺便扩张自己的信用

工业化推进导致资产增值是必然会发生的,如果是金融化着歌进程会更快,美国也是如此。差别在于你用于估值的那个货币是在别人手里,而不在你手里,而别人的货币可以通过国家强权的力量和制度安排向全球转嫁通胀危机(08年金融危机美国三轮QE,日本也如此,欧洲同样),这个是其它国家做不到的。

如果把故事更完整的连起来,可以看看当年大量资金流回美国后,把美国的信息高速路和当时的人工智能搞成了泡沫,01年互联网泡沫破灭,一部分资金流向海外,进入新兴国家市场(高盛的“金砖5国”的概念就是那时候提出来的吧,资本和舆论配合的多好呵呵),另一部分进入美国房市和金融创新,大量的金融衍生品被创造出来,然后就是07-08年的次贷危机,金融链条断了,流动性没了,危机在高杠杆的撬动下不断放大,如果是任何其他国家,这就是灭顶之灾。但是美国可以搞QE,而三轮QE为金融解了套,但有近60%进入了全球大宗商品市场,进入了粮食(价格翻双倍),石油(翻了3倍)期货。这些又成为进口这些国家的输入型通胀。很棒,美国人成功解套。而很多依靠进口粮食的国家直接无法承受,这就有了后来的阿拉伯之春。。。这是什么样的罪恶,那些站在街头的人有什么能力理解这种罪恶的根源,呵呵。

想想如果美元不是全球性货币,3轮QE造成的通胀足够撑死他,什么产业都得完蛋。讲故事的人只告诉你,如果和他一样就可以达到人生巅峰,却根本没有告诉你真正的核心,这算不算一种“洗脑”。自认为按照他说的做就可以和他一样成功而无视真正的根源,这又算不算是“自我洗脑”。


QGP! 发表于 2018-9-7 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金融是天生追求流动性,根本不可能扶弱,加速拉大贫富差距,同时让财富聚集在少数人手里是必然的。所以债务增加也是必然的,如果债务是过去理解的债务,那必然是不可持续的,但是债务也已经不是过去的债务了,根本“不需要还”,已经被包装成为了金融衍生品可以作为资产进行交易。这就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实。如果理解不了这个,看不到这些基本事实,你甚至理解不了自己怎么变穷的

它会爆炸么,呵呵
DF21 发表于 2018-9-7 0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除了土耳其,一票人均GDP1-3万刀的所谓中等收入国家都存在类似的问题,只要美帝决心剪羊毛分分钟就能戳破他们表面的风光
QGP! 发表于 2018-9-7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把苏联解体前后卢布与美元的关系想清楚,想想苏东各国财富是怎么被洗劫的。这些东西想得清楚么?

这些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里面的道理有几个人想清楚了。
QGP! 发表于 2018-9-7 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上世纪80年代朝鲜人均国民收入就已经过1000美元了,中国达到这个水平是2000年以后。城市化率当时朝鲜已经是超过70%,农业机械化更是远超中国。教育医疗更是全民免费。

今天朝鲜的困窘到底是怎么形成的,脱北者到底怎么回事,没把这些问题想清楚就无法理解发展困局,城市化困局。而朝鲜绝不是孤立例子,全世界有大把这样的例子,只是大部分人只盯着欧美日韩,只能接受他们的片面故事
 楼主| pbs 发表于 2018-9-8 0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土耳其,一个可能毁于“大国梦”和“特色论”的样板

    一

    土耳其这几天的突变,如果采用“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的通用模板来解释,那就是:这些年来它和美国闹了很多别扭,于是一直被美国暗算,8月10日是图穷匕见,特朗普终于落井下石地亮出了关税大棒,于是里拉暴跌,一夜之间整个国家陷入“崩盘”危机之中。

    可能有不少人对这样的总结嗤之以鼻:有成绩是自己干得好,出问题就都是敌人害的,这是《动物庄园》里那头叫拿破仑的猪也用得炉火纯青的伎俩,完全是种“奥威尔式的胡言乱语”,太没技术含量了。

    我也觉得这种论调太没档次,不过我愿意换另一种讨论的方法,那就是认定土耳其眼前的困境,的确是美国加害的结果,然后再往前走一步,追问何以身为北约成员国,土耳其原本应该和美国是铁哥们,如今却沦落到被对方加害的地步?

    继续应用“美帝亡我之心不死”的模板,很容易得出这个答案:美国就是只野蛮的苍蝇,硬生生把土耳其这个鸡蛋盯裂出条大缝,要把它变成只臭鸡蛋。

    可是,埃尔多安治下的土耳其,真是只无缝的鸡蛋吗?

    二

    这要从土耳其的历史说起。

    土耳其和中国有着十分相似的历史,在近代之前都是盛极一时的辉煌帝国,进入近代后衰败,最终在屈辱中崩溃解体。

    今天的土耳其共和国是在奥斯曼帝国的废墟上建立的。开创于公元13世纪末的奥斯曼帝国,鼎盛时横跨亚非欧三大洲,创造出独特文明,在15世纪至19世纪间,是唯一能够挑战基督教国家的伊斯兰势力。

    一战战败之后,帝国土崩瓦解。1923年,凯尔末在独立战争胜利后建立了土耳其共和国,奥斯曼帝国从此成为历史。

    凯末尔执政期间,实行以世俗化和民主化为核心的“凯末尔改革”,废除政教合一,拆毁清真寺,关闭宗教学校,推动土耳其走向西方、走向现代化,最终走出一条与其他伊斯兰国家迥然不同的道路。

    1980年代,厄扎尔在土耳其实行“改革开放”,推进市场化、私有化和自由化,将进口替代转为出口导向,融入全球经济体系,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紧密合作,富有成效地调整经济结构,推动土耳其成为新兴工业化国家。

    三

    现任总统埃尔多安所在的正义和发展党自2002年执政以来,大规模地加速推进私有化,改善投资环境吸引外资,经济实现了连续多年的快速增长,一跃成为欧洲第七大、全球第十七大经济体,人均GDP突破1万美元,被视为“经济奇迹”。

    出色的成绩让正发党接连赢得大选,领袖埃尔多安在民众之中的威望不断提升,土耳其的崛起雄心和国际抱负水涨船高,打造一个“新土耳其”的野心在埃尔多安及其政党心中萌发。

    2011年爆发的阿拉伯之春,让这个野心更加蓬勃。

    伊斯兰兄弟们接二连三地跌入动荡,首先是提供了鲜明对比,“比差效应”点燃了土耳其民众心中的“国家自豪感”,“厉害了,我的国”成为一种广泛情绪。

    埃尔多安借机调整一边倒的亲西方外交政策,改善与周边国家关系,对以色列则采取强硬态度,为打击库尔德分离主义,又不顾美国等盟友的感受向臭名昭著的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提供支持,在中东事务中的影响力与日俱增。

    在与各大国关系上,埃尔多安一再展现其“硬汉”本色。2015年底击落一架俄罗斯战机的强悍震惊了全世界,在叙利亚问题、伊朗问题等事务上则屡屡与美国唱反调,在2016年7月份的军事政变后又指责美国牵涉其中,并拘捕一名美国牧师,多次拒绝美国释放的要求,最终成为此次特朗普加征关税的直接诱因。

    所以,与美国交恶,或许特朗普是魔头,但埃尔多安也不是善茬。

    在埃尔多安的强势带领下,土耳其的“大国梦”——至少是“地区大国梦”,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接近实现。

    可惜的是,随着强势与强硬而来的,是陡增的外部压力,土耳其正在重演与普京治下的俄罗斯过去这些年与西方对抗的故事,而俄罗斯正是它和欧美交恶之后新寻觅的替身。

    四

    外交是内政的延续。在“大国梦”掩护之下,土耳其国内反世俗、反民主的逆流日益澎湃。

    土耳其之所以能够成为伊斯兰国家中现代化的样板,得益于90多年前凯末尔“全盘西化”的改革,世俗化与民主化是现代土耳其的两大支点。

    但埃尔多安执政以来,一面借助“西化”实现经济的快速增长,一面又利用经济增长带来的力量和威望,走反世俗、反民主的回头路。

    早在担任伊斯坦布尔市长时,他就在城市建筑内禁酒,还试图取缔妓院。

    他执政期间,土耳其增加了清真寺的修建,在2005年至2015年十年间就增加了9000座。他制定支持宗教学校的政策,规定就读宗教学校免试且有补助。

    2016年,土耳其通过了“强奸幼女合法化法案”,令全世界哗然。

    埃尔多安的公开讲话,往往充满强烈的道德腔。在今年一场演讲中,他邀请一名身着军装的土耳其小女孩上台,说:如果她牺牲了,将获得崇高的荣誉,我们将给她盖上一面旗帜,她已经准备好了,是不是?

    小女孩在满脸困惑中回答:是的。

    这一举动,招致了“反人类”的批评,被指与他支持的伊斯兰国没有区别。

    五

    在政治集权上,埃尔多安也屡有斩获。在担任11年的总理之后,他转而参加2014年的总统竞选并成功当选。

    在此之前,他推动修宪,将总统任期由7年缩短为5年,同时规定可以连任二次,实质上把自己的任期延长至10年。

    就任总统之后,他再次推动修宪,把土耳其从议会制变成总统制,总统由虚职变成实职,原来的实职总理则废除,完美地实现继续执掌这个国家的目的,再一次与他铁哥们普京一样,变着法子在总理与总统位子上腾挪。

    不同的是,普京是二人转,他则是通过“变制”一个人就搞定。

    在挫败2016年7月份的政变后,他借机进行大清洗,沉重打击了有捍卫世俗化传统的军队,拘捕、审判了包括作家、记者在内的大批异议人士,压制言论,导致38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今年年初联名向他写了一封公开信抗议。

    埃尔多安治下,一个“符合国情”、“充满特色”的重新伊斯兰化的土耳其,渐渐浮现在世人眼前。

    六

    他把这称为“新土耳其”。2015年,土耳其当局发布了《新土耳其契约2023》,指出“新土耳其是当代土耳其全面复兴的结果,反映了我们这个时代和全球化空间的变化,以及2002年以来土耳其重建进程的成果。”

    他就差喊出这个口号了:凯末尔让土耳其人站起来,厄扎尔让土耳其人富起来,埃尔多安让土耳其人强起来。

    然而,就目前观察到的,这个“新土耳其”,对内是反世俗反民主,塑造一个重新伊斯兰化的准威权政权,对外则是在所谓“大国梦”驱动下,与西方对峙。

    这些变化给土耳其这个国家带来了严重困境,但在妖魔化民主、妖魔化西方的阐释下,在民众之中反而激起了反民主、反西方的潮流,这个潮流反过来又强化这些变化,加剧这个困境,进入恶性循环。

    所以,不出意外的话,除了反世俗之外,土耳其和俄罗斯将是一对最为般配的难兄难弟。

    七

    在土耳其身上,可以总结出几个教训。

    第一,国家的发展,要敢于做梦,但这个梦不能脱离实际,变成领导人好大喜功好高骛远的玩物。

    第二,梦想的实现,必须讲务实讲技巧,多做少说或者干脆不说,韬光养晦避免与竞争对手交恶是重中之重。

    第三,国情与特色固然是客观现实,但正确的应对方法,是以普世价值改造国情与特色,而不是反过来,以国情和特色阉割普世价值。

    第四,真正的政治强人,在于看准历史方向,引领国家走向正确道路,而非利用民族主义、国家主义搞集权。

    土耳其会不会成为一个毁于“大国梦”和“特色论”的样板,就看它能不能意识到这些教训。

QGP! 发表于 2018-9-8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意识形态永远是存在的,但一种意识形态的风靡往往是有原因的。为什么西方普遍性的右翼回归,为什么中东伊斯兰极端意识形态盛行。这些全球性的现象背后是有共因的,拿单独某个国家的某种具体意识形态来批判是看不清实际的因果关系的。把整个因果链条人为截断有点掩耳盗铃的意思
QGP! 发表于 2018-9-9 01:53 | 显示全部楼层
谈论资产泡沫,这个世界哪个国家没泡沫?除了缺乏资本又隔离于资本之外的没泡沫,谁没有泡沫。国内的泡沫很小么?美国的泡沫小么?
 楼主| pbs 发表于 2018-9-10 03:58 | 显示全部楼层
土耳其铁路放弃中国,投奔德国

土耳其国内货币贬值,通货膨胀,但却正在设法用德国的资金和技术对铁路进行提速和现代化改造。而在此之前,土耳其同中国的铁路合作谈判告吹。

   


                               
登录/注册后可看大图

从安卡拉开往伊斯坦布尔的高铁线路由中国公司承建,2014年通车,最高时速为250公里








据德国《明镜在线》消息,土耳其希望使用来自德国的资金和技术修建一个现代化的高速铁路网。一个由西门子领衔的财团将设计新的高铁线路,同时对旧有的铁路线路进行现代化改造,并使用最先进的铁路信号技术。按照该文的描述,这一铁路项目总耗资为350亿欧元,其中包括采购列车的费用。

大约3个月前,土耳其就这一铁路项目向德国政府提出了请求,此后,双方举行了多轮秘密谈判。报道说,在此之前,土耳其同中国的相关谈判破裂。德国政府则认为,土耳其对铁路系统进行现代化更新的大型项目,能够阻止该国经济危机的进一步加剧。

今年9月底,德国联邦经济部副部长巴莱斯(Thomas Bareiß)将前往土耳其就项目融资事宜展开谈判。安卡拉希望柏林能向参与项目的企业提供国家出口担保以及低息贷款。到目前为止,德国联邦政府还没有答应土耳其方面的请求,但承诺就经济支持进行考虑。目前,联邦经济部和西门子公司都对此守口如瓶。今年4月,土耳其国家铁路公司TCDD刚刚与西门子签署了采购10列高铁列车的合约,价值为3.4亿欧元。

土耳其货币里拉大幅贬值的同时,该国通货膨胀日益恶化,这一背景下,德国联合执政的社民党提议对土耳其进行援助。但政府内的执政伙伴党基民盟和基社盟都指出土耳其糟糕的政治环境,以及它同德国紧张的关系,认为目前经济支持土耳其并不妥当。




QGP! 发表于 2018-9-11 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德国如果为了欧元可能会拉他,也可能不拉。
 楼主| pbs 发表于 2018-9-12 22:37 | 显示全部楼层


土耳其取消中国2800亿高铁订单,转尔与德国西门子合作

9月10日消息称,土耳其拒绝继续同中国在高铁/铁路领域的合作,转而同德国西门子合
作,此次订单的转让涉及金额高达35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2800亿。

另外,巴基斯坦负责商务、工业和投资的内阁成员Abdul Razak Dawood暗示,按照新总
理伊姆兰•汗的命令,570亿美元中巴经济走廊(CPEC)计划中的所有项目或许都应
该暂停,并在本周进行评估。

——这是全球新定向的结果么?
QGP! 发表于 2018-9-13 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In secret talks, the German government is seeking to push forward a massive project to modernize Turkey's railways. Berlin may help finance the multibillion-euro project, but faces criticism for cooperating with the autocrat from Ankara.

The railway project is exactly the kind of thing Beijing would like to be doing itself. Turkey's rail network is, after all, of strategic importance for the trade route between Europe and Asia -- a vital steel link within the New Silk Road.

Ankara, however, indicated to Berlin that a project of that size would make the country far too dependent on China. In addition, the Chinese wanted to produce the technology at home while the Turks prioritized the creation of as much value as possible in their own country. That ultimately prompted the government in Ankara to break off negotiations with the leadership in Beijing and turn to the Germans. Their hope is that with the Germans, they will be able to reach a fair deal that will provide mutual economic advantage.

The German government is hoping the railway project can help restore the German business community's confidence in Turkey. And Economics Minister Altmaier is well-connected in the country. Indeed, shortly after Germany's federal election last fall, Altmaier undertook a secret mission to President Erdogan -- then as Merkel's chief of staff in the Chancellery -- to secure the release of the jailed Germans.

In exchange, Berlin pledged it would improve its business and economic relations with the country. Altmaier also had a chance to get acquainted with Erdogan's son-in-law Berat Albayrak, who was recently appointed finance minister and is growing increasingly powerful in the country.

Neither the German government nor Siemens wants to comment officially on the large-scale project. Given that the financing has not yet been clarified, the parties have initially agreed on a pilot route between Istanbul and Ankara. At the end of the month, Thomas Bareiss, a high-ranking official in Altmaier's Economics Ministry, plans to push the initiative forward in further talks in Turkey.

这就是德国和土耳其之间的交易而已,能不能达成还不一定。土耳其是没钱的,德国想做,但是还有障碍。作为一带一路的一个项目,只要能及时推进,战略上问题不大.一带一路基建项目众多,每年资金需求达到8000千亿美元,单靠中国是搞不定的,中国自己实际上也在收缩战线,而且土耳其近期有风险,投进去也有风险。土耳其在一带一路中地位微妙,中土关系也微妙
http://www.spiegel.de/international/europe/germany-supports-major-project-in-turkey-a-1227358.html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QQ|申请友链|旗下论坛|小黑屋|手机版|航空航天港 ( 豫ICP备12024513号 )

GMT+8, 2018-9-19 05:25 , Processed in 0.373881 second(s), 2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